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0, 2014

男生也需要畫畫課〔下〕

每年四月都得幫小孩報名暑假活動。為了省事,這次我問小J想上甚麼課。他說要「很多很多的籃球課」,我說好。於是我先把游泳課排好,找到所有的籃球課,然後繼續填其他空檔。無意中就注意到一個美術營,一期一週,一週四天,每次三小時,一共有三期不同主題和年齡層的,雖然地點有點遠,但是主題和年紀都符合小J的需求,所以我就幫他報名了。但是他聽到時抗議了一下:「我不要上畫畫課!畫畫課是女生上的!」我說:「誰說的只有女生會學畫?你這年學的藝術大師全是男的。而且那個美術營只有一個星期,畫恐龍和動物,你應該會喜歡。」他才勉為其難地接受。

老實說,我真討厭自己告訴他美術領域是被男性主掌的狀況,不過這年紀小孩學東西,還是需要同性別的同儕,才會讓他們覺得有動力。兩三年前跟成人學校親子班的老師提到小J上的體操課幾乎都是女生時,老師就說最好送到比較多男生的地方,他比較不會抗拒。但這地區的小孩似乎不愛學美術,男生大概都從事體育活動去了。後來讓他們上的畫畫課班,了不起就兩三個男生,不會更多了,其他全是女生。

有回跟住在斜對面的印度太太聊起這件事,她有一兒一女,聽了就說,她兒子不會畫畫,也沒學過畫。又有一回跟另一個有一兒一女的台灣媽媽和脊療師聊同樣的話題,她們覺得是因為加州天氣太好,男生寧可從事戶外活動,也許像西雅圖這種天氣不好的地方,願意去上畫畫課的男生會比較多。我沒住過美國其他地方,無法判斷是否如此。但我總覺得美國的家長還是有功利的一面。蔡美兒《虎媽的戰歌》引起美中家長討論熱潮時,某人博士班的指導教授就說,美國家長和中國家長逼小孩的項目不一樣。中國家長會在課業、音樂上逼小孩,美國家長則在體育能力上會逼小孩,有些美東的媽媽會開車三小時,只為了幫女兒找到好的球隊教練。說得更白一點,美國年輕人靠畫畫能出頭、出名、上好學校、賺大錢的機率,遠比從事體育活動以達到這樣目標的機率小多了。年輕的體育明星的名字隨便喊就是一串,年輕的藝術明星呢?大眾能叫出來的沒幾個,能見度太低了。

我曾看過有個美國家長說,他讓小孩在課外活動時間從事體育活動,是因為小孩這方面的能力太差,他希望小孩不要輸人太多。但這種想法在美國恐怕也就是局限在學業和體育方面,似乎美術能力太差這件事,不需要被關心,更無須提升。然而我是那種希望自己小孩在德智體群美五育都能均衡發展的人,在台灣要達到這個目標也許比較難,但是我們在美國,好歹可以試試看。別的不說,提升美感起碼能讓他穿衣服配色能配得好一點,想到他今早居然在藍衣藍褲底下穿了橘色的襪子,我就覺得頭大。

另外,他從六月開始學鋼琴,老師沒多久就說他的手部小肌肉比較弱。體育是鍛鍊大肌肉的能力,那就用畫畫來鍛鍊他的小肌肉好了。

等了好幾個月,暑假終於來了,美術營是第二週的活動。第一天的課程上完之後,他興高采烈地秀了三張他畫的動物給我們看,畫得比我預期地好,雖然有些線條的位置不太對,但以他的程度來說,已經很難得了。我事後曾跟某人討論,這種一筆一筆教的方式到底好不好?按照親子天下「蘇荷兒童美術館館長 林千鈴:學畫畫,從張開眼開始」一文所言,這種教法可能算有點「太過」。某人覺得,如果他完全不會畫,那跟著老師按步驟畫,也算一種學習。我則抱著繼續觀察的態度,我同意這年紀只用看,沒有基本技巧的話,觀察之後也無處著筆。

小J秀完畫作之後就問暑期還有沒有別的畫畫課,他想上更多的畫畫課。這次換我說不行了,因為我已經照他說的,報了「很多很多的籃球課」,沒辦法讓他再上另兩期的美術營。他苦苦哀求下,我再三確認,然後幫他報了另外兩個老師的畫畫課。所以這次暑期排課的教訓是:雖然要聽點孩子的意見,但也不要一開始就完全照他們說的做,免得之後沒有調整的空間。

他那四天每天都很開心、很有成就感,因為一步一步跟著老師畫,他也可以畫得不錯。他對那些作品很滿意,分別出示給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看,得到很多的讚美。我很佩服那個應該是東南亞裔的老師,也許她不見得是最獨特、最厲害的畫家,光憑讓小孩有興趣、有熱忱、有成就感這一點,我就覺得很值得。因為第二和第三期沒辦法上,於是我問她還有沒有在別的地方教,她說在一些小學有授課,也有私下一對一的課程,乍聽之下不算貴,因為低於一小時六十塊那種音樂和體育一對一課程的價碼。不過某人不同意讓小J上一對一的畫畫課:「等我發財再說。」

小J在第二期美術營開課前,還是鍥而不捨地要求讓他上,最後他爹說:「讓他去吧!」既然父子一條心,我就去報名了。倒是事後公婆知道小J連曠兩堂籃球課,很有意見。

上完這兩期美術營,小J一共有十幾張畫,每張畫他都很珍惜,不時拿出來展示,後來某人拿去貼在辦公室裡,也得到他同事的讚賞。之後他還上了一位老先生開的漫畫課,那是給七到十四歲的大小孩上的。這個老先生的畫風比較成人,像是報章雜誌政治漫畫那種風格,不著色的。雖然難度較高,小J也沒有怨言,很認真地跟著畫。暑假結束前上的另一個美術營是他兩歲多上的那堂畫畫課的老師開的,有一些根據藝術大師的畫作來做發揮的部分。小J這次學了不同的材質和畫畫方式,例如點畫。

開學之後,他在中文學校的課後活動是上畫畫課,老師是台灣來的一位開過畫展的中文學校家長。小J這回主要學的是水彩。他跟以前我們剛學水彩時犯了一樣的錯誤:水用太多,不會控制顏料的濃度,以至於每次都弄到彩度過低,而且因為畫面太濕導致顏色混在一起。不過從構圖,我發覺他的線條已經比幾個月前有所進步。

開學後幾週,有晚我心血來潮逛地方的折扣網站,竟然看到一個畫畫班的折扣。那個畫畫班在暑假前曾有過折扣,我因此特地查了一下其他家長的評價,看起來不錯,只是價格偏高,四天四小時的美術營要價375美金,限時折扣是兩折多,因為地點稍遠又沒聽過,於是我猶豫了久一點,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名額賣光,扼腕不已。暑假期間訂閱他們的臉書,看到課程內容挺不錯的。所以再看到折扣,我就趕緊買了。

這個畫畫班按年齡分,有不同時段。小J上的班只有四個七歲小孩,是小J上過唯一男生比女生多的,女生只有一個,其他三個都是男生,唯一的女生畫得非常好,讓我印象深刻。這個畫畫班雖然較貴,但很值得,因為有兩個老師,都是學畫出身的。我後來才知道隔壁的上海鄰居的女兒從這畫畫班一開張就去了,學了一年多,進步很多。上海太太對那個老師很讚賞,說她不會只顧招生而不顧品質,因為她開業一年,生意成長至少一倍,暑假的美術營都是爆滿的,所以她便多找個助手幫忙。她說她女兒上了這個畫畫班一年多,後來在學校上藝術大師課的作品,讓他們夫妻倆看了都很驚艷,覺得這個畫畫班雖然貴,但是很值得。

我買的折扣讓小J上了八堂課。他因此有機會嘗試了好幾種不同的材質和題材。我看了很羨慕,在我像他這種年紀,頂多用彩色筆和蠟筆畫畫而已,水彩是年長幾歲才開始學的,粉彩則沒學過。沒想到他才七歲就通通都用過了。

至於鄰居太太說的進步,我沒敢想太多,因為小J是個很固執、學習很慢的人。秋天這幾個月因為盛產南瓜,所以中文學校的畫畫班和後來上的畫畫班都要他們畫南瓜。我在家裡已經教過他要怎麼畫南瓜的線條,要他注意曲線方向和起落點。但是他在這兩個地方再畫一次南瓜時,又照他自己的方式畫,完全忘記我教過的,兩個畫畫班的老師因此又分別教了一次。我對他這種聽不進別人話的毛病很頭痛,他是那種特別難教的小孩,進步很難預期。

十二月底我們從台灣回來後,一邊調時差,一邊等開學。小J和弟弟閒著沒事就拿著教畫畫的書開始學畫動物或交通工具,畫完就著色送給我們。我和某人看了都覺得不錯,他已經比年初的時候畫得好很多了,感覺那些畫畫課對他有幫助。以前只有弟弟會看著那些教畫畫的書學畫東西,現在小J也願意自己畫了。只要有意願和堅持,學習的起點沒那麼重要,因為持續就會有進步,我希望小J對畫畫的熱情能再撐久一點,久到他能自己發現學習畫畫本身的樂趣和畫畫能帶來的快樂與成就感。


由 debby 發表於 10:45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