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7, 2010

人有幾個胃?

我媽才來我們家沒多久,就跟我說,小J非常鬼靈精,他講的話有時會讓她大吃一驚。

以下是她們某一次的對話:

我媽:「我在台灣的時候,你都婆婆長婆婆短的,怎麼我來了,你都沒叫我啊!」
小J:「我有叫外公啊!(他是指用skype講話的時候)(他不想叫外婆就用這種迂迴策略)」
我媽:「你是叫外公,不是叫我啊!」
小J:「我明天就會叫了。」
我媽:「嗄,還要等明天?」

有天早餐,小J不知何故,跟我媽多要一個盤子,我媽因此說:「你是上海人嗎?吃飯要用那麼多盤子。」小J立刻說:「隔壁的張伯伯是上海人!」我立刻想到,某人跟我提到鄰居是上海人時,小J雖然在吃飯而不作聲,可是他顯然聽進去了。所以我跟某人說,以後不能在小J面前講別人的是非。

我媽發現小J很挑食,不愛吃蔬果,只喜歡吃肉類和一些火氣大的食物,於是有兩晚小J都流鼻血,我媽因此想盡辦法讓小J多吃一點蔬果。沒想到,小J居然跟她說:「我的胃很小,吃不下那麼多!」

我們很好奇小J從哪學來的,聽他爺爺奶奶說,他也會跟他們說這句話。公公說,昨天小J看到奶奶吃芝麻糊,便說他也要吃。他自己的百合蓮藕糊吃到一半就說:「我的胃很小,吃不下這麼多!」所以公公便問他:「你不是說你的胃很小,吃不下嗎?」小J居然回他:「我是吃到背後去,不是吃到胃裡。」

有次某人也跟小J有類似的對話,既然胃很小吃不下飯,怎麼又要吃點心?小J便說:「我還有一個胃!」某人說:「你像牛喔?有四個胃。」

三歲的小J對於他不想做的事,就用各種理由來敷衍、搪塞大人。某人因此感嘆,這小子真的有點像蠟筆小新,老是亂講一通,弄得大人忍不住想罵他一頓。他被罵了之後,一副很可憐的樣子,大人於是安慰他,然後這小子又開始嘻皮笑臉跟你亂扯一通,一點都不像受傷的樣子……這就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的三歲兒!


由 debby 發表於 08:42 PM | 迴響 (0)

August 24, 2010

嬰兒枕頭大搜索

過去幾個禮拜,我到處找嬰兒枕頭,或者可以把嬰兒頭部墊高的東西。因為小P不肯平躺。白天他要是在床上睡覺,頂多睡二、三十分鐘,但是他可以在搖椅上睡一兩小時(如果沒有嗝的話)。起初我以為跟他的頭形有很大的關係,或者還要加上一點胃不好的因素,因為他很難打嗝,如果他有嗝(他的嗝很難拍出來)又要他平躺,那他絕對會哭。

因為在我肚裡時胎位不正,小P的頭被我的肋骨擠壓到,所以頭頂顯得特別平,而後腦袋特別凸。這個後凸的頭要平躺,看來的確會讓他不舒服。既然搖椅那個小羊狀的枕頭讓他睡的很舒服,那我就找一個類似的放在床上好了。

這個搜尋花費我不少功夫。原因之一,是因為美國小兒科醫生主張嬰兒不需要用枕頭,兩歲以上的幼兒才需要枕頭。所以我找不到我媽或月嫂說的那種甜甜圈狀嬰兒枕頭,可能要回亞洲才有得買。我在amazon買到一個小羊枕頭(Cloud B Plush Aroma Pillow Sleep Aid),上面也提到是給兩歲以上的小孩用。小J一看到這個枕頭,就嚷著不要給弟弟,他想要。所以後來就給小J了,只是他不習慣,睡覺時就把這個枕頭丟到床尾去。

原因之二,是美國這種嬰兒睡覺輔助工具的名稱很多。我找到一個類似甜甜圈的枕頭,叫做Infant Head Bed。可是這產品的使用者評價不佳,有人說,等嬰兒會移動了,這head bed就沒用了。我想到小P一個月就會靠甩頭在床上移動,甚至轉個一百八十度,這個head bed大概沒什麼用。另外一個評價較好、類似甜甜圈枕頭的東西是Boppy Noggin Nest Head Support。我們家有一個,擺在bouncer上。產品上面提到,不是睡覺用的。可是有些人拿到嬰兒床去用。

基於安全理由,為了提防嬰兒猝死症,小兒科醫生主張嬰兒床上不要有額外的東西,包括枕頭、棉被等,醫生唯一建議的東西,是塞在床單下的crib wedge。以前我幫小J買了一個,至今還在用。既然是塞在床單下,床面還是平坦的,wedge中間的地方則有一道接合處,所以頭向後凸的小P睡了還是不舒服。而且這個wedge不高,無助於消化不好的寶寶。

有晚因為注意到小P躺下後,一直用他的頭試圖往旁邊摩蹭,於是買了頭部設計類似他白天睡覺的搖椅上頭部設計的Summer Infant Snuzzler Velboa for Head and Body Support。其實這東西應該是放在汽車座椅上的。不過我在這底下墊個小枕頭,小P似乎勉強可以接受,只是他睡覺移動時,還是會滑下來。而且這不是正當用法,等小P不用包巾或會翻身後,就不能用了。

我實在不想再跟小P一起睡了,非得讓他乖乖平躺,回到他的小床去才行。因為我很怕壓到他,跟他共享單人床的結果,就是我睡得很靠近床邊,而且睡眠品質很差。前幾天夜裡,我睡的正熟時,大概是翻身或移動,我整個人從床上摔下來。好在我家鋪地毯,不然我就摔成腦震盪了。

又找了一陣子,我找到Prince Lionheart Back to Sleep Positioner。這產品號稱可以撐高頭部和胸部,幫助舒緩胃食道逆流、腸絞痛、脹氣、耳朵發炎等問題。這時我發現小P跟他哥哥一樣有胃食道逆流的問題,所以這個產品訴求很吸引我。只是,買回來之後,大失所望。這是一塊矽膠板,最上層的矽膠雖號稱「柔軟」,可是那是指大人可以用手壓下去,寶寶是不會覺得那種硬度叫做柔軟的。而且這塊板子有種難聞的氣味,我不喜歡聞著這種怪味入睡。最令人失望的,莫過於這產品能提高的角度其實很小,而且只能用到六個月大。

Bryan Vartabedian醫生在《Colic Solved》推薦的(唯一)睡眠產品是Tucker Sling。我第一次看到這網頁,就立刻把它關掉,因為這玩意好醜!寶寶睡在上面的樣子好怪(某人說,看起來好像爬山一樣)!價錢貴得可怕(USD$129)!不過,我後來想到,這東西看來似乎真的讓寶寶把上半身提高到40度以上,應該會讓寶寶舒服才是。只是,這麼大的角度,寶寶睡在上面會滑下來,所以上面有條帶子把寶寶綁住。有個家長提到,寶寶還是會動,他的小孩有回因此整個人往前,頭部下垂地睡,讓他看了大吃一驚。還有人說這墊子很硬,睡起來不舒服。另外,這墊子一樣有難聞的氣味,對嗅覺敏感的寶寶不利。如果想找便宜點的,有人說可以只買帶子,然後想辦法把床墊墊高;或者只買墊子,然後自製帶子,甚至有人說有的保險會補助。這三招都不適合我們家。另外一個類似的產品是RESQ wedge,價錢更嚇人,要價USD$199.95!

類似的產品還有AR pillow(USD$59.95~)和Nap Nanny(USD$129.99)。前者跟Tucker Sling很像,但是只把上半身墊高而已,Tucker Sling長度較長,到腿部。Nap Nanny前不久發佈產品召回消息,因為有個嬰兒在睡覺時跌落Nap Nanny旁邊,身上還綁著帶子,他的臉被夾在nap nanny和小床床圍間,於是窒息而死。所以nap nanny網站特別聲明不能把這產品放在小床裡,只能放在地板上。

我想要的東西,是能放在小床裡,讓寶寶提高上半身的,而且最好能用到一歲。目前看來AR pillow比較接近理想。可是有家長說這枕頭很窄,嬰兒動來動去後,頭部突然掉到這個很高的枕頭下,肚子仍綁著這枕頭的帶子,於是睡在上面的寶寶也出現讓家長害怕的驚險姿勢。看到這,我也不敢貿然嘗試,免得發生類似Nap Nanny悲劇的事。

我們上回試過把電話簿塞在床墊下。可是一本電話簿是不夠的,會讓床墊不穩,最好多塞幾本,製造落差。可是這樣一來,我們很怕放床墊的鐵絲網會垮下來,因為電話簿很重。我們找不到其他又大又厚又輕的書代替。最後只好放棄。

唉,怎麼辦,找不到合適的解決方案,轉眼小P在搖椅上又睡了一個月,我可不希望他就這樣要人抱、要人搖,一路睡到一歲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8:34 PM | 迴響 (2)

August 18, 2010

做膽

俗話說:「一回生,二回熟。」但是生養小孩這件事,我怎覺得一回生,二回還是不熟?很多事到第二次,仍不知如何是好。比如說,幫嬰兒洗澡。

小J出生前,我擔心某人工作太忙,和小孩互動少,就無法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於是指派他幫小J洗澡。另一方面,我的右手因為以前長時間打電腦受傷,所以沒什麼力,我一個人也無法勝任幫嬰兒洗澡的任務。可是,這回不同了。某人在小P出生後,工作比以前忙,還要管越來越喜歡唱反調的小J,根本沒空管到小P的事,更別說幫小P洗澡了。雖然小P都在家,不怎麼髒,可是一週至少還是得洗個兩三次(醫生說的)吧。我只好硬著頭皮自己幫小P洗澡了。

一個人幫嬰兒洗澡,我真的有點怕怕,事前趕緊看了相關資料。最大的挑戰除了用一條手臂撐著小P(真的好吃力),還要應付他的害怕。小P跟他哥不一樣,一下水就哭,我趕緊唱歌給他聽,轉移他的注意力。後來我才想起,他打從第一次,就很怕洗澡。

我記得月嫂第一回帶他去擦澡時,月嫂在浴室裡一直笑,跟他說:「弟弟,不會跌倒啦!」洗完後,她邊笑邊指給我看,他懷裡的小P一臉呆滯,小手緊緊地抓住月嫂戴的金項鍊。我於是幫忙把小P的手鬆開。

又過了幾天,我才發現小P為何怕洗澡,原因之一,是他不喜歡腳懸空。每次下水前,他覺得整個人被提起,就哭了。就連沒洗澡時,要是有人把他高高舉起,他都會嚇哭。哎,這小子好像有點膽小?

我想起簡媜在《紅嬰仔》(p.72)提到的「做膽」,就是用石頭做法,祈求小孩膽大的儀式。我便跟某人說,小P需要做膽。不同地區的人,「做膽」的儀式可能不同。某人湖南來的姑婆婆以前說要過橋,於是公婆當年住在清華東院時,便帶嬰兒時期的某人去走橋。大概是清華的橋走來並不驚險,某人的膽子並不大。

等我媽八月初來時,我跟她提及此事。她便說,她出發前想帶兩個石頭來幫兩個小子做膽,後來想到石頭很重便做罷,要我帶她去河邊找石頭。河邊?加州是半沙漠區,這裡如果有河恐怕也沒河床可以沖積石頭,把石頭沖得圓滑吧。

有天我們去公婆家時,她瞥見公婆讓小J玩一堆鵝卵石。據說那是小J炒的菜,他們給他一支塑膠湯匙充當炒菜匙。當公公在廚房炒菜時,小J就在客廳炒他的石頭。我媽於是跟婆婆要了兩個圓圓的石頭。她把石頭洗乾淨時,趁我們吃晚餐時,就拿上樓。至於她拿去哪,我沒多問。我爸媽每回弄這種「民俗療法」時,我向來不多問,因為他們以前說我多嘴會破法。我未必相信那些「法術」有效,但是只要無傷大雅,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又過了幾天,小J夜裡流鼻血,把床單弄髒了。我拆床單時,把他的床墊掀起來,於是看到床底下有一個圓圓、咖啡色的東西。我嚇了一跳:「這是什麼?你的大便嗎?」我心想,真是太恐怖了,大小便訓練不成就算了,他居然把大便藏在床底下?我多看那玩意幾眼之後,稍微鎮靜一點,又問他:「還是石頭?」小J立刻說:「那是石頭!」他很快撇清責任:「不是我放的!」我很快地想起我媽那天上樓放石頭的事,原來就是這玩意啦!我很快地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把床墊放下來就離開他房間。

至於做膽有沒效?小J以前不敢在車庫走動的,總是要拉著大人的手,或抱著大人的腿才移動,但是他今天傍晚居然自己在車庫裡走來走去,某人看了很驚訝。但是小P還是很怕洗澡。既然「法術」無效,就只能訓練了。等公婆下個月回台,請他們幫忙買嬰兒脖圈好了。這樣可以讓小P在浴缸裡游泳,一方面訓練他不怕水,另一方面也讓他運動一下,就不必整天掛在我的手臂上(我的手臂都快廢了),睡覺也可以睡久一點。

由 debby 發表於 09:44 PM | 迴響 (6)

August 13, 2010

母奶的味道

許多鼓吹母奶最好的書籍和文章中,都提到不要太早用奶瓶,免得寶寶喜歡奶嘴的流速,就不愛吃母奶了。可是,太晚讓寶寶用奶瓶,會讓寶寶不肯吃奶瓶,這樣媽媽不能親餵時,有些寶寶就算挨餓也不肯碰奶瓶一下。

我碰到的是狀況三。小P在我坐月子期間,常用奶瓶喝奶,夜裡都是月嫂餵他吃配方奶的。他那時不怎麼喜歡我親餵,每逢奶陣都讓他嗆到不肯再喝。我差點因此改用瓶餵。沒想到,做完月子,我讓小P變成愛吃奶就吃母奶後,他開始抗拒碰奶瓶。每次把奶瓶的奶嘴塞到他嘴裡,他不是用舌頭頂出來,就是用手推,甚至一副作嘔樣。最近幾天,他還會把身體扭到另外一個方向去。真是讓我頭大的要命。

餵配方奶餵不完的時候,奶倒掉就算了。可是剩下沒喝完的母奶,倒掉實在很可惜。我又不是那種奶量充裕的媽媽。可是我怎樣都沒勇氣喝自己的奶。有天我想要瓶餵母奶,小P又擺出一副要嘔的樣子,百般無奈之際,我把視線移到在旁邊玩的小J,順口問他:「你要不要喝母奶?」「要!我要喝母奶!」小J之前看弟弟喝母奶,再加上某人曾開玩笑地問他要不要喝母奶,所以小J說過幾次他想喝母奶。直接餵他?我有心理障礙。他才三、四個月大時,就不喜歡我直接餵他吃母奶。我用奶瓶勉強餵到他九個月就停了。現在他三歲多了,我很難接受自己胸前趴著一個這麼大的孩子吃母奶。

既然他要喝,我把奶瓶裡的母奶就裝到小J的吸管杯裡。小J喝了一口。一直好奇母奶是什麼味道的我便問他:「好喝嗎?」他誠實回答:「不好喝!」「為什麼?」「沒有味道!給阿爸喝!」在廚房洗菜的某人聽到,立刻拒絕:「我才不要!好吃的東西都不分給我,不好喝的才說要給我喝!」唉,我的母奶行情真差,只有小P肯捧場。

話說我認識餵母奶最久的S有天問她那三歲的兒子母奶是什麼味道。阿D跟他媽說:「消防車的味道!」消防車是什麼味道?我們都沒吃過消防車,所以S仍沒得到答案。如今小J告訴我另一個答案,原來是沒味道。奇怪了,母奶資料裡,不都說媽媽吃什麼食物,寶寶就會從母奶裡嘗到那些食物的味道嗎?我還以為母奶的味道千變萬化呢。

既然母奶的味道這麼平淡,看來也只有沒嘗過其他食物的嬰兒能接受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47 PM | 迴響 (3)

August 07, 2010

講了英文之後

單飛班上到第二期的,小J開始進入英語世界了。他現在會說自己的名字,還會說:"How are you doing?"和"Happy birthday to you".不算多,不過已經是他的大進展了。或許他會講的不只於此,聽他奶奶說,他會唱小星星的第一句,我還沒聽過。他現在也會講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某人猜測是學講英文。

不過,他還有個學英語的問題,就是腔調和心理建設。

說來奇怪,三歲小孩學語言很快,可是他們難免有腔調。幾個月前,我帶小J在公園玩沙,有個小男生跑來玩他的沙桶,然後把自己的玩具給小J。我要小J跟那個男孩道謝。那個小男生聽了,抬頭跟我說:"He talks funny!"我跟他解釋,小J的母語不是英文,他不太會講英文,所以講起來有外國腔調。而會講很多中文的混血兒阿D,講起中文來,居然有英語腔,他那猶太媽媽講的中文反而沒有那麼重的英語腔。

或許知道自己講的不好,小J似乎不太肯在講英文的美國人面前講英文。今天某人請他離職要去唸書的助理裘蒂吃飯。裘蒂送小J一個垃圾車玩具。小J平時總會問我們:「那個垃圾車收什麼垃圾?」他很清楚垃圾車會收一般垃圾、回收垃圾和院子垃圾三種。他也會講recycle。但是,不管某人怎麼試,小J就是不肯在裘蒂面前講recycle,他都跟那個ABC(American-born Chinese)阿姨講中文。回到家之後,他才講了recycle。

之前我們聽裘蒂的爸媽說,她和哥哥小時候都講中文,出門聽到英文都聽不懂,她哥哥上學的第一天倍感挫折,回家後哭很久。但是裘蒂現在講起中文已經像美國人,英文腔很重,可是她的心態像美國人,不但不覺得自己講的差(即使去過台灣),還覺得自己的中文說得很不錯。可惜小J不是這種個性,他太敏感了,深怕自己講不好會被人笑,於是乾脆不講。他之前還發生過一次語言誤會事件。他跟老師說到弟弟,因為弟弟的中文名字發音是P開頭,結果老師以為他要小便,帶他去廁所。聽婆婆說,他那時哭好久。

不知道小J何時才會克服這些心理障礙,放心地開口說英文?到時,我說不定又要擔心他不講中文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8:41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