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8, 2018

髮事煩惱多

生活

我們一家四口往年都在號稱在沙宣美髮學院學過的緬甸人開的美髮店剪頭髮。雖然不甚滿意,但勉勉強強可以過得去。因為我們兩年回台一次,回到台灣必做的事,當然是去剪頭髮。這中間我頂多需要剪個兩次,因為我一直都是留長髮,稍微剪短就好,如果剪壞就留長再說。至於我們家其他三位男性,就更不用挑了。

但是不幸的是,去年某人有次去剪髮時,發現那間店的人全換了。後來才知道,那個緬甸老闆娘得癌症,所以把店面轉手,然後搬家去治病了。他們把店轉賣給美國人,整個感覺和服務態度都不同,於是我們再也不去了。這下麻煩來了,去哪剪頭髮?

深入閱讀 "髮事煩惱多"
由 debby 發表於 04:31 PM | 迴響 (0)

February 04,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三)

學習

這週少上一小時的閱讀課,因為上課上到一半時,學校的職員來,點名我和另一個墨西哥同學去做測驗。其他人都在開課前做過,當初我報名時,急著要去上肖像畫課,沒去做測驗,所以我們兩個要利用上課時間做。去辦公室的路上,我疑惑地問墨西哥同學,她這次是第二次上這門課,為何還要再做一次測驗?她說,學期前要做一次,學期末還要再做一次,學校要知道我們進步的程度。這似乎是美國學校都會做的事。當小P聽說我要去上閱讀和寫作課時,他就問我會不會被測Lexile?因為K-12學校裡都用Lexile測驗看學生的閱讀程度。而且他覺得自己很厲害,快要超過哥哥了,說不定也可以超過我。然而,上大學以後,我就沒做過英文閱讀測驗了,所以我對這些還真的沒概念,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程度如何。

深入閱讀 "我的橋樑課程(三)"
由 debby 發表於 04:30 PM | 迴響 (0)

January 29, 2018

白字大王

﹂學校

小P五歲時鬧過認錯英文字的笑話。這兩年來,他的英文閱讀能力突飛猛進,他現在的Lexile已經有863,比他哥三年級下學期還高,不會再鬧這類笑話了。但是,他的中文閱讀程度很差,可能只是台灣小學一年級生的程度而已。

他們升上中文學校二年級時,老師換成一個同學的媽媽。這個老師在台灣是念師範學校畢業的,教過小學,所以我們覺得很幸運,有這種有學歷和經驗的老師,比只有熱忱而沒有經驗的老師來的好。從老師給的資料可以看出,她很有想法,而且能融合美國小學的做法到中文教學上。像這一帶小學的一年級通常會有計時閱讀,所以從上學期開始,小P他們每週都有一份計時閱讀的作業。前幾個月都是林良寫的短文或小詩,上週開始,他們要念較長的故事了。

深入閱讀 "白字大王"
由 debby 發表於 10:34 PM | 迴響 (0)

January 28,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二)

學習

如果閱讀課讓人如沐春風,那寫作課就讓人如履薄冰。

上第一次寫作課的前一天,菲律賓同學跟左右邊的亞洲組打聽:「妳會上寫作課吧?妳會吧?」一問之下,原來她前兩次都沒上。我聽到就驚訝了,這不是閱讀加寫作的組合課程嗎?還能分開來?結果她和韓國同學都說是。菲律賓同學說她之前上過兩堂,覺得無法勝任就沒上,這次她覺得程度夠了,所以會去。韓國同學覺得寫作老師要求有點高,於是沒上。我突然懷疑我是不是有種資訊不足的愚勇?明明就這麼忙了,還通通上。不過要我選的話,我本來想上的,就是寫作課啊。

深入閱讀 "我的橋樑課程(二)"
由 debby 發表於 10:51 PM | 迴響 (0)

January 27,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一)

學習

上第一堂閱讀課前,我跟著一個貌似韓國人的女性走進教室,看她熟練的拿了一張白紙,對折,寫了名字,然後在名單上註記。於是我也如法炮製一番。先做了名牌,然後在名單上找到我的名字,在當天的日期格裏打勾,表示我有出席。快速瀏覽一下名單,從姓氏判斷,貌似有三個華人在這班?

因為面試時被質疑程度,於是我很好奇其他人的程度。上課第一件事,通常是自我介紹。但這堂課不是。老師要我們倆倆互相介紹,然後跟全班介紹隊友。所謂的全班,第一天的時候只有五個人。而名單上一共是十人,這個班的人數上限是十二人。

深入閱讀 "我的橋樑課程(一)"
由 debby 發表於 11:44 PM | 迴響 (0)

January 24, 2018

2018上學去

學習

去年底偶然發現本地成人學校有個銜接高中和大學的免費課程,叫做橋樑課程。於是時間一到,我就去報名了。本以為報名就填寫報名表,說幾句英文證明我聽得懂,就可以了,因為當初我打電話去問,對方也是這樣說的。沒想到,現場報名時,還要接受面試。面試的是寫作課老師,她聽到我沒上過其他ESL課程,便問我在台灣有用英文寫作嗎?我因此很快地在腦中回顧一下。雖然以前考大學時有練習寫過。大學聯考英文作文滿分20分,我拿了16分,照高三英文老師的說法,算是很高的。但那英文作文的程度,應該不能跟這裡比。大學時我只修過一學分的英聽,研究所時只有一門課要用英文寫閱讀心得,也不算什麼,於是我答道以前沒有英文寫作經驗。然後就被老師質疑,覺得我能力可能不夠,應該去修那些較低難度的課程,因為我想報名的課程是這個學校最高等級的語文課程。講了半天,我還是在她懷疑的眼神中,順利報名了。

深入閱讀 "2018上學去"
由 debby 發表於 11:34 PM | 迴響 (0)

January 01, 2018

玩不膩的家庭遊戲

親職

這個寒假,難得沒安排去什麼地方玩,就在家裡過節。兩個小孩都收到他們喜歡的玩具和書,早上去打完網球後,經常坐在地上玩這個聖誕節收到的Machi Koro Bright Lights Big City Card Game,他們一天可以玩個至少三次。這種全家可以玩的遊戲,我每年都會送他們一盒。今天小J就跟我們說,去年收到的 Indigo Family Game怎麼那麼遜?

深入閱讀 "玩不膩的家庭遊戲"
由 debby 發表於 11:58 PM | 迴響 (0)

December 31, 2017

舊屋進行曲

文化差異

聖誕節前的倒數第二個工作日,我和小孩都要出門上課。我出門時發現鍋爐附近的地上有水,下午回來還是看到有水。依照天氣非常乾燥,濕度也很低的狀況來看,那水應該是持續流出的。於是我腦中有個警鈴大作。因為對面的台灣鄰居搬來不久,她們的鍋爐就出問題,導致車庫都是水。小P念幼稚園大班時,他們班有個女生住在我們這條街的另一頭,有次因為家中鍋爐壞掉,家裡淹水,全家搬去旅館,她有幾天因此沒去上學。今年夏天有次在鋼琴老師家上課時,發現她們家地毯很濕,後來她說是鍋爐壞了造成。接連兩週,她的鋼琴移到另一間客廳,原本的空間封住,進行整修,是個大工程。再加上我們的房子已有18個年頭,很多東西都到年限了,鍋爐壞掉的機率非常大,於是我趕緊提醒某人找人來看。

深入閱讀 "舊屋進行曲"
由 debby 發表於 11:54 PM | 迴響 (0)

December 23, 2017

台北百年老店

閒聊

常常覺得台北是個歷史很短的地方,因為經常看到一些店家不過二、三十年,就自稱老店。若以人的年齡來看,二、三十歲不過是年輕人,頂多稱三十歲的人為壯年,怎樣也不會是老年。若達百年,自稱老店,我覺得合情合理多了,畢竟人要活到百歲不易,百歲之人,確是老人。而且,能經營百年的店,往往至少傳到第三代,若非產品有特色,就是經營頗有道。這種店家擺個老店的招牌,的確有本錢讓人注意。

於是去年走在台北街頭,看到馬路另一頭有間店家屋簷下的電子看板寫著:「距離台北百年老店」時,我忍不住停下來等下一句。

深入閱讀 "台北百年老店"
由 debby 發表於 11:26 PM | 迴響 (0)

December 15, 2017

跳進肖像畫的世界

學藝

上週不是野火,就是我們家的人陸續生病,感覺就是個陰沉沉的一週。唯一的好事,大概是被通知可以去註冊日本老師的人像畫畫課,我終於後補上了!

去年我就注意到日本老師的素描課,不過因為他都開在下午,而我只能上早上的課,於是一直沒機會。直到今年秋天,他居然把課移到上午,我因此有機會上了一期。

深入閱讀 "跳進肖像畫的世界"
由 debby 發表於 12:48 AM | 迴響 (0)

December 09, 2017

野火再起

生活

上週日在小孩睡前看氣象,看到週一和週二有強風特報,並沒想太多,只是提醒他們比較冷。週一早上起來,就看到後院有些花盆被吹倒,外頭風聲很大,很多樹都被吹掉不少枝葉,讓我有點不太想去畫畫。最後還是勉強自己出門去。往常我開車時都會開窗,這次風大到讓我趕緊把窗戶關了,免得風沙都吹進車裡。晚上送小J去上網球課,球場附近沒亮什麼燈,而且有好幾堆土或沙,可能是要進行某種工程。在車燈照射下,我看到沙土被吹得以螺旋的方式飛散,我要小J下車時小心點,免得風沙都吹進眼睛裡。然後我就趕緊帶著小P回家煮飯,讓某人去接小孩。風這麼大的時候,我只想躲在家裡,不想出門。

幾個小時後,我和某人的手機都突然大響。往常會這樣響,都是因為安柏警報,往往是夫妻失和的一方帶走小孩,另一方報警後,警方啟動附近居民協尋的手機警報。但這次不是,我只瞄到跟火有關,警報就消失了。上網查一下,原來附近有城又有野火了。而當時風非常大,門窗都被吹得砰砰作響,還可以聽到屋子外的咻咻風聲。那晚就在這樣的夜裡入睡,跟台灣的颱風夜有點像,只是沒雨。

深入閱讀 "野火再起"
由 debby 發表於 11:31 PM | 迴響 (0)

December 02, 2017

新聞比賽得獎

工作

前天去圖書館還書。那天當值的櫃員是我熟悉的老太太若冰。她看到我就說:「恭喜!」我很意外,為什麼跟我道賀?她說:「妳不知道嗎?妳寫的那篇作品得獎啦!我在報上看到妳的名字和作品。」我說沒人通知我。於是她幫我問她的同事克里斯,因為克里斯是評審委員之一,她還問克里斯知不知道那個人就是我,克里斯也經常幫我還書,但他跟我不熟,所以他說不知道。他們找了一圈,發現圖書館沒有留刊登我作品的那一期地方報,若冰便告訴我是哪一天的報紙,還說是一整版。沒問題,那我就有線索了。

於是我先傳訊要某人幫忙找,他一下就回我說,我拿到第二名,報上只刊前兩名的作品。我聽了很開心,於是借完書就趕緊回家找。

深入閱讀 "新聞比賽得獎"
由 debby 發表於 12:32 PM | 迴響 (0)

November 27, 2017

麻煩的地毯

生活

感恩節連假的最後一天,我們出門去玩,回來就看到一大個箱子躺在家門口。原來是我前兩天訂的洗地毯機來了,這是我等了好久,才在黑色星期五下單的東西。

深入閱讀 "麻煩的地毯"
由 debby 發表於 12:37 AM | 迴響 (0)

November 10, 2017

哪來的臭油餅?

文化差異

從暑假以來,本城多了兩間中餐館,一間賣湖南菜,另一間賣上海菜。前者的菜辣得不得了,完全沒問你要不要吃辣,辣的程度如何,清一色都辣得讓人吃不出其他味道,連肉新鮮不新鮮都不知道,而且辣得我耳朵裏都痛。別說我了,有一半湖南血統的某人都說吃不了,於是我們再也沒去過。但是那裏卻非常受本地的中國大陸年輕人歡迎,排隊等著要吃。這讓我很不解,中國不是有八大菜系,為何中國大陸的吃辣人口有那麼多?

上海餐館的菜則是鹹得不得了,讓人要頻頻喝水,而且讓我很想要個小碗把所有菜都先過水一遍(我這輩子還沒做過這件事),再夾到自己碗裏。我們吃一吃就沒法吃了,剩下的菜全打包回家用水洗過再熱來吃。偏偏這間生意也不錯。這真讓人費解,中國大陸來的人都那麼重口味?

深入閱讀 "哪來的臭油餅?"
由 debby 發表於 11:00 PM | 迴響 (0)

October 24, 2017

學習差異這回事

﹂學校

今年兩個小孩都沒被分到他們心儀老師的班。他們喜歡年輕(貌美)點的老師,但他們的老師都是老太太。我本來有點擔心。忘了聽誰說,小孩要先喜歡他們的老師,學東西才學得快。到目前為止,似乎都還好。

上週是例行的老師家長會議週(conference week),老師會和每個學生家長各別談小孩開學一個多月來的學習狀況和整體問題。某人回來後告訴我,他很喜歡小J的老師。

深入閱讀 "學習差異這回事"
由 debby 發表於 12:31 AM | 迴響 (0)

October 18, 2017

找到可靠的雜活工

生活

前不久請人來處理淋浴間磁磚間隙。那位先生非常健談,而且有不少資訊。像他第一次看到我們淋浴間底座受損的狀況,就當場幫我們打電話找人來修。我們當時根本不知道那看似塑膠還甚麼材質的底座是可以修的。後來他邊工作邊跟我聊天時,我問他知不知道什麼人可以幫我們修門?因為去年底我們請人油漆房子,油漆沒乾就把門關上,那時又常下雨,漆乾得慢。之後要開門都很困難,經常被黏住,要很用力拉才打得開,因為門縫邊的weather guard都被漆沾到,毀了。

他立刻就跟我說,要幫我們處理淋浴間底座的提姆就是很好的雜活工(handyman)。

深入閱讀 "找到可靠的雜活工"
由 debby 發表於 11:58 PM | 迴響 (0)

October 04, 2017

機會無限的美國

文化差異

快二十年的房子感覺很舊了,再加上某人可能覺得我不夠忙,最近陸續安排修紗窗、修籬笆、修浴室和治害蟲白蟻的人來我們家。

修紗窗那位老先生來的時候,我正好去領團購的蔬果了,沒碰到。其他幾位來工作時,都是我負責接待的。於是我有個意外的發現。

深入閱讀 "機會無限的美國"
由 debby 發表於 10:07 PM | 迴響 (0)

September 25, 2017

久違的鮮竹筍

廚房

在臉書訂閱很多東西的好處,就是宅在家不出門,也能知天下事。但是暑假有天看臉書時,看到前中時美食記者王瑞瑤的臉書介紹要如何煮筍才好吃,我腦中平息已久的饞蟲立刻復活,突然好想好想吃涼拌筍。我有許多年的時間都把筍列為不可及、不可吃的範圍裡,已經很久都不敢肖想吃筍了。剛好某人說要去遙遠的大華買菜,我便趕緊要他幫我買竹筍,還說最好買五個十個回來,才夠吃。

深入閱讀 "久違的鮮竹筍"
由 debby 發表於 10:27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8, 2017

選擇不上戰場的自由

思索

小J的網球教練是個猶太人。他自稱成績最好時,曾打到加州男子組第一名,所以他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專門教網球。現在他的團體課價碼是一人一小時二十塊,一對一課程則一分鐘超過一塊。他不過二十五、六歲,就開輛高級的奧迪轎車。據小J說,他平時花不少時間和金錢改裝他那輛車,曾在網球營時跟小朋友說,他花在車上的錢比花在房子上的多。

有天上完課,我簽支票給他時,順口問他姓氏的來源。他就跟我說,他們家是以色列來的,他是第一代移民,他和他弟都在以色列出生。他們家族只有他們家出來,他的姑姑、叔叔等親戚都還在以色列。我點點頭,我記得幾個月前,他曾去以色列一陣子,所以他有兩週的課由小J的第一個網球教練代課。

深入閱讀 "選擇不上戰場的自由"
由 debby 發表於 10:26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4, 2017

媽媽不愛做便當

親職

上上週一下午,因為離開教室晚了,所以讓兩個小孩放學後在門口等了一會,平時我都是早早就等在門口,一打鐘,校園督導開了校門,我就跟其他家長進去接人。

一接到人,小J立刻跟我抱怨那天學校的中餐有多難吃。我問他吃什麼,他說是烤乳酪三明志(Grilled Cheese Sandwich)。我又問,那另一個是什麼?他說是火雞肉熱狗。我說,是我的話,應該會點熱狗,有別的選擇的話,我不會吃熱狗,但一點點起士的蛋白質不夠,熱狗起碼有肉,可以有多一點蛋白質。小P說他就吃熱狗。小J跟我說,妳能不能跟學校說不要給我們假食物。我說,別抱怨了,星期一我要上課沒辦法,明天我會送便當。

深入閱讀 "媽媽不愛做便當"
由 debby 發表於 09:12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5, 2017

無福消受的香草花園

植物

年初雨很多時,我之前育苗失敗的小培養皿悄悄地長出我期待已久的紫蘇和時蘿。我本以為它們這回可以順利長大。沒想到,之後沒雨了,我種的地方又不好,它們先後消失得無影無蹤,讓我好失望。

紫蘇是我最近這些年最最最想種的香草。但是我只在Armstrong Garden買過一次,之後到處找都沒看到。而且那僅有的一次,沒長到結種子的地步,所以之後就得再度苦苦尋覓。雖然韓國超市蔬菜區有紫蘇,因為韓國人也挺愛用紫蘇的,可是我們這離韓國超市挺遠的。如果我們要開那麼遠去買菜,往往是去中國超市,不會去韓國超市。所以有株紫蘇在自家後院,還是方便許多。

深入閱讀 "無福消受的香草花園"
由 debby 發表於 11:51 PM | 迴響 (0)

August 30, 2017

圖書館罰款欠不得

生活

小孩開學後,我終於有時間好好打掃。然後就意外地找出一本之前找很久都找不到的圖書館的書,喜出望外。因為前些天,我們才收到圖書館寄來的信,說不歸還書的話,我們得罰23元,包括書本身的錢和圖書館處理這本書的手續費。而圖書逾期一天要罰25分美元,因為這本書逾期太久,已經累積到超過9塊多,而且帳號被鎖住,不能再借書,就連之前借的書也無法續借,時間一到就得還,不然又多一筆罰款。但是逾期罰款的9元總比遺失賠償的23元少,付前者好歹比後者省了13塊多,所以當天我就趕快去圖書館還了,然後請櫃台幫我把帳號恢復。

類似的狀況,近幾年似乎每年至少會發生一次,有次我以為書找不到了,付了不便宜的罰款,之後找到書了,拿去圖書館還,圖書館只退我書錢的部份,11塊左右的手續費是不退的。有年甚至發生過我出遠門前還了書,但圖書館記錄一直顯示我沒還,等我從外地回來,才發現我的帳號被鎖,還被列不少罰金的事,於是我只好開車去有點遠的鄰城總館詢問,然後不幸碰到一個脾氣不好的主管,一來就用審問犯人的語氣問話,弄得我一肚子氣。還好之後那個圖書館主管寫電子郵件告訴我,我們這裡的分館找到那本書了,我不用繳一分錢。

深入閱讀 "圖書館罰款欠不得"
由 debby 發表於 10:09 PM | 迴響 (0)

August 24, 2017

快被消滅的正體中文班

﹂學校

中文學校開學了。小J的班第一天只有三個人來上課,應該是最少人的班級。他們班差點開不了,因為開班下限是五個人,而他們班連五個人都差點湊不了。要不是四年級的老師到處打電話拜託、遊說想要放棄的學生家長,今年被消滅的正體班,就是他們了。而去年被消滅的,是七年級的正體班,那是中學階段,他們的課業比小學時期重,雖然可惜,但情有可原。五年級還是小學階段,就有那麼多人上不下去了,這正體班的前景堪憂。小P班上有位家長今年去教六年級正體班,她因此問我:「如果他們(小J的班)明年開不了班,那老師怎麼辦?」我說,可能會被調到別的年級去吧,因為每年都有老師不教。

深入閱讀 "快被消滅的正體中文班"
由 debby 發表於 10:39 PM | 迴響 (0)
搜尋
自訂搜尋
彙整
February 2018
January 2018
December 2017
November 2017
October 2017
September 2017
August 2017
July 2017
June 2017
May 2017
April 2017
March 2017
February 2017
January 2017
December 2016
November 2016
October 2016
September 2016
August 2016
July 2016
June 2016
May 2016
April 2016
March 2016
February 2016
January 2016
December 2015
November 2015
October 2015
September 2015
August 2015
July 2015
June 2015
May 2015
April 2015
March 2015
February 2015
January 2015
December 2014
November 2014
October 2014
September 2014
August 2014
July 2014
June 2014
May 2014
April 2014
March 2014
February 2014
January 2014
December 2013
November 2013
October 2013
August 2013
July 2013
June 2013
May 2013
April 2013
March 2013
February 2013
January 2013
December 2012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
June 2012
May 2012
April 2012
March 2012
February 2012
January 2012
November 2011
October 2011
September 2011
August 2011
July 2011
June 2011
May 2011
April 2011
March 2011
February 2011
January 2011
December 2010
November 2010
October 2010
September 2010
August 2010
July 2010
June 2010
May 2010
April 2010
March 2010
February 2010
January 2010
December 2009
November 2009
October 2009
September 2009
August 2009
July 2009
June 2009
May 2009
April 2009
March 2009
February 2009
January 2009
December 2008
November 2008
October 2008
September 2008
August 2008
July 2008
June 2008
May 2008
April 2008
March 2008
February 2008
January 2008
December 2007
November 2007
October 2007
September 2007
August 2007
July 2007
June 2007
May 2007
April 2007
March 2007
February 2007
January 2007
December 2006
November 2006
October 2006
September 2006
August 2006
July 2006
June 2006
May 2006
April 2006
March 2006
February 2006
January 2006
December 2005
November 2005
October 2005
September 2005
August 2005
July 2005
June 2005
May 2005
April 2005
March 2005
February 2005
January 2005
December 2004
November 2004
October 2004
September 2004
August 2004
July 2004
June 2004
May 2004
April 2004
March 2004
February 2004
January 2004
December 2003
November 2003
October 2003
September 2003
August 2003
July 2003
June 2003
May 2003
April 2003
March 2003
February 2003
January 2003
December 2002
November 2002
October 2002
September 2002
August 2002
July 2002
June 2002
May 2002
April 2002
March 2002
February 2001
January 2001
分類
通告[28]
學藝[10]
巧克力[3]
城市[6]
電腦[12]
文化差異[49]
美味[38]
﹂沒緣的[12]
﹂在美國[16]
孕期[6]
感觸[42]
黑客[4]
健康[50]
假日[20]
童言[10]
廚房[34]
學習[4]
生活[91]
物質[41]
媒體[20]
相逢[18]
﹂非人類[8]
電影[46]
音樂[10]
網路[42]
﹂部落格[33]
﹂玩具[16]
新聞[7]
親職[98]
﹂一歲期[26]
﹂兩歲期[35]
﹂三歲期[11]
﹂四歲期[2]
﹂五歲期[2]
﹂哺乳[5]
﹂課程[34]
﹂童裝[9]
﹂尿布[16]
﹂飲食[13]
﹂健康[17]
﹂語言[12]
﹂紀錄[8]
﹂胃病[17]
﹂學校[43]
﹂睡眠[8]
﹂雙子期[4]
哲思[2]
攝影[12]
植物[33]
政治[31]
孕期[8]
氣功[25]
奇幻﹁[13]
閱讀[60]
﹂童書[6]
﹂愛情[16]
買書[13]
書奴[8]
台北[5]
閒聊[48]
思索[56]
旅遊[22]
﹂中國大陸[16]
﹂義大利[21]
﹂美國[47]
﹂巴里島[7]
電視[20]
義工[1]
天氣[35]
工作[29]
塗鴉[4]
最新文章
髮事煩惱多
我的橋樑課程(三)
白字大王
我的橋樑課程(二)
我的橋樑課程(一)
2018上學去
玩不膩的家庭遊戲
舊屋進行曲
台北百年老店
跳進肖像畫的世界
近期相片
www.flickr.com
debbychen's photos More of debbychen's photos
RSS訂閱系統

訪客來自哪裡
Flag Counter From 08/14/2017
串連本網站 (XML) (XML)
架站系統:
Movable Type 2.661
管理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