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19

興安街飲食記事(上)

我把回台第二天的經歷寫在臉書後,得到多位臉友的指點,尤其當中還有台北大學的校友,告訴我週邊可以覓食的地方,讓我矛塞頓開。大學同學跟我說,Google比Yelp好用,後來我在松山路一帶找中華電信門市時迷路,誤打誤撞找到一間萬丹紅豆餅店,Google評論對比我的個人經驗,顯得挺可靠,而且Google評論比Yelp評論數量多,所以之後我就用Google找吃的。

小孩再去上網球課時,他們在陽光下流汗,我就在樹蔭下用手機移動Google地圖,到處看看有什麼店家吸引我的,於是我就這樣「發現」了興安街。接下來幾天差不多是在興安街打發中餐的,只有一天離開興安街。同時測試的是,訂位不訂位,是否影響我們帶揹球袋小孩進餐館的可能性。我們也學乖了,第二次上課開始都讓小孩多帶一件上衣出門,打完球後就換成純棉的上衣,這樣也比較不會長痱子,畢竟那麼熱又流很多汗,美國小孩的皮膚受不了,一下就出問題了。

興安街上除了餐廳,還有不少小吃攤,只是都不會顯示在Google地圖上。我們也沒想去小吃攤,一來熱,我們想去可以吹冷氣的地方,二來我們吃飯前都要洗手,那些小吃攤都沒有洗手間或洗手台,自然直接掠過。

第一天到興安街,我訂的是「枕戈待旦馬祖風味餐廳」。話說在Google地圖看到這間餐廳的名字時,我的手指就停下來了,第一次看到有人用成語幫餐廳命名的,倒是很符合馬祖做為前線的軍事碉堡形象,我不禁好奇了起來,因為我只去過金門,沒去過馬祖。之後查到菜色也特別,於是我打電話去訂位,以免碰到像杭州小籠包店的事。

從台北大學走到興安街的路上,會經過一間水果店,水果店有自動灑水裝置,三不五時會對水果噴水霧。有個靠近人行道的柱子上有噴水霧的裝置,因為開口朝外的關系,經過的人會被噴到一點。小孩很喜歡經過那裡被噴一點水霧,在攝氏33、34度的台北,能有點水霧在臉上,幫助打球後的身體降溫,他們覺得很涼快。這是他們打完球後,走去興安街前的一點小快樂。

枕戈待旦馬祖風味餐廳的內部裝潢竟是黑色的,我們走進去之後,我不由得再度訝異起來,畢竟黑色在我們文化裡,不是一個討喜的顏色,也不是能提振食慾的顏色。當時除了我們,就只有兩大桌和一個一人桌,但是等點菜就等了很久,因為只有一名服務生,點菜的經理在處理別的事情,我們等很久才等到她過來幫忙點菜。

我們點了老酒冰鎮醉蝦、涼拌小捲、三杯海瓜子、破布子水蓮、紅糟豬肉和繼光餅加蚵仔蛋。每道菜的份量都不大,上菜速度也不特別快,所以菜一上就立刻被我們消滅了,全部吃完後也不覺得特別飽。馬祖菜基本上就是閩菜,不過我們家平常不吃閩菜,所以小J愁眉苦臉地說:「回台灣以後,每個東西我都覺得好吃,但這家是最難吃的!」我們很訝異地看他:「怎麼會?」或許是因為我點了水蓮的緣故,因為水蓮有點苦味,再加上鹹鹹的破布子也是他從沒吃過的東西,兩者的味道加起來,對他來說很難接受。繼光餅看起來很像小一號的Bagel(貝果),兩個加州小孩都能接受,只是我覺得好奇怪,加了蚵仔蛋之後,才不覺得像Bagel,畢竟住在美國非華人區,我們平時根本買不到蚵仔,不可能弄Bagel夾蚵仔蛋。

話說這次在台北,我吃了兩次水蓮,這是我以前沒吃過的菜。我以為夏天可以吃的菜,是空心菜、莧菜、地瓜葉等,但我吃到的菜,大部分都是高麗菜,兩次是水蓮,只有在台大校友會館的蘇杭餐廳吃到很好吃的蒜炒豆苗,吃到的青菜種類很少。我爸跟我說,因為那時的天氣不好,每天午後大雨之後緊接著是烈日,像地瓜葉這種葉菜都活不了。

在興安街覓食的第二天,我沒訂位,這次去的是「天銅平價鐵板燒」。我們進去時,正好還有六個空位,沒人跟我們說訂位已滿的話,也沒人給我們一塊鐵板,所以我們得以順利坐下點菜。我和某人點牛肉全餐,小孩分別點雞肉和羊肉全餐。不過後來小P比較喜歡我的牛肉,我就和他換了。

小J在這家吃的眉開眼笑,因為他們從沒看過\吃過這種廚師在面前料理食物,然後立刻端到面前的鐵板燒。小J跟我說,他覺得這種方式做出來的時候比較可靠,也比較好吃,他很喜歡他點的雞肉餐。我們點的是小辣或不辣,前面幾道都很好,沒想到最後來的炒豆芽差點把我們辣死,感覺廚師失手⋯⋯只好猛灌喝到飽的紅茶。那裡還有無限供應的白飯和甜湯,那天的甜湯是已經冰成凍的仙草蜜,中間已經被人開挖出有點液體,所以小孩都能自己盛。吃的時候有碎冰在嘴裡,十分消暑,小J連喝兩碗才肯走。若要他選,這一定可以排上他這次在台北最喜歡的前三名餐廳。之後他曾要求再來,但是台北好吃的那麼多,我們想多嘗試一些沒吃過的,就沒再來過了。

有兩位臉友推薦「家鴻燒鵝」,其中一位說這是計程車司機的最愛。言下之意是小孩怎樣全身汗地走進去,都不會有問題。雖然網路上的評論都不錯,甚至有人給了「最好吃的燒臘」之類的讚譽,但是我們站在他們門口時,不免有點猶豫,這不是我們想走進的地方啊,感覺很擁擠,冷氣又不強。猶豫一下,我們還是進去了,但是只找到兩個靠牆長邊桌的位子,我只好問一位自己坐一桌的男性能否跟他併桌,他抬頭看一眼,立刻好心地說他去坐邊桌,把桌子讓給我們一家人。

我本想點鵝腿,但他們說已賣完。後來看到有人說才早上十一點店家就說賣光,那十二點多一點被告知賣光,也不算什麼了。我們點了烤鵝、三寶飯之類的,等了很久才等到我們的食物。這裡環境十分局促,洗手間很小,開門出去就正對著一張桌子,小J之後抱怨時,某人就跟他說我們好在不是坐在那一桌,不然更吃不下飯。上桌前,我和某人都看到服務生用湯匙把某一份飯最上頭的黑黑東西弄掉,讓我們心裡很毛,不知道是不是蟑螂之類的東西,但我們都不敢問,更不敢講,免得小孩都不吃了。大概被環境因素影響,最愛吃港式燒臘的小J並不覺得他的三寶飯好吃,其實我也有點食不知味,所以沒貼這間餐廳到臉書上。我滿佩服那些可以不管狹小嘈雜,甚至有點髒亂的環境,而且覺得眼前的食物非常美味的人。這間真的不是我們可以接受的環境。難道在台北找那種環境明亮乾淨(包括有明亮乾淨的洗手間)、食物好吃且達到衛生標準、價位不用太高但不是速食的餐廳,那麼困難嗎?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28, 2019 10:15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