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19

興安街飲食記事(上)

我把回台第二天的經歷寫在臉書後,得到多位臉友的指點,尤其當中還有台北大學的校友,告訴我週邊可以覓食的地方,讓我矛塞頓開。大學同學跟我說,Google比Yelp好用,後來我在松山路一帶找中華電信門市時迷路,誤打誤撞找到一間萬丹紅豆餅店,Google評論對比我的個人經驗,顯得挺可靠,而且Google評論比Yelp評論數量多,所以之後我就用Google找吃的。

小孩再去上網球課時,他們在陽光下流汗,我就在樹蔭下用手機移動Google地圖,到處看看有什麼店家吸引我的,於是我就這樣「發現」了興安街。接下來幾天差不多是在興安街打發中餐的,只有一天離開興安街。同時測試的是,訂位不訂位,是否影響我們帶揹球袋小孩進餐館的可能性。我們也學乖了,第二次上課開始都讓小孩多帶一件上衣出門,打完球後就換成純棉的上衣,這樣也比較不會長痱子,畢竟那麼熱又流很多汗,美國小孩的皮膚受不了,一下就出問題了。

興安街上除了餐廳,還有不少小吃攤,只是都不會顯示在Google地圖上。我們也沒想去小吃攤,一來熱,我們想去可以吹冷氣的地方,二來我們吃飯前都要洗手,那些小吃攤都沒有洗手間或洗手台,自然直接掠過。

第一天到興安街,我訂的是「枕戈待旦馬祖風味餐廳」。話說在Google地圖看到這間餐廳的名字時,我的手指就停下來了,第一次看到有人用成語幫餐廳命名的,倒是很符合馬祖做為前線的軍事碉堡形象,我不禁好奇了起來,因為我只去過金門,沒去過馬祖。之後查到菜色也特別,於是我打電話去訂位,以免碰到像杭州小籠包店的事。

從台北大學走到興安街的路上,會經過一間水果店,水果店有自動灑水裝置,三不五時會對水果噴水霧。有個靠近人行道的柱子上有噴水霧的裝置,因為開口朝外的關系,經過的人會被噴到一點。小孩很喜歡經過那裡被噴一點水霧,在攝氏33、34度的台北,能有點水霧在臉上,幫助打球後的身體降溫,他們覺得很涼快。這是他們打完球後,走去興安街前的一點小快樂。

枕戈待旦馬祖風味餐廳的內部裝潢竟是黑色的,我們走進去之後,我不由得再度訝異起來,畢竟黑色在我們文化裡,不是一個討喜的顏色,也不是能提振食慾的顏色。當時除了我們,就只有兩大桌和一個一人桌,但是等點菜就等了很久,因為只有一名服務生,點菜的經理在處理別的事情,我們等很久才等到她過來幫忙點菜。

我們點了老酒冰鎮醉蝦、涼拌小捲、三杯海瓜子、破布子水蓮、紅糟豬肉和繼光餅加蚵仔蛋。每道菜的份量都不大,上菜速度也不特別快,所以菜一上就立刻被我們消滅了,全部吃完後也不覺得特別飽。馬祖菜基本上就是閩菜,不過我們家平常不吃閩菜,所以小J愁眉苦臉地說:「回台灣以後,每個東西我都覺得好吃,但這家是最難吃的!」我們很訝異地看他:「怎麼會?」或許是因為我點了水蓮的緣故,因為水蓮有點苦味,再加上鹹鹹的破布子也是他從沒吃過的東西,兩者的味道加起來,對他來說很難接受。繼光餅看起來很像小一號的Bagel(貝果),兩個加州小孩都能接受,只是我覺得好奇怪,加了蚵仔蛋之後,才不覺得像Bagel,畢竟住在美國非華人區,我們平時根本買不到蚵仔,不可能弄Bagel夾蚵仔蛋。

話說這次在台北,我吃了兩次水蓮,這是我以前沒吃過的菜。我以為夏天可以吃的菜,是空心菜、莧菜、地瓜葉等,但我吃到的菜,大部分都是高麗菜,兩次是水蓮,只有在台大校友會館的蘇杭餐廳吃到很好吃的蒜炒豆苗,吃到的青菜種類很少。我爸跟我說,因為那時的天氣不好,每天午後大雨之後緊接著是烈日,像地瓜葉這種葉菜都活不了。

在興安街覓食的第二天,我沒訂位,這次去的是「天銅平價鐵板燒」。我們進去時,正好還有六個空位,沒人跟我們說訂位已滿的話,也沒人給我們一塊鐵板,所以我們得以順利坐下點菜。我和某人點牛肉全餐,小孩分別點雞肉和羊肉全餐。不過後來小P比較喜歡我的牛肉,我就和他換了。

小J在這家吃的眉開眼笑,因為他們從沒看過\吃過這種廚師在面前料理食物,然後立刻端到面前的鐵板燒。小J跟我說,他覺得這種方式做出來的時候比較可靠,也比較好吃,他很喜歡他點的雞肉餐。我們點的是小辣或不辣,前面幾道都很好,沒想到最後來的炒豆芽差點把我們辣死,感覺廚師失手⋯⋯只好猛灌喝到飽的紅茶。那裡還有無限供應的白飯和甜湯,那天的甜湯是已經冰成凍的仙草蜜,中間已經被人開挖出有點液體,所以小孩都能自己盛。吃的時候有碎冰在嘴裡,十分消暑,小J連喝兩碗才肯走。若要他選,這一定可以排上他這次在台北最喜歡的前三名餐廳。之後他曾要求再來,但是台北好吃的那麼多,我們想多嘗試一些沒吃過的,就沒再來過了。

有兩位臉友推薦「家鴻燒鵝」,其中一位說這是計程車司機的最愛。言下之意是小孩怎樣全身汗地走進去,都不會有問題。雖然網路上的評論都不錯,甚至有人給了「最好吃的燒臘」之類的讚譽,但是我們站在他們門口時,不免有點猶豫,這不是我們想走進的地方啊,感覺很擁擠,冷氣又不強。猶豫一下,我們還是進去了,但是只找到兩個靠牆長邊桌的位子,我只好問一位自己坐一桌的男性能否跟他併桌,他抬頭看一眼,立刻好心地說他去坐邊桌,把桌子讓給我們一家人。

我本想點鵝腿,但他們說已賣完。後來看到有人說才早上十一點店家就說賣光,那十二點多一點被告知賣光,也不算什麼了。我們點了烤鵝、三寶飯之類的,等了很久才等到我們的食物。這裡環境十分局促,洗手間很小,開門出去就正對著一張桌子,小J之後抱怨時,某人就跟他說我們好在不是坐在那一桌,不然更吃不下飯。上桌前,我和某人都看到服務生用湯匙把某一份飯最上頭的黑黑東西弄掉,讓我們心裡很毛,不知道是不是蟑螂之類的東西,但我們都不敢問,更不敢講,免得小孩都不吃了。大概被環境因素影響,最愛吃港式燒臘的小J並不覺得他的三寶飯好吃,其實我也有點食不知味,所以沒貼這間餐廳到臉書上。我滿佩服那些可以不管狹小嘈雜,甚至有點髒亂的環境,而且覺得眼前的食物非常美味的人。這間真的不是我們可以接受的環境。難道在台北找那種環境明亮乾淨(包括有明亮乾淨的洗手間)、食物好吃且達到衛生標準、價位不用太高但不是速食的餐廳,那麼困難嗎?


由 debby 發表於 10:15 PM | 迴響 (0)

August 18, 2019

台北不是我的家

五月初訂好六月回台時的網球課後,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到時上哪吃飯?因為上完課就是中午了。但我真的對台北市以中國東北地區為路名的那一帶不熟,從來就沒混過那一帶。傳訊問了也在那上網球課的小學同學,他說:「在台北大學跟復興北路中間的巷子內有些店,捷運站附近也有,要解決午餐應該不難。」看到最後一句我就放心了。

到台北第二天,小孩清晨四點多就起床,比他們七、八十歲的爺爺奶奶還早起。起床時間說明一切,盡在不言中。八點多我們就出門,準備去上十點的課。毫不意外地早到,然後差點熱掛了。

話說離開台灣十多年,我都忘了台北到夏天有多熱。很多朋友都說台北今年特別熱,我們兩個大人對台北夏天的記憶薄弱,只能拿我們住的地方跟台北比。我們出發時,南加州這一帶高溫不過攝氏25度,有時還更低,早晚都涼颼颼的。一回台北,一早出門就感覺熱空氣撲面時來,清早就比南加州日正當中的溫度還要高。

兩個加州小孩從來沒經歷過台北的夏天,雖然上飛機前一天,他們上了三小時的網球營,但在台北才打15分鐘,他們就大汗淋漓,一付快掛掉的樣子。我盡可能坐在有遮蔭的地方,仍不免覺得太熱了點,尤其是陽光曬到腳背時,那溫度特別灼人。手機上顯示的溫度是33度。

某人跟我說,要是小孩中暑了,我一定會被他爸媽罵死。講得好像我要害他們一樣?我事前都問過了,問題出在我沒注意天氣這個因素,其他人也沒想到。

在強力補水下,兩個小孩勉強上完兩小時的課,只是從頭濕到腳。他們出生以來,從沒流過這麼多的汗,簡直成了兩個汗人。所以他們強烈要求立刻到一個有冷氣的地方坐下,吃飯。他們走不動了。

我手忙腳亂掏出手機用yelp找餐廳,找到民生東路三段的「杭州小籠湯包」,評價不高,圖的是他們近。一進入餐廳大門,兩個小孩眼睛立刻一亮,哇,這裡不但冷氣夠強,而且裝潢很漂亮。沒想到,在門口的服務生看到兩個揹著球袋、球拍的小汗人,立刻派擋人高手出來,跟我們說已經客滿(目測沒有),要等半小時以上。我們當然說不等,調頭就走。

某人說去台北車站地下街吃飯,那裡規矩沒那麼多,不會嫌棄小孩樣子達不到他們的標準。但我一聽到站前地下街就頭大,路上要經過的站多不說,那裡地方大又人多,要走的路很多,容易迷路,那麼多年沒去,我根本沒把握能否最快找到吃的。所以我說何必捨近求遠,東區地下街更近。於是我們拖著小孩頂著大太陽走到中山國中站,中間經過一些人滿為患的餐廳,但看起來都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兩個走不動的小孩好不容易跟我們幾了兩站到忠孝復興站,走到東區地下街,但沒看到有可以坐下來吃飯的地方。眼前都是人潮,在中午時間的人來人往中,我回頭一看,我家其他三個人的臉色都超難看的。這時我想唱羅大佑「鹿港小鎮」的那一句:「台北不是我的家」。台北不是我的家,因為我在這裡找不到地方吃飯。但我家也不在沒有霓虹燈的鹿港小鎮。為何我在一個住了二十幾年的地方感到那麼陌生?誰說在這一帶解決午餐不難,我覺得好難啊。

最後到了人滿為患的SOGO忠孝館美食街,好不容易找到坐位後,小J相中「海記醬油雞(HAIKEE)」。我排了20分鐘點餐,又等半小時才等到我們的飯,吃完都兩點多了。不過吃飽之後,小孩都很滿意,還說下次還想吃這間新加坡來的海記。

這時我終於可以改播張學友的「台北不是傷心地」:「心中的城市裡 愛刻著痕跡 台北不是傷心地」。

至於那間「杭州小籠湯包」,我們再也沒興趣去,未來也不打算去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22 PM | 迴響 (0)

August 15, 2019

蠢事一籮框

下週暑假就要結束了,我恨不得時間以三倍速快轉,因為每天在家都感覺要被小孩整死了,巴不得他們趕快去上學,我起碼能有一整個早上和中午的耳根安靜,我寧可去上課,把自己累死,也不想整天聽他們沒完沒了的吵架,而且吵得往往是蠢得要命的小事。

今天下午小J練琴練到一半,翻半天沒找到他的琴譜,然後發現掉到鋼琴後面的隙縫去,然後他就回頭怒斥弟弟,因為是弟弟弄下去了,他氣到拳頭都比出來了。我趕緊制止,要小P去撿出來。

那道隙縫說小不小,說大也不算大,所以小P過去之後,就把一條腿伸進去,用腳趾把哥哥的琴譜夾出來。小J看到了,更火大,再度怒斥小P用腳弄髒了他的琴譜。小P於是爭辯:「我是用大腳趾!」小J完全不接受,就從鋼琴上拿了小P的琴譜丟到地上,然後用他的腳在上頭用力前後擦過。

這下換小P嚎啕大哭:「他有香港腳(回台灣的後遺症)!!!他有香港腳!!!」小J再度怒吼弟弟:「你也用腳弄我的琴譜啊!」小P繼續哭:「我沒有香港腳!(哭倒)」

我這時在內心都不知道崩潰幾萬遍了,才短短幾分鐘,劇情就快速展開,我連插嘴的空間都沒有。但時間來不及了,趕緊把小孩趕出門上車,要送小J去上網球課。

之後我帶小P回家,要他趁哥哥不在趕快練琴。這傢伙居然理直氣壯的拒絕:「我不能練琴,因為哥哥的香港腳踩了我的琴譜。」我說:「那你換一本先練啊!」他說:「都夾在裡面。」

好吧,我說我拿去後院曬太陽,陽光會幫助殺菌,然後就拿去後院曬了二十分鐘的太陽。小P就這樣又混了二十幾分鐘,之後才告訴我,他還有另一本琴譜在鋼琴上,沒被哥哥踩到。明明我拿琴譜去曬太陽前就問他是不是只有那本,他那時跟我說是,之後才說還有一本,簡直就是耍我!

小孩放暑假,根本就是在家整大人,我快要被整到沒氣了,不對,是氣炸了。拜託趕快開學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0:30 PM | 迴響 (4)

August 14, 2019

搶救繁星花

從廚房窗戶看出去的那一小片地,是我一直頭痛的地方。前屋主不知為何,在房屋側邊延著籬笆的那長條型苗圃,都從地面上築了短牆。但這短牆到了轉角處,就瞬間沒了,然而苗圃仍往前延伸;最糟的是,這是一片坡地,所以水一澆多,土壤就往下沖刷,更別說自動灑水系統的噴水頭都在最高處。這麼多年來,這塊苗圃因為先天後天條件俱失調,我一直沒法讓它成為我心目中花團錦簇的模樣。

夏天的時候,這片苗圃因為受到烈日曝曬,同時能吸收的水份不多,因此能長好的植物有限。冬天的時候,它長時間在房子的陰影裡,也沒法種什麼需要全日照的植物。雖然我勉強種了四、五株玫瑰(有兩株是我阡插成的,還很小),一株迷你玫瑰,一株薰衣草,一株細葉雪茄花,一株桔梗,一株檸檬香蜂草和一株馬鞭草,然後去年在澆水系統漠視的缺水區種了兩株黑法師和其他零星的多肉植物。這些植物尚不能覆蓋整個苗圃,所以從窗戶看出去的景觀實在乏善可陳,只有在蜂鳥三不五時來拜訪細葉雪茄花時,稍感安慰。

曾問過園丁能否幫我改造這片花圃。他說他不弄水泥,要我另外找人。但這工程太小,我們這裡很難找人,偏偏我自己或某人都不會用水泥砌牆。之前我們找水電工換後院的籬笆時,我曾問他的意見,他說要避免水流下及各種外力的侵蝕的話,不只是築牆而已,還要往地面下打地基,才會穩固。這樣一來,他說大概要三千美元。一聽到價錢我就傻眼了,這實在太貴了,我只好作罷,打消花錢改造硬體建設的念頭,繼續忍耐這個怪地形。

將近兩週前,我逛Armstrong Garden Center時,發現一種開很多小花且會聚集成花球的植物,這種植物很吸引蜜蜂,且有許多顏色選擇。那裡同時有很多各色的長壽花(Kalanchoe),是適合短日照區的植物,但我們家已有兩種,多年來看膩了,我不是特別喜歡這種植物。好在現在有智慧型手機,當我用手機查到這種繁星花(Pentas)是種耐旱植物後,我就想到那塊條件超差的花圃,也許它們可以適應那片地,所以當下就挑了四色買回家,分別是:粉紅、桃紅、紫紅和暗紅。

那天傍晚我就把它們種下去,順便把檸檬香蜂草移到靠上面的籬笆一點,也把自己冒出來的薰衣草也移到花圃去。我之前種過一種花有兩片紫色小花瓣,看起來像兔子耳朵的薰衣草,頭一兩年曾長得很大過,但它在過去兩年長不好,年初時,剩餘的一點點根葉被園丁移除了。沒想到最近我在冷氣壓縮機旁的無水鵝卵石區看到有一兩株新冒出來的薰衣草,也許是之前那株不知怎麼有種籽飛過去活下來延續生命的。

把繁星花種下去的前兩天,我都幫它們多澆點水,即使它們號稱耐旱,之後我們家就出門去玩了。等我們玩了六天後回家,四株繁星花只剩兩株還活著,暗紅色開得很艷,粉紅色的花都掉光但葉子狀況很好,桃紅色和紫紅色的都枯掉了。我急得當晚就給它們澆水,第二天早上又繼續澆水,晚上再澆一次。在接連澆水急救後,桃紅色的先活回來,然後紫紅色的似乎也倖存了,還有幾片葉子是綠的。但是,同時遭殃的還有差不多時間移植的薰衣草、檸檬香蜂草,以及某人去洛杉磯幫我跟他同學要回來的紫蘇。我的心在哭泣,我不該在出門前移植植物的,即使是耐旱植物,在根系尚未穩定成長時,就讓它自生自滅,絕對是錯的。

接下來就當個勤於澆水的園丁了,希望從鬼門關回神的繁星花能在秋天來臨前恢復原本的樣貌。

由 debby 發表於 10:3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