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12

再次準備看學校(preschool)(下)

就在我的心中盤旋各種想法時, 前幾週的一天帶小P去成人學校的親子園區上課, 老師在點心時間要結束時宣佈接下來要討論的是Preschool. 我暗地歡呼一聲, 太好了, 這正是我想知道的話題. 我需要多一點專業意見. 老師前後發了兩張檢查清單, 我看了之後, 發現以前漏了好幾個重點, 像老師在該校平均的任職長度, 上課的時間分配等. 唉, 之前真是太沒經驗了.

老師一開始就說, 自己先去把所有有興趣的學校看一輪, 縮小選擇範圍後, 才帶小孩去看. 因為這年紀的小孩並不知道他們要學什麼, 他們注意的重點都是很狹窄的, 像是"這學校有我看過最棒的火車桌子!"(如果我讓小P去選學校, 他八成就會這樣選). 絕對不要選擇開放校園政策(open door policy)的學校, 因為不安全. 這年紀上學最重要的事就是社交. 不要選那種老師都幫小孩解決問題的學校, 這樣小孩不會學到任何對他們有幫助的方法. 要選那種老師會引導小孩解決問題的學校, 小孩才會成長.

我問老師, 如果小孩適應困難, 應該何時讓他轉學? 老師的答案是四到五週. 老師還說要看老師有沒有給予任何協助. 依照我看學校的經驗, 好幾個學校的三歲班和四歲班有很大差異, 三歲班都在玩和做勞作, 四歲班突然開始要學寫字, 做很多跟準備上幼稚園有關的學業準備, 小孩不能接受, 我也不能接受. 老師點頭同意, 她說看三歲班的時候, 應該一併了解四歲班. 然後preschool教員的轉換率不能頻繁, 因為大人都不太能適應換老師了, 何況是那麼小的小孩. 綜合以上, 我覺得當年幫小J選學校時, 根本就是做了錯誤示範, 對小J的愧疚感揮之不去.

旁邊有個媽媽說, 她的兩個小孩都是九月以後出生的, 她還不知道要讓他們念transitional kindergarten, 還是多念一年preschool. 老師說, 當然是多念一年preschool, 因為現在一上幼稚園就要學很多東西, 年齡太小的小孩學得慢, 就會感覺很吃力, 影響未來的學習. 然後另一個至少是第二代或第三代的華裔媽媽說, 她的大兒子就是出生月份較晚的, 她選了一個私立preschool, 讓小孩多念一年. 那一班有一些五, 六月生的較大小孩, 沒有人覺得滿五歲還念preschool有什麼不對, 而且小孩後來上幼稚園表現都不錯. 她覺得那是她幫小孩做得最好決定.

與其趕鴨子上架, 不如等待水到渠成, 似乎是越來越多美國父母的想法. 我後來想到, 小J以前的四歲班上有個幾乎大他一歲的女生, 就是六月中生的. 她的媽媽是老師, 可能看多早讀失敗的例子, 所以讓她晚一年才進幼稚園, 雖說她的生日還沒有晚到要念transitional kindergarten. 某人同事那個第一年念幼稚園, 念沒多久因為坐不住, 被學校退學的大兒子. 第二年捲土重來後, 就沒有第一年坐不住的問題了. 所以小孩的心智成熟與否, 在就學這件事上, 比大人的其他關注還重要, 不是先跑就可以先贏. 沒準備好就去賽跑, 是會摔跤的.

此外還聽到兩個媽媽提到我們這一帶的兩個基督教學校, 剛好都是小J以前親子班的老師推薦過的. 其中一個媽媽說, 她觀察過老師在小孩做錯事時的處理, 她覺得充滿關愛之情. 有些家長不喜歡每週一次的聖經時間, 就讓小孩晚點到學校, 學校也接受, 很有彈性. 我們之前也參選過這個學校, 他們的教室根據季節而做不同佈置, 會教小孩認識季節, 有那麼一點華德福的味道. 他們的遊樂區也是這一帶最大的, 而且有好幾棵樹, 夏天時還種了向日葵, 番茄等作物, 比較接近我喜歡的那種自然環境. 當時唯一讓我不喜歡的, 是他們的廁所有股尿味, 對廁所衛生很在意的小J不會接受這種廁所的.

另外一個媽媽提到的, 是我和某人本來準備讓小J念的學校. 那個媽媽說, 那學校的小孩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孩子, 讓她納悶的是, 老師都不微笑. 我們後來問老師的看法, 老師認為, 小孩開心就是最重要的事, 沒有人規定老師非笑不可啊, 而且老師的情緒也沒有影響孩子, 那就不是問題. 我們參觀當時, 那裡的老師就小J這樣的孩子, 說了一段讓我們折服的看法. 而成人學校老師發的檢查清單上, 就有兩條是:" 小孩的性格和氣質會不會被這個學校理解和接受? 學校是否有溫暖和豐富的氣氛?"和"那裡的小孩是否看起來開心?" 如果從這兩點考量, 小J最早念的那個學校就要被去掉, 我們當初應該堅持我們的選擇, 而不是讓他選. 就算讓他去念我們選的學校後, 他一開始會有點不高興, 但長期來看, 我們做的選擇會比他好. 事實上, 前不久我問他, 他念過兩間Preschool, 一間是他選的, 一間是我選的, 他究竟喜歡哪一間? 他的答案是我選的.

所以我準備先去看這兩個口碑好的學校. 口碑好的學校不見得適合每一個小孩, 但那至少是一定的品質保證. 而且有些好老師也會流動, 每個學校每一年的狀況都不一樣. 這次準備地較早, 也許我們考慮的學校能讓我們看兩次(第一次不帶小P, 第二次帶小P). 再加上老師給的檢查清單, 希望我們這次能幫小P選到適合他的好學校.

由 debby 發表於 11:32 PM | 迴響 (0)

November 15, 2012

再次準備看學校(preschool)(上)

轉眼小P就要兩歲半了. 雖然他現在只是早晚各一次會在小馬桶裡小便, 不過我覺得該準備幫他看學校. 因為有過一次經驗, 這次我會記取上回的教訓, 因為一回生, 二回熟. 之前看吳季剛(Jason Wu)林書豪(Jeremy Lin)(24:20左右開始那段)母親的訪談, 我注意到兩位媽媽(她們也是只生兒子的媽媽)都提到, 她們在幫老二(這兩位名人剛好都排行第二)找學校的時候, 都比幫老大找學校或教練時有更好的選擇或更有心得, 因為除了自己的經驗, 還有從別人那得來的情報. 後者往往是小孩上學後才有的, 或因為老大上學後變得比較充足, 所以老二在求學這方面比較吃香. 台灣人總愛說:" 老大照書養, 老二照豬養", 我總覺得這說法太馬虎, 不是很貼切. 其實到了第二回, 為人父母者就算有些地方還是不太熟悉, 但大致有方向, 知道碰到問題該怎麼尋求資源或解決, 這是奠基在前一次的經驗上. 現在一般的父母最多生三個(台灣三子父母的比例應該比美國低很多), 老二不太可能會被隨便養.

前年幫小J選preschool時, 我犯的最大錯誤莫過於讓他自己選學校. 那時他堅持要選一間我和某人都不怎麼喜歡的學校. 我們考慮很久, 覺得既然他喜歡, 就讓他去好了. 我帶他去註冊那天是個多風的春日午後. 繳完註冊費, 小J在中庭說了一句:" 咦, 葉子怎麼都沒了?" 我差點昏倒, 原來他是衝著落葉而選那個學校的! 但是那間學校的遊樂區是人工材質, 一棵樹都沒有. 所以他第一次看到的落葉是校外停車場周圍的樹掉下來, 然後被風吹進去的. 我當時很想走回去跟校長說我們要退費. 不過後來還是讓他去試試看.

第二個錯誤是我讓他太晚離開那個學校. 小J在那個學校的前幾個月都悶悶不樂, 我一直以為他剛開始上學, 到一個陌生的環境, 又不會英文, 所以適應困難, 需要多一點時間. 而且後來有一陣子有個叫瑪雅的女生常在小J進校門後就拉他的手帶他去玩, 公婆有次看到, 就說:" 有這麼好的朋友, 為什麼要轉學呢?" 因為那時我已經幫他報名四五個月以後, 改去活動中心附屬的學校上三天的課. 公婆有朋友的外孫女兩歲多換preschool時, 因為想念原本學校的一位朋友, 所以不開心了一段時間, 所以後來變成兩個學校各上三天和兩天. 不過每個小孩的狀況不一樣, 小J當時雖然常跟一個英文也不怎麼好的印度男生玩, 但感情沒深厚到那地步. 而且瑪雅沒多久之後, 就不再跟小J玩了, 這讓小J也有點受傷. 我便去問老師, 是不是小J做了什麼事得罪瑪雅? 老師說沒有, 是因為瑪雅家裡有狀況, 她那一陣子不跟任何小孩玩. 我覺得老師似乎沒把這事處理地很好(不管是對小J或瑪雅), 對這裡的師資有點沒信心.

不過我那時也忙, 小J剛上preschool時, 小P才九個多月, 我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和心力再幫他選學校. 而且他那時也很固執, 他九月剛去活動中心的學校時, 也是心不甘情不願, 雖然每次上完課都開心地不得了. 大概一個多月後, 我才能確認他比較適應新學校了.

原本的學校在九月時換了新老師, 而且要求他們學寫字. 我考慮到他年紀太小, 問老師能否不讓他寫字, 老師同意. 所以頭幾個月他也還好. 一直到十一月底新老師突然消失, 學校讓他們班在短短兩個多月內換了三個老師, 我跟校長表達想讓小J到另一個他認識的老師的班上, 但是校長不同意, 還跟我說那個被她解職的新老師是好老師, 但不是好員工. 之後小J就越來越悶, 然後第四個老師讓小J不開心到回家跟我說:" 我不喜歡Ms. Jessica, Ms. Jessica對小孩很壞!" 我覺得事情不對勁, 於是有天跟老師溝通, 沒想到那個老師的態度讓我覺得好似對牛彈琴, 有溝通困難. 當下我就決定等一月的課上完, 就不再讓小J去那個學校了. 不過他當時已經在那十個月了.

不過我隔天去接小J時, 校長特地過來跟我說, 他們今天安排他跟別的小朋友玩, 他很開心. 我心想, 他來了將近十個月, 到我要準備讓他離開時, 你們才安排他跟別的小朋友玩, 這不是打從一開始就該做的嗎? 我很客氣地跟校長說, 他到月底上完後, 我就不會讓他來了. 校長問原因, 我說小J來十個月就換了四個老師, 他沒辦法適應. 校長就開始細數. 這時我才知道, 他最早待的那個班在他入學前, 已經換過一次老師了, 因為前一個老師生產去了. 換言之, 他更早入學的話, 就會在一年內經歷五個老師! 校長尖銳地問我: "妳是說老師不能生產, 生病嗎?" 我覺得她根本沒從小孩的角度思考, 更何況, 有一個老師是被她解職的. 然後她就跟我數落這個小J最喜歡的老師:"她都牽著小J的手繞著校園走, 兩個人邊走邊講話. 這並不對!" 那個老師在這學校工作三個月, 校長之前都沒跟我提此事, 也沒讓老師調整這狀況, 等老師走了之後才說這些, 這下死無對證. 但是, 到底是誰的錯? 難道校長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更讓我生氣的是, 她說了一句比中國父母更威權的話: "如果小J上幼稚園後適應不良, 妳也就順著他的意思讓他轉學嗎?" 當下我沒回答. 不過晚上某人聽到, 他說就回答是啊! 那時我們去過公立幼稚園的說明會, 知道的確有家長和小孩不喜歡一般的公立學校, 所以另外組織了一個特許學校. 所以如果小孩在某間學校有學習困難, 我們可以做別的打算. 其實這校長在第一次跟我們見面時提到"很快就會額滿"之類的話, 就顯示她比較像生意人而不是教育者. 他們學校在小J就學期間從沒額滿過. 在知道上門的客戶就要跑的時候, 講那些具人身攻擊的話, 更顯示她不怎麼有格調.

總之, 這所信義宗的學校我不會讓小孩再去了. 倒是某人有個大陸同事也把小孩送到這個學校. 前不久聽說她提到Ms Jessica不怎麼願意跟家長溝通. 我有點懷疑Ms Jessica有種族偏見. 看來小J的雷達滿準的, 感覺到這老師跟他不對盤, 所以要相信自己小孩的直覺. 不過我還是覺得自己對不起小J, 讓他在一個不好的學校裡待這麼久. 此後我會很重視老師的流動率. 也許那個學校老師的學歷較好, 但是流動率太高, 而且有種族偏見或經驗不夠的話, 就不需要考慮了. 活動中心附屬學校的老師很固定, 一直就是那兩個, 她們的年紀也大一些, 在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不會有請產假的問題. 小J在那邊八個月期間都很快樂, 也有所進步, 所以我覺得讓小P去那邊也不錯, 如果報名成功的話.

不過可能因為經費的關係, 活動中心附屬學前班從今年秋天開始, 三歲班的上課時間從三小時縮短成兩個半小時. 這一帶有兩個活動中心, 另一個活動中心比較新, 教室外就是人工材質的活動區, 因為有遮蓋, 所以雨天也能去玩. 而小J原本去的那個則是教室外有一大片草地, 他們得走一小段路才能到有大沙坑的戶外遊樂區, 缺點就是雨天只能待在教室. 如果再從上課時間考慮, 比較新的那個活動中心學校三歲班雖有三天的選擇, 但是他們四歲班的上課時間因此變成都從十二點上到下午兩點半. 而小J一年級以後變成兩點二十分放學, 這兩個學校間的距離並不近, 我不可能在十分鐘之內接到兩個小孩, 為了趕時間而開快車的風險很高. 看來我不能選這個. 所以依舊去排小J原本的學校. 如果我想要多一點自己的時間的話, 就得再把小P送去其它的學前班了.


相關文章:
找學校(一)
找學校(二)
找學校(三)
找學校(四)
新學期的忙碌生活
四歲開始學寫字?
波折重重的幼兒園生活
從遊戲中學習

由 debby 發表於 11:33 PM | 迴響 (0)

November 06, 2012

充滿錢味的2012加州公投

election lawn signs in California這次大選前我們家的信箱每天總有四五張以上的選舉傳單, 除了候選人的, 還有為不同提案拉票的. 最常收到的是支持32號提案的傳單, 我瞄一眼就直接丟到回收桶去. 除此之外, 還有三不五時就打來的各種政治宣傳電話. 好在我們幾個月前換了一家電話公司, 現在有來電顯示, 不認識的號碼我都不接, 只聽留言.

以前在台灣學政治時, 學到利益團體, 當時只以為是針對行政和立法機構, 沒想到實際在美國生活後, 才了解這些利益團體也無所不用其極地對人民洗腦. 果真是錢多的聲音大. 畢竟政治是很複雜的事, 不是人人都願意花時間和力氣了解. 尤其像這次加州一下就有十一個公投案. 這十一個公投案含有孫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中所提到的"選舉, 創制, 複決"三種人民的基本權力. 但是要行使這些權力不是簡單的事. 各種機構因此在選前推出選舉指南, 直接指點選民要怎麼投. 這些選舉指南五花八門, 各有不同的利益焦點. 我看了半天, 只有Californians for informed voting跟我的選擇一樣.

有些提案暗藏陷阱, 沒弄清楚對哪些人有利就冒然決定的話, 可能會換來未來的痛苦. 像30和38號提案都是要增加教育經費的, 經費來源都是加稅, 但是加稅方式不一樣. 前者是連續七年針對年收入25萬以上的富人加稅, 另外連續四年增加銷售稅; 後者則是連續十二年針對年收入7316元以上的人加稅, 增加稅率從0.4%到2.2%不等. 由於這兩個是同質性的提案, 都通過的話, 採用票數高的那個提案. 所幸38號提案最終沒過, 而30號提案過了. 如果這兩個提案都失敗, 將讓加州教育繼續走下坡, 學生上課天數比以往更少. 這令我們這些家長感到憂心, 因為他們今年光暑假就放了整整三個月, 更別說學期中還有一些有的沒的假日, 連猶太新年都放. 有研究說, 美國學生的程度之所以比不上亞洲學生, 是因為學習時間短. 為了政府經費不足是縮減教育經費, 根本就是自掘墳墓, 斷送國家競爭力的做法. 然而我不樂見38號提案通過, 因為此提案讓年收入25萬以上的人加的稅率跟年收入只有兩三萬的人差1.1%, 這實在說不過去, 根本就是苦窮人樂富人.

38號提案的提案人和最主要的捐款者, 是Molly Munger, 她一個人就捐了4412萬餘元到這提案. 她可能是這次所有提案的捐款者裡, 捐款數目最大的. 好在多數加州人沒贊同38號提案.

32號提案也是一個有錢人的提案, 因為要禁止工會用扣薪水的會費去做政治獻金, 這將會縮減勞工和中產階級的政治力量. 這提案最大的捐款人是Charles Munger, Jr., 他捐了3606萬餘元, 他是Molly Munger的弟弟. 反對最力的團體之一是教師工會, 也捐了不少錢反對這提案. 有天我送小孩上學時, 就在學校附近拿到教師工會的傳單, 上面要人支持30號提案, 反對32號提案. 32號提案雖然是個標準的走資派, 讓大資本家收益, 可是每次寄給我們的32號提案傳單的出資方都是small business union之類的單位, 讓我從此只要看到職業寫small business man之類的候選人都充滿反感.

我們從沒收到反對32號提案的傳單, 也沒收到要求支持37號提案的傳單(電視上有很多散佈不實消息的反37號提案的廣告,尤其是選前幾天), 只是偶然在路上看到這兩方的牌子. 似乎沒錢的政治宣傳方只能用這種方式爭取認同. 不過好在32號提案沒過, 但是37號提案沒過就不是好消息了.

這次加州十一個公投案, 每個都花到兩百多萬以上打選戰. 以下是各提案的正反方獲得的經費總合, 依總合大小排列:
prop 32: $133,800,000
prop 30: $120,500,000
prop 37: $54,300,000
prop 38: $47,842,300
prop 39: $31,445,000
prop 33: $17,375,700
prop 34: $7,791,900
prop 31: $4,973,700
prop 35: $3,700,000
prop 40: $2,901,100
prop 36: $2,819,900
total: $427,449,600
(各提案詳細經費請見California 2012 ballot propositions)

光加州十一個提案就燒掉四億兩千萬美金, 全國級的總統大選燒掉六十億也就不算什麼了.

我今天感到最難過的, 就是37號提案失敗了. 我從沒為任何一次選舉的支持對象落敗感到難過, 但這次我有很嚴重的選後憂鬱. 我在乎37號提案比誰當總統要多得多. 政治人物總是上上下下, 誰上台下台, 不見得那麼要緊(雖說我也很不喜歡比我們有錢, 稅率卻比我們低的羅姆尼), 但是37號提案沒過, 依舊讓我們的生活充滿不知道是否吃到不該吃到東西的疑懼. 連中國大陸都把基因改造的食物貼標籤, 自覺比較先進, 老是看不起中國產品的美國人, 卻搞不清楚自己吃的是不是會產生健康問題的基改食品. 我只能獨自嘆息, 在這種充滿大資本家的國家, 要推追求健康食物的草根運動實在太難了.

成人學校呼籲大家支持37號提案

相關:
2012加州公投結果

由 debby 發表於 11:12 PM | 迴響 (0)

November 03, 2012

天災難測

某人的一位高中同學在半年或更久以前, 好幾度很嚴肅又神秘地跟他說, 今年會有很大的災難, 要我們及早準備乾糧, 蠋火等, 最好做到三個月沒有水電的準備. 我們都沒認真地看待此事, 覺得他可能想太多了. 而且沒有水的話, 我們能撐多久? 恐怕很難活超過十天半個月.

沒想到, 美東前不久被珊迪颶風弄得天下大亂, 很多人家都沒電沒瓦斯, 說不定也沒水. 我有兩個國中同學分別住在紐約和紐澤西. 住在紐約的在臉書上提到她們夫妻和幾個月大的兒子在友人家借住, 算是好消息. 令我比較擔心的是住在紐澤西的同學, 幾天前發email問她狀況, 她沒回信, 感覺不太妙. 在這種電力吃緊的狀況下, 我不敢打她的電話, 怕她們急需用電話或手機時, 要是剛好沒電就慘了. 在北加的同學說她在紐澤西的公婆家仍沒電沒瓦斯. 在天氣這麼冷的季節, 他們的暖氣就算有瓦斯, 少了電也啟動不了; 加油站和超市都關門, 車子沒油的話, 根本就是坐困愁城. 如果儲糧都吃光, 就麻煩了. 現在只能希望老天和政府民間機構都幫幫忙, 讓他們盡快回到原本的生活秩序.

於是我想到某人同學的警告. 雖然美西目前沒有這種可怕的颶風, 但是我們隨時面臨地震的威脅. 九二一的慘況我猶記得, 雖然當時我人在高雄, 實際感受的震度不若在中北部的人, 那也夠心驚. 此外, 在人類大規模破壞自然環境和生態後, 各種無法預期的天災只能越來越多, 規模越大, 那是自然的反撲. 現在我們有兩個那麼小的小孩, 如果冰箱沒電, 電鍋不能用, 瓦斯爐無法起火, 我們該怎麼面對眼前的生存問題? 這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 孟子的"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還是很有道理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2:33 PM | 迴響 (0)

November 02, 2012

2012萬聖節記實

去年萬聖節, 小J的preschoool有遊行. 因為他們一個時段只有一個班, 一共是24個小朋友和2位老師, 遊行的路線就只是教室內走到教室外, 再走進教室, 然後就出來謝謝觀賞, 算非常迷你的遊行. 不過當時我低估美國家長參與小孩活動的程度, 我們到的時候, 教室前整片草地幾乎都是等著看小孩的大人, 差點找不到地方放小P的推車.

今年小J學校的萬聖節遊行, 規模當然比前個學校大.但是某人一早就出門了, 我獨自處理兩個小孩出門, 耽誤比較多時間, 比往常晚幾分鐘出門, 後果是學校附近的車位都停滿了, 我停得比往常遠很多, 一路推著小P的推車, 一邊叫小J快跑. 我們好不容易跑到時, 上課鐘聲就響了. 此時這個小型學校的小操場早就擠滿等待的家長和較小的小朋友. 好在他們的遊行路線是延著操場外圈再切進去, 所以我們不必從許多人頭中間看這場扮裝遊行.

往年都是在Mall裡才會看到很多不同年齡的小孩的扮裝秀, 學校的遊行倒是很好的機會讓人看到不同年紀的扮裝喜好. 一般來說, 年齡小的不管扮什麼都比較可愛, 年紀較大的男生就越來越多喜歡做恐怖打扮. 某人看了相片則說有好多性感小女生. 那些都是四五年級的(這裡最高年級就是五年級), 她們體型已經跟五六歲小孩有滿明顯的區別了. 不過公主是各個年級女生都有, 依舊是受女生歡迎的裝扮. 多虧小J"京生"同學媽媽的說明, 我才知道紅頭髮藍公主裝的是迪士尼最新一代的公主. 我們家只有男生, 對公主國度一點都不了解, 根本不知道她們的小公主出到第幾號了. 今年男生最常見的裝扮應該是蜘蛛人, 我在COSTCO和超市都看到蜘蛛人的服裝. 倒是火車和火車列車長算比較冷門的, 所以沒看到有人跟我們家兩個男生撞衫. 很多小孩的扮裝是我猜不到的角色, 某人看出一些, 可見我對美國文化還是認識不夠.

早上的遊行結束後, 重頭戲就是晚上的活動. 小J的老師很仁慈, 沒出任何功課, 讓他們出門要糖. 而萬聖節隔天的作業是把要來的糖分類, 所以小孩非去要糖不可. 因為今年某人會在家發糖, 所以我在中午前去超市做last minute shopping. 糖果的折扣比前幾天多一點, 我買了三包2.5元(原價似乎是3.99)的賀喜巧克力. 不過某人傍晚回家時, 去Target買了一包八元的小糖果, 裡頭有120顆, 之後他就發那包.

往年我們在家時, 五點多就有小小孩先上門, 尖峰期大概是六點到七點多, 八點到九點就只剩一些青少年和大人了. 既然決定就近在社區要糖, 於是先在家跟他們排練, 我去按鈴之後, 人家開門, 他們要說:"trick-or-treat!" 等對方給糖之後, 要說:"Thank you! Happy Halloween!" 不過後面那句對兩歲兒來說太難, 他比較喜歡跟對方揮手說bye bye!

令我意外地是, 我們六點吃飯時都沒人來按鈴, 幾年前我們連頓飯都沒法好好吃, 三不五時就要去應門. 而且很多人開車帶小孩來我們社區要糖. 我們六點半出門去斜對面的印度鄰居家敲門要糖時, 他們說我們是第一個, 他們兩個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的小孩都還沒出門呢.

不過我們延著社區的主要道路一路走下去, 就慢慢碰到不少小孩, 甚至碰到小J班上同學, 他們不住我們社區, 是更早從比較遠的地方過來. 我們只有看到前門廊點燈的人家才會上門, 因為那表示他們歡迎小孩去要糖, 如果他們前院有萬聖節布置, 就更表示他們過這個節. 那些前門不點燈的, 我們就不去打擾人家. 有些人甚至就坐在門口等小孩上門. 因為天氣滿冷的, 有些人會在旁邊烤火. 我們走到某條岔路底的時間, 赫然發現有人做了奇怪的佈置, 燃燒的火把旁有個披黑衣的骷髏, 不遠處是個牢籠, 裡頭有臉上流血的小丑. 我們家兩個小孩都很怕, 一點都不想過去拍照. 我不想他們要了糖之後回家做惡夢, 也就趕緊帶他們離開.

有些玩得很厲害的人家, 主人也有打扮. 有戶每年在前院草地擺很多骷髏的人家, 就打扮得像獨眼海盜船長, 坐在前院椅子上發糖. 那戶擠了好多人, 剛好小J說他的桶子好重, 我們就沒過去, 直接回家把糖清空再出門繼續.

因為小J中國同學的媽在放學時問他會不會去她們家要糖, 小J就一直唸著要去她們家. 沒想到她們出門了, 擺在草地上的塑膠盆也沒糖了. 我只好帶兩個男生繼續在他們社區要糖. 那個社區的房子普遍比我們社區的房子大且豪氣, 屋主的年齡感覺比我們社區的大一些, 這些有錢人不少是共和黨或共和黨支持者, 那一帶有好幾個羅姆尼的插牌. 他們發的糖也比較好一些. 我們正要去某一家時, 一個剛要到糖的十歲左右女生跟我們說:" 他們發大的巧克力棒!" 果然大方! 那是兩個男生要到最大的糖. 社區的人給的糖普遍比Mall裡的給的多又好. Mall裡的店家近年越來越多不發糖了, 發糖的都只給一顆, 多半是最廉價的那幾種糖. 社區的人家多半給兩個. 所以事後我跟某人說, 我們第一年發糖時太沒經驗, 一給就是一大把, 難怪有個亞裔爸爸睜大眼說:" That's a lot!"

在社區要糖, 除了比較冷, 還會碰到一個狀況, 就是狗. 我們家兩個男生都跟我一樣怕狗, 甚至比我還怕, 小P一看到狗跟他靠近就會大哭. 我們剛開始碰到有狗的人家時, 他們連門口都不願靠近, 我說不會有事, 沒想到那家的狗居然就這樣衝到前院去, 把小P嚇得躲到我身上. 隔壁的大社區有狗的人家更多, 有家有隻好大的黑色貴賓狗. 小P一看到就哭著要我抱. 另外一家的狗顯然也會往外衝, 所以主人把閘門裝在他們家門外.

我記得小J兩三歲去Mall裡要糖時, 每拿到一顆, 就如獲至寶般, 拿出來看很久, 所以走得很慢. 今年兩歲的小P也很寶貝他的糖, 不太肯讓我幫忙拿他的袋子, 他還常伸手要從別人的手裡拿糖, 然後花半天時間才打開他的袋子(一樣不願假手他人). 最傷腦筋的是, 他在黑黑的夜裡, 常以為地上的黑漬或髒東西是他不慎遺落的糖, 就要蹲下去摸地上一把. 不過平常動輒要大人抱, 或著坐推車的小P, 居然在糖果的誘惑下, 走了一個半小時. 真的很不簡單, 媽媽一定要幫他拍拍手.

小J隔天把他們拿到的糖數了一遍, 他們一共拿到164顆糖. 如果一家發兩粒, 我們應該造訪了四十幾家. 而某人在這段時間發了一百顆糖, 所以有五十個小孩來我們家, 應該算不少, 不過附近有戶人家跟我說, 感覺今年來要糖的小孩較少. 我也不知道原因, 只能推給天氣因素.

這麼多糖該怎麼辦? 感謝我們的兒童牙醫, 她們非常慷慨, 每年都會在萬聖節後買小孩的糖, 一磅一元, 一人最多賣五磅. 賣糖時, 小孩本人必須帶著要糖的袋子和糖一起出現. 因為下週一小J早上和下午都有課, 那我就只能帶小P去賣糖了. 據說牙醫會捐給附近的美軍基地. 我想美軍的牙齒可能不會太好, 不過他們有錢可以去看牙醫, 最後造福成人牙醫.

死心眼的小J在萬聖節第二天跑去跟"京生"同學的媽媽說, 前晚去他們家要糖, 但沒人出來. "京生"家以前住公寓, 那邊的住戶不過這節, 他們也不知道Mall裡可以要糖, 聽了我說之後, 就全家去Mall裡玩. 不過Mall裡只發到七點, 所以他們之後在住家附近要糖, 不在家. "京生"的媽媽覺得很不好意思, 所以放學後帶了四個糖給小J, 增加一點他今年要到的數目.

等下週一賣了糖, 今年的萬聖節故事就要全部結束了.


以下是這幾年的萬聖節相關照片:


由 debby 發表於 08:5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