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

週五照例又是超忙的一天,上完課沒多久要接小孩、帶他們去上課,然後還要以班媽的身分安排中文課班上的年終party等,瑣事甚多。但今天我想歡呼放鞭炮,因為寫作課上完啦!上完下週兩堂閱讀課,我就可以解脫了!希望接下來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不過這當然是癡人說夢,因為暑假馬上就要來了。

最近幾週都沒寫新的作文,因為自從開始寫閱讀老師要的學術論文,就沒法顧到每週要交的作文,我還欠一篇跟宗教有關的文章(不知道從何寫起)。寫作課老師理解我們的狀況,就放我們一馬。不過她說想幫我們看論文和報告時要用的簡報檔,所以這兩週她都在改我的論文。

今天除了稍為檢視一下我們各自的論文外,就是講一下五段式作文,這是應我要求的加的內容,所以昨天我們幾個講到今天要上什麼時,其他人都怪我。我很無辜地說,因為閱讀老師說這是上過寫作課的學生都應該知道的,但我們完全不知道,所以我才去問寫作老師能不能教我們。她說那是給高中程度的人上的內容,不過既然我要求,那她就幫我們上。

但是今天老師有事要準時走,我們之前擔誤太多時間,所以五段式作文沒講完。不過重點就是,要訴諸理性和證據。這對我來說,似乎不是難題,以前寫太多這類的東西了,只是不是用英文寫的(這才是問題)。

這次還有件事,就是收集我們的作文。老師想收集一些我們的好作文,集結成冊,分享給其他同學。她讓我們自己從她有寫好評的文章裡挑。我有九篇文章,基本上每篇都被她寫Great、Excellent、Terrific等。就連被某人說我沒照作業指示寫的臨終選擇那篇,她也寫了Outstanding。所以某人說,老師應該滿賞識我的。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那些評語是鼓勵性質,每個人都有,因為很多地方都被她改的滿堂紅,除了文法和慣法語的問題,她甚至幫我們重整句子。

今天她拿了我最近的一篇,說她希望能收錄那篇,因為呼應了範本。我很意外,因為那篇的範本是黑人女作家Maya Angelou的一篇文章,裡頭有虛實交錯的部分。當初由於我們不熟裡頭的黑人文化和用字,看不太懂,老師在課堂上特地講解了那篇文章。為了寫那篇作業,我花了很多時間,簡直想破頭。

不知為何,她給我們好幾篇黑人作家的文章,跟隨而來的作業,往往是要寫人生中那些負面的過往。所幸我不是什麼好命人,油麻菜籽的不快樂童年就可以讓我寫好幾篇。我寫作業時的領悟是:痛苦不見得能使人成長,但痛苦倒是可以拿來寫作文交作業。比較困難的地方是,要如何寫細節。像我這種不拘小節的人,不喜歡記不愉快的事,或說自我保護機制讓我忘記那些人生不愉快的種種。據老師說,越南同學就很擅長寫細節和氛圍,老師很欣賞那點,認為她可以往作家之路發展。真想拜讀一下她的文章。

要挑作文時,我看到某些文章的標題就想要跳過去。我真覺得這些作業像讓我們發展「私寫作」,就連在中文領域裡,我都沒有這樣的經驗。寫這些東西時,我徹底了解:寫作也是會讓人痛、讓人哭的,我甚至在寫往事時,對過去有了新的認識,而這認識依舊讓人開心不起來。這是我之後都不想看那些東西的原因,所以我也不挑那些東西到老師的選集裡,除了老師特別開口要的那篇。對於自己的東西,我分不出好壞,不過她說那篇好,那表示我有做到她的要求。

寫這些作業的另一個體會,就是發現自己其實還滿喜歡寫作的,即使是用英文。回頭想想,我的大學主修並沒選錯。雖然我最近多年常覺得該改行念別的、做不同的工作,但那是因為產業夕陽化導致的不如歸去心態。而且寫這些作業時,我重新體會到大學時期和以前工作時,腦子高速旋轉,應該寫的東西寫不出來,卻寫了很多不相關的副產品的狀況。寫往事時,我發現自己的記憶流失好多,大概是長期睡眠不足,導致很多事都記不得了。說不定我該開始把以前的事寫下來,到老了再寫,可能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用將近四個月的時間修完這門課。當初覺得好累好辛苦,不確定能不能熬到最後。現在證明,我撐過來了,真是多虧了其他三位亞洲(菲律賓、印尼和越南)同學的同舟共濟。若沒有人一起受苦受難,可能會更難熬吧。前不久去校外教學時,哥倫比亞同學問其他人對寫作課的看法,之後印尼同學對我和菲律賓同學說,原來她那麼討厭寫作老師。但我們三人共同的心得是,寫作老師就是要求嚴格了點,但在課堂外,她其實人很好,這就是老師該有的樣子。而且可能亞裔比西語裔更能承受課業壓力,這就是為什麼最後亞洲組變成橋樑課程的堅強班底,而美洲組只剩一個很少出現的哥倫比亞同學。

雖然課上完了,但寫作老師說,若我們要寫作業,暑假依舊可以傳給她看,她會幫我們改。下週若我們要她幫忙看簡報,也可以去找她。我想我會把握這最後的機會。因為文章被她改過真的有差,這是我現在需要的。

由 debby 發表於 10:41 PM | 迴響 (0)

May 15,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九)

最近在趕報告,因為下週四就是最後一堂課,要做成果報告。據說到時比我們低一級(甚至低兩級)的ESL學生,還有老師在各團體的朋友,都會來聽。我的報告資料比我想的難找,再加上要確認某些說法無誤,我簡直就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偏偏有時還是找不到,畢竟中央圖書館只在台北。

早上一進教室,只看到老師。她問我怎麼是凌晨兩點多寄報告給她?我說這報告要找的東西很多,我花了很多時間,而且還有結論要寫。值得開心的是,她看完我的報告後,說很有意思。上週五寫作老師說,她最怕看歷史報告中有一堆數字或一個一個獨立的事件,完全不理解有什麼關聯性。希望我有把這些歷史關聯處理好。這份報告讓我寫得元氣大傷,每天都只睡四、五小時。

之後就跟比我晚進教室的越南同學一起去做電腦測驗,菲律賓和韓國同學已經先過去了。

這次的題目跟上次有些一樣,但滿多都換了。我記得上次我好不容易在時間結束前完成所有題目,這次我做完時,還有九分鐘。

本來很擔心我會退步,不過還好,分數顯示我進步了6分,雖然同樣在最高的excellent階段,但右邊的說明不同。上次是Adult Secondary,這次是Advanced Adult Secondary。後來一查,這是最高一級了。

後來老師問我們做得怎麼樣。除了越南同學,我們三人都拿出報告來,我的成績最好,韓國同學比我少四分,菲律賓同學比我少三十分。我想越南同學可能比菲律賓同學低一些。

老師說,若成績本來就在最高一級的人,要進步很難,甚至可能在另一次測驗中退步。程度在最低一級的人,要進步很多也不容易。倒是程度在中間的,要進步就容易多了。那我應該感到慶幸,我不但沒退步,還進步了六分。

老師便提到,她以前有個學生成績到一定程度後,這裡的一位負責人就把他踢出這個課程,讓他去社區大學修課,當他被告知時,非常生氣,但辦公室的這決定是不能改的。我很吃驚,原來這裡會不讓有一定程度的人繼續上,我很怕她們也會把我踢出去,因為我還打算上一期或者別的課程。於是趕緊問那人修了幾次,原本有大學學位嗎?

老師說,他從墨西哥來這時,高中都沒念完,他先考高中同等學力,然後從第一級ESL開始上,一直修到我們這個第六級的橋樑課程,他上了五次,也修過托福課程,大概花了十四年的時間在這裡。後來他去社區大學後,那門英文課拿到A,他便覺得自己被踢出去是有道理的。

十四年?我算了一下,我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到念完研究所,就差不多是十四年。不過我想以一個沒有高中畢業證書的人,在此地從事的工作可能是勞力相關的。免費的ESL課程的確是個最佳選擇。畢竟社區大學還是要收學費的。

聽說社區大學有三種不同程度的英文課,入學時要先受試,學校會根據考試的結果予以分級。程度好的話,修一門就夠了;程度差的話,就要一級一級地通過才行。所以寫作老師說,其實大可先在這裡修,程度夠了再去社區大學,這樣比較省錢。

下學期的課跟文學和歷史有關,期末報告據說比這學期簡單。說不定我會再繼續上一期。但是某人卻希望學校趕快把我踢出來,不然每天都看我忙得不得了,他說程度比我差的人也沒像我這麼累。真不知是我程度太差,是我對自己的要求太高,還是我每天要做的事太多,上這門課真的好累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0:49 PM | 迴響 (0)

May 01, 2018

WASC學生會議

四月初有天,我突然收到成人學校寄來的信,第一句話就說謝謝我自願參加WASC學生會議。我看了就睜大眼,我什麼時候答應去參加這個會議?根本沒人問我!何況那個會議時間是我要上橋樑課程的時間。後來我就把那封信帶去給閱讀課老師看。老師看了就說的確有這個會議,但她也不知道是誰把我派去參加的。菲律賓和越南同學也收到信了,看來我們班就我們三人要去開會。

據老師說,WASC--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是個私人機構,負責審核各級學校的表現,這審核攸關學校能拿到的預算。閱讀老師說,審核時間依照各校過去的成績而決定。如果表現不好,每年他們都會到學校考察一番,過去表現最好的,就可以每六年審核一次。而我們學校從1980年開始就是每六年審核一次,今年就到了要審核的時間了。我們三個就是被派去跟評審說話,屆時還有其他不同課程的學生。寫作老師說,希望我們多發表意見,不要一片沉默。

這顯然是件大事,因為寫作老師要我們交過去作業,她準備要給WASC的評審看我們的進展。而上週,學校特地發Email來提醒我們今天一定要準時出席WASC學生會議。不過,菲律賓同學說她應該不會去,因為她比較內向,不喜歡參加人多的場合。我倒覺得這是一個觀察美國教育環節的大好機會。

今天就是WASC學生會議。

到了學校之後,我先進教室,居然只有韓國同學在!哥倫比亞同學在我要開會時才到。老師拿了一大本學校要給WASC評審看的報告,先初步介紹這個機構,來這裡的評審都是其他地方來的校長和老師,她們除了評鑑別的學校,也想看看別的學校有什麼好的地方,可以學回去。老師說她因為修了運動課程,於是以學生的身分寫了運動課程的評估報告。學校付她兩小時的錢寫這報告,但她花了五小時才完成。其他人都說不用那麼久,她很納悶問為何那麼快。那些人都說,他們就在空格裡填說請參考她的報告。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不過閱讀老師以前是本學區的最高領導人,也難怪其他人會想偷懶寫說直接看她的報告就好。至於誰寫我們橋樑課程的報告,老師說她不知道,我們在座的也不知道。

我到會議室時,已經有六個人,大部分都是老先生老太太,互相問對方上什麼課,我聽到的,主要是運動課程。這會議室挺有意思的,桌子排成一個正方形,四邊都有人坐了,我根本看不出到時評審要做哪,後來我就坐到一個老太太旁邊,之後也跟她聊了一陣子。稍後,有個韓國媽媽坐我旁邊。另外有幾人遲到,評審也遲到。前後到場的學生一共是十或十一人,很多人都沒來,包括菲律賓和越南同學,所以橋樑課程的學生代表只有我。等了好一陣子之後,學校有人過來說她們跟WASC評審的會議拖了時間,所以評審晚到了,向我們致歉。講完她就走了。也就是說,這場會議只有WASC評審和學生,校方沒有一個人在場。不過學校事先準備好評審和學生的名牌,以及水和點心條在旁邊的台子上,滿貼心的。

後來三位評審來了,兩女一男,她們分開坐在正方形的兩個邊,在我的左方和斜前方。這座位的排法讓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發言的人,除非是坐在旁邊的旁邊的人,不過大家坐得滿鬆散,中間還有很多空位,所以沒有任何問題。三位評審並沒自我介紹,但從後來的談話間,我們知道她們是老師和校長。

女評審先問我們對學校課程的整體看法,以及碰到問題時有什麼資源可以幫忙?一位上親職課程的媽媽首先發言,她說親職課的老師總是會給很多資源,像她女兒三歲時有陣子不願在浴缸洗澡,她束手無策,老師就寄了大量的文章給她,上課時也會來追蹤問她有沒幫助。那個校區讓家長有機會可以觀察其他同齡的小孩,讓家長知道不同小孩的不同發展。她說上親職課後,讓她變成更好的媽媽。

她後來說到,她為了小孩,去上了CPR的課,後來派上用場,救了兩個小孩,因為小孩噎到,身體都變藍,對方媽媽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她希望所有的親職課都能加上CPR課程。我旁邊的老太太也說想為兩個孫子孫女學CPR。感覺美國人這方面的意識滿強的,從沒聽到台灣人說要去學CPR的。後來我回教室跟老師提到這個,她聽了就說,她每兩年就會去上一次CPR課程,因為她是附近山區健行課程的教師,隊裡各種年齡層都有,有時有人受傷,她就可以幫忙。

一個墨西哥來的年輕女生說,她本來做的是醫務助理,因為搬家就辭掉工作,來這邊上課,然後考過了幾項考試。後來原本的老闆找她回去工作,發現她懂的東西變多,英文也變好,於是幫她加薪到一小時70元,她覺得很開心,認為在這邊學的很有用。

我們幾個人發表過初步意見後,評審挑了學校的一些特別資源,問我們是否使用過、使用多少,以及心得。包括上百個義工參與的家教系統、諮詢者和使用科技的部分。這裡面有很多東西我都不知道,我知道圖書館有家教,沒想到成人學校也有。旁邊的韓國媽媽說她用了快兩年,一週一次,每次兩小時,對她很有幫助。至於ESL課程有個電腦系統,我完全不知情,墨西哥來的女生說她有用,老師上課時用投影片,學生也要用電腦打作業。後來寫作老師跟我說,那個電腦課程是比較初階的課使用的,我們高階的課程沒有。

男校長評審顯然很想知道大家是如何使用電腦和網路資源的,因為他說他在他的學校看到國中生坐在路邊用手機打電動,他看到就過去問那小孩為何在那,得到的答案是有FREE WIFI!他顯然希望大家用FREE WIFI學習,而不是打電動或其他事。

他們還問了大家是否覺得學校的環境安全。墨西哥女生說,她有次忘記鎖車,包包在車裡,等她想起回車上時,東西都還在。一個老先生說,晚上校區的照明不太夠,他太太會擔心他來上課沒看清楚而摔跤。

有意思的是,那個老先生抱怨他上的課只有他一個男的,他上的是瑜珈。男校長評審聽了大笑,反問他不覺得那是一種福氣嗎?他說他自己很習慣被女性包圍,因為他有五個姐妹。我說我之前上美術課時,也幾乎都是老太太上,我是最年輕的。我後來想到,其實橋樑課程也全是女性啊。不過在場有位墨西哥來的男性表示他很想上橋樑課程,只是程度還沒到。

男校長評審說,成人學校最重要的功能是幫助學生上大學、找到工作和拿到執照。他問學校要如何聯繫我們最好?大家都認為是Email,因為太多詐騙電話了,大部分人都不隨便接電話。聽他這番話,我才發現原來我來上了快兩年半的課,都沒有達到他們的任何一個目標。不過現階段小孩的事情還多,就算要工作,也只能做兼職的。

後來男校長又問,如果學校有人幫忙看孩子,會不會讓多點人來上課?我說應該有幫助,像我就是因為小孩下午晚上沒人顧,所以我都只能上早上的課。最早發言的媽媽說,她希望是有受過相關訓練的人來看小孩,才比較放心。男校長就說,背景調查是要有的。另外有個媽媽說,中學的放學後活動都滿了,如果這裡有人能幫忙看著小孩做功課,那也可以。顯然因為小孩年紀不同,媽媽要的重點就不太一樣。

我後來提到,學校的註冊系統很難用,跟本區的活動中心比起來,真是遜多了,我沒法知道有多少人註冊了某門課。不知為何,本來大家講話時,只有一位評審用筆記,但我講完這段時,我注意到她們三人都在寫東西。

會議結束,我回到教室不久,寫作老師過來了。她很沮喪,因為昨晚評審到時,她的班上只有一人上課,評審就問那門課是幾點開始,讓她覺得沒法把該有的一面呈現給評審看,所以來問問我們ESL指標性的橋樑課程狀況如何。閱讀老師說,在我去開會時,評審也到教室了。雖然只有兩位學生,她還是不慌不忙地解釋這個課程給評審聽,包括我們用的書和四次的校外教學;而且我也出席會議了。寫作老師聽完就覺得放心多了。

這項評審據說會進行兩天。他們明天上午還會持續觀察和了解不同課程,據說下午學校就會拿到評估報告了。

查了查,發現台灣對所謂的WASC認證還挺好奇的,我甚至看到康橋國際學校秀岡校區也號稱有WASC的六年認證,不過他們是否有那麼大陣仗的WASC跨國評審團,花費那麼多時間一一考核不同環節,就不得而知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