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1, 2015

門牌上寫什麼?

小P在"Charming Opal (Toot & Puddle) "書的最後看到一個門牌(door knob sign),很高興地把它撕下來,掛在他自己的房門門把上。

有次他關著房門在自己的房間裡玩時,某人開門走進去。小P很錯愕地看他爸一眼,然後指著門說:"Read the sign!(念那個門牌)"

某人走到門口低頭看著門牌念出來:"Home sweet home.(甜蜜的家)"

小P又是一個錯愕的表情,又說:"Read the other side.(念另一面)"

某人把門牌翻過來念:"Out exploring(出門探險去)".

小P這回沒轍了,只好乖乖躺下來讓某人幫他點眼藥。他前些天得了急性結膜炎,從大熊湖回來的路上,右眼被黃色的分泌物黏住,無法睜開。聖誕節當天花了四小時在急診室裡,就為了看眼睛。

某人點完眼藥就來告訴我這件好笑的事。他說,小P大概以為那門牌寫的是"Do not disturb.(請勿打擾)"因為以前小J好像有這樣的門牌。

等我晚點帶小P去睡午覺時,那個門牌已經不見了。我問他:「門牌呢?」他說他收到櫃子去了。我問為什麼要收起來。他說:「因為上頭寫的是Home sweet home,我在房間裡,不必用這個」。我問:「那你本來以為寫的是什麼?」他說:"Do not go inside"。原來笑話源自於誤解。

有這次的刺激,說不定小P會比小J更快學會認字(偷笑)。

由 debby 發表於 03:40 PM | 迴響 (0)

December 08, 2015

對槍過敏的美國校園

八月底開學至今,小P的老師已經跟我們說過兩三次他不恰當的行為,包括在老師講話時,很大聲講話、打女生、去玩老師的搖鈴等。每次問他做那些事的原因,他都說是別人先,所以他跟著做。昨天去接他放學,老師又跟我說他做的「壞事」,這次是他用手比手槍的手勢,然後對著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做發射的動作。

回家的路上,我問他為什麼做那個動作?他說是星際大戰。我又問,只有他一個人這樣嗎?他說,是M同學先的。我聽了就想嘆氣,這小子真是一個典型的跟隨者,老是喜歡跟別人瞎起鬨,然後就惹事了。對這種小孩,孟母三遷真有必要性,不然我們家很少看電視,也沒讓他們看星際大戰的電影等,他們原本不知道星際大戰為何物。其實我也不知道星際大戰裡是否真有打槍的畫面,我也沒看過星際大戰,打槍跟星際大戰有何關連,我一點都不清楚。不過,只是用手做打槍動作,而且明顯只是在玩,就被規訓,美國校園現在似乎有點太敏感了些。

記得今年六月,在preschool最後的幾天,有回我去接小P時,看到他們老師很嚴肅地跟他們班一個男生說,絕對、絕對不可以帶類似槍的東西到學校,玩具槍也不可以。因為那個同學帶了一把橘色的塑膠水槍上學。我對這點沒有問題,因為很多玩具槍做得的確很像真槍,在這個槍枝合法、賣槍的店比超市還多的國家,不要隨便把會讓人誤會和害怕的玩具帶到學校,對大家來說都比較安心也安全。

正因為這個國家在憲法裡保障人人擁槍的權利和自由,而槍枝又是那麼危險的東西,我們不能因為孩子小就不注意這個議題。在小P上兩歲班的時候,老師就很認真地提醒所有的家長,小孩去別人家玩之前,我們應該問清楚三個大問題:有沒有狗?有的話,有沒有綁好?有沒有槍?有的話,是否鎖好?有沒有游泳池?有的話,有沒有圍起來?在沒有確認對方的環境夠安全之前,不應該隨便讓小孩去別人家。

然而,孩子只要上學,就不是在無菌室裡成長,有時我們無法掌握他們的成長變化和遭遇,孩子越大,越是如此。今天下午在臉書看到地方報提到,鄰城有個十七歲女生因為在twitter宣稱她要帶槍到一所高中去槍殺那裏的人,被舉報後,已經被逮捕。有人回應說,沒人能忍受心愛的家人失去生命,感謝警方對待此事如此嚴肅。另外一個人說,讓她成為負面教材,讓小孩都知道這種事絕對不能拿來開玩笑。但是也有人說,他的兒子在放學後被人痛毆,而且被威脅,他卻找不到警察處理此事,感覺不太對。

這讓我想起,我們這裡的小學之前也有四年級的學生帶玩具槍到學校威脅同學,同學報告老師後,警察就到學校了。下文如何,我們不知道,但是已經讓很多家長嚇到了。

追根究柢,這些小孩的問題顯然出在憲法上,以及擁槍團體龐大,畢竟槍不是未成年人買得到的。小孩會拿這種事來威脅同學,顯然都是因為知道槍的殺傷力。而大家會害怕,是因為沒人能確定對方家裡是否真的有槍。如果是在台灣那種只有軍警等特殊行業人士才有槍的地方,大家需要因為這些不可能是真的話而緊張兮兮嗎?老師會因為小孩做個打槍的手勢而不高興嗎?

距離此地兩小時的San Bernardino發生死十四人的槍擊案後,八歲的小J要我幫他買防彈背心。我跟他說:「別鬧了。」他說:「我很認真。」誰會想看著自己小孩穿防彈背心上學?感覺好像送小孩出門,就是預備他要送命一樣。我沒辦法忍受這種想法。後來看到一則新聞「槍擊案後 美父母紛紛給孩子買防彈背包」,又看到"Preparing for shootings a part of campus life in California" (做好槍擊是校園生活一部分的心理準備),心裡充滿無限的擔憂,難道我也要加入幫小孩買防彈背包或背心的行列?我以前認為只有在中東那些地方才要準備面對隨時發生在身邊的災難。不過統計已經說了,美國在2015年,平均一天一起槍擊案,這數字未免有些可怕。我們每個人似乎每天都免不了陷於危難或家人陷於危難的那一天。

這問題對我們這種無論如何都不會買槍的人來說,越想越無力。只能祈禱,下一屆總統能有魄力解決這個可怕的問題。沒有人有辦法承受校園槍擊案的悲劇,畢竟我們是送孩子到學校學習,不是送小孩到學校喪命的。

由 debby 發表於 10:24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