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7, 2014

男生也需要畫畫課〔上〕

每次在臉書上看到國中同學的女兒畫的畫,都覺得很羨慕。我以前跟朋友說過,我國中念的是掛羊頭賣狗肉的美術班。名為美術班,實為升學班,學校的安排不過就是把我們的音樂課通通取消,只有短暫地在國二那年恢復,國三那年又取消。原本一週八堂的美術課,到國三那年也縮成四堂的樣子,而且班導師對我們份量挺重的美術作業不滿,因為耽誤我們念書的時間。無論如何,我們當初入學時是經過術科考試的。雖然我之後幾乎沒動過畫筆,已經不會畫了,但是至今喜歡畫畫的同學大有人在,她們的女兒也畫得不錯。

反觀我們家小J,畫畫完全不在行。他四歲多的時候,preschool老師要他們畫自畫像,完全就是一團錯亂的線條,看不出臉的輪廓。等他快五歲結業時,同樣的題目,他終於畫出有輪廓的臉了,但是五官的配置和描繪,比很多同學,尤其是女生落後許多。別說同齡的小孩了,我國中同學的三歲女兒畫的畫,比五歲的小J好許多。這中間的差異,除了天份,還有練習。喜歡畫畫的小孩,每天一直畫,長久下來,進步的速度就比幾乎不動筆的小孩多。

幾個月前曾有篇報導說,從四歲小孩的畫畫能力,可以預測他們十四歲的智力水準。我覺得這項研究對男生特別不利,因為畫得好的四歲小孩多半是女生啊。

小J五歲多進幼稚園,開學後一個月有家長座談會,教室裡展示他們頭一個月的學習成果,我特別仔細看了她們的畫作。以整體來說,女生真的都畫得比男生好,但也有少數幾個女生畫得水準跟男生差不多,我猜想是年紀比較小的。

我不記得那年他們有上美術課,但他那年的確有一些畫作,都是在班導師指導下完成的,學期末還有個媽媽仔細地把每個人的畫作都裝訂成冊,讓大家帶回家留念。小J那時開始常批評兩歲的弟弟scribble,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亂塗。有時他罵得很兇,把弟弟都罵哭了。我便趕緊去救場,跟他說兩歲小孩那樣畫是很正常的,老師是希望他們能好好畫,但不代表兩歲小孩也能做到。那時弟弟還不太會講話,等弟弟會講話後,也會辯駁。於是我大老遠就聽到他們吵架:「你又scribble!」「我沒有!」「你就是!」

那時因為他沒有興趣,這一帶的活動中心很少有畫畫課,就算一開始課表上有,但最後都因為報名人數不足六人而取消,所以沒想讓他去上畫畫課。一直到他一年級時,我才真正想送他去上畫畫課,因為他們的導師是個喜歡藝術的北歐裔老太太。

他們剛上一年級不久,回家作業就有好多次是畫畫。有週五天的作業全是畫畫,要畫全家福、自畫像、手、祖父母等。根據這個學區的課程大綱,一年級回家作業的標準長度是十到二十分鐘。但這些畫畫作業讓小J坐困愁城,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教,就讓他自己畫。我記起他兩歲多去上畫畫課時,老師特別發一張家長須知,上頭就提到不能代勞,他同學的媽媽也說小孩能怎麼畫就怎麼畫,都沒有關係。既然美國人強調讓小孩自己獨立完成作業,那我就讓他自由發揮,有多少程度就展現多少。但不幸的是,他的作業在我這勉強過關,之後卻過不了某人那一關。有次某人晚飯後發現小J的自畫像竟是如此簡單的線條,大為不滿,要他重畫。

某人把我的穿衣鏡搬到樓下,讓小J對著鏡子畫,他把小J畫的每個細節都擦掉數次要求重來,吼到小J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讓我想到我小學一年級寫書法作業時,也曾經被我媽一直嫌,她撕掉數張,叫我重寫。超過睡覺時間很久,我累得要命,她也不管,依舊撕。我邊哭邊寫,悲憤無比,眼睛都哭腫了。後來我的書法老師覺得我寫得很好,我也沒感覺,因為都是我媽逼出來的。所以我看到某人跟我媽做很類似的事,就忍不住要去制止。可是某人不讓,硬是讓小J坐在那重畫。平時小J弄到超過八點四十分才上床,我就覺得太晚了。那天他到九點十分才被同意上樓洗澡睡覺。我跟某人因此有了數次爭執。

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畫畫不是能一蹴即成的,都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既然平日都沒培養,怎可能要他一下就交出一個出眾的作品?而且我認為,作業要求超出學生程度,不是學生的問題,而是老師的問題。我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也有一項超出我們能力的作業,就是按照唐詩意境畫一幅畫。題目有賈島《尋隱者不遇》、王維《竹里館》等。這根本就強人所難,七歲小孩背詩沒問題,體會意境有困難。我跟我媽說我不會畫,她就幫我畫輪廓,我著色後就交了。等作業本發回來後,我媽看了大吃一驚:「妳怎麼沒描邊?這樣老師不是一下就看出來不是妳畫的?」我覺得我媽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老師難道會不知道小學一年級學生的畫畫程度?有描邊、沒描邊,老師都知道那是大人畫的。後來那項作業在不知道多久之後就消失了,顯然老師都明白那對七歲小孩來說是難以完成的作業。

後來我跟某人說,老師說過如果小孩超過時間無法完成作業,可以跟她說,我想要去跟老師討論這件事。可是某人拒絕。因為眾所周知,美國小孩的作業遠比亞洲小孩少,某人說,我們既然是亞洲人,只有要求小孩的份,沒有要求老師的份。

好吧,那我決定讓小J去學畫。可是不知道哪裡可以學,發愁了好一段時間。有天隔壁的上海太太帶著緊急連絡人表過來找我,問能不能把我填上去時,我便邊填跟她聊起小孩的作業。她說二年級女兒的作業依舊五分鍾就完成了,聽到我說小J碰到畫畫的作業就花很長時間,覺得很意外,因為她女兒讀一年級時,沒有這種作業。後來她想起學校有放學後的課,有天就有畫畫課。我便趕緊報名,還糾著小J北京同學的媽媽一起報名湊人數。但那堂課依舊因為人數過少而開不成。

我沮喪之餘,另闢蹊徑。我想起我媽以前買過三本《唐欣詩畫集》給我,是個比我年長數歲、很會畫畫的女生的畫冊。我滿喜歡那幾本畫冊,常學她畫。既然沒課可以上,臨摹也是一種學習的方式,所以我趕緊去Amazon看看有沒甚麼合適的畫畫書,然後買了幾本回來。

小J對這些畫冊的興趣不太大,真正有興趣的是小P,小P常拿著這些書,在紙上學畫,或著要我畫給他看。奇怪的是,小J居然有點吃醋地跟我說:「弟弟很幸運!」因為弟弟這麼小,就可以接觸這麼多東西。唉,問題是他以前沒興趣啊。而且我覺得他們都比我們幸運多了。我小時候哪那麼多書、畫筆等東西。

比起小J,小P在這方面就顯示出較多的興趣。他常常拿著湯瑪士火車的目錄,要奶奶輪流畫不同的火車,然後他去塗色。等他會用剪刀後,塗完顏色就剪下來。也許他做這些事是受到哥哥的啟發,總之,他的小手比同時期的小J靈活多了。

去年感恩節前,我去小P的學校做感恩節活動義工時,正好有機會觀察二十幾個三歲小孩的畫畫能力。因為我負責的工作是帶著他們把火雞的著色紙塗顏色。老師要我指導他們把不同部位塗上不同顏色。就聽口令、塗顏色和完成時間這三點來看,能通通做得很好的小孩主要是女生,但也有一兩個男生可以達到要求。有些小孩雖然很乖巧,但是一塗就是一大片亂七八糟的線條,超出範圍很多。有個最讓我傻眼的印度女生根本不聽我講,拿起筆就把整張紙亂塗一片,我心想,這就是小J說的scribble吧!小P雖然前兩項能力沒問題,但是他塗得超慢,別人都快塗完了,他才畫完1/3。顯然畫畫能力跟肌肉控制的能力有關,女生的小肌肉發展在這階段往往比男生好。

這段時間我沒放棄找畫畫班的念頭。有天在Trader Joe's看到他們展示一批小朋友的畫作,就是附近一間教堂開的畫畫班。因為婆婆堅持平常日要把小J接去三天,陪他們玩,我便問婆婆能不能幫忙送小J去上教堂開的畫畫課。但婆婆不肯,據說她在北加的妹妹自己教外孫畫畫,所以婆婆說她也可以教小J。某人認為他媽畫得不錯,教小J應該綽綽有餘。問題是,某人阿姨是師大美術系畢業的,本來就是當美術老師的,教小孩沒問題。畫得好和教得好是兩回事,是兩種不同的能力。而且某人後來說,婆婆不肯送小J去上課的真正原因是,小J如果去上課,能跟他們玩的時間就變少了。我有種說不出的無奈,小孩漸漸大了,要花在學習上的時間會比以往多,怎能整天讓他們玩,其他事都不管呢?

真正的轉捩點是今年暑假。

由 debby 發表於 09:51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