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5, 2012

從蟲患到風疹塊

為了提升小J的英文能力,第一位評估小J語言狀況的語言治療師建議我們幫他約個playdate。因為他很喜歡跟印度小孩玩,某人就跟他印度同事約。沒想到,原訂第一個playdate的前一天,某人再問他同事時,他同事很不好意思地說,他的大兒子感染了一種叫疥瘡(scabies)的傳染病。所以暫時約不成了。

聽說他們對抗這種傳染病對抗地很辛苦。那位印度太太先找人來洗地毯,因為疥蟎可能躲在地毯裡。後來他們聽醫生說只要讓疥蟎沒東西吃,它撐不過一天就會死。所以她們決定離開家一天,那位印度太太就訂了迪士尼的旅館,全家去迪士尼玩兩天。某人同事很無奈地跟某人抱怨,說他太太瘋了,為了這問題,花了他一千美元去玩。可是我覺得有理啊,反正就要住旅館,那就乾脆去玩好了。可是我想到連帶的問題是,她們會不會把疥蟎留在迪士尼旅館裡?後面的人可能會遭殃。

隔天又聽說,她們要洗床墊,因為懷疑他們念南加大的姪子之前來他們家過夜時,把疥蟎帶來。這問題真是令人頭大啊。想到我們家兩個小男生上學後,什麼狀況都可能遇到,拜託他們不要感染到這種傳染病。

沒想到不久後,我們就覺得小P可能被蟲咬了。起因是某個週三我和朋友約一起帶小孩去一個兒童遊樂區鋪滿木屑的公園玩。當天某人下班後,問我小P眼睛附近怎麼紅紅的,是被蟲咬,還是撞到?我想應該不是前者吧。他經常自己玩就東撞西撞的。

沒想到,第二天下午他不肯睡覺。我以為是下午一點多我帶他去超市時,他在推車上睡了二十分鐘,之後就不肯在睡了。他哭得很大聲,一直跟我說「房間!房間!」我問他,我陪他睡好不好?他不肯。我又問他,那他到我房間跟我睡好不好,他說好。但是他還是睡不著,然後一直抓來抓去。我發現他身上紅腫一大片,有點不對勁,感覺是蟲咬的。後來他不想躺,我就乾脆把他們兩個的床單和一堆絨毛玩具都拿去用溫水洗。換完小J床單時,我還抓到一隻有點像瓢蟲的小蟲子,不知道哪來的?

我懷疑小P和朋友的女兒在那個鋪滿木屑的大公園玩時,被蟲叮上了,然後把蟲帶回來。雖說戶外活動的好處是,有太陽可以幫忙殺菌。太陽曬得死的好處理,太陽曬不死的就麻煩了。木屑比沙麻煩,因為會藏小蟲子。小P那天玩到一半,從木屑裡撿出半片別人吃剩的吐司。朋友看了就趕緊扔回木屑上,然後用更多木屑把吐司埋起來,這樣會不長蟲才怪。這公園我們很久以前去過兩三次,我們也曾經懷疑被跳蚤攻擊過,害我癢到失眠。不知道是不是跟這公園有關。不過這裡養狗的人多,跳蚤很難免。我們那回處理了好幾天,似乎才用硼砂把跳蚤殺了。

災情持續好幾天,弄到小P好幾天都沒睡午覺,反而一直哭。這段時間草木皆兵,弄得人仰馬翻。我把房間裡的床單、被子、所有的絨毛玩具和窗簾都拿去用溫水,甚至熱水洗過。雖然窗簾的洗標說要乾洗或用冷水洗,然後晾乾。我用熱水洗後拿去烘,還好沒什麼大礙,只是有一點點縐折。只有地毯我沒輒。可是小P的紅腫搔癢仍沒消失,一到下午就特別明顯。某人甚至懷疑我從圖書館借來書可能夾帶蟲子什麼的。因為我曾在圖書館借來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裡看到一些餅乾屑。

我帶他去上親子課時,老師看了他臉上的那個紅腫,注意到有兩個點,像是蟲咬的開口。她說是她的話,她會拍照,觀察後續,看看有沒發燒。她說一般小兒科會開止痛藥,要我打電話問一下。某人便決定帶小P去週六的特別門診,讓醫生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因為真的很嚴重。

小P週六一早醒來,身上還是一片紅腫。某人匆忙帶他出門,回來之後,跟我說他們抵達小兒科時,紅腫已經神奇地消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聽了某人描述,新來的女醫生認為小P得的是風疹塊,也是過敏的一種,所以要他吃Zyrtec(現在正牌的兒童Zyrtec都被回收了,只能買各藥店的allergy relief)。大概是可能食物太多了,小兒科從沒要他們做過敏測試,都叫他們直接吃過敏藥。然後還要他擦一種叫Aquaphor的昂貴油霜,之前我在amazon買兩大瓶,要價28元(這已經比很多通路便宜了)。一月他因為吃草莓、覆盆子過敏(去年夏天他吃過,沒事。老師認為非當季蔬果可能用不同的農藥等,比較容易造成過敏)時,親子班的老師也建議我幫他擦這種油霜。因為非常油膩,所以我不愛。可是這油霜真的很有效。我每到秋冬就有嚴重的富貴手症狀(只有在美國出現這問題,以前在台灣時沒有),因為幫他擦油霜,順便抹一些到我的手背上,現在我的手背皮膚就正常多了。

某人便問小P那些天吃什麼特別的東西嗎?我想了半天,覺得可能是Costco買來的褐色蘑菇。在一篇關於急性風疹塊的文章裡,提到的可能食物,正包括蘑菇。看來暫時要停一下了。之前以為他不吃芝麻,就不流鼻涕,表示他沒過敏了。哪知道還有別的會造成他的皮膚狀況。偏偏這小子從一歲多以後就不太愛吃青菜,只能多給他補充一點水果了。

不過後來有兩天,小P的風疹塊又在午後發作,即使沒吃蘑菇。我有點懷疑是不是花粉造成?因為最近一出門就會看到滿天亂飛的花粉。某人說花粉熱的特徵是打噴嚏什麼的。可是婆婆有花粉熱,小P遺傳到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怎麼樣,弄清楚小P的發病原因是最重要的事。只是現在還是要多觀察,因為要找出讓他過敏的食物不是那麼容易。如今我們家兩個小孩陸續都成了過敏兒,這真是考驗我的觀察力和處理食物的能力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9:55 PM | 迴響 (0)

March 01, 2012

聽力測驗新體驗

我們對於小J的發展,一直很憂慮,因為他在好幾個方面發展都比別人慢,不太跟年齡相近的小孩互動,弟弟曾經是他唯一會一起玩的小孩,即使他已經上學那麼久了。小兒科醫生因此要我們找本地的regional center做發展評估。去年我打電話去regional center,得到的回音是,他們不幫三歲以上的小孩做發展評估,我們必須找學區。學區?因為小J還沒接受正式的義務教育,再加上我不是這裡長大的,根本不知道要找學區的什麼人,連要怎麼找都一頭霧水。

直到今年一月,眼看二月就要申請幼稚園了,我們還沒法決定到底要讓他多念一年Preschool,還是按部就班念幼稚園,所以我去問老師關於他的情形。活動中心的老師覺得他還好,雖然在一些方面比較弱,不過他慢慢有進步,而且他開始會跟幾個男生一起玩沙了(這應該算進步吧,他之前一看到別人就逃得遠遠的)。老師後來給我學區的電話,說可以讓他做語言評估。因為他上學快一年了,他學英文的進展並不顯著,發音有很大的問題。因為英文不好,讓他有人際問題。

聽說有些人多的學區,這種評估要排隊排很久,有朋友就說她們等了兩個月。我在一月底約,還好這一帶人沒那麼多,約到上週五。

上週五我和某人一起帶小J去學區做語言評估。評估的那個專門人員說,這其實是要評估母語的(我們本以為是要評估英文程度的),所以一直問我們其他人是否聽得懂小J的中文。因為我們在這的華人親友有限,小J也不太跟外人講話,所以我們只能從公婆和一兩個跟小J講過話的台灣朋友的感想來猜測。我們能聽懂他百分之九十以上,公婆大概只有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我覺得對外人來說,可能聽懂小J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話吧!因為他有些發音並不標準。

然後她開始測試小J的英文,包括聽力和說的能力。她說兩段式命令句時,小J通常只完成其中一項。因為她提供一些玩具,所以小J一度興高采烈跟她說他最喜歡垃圾車等等。

之後雖然她盡可能小聲地跟我們討論,不過小J看來還是覺得有點受傷。因為她說小J的英文很難聽懂,她建議先做聽力測驗,看看是否所有音頻都聽得到,然後她會寄一些文件給我們,填好再做進一步評估。

小J的英文的確很難懂。像他之前跟我說,他在基督教學校時,都跟"Baiden"玩。直到有一天,我中午帶小P去接他時,小P一路衝進教室,然後小J把弟弟介紹給他最要好的朋友。我過去要帶走小P時,他的朋友跟我說,小P沒跟他說:"Bye bye, Brandon."我才發現小J把他同學的名字講錯了,人家明明是Brandon。我後來教他好幾遍,他還是發不出正確的音。當晚我跟某人說這狀況,他說小J是大舌頭沒錯。

說到聽力測驗,他之前在醫院和小兒科做好幾次都沒成功。去年七月,他打電話給爺爺奶奶時,告訴我們聽不到,把我們嚇個半死。婆婆說他把電話拿遠了點,我說沒有,他把話筒貼在耳朵旁。於是我們很快地打電話到小兒科去約聽力檢查。

醫生出現前,護士先幫醫生問幾個問題。她問小J右耳會痛嗎?他說會。之前他說過幾次,我們以為他隨便講講。沒想到,後來我們才發現他真的會痛。

醫生檢查之後,發現他的耳垢太多,看不到裡面,要護士來洗耳朵。護士便來幫他洗右耳,用一個細管插進耳朵裡灌水,小J嚎啕大哭,護士一直跟他道歉。好不容易洗了一點出來,醫生再度來看,還是太多耳垢,必須再洗一次。第一個護士不想來了,於是來了一個最胖、看起來最兇、也不友善的護士。細管還沒插進耳朵,小J就大哭。護士問他要棒棒糖嗎,問我可以給他棒棒糖嗎?這時我怎麼可能說不?於是護士拿了一小根棒棒糖給他。糖塞在嘴裡,他的耳朵依舊不舒服,可是沒法哭得那麼慘烈。

這個護士比較狠,很快清出一堆耳垢,雖然裡頭還有,護士說醫生應該看得到,就走了。醫生來了之後看一眼,說這個狠護士做得好,她終於看得到中耳了,於是發現小J兩耳都有中耳積水。她說這應該是感冒或過敏造成的。我說他這兩年冬天都流了好幾個禮拜的鼻涕,醫生點頭說,那應該就是了,於是要我們給他吃過敏藥,睡前點兩三滴食用油軟化耳垢,讓耳垢流出來,然後兩週後複診。這次他們用機器貼在小J耳朵上做聽力測驗,不過還是失敗。這種測聽力機器跟醫院的應該一樣,並不需要受試者反應(所以他們剛出生幾天就做過),但是受試者要是亂動,就測不出來了。

回家後我查了資料,看到有人提到嚼口香糖會幫助中耳積水的症狀減輕。我想小J就是太少嚼東西了,他到現在還常要我們幫他把青菜剪小,不但太硬的食物不肯吃,連棒棒糖都不會吃,老是讓糖水從嘴裡流下來。那禮拜他才稍微會把櫻桃放在嘴裡吃,而且要吃很久才會把肉咬掉,之前他知道櫻桃有核,說什麼都不肯吃。我想,就是因為他太少嚼東西,口腔運動不夠,所以耳垢才不會掉出來。

究竟他的發音不好是因為大舌頭,還是有些音頻聽不到,我們得先確認。前天打電話去約聽力測驗,對方就跟我說第二天就可以做了(比我預期地快)。於是昨天小J就去縣政府成立的機構做了免費的聽力測驗。測驗前我很忐忑,很擔心他的聽力有問題。出發前跟小J同學的廣東媽媽提到這事。她說,她之前帶如今兩歲小兒子去做過,因為她兒子講話講的慢,結果是正常。她還告訴我,不同的年齡有不同的聽力測驗。

這個機構在一個新大樓裡。我們到的時候,沒有其他受試者。測驗場所的外面牆上,貼了很多湯瑪士的圖案,有助於轉移小孩的注意。

測驗人員初步檢查小J的耳朵,發現他的耳垢很厚,看不到耳膜,可能是過敏或感冒時造成,這多少會影響他的聽力。然後她用機器先檢測一下小J的聽力。之後她要我和小J一起進測聽力的密閉房間。她先示範給小J看,一旦聽到聲音就把積木丟到盒子裡(並不像我以前在台灣做的,是要按一下按鈕),我則在旁邊負責遞積木給小J。此時聲音是放出來的,沒戴耳機也聽得到。然後她幫小J戴上專門耳機,走之前還說角落的小動物會有所反應。

等真正的聽力測驗進行時,我們才知道她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因為那個房間的四角,有三個角落放置了不同的玩具,每個角落各有兩個。當小J丟了積木到盒子之後,這個角落的猴子會突然打鼓,或者那個角落的鴨子會呱呱,又或者另一個角落的狗會發光……這讓小J覺得很有意思。之後她要小J跟著講一些字,最後又再測試一下,丟幾個積木,聽力測驗就完成。

值得慶幸的是,小J聽力測驗的結果也是正常,所有頻率都聽得到。只是,測驗的專門人員說他有發音問題,他發K、G等音時,不是用聲帶後面的共振,而是用嘴巴前面發音,所以就有音準問題。她認為他需要語言治療師。

小J顯然很喜歡做測驗的小房間。他出來後,一直說要再進去,甚至說每天都要去一次。他還問我為何是鴨子最先發出聲音,我想是測驗者隨便選的吧!

我很好奇台灣有沒這種免費的專業鑑定機構?小學的時候,我去長庚和馬偕醫院做聽力測驗時,醫生很兇,護士粗魯,對小孩一點也不友善。希望現在他們有所改善。


----------------------------------------------------------------------------------
一位有中華民國聽力師執照的朋友,看到這篇後,寫下他的看法和補充,一併貼在這裡:

放在耳朵上的那種,如果不需要另外貼東西在頭上的話,就是耳聲傳射 (Otoacoustic Emission,OAE),主要是在檢查內耳的外毛細胞 (Outer Hair Cell) 的反應,這是種非常特別的細胞,多數的感音性聽力損失都是這種細胞受損所致。

然而 OAE 有幾個限制:首先無法用來判定「耳蝸後」的病變,例如聽神經病變、中樞聽知覺處理病變、腦幹病變、大腦皮質病變等。然後這種檢查也很容易受到中耳及外耳的影響,一旦有中耳炎、中耳積水、聽小骨病變、耳膜病變、耳屎太多塞住等情況,都會受影響;而且也很容易受到噪音以及受測者躁動影響。總而言之,如果小孩的年齡足夠,最好還是依據行為聽力檢查的結果為準,比較全面也比較可信。

玩具會發光的聽力檢查有兩種,一種適用於年紀比較小的小小孩,叫做視覺增強聽力檢查 (Visual Reinforcement Audiometry,VRA),這種檢查的重點在於建立有效的視覺增強,使小孩願意在接收到聲音刺激的時候「轉頭」或「改變視線」,所以玩具會不會亮,主要由聽力師控制(會有一個遙控器按鈕在聽力師控制台或他手上);另外如果小孩的視力也有困難,則會改用觸覺增強的方式。

另一種適用於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小孩,叫做制約遊戲聽力檢查 (Conditioned Play Audiometry,CPA,或叫 Play Audiometry),這應該就是你們家老大做的檢查了。這種檢查的重點在於制約,使小孩能對聲音刺激做出可靠的行為(投玩具、放積木等)。

年紀再大一點,就可以讓小朋友聽到聲音舉手或按按鈕,這時候跟成人的聽力檢查就沒有太多差別。

有時候一次聽力檢查需要耗費的時間可能超過小朋友的注意力廣度,或者因為種種緣故,使得小朋友的反應可信度不佳,所以很多時候小朋友要做很多次聽力檢查才能得到較完整且可信的結果。這對於台灣的醫院環境來說很難好好落實,聽障文教基金會這方面做得比較好。

台灣的醫院在健保制度之下,很不適合做小朋友的聽力檢查。門診病患的數量總是超多,多到我不認為有大半時間能夠做出品質很好的結果。

有些醫院例如榮總體系(至少我以前所知道的北榮跟中榮),以及據說秀傳,聽力檢查安排的時間比較合理,比較有機會好好做檢查。

但是小小孩的聽力檢查更困難,醫院的環境中很難有適合的空間、玩具、人力(做小小孩的聽力檢查,沒有助理協助是非常困難的);不過就我所知,台灣比較大的兩間聽障文教基金會(雅文跟婦聯會)在這方面應該都不錯,有足夠的資源能夠做小小孩的行為聽力檢查(就是那種需要受測者做出反應的聽力檢查)。

另外,在台灣賣聽力檢查設備的廠商沒幾間,醫院裡通常只能看到陽春的 VRA 設備,裡面配的玩具也就那幾樣,十幾年來都沒變,我前一陣子纔在跟同行的朋友感嘆說這應該是個很重要但是缺乏業界認真探究的環節。

由 debby 發表於 09:22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