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 2010

她不知道她懷孕了

每當看到新聞提到,十幾歲的少女懷孕了,一直到生產前,老師同學都不知道,我總覺得不可思議。懷孕不是會大肚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直到最近因為餵奶,重回電視前,我偶然間在TLC台看了「我當時不知道我懷孕了(I didn't know I was pregnant)」節目,才發現真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懷孕了,所以不少美國寶寶是在急診室或家中(好幾個是在廁所)出生的。

這些女人,不只是年輕的二十歲年輕女生,也有三、四十歲的熟女,甚至有生過一胎的媽媽。不知道懷孕,有些是因為驗孕棒不準確(最準確的是用早晨的第一次小便去驗),有的是把懷孕初期的出血當月經;有的是因為體重沒什麼變化或稍微變胖,但是以為自己是吃多了(蘋果型身材的人大概比較看不出懷孕吧?);有的是因為不知道頭痛、胃食道逆流、背痛、突然喜歡某種食物等症狀是因為懷孕了。這些案例大部分都說沒感覺胎動。至於那個已經生過一胎的,顯然沒理會醫生說的,生產完兩三個月不能有性行為,她一生完的第一個月就受孕了,所以之後她怎麼運動減肥都沒用,而她只是以為自己瘦不下來,完全不知道自己又懷孕了。此外,哺乳當然不是好的避孕方式,至少,我知道兩位朋友的第二胎都是哺乳期間懷上的,有一個懷孕時,月經還沒來呢。

她們因此有嚇壞自己的生產經驗。很多人以為生產前的腹痛是便秘所致,所以去廁所用力排便,結果把嬰兒大到馬桶裡。她們低頭一看,差點嚇死(我在餵奶時看到,也受到驚嚇)。寶寶以這種方式出生很危險,因為頭和脊椎可能撞到馬桶而受傷,而且馬桶很髒,對新生兒是非常不衛生的環境。我沒自然生產過,看到這些例子,恍然大悟,生小孩時的用力方式,可能真的跟排便很像。之前我看到有位媽媽提到,她生產時用力半天,小孩都沒出來,直到她用上大號的方式用力,才把小孩生出來。

在急診室生產的,其實也受到不少驚嚇。很多女人一聽到醫生說:「妳懷孕了,馬上就要生了!」都感到無法接受。有位前一週被婦產科醫生說懷孕16週的女人,聽到急診室醫生說她懷孕34週,即將早產,而不是流產時,她整個人都呆掉了。還有一個43歲的女人,以為自己躺在急診室病床時排出腫瘤類的東西,護士小心翼翼地剪開她的牛仔褲,跟她說:「是個女孩!」她以為聽錯:「什麼女孩?」「是個女孩在妳的牛仔褲裡!」那個女人往自己腿間一看,果真看到一顆頭,眼珠都快掉出來了。很多不想生小孩卻在急診室被告知即將生產的女人,在痛苦和不情願中生下孩子。可是,她們之後都對孩子一見鍾情。有個本來不想要孩子的女人,在收養機構的人來之後反悔,選擇把孩子帶回家。或者這是這個基督教國家的基督教電視台的議題選擇,也許很多例子是媽媽真的不想要孩子,選擇把孩子送走,只是我至今沒看到這種例子。

這節目中的急診室跟台灣不一樣,都是一人一間病房,不是一堆人鬧哄哄地擠在一大間病房裡。我於是想到,之前我在台灣工作時,有陣子因為工作忙碌,壓力大,以及每天東奔西跑,很少喝水,於是有嚴重的便秘問題。有回我因此在上班時,走到公司大廳就昏倒。警衛打電話找主管,主管於是要兩位跟我不熟的男同事送我去國泰醫院急診室。到了急診室,年輕的醫生當著我同事的面,大聲地問我有沒懷孕,我說沒有,他不相信,又問一次。我肚子痛到沒法罵他,只能在心裡想像用機關槍射殺他一萬遍。你當我是聖母瑪麗亞還是陰陽人啊!就算我懷孕,我也不要醫生當著閒雜人等的面這樣問我,醫生不信的話就讓我驗尿,而不是當眾問我三遍。台灣的醫療雖然便宜,可是病人毫無隱私。美國醫療雖然貴,可是在這裡看病,感覺自己還被個人看。所以每回某人說要搬回台灣,我都說不要。

雖然已經生過兩個小孩,看了這種節目,我還是吸收到一些東西。原來婦產科醫生還是會弄錯胎兒大小。原來精子在72小時後還是會讓卵子受孕。原來生產完是可以馬上受孕的。

這些當初不知道自己懷孕的女人,生產完之後都很擔心小孩的健康,因為她們沒有做產檢,沒有吃孕期維他命。更感到危險的,是那些在孕期喝酒的女人。比起來,我們應該感到慶幸,我們的孩子在預期與祝福中懷胎及出生,該做的檢查都做了,該避免的事我也都盡力避免了。雖然我運氣不好,一次碰到遜醫生,一次碰到壞醫生,讓我經歷了兩次剖腹產,可是孩子健康,比什麼都重要。

不想要孩子卻意外懷孕,對女人來說,真的是擺脫不掉的惡夢。最近Mirena避孕器的廣告就是一個媽媽在超市看到別的小孩惡搞時,覺得頭很大,結果回到家,兩個小孩又搗蛋。More kids, more mass.那種小孩讓人頭痛的景象,真的讓嘗過苦頭的媽媽會想衝去裝避孕器啊。畢竟,在這些意外懷孕的例子裡,至今沒有提到一個是裝避孕器後懷孕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8:19 PM | 迴響 (3)

July 19, 2010

考驗尚未過關

坐月子的時候,月嫂看我晚上睡,白天餵完奶,有時也跟著小P一起睡,下午又睡午覺(小P也在睡午覺),她便說:「我看妳滿能睡的嘛,等我走了,妳怎麼辦?」是啊,我就是因為產前幾個月都沒睡好,之後又有不短的時間不能好好睡覺,才趁坐月子趕快多睡一點嘛。她要我在晚上給小P喝配方奶,這樣他才會睡得久。她離開前,小P六、七點喝過母奶,八點再喝三盎司的配方奶,就可以睡到凌晨一點,然後再喝一次,又可以睡到四、五點。

她走了之後,我果然面臨艱難的考驗。也因為她,我深刻體會Tracy Hogg說的accidental parenting有多棘手了。

Tracy Hogg所謂的accidental parenting,是指在養小孩時,做了一些眼前看來比較容易的事,卻對未來造成不便的深遠影響。

月嫂本來說不要抱小孩入睡,可是愛哭的小P後來讓她用印尼背巾背在身上睡覺。她在幫我坐月子前,要我準備swaddleme那種方便型包巾。之前某人在小J兩個多月時發現這種改良式包巾,覺得滿好用的,所以我們從小尺寸買到大尺寸,早就準備好了。可是,月嫂在小P兩個多禮拜時,就不再包他的手,說他不喜歡被包著。怎麼判斷新生兒喜不喜歡包巾?我的想法是,凡人活著就會動,嬰兒也是如此,不然我們怎麼是動物呢?所以嬰兒會試圖掙脫包巾是很自然的事,無關喜好與否。新生兒的反射動作往往會讓他們無法入睡,所以包起來比較好。不過,那時我沒要求她一定要包小P。如果小P在月嫂身上睡著後,月嫂會用她的背巾把小P綁一圈,然後放在搖椅上。所以小P的手有時還是被固定住,倒是在睡眠時間較長的晚上是沒包的。

等我完全接手照顧小P後,要把小P包起來,就很困難了。他一被包住就奮力想解開,因此弄到不想睡。然而,如果他包著睡著了,在睡夢中動來動去時,如果有一條腿或一隻手臂跑出包巾外,他往往會哭醒。我們帶他去做滿月檢查時,小兒科醫生認為還是要包,而且,如果他喜歡被抱,被包巾包起來的感覺,就跟被緊緊抱著的感覺一樣,他應該會喜歡被包著。我因此得繼續努力嘗試把他包起來。

小P在第一個月,已經會認人了,他很習慣月嫂的氣味,剛開始整天被我抱來抱去時,他似乎有點不習慣,很難安撫,不太肯睡。照小兒睡眠專科醫生Marc Weissbluth在《Healthy Sleep Habits, Happy Child》的說法,第五、第六週是最棘手的時候,第六週是新生兒哭最多、睡最少的時候。一坐完月子就一個人面臨這種挑戰,還真是累人。第一天晚上,我要把他放到小床時,一往前彎腰,我就痛得差點倒在地上。第二天中午,開前門拿包裹時,我想要彎腰,腰部傳來的疼痛,讓我根本彎不下去。我後來想到,一定是因為我抱小P時,腰往前挺,脊椎不正,於是造成這種疼痛。我便照《醫行天下 (下) :拉筋拍打治百病》提到的原理,有空時試著做反方向的動作。晚上躺著床上時,把腰往後挺,疼痛讓我忍不住想吶喊:「痛死了我完了這樣下去還得了?」

本來兩三小時一餵的,那時也全亂了章法。我變成小P想吃就餵,如果覺得奶不夠,就給一兩次他我在他睡覺時汲出來的兩盎司母奶。照重重的尿布量來看,似乎沒問題,即使沒加配方奶。

那時沒有奶量的問題,倒是有睡覺的問題。小P那時睡很少,就算我好不容易哄睡,多半睡二、三十分鐘就醒來,這根本就是不算數的垃圾睡眠。我要是把他放下,他就狂哭,我只好抱著他,因此幾乎沒得休息,沒有自己的時間,連吃飯喝水上廁所洗澡等這種基本小事都沒什麼時間做,遑論做飯,所以都是某人回來才弄的。唯一的好處(?),就是在七天內體重少了七磅。這次應該不到兩年,就可以回到懷孕前的體重。

小P在月嫂離開後就沒有便便,連續兩週。只是偶爾尿布上出現一點點黃色的痕跡。醫生說母奶寶寶沒有便秘問題,如果超過五天不大便,就給他喝水或灌腸。我試著給他喝水,他不肯喝,大概覺得沒味道不好喝。在第七天的時候,某人幫他用嬰兒浣腸劑,結果兩顆甘油都完整排出。小P氣到哭了好久。

這時候,有同樣年紀小孩的朋友跟我說,可能是因為小P吃奶吃太頻繁,又沒吃到後奶,再加上母奶容易消化,所以他不大便。這也可能是小P白天都不睡覺的原因,因為吃得不夠飽。Tracy Hogg說,小孩想吃就餵母奶,容易造成吃太多或吃不夠。小P顯然是後者。

雖然小兒科醫生說,這個月齡可以想吃就餵他。朋友S也認為這是刺激奶量最好的方法,她認為,要增加奶量,就不要汲奶,一直把小孩放在胸前餵就對了。可是她們家的狀況,讓我其實很怕這種方式養出來的超級母奶寶寶。

小P還沒滿月時,S來我們家看他,問我他多久吃一次奶。我說兩小時吧。她說很久,她的老二當時每45分鐘吃一次奶,再加上用的是傳統型prefold尿布,尿布一濕,小孩就醒來,所以她餵得很累。我有奶量不足的問題,但是連懷老二時都沒中斷哺乳的S沒這問題。老二剛生下來時,她的大兒子爭著吃奶,吃了一堆給新生兒喝的高熱量母奶,據說一個月因此多了三磅。基本上,她從沒用按時吃奶的方式,老大兩三歲時,仍以母奶為主食,想吃就吃,一哭媽媽就餵奶。我記得她的老二大約五、六個月,超過十八磅時,有回我們去公園,我看到她拉開衣服,讓背巾裡的老二吃奶,隨口問他上次是何時吃的?她說,在撿松果的時候。那是不到半小時前的事。十八磅的嬰兒身體已經可以儲存熱量,照理說,晚上可以不用餵。但是S說她晚上還是要餵幾百次,她因此累到每次跟我約見面都遲到。這種狀況下,我覺得親密育兒不是我想做的。

可是,小P比起哥哥,有點像親密育兒法養出來的母奶寶寶。他還沒滿月,月嫂就說他不喜歡自己睡在嬰兒床,讓小P跟她一起擠單人床。她走了以後,我試著把小P放在嬰兒床,可是他不肯睡,會哭鬧。再加上我怕自己睡著了,就聽不到他半夜想吃奶發出的聲音,於是也跟他一起擠單人床。嬰兒睡覺時會發出很多嘰哩咕嚕的聲音,第一個晚上,我因此一直開燈看他是不是醒了,於是只睡兩小時。至於他,前兩天還可以睡三、四小時。所以滿月檢查時,我跟醫生說,他睡前吃配方奶的話,最長可以睡到五小時,還引來醫生的讚嘆聲。只可惜,好景不再。

雖然醫生說,當嬰兒體重達十二、三磅,就可以睡整夜,就是從子時到凌晨五點,總共五小時。如果體重有十五磅,就可以睡更久。小P雖然有十一磅多,可是後來越睡越短。前不久,他會從凌晨兩點到六點(或是不同時段的數小時),每小時醒來。而且醒來吃完奶之後,我一放下去就哭,抱起來就睡。弄得我最後只好摟著他睡,不然我累得都要撞牆了。

我後來覺得是夜裡奶量不夠,所以他一直醒來。有晚我因此沒在他睡覺時汲奶,這樣半夜我就有足夠的奶量餵他。可是他又吃不完,有時一邊的奶量就夠了,所以他吃完就睡。另一邊只好等數小時後再給他吃。第二天早上,我就發現乳腺塞住了。所以我還是拿不定,到底他睡覺時,我要不要汲奶?本來我會在半夜他沒吃完時汲奶,可是現階段的夜裡我太累了,連餵奶都會打瞌睡,沒辦法汲奶。

吃奶吃得太頻繁,也可能是因為想吸吮。S的小孩後來應該就是拿媽媽當奶嘴。我一點都不想當小孩的奶嘴,可是小P想睡卻不肯睡時,給他吃奶,往往會讓他閉上眼睛。Dr. Sear在《哺乳全書》裡,把這寫得像樁好事,可是我一想到S的小孩,就覺得可怕,不希望小P變成那樣。Tracy Hogg也把這種稱做accidental parenting,她的解決之道是吃奶嘴。然而,小P越來越不肯吃奶嘴了,他也不像Tracy Hogg說的那樣,吃到睡著,奶嘴掉下來之後,就不需要再塞回去。他之前是那種需要塞回去的小孩,有晚我因此躺在他旁邊不斷撿奶嘴,然後塞到他嘴裡,後來是因為天色完全黑了,他也累了,總算睡著。

後來塞奶嘴讓他入睡那招失效後,我只好用Harvey Karp《The Happiest Baby on the Block: The New Way to Calm Crying and Help Your Newborn Baby Sleep Longer》的招數,畢竟這是我們的小兒科醫生唯一推薦的書。我把以前買的那張白噪音CD找出來,現在每逢小P睡覺時間就播放,連我都得聽子宮的聲音入睡。包巾照樣用,只是得跟小P搏鬥,他掙扎,我則趕快包。大概之前習慣不包了,現在半夜吃完奶,把他包好要放回去床上平躺時,他總是醒過來邊哭邊掙扎,有時我花一個小時才能讓他睡著,最後往往就是我摟著他睡,弄到我的手臂被小P壓到血液循環很不好。

Tracy Hogg顯然看過Harvey Karp的書,她在《The Baby Whisperer Solves All Your Problems (by Teaching You How to Ask the Right Questions): Sleeping, Feeding, and Behavior--Beyond the Basics from Infancy Through Toddlerhood》的182~186頁提到針對前幾個月嬰兒的睡眠策略,就有一招是邊噓邊拍。她跟Harvey Karp最大的不同,是她非常反對用輔助工具,後者則主張用搖椅(swing)。

現在小P白天就是睡在搖椅上。前幾天,有次我抱著他邊噓邊拍,拍了很久他還是大哭不肯睡,我又累又餓,實在受不了,放他在搖椅上。他哭了十分鐘就睡著了。自此之後,有時就算他沒睡熟,把他放到搖椅上,他會自己睡著。只是,這招搬回床上就不管用了。看來,他熟悉搖椅了,跟床沒感情。這又是accidental parenting。accidental parenting不是沒救,只是得盡早改,否則小孩越大越難改。

所以我的睡眠考驗還沒過關,仍須努力。

由 debby 發表於 10:07 AM | 迴響 (1)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