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 2018

春天是買植物的最好時候

這週五(4/27)是植樹節(Arbor Day),今天本城有相關活動。可是小J中午要去同學家的慶生會,我昨天又跟朋友約好在中文學校拿她們家母雞下的彩色雞蛋,雖然後來某人幫我拿了蛋,但是時間不允許我往人多的地方跑。不然我其實很想剪一段我們前院一棵被修成圓形的灌木枝葉,去請教樹醫生,那到底是什麼植物?為何這一兩年產生那麼多枯枝,是不是快不行了?

不過還好,Armstrong Garden Center也有活動,從十一點到一點,他們提供免費的熱狗和飲料。最重要的是,今天有全面八折。這機會不太多,通常是雨天、季末,就是我沒空去的週間日下午才有這種全面折扣。於是我們吃完飯後,就過去了。

沒想到,還沒開到停車場,就覺得情況不妙,從沒看過那裡有那麼多車,完全找不到停車位!我只好先下車,讓某人繼續繞。然而,連個推車也沒有!現在正是大家磨刀霍霍準備好好種花草樹木的時候,難怪那麼多人衝著八折來。我們到的晚,熱狗早就沒了,不過某人拿了瓶汽水喝,小P則拿了薯片坐在吊椅上吃。他說他很喜歡那個吊椅,一度還邀我一起坐。我正準備坐下時,Armstrong一個員工跟說我最好別坐,否則我會舒服到不想起來。其實我也很喜歡那種吊椅,但我們後院太小,某人又沒手巧到可以幫忙施工安裝這種吊椅,而且冬天和春天時會下雨,這吊椅放外頭久了就又髒又爛的。小P說可以放屋內啊,我想了半天,我們家沒有空間可以掛這種吊椅,唉!

我這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找一株可以取代那棵前院半死不活的不知名灌木。之前研究很久,這一帶人家前院常用來做矮籬的是黃楊木(boxwood)和石斑木(Indian Hawthorn),後者在這季節會開很多粉紅色的花,尺寸也小一些。不過這次我沒找到石斑木,倒是找到很多黃楊木。我特別找尺寸小一點的,因為在預定地點不遠處,我才種了一棵小桂花,我不希望它們未來互相搶養份、互相干擾。最後找了棵翠綠的日本黃楊木(Japanese boxwood),最高八呎。而桂花最多會到十呎。所以等黃楊木長大些,要請園丁不時修剪,保持它的樹形和大小。

另外,我也想找棵飄香藤。雖然飄香藤顏色很多,但Home Depot和Armstrong常見的就是桃紅色和玫瑰紅。問某人哪個好看,他說都不好看。皇天不負苦心人,我最後意外地在角落找到一種叫Tango Twirl的飄香藤,雖然上頭還沒有花苞,但上頭的圖片顯示,這種的花跟其他不同,是重瓣的粉紅色花,不仔細看的話,可能以為是玫瑰。而一般市面上的飄香藤的花都是喇叭型,只有一層。Tango Twirl漂亮很多,我一眼看到就愛上了,我最喜歡重瓣的花了,完全抵抗不住它的魅力。回家查了資料,看到有人說這種花到七月以後會瘋狂開花,我真是太期待那一刻的到來。但是最近實在沒空,可能要一個月後,等我的報告交完,才能找園丁把它種到土裡了。

在香草區依舊看到另外兩顆紫蘇,看來這一帶沒太多人認識這種植物?本來想再拿一盆種在前院的,可是後來忘了。這次還買了棵日式甜椒(Shishito pepper)。去年秋天在Trader Joe's買過兩次,剛開始不知道怎麼吃,後來就在煎完牛排後,用剩下的油煎一煎調味就起鍋吃了。有意思的是,這植物雖被分在甜椒類,但它的味道是個謎,妳永遠不知道這次會吃到什麼味道。我第一次買到的不辣,於是輕敵,第二次買的辣得要命,連我們兩個大人都被辣到不行,偏偏我又一次煎太多,最後只好浪費了。

此外,我還買了薄荷家族的檸檬香蜂草(Lemon Balm)。這種香草不但有淡淡的檸檬香,還可以當草藥,治療失眠和消化不良。最重要的是,它很吸引蜜蜂。過去多年,美國的蜜蜂有大量減少的問題,可能是因為現在有太多基改作物,而且很多人用太多農藥,把蜜蜂都一併殺死了。而加州是農業州,很多作物因為缺乏蜜蜂授粉而導致產量大減、價格上升。如果每個人都能在院子裡種點植物增加蜜蜂的生存機會,有助於生態平衡。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盡點力,增加一點蜜蜂,更何況之後我想種小黃瓜,等小黃瓜開花時,我會每天都希望蜜蜂能常常拜訪。

這次最後一個令我驚喜的發現,是我終於找到多肉植物的熊童子(Bear’s Paw)了!過去找過多次,一直沒看到,可能因為它長得很特別又可愛,上架沒多久就被買走,所以我就錯失多次機會。我叫喜歡把自己叫做「小熊」的小P來看,他一看就好喜歡,在車上就說熊童子是他的「寵物」,要放在他房間外的窗台上。一下車他就準備把熊童子搬進屋裡,我連忙阻止他,因為我想換盆。不過後來覺得陶土盆有點重,怕把木頭窗台壓壞,暫時決定不換盆了。

買完這些之後,心情好愉快,原來春天是買植物最好的季節,雖然有些植物這次沒買到,像是草莓芭樂和特殊的繡球花,不過這次收穫還是前所未有的豐富,讓我很期待未來幾個月前後院的欣欣向榮。

由 debby 發表於 10:14 PM | 迴響 (0)

April 22, 2018

一株紫蘇的緣故

昨天為了拿免費的小瓢蟲,離開研討會後,就去了趟Armstrong Garden Center。驚喜地在香草區找到很多年都找不到的紫色紫蘇,另外也買了紫色的九層塔和Early Girl番茄。2013年時,我曾在夏季的尾巴買過一次紫蘇,之後再也沒看過。有次偶然地在大華賣的莧菜裡找到一支紫蘇,趕緊去插枝,可惜沒成功。也曾在Amazon買過種子,播了一批種子,只有一顆發出來,但沒長多大就死了。在臉書上看到有人說,他在Amazon上買紫蘇種子,寄出地址竟然是烏克蘭,而那批種子都沒發芽。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烏克蘭那麼冷的地方會有紫蘇?

好些朋友都說日本和韓國超市都買得到,問題是,我們這裡要去日本和韓國超市都太遠了,而且日本人和韓國人用的紫蘇是不同品種。那種一面綠一面紫的是韓國人用的,日本人用的是兩面都綠的,葉子小一點。據說韓國人有陣子很迷紫蘇,因為號稱紫蘇含鈣。懷孕初期一吃東西就想吐的孕婦也可用吃點紫蘇改善孕吐的症狀。不過我這次買到的,是整株紫色的,似乎是印象裡我們家人以前就用這種,要是用來醃漬物,會有漂亮的紫紅色。

去年到今年,我忙著上各種課,都沒空好好打理院子。尤其經過一個冬天,之前又下了些雨,現在到處都是雜草。為了避免紫蘇長得到處都是,我不打算把它種到我的番茄圃,而打算種在檸檬樹旁。但是檸檬樹附近實在太多難清的雜草了,我覺得先從簡單的地方開始,心理壓力較小。

前不久我已經初步清過番茄圃,拔掉好幾株乾枯的,有棵又重新冒出大量綠葉,雖然那株是前年種的,也許暫時留著。通常一個地方不要重複種同種作物,所以我把那片小空地先除草、鬆土。於是意外地挖出好幾顆應該是地瓜的東西出來。前年我把農夫市場買來的地瓜葉莖埋進土裡,讓它重新長葉,收成了好幾回。沒想到那些地瓜葉不但長葉,也往地下長地瓜?只是有一兩顆不慎被我挖破,看來只好重新埋回去,看看會不會再長新的地瓜葉。

那片地因為埋了不少廚餘堆肥,所以也長出草莓和黑莓來。我把這兩種莓類都移到盆子裡去。黑莓最麻煩了,因為它們常是帶刺的品種,它的莖又像藤蔓一樣到處蔓生,偏偏又很硬,不太好纏到什麼東西上。我們走道旁就有幾棵,是我以前堆肥長出來的,夏天時每次經過都要很小心,免得被黑莓的莖刺到或刮壞衣服或皮膚。

把那片地稍微整理好之後,趕緊把紫色的九層塔種在老番茄旁,希望這樣能增加老番茄一點抗病力,免得它被蟲病騷擾。

至於新買的那株Early Girl番茄,可能要種在土裡了。我很想把其餘的地面留給小黃瓜,因為小黃瓜愛喝水,種盆裡老是長不好。

所以我除了進一步清理雜草外,還要埋新的堆肥和育苗。業餘園丁想做的事永遠很多,但時間實在太有限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9 PM | 迴響 (0)

April 21, 2018

主持西語裔研討會

最近三次上閱讀課,第二堂時我們都在排練在西語裔研討會的小組議程,主要在檢視流程和確認要調整的部分。老師很好心地說我們不用準備什麼,只要出席就好,因為她準備好簡報檔了,我們只要負責念我們的部分就好。最後兩堂課時,老師指定我當主持人。在我們的教室,觀眾只有因為美國先生生日而不出席的越南同學,所以沒什麼壓力。但是會前最後一堂課時,老師說有230人報名,雖然他們到時會拆成三個團體分批進入我們的教室,這個未知的人數還是給我們相當的壓力。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上寫作課時,老師聽到我們要去研討會的事,說她很期待好消息。我說我們都很緊張,她說緊張是自然的,但我以前的工作應該讓我可以克服緊張。她說她自己碰到這場合都會先祈禱,希望自己有最好的表現,同時能讓人獲益。

過去幫小朋友上美術課前,我都會在上陣的前幾天演練一遍。但是老師並沒給我她的簡報檔,我無從演練,只好查一下會議主持人要做的事,了解一下美國的規矩,然後打扮得像主持人出席。

這個研討會的時間非常長,早上七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半,一共五小時,因為包括了早午餐,價格很便宜,一個家庭只要十美元。為了鼓勵西語裔家庭參與,這個會議把家長和小孩分開,有人會帶小孩做活動,聽說他們做勞作,也學了點義大利語。研討會贈送的袋子裡,有小的筆記本、筆、有各國國旗圖案的鉛筆、牙醫診所贊助的牙刷和沙漏組、美國風景書籤、美國護照筆記本和給小朋友做的各國國旗活動本。會場也布置了地球形狀的球、各國國旗和各種語言的打招呼字眼。可惜的是,我沒看到中華民國國旗。唯一一個中華民國國旗,在我的名牌上,老師在我們的名字旁都印了我們國家的國旗,底下加註國家名。

我到的時候有點晚,因為沒打算在那吃早餐。我們沒看開幕的小朋友土風舞表演,也沒聽開幕演講,直接到我們的教室開始演練。照教室的規模,大概就30人左右,這大小讓人放鬆許多。如果在一間很大的教室,我可能會很緊張。不過也要感謝過去兩年在學校義務教小朋友上美術課的經驗,現在站在講堂前面對很多陌生人,比較不緊張。

我們這場會議主要在分享老師的語言學習觀點:學習語言就是要擴充生活圈,參加活動、去不同的地方。此外,持續在母語上下功夫,也有助於第二、第三語言的學習。比較特別的,就是我們每個發表人要用自己的母語自我介紹。我們的成員包括:菲律賓、韓國、印尼、哥倫比亞同學,以及一位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我做為主持人,首先用英語和國語自我介紹,然後依序請其他人自我介紹。第一場的時候,我們沒有經驗,最後全部講完時,還有二十分鐘,所以老師要出來更進一步講解她在簡報檔的內容,以及介紹我們的高階ESL課程內容,因為據說他們很多人不願去上英語課,或者只敢上初級的ESL課程。第一場結束後,我請其他同學在接下來的場次先用她們的語言做自我介紹,然後用英語講一遍,因為她們的音量沒我大,混在一起講的話,可能有些人聽不懂,或聽不出來中間夾著其他語言。

老實說,對著一群母語是我們聽不懂語言的人,用自己的語言自我介紹,是種獨特的經驗。在場只有在台灣念過大學的印尼同學聽得懂我的話。不過,這是會議主辦人希望我們做的。她希望這些西語與會者,能夠擴充他們的體驗,知道這世上有很多人講跟英語差的很遠的語言,最後也能把英語講到一定的程度。在第二場和第三場的討論時間,老師要我們幾個都過去和與會者討論如何學習語言。我很驚訝地發現,大部分的人都來自墨西哥,很多人來美國的時間很長,可能來不久就有工作了,但他們不見得講得好英語。可能就像會議主辦人說的,他們都生活在西語裔的圈子裡,所以他們應該也需要跨出這個圈子,才能融入美國社會。正如同這個會議的小贈品巧克力旁的字條所說:「我的語言限制,就是我的世界限制。」只有克服這種語言障礙,我們的世界才能擃展。

當然,也有很多墨西哥和中南美洲來的人英語流暢,從事很好的工作。某人後來在我的照片裡看到他老闆,然後我才知道原來會議主辦人是他老闆的太太。明明我去過她們家,見過她們兩位啊,看來我有臉盲。

我們的會議中,每次都要玩猜猜看遊戲。用二十個Yes/No問題猜一個禮物袋裡裝了什麼。第一場和第三場都是不到十個問題就被猜到,第二場較慢,但是用十幾個問題也猜到了。這就是為何我們的會議結束太快的原因。老師本來猜想他們可能會很害羞,不敢發問。有意思的是,與會者以女性居多,參與猜猜看的,也幾乎是女性。

西語裔的文化,跟我們幾個人的亞洲文化,真的很不一樣。因為哥倫比亞同學在排練時說,她想在與會者進場時放音樂讓大家開心點,邊放她就開始扭著身子,我們四個亞洲來的都忍不住笑出來。後來她真的放了。等大家坐定,我請大家關手機以便開始時,她就關掉。她和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後來都擔當翻譯的重任,畢竟很多人聽英語有點吃力,若有人能講西語的話,他們比較好懂。我們四個在她講西語時,同樣又是狀況外的表情,只知道她講得超快,但我們一個字都聽不懂。

這場研討會,除了我們的國際學生論壇,其餘還有法語、中文、葡萄牙語和手語工作坊,以及ESL講座。中文的主講者似乎是本地高中的中文老師。我們在排練時,我聽到外頭有人很大聲地用中國大陸腔的中文講手機,也許就是那場的主講者或幫忙的人,否則,除了我們幾個,大概沒有其他東亞國家來的人會參加這個西語裔研討會。

我人生第一次當會議主持人的經驗,就這樣貢獻給西語裔家長研討會。感謝墨西哥出生的老師給我們這個機會,以及韓國、菲律賓、印尼和哥倫比亞同學的相互支援,我們總算攻克這個挑戰啦!

由 debby 發表於 10:44 PM | 迴響 (0)

April 11,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八)

最近覺得越來越喜歡上寫作課了,雖然我們還在上標點符號,但老師三不五時會講些跟標點無關的東西。想來我真不是好學生,國中的時候曾為了不想上物理課,就問老師她以前在馬來西亞的事,因為我知道她愛講。果然她一聽到,話匣子打開了就關不起來,一路講閒話講到下課。聽到鐘響時,老師很心虛,我卻暗自偷樂:詭計成功!然而,這些跟課堂主題無關的事,有時真的很有意思。

寫作老師第一次講閒話,可能是上上上次上課時。她說到有個非洲來的學生提過祖母在房子四週種了很多大麻,為了防蟲蛇。有人生病時,大麻也能給人治病。大麻一直都有這個功能,但不幸的是,後來被石油業汙名化了。因為石油的副產品可以做尼龍等人造纖維,而大麻和麻等天然纖維也都能做成各種衣料、繩子等製品。所以石油業雇人在教堂外散播耳語,汙名化這兩種作物,導致這兩種作物後來被禁。

我聽了心頭一驚,聽起來怎麼跟美國糖業想進辦法汙名化脂肪的故事,好像有那麼一點相似?以後接觸美國這些東西,還是當心點,畢竟在歷史沿革中,不同的勢力可能有不少利益糾葛的關係。後來我在網路上讀了些關於大麻的歷史,在youtube上也看了點相關的東西,增加一些對大麻的認識。

上上次上課時,老師問越南同學是否知道當天是什麼日子,越南同學一頭霧水地搖頭。老師說,五十年前,美軍在越南美萊村進行屠殺,被殺的不只越南人,還有寮國人和柬埔寨人。她聽了一個節目,對美國的這種罪行深感羞愧,因此想對越南同學表達她身為美國人的歉意。另外,她也提到了當時美軍在越南使用的除草劑,就是現在基改作物的最大來源--孟山都。

寫作老師在小孩出生後,曾去念過中醫,她對西醫不是那麼信任,也不喜歡動輒使用西藥。她提醒我們,如果想要腸胃道功能正常,就不要碰任何含有玉米和大豆的製品,因為現在那些東西差不多都是基改的。不過,這實在太難了,我們每天使用的醬油,就是大豆製品啊。

她也提過她對味精過敏,就問我們這些亞洲來的學生是否用味精。很多亞洲人家裡都有不同形式的味精,雞粉也是。印尼同學就說她媽有用。我們家不用,但是我要是吃越南河粉或某些亞洲菜後,吃到有鹽和糖以外的味道,然後又很想喝水,我就知道那家有用味精、雞粉之類的東西。美國很多中餐館號稱No MSG,但是其他類似的東西太多了。

上次上課,我和印尼同學一起進教室,在我們之前到的,只有菲律賓同學。老師問我們,我們其中一人是否有把衣服送乾洗?因為有人的衣服上有很重的化學味。我身上穿著皮衣外套,但沒送過乾洗,其他都是水洗的衣物。

印尼同學就說,她媽從印尼來看她,帶了一箱衣物,可能是她媽處理過的。後來伊朗同學來了,她聞到就說那是萘(naphthalene),因為有毒,伊朗已經禁用了。然後我們用手機上查那個字,然後恍然大悟,原來是樟腦丸。印尼、菲律賓、越南同學都說她們國家有,台灣當然也有,亞洲來的都很熟悉。我說婆婆在她台灣家的衣櫥放了很多,我聞到就很不舒服,但某人叫我不要抱怨。老師說,某人應該相信我,因為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canary in a coal mine)」,有人對這些有毒的氣味比較敏感。像她有次經過一個全身穿了很多乾洗衣物的學生身旁時,就覺得很不舒服。那個學生說她先生是做乾洗的,所以她們家都盡可能用乾洗。但老師注意到她的眼眶附近偏黃,感覺是有害物質妨礙肝功能。經過她提醒之後,那個學生就不再那樣大量乾洗衣物,覺得身體狀況好很多。印尼同學後來去把廁所把那件沾了很強樟腦丸味道的衣服換下,她說聽了覺得好害怕,要去告訴她媽別再用那種東西了。

此外,每週的寫作功課依舊給我們很大的壓力。我們幾個常在週四閱讀課下課後一起哀嚎,作文太難寫。不過,寫了幾週之後,我感覺有時也寫出點樂趣,我可能算是喜歡寫作的人?為了寫作業,強迫自己去回顧往事,並且寫下來,也是不錯的。最近因為要寫大學時沉溺網路的往事,才發現好多事我都記不得了,只好請朋友幫忙提點一下。

寫作老師有次進教室時,提到她聽個廣播廣告,對理面的措詞很不滿意,就寫在白板上問我們怎麼改。我聽了就忍不住想笑,我覺得她有點文字職業病,跟我有點像,只是我只有碰到中文時,才有職業病發揮的空間,英文能力還沒強到那地步。所以每次看她用超強文字能力逐字改我的作文,我都覺得很佩服。修正錯誤後,再讀一遍自己的文章,會讓我產生「我其實也能用英文寫東西」的錯覺。

轉眼這門課就剩一個多月了,希望我能繼續撐下去學到更多東西。

由 debby 發表於 10:47 PM | 迴響 (0)

April 09, 2018

家庭主婦的發財夢

附近的Albertson's超市每年春天都有大富翁活動,今年也不例外。買滿10塊還是20塊,或者特定商品,就可以拿到一張密封的小票。撕開之後,左邊是折價券,或免費的某種便宜商品,或者是去特定網站抽獎的序號,右邊則是可以貼在一大張大富翁集獎活動紙上的四張小紙條。每個獎項都需要集滿符合上頭指定號碼的四張到八張小紙條,獎項從一百萬元到五元不等。本來從Trader Joe's在稍遠處開了之後,我都寧可去TJ買菜,因為比Albertson's便宜。不過,為了玩這個大富翁,我只好三不五時就去Albertson's一下。

這遊戲玩了很多年,每次的結果都是活動截止時,我懊惱地看著那一大張紙,因為很多獎項我都只差一張,於是我認定自己沒有偏財運。

從小到大,唯一有意外大獎,是大學時檢舉一輛烏賊車而得到的。那時環保署正舉辦檢舉烏賊車抽電動機車活動。有天我接到通知,我中了一輛電動機車,因為大部分人檢舉的車,經過檢驗後,都不是烏賊車,符合資格的人非常少,主辦單位就讓符合資格的人領電動機車,正好我檢舉的車是排放大量廢棄的烏賊車,我就成了那幾個可以領電動機車的人之一。不過,我爸領了那車之後,跟我說那車剛騎的時候,如果控制不好會衝出去,而且我已經有輛小五十了,所以那輛車就變成我爸的,我連碰都沒碰過,說來跟我沒有關係,我只是掛名的車主。

如果從來沒得獎,為何又要玩呢?因為有夢最美。誰不希望哪天有奇蹟出現,如果能中個5塊現金也不錯。只是我到現在連5塊都沒中過,明明他們號稱有90萬個5塊現金和90萬個5塊禮卡的機會,應該很容易中才是。加州人有這麼多嗎?為什麼我連這麼小的獎都拿不到?

為了安撫我這種因為中不到獎而憤怒的家庭主婦,左邊那張紙上,偶爾會給我一點甜頭。去年和今年,我都拿到一個79分錢的貝果(都是小孩吃掉的)。去年還拿到女孩與雨傘牌鹽,只是我們家不用那種鹽,就留著畫水彩畫時用了。今天則中了一瓶我從沒用過的阿斯匹林。現在想不到要用阿斯匹林做什麼,之前看到有人提到可以用溶解阿斯匹林的水去澆番茄種子,增加番茄的免疫力,不過我不想汙染土地,應該不會這樣做。

這個活動還有將近一個月,希望這個月內,會有奇蹟出現。


由 debby 發表於 09:17 PM | 迴響 (0)

April 07, 2018

小孩離家時(戶外學校)

小J上五年級以後,最期待的事,就是春天的三天兩夜Pali Institute之行。記得去年開學後的家長會,校長跟五年級的家長說,他兒子(小J上一屆的學長)去年也去了Pali,有活著回來,大家不用太擔心。這當然是玩笑話,但做為一個亞洲來的家長,我想的不只是小孩能活著回來就好,他那丟三落四的個性,我完全無法預期他會出什麼問題啊!

五年級結束前去Pali做戶外學習,是他們學校的傳統。去年小J還是四年級時,有天回家說,五年級的從Pali回去後,就一直炫耀Pali有多棒,所以他一定要去!但是每年都有幾個學生沒去,不是所有人都去的,不去的除了私人理由,還有因為長期表現不佳,被老師罰不能去。

位於San Bernardino山區的Pali Institute的費用很高,去年暑假為期一週的夏令營(含吃住),就要兩千多美金。雖然他們只去兩晚,幾百美金也是跑不掉的。他們學校是公立學校,很多學生來自低收入戶,不可能每家都出得起這麼貴的費用。所以照慣例,學校都會有為五年級的Pali之行募款的活動,就像每年的才藝表演前及中場休息時販賣的披薩、飲料等,都是為了四年級去Channel Island的校外教學募款一樣。家長會也會捐助一部分,剩下的就要家長出了。學校很好心地提供分期付款機制,一共可以分三期付款,給供無法一次繳清的家庭有喘息的空間。

除了金錢,師生在體能和戶外知識上也有所準備。五年級這一年的校外教學很多,每個月大概都至少有一兩次,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山上,最後一次會是和四年級的學弟妹一起種本地的原生植物,那也代表傳承,把學校最高領導年級的責任傳下去。三月他們去了馬里布,做了戶外訓練。那晚小J很興奮,因為不是每個同學都像他一樣,做了大部分的活動,包括身上綁著安全帶,在半空中走過打橫的樹幹等。

在課堂上,老師也跟他們講了跟Pali有關的事。因為他們在Pali會跟其他十個同學和一位Pali工作人員住在一個小木屋裡,如何分配哪些人一起,老師也都讓他們寫了三位最想被分配在一起的同學,然後三個班一起分配,因為男女要分開。

春假完,上一天課,他們就去Pali了。睡袋早就買好了,但還是要教小J如何打包,有點擔心他到時弄得一團糟,畢竟我們家每次出門時,都是我在打包的。今年比較溫暖,他們在山上時,最高都有華氏60多度,就不必打包太多冬衣和雪鞋。但小J說,有同學帶了很大一個行李箱,因為那同學的媽媽覺得山上一定非常冷,打包了五件厚外套。但他們只去兩晚啊,我覺得還是男生省事多了,我就照著Pali給的單子打包東西。那裏不是旅館,除了睡袋,毛巾、個人盥洗用品等,都要自備。

他們出發那天,六點多就要出門了,因為學校預計七點左右就要發車。為了送行,平時睡到七點的小P讓他爸幫忙弄鬧鐘,六點半時把他叫醒。

小J出門後,我們就不能跟他聯絡了。頂多寫email到Pali,不過,在我看來,也沒必要,他只去兩晚。當初我們在學校看Pali的介紹影片時,某人就笑說,那裏的措施就是要擋像他爸媽那樣,會突然跑上山去看小孩的家長。他小六時,有次跟老師同學出門旅行,他爸媽不說一聲就跑去看他,他玩到一半被告知家長來了,很錯愕也不開心,他媽看他那樣,自然把他訓一頓。

老實說,我聽了很吃驚,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沒在婚前告訴我?要是早知道,我才不要跟這種媽寶+有掌控欲媽媽的人結婚。

小J的奶奶這次因為長孫第一次獨立出門,又想要做些什麼事,害我很擔心他們又跑上山去看小孩。家長放手,但是祖父母不放手,這也是很令人頭痛的。我真怕小J的奶奶在打造出一個媽寶之後,又打造出一個奶寶。不過還好,Pali夠遠,她們現在沒力氣開那麼久的車去看小孩。

小孩出門後,說不想念是假的。那天天氣頗涼,讓我一直擔心他有沒把外套穿好。要吃晚餐時,某人照例拿了四個碗準備添飯,然後才想起,小J不在,他多拿了一個。平時總跟哥哥吵個不停的小P,安靜多了,沒有一直哭鬧:「哥哥對我不好!哥哥弄我!」倒是因為小J出門前用十分錢雇他幫忙照顧線上遊戲,所以小P也很忙。

平日小J在的時候,都說不要吃豬肉,而小P一直想吃用蘋果汁和蘋果醋煮過的BBQ排骨,我一年多都顧慮小J而沒做。既然他出門了,我就趕緊做給小P吃。出門的小孩顧不到,只好顧在家的小孩。

校長很體諒我們想念小孩的心情,三不五時就發信告訴五年級家長:他們都很好,老師拍了些照片,家長可以上網看。於是我就看到小J在山上居然只穿一件上衣的照片,我在山下都冷到穿毛衣了,他居然穿那麼少!很擔心他生病回家。

第二天去上課時,哥倫比亞同學問我看到小孩的相片了嗎?她大兒子在另一班,那班老師似乎沒拍什麼相片,所以她沒看到。比起來我們老師在這方面,給我們比較多的訊息。哥倫比亞同學說她很想念小孩,我說還好我們都還有一個小的。她說對只有一個小孩的人來說,當小孩出門時,真是太難受了!我說所以現在要預備小孩以後上大學時的情景了。

週五中午,校長發信通知家長準備接小孩,稍晚就通知說他們會在一點半到四十五分間抵達。我到學校時,已經有好多家長圍在被充當遊覽車停車場的籃球場外等候,心情難免激動:我的孩子要回來了!當我簽退完,看到他抱著大衣,滿臉笑容地拉著行李、抱著睡袋向我走來時,之前的擔心通通都放下了。雖然之後聽到他第一晚居然沒洗澡,有點無力。不過小孩第一次離開家嘛,人安全回來,東西也都帶回來,已經很不錯了,讓我可以稍微放心。

之後他就跟他去年形容的五年級生一樣,講Pali講個不停。他對那裏的食物很滿意,覺得帶他們的人也都很好,解剖了花枝和研究了貓頭鷹的糞便,嘗試了射箭和空中走繩索等戶外活動,所有的一切,都帶給他難忘的回憶。對了,他們還跟來自Google那區的一個私立學校六年級生發生(集體)口角,不過他們在球類比賽時擊敗對方,這也為他的Pali之行增加不少色彩。

謝謝學校給我們的小練習,未來多幾次類似這種的經驗,讓我們可以慢慢學會放手,看著小孩走向自己的人生。

由 debby 發表於 02:39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