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1, 2018

西語裔研討會

最近三次上閱讀課,第二堂時我們都在排練在西語裔研討會的小組議程,主要在檢視流程和確認要調整的部分。老師很好心地說我們不用準備什麼,只要出席就好,因為她準備好簡報檔了,我們只要負責念我們的部分就好。最後兩堂課時,老師指定我當主持人。在我們的教室,觀眾只有因為美國先生生日而不出席的越南同學,所以沒什麼壓力。但是會前最後一堂課時,老師說有230人報名,雖然他們到時會拆成三個團體分批進入我們的教室,這個未知的人數還是給我們相當的壓力。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上寫作課時,老師聽到我們要去研討會的事,說她很期待好消息。我說我們都很緊張,她說緊張是自然的,但我以前的工作應該讓我可以克服緊張。她說她自己碰到這場合都會先祈禱,希望自己有最好的表現,同時能讓人獲益。

過去幫小朋友上美術課前,我都會在上陣的前幾天演練一遍。但是老師並沒給我她的簡報檔,我無從演練,只好查一下會議主持人要做的事,了解一下美國的規矩,然後打扮得像主持人出席。

這個研討會的時間非常長,早上七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半,一共五小時,因為包括了早午餐,價格很便宜,一個家庭只要十美元。為了鼓勵西語裔家庭參與,這個會議把家長和小孩分開,有人會帶小孩做活動,聽說他們做勞作,也學了點義大利語。研討會贈送的袋子裡,有小的筆記本、筆、有各國國旗圖案的鉛筆、牙醫診所贊助的牙刷和沙漏組、美國風景書籤、美國護照筆記本和給小朋友做的各國國旗活動本。會場也布置了地球形狀的球、各國國旗和各種語言的打招呼字眼。可惜的是,我沒看到中華民國國旗。唯一一個中華民國國旗,在我的名牌上,老師在我們的名字旁都印了我們國家的國旗,底下加註國家名。

我到的時候有點晚,因為沒打算在那吃早餐。我們沒看開幕的小朋友土風舞表演,也沒聽開幕演講,直接到我們的教室開始演練。照教室的規模,大概就30人左右,這大小讓人放鬆許多。如果在一間很大的教室,我可能會很緊張。不過也要感謝過去兩年在學校義務教小朋友上美術課的經驗,現在站在講堂前面對很多陌生人,比較不緊張。

我們這場會議主要在分享老師的語言學習觀點:學習語言就是要擴充生活圈,參加活動、去不同的地方。此外,持續在母語上下功夫,也有助於第二、第三語言的學習。比較特別的,就是我們每個發表人要用自己的母語自我介紹。我們的成員包括:菲律賓、韓國、印尼、哥倫比亞同學,以及一位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我做為主持人,首先用英語和國語自我介紹,然後依序請其他人自我介紹。第一場的時候,我們沒有經驗,最後全部講完時,還有二十分鐘,所以老師要出來更進一步講解她在簡報檔的內容,以及介紹我們的高階ESL課程內容,因為據說他們很多人不願去上英語課,或者只敢上初級的ESL課程。第一場結束後,我請其他同學在接下來的場次先用她們的語言做自我介紹,然後用英語講一遍,因為她們的音量沒我大,混在一起講的話,可能有些人聽不懂,或聽不出來中間夾著其他語言。

老實說,對著一群母語是我們聽不懂語言的人,用自己的語言自我介紹,是種獨特的經驗。在場只有在台灣念過大學的印尼同學聽得懂我的話。不過,這是會議主辦人希望我們做的。她希望這些西語與會者,能夠擴充他們的體驗,知道這世上有很多人講跟英語差的很遠的語言,最後也能把英語講到一定的程度。在第二場和第三場的討論時間,老師要我們幾個都過去和與會者討論如何學習語言。我很驚訝地發現,大部分的人都來自墨西哥,很多人來美國的時間很長,可能來不久就有工作了,但他們不見得講得好英語。可能就像會議主辦人說的,他們都生活在西語裔的圈子裡,所以他們應該也需要跨出這個圈子,才能融入美國社會。正如同這個會議的小贈品巧克力旁的字條所說:「我的語言限制,就是我的世界限制。」只有克服這種語言障礙,我們的世界才能擃展。

我們的會議中,每次都要玩猜猜看遊戲。用二十個Yes/No問題猜一個禮物袋裡裝了什麼。第一場和第三場都是不到十個問題就被猜到,第二場較慢,但是用十幾個問題也猜到了。這就是為何我們的會議結束太快的原因。老師本來猜想他們可能會很害羞,不敢發問。有意思的是,與會者以女性居多,參與猜猜看的,也幾乎是女性。

西語裔的文化,跟我們幾個人的亞洲文化,真的很不一樣。因為哥倫比亞同學在排練時說,她想在與會者進場時放音樂讓大家開心點,邊放她就開始扭著身子,我們四個亞洲來的都忍不住笑出來。後來她真的放了。等大家坐定,我請大家關手機以便開始時,她就關掉。她和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後來都擔當翻譯的重任,畢竟很多人聽英語有點吃力,若有人能講西語的話,他們比較好懂。我們四個在她講西語時,同樣又是狀況外的表情,只知道她講得超快,但我們一個字都聽不懂。


由 debby 發表於 10:44 PM | 迴響 (0)

April 11,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八)

最近覺得越來越喜歡上寫作課了,雖然我們還在上標點符號,但老師三不五時會講些跟標點無關的東西。想來我真不是好學生,國中的時候曾為了不想上物理課,就問老師她以前在馬來西亞的事,因為我知道她愛講。果然她一聽到,話匣子打開了就關不起來,一路講閒話講到下課。聽到鐘響時,老師很心虛,我卻暗自偷樂:詭計成功!然而,這些跟課堂主題無關的事,有時真的很有意思。

寫作老師第一次講閒話,可能是上上上次上課時。她說到有個非洲來的學生提過祖母在房子四週種了很多大麻,為了防蟲蛇。有人生病時,大麻也能給人治病。大麻一直都有這個功能,但不幸的是,後來被石油業汙名化了。因為石油的副產品可以做尼龍等人造纖維,而大麻和麻等天然纖維也都能做成各種衣料、繩子等製品。所以石油業雇人在教堂外散播耳語,汙名化這兩種作物,導致這兩種作物後來被禁。

我聽了心頭一驚,聽起來怎麼跟美國糖業想進辦法汙名化脂肪的故事,好像有那麼一點相似?以後接觸美國這些東西,還是當心點,畢竟在歷史沿革中,不同的勢力可能有不少利益糾葛的關係。後來我在網路上讀了些關於大麻的歷史,在youtube上也看了點相關的東西,增加一些對大麻的認識。

上上次上課時,老師問越南同學是否知道當天是什麼日子,越南同學一頭霧水地搖頭。老師說,五十年前,美軍在越南美萊村進行屠殺,被殺的不只越南人,還有寮國人和柬埔寨人。她聽了一個節目,對美國的這種罪行深感羞愧,因此想對越南同學表達她身為美國人的歉意。另外,她也提到了當時美軍在越南使用的除草劑,就是現在基改作物的最大來源--孟山都。

寫作老師在小孩出生後,曾去念過中醫,她對西醫不是那麼信任,也不喜歡動輒使用西藥。她提醒我們,如果想要腸胃道功能正常,就不要碰任何含有玉米和大豆的製品,因為現在那些東西差不多都是基改的。不過,這實在太難了,我們每天使用的醬油,就是大豆製品啊。

她也提過她對味精過敏,就問我們這些亞洲來的學生是否用味精。很多亞洲人家裡都有不同形式的味精,雞粉也是。印尼同學就說她媽有用。我們家不用,但是我要是吃越南河粉或某些亞洲菜後,吃到有鹽和糖以外的味道,然後又很想喝水,我就知道那家有用味精、雞粉之類的東西。美國很多中餐館號稱No MSG,但是其他類似的東西太多了。

上次上課,我和印尼同學一起進教室,在我們之前到的,只有菲律賓同學。老師問我們,我們其中一人是否有把衣服送乾洗?因為有人的衣服上有很重的化學味。我身上穿著皮衣外套,但沒送過乾洗,其他都是水洗的衣物。

印尼同學就說,她媽從印尼來看她,帶了一箱衣物,可能是她媽處理過的。後來伊朗同學來了,她聞到就說那是萘(naphthalene),因為有毒,伊朗已經禁用了。然後我們用手機上查那個字,然後恍然大悟,原來是樟腦丸。印尼、菲律賓、越南同學都說她們國家有,台灣當然也有,亞洲來的都很熟悉。我說婆婆在她台灣家的衣櫥放了很多,我聞到就很不舒服,但某人叫我不要抱怨。老師說,某人應該相信我,因為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canary in a coal mine)」,有人對這些有毒的氣味比較敏感。像她有次經過一個全身穿了很多乾洗衣物的學生身旁時,就覺得很不舒服。那個學生說她先生是做乾洗的,所以她們家都盡可能用乾洗。但老師注意到她的眼眶附近偏黃,感覺是有害物質妨礙肝功能。經過她提醒之後,那個學生就不再那樣大量乾洗衣物,覺得身體狀況好很多。印尼同學後來去把廁所把那件沾了很強樟腦丸味道的衣服換下,她說聽了覺得好害怕,要去告訴她媽別再用那種東西了。

此外,每週的寫作功課依舊給我們很大的壓力。我們幾個常在週四閱讀課下課後一起哀嚎,作文太難寫。不過,寫了幾週之後,我感覺有時也寫出點樂趣,我可能算是喜歡寫作的人?為了寫作業,強迫自己去回顧往事,並且寫下來,也是不錯的。最近因為要寫大學時沉溺網路的往事,才發現好多事我都記不得了,只好請朋友幫忙提點一下。

寫作老師有次進教室時,提到她聽個廣播廣告,對理面的措詞很不滿意,就寫在白板上問我們怎麼改。我聽了就忍不住想笑,我覺得她有點文字職業病,跟我有點像,只是我只有碰到中文時,才有職業病發揮的空間,英文能力還沒強到那地步。所以每次看她用超強文字能力逐字改我的作文,我都覺得很佩服。修正錯誤後,再讀一遍自己的文章,會讓我產生「我其實也能用英文寫東西」的錯覺。

轉眼這門課就剩一個多月了,希望我能繼續撐下去學到更多東西。

由 debby 發表於 10:47 PM | 迴響 (0)

April 09, 2018

家庭主婦的發財夢

附近的Albertson's超市每年春天都有大富翁活動,今年也不例外。買滿10塊還是20塊,或者特定商品,就可以拿到一張密封的小票。撕開之後,左邊是折價券,或免費的某種便宜商品,或者是去特定網站抽獎的序號,右邊則是可以貼在一大張大富翁集獎活動紙上的四張小紙條。每個獎項都需要集滿符合上頭指定號碼的四張到八張小紙條,獎項從一百萬元到五元不等。本來從Trader Joe's在稍遠處開了之後,我都寧可去TJ買菜,因為比Albertson's便宜。不過,為了玩這個大富翁,我只好三不五時就去Albertson's一下。

這遊戲玩了很多年,每次的結果都是活動截止時,我懊惱地看著那一大張紙,因為很多獎項我都只差一張,於是我認定自己沒有偏財運。

從小到大,唯一有意外大獎,是大學時檢舉一輛烏賊車而得到的。那時環保署正舉辦檢舉烏賊車抽電動機車活動。有天我接到通知,我中了一輛電動機車,因為大部分人檢舉的車,經過檢驗後,都不是烏賊車,符合資格的人非常少,主辦單位就讓符合資格的人領電動機車,正好我檢舉的車是排放大量廢棄的烏賊車,我就成了那幾個可以領電動機車的人之一。不過,我爸領了那車之後,跟我說那車剛騎的時候,如果控制不好會衝出去,而且我已經有輛小五十了,所以那輛車就變成我爸的,我連碰都沒碰過,說來跟我沒有關係,我只是掛名的車主。

如果從來沒得獎,為何又要玩呢?因為有夢最美。誰不希望哪天有奇蹟出現,如果能中個5塊現金也不錯。只是我到現在連5塊都沒中過,明明他們號稱有90萬個5塊現金和90萬個5塊禮卡的機會,應該很容易中才是。加州人有這麼多嗎?為什麼我連這麼小的獎都拿不到?

為了安撫我這種因為中不到獎而憤怒的家庭主婦,左邊那張紙上,偶爾會給我一點甜頭。去年和今年,我都拿到一個79分錢的貝果(都是小孩吃掉的)。去年還拿到女孩與雨傘牌鹽,只是我們家不用那種鹽,就留著畫水彩畫時用了。今天則中了一瓶我從沒用過的阿斯匹林。現在想不到要用阿斯匹林做什麼,之前看到有人提到可以用溶解阿斯匹林的水去澆番茄種子,增加番茄的免疫力,不過我不想汙染土地,應該不會這樣做。

這個活動還有將近一個月,希望這個月內,會有奇蹟出現。


由 debby 發表於 09:17 PM | 迴響 (0)

April 07, 2018

小孩離家時(戶外學校)

小J上五年級以後,最期待的事,就是春天的三天兩夜Pali Institute之行。記得去年開學後的家長會,校長跟五年級的家長說,他兒子(小J上一屆的學長)去年也去了Pali,有活著回來,大家不用太擔心。這當然是玩笑話,但做為一個亞洲來的家長,我想的不只是小孩能活著回來就好,他那丟三落四的個性,我完全無法預期他會出什麼問題啊!

五年級結束前去Pali做戶外學習,是他們學校的傳統。去年小J還是四年級時,有天回家說,五年級的從Pali回去後,就一直炫耀Pali有多棒,所以他一定要去!但是每年都有幾個學生沒去,不是所有人都去的,不去的除了私人理由,還有因為長期表現不佳,被老師罰不能去。

位於San Bernardino山區的Pali Institute的費用很高,去年暑假為期一週的夏令營(含吃住),就要兩千多美金。雖然他們只去兩晚,幾百美金也是跑不掉的。他們學校是公立學校,很多學生來自低收入戶,不可能每家都出得起這麼貴的費用。所以照慣例,學校都會有為五年級的Pali之行募款的活動,就像每年的才藝表演前及中場休息時販賣的披薩、飲料等,都是為了四年級去Channel Island的校外教學募款一樣。家長會也會捐助一部分,剩下的就要家長出了。學校很好心地提供分期付款機制,一共可以分三期付款,給供無法一次繳清的家庭有喘息的空間。

除了金錢,師生在體能和戶外知識上也有所準備。五年級這一年的校外教學很多,每個月大概都至少有一兩次,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山上,最後一次會是和四年級的學弟妹一起種本地的原生植物,那也代表傳承,把學校最高領導年級的責任傳下去。三月他們去了馬里布,做了戶外訓練。那晚小J很興奮,因為不是每個同學都像他一樣,做了大部分的活動,包括身上綁著安全帶,在半空中走過打橫的樹幹等。

在課堂上,老師也跟他們講了跟Pali有關的事。因為他們在Pali會跟其他十個同學和一位Pali工作人員住在一個小木屋裡,如何分配哪些人一起,老師也都讓他們寫了三位最想被分配在一起的同學,然後三個班一起分配,因為男女要分開。

春假完,上一天課,他們就去Pali了。睡袋早就買好了,但還是要教小J如何打包,有點擔心他到時弄得一團糟,畢竟我們家每次出門時,都是我在打包的。今年比較溫暖,他們在山上時,最高都有華氏60多度,就不必打包太多冬衣和雪鞋。但小J說,有同學帶了很大一個行李箱,因為那同學的媽媽覺得山上一定非常冷,打包了五件厚外套。但他們只去兩晚啊,我覺得還是男生省事多了,我就照著Pali給的單子打包東西。那裏不是旅館,除了睡袋,毛巾、個人盥洗用品等,都要自備。

他們出發那天,六點多就要出門了,因為學校預計七點左右就要發車。為了送行,平時睡到七點的小P讓他爸幫忙弄鬧鐘,六點半時把他叫醒。

小J出門後,我們就不能跟他聯絡了。頂多寫email到Pali,不過,在我看來,也沒必要,他只去兩晚。當初我們在學校看Pali的介紹影片時,某人就笑說,那裏的措施就是要擋像他爸媽那樣,會突然跑上山去看小孩的家長。他小六時,有次跟老師同學出門旅行,他爸媽不說一聲就跑去看他,他玩到一半被告知家長來了,很錯愕也不開心,他媽看他那樣,自然把他訓一頓。

老實說,我聽了很吃驚,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沒在婚前告訴我?要是早知道,我才不要跟這種媽寶+有掌控欲媽媽的人結婚。

小J的奶奶這次因為長孫第一次獨立出門,又想要做些什麼事,害我很擔心他們又跑上山去看小孩。家長放手,但是祖父母不放手,這也是很令人頭痛的。我真怕小J的奶奶在打造出一個媽寶之後,又打造出一個奶寶。不過還好,Pali夠遠,她們現在沒力氣開那麼久的車去看小孩。

小孩出門後,說不想念是假的。那天天氣頗涼,讓我一直擔心他有沒把外套穿好。要吃晚餐時,某人照例拿了四個碗準備添飯,然後才想起,小J不在,他多拿了一個。平時總跟哥哥吵個不停的小P,安靜多了,沒有一直哭鬧:「哥哥對我不好!哥哥弄我!」倒是因為小J出門前用十分錢雇他幫忙照顧線上遊戲,所以小P也很忙。

平日小J在的時候,都說不要吃豬肉,而小P一直想吃用蘋果汁和蘋果醋煮過的BBQ排骨,我一年多都顧慮小J而沒做。既然他出門了,我就趕緊做給小P吃。出門的小孩顧不到,只好顧在家的小孩。

校長很體諒我們想念小孩的心情,三不五時就發信告訴五年級家長:他們都很好,老師拍了些照片,家長可以上網看。於是我就看到小J在山上居然只穿一件上衣的照片,我在山下都冷到穿毛衣了,他居然穿那麼少!很擔心他生病回家。

第二天去上課時,哥倫比亞同學問我看到小孩的相片了嗎?她大兒子在另一班,那班老師似乎沒拍什麼相片,所以她沒看到。比起來我們老師在這方面,給我們比較多的訊息。哥倫比亞同學說她很想念小孩,我說還好我們都還有一個小的。她說對只有一個小孩的人來說,當小孩出門時,真是太難受了!我說所以現在要預備小孩以後上大學時的情景了。

週五中午,校長發信通知家長準備接小孩,稍晚就通知說他們會在一點半到四十五分間抵達。我到學校時,已經有好多家長圍在被充當遊覽車停車場的籃球場外等候,心情難免激動:我的孩子要回來了!當我簽退完,看到他抱著大衣,滿臉笑容地拉著行李、抱著睡袋向我走來時,之前的擔心通通都放下了。雖然之後聽到他第一晚居然沒洗澡,有點無力。不過小孩第一次離開家嘛,人安全回來,東西也都帶回來,已經很不錯了,讓我可以稍微放心。

之後他就跟他去年形容的五年級生一樣,講Pali講個不停。他對那裏的食物很滿意,覺得帶他們的人也都很好,解剖了花枝和研究了貓頭鷹的糞便,嘗試了射箭和空中走繩索等戶外活動,所有的一切,都帶給他難忘的回憶。對了,他們還跟來自Google那區的一個私立學校六年級生發生(集體)口角,不過他們在球類比賽時擊敗對方,這也為他的Pali之行增加不少色彩。

謝謝學校給我們的小練習,未來多幾次類似這種的經驗,讓我們可以慢慢學會放手,看著小孩走向自己的人生。

由 debby 發表於 02:39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