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一)

Bridge prensentation橋樑課程上完後,閱讀老師寫信來謝謝我送她的卡片、花和Amazon禮物卡。她同時寫到:「我真心欣賞妳從研究論文到絕佳的發表,妳都非常努力,以達到完美。我注意到妳每次用email寄論文和簡報檔的時間,希望下週起,妳就可以好好睡覺了。」老師這番話讓我覺得好感動,真是一位熟悉人情世故的老太太。

寫這份報告的確非常辛苦,我覺得我至少用了寫碩士論文的1/4精力,但時間壓縮在一個月間完成。有個晚上,某人看我在電腦前寫論文,問我這有算成績嗎?我說,沒有啊!他問,那為什麼要弄得這麼辛苦?

對我來說,不管怎樣,這都是個能夠介紹台灣,讓更多人認識台灣歷史的機會,我不想錯過。雖然印尼同學說,主要的聽眾都是西語裔,程度不好,所以她的報告很簡單。但我不想這樣預設,沒有人可以猜測和預期聽眾的未來,我不想輕視和放過每一個機會和可能。

跟寫碩士論文不同,寫這題目只能自己努力,老師只能幫忙修英文的錯誤。不過閱讀老師很能跟學生的情緒同步。最早我不知道該拿大綱怎麼辦時,她說我很挫折,她也跟著感覺挫折。後來我想到把歷史分期的方法,她很高興,跟我說那是美式的作法。

之後我更大的焦慮來自資料的收集,因為相關的英文資料不多,我最後只好在台灣博碩士論文系統裡找相關的資料。然後我就經歷很多次在電腦前搥心肝的痛苦,因為很多篇論文沒有電子檔!要不然就是下載之後,打開竟是亂碼。後者經高人指點,後來順利解決。前者始終無解,讓我產生一種怨懟的情緒,覺得這些人是怎麼一回事?寫論文時看別人論文,寫完了卻不開放論文,對學術界貢獻其微,就算台灣小,從南部或東部各地去一趟中央圖書館,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很花時間,更何況國外也有人想看!難道台灣的論文就只能在島內傳播嗎?這樣力量實在太有限了,毫無接軌國際的可能。

之後好不容易找到一位學者發表的文章,裡頭有我在別處找不到的資料。但那筆資料跟其他史實有衝突之處,我找半天都不到可以佐證那筆資料的,痛苦半天之後,我決定不恥下問,寫email過去請教那位學者。信寄出後,我想對方大概不會回信。沒想到兩天後她居然有回信,但對方沒直接回答,她只說我可以去看她的其他論文。然而我找不到她的其他論文,於是我找半天之後,又痛苦地在電腦前崩潰了一次。我分別跟閱讀和寫作老師提到這狀況。閱讀老師說,我可以註明只有這筆資料。寫作老師問我打算怎麼做?我說,既然找不到合理之處,無法解釋跟其他歷史相悖之處,我就放棄這筆資料。她說她同意,因為她之前教歷史時,常發現有些書會寫錯。有些資料雖被印成白紙黑字,不代表是真的。

我記得去年或前年上很多畫畫課後,跟某人說:「好幾個老師講到日本的畫畫用具或毛筆什麼的,都說有多好,明明(廣義的文化)中國也有。」某人哼了一聲說:「中國人近兩百年都不注重品質,也難怪人家這樣說。」我在找台灣茶的史料時,居然讀到好多次台灣人怎樣偷工減料,導致銷售遇阻的歷史。某人講的沒錯,台灣人基本上在這方面是跟中國人一樣,而不是跟日本人一樣的。就連最近幾年的新聞裡,也不乏台灣人為了賺錢,做了不少黑心事的新聞。這種事看了真是讓人神傷,但左思右想,我只帶過兩筆。

另外也讀到某媒體做的關於某段歷史的報導,但是那段報導抽離了歷史背景,用現在的眼光來解讀,變成了兩回事。如果對照一位學者用英文發表的論文來看,某媒體把可疑、可能是恥辱的過往改寫成榮耀,這簡直就是毫無歷史感的作法。

說到學者的論文,在那領域裡會用英文發表論文的學者主要就那固定幾個。不過有位學者把紅茶寫作red tea,其實應該是black tea。我還找到有人(不是學者,身分不明)在日本一個產業研討會發表的英文論文,但那英文寫作非常糟,還把一個重要貢獻者的名字寫錯。真奇怪,台灣人不都說日本人最嚴謹了,去嚴謹的地方發表那麼爛的東西,不覺得丟臉嗎?

總之,這次憑著一鼓熱血,選了跟台灣有關的題目,卻發現台灣的資源都不支援我們這些在國外想研究台灣的人,所以下次若要寫這類的東西,我決定選個可以在美國找到充分資料的題目就好,不要再寫台灣了。

在這過程中,碰到好幾個人換題目。韓國同學換了好幾次,哥倫比亞同學在報告前三週,說她要換題目,因為她讀了一些資料後,發現不是她要的方向,她想做「男人從火星來,女人從金星來;前者要性,後者要愛」之類的東西。老師只能允許,然後她很擔心地問我:「妳沒要換題目吧?」她有晚花了兩三小時看跟台灣茶有關的資料,她說若我換題目的話,她沒繼續說,但做了扭斷的動作,大概是說要把我的脖子扭斷吧。大家看了都笑了。

菲律賓同學和越南同學最快完成她們的論文,而且越南同學寫了19頁!她的論文被老師認為是最棘手的,因為她不能主觀說服大家吃素,而是要用各方說法辯證素食的好處。然後印尼同學和韓國同學也相繼完成了,她們都控制在5-7頁間。我本以為最晚換題目的哥倫比亞同學會拖最久,但沒想到墊底的是我!因為我花很多時間確認很多不同的資料。如果只是有人寫這樣那樣,我就照著寫的話,真是簡單太多了。但我希望追求相當的可信度,所以做了很多費力的查證工作,讀了非常多東西。

好不容易在最後一週上課前,趕完了12頁的論文和簡報檔。倒數第二堂課,我們在課堂上先練習介紹自己的報告,我完全沒準備,只能看著簡報檔念。後來老師說需要有人說發表會主持人。菲律賓同學立刻說我,因為她覺得我上次在西語研討會很稱職。但我得準備我的報告,不想當主持人。哥倫比亞同學就說我們兩個都當過這種角色,應該把機會讓給其他人。好在最後印尼同學自告奮勇,接下主持人的重任。

發表會的前一天,我還在努力地修簡報檔和講稿。那天雖然沒上課,但我下午的行程很滿,接完小孩回家後,又要送小P去上畫畫課。要出門接小孩前,我把所有內容先列印下來。後來小P上課時,我就坐在一個私人花園的玫瑰花圃旁繼續修講稿,晚上小孩睡覺以後再繼續用電腦修改。我想很多年後,我都不會忘掉那個在玫瓜瑰花圃旁修講稿場景吧,很久沒有這種必須抓緊時間的心情。

發表會那天,現場大概有三十多人。據說比她們去年年底那場少,不過大家還是很緊張。我是倒數第三個發表的,雖然應該控制在十分鐘之內,但我的講稿足足有六頁之多,只好占用其他人的時間,還好韓國、印尼和哥倫比亞同學的報告都算短的。

Bridge prensentation

我的報告的貢獻,除了再次秀秀中華民國國旗和宣傳台灣做為主權國家的地位,就是在三十多個人面前解釋泡沫紅茶和波霸奶茶是不同的東西,因為在很多英文資料裡,把這兩者都混為一談。做為台灣人,必須予以正名。

之後寫作老師對我讚賞有加,她說我的報告是最有歷史感的,給聽眾很完整的面向,還介紹旁邊另一位西語裔學生給我,說他最喜歡我的報告。然後她說哥倫比亞同學的報告,根本就不是研究論文。其實最歡樂的部分,就是哥倫比亞同學上場後。因為她一上台就叫所有人站起來,跟著她做動作。熱身後,她問大家:「男人和女人,哪個性別運動神經較好?哪個性別比較會社交?」她問了好幾個跟性別有關的問題,但她沒告訴大家答案。之後她放了幾張網路上可以找到的男女差異圖,強化她「男人腦子裡只有性」的論點,可是她沒有用任何研究佐證這說法。大家倒是被她唱作俱佳的表情和動作逗得挺樂的。所以,很明顯,寫作老師的標準和我比較接近,跟哥倫比亞同學有相當距離。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發表完之後,就是吃喝時間了。這次的party主題是國際食物,除了我們要帶不同國家的食物外,閱讀老師也到處張羅了許多。我帶了瓶裝茶和義美的香芋夾心酥(感謝附近的洋超市,居然有賣台灣食物)。最特別的,應該是越南同學做的越南布丁,她以此展現她論文說的「彩虹飲食」。她的布丁有各種顏色的配料,其中一種綠色配料,居然是菠菜做的類似糰子的東西,很像挫冰的料。那布丁吃起來有吃香水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加了香蘭葉精?),真是說不出的奇妙。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international theme party

差點忘了提,在報告之前,老師除了給我們一個精美的文件夾裝論文外,還給我們每人一樣禮物,都是跟我們的論文有關的。印尼同學寫印尼香料,所以老師送她幾罐有機香料。韓國同學寫韓國發酵食物,所以老師送她好不容易在超市找到的韓國烤肉醬。越南同學寫素食,老師送她在Whole Foods買的數種有機水果。菲律賓同學寫擴增實境,老師好像送她帽子?至於我,老師說找不到台灣的茶(我知道很難找,我自己也找過),所以她送我一個很可愛的茶杯組。

My gift from a nice teacher

我們都覺得我們從她身上得到的,總是太多太多了,所以我們每個人都送了她禮物,表示我們的感謝。Party結束後,我們幫忙收拾,盡可能把剩下的食物分一分,但很多還是收到老師車上,把她的車都裝滿了。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為了我們,附近的每間超市都跑了幾遍,一大早就運了好多食物和各種布置來,這種精力和付出,是我們自嘆不如的。我們都覺得很幸運,在學習英文的同時,能夠認識這麼好的老師,以及其他國家來的朋友,這幾個月的收穫,比我們想像得還要豐富許多。

所以我跟印尼同學約定好,下學期見!


由 debby 發表於 June 13, 2018 11:40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