September 14, 2017

媽媽不愛做便當

親職

上上週一下午,因為離開教室晚了,所以讓兩個小孩放學後在門口等了一會,平時我都是早早就等在門口,一打鐘,校園督導開了校門,我就跟其他家長進去接人。

一接到人,小J立刻跟我抱怨那天學校的中餐有多難吃。我問他吃什麼,他說是烤乳酪三明志(Grilled Cheese Sandwich)。我又問,那另一個是什麼?他說是火雞肉熱狗。我說,是我的話,應該會點熱狗,有別的選擇的話,我不會吃熱狗,但一點點起士的蛋白質不夠,熱狗起碼有肉,可以有多一點蛋白質。小P說他就吃熱狗。小J跟我說,妳能不能跟學校說不要給我們假食物。我說,別抱怨了,星期一我要上課沒辦法,明天我會送便當。

深入閱讀 "媽媽不愛做便當"
由 debby 發表於 09:12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5, 2017

無福消受的香草花園

植物

年初雨很多時,我之前育苗失敗的小培養皿悄悄地長出我期待已久的紫蘇和時蘿。我本以為它們這回可以順利長大。沒想到,之後沒雨了,我種的地方又不好,它們先後消失得無影無蹤,讓我好失望。

紫蘇是我最近這些年最最最想種的香草。但是我只在Armstrong Garden買過一次,之後到處找都沒看到。而且那僅有的一次,沒長到結種子的地步,所以之後就得再度苦苦尋覓。雖然韓國超市蔬菜區有紫蘇,因為韓國人也挺愛用紫蘇的,可是我們這離韓國超市挺遠的。如果我們要開那麼遠去買菜,往往是去中國超市,不會去韓國超市。所以有株紫蘇在自家後院,還是方便許多。

深入閱讀 "無福消受的香草花園"
由 debby 發表於 11:51 PM | 迴響 (0)

August 30, 2017

圖書館罰款欠不得

生活

小孩開學後,我終於有時間好好打掃。然後就意外地找出一本之前找很久都找不到的圖書館的書,喜出望外。因為前些天,我們才收到圖書館寄來的信,說不歸還書的話,我們得罰23元,包括書本身的錢和圖書館處理這本書的手續費。而圖書逾期一天要罰25分美元,因為這本書逾期太久,已經累積到超過9塊多,而且帳號被鎖住,不能再借書,就連之前借的書也無法續借,時間一到就得還,不然又多一筆罰款。但是逾期罰款的9元總比遺失賠償的23元少,付前者好歹比後者省了13塊多,所以當天我就趕快去圖書館還了,然後請櫃台幫我把帳號恢復。

類似的狀況,近幾年似乎每年至少會發生一次,有次我以為書找不到了,付了不便宜的罰款,之後找到書了,拿去圖書館還,圖書館只退我書錢的部份,11塊左右的手續費是不退的。有年甚至發生過我出遠門前還了書,但圖書館記錄一直顯示我沒還,等我從外地回來,才發現我的帳號被鎖,還被列不少罰金的事,於是我只好開車去有點遠的鄰城總館詢問,然後不幸碰到一個脾氣不好的主管,一來就用審問犯人的語氣問話,弄得我一肚子氣。還好之後那個圖書館主管寫電子郵件告訴我,我們這裡的分館找到那本書了,我不用繳一分錢。

深入閱讀 "圖書館罰款欠不得"
由 debby 發表於 10:09 PM | 迴響 (0)

August 24, 2017

快被消滅的正體中文班

﹂學校

中文學校開學了。小J的班第一天只有三個人來上課,應該是最少人的班級。他們班差點開不了,因為開班下限是五個人,而他們班連五個人都差點湊不了。要不是四年級的老師到處打電話拜託、遊說想要放棄的學生家長,今年被消滅的正體班,就是他們了。而去年被消滅的,是七年級的正體班,那是中學階段,他們的課業比小學時期重,雖然可惜,但情有可原。五年級還是小學階段,就有那麼多人上不下去了,這正體班的前景堪憂。小P班上有位家長今年去教六年級正體班,她因此問我:「如果他們(小J的班)明年開不了班,那老師怎麼辦?」我說,可能會被調到別的年級去吧,因為每年都有老師不教。

深入閱讀 "快被消滅的正體中文班"
由 debby 發表於 10:39 PM | 迴響 (0)

August 18, 2017

繡球花趣味多

植物

繡球花(hydrangea)每個花園都有自己的季節表情,端看花園裡的種類和開花季而定。我想我的花園,應該最富有夏季表情。因為有玫瑰花、繡球花、吊鐘花、尼羅百合、扶桑花、金盞花等,它們都在炎炎夏日裡盡情綻放,有時檸檬樹也會在夏天的尾巴開花湊熱鬧。

在這些花裡,我最期待的是繡球花盛開時,等待了十一個月,就為了看那兩週最美盛開時的繡球花。

深入閱讀 "繡球花趣味多"
由 debby 發表於 10:02 PM | 迴響 (0)

August 15, 2017

我的番茄和地瓜葉叢林

植物

My tomato jungle今年夏天,我擁有一小片番茄叢林。往常此時,我只有零星的番茄可以採收。但過去一個月,我想我應該採收了至少上百顆大小不一的番茄吧。除了幾乎每天做番茄炒蛋、涼拌番茄小黃瓜外,還送給公婆和鄰居一些,我的採收盆裡仍是八成滿。這些,都是拜去年尾和今年初旺盛的冬雨所賜。

深入閱讀 "我的番茄和地瓜葉叢林"
由 debby 發表於 10:46 PM | 迴響 (0)

August 13, 2017

暑假作業這回事

﹂學校

今天晚上照例收到小J的暑假作業報告。報告顯示,截至本週,他已經完成28個作業,還有4個沒做,平均成績是96分。這是本學區今年開始的暑期數學作業,本來是設計給三到九年級的資優生。不過,暑假前我們收到通知,一般學生家長也可以報名參加,可以選一般程度或資優程度,我們家小孩都還沒去考資優生考試,所以我就選一般程度。這為期八週的線上暑假作業並非免費,我們得付工本費十五元,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學習也一樣。於是小J這暑假除了中文作業,還有數學作業。

深入閱讀 "暑假作業這回事"
由 debby 發表於 01:56 AM | 迴響 (0)

August 12, 2017

家有發育中的小孩

親職

住在灣區一帶的大學同學貼出她們招待十個十歲小男生過夜的相片,附帶說明:「無限供應的食物,還有無止盡的打掃」。我看得目瞪口呆,除了按讚,忍不住要表達我的佩服之意。原因無他,我們家也有個十歲小男生。但光餵飽這一個就把我累得快人仰馬翻,遑論十個!

深入閱讀 "家有發育中的小孩"
由 debby 發表於 12:17 AM | 迴響 (0)

August 05, 2017

如何在外星人面前不受控制?

閒聊

我曾多次想像過遇到外星人的場景,尤其是到美國這種地方,感覺機率大幅提升,因為這裡存在過真實的外星人傳說,也是製造外星人影片的大本營,同時是世界各國裡,最有資本和資格研究外星人的國家。我想像的片段包括要怎麼跟外星人溝通,或者怎樣逃跑。

這些可能是因為我以前看太多X檔案了。尤其是最後那個本來不信有外星人存在的FBI探員Scully,竟然變成了外星人。

深入閱讀 "如何在外星人面前不受控制?"
由 debby 發表於 03:09 PM | 迴響 (0)

July 22, 2017

加州某公立小學的二手制服交換及廉賣會

﹂學校

上週六是小孩學校的二手制服交換及廉賣會,我雖連續兩年都有捐衣物,今年才有空參加。去年因為剛好碰到某人表妹的婚禮,只好請隔壁的上海鄰居幫我去挑一些衣物回來,她帶回來的衣服裡,有一半都是女生的衣服(褲子內側是粉紅色的,上衣標籤附近有蝴蝶結或點點點標記),於是今年我又捐回去,再加上一些小P穿不下的短褲、毛衣等,我這次有三十點可以用,等於可以挑三十件二手衣。

深入閱讀 "加州某公立小學的二手制服交換及廉賣會"
由 debby 發表於 09:01 PM | 迴響 (0)

June 29, 2017

媽媽的肉朋友

童言

自從我加入朋友介紹的各種台灣食物團購後,小孩就開始把他們歸類為「媽媽的朋友」。嚴格來說,他們當然不是我的朋友,可是小孩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沒聽懂,依舊很堅持他們是我的朋友。因為他們對各團的食物有不同的看法,於是他們對「媽媽的朋友」分別加上註解。

深入閱讀 "媽媽的肉朋友"
由 debby 發表於 12:05 AM | 迴響 (0)

June 28, 2017

把現代樂派彈成浪漫樂派的原因

﹂課程

到今年九月底、十月初,小J就算學鋼琴滿三年了。最近他終於進入要學現代樂派的階段。聽說很多家長聽小孩彈現代樂派的曲目時,往往覺得很難聽,因為跟過去彈的古典音樂差很多。慶幸的是,老師拿了一本樂譜要小J自己上網聽了之後去選,他選了一首"Ivan goes to a party",然後自己在家先彈了一部份,我覺得挺好聽的。他彈琴時,我有時會邊做家事邊走神,但聽到這曲子時,我會回神,而且可以隨著樂曲,想像一些畫面。

深入閱讀 "把現代樂派彈成浪漫樂派的原因"
由 debby 發表於 10:22 PM | 迴響 (0)

June 11, 2017

令人納悶的Flickr禮儀

攝影

自從在手機上裝了Flickr的app後,有時不想看臉書殺時間時,就開Flickr看看別人的照片,碰到喜歡的就加個星號列入最愛,尤其最近又準備要出遠門,所以做功課時,也用Flickr了解當地景點。然後就碰到一件怪事,有些被我列入最愛的照片所有者會回過頭來追蹤我。我看到Flickr通知之後,往往覺得很無語,因為他們的照片拍得很好,為何要追蹤我?看我拍的那些不入流相片,不是很傷眼嗎?難道這是新的Flickr社交禮儀?

深入閱讀 "令人納悶的Flickr禮儀"
由 debby 發表於 10:40 PM | 迴響 (0)

May 31, 2017

被自然淘汰的小烏鴉

﹂非人類

baby crow自從小烏鴉掉到我們後院之後,我們家就跟其他養鳥的朋友一樣,有個天然的鬧鐘。我總在早上聽到小烏鴉發出那種對媽媽討食物的嗷嗷待哺聲。我從窗戶看牠很多次,從沒看到有大鳥來。牠後來特別喜歡待在繡球花底下,因為繡球花枝繁葉茂,提供天然的屏障,牠每次躲進去,我們就看不到牠了。

某人每天下班到家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後院找小烏鴉,反而不是進屋看妻兒。我忍不住提議,要不在後院養雞算了,這樣他每天就可以去後院看顧他的寵物了。當然,只是說說而已,我們這裏有HOA,不可能讓我們養雞的。

深入閱讀 "被自然淘汰的小烏鴉"
由 debby 發表於 09:10 PM | 迴響 (0)

May 24, 2017

天上掉下來的烏鴉

﹂非人類

小時候唱過一首歌:「春神來了怎知道?梅花黃鶯報到。梅花開頭先含笑,黃鶯接著唱新調。歡迎春神試身手,來把世界改造。」實際上,知道春天來了的,不只是叫聲悅耳的黃鶯,還有叫聲聒噪難聽的烏鴉。

會有這種體悟,是因為今天天上掉下一隻烏鴉,掉在我們後院裏。

深入閱讀 "天上掉下來的烏鴉"
由 debby 發表於 10:19 PM | 迴響 (0)

May 08, 2017

冒著生命危險學油畫

學藝

年初的時候,為了星期一到底該報名哪堂課,而猶豫不決。因為今年成人學校新開一堂「油畫入門」,我過去都沒有機會學油畫,所以上不了進階課或油畫工作坊,這堂入門課聽來很適合我。但是,我要學那麼多東西嗎?我已經學了水彩、粉彩和一點點的壓克力,是不是就用這三種素材繼續深入就好?而且再學油畫,又要買一堆畫材,而油畫工具又特別多,會是不小的開支。

更重要的,是前不久聽老師說,很多油畫家都短命,因為油畫顏料有毒。我聽了當場有種被驚嘆號打到的感覺。我們家有小孩,我要是用這麼毒的東西,豈不是殘害國家的幼苗?如果我是退休的獨居老人就罷了,我只是毒害自己,畫油畫如果算慢性自殺也罷,反正年紀也差不多了,但我不是,我還不老啊。

想了又想,反覆思索,最後還是去報了油畫課,心中打定主意要用水性油畫顏料。之前成人學校曾開過一堂水性油畫課,但據說只有我報名,成人學校課程組的人也覺得很遺憾,因為她覺得追求無毒的環保藝術應該是個趨勢。

深入閱讀 "冒著生命危險學油畫"
由 debby 發表於 09:13 PM | 迴響 (0)

April 21, 2017

教小朋友上釉

義工

今天下午教一年級的小朋友上釉。平常要幫他們上課前,我們這些義工媽媽都要受訓,然後把要教小朋友的東西做一遍,完成幾個上課時可用的範本。但今年我除了要教一年級,還要幫四年級的美術課,而這兩個年級的訓練時間是同時段,再加上每年春天的陶土課都是每個月一次美術課外多加的部分,所以在月初的訓練時,我只來得及完成一年級和四年級的當月項目的範本,根本沒機會把之前做的東西上釉。

雖然去年我也做過陶土,但我從沒玩過陶土,再加上當時看了別人很容易上手的架勢,我立刻就被擊垮了,所以去年三年級的陶土和上釉課,我請另一個義工奶奶幫忙主講,我在台下幫忙。也許是一回生,二回熟,今年做四年級的陶土容器時,覺得比較順手了。後來我做一年級的兔仔碗時,感覺太簡單了,順手就把別人多的一小塊陶土揉成尾巴黏上去,結果我做的兔仔碗就沒法當範本了。學校的美術課領導人跟我強調:「相信我,這是符合一年級的難度,再像以往那樣加腳又加尾巴,就太難了。」

深入閱讀 "教小朋友上釉"
由 debby 發表於 08:35 PM | 迴響 (0)

April 05, 2017

誰來開發熟齡市場?

閒聊

上週用針線幫小P固定他的實驗品。穿線穿半天,穿不過去,交給小孩去穿。有點鬱悶,沒想到這一天這麼早就來了。小時候幫大人穿線時,我總納悶:有這麼難嗎?現在才知道,就是這麼難,我該買把放大鏡放包包裡了,而且是摔不破的那種放大鏡。

深入閱讀 "誰來開發熟齡市場?"
由 debby 發表於 09:47 PM | 迴響 (0)

March 29, 2017

從創意中療癒

學藝

最近的新老師有長久的憂鬱病史。據她說,她從十七歲就開始有憂鬱症,她現在大概是四十多歲,仍然在時好時壞的循環中,這樣算算至少也有二十多年吧。而且她試過不少治療,包括蒙眼打拳擊,打到自己又哭又叫。我相信在某種程度上,她可以說是「久病成良醫」,所以學美術的她,就用藝術的方式宣洩心中的情緒,挖掘無止盡的黑洞。因此她開的課就叫「從創意中療癒」。

不知道是這個事實太嚇人,還是第一堂課讓其他人覺得太強烈或太無力,本來名單上有九人,第一堂課有六人出席,第二堂課卻只剩我和另一個女生,第三堂課除了我和另一個女生,又多一位老太太,總之,這堂變成一堂很小眾的課了。

深入閱讀 "從創意中療癒"
由 debby 發表於 09:28 PM | 迴響 (0)
搜尋
自訂搜尋
彙整
September 2017
August 2017
July 2017
June 2017
May 2017
April 2017
March 2017
February 2017
January 2017
December 2016
November 2016
October 2016
September 2016
August 2016
July 2016
June 2016
May 2016
April 2016
March 2016
February 2016
January 2016
December 2015
November 2015
October 2015
September 2015
August 2015
July 2015
June 2015
May 2015
April 2015
March 2015
February 2015
January 2015
December 2014
November 2014
October 2014
September 2014
August 2014
July 2014
June 2014
May 2014
April 2014
March 2014
February 2014
January 2014
December 2013
November 2013
October 2013
August 2013
July 2013
June 2013
May 2013
April 2013
March 2013
February 2013
January 2013
December 2012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
June 2012
May 2012
April 2012
March 2012
February 2012
January 2012
November 2011
October 2011
September 2011
August 2011
July 2011
June 2011
May 2011
April 2011
March 2011
February 2011
January 2011
December 2010
November 2010
October 2010
September 2010
August 2010
July 2010
June 2010
May 2010
April 2010
March 2010
February 2010
January 2010
December 2009
November 2009
October 2009
September 2009
August 2009
July 2009
June 2009
May 2009
April 2009
March 2009
February 2009
January 2009
December 2008
November 2008
October 2008
September 2008
August 2008
July 2008
June 2008
May 2008
April 2008
March 2008
February 2008
January 2008
December 2007
November 2007
October 2007
September 2007
August 2007
July 2007
June 2007
May 2007
April 2007
March 2007
February 2007
January 2007
December 2006
November 2006
October 2006
September 2006
August 2006
July 2006
June 2006
May 2006
April 2006
March 2006
February 2006
January 2006
December 2005
November 2005
October 2005
September 2005
August 2005
July 2005
June 2005
May 2005
April 2005
March 2005
February 2005
January 2005
December 2004
November 2004
October 2004
September 2004
August 2004
July 2004
June 2004
May 2004
April 2004
March 2004
February 2004
January 2004
December 2003
November 2003
October 2003
September 2003
August 2003
July 2003
June 2003
May 2003
April 2003
March 2003
February 2003
January 2003
December 2002
November 2002
October 2002
September 2002
August 2002
July 2002
June 2002
May 2002
April 2002
March 2002
February 2001
January 2001
分類
通告[28]
學藝[9]
巧克力[3]
城市[6]
電腦[12]
文化差異[46]
美味[38]
﹂沒緣的[12]
﹂在美國[16]
孕期[6]
感觸[42]
黑客[4]
健康[50]
假日[20]
童言[10]
廚房[33]
生活[87]
物質[41]
媒體[20]
相逢[18]
﹂非人類[8]
電影[46]
音樂[10]
網路[42]
﹂部落格[33]
﹂玩具[16]
新聞[7]
親職[97]
﹂一歲期[26]
﹂兩歲期[35]
﹂三歲期[11]
﹂四歲期[2]
﹂五歲期[2]
﹂哺乳[5]
﹂課程[34]
﹂童裝[9]
﹂尿布[16]
﹂飲食[13]
﹂健康[17]
﹂語言[12]
﹂紀錄[8]
﹂胃病[17]
﹂學校[41]
﹂睡眠[8]
﹂雙子期[4]
哲思[2]
攝影[12]
植物[33]
政治[31]
孕期[8]
氣功[25]
奇幻﹁[13]
閱讀[60]
﹂童書[6]
﹂愛情[16]
買書[13]
書奴[8]
台北[5]
閒聊[47]
思索[55]
旅遊[22]
﹂中國大陸[16]
﹂義大利[21]
﹂美國[47]
﹂巴里島[7]
電視[20]
義工[1]
天氣[35]
工作[28]
塗鴉[4]
最新文章
媽媽不愛做便當
無福消受的香草花園
圖書館罰款欠不得
快被消滅的正體中文班
繡球花趣味多
我的番茄和地瓜葉叢林
暑假作業這回事
家有發育中的小孩
如何在外星人面前不受控制?
加州某公立小學的二手制服交換及廉賣會
近期相片
www.flickr.com
debbychen's photos More of debbychen's photos
RSS訂閱系統

訪客來自哪裡
Flag Counter From 08/14/2017
串連本網站 (XML) (XML)
架站系統:
Movable Type 2.661
管理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