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19

台北不是我的家

五月初訂好六月回台時的網球課後,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到時上哪吃飯?因為上完課就是中午了。但我真的對台北市以中國東北地區為路名的那一帶不熟,從來就沒混過那一帶。傳訊問了也在那上網球課的小學同學,他說:「在台北大學跟復興北路中間的巷子內有些店,捷運站附近也有,要解決午餐應該不難。」看到最後一句我就放心了。

到台北第二天,小孩清晨四點多就起床,比他們七、八十歲的爺爺奶奶還早起。起床時間說明一切,盡在不言中。八點多我們就出門,準備去上十點的課。毫不意外地早到,然後差點熱掛了。

話說離開台灣十多年,我都忘了台北到夏天有多熱。很多朋友都說台北今年特別熱,我們兩個大人對台北夏天的記憶薄弱,只能拿我們住的地方跟台北比。我們出發時,南加州這一帶高溫不過攝氏25度,有時還更低,早晚都涼颼颼的。一回台北,一早出門就感覺熱空氣撲面時來,清早就比南加州日正當中的溫度還要高。

兩個加州小孩從來沒經歷過台北的夏天,雖然上飛機前一天,他們上了三小時的網球營,但在台北才打15分鐘,他們就大汗淋漓,一付快掛掉的樣子。我盡可能坐在有遮蔭的地方,仍不免覺得太熱了點,尤其是陽光曬到腳背時,那溫度特別灼人。手機上顯示的溫度是33度。

某人跟我說,要是小孩中暑了,我一定會被他爸媽罵死。講得好像我要害他們一樣?我事前都問過了,問題出在我沒注意天氣這個因素,其他人也沒想到。

在強力補水下,兩個小孩勉強上完兩小時的課,只是從頭濕到腳。他們出生以來,從沒流過這麼多的汗,簡直成了兩個汗人。所以他們強烈要求立刻到一個有冷氣的地方坐下,吃飯。他們走不動了。

我手忙腳亂掏出手機用yelp找餐廳,找到民生東路三段的「杭州小籠湯包」,評價不高,圖的是他們近。一進入餐廳大門,兩個小孩眼睛立刻一亮,哇,這裡不但冷氣夠強,而且裝潢很漂亮。沒想到,在門口的服務生看到兩個揹著球袋、球拍的小汗人,立刻派擋人高手出來,跟我們說已經客滿(目測沒有),要等半小時以上。我們當然說不等,調頭就走。

某人說去台北車站地下街吃飯,那裡規矩沒那麼多,不會嫌棄小孩樣子達不到他們的標準。但我一聽到站前地下街就頭大,路上要經過的站多不說,那裡地方大又人多,要走的路很多,容易迷路,那麼多年沒去,我根本沒把握能否最快找到吃的。所以我說何必捨近求遠,東區地下街更近。於是我們拖著小孩頂著大太陽走到中山國中站,中間經過一些人滿為患的餐廳,但看起來都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兩個走不動的小孩好不容易跟我們幾了兩站到忠孝復興站,走到東區地下街,但沒看到有可以坐下來吃飯的地方。眼前都是人潮,在中午時間的人來人往中,我回頭一看,我家其他三個人的臉色都超難看的。這時我想唱羅大佑「鹿港小鎮」的那一句:「台北不是我的家」。台北不是我的家,因為我在這裡找不到地方吃飯。但我家也不在沒有霓虹燈的鹿港小鎮。為何我在一個住了二十幾年的地方感到那麼陌生?誰說在這一帶解決午餐不難,我覺得好難啊。

最後到了人滿為患的SOGO忠孝館美食街,好不容易找到坐位後,小J相中「海記醬油雞(HAIKEE)」。我排了20分鐘點餐,又等半小時才等到我們的飯,吃完都兩點多了。不過吃飽之後,小孩都很滿意,還說下次還想吃這間新加坡來的海記。

這時我終於可以改播張學友的「台北不是傷心地」:「心中的城市裡 愛刻著痕跡 台北不是傷心地」。

至於那間「杭州小籠湯包」,我們再也沒興趣去,未來也不打算去了。

由 debby 發表於 August 18, 2019 11:22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