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12

上大熊湖玩雪去

IMG_4805匆匆忙忙在聖誕節的晚上訂下27日上大熊湖玩雪的行程. 寒假前都沒計畫要去哪玩. 因為想到每年這時候不管去哪都是人擠人, 而且去年寒假去了Legoland, 今年春假去了Disneyland, 今年暑假則去了Sea WorldSan Diego Zoo. 南加州的幾個熱門樂園, 除了環球影城, 我們應該都算去過了. 後來想到, 也許可以趁這時候帶他們去看一下雪. 因為兩個男生看Calliou的卡通, 最羨慕住在加拿大的Calliou可以堆雪人和打雪球仗; 而且跟聖誕節節有關的故事都跟雪有關. 雖然去年冬天小J在Legoland有玩到人造雪, 可是那時才一歲半的小P在另一個角落堆積木. 如果有機會能玩雪, 他們應該會很高興.

平安夜公婆來我們家吃飯時, 提到可以帶他們去大熊湖. 大熊湖位於山上, 海拔六千七百多英呎(兩千多公尺). 一年最熱的時候是七月, 平均高溫是華氏80度(攝氏27度), 一年最冷的時候是一月, 平均低溫是華氏20.7度(攝氏-6度). 所以現在就是大熊湖滑雪的旺季. 第二天, 我們試著訂大熊湖一月初的旅館都訂不到, 後來搜尋山下附近大城San Bernardino的旅館, 發現只剩27日的可以訂了, 就倉促訂了一晚的Residence Inn. 因為今年一月ideeli出清冬季衣服時, 就幫他們買了兩歲和四歲的滑雪衣服, 遮耳朵的帽子也早就買好了. 第二天我們帶小孩去Sports Authority買了護目鏡和我們的手套, 因為找不到我的尺寸的雪褲, 四個人都沒有雪靴, 就這樣在裝備不齊全的狀況下, 準備上山了.

雖然某人行前一派輕鬆的樣子:"不會這麼冷啦!"(他在美東待過好幾年, 但我來加州前只住過亞熱帶台灣耶), 說不需要雪靴什麼的, 還說他在美東開車也沒用過雪鍊, 所以也不需要準備. 但是我在出發前十二小時查到, 聖誕節到一月初的新年假期是大熊湖最多人的時候(感覺不太妙啊), 而且山上下雪, 開車上山需要雪鍊. 因為最近這些天不但很冷, 而且下雨, 山上就下雪了. 某人查了大熊湖的網頁, 發現要帶雪鍊, 於是出發當天一早就衝去Pep Boys找雪鍊. 其實San Bernardino有Pep Boys和Walmart, 大熊湖山上的一些店家等, 應該都可以買到雪鍊, 但是某人說他的車子輪胎比較特別, 不見得有貨. 他這趟花了好幾個小時, 因為離我們家比較近的Pep Boys沒貨, 店員幫忙查到在比較遠的一間店有貨, 但是只有一副(兩條), 所以某人就先買回來. 他擔心著, 如果需要兩副, 那就得再想辦法. 然後我們就上路了.

傍晚某人在旅館辦理入住手續時, 櫃台問他要去哪, 他答大熊湖. 櫃台說, 每個來這的人都說要去大熊湖. 看來大熊湖也促進San Bernardino的商機. 可是聽在我們耳裡, 實在不是好消息啊. 當晚我們八點多就全躺平了, 但是小P因為旅館提供的嬰兒床太小, 第一次跟哥哥睡Queen size大床. 他不習慣被子壓在身上, 腳沒辦法抬到空中, 也不習慣那麼軟的床, 就一直講話不睡覺. 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比我還晚睡著, 但是清晨五點多, 他醒了, 居然又開始講話講不停, 把我們三人都吵醒了.....不過我們還是照某人計畫早起, 然後近九點就開車上山, 因為不塞車的話, 從旅館到我們預定要到了Alpine Slide at Magic Mountain, 大約是七十分鐘.

IMG_4823

其實行前我很煩惱我的裝備不夠, 本來查了蘋果園等其他玩樂點, 而且看到地圖上蜿蜒的道路, 就覺得我會頭暈, 可是不知道上哪找暈車藥. 不過某人既然買了雪鍊, 就勢必上山不可. 後來暈車最嚴重的不是我, 是五歲的小J, 他一路問到底何時會到, 因為他很難過.

我們一路看到好多車載著雪下山, 某人很納悶, 為什麼那麼早下山, 不多玩一下? 本來以為開到一半要裝雪鍊, 但是一路看到多輛鏟雪車經過, 車道上都沒雪, 前車也沒停, 我們就一路開到我們要去的滑雪場.

IMG_4809

大概開到超過海拔五千英呎(一千五百多公尺)後, 路的兩旁都是雪景了. 一路上山, 車上溫度計顯示戶外溫度從華氏51(攝氏10.56度)到29度(攝氏-1.67度), 最後滑雪場的溫度計顯示是19度(攝氏-7.2度). 我下車前因此先穿羽絨背心再穿羽絨外套. 後來排隊要滑雪時, 聽到有人用國語抱怨好熱:"又沒下雪, 還出太陽!"只能說每人體質和裝備不同, 對氣溫的感受有異. 雖然事前看到的資料說滑雪場十點開門, 但是不到十點時, 我們看到好幾個滑雪場都擠滿人, 停車場差不多都停滿了. Alpine Slide at Magic Mountain在比較高一點的地方, 因為小J一直抱怨, 我們差點要提早停車換地方玩了, 不過最後還是開到Alpine Slide at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因為我們都沒經驗, 又想到體驗玩雪的樂趣, 坐在輪胎內胎裡從高處滑下去, 就是最速成的滑雪了. Alpine Slide at Magic Mountain六歲以下小孩免費, 但是小孩必須跟大人一起坐在內胎裡. 我們前面有一家的小孩(大約六歲)自己拿著內胎, 工作人員發現後就沒收他們的內胎了. 因為還是有危險, 所以售票處就有斗大的字說孕婦不能玩, 而上坡的電動輸送帶前也有警告說不要穿寬鬆衣物, 長髮不能散開等. 不過我們看到有印度婦女穿著紗麗或長裙來玩, 感覺有點危險, 而且令人好奇她們坐在內胎上時, 腿要怎麼擺?

我們兩個大人各拿一個內胎, 然後就牽著小孩排隊上電動輸送帶上坡. 輸送帶有時嘎然而止, 讓我們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差點摔倒. 只好臨時教小孩蹲馬步, 不過兩歲半的只懂把腳左右張開, 他不會把腳擺成一前一後的樣子, 只好特別小心地牽著了.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一上坡就看到有人滑下去時, 人胎分離, 內胎半途滾到一邊, 那個人就自己翻滾下坡. 我心頭一驚, 如果我抱著小孩的時候發生這狀況, 小孩豈不被壓傷或摔傷? 我還看到有人還沒滑下去, 內胎就先滑下去了. 除非跟著家人朋友一起來, 有人幫忙多拿一個內胎上來, 不然我不知道要怎樣安全地下去.

所以一邊看著底下小小的人影, 一邊坐上內胎時, 我可是戰戰兢兢的, 深怕一不小心, 小P還沒坐好, 我(們)就滑下去了. 所以某人在一旁幫著, 讓我們先滑下去, 他才帶小J滑下來.

從沒滑過雪, 身上又有一個稚齡的小孩, 快速滑下去時, 我心裡怕得要命. 我那時坐得太陷入內胎裡了, 臀部接觸到坡地, 因為穿的是一般的褲子, 不是保暖防水的雪褲, 感覺又冰冷又快速, 我趕緊用腳增加磨擦力, 想要慢一點下坡. 沒想到, 這樣就製造一堆"挫冰"飛到我們身上. 我戴著太陽眼鏡, 眼睛還算有保護, 雖然太陽眼鏡不是正確的裝備. 最慘的莫過於坐在我前面又沒戴護目鏡的小P, 他的小臉被一堆碎雪擊中, 又被眼前高速移動的景象嚇到. 玩完第一趟, 他哭著說不要玩了. 而且要重新排隊的那段路很難走, 他穿著平日的運動鞋, 很不好走, 而且鞋襪都濕了. 我穿著橡膠雨鞋, 稍微好一點, 但是腳也會覺得很冷. 看著別人都穿雪靴, 尤其是別人的小孩都裝備齊全, 我覺得我們真是太大意了.

某人本來想答應小孩, 就這樣走了, 可是花50塊, 就這樣溜一趟, 實在不划算. 他問小P要不要戴護目鏡再溜一次? 好在小P答應了. 某人等過了輸送帶, 上坡之後, 才幫小P戴護目鏡. 一個沒注意, 放在一旁的內胎滑到輸送帶口, 我趕緊去追, 免得我們的內胎打到從輸送帶上來的人. 那裡實在不好走, 我就這樣滑了一跤, 摔得我的臀部好痛, 過兩三天還隱隱做痛.

後來我們又玩了三趟, 最後一趟我帶小J, 小P跟爸爸, 因為小P還是好怕, 某人最後把他抱起, 讓他面對後面. 好在小P比較小, 如果他個子像哥哥那樣大, 這樣應該很危險. 之後排隊的人越來越多, 排隊時間越來越長, 滑完之後的路也越來越難走. 我們從十點半玩到超過十一點半, 真正玩的時間很短, 大部分時間都在排隊.排隊的時候, 偶爾瞥見瑞典來的造雪機噴雪出來. 據說就算有經驗的人, 也不見得能分辨真的雪與人造雪.

snow maker

snow maker

這間滑雪場還有另一種玩法, 要另外付錢, 下次再來玩吧. 他們的建築物裡有賣吃賣喝的, 不過都是垃圾食物. 旁邊還有一排大的電動遊戲機, 我們瞄一眼就走了.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Magic Mountain

之後就直奔大熊湖村. 小孩終於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了: 打雪仗, 玩雪, 堆雪人和做雪天使. 他們之前在滑雪場排隊時, 三不五時就從地上撿雪塊, 如獲至寶般拿者, 捨不得丟掉, 尤其是小P, 老是為了撿雪塊而摔跤, 卻依賴樂此不疲. 大熊湖村就在湖周圍. 湖面邊緣已經結冰了, 倒是中間一點的地方還有鴨子在游泳. 我看一看之後, 就從地上堆一些雪, 準備做雪人. 覬覦這堆雪的小P站在一旁說了一句典型兩歲兒的話:"這是我的!"

Big Bear Lake Village

Big Bear Lake Village

Big Bear Lake Village

也許因為那裡的雪不是剛下過的, 而且很多小孩和大人溜過又採過, 要弄成小雪球不是很容易, 更別說做成雪人了. 那一區都沒看到雪人, 倒是後來下山時, 看到有人在有較大的轉角處停車玩雪, 他們就堆成了一個雪人. 看看下面這個影片裡的人弄雪球多容易啊, 那裡的雪應該很多又鬆軟吧.

雖然大熊湖村有一些餐廳, 但想必多半是美式速食, 而且價格不會太便宜. 倒是這一帶加油站的價格還算可親, 不比我們家附近的貴.

後來我們要走時, 小P捨不得他沒做成的雪人, 道別後還是不肯走, 哭鬧了好久. 隔天在公婆家, 婆婆問小P:"還想不想去滑雪?" 小P說:"不要了!" 婆婆又問:" 那要不要去做雪人?" "要!" 看來他比較喜歡便宜的娛樂啊. 或許等我把裝備買齊全, 明年初再去一次吧. 大熊湖的冬天還有好幾個月呢.

以下是這次完整的相片:


由 debby 發表於 10:31 PM | 迴響 (0)

December 16, 2012

校園槍擊案後

12月14日星期五的下午四點多, 我們學區的督學來電, 照例是那種電話錄音. 上回他來電是在大選前, 要家長在30號提案上審慎選擇. 這次他要講什麼? 我很納悶, 他應該不會打電話來談小事. 他一開頭就說對康乃迪克州一所小學早上發生的事情感到難過, 我聽兩句就覺得不對勁, 很想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 沒聽完他的留言就跑到電腦前看新聞, 然後就看到Sandy Hook小學的槍擊案.

這新聞讓我十分震驚與恐懼. 想像那些年幼的孩子在學校裡驚恐竄逃的畫面, 我感到難過與不捨. 他們不該承受這一切, 只因為這個國家的憲法保障人民擁槍的權利, 所以他們寶貴的生命就這樣犧牲了. 我擔心這悲劇可能再度發生, 如果美國政府不管制槍隻, 只要是人多的地方, 都可能發生這樣的慘劇.

在臉書上, 170 Million Americans for Public Broadcasting引用PBS創辦人Mister Rogers的一段話: "當我還小時, 我看到可怕的新聞, 我媽媽就跟我說:" 找找看那些幫助別人的人. 不管發生什麼事, 你總會看到有些人在幫忙別人." 直到今日, 每當災難發生時, 我都會想到我媽媽的這段話, 就感到無比安慰, 因為這世界還是有這麼多樂於助人, 關心別人的好人存在." 這段話當時已經有至少數千人引用到自己的塗鴉牆上, 今天已經累積到八萬多人引用. 也許許多人都跟我一樣, 看到這個新聞後, 除了激動的情緒, 都不知道該跟孩子說什麼.

回頭聽督學的留言, 他說跟本區的警長就防範此事做了初步的討論, 不過細節還要進一步考量. 他也會教育和訓練相關人員以因應這樣的狀況. 心理諮商師希望家長不要讓孩子知道此事, 或看到新聞. 如果小孩看到了, 要誠懇和小心地回應他們, 千萬避免讓他們感受到情緒化的反應和恐懼. 然後跟他們保證, 學校是讓他們學習的安全地方.

學區的反應比很多家長的訊息都來得快. 某人在開車回家的路上, 從廣播聽到一些新聞, 但不是很清楚受害者的數目. 而學區已經把家長該注意的事散播出去. 今天晚上七點, 校長的電話錄音則提到, 如果需要, 可以和學校的心理諮商師談談. 我覺得我需要去跟諮商師談一談. 我這兩三天每看相關新聞, 都情緒激動不能自己, 尤其是下面這段影片:

雖然基督教徒的一些二分法讓我不能茍同, 但這位顯然是基督教徒的受害者父親令人敬佩. 他在這麼悲痛的情緒裡, 不但安慰其他受害者家屬, 還向槍手的家屬致意. 這是我不曾在台灣社會裡看過的.

和我們一樣來自台灣這樣不准人民持槍的亞洲移民都會認為美國應該管制槍械, 甚至禁槍. 但我們不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 不知道這件事是個不能捅的蜂窩. 這是美國人權法案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權利. 可能超過半數的美國人都是支持擁槍的, 這是有歷史脈絡的, 為了防止政府濫權, 所以允許人民擁槍, 可以推翻暴政的政府. 不以為然的亞洲人或其他地方移民難免覺得這說法不合實際, 因為21世紀的美國政府怎是人民用槍就可以推翻的? 除非人民也擁有坦克車, 洲際飛彈, 核武等. 然而許多美國人對此議題的心態就跟英國的保皇黨一樣, 認定那是他們的權利, 不容別人剝奪.

受歐普拉賞識的美國當代小說家Jonathan Franzen, 在2011年出版的小說Freedom裡, 探討關於美國人認定的自由的問題. 可是對於槍枝, 他只有這樣草草帶過:" 來到這個國家的人不是為了錢, 就是為了自由. .....這是比爾. 柯林頓很清楚的一個道理--我們無法靠反對個人自由來贏得選舉, 尤其是不能反對擁有槍枝的自由."(台灣新經典文化版 p.420) 他把擁槍自由跟個人自由做了強烈連結, 這是許多美國人的想法, 因此要推動管制槍械, 在美國是非常困難的事. 也難怪有人說, 現在新聞熱的時候, 大家吵一吵, 過了幾週, 就船過水無痕了.

向來反對槍枝的"華氏911"導演Michael Moore在14日當天在twitter上寫了一段話:" 美國步槍協會(NRA)痛恨自由. 他們不希望你擁有把小孩送去上學, 然後期望他們活著回家的自由." 結果被好多人痛罵. 而美國步槍協會就是個會花很多錢去遊說, 以保障或擴充他們權利的超級組織, 當然他們也會說他們代表的是許多美國人的意見.

很多擁槍的人看到這類新聞, 都會說災難發生時, 那些無辜民眾就是沒有槍, 才會遇難. 對這說法最大的挑戰就是這次槍手的媽媽. 她有五把槍, 喜歡槍, 也喜歡打靶, 槍法應該不差, 可是她是這次悲劇的第一個受害者. 不過那些愛槍人士因此就認定槍是不能離身的, 所以他們要推動雖身帶槍, 甚至推動校園裡也可以帶槍. 這做法對我而言, 只是通往更大的悲劇, 我可不希望孩子看到老師持槍和槍手互射, 倖存者不會有更大的心理問題才怪, 那可不是電玩現場! 如果老師帶槍到學校, 我會慎重考慮讓小孩在家自學.

有人在這次新聞下留言說, 持槍就是為自己增加更多被射擊的風險. 從這次新聞來看, 的確沒錯. 最叫人不忍的, 就是那些無辜的孩子和老師, 希望他們能在天堂安息.


-----
R.I.P 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Children在臉書上發起週一穿綠和白色衣服以紀念這次悲劇的亡者, 因為這兩個是Sandy Hook小學的顏色.


由 debby 發表於 09:52 PM | 迴響 (4)

December 08, 2012

反基改家長對cheerios的怒吼

也許不少人和我一樣, 在孩子幾個月大時, 在他們的餐盤裡倒上一些cheerios, 讓他們練習用手指拿小東西, 同時鍛鍊他們自己拿東西吃的能力. 等他們更大一點, cheerios變成他們常吃的點心. COSTCO賣的超大包裝cheerios, 是我們三不五時就要補貨的項目. 不過我們都沒想到, 這些小小的cheerios, 都有基因改造成分.

上個月29日, GMO Inside在臉書上發出一張相片, 告訴追蹤他們的群眾, cheerios新成立了臉書專頁, 想聽大眾的意見. 反對基因改革的家長們, 應該去告訴cheerios和它所屬的General Mills, 我們不要基因改格的產品! 早先同樣支持將基改食物在標籤上加註說明的The Cornucopia Institute, Food Democracy Now! 和Boycott NO on 37 Supporters等組織, 以及至少三千多人都相繼分享這個訊息. 忿怒的家長們並且在cheerios的臉書頁上發出反基改食品的怒吼.

anti_cheerios

從那天開始至今, cheerios的臉書頁充滿這些家長的怒吼, 而cheerios專頁負責人再也沒發過任何訊息. 希望General Mills注意到他們的消費者即將減少, 最好不要再用那些含基改成分的原料了.

新一波的運動是告訴Kashi, 我們不要GMO的產品. 由Boycott NO on 37 Supporters所發起.

不只cheerios和Kashi, 另一個受到家長和小孩歡迎的goldfish小餅乾也含有基改成分, 並且因此而面臨一項訴訟. 關心小孩吃的加工食品的爸媽們, 可以注意上圖標黃底的成分, 那就是含基改的成分, 再去看看家中食物的標籤上, 是否有這幾項, 就可以知道目前含基因改革成分的食物和我們關係有多密切了.

糖因為Sugar Beets也是主要的基改作物,所以除非是有機糖, 不然都是基因改革作物. 可以參考這篇: 十種主要的基因改革作物(TOP 10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至於吃了基因改造的食品會如何, 可以參考這篇:基因改造揭秘:吃下基因改造玉米會怎樣?

雖說百分之百有機的加工食品不含基改成分, 吃起來應該比較安心. 不過現在美國有機的加工食品也未必可靠. 前不久FDA勒令位於新墨西哥州的Sunland食品加工廠關閉. 這家食品加工廠幫Trader Joe's, Costco, Target, Sprout's, Safeway 和fresh & easy等超市和賣場生產有機或非有機的花生醬, 杏仁醬等食品, 因為產品遭到沙門氏菌污染, 導致多人吃了染病. 小孩吃到的話, 症狀尤其嚴重. 其實我們家很久都不吃花生醬了. 這幾年來, 花生醬遭污染事件已經發生好幾回, 而且花生醬所使用的花生不新鮮的話, 會有黃麴毒素. 不過這次杏仁醬都遭到污染了, 那我們也得小心.

在看這個花生醬工廠的討論時, 有人提到, 自製花生醬又不難, 為何要買現成品? 也許未來為了吃的安心, 我們真的什麼都要自己做, 回到老祖母的年代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59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