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 2018

花錢買經驗的異國生活

旅美棒球選手王建民在2012年外遇事件爆發後,台灣媒體曾寫過他的太太到美國初期是多麼不容易,其中有個片段是:

「那時候的她,搞不懂許多生活規則,明明只想去『洗車加內部清理』,但英文不順,10塊美金的洗車,被洗車場聽成要『小美容』,結果付了40塊美金。 」

我看了其實覺得很納悶。美國人工很貴,我沒聽過有10塊錢的人工洗車。通常加油站旁附設的機器洗車的,才是10塊美金上下的價位。如果人工洗車,洗外面又清理內部,30塊以上是挺常見的價碼,若再加上「小美容」,要價40美金不算離譜啊。她用40塊美金換得車子內外的清理,是一般價格,雖然比台灣貴許多,但這是美國生活的常態。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語言不通和對某些事物不熟悉的狀況下,有時免不了要花錢買經驗。

三個月前,我的汽車胎壓燈亮了之後,怎樣都消不掉。後來得知輪胎裡的胎壓感應器壽命差不多是六到八年,年限到了,所以只好花錢換了。最近一個月,我的胎壓燈又頻頻亮起。兩三週前亮過,上週也亮過,這週又亮了。我每次為了求方便,都去附近加油站的修車店請人幫我打氣。他們有機器在旁邊可以自己打,但我不會用,只好請他們幫忙。

昨天又去請他們打氣時,修車店的經理看到我,覺得我的胎壓問題未免出現得太過頻繁,要人教我怎樣自己打氣。幫我的人顯得滿熱心又親切的,檢查完之後,發現是我的右後胎有問題,於是要我很慢很慢地倒車,然後再很慢很慢地往前開。然後他要我下車,指給我看,我的右後胎上卡了一個螺絲。我問:「這能修嗎?」他笑笑地說:「五分鐘就可以。」

然後他把我的車開到另一頭,用工具把那顆不短的螺絲拔出來,另外一個人塞了個咖啡色的東西進去。我很疑惑地問:「不用填補什麼東西嗎?剛剛那是什麼?」他拿那個咖啡色的東西到我手上,感覺像是黏土之類的材質。他跟我說那個東西在我開車之後就會把洞補住。

之後我去付錢。價格是五十塊美金。不到五分鐘,一個小小的補釘,就要五十美金啊!我的內心在淌血。

回家後我跟某人說這事,他說輪胎店補胎不用錢,我聽了更淌血。但是輪胎店遠一些,而且要約時間,更重要的是,我把車放輪胎店之後,沒法走回家。只好算了。時間就是金錢,有時我們就得花錢買時間和方便。

其實在哪都一樣,對於不熟悉的事物,很多時候我們都得花錢買經驗和教訓。這不只是剛來美國會碰到的,來美國十幾年後,一樣會有這樣的問題。

由 debby 發表於 08:53 PM | 迴響 (0)

June 13,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一)

Bridge prensentation橋樑課程上完後,閱讀老師寫信來謝謝我送她的卡片、花和Amazon禮物卡。她同時寫到:「我真心欣賞妳從研究論文到絕佳的發表,妳都非常努力,以達到完美。我注意到妳每次用email寄論文和簡報檔的時間,希望下週起,妳就可以好好睡覺了。」老師這番話讓我覺得好感動,真是一位熟悉人情世故的老太太。

寫這份報告的確非常辛苦,我覺得我至少用了寫碩士論文的1/4精力,但時間壓縮在一個月間完成。有個晚上,某人看我在電腦前寫論文,問我這有算成績嗎?我說,沒有啊!他問,那為什麼要弄得這麼辛苦?

對我來說,不管怎樣,這都是個能夠介紹台灣,讓更多人認識台灣歷史的機會,我不想錯過。雖然印尼同學說,主要的聽眾都是西語裔,程度不好,所以她的報告很簡單。但我不想這樣預設,沒有人可以猜測和預期聽眾的未來,我不想輕視和放過每一個機會和可能。

跟寫碩士論文不同,寫這題目只能自己努力,老師只能幫忙修英文的錯誤。不過閱讀老師很能跟學生的情緒同步。最早我不知道該拿大綱怎麼辦時,她說我很挫折,她也跟著感覺挫折。後來我想到把歷史分期的方法,她很高興,跟我說那是美式的作法。

之後我更大的焦慮來自資料的收集,因為相關的英文資料不多,我最後只好在台灣博碩士論文系統裡找相關的資料。然後我就經歷很多次在電腦前搥心肝的痛苦,因為很多篇論文沒有電子檔!要不然就是下載之後,打開竟是亂碼。後者經高人指點,後來順利解決。前者始終無解,讓我產生一種怨懟的情緒,覺得這些人是怎麼一回事?寫論文時看別人論文,寫完了卻不開放論文,對學術界貢獻其微,就算台灣小,從南部或東部各地去一趟中央圖書館,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很花時間,更何況國外也有人想看!難道台灣的論文就只能在島內傳播嗎?這樣力量實在太有限了,毫無接軌國際的可能。

之後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學者發表的文章,裡頭有我在別處找不到的資料。但那筆資料跟其他史實有衝突之處,我找半天都不到可以佐證那筆資料的,痛苦半天之後,我決定不恥下問,寫email過去請教那位學者。信寄出後,我想對方大概不會回信。沒想到兩天後她居然有回信,但對方沒直接回答,她只說我可以去看她的其他論文。然而我找不到她的其他論文,於是我找半天之後,又痛苦地在電腦前崩潰了一次。我分別跟閱讀和寫作老師提到這狀況。閱讀老師說,我可以註明只有這筆資料。寫作老師問我打算怎麼做?我說,既然找不到合理之處,無法解釋跟其他歷史相悖之處,我就放棄這筆資料。她說她同意,因為她之前教歷史時,常發現有些書會寫錯。有些資料雖被印成白紙黑字,不代表是真的。

我記得去年或前年上很多畫畫課後,跟某人說:「好幾個老師講到日本的畫畫用具或毛筆什麼的,都說有多好,明明(廣義的文化)中國也有。」某人哼了一聲說:「中國人近兩百年都不注重品質,也難怪人家這樣說。」我在找台灣茶的史料時,居然讀到好多次台灣人怎樣偷工減料,導致銷售遇阻的歷史。某人講的沒錯,台灣人基本上在這方面是跟中國人一樣,而不是跟日本人一樣的。就連最近幾年的新聞裡,也不乏台灣人為了賺錢,做了不少黑心事的新聞。這種事看了真是讓人神傷,但左思右想,我只帶過兩筆。

另外也讀到某媒體做的關於某段歷史的報導,但是那段報導抽離了歷史背景,用現在的眼光來解讀,變成了兩回事。如果對照一位學者用英文發表的論文來看,某媒體把可疑、可能是恥辱的過往改寫成榮耀,這簡直就是毫無歷史感的作法。

說到學者的論文,在那領域裡會用英文發表論文的學者主要就那固定幾個。不過有位學者把紅茶寫作red tea,其實應該是black tea。我還找到有人(不是學者,身分不明)在日本一個產業研討會發表的英文論文,但那英文寫作非常糟,還把一個重要貢獻者的名字寫錯。真奇怪,台灣人不都說日本人最嚴謹了,去嚴謹的地方發表那麼爛的東西,不覺得丟臉嗎?

總之,這次憑著一鼓熱血,選了跟台灣有關的題目,卻發現台灣的資源都不支援我們這些在國外想研究台灣的人,所以下次若要寫這類的東西,我決定選個可以在美國找到充分資料的題目就好,不要再寫台灣了。

在這過程中,碰到好幾個人換題目。韓國同學換了好幾次,哥倫比亞同學在報告前三週,說她要換題目,因為她讀了一些資料後,發現不是她要的方向,她想做「男人從火星來,女人從金星來;前者要性,後者要愛」之類的東西。老師只能允許,然後她很擔心地問我:「妳沒要換題目吧?」她有晚花了兩三小時看跟台灣茶有關的資料,她說若我換題目的話,她沒繼續說,但做了扭斷的動作,大概是說要把我的脖子扭斷吧。大家看了都笑了。

菲律賓同學和越南同學最快完成她們的論文,而且越南同學寫了19頁!她的論文被老師認為是最棘手的,因為她不能主觀說服大家吃素,而是要用各方說法辯證素食的好處。然後印尼同學和韓國同學也相繼完成了,她們都控制在5-7頁間。我本以為最晚換題目的哥倫比亞同學會拖最久,但沒想到墊底的是我!因為我花很多時間確認很多不同的資料。如果只是有人寫這樣那樣,我就照著寫的話,真是簡單太多了。但我希望追求相當的可信度,所以做了很多費力的查證工作,讀了非常多東西。

好不容易在最後一週上課前,趕完了12頁的論文和簡報檔。倒數第二堂課,我們在課堂上先練習介紹自己的報告,我完全沒準備,只能看著簡報檔念。後來老師說需要有人說發表會主持人。菲律賓同學立刻說我,因為她覺得我上次在西語研討會很稱職。但我得準備我的報告,不想當主持人。哥倫比亞同學就說我們兩個都當過這種角色,應該把機會讓給其他人。好在最後印尼同學自告奮勇,接下主持人的重任。

發表會的前一天,我還在努力地修簡報檔和講稿。那天雖然沒上課,但我下午的行程很滿,接完小孩回家後,又要送小P去上畫畫課。要出門接小孩前,我把所有內容先列印下來。後來小P上課時,我就坐在一個私人花園的玫瑰花圃旁繼續修講稿,晚上小孩睡覺以後再繼續用電腦修改。我想很多年後,我都不會忘掉那個在玫瓜瑰花圃旁修講稿場景吧,很久沒有這種必須抓緊時間的心情。

發表會那天,現場大概有三十多人。據說比她們去年年底那場少,不過大家還是很緊張。我是倒數第三個發表的,雖然應該控制在十分鐘之內,但我的講稿足足有六頁之多,只好占用其他人的時間,還好韓國、印尼和哥倫比亞同學的報告都算短的。

Bridge prensentation

我的報告的貢獻,除了再次秀秀中華民國國旗和宣傳台灣做為主權國家的地位,就是在三十多個人面前解釋泡沫紅茶和波霸奶茶是不同的東西,因為在很多英文資料裡,把這兩者都混為一談。做為台灣人,必須予以正名。

之後寫作老師對我讚賞有加,她說我的報告是最有歷史感的,給聽眾很完整的面向,還介紹旁邊另一位西語裔學生給我,說他最喜歡我的報告。然後她說哥倫比亞同學的報告,根本就不是研究論文。其實最歡樂的部分,就是哥倫比亞同學上場後。因為她一上台就叫所有人站起來,跟著她做動作。熱身後,她問大家:「男人和女人,哪個性別運動神經較好?哪個性別比較會社交?」她問了好幾個跟性別有關的問題,但她沒告訴大家答案。之後她放了幾張網路上可以找到的男女差異圖,強化她「男人腦子裡只有性」的論點,可是她沒有用任何研究佐證這說法。大家倒是被她唱作俱佳的表情和動作逗得挺樂的。所以,很明顯,寫作老師的標準和我比較接近,跟哥倫比亞同學有相當距離。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發表完之後,就是吃喝時間了。這次的party主題是國際食物,除了我們要帶不同國家的食物外,閱讀老師也到處張羅了許多。我帶了瓶裝茶和義美的香芋夾心酥(感謝附近的洋超市,居然有賣台灣食物)。最特別的,應該是越南同學做的越南布丁,她以此展現她論文說的「彩虹飲食」。她的布丁有各種顏色的配料,其中一種綠色配料,居然是菠菜做的類似糰子的東西,很像挫冰的料。那布丁吃起來有吃香水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加了香蘭葉精?),真是說不出的奇妙。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差點忘了提,在報告之前,老師除了給我們一個精美的文件夾裝論文外,還給我們每人一樣禮物,都是跟我們的論文有關的。印尼同學寫印尼香料,所以老師送她幾罐有機香料。韓國同學寫韓國發酵食物,所以老師送她好不容易在超市找到的韓國烤肉醬。越南同學寫素食,老師送她在Whole Foods買的數種有機水果。菲律賓同學寫擴增實境,老師好像送她帽子?至於我,老師說找不到台灣的茶(我知道很難找,我自己也找過),所以她送我一個很可愛的茶杯組。

My gift from a nice teacher

我們都覺得我們從她身上得到的,總是太多太多了,所以我們每個人都送了她禮物,表示我們的感謝。Party結束後,我們幫忙收拾,盡可能把剩下的食物分一分,但很多還是收到老師車上,把她的車都裝滿了。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為了我們,附近的每間超市都跑了幾遍,一大早就運了好多食物和各種布置來,這種精力和付出,是我們自嘆不如的。我們都覺得很幸運,在學習英文的同時,能夠認識這麼好的老師,以及其他國家來的朋友,這幾個月的收穫,比我們想像得還要豐富許多。

所以我跟印尼同學約定好,下學期見!


由 debby 發表於 11:40 PM | 迴響 (0)

June 06, 2018

小孩在台北遇襲始末

記得以前台灣的家人看負面的社會新聞而有過度反應時,我都要勸他們不要大驚小怪,因為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但會咬狗的人幾乎沒有。這幾天看小燈泡(2016年內湖隨機殺人事件的受害小朋友)爸爸的文章,想起上次回台灣時的遭遇,讓我覺得台灣的確變成一個對小孩,以及有小孩的父母來說,不是非常安全的地方。因為我們家小孩平白無故被陌生人襲擊,小P特別倒楣,他碰到兩次!

2016年底回台時,我們去了台北101,因為外國人到台北一定要去的地方之一就是台北101,小J某本世界旅遊書中,唯一提到台灣的景點,也是台北101。

觀景台門票價格

雖然101觀景台成人票600,兒童票540,讓我們覺得好貴。反正我們是去開開眼界,可能這輩子就只去這一次,所以我們還是花錢排隊上去了。我們在89樓逛一逛之後,就上91樓觀景台。我帶著小P,某人帶著小J,分開行動。91樓是戶外觀景台,風很大,挺冷的,好在我們有厚外套。看完之後,我們就走樓梯去88樓看風阻尼球。但是正走下樓時,另一方向上來一個聲音有點怪的男人,他的聲音細細扁扁的。他對著小P說:「外套脫掉!」然後出手推了小P一把。小P就往後倒,我趕緊扶住他,然後我氣到一時說不出話,怒視那人。那人完全不理會,自顧自地走了。

IMG_2151

後來我們看完風阻尼球,經過一片很貴的珊瑚飾品區,準備搭電梯下樓時,我又聽到那人的聲音了。我跟某人說就是那人。那人跟幾個女性站在一起,可能是他媽媽和姐妹。某人看了看,跟我說,感覺是個得遲緩症的大人,不過還好小P沒事,多注意點就是了。

過了幾天,我去捷運永春站辦事,某人帶著兩個小孩去那邊的台灣大哥大門市處理手機的事。某人跟門市人員接洽時,兩個小孩坐在一旁等。之後進來一個男人,看到兩個小孩在那,就走過去給他們一人一個搥頭。小P說好痛。事後我們會合時,某人跟我說此事,我又急又氣,問某人怎麼不去問那人為何打我們小孩?某人說,那人看起來就怪怪的,而且小孩沒外傷,就算我們去警察局報案,因為沒明顯傷勢,也不能怎樣,頂多只是浪費時間而已。但我還是很不高興。台北怎麼這麼多怪人對小孩動手動腳的?

朋友說,台灣有很多有精神疾病的人,不就醫,卻到處趴趴走,很難防。我有次就查到一個新聞,有名女法官在街頭遇襲,推倒她的女子因為精神不穩,才在街上隨便推人。

小孩碰到這種事,再加上這類新聞層出不窮,讓我覺得台灣真是越來越不安全了。要是有台北市長候選人能針對這種狀況,提出有效策略,那我願意鼓動家人投他一票。


由 debby 發表於 10:04 PM | 迴響 (0)

June 04, 2018

番薯頂端的空白

最近幾天看到朋友都在臉書上放台灣地圖,上面標示他們住過和玩過的地方。雖然我已經離開台灣很久了,但也想湊熱鬧。在地圖上點點點之後,突然發現,我居然沒去過北台灣頂端的基隆,說近不算近,說遠談不上遠的基隆。

於是我想很久究竟是為什麼。有位曾經同行的大學同學說,她去很多地方都是為了工作。我大概也差不多,只是我的資歷淺,所以去過的地方顯然沒她多。

我還記得,我人生第一次和第二次去花蓮都是大三那年,為了某個重要的學分而去的。當時誤打誤撞就完成兩件還算重要的事,路上真是多虧了在某站認識的姐姐們幫忙和照顧,不然我一定會迷路又浪費很多時間的。第二趟在火車上時,旁邊坐了位抱著一尊佛像的老人。那是誰的佛像?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總之,當時有種超現實的感覺。後來環島了兩趟,花蓮和台東當然都是一定會經過,也一定會停的,因為東邊也就宜蘭、花蓮和台東三個縣而已。

在南部念研究所時,常被在南部長大的同學笑,笑我不會說閩南語,笑我們台北人對事情的認識跟他們不一樣,之後每次聽人說南部人很熱情,我都苦笑呵呵。當時跟我一起同病相憐的,是個基隆來的同學,他也在台北念大學,所以對南部一樣不太習慣,我們下課後常混在一起吐苦水。尤其我剛到南部頭一年,嚴重水土不服,日子過得很慘,只要有錢就回台北,充電後再去南部經歷人生的低谷。基隆來的同學也常回家,他每次回基隆後,都會帶李鵠鳳梨酥來給我,讓我覺得基隆就等於李鵠鳳梨酥,既然有得吃,就不必親自跑一趟。雖然基隆真正有名的是廟口小吃,但對一個從小就不吃夜市和小吃的人來說,沒什麼吸引力。除此之外,就不知道去基隆要看\做什麼了。

工作之後,常常出差,去過宜蘭、苗栗、台中、台南、南投等地,但就是沒去過基隆,因為沒什麼業務相關對象在基隆。我的制縣圖一貼,台灣南北的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南部的朋友覺得基隆就是台北的外港,怎麼會沒去過?我說,台北人需要去比台北更多雨的地方嗎?基隆來的同學也給我按個哈。台南來的大學同學奇怪我怎會沒去過基隆的九份,她被糾正九份不在基隆後,我很汗顏地說,其實九份我也沒去過。這真的很遺憾,因為從大學時代就想去,卻始終沒去過。2014年回台時想去,朋友說陸客很多,那我就打消念頭,最不喜歡湊熱鬧了。2016年回去時陸客很少,但是查到要坐公車轉來轉去,覺得很麻煩,就坐高鐵去台南玩了。

於是我終於想到從沒去過基隆的原因了。因為從台北南區去基隆的交通不方便,沒捷運不說,還要轉車,轉車時就很怕下錯站或坐錯車。別說去陌生的地方了,上次我居然帶著我們家其他三人在忠孝敦化站坐錯方向的公車。離開台灣十幾年後,我跟台北也很不熟了,想當年我在忠孝東路四五段上應該至少走過幾百遍吧。

看來下次回台的目標之一,就是把番薯頂端的空白消掉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07 PM | 迴響 (0)

June 03, 2018

賣屋熱

最近兩個月,附近好多房子上市。有次去拿團購的貨,一個中國大陸來的媽媽就說她的左鄰右舍都在賣房子,是怎麼一回事?某人不久之後也說了類似的話。我說,只要有1%的人賣房子,就可以讓人覺得很多人在賣房子。現在一到周末假日,很多路口都有Open House的牌子。今天載小孩去上網球課,就在我們附近的路口看到兩個Open House的牌子。於是回家之後就去看看這兩個房子,畢竟有戶就在我們家對面。

我們對面的鄰居也是台灣人,因為男主人的工作變動,他們馬上就要搬到東岸去了。說來他們運氣真的很好。因為他們前面那個屋主,買在2007年的最高點。當我聽到房價時,忍不住問某人是否該賣房子。幾個月後,就發生金融海嘯,加州房價都跌得很慘。他們幾年後要賣房子時,房價還在低谷,賣了很久都沒賣出去。但我知道他們其實在房子上做了很多投資,廚房和衛浴的檯面都換成當時流行的花崗岩材質,廚房和車庫中間的那個小房間還訂做了書桌和櫃子。這樣的房子卻賣了很久都賣不出去,一再降價,上市過兩次,然後下市,最後在第三次重新上市兩個後才賣出。後來接手的台灣鄰居買之前又殺了一筆錢。從他們第一次上市到最後賣出,一共被砍了快六萬。

但是後來的台灣屋主很幸運,他們買在低點,現在賣出的時機卻是高點。雖然才六年,他們的賣價比當初他們的買價多了十七萬!賺到的錢都可以去東岸鄉下買一戶房子了。房地產有時真的是很好的投資標的,就看個人的進場時機。他們家最近兩次Open House,我們家附近都很多車,感覺很多人來看。因為前任屋主的投資,這個房子看來不錯。他們隔壁的房子比他們大不少,裡面的東西都還是2000年蓋好時的樣子,去年也賣了好幾個月,幾經波折賣出的價格還沒有現在他們開出的高。

我後來又去看了另一個房子,在附近的大房子區,那間房子開出的價格比百萬少一千元。那個房子大很多,裡面的狀況更好。據經紀人說,他們才住三年,搬進來就是這樣子,沒有什麼更動。所以看起來較新的裝潢也是前屋主的投資。不過,他們開出的價格比他們的買價高將近13萬,如果順利賣出,投資報酬率更好。他們的前屋主也是上市過兩次才賣出的,最後賣出的價格比他們最早開的價格少七萬七,而且第一次上市是2009年,最後賣出是2015年,照理說2015年房市已經比2009高很多了,可見前屋主在2009年開出的價格太高了,沒有買家可以接受。

經紀人說,這間屋主要賣的原因是,男主人在洛杉磯機場附近工作,每天要通勤兩個多小時吃不消,雖然很喜歡這房子,但還是忍痛賣掉。他們有不少按摩椅、按摩腳的家電,看來長途開車真的是個問題,不知道他們當初怎麼會選擇住在這麼遠的地方?從他們的家電,我猜到這是一戶韓國人。因為他們有個冰箱是我沒看過的韓國牌子,其他不少家電也是韓國牌。我滿喜歡他們的布置,走的是自然風。從窗簾、壁紙,到牆上的掛畫,都是跟自然有關的圖案和顏色。而且他們家後面對著小溪,主臥室有面牆就是對著一片樹林的景緻。他們在那面窗前放了一個按摩椅和按摩床,感覺是挺舒壓的角落。但就是價格太高了啊。跟我們對面的房子比起來,除了我,沒看到其他人去看這個房子。

話說回來,我們這裡的房價再高,也遠遠不能跟灣區比。前不久看到有人貼出一個看來很普通的房子,在灣區卻要好幾百萬,簡直就是貴瘋了!難怪很多人要逃離灣區啊。房子的價格決定一個家庭的生活品質,在這件事情上,還是務實一點比較好。


由 debby 發表於 10:52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