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八)

最近覺得越來越喜歡上寫作課了,雖然我們還在上標點符號,但老師三不五時會講些跟標點無關的東西。想來我真不是好學生,國中的時候曾為了不想上物理課,就問老師她以前在馬來西亞的事,因為我知道她愛講。果然她一聽到,話匣子打開了就關不起來,一路講閒話講到下課。聽到鐘響時,老師很心虛,我卻暗自偷樂:詭計成功!然而,這些跟課堂主題無關的事,有時真的很有意思。

寫作老師第一次講閒話,可能是上上上次上課時。她說到有個非洲來的學生提過祖母在房子四週種了很多大麻,為了防蟲蛇。有人生病時,大麻也能給人治病。大麻一直都有這個功能,但不幸的是,後來被石油業汙名化了。因為石油的副產品可以做尼龍等人造纖維,而大麻和麻等天然纖維也都能做成各種衣料、繩子等製品。所以石油業雇人在教堂外散播耳語,汙名化這兩種作物,導致這兩種作物後來被禁。

我聽了心頭一驚,聽起來怎麼跟美國糖業想進辦法汙名化脂肪的故事,好像有那麼一點相似?以後接觸美國這些東西,還是當心點,畢竟在歷史沿革中,不同的勢力可能有不少利益糾葛的關係。後來我在網路上讀了些關於大麻的歷史,在youtube上也看了點相關的東西,增加一些對大麻的認識。

上上次上課時,老師問越南同學是否知道當天是什麼日子,越南同學一頭霧水地搖頭。老師說,五十年前,美軍在越南美萊村進行屠殺,被殺的不只越南人,還有寮國人和柬埔寨人。她聽了一個節目,對美國的這種罪行深感羞愧,因此想對越南同學表達她身為美國人的歉意。另外,她也提到了當時美軍在越南使用的除草劑,就是現在基改作物的最大來源--孟山都。

寫作老師在小孩出生後,曾去念過中醫,她對西醫不是那麼信任,也不喜歡動輒使用西藥。她提醒我們,如果想要腸胃道功能正常,就不要碰任何含有玉米和大豆的製品,因為現在那些東西差不多都是基改的。不過,這實在太難了,我們每天使用的醬油,就是大豆製品啊。

她也提過她對味精過敏,就問我們這些亞洲來的學生是否用味精。很多亞洲人家裡都有不同形式的味精,雞粉也是。印尼同學就說她媽有用。我們家不用,但是我要是吃越南河粉或某些亞洲菜後,吃到有鹽和糖以外的味道,然後又很想喝水,我就知道那家有用味精、雞粉之類的東西。美國很多中餐館號稱No MSG,但是其他類似的東西太多了。

上次上課,我和印尼同學一起進教室,在我們之前到的,只有菲律賓同學。老師問我們,我們其中一人是否有把衣服送乾洗?因為有人的衣服上有很重的化學味。我身上穿著皮衣外套,但沒送過乾洗,其他都是水洗的衣物。

印尼同學就說,她媽從印尼來看她,帶了一箱衣物,可能是她媽處理過的。後來伊朗同學來了,她聞到就說那是萘(naphthalene),因為有毒,伊朗已經禁用了。然後我們用手機上查那個字,然後恍然大悟,原來是樟腦丸。印尼、菲律賓、越南同學都說她們國家有,台灣當然也有,亞洲來的都很熟悉。我說婆婆在她台灣家的衣櫥放了很多,我聞到就很不舒服,但某人叫我不要抱怨。老師說,某人應該相信我,因為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canary in a coal mine)」,有人對這些有毒的氣味比較敏感。像她有次經過一個全身穿了很多乾洗衣物的學生身旁時,就覺得很不舒服。那個學生說她先生是做乾洗的,所以她們家都盡可能用乾洗。但老師注意到她的眼眶附近偏黃,感覺是有害物質妨礙肝功能。經過她提醒之後,那個學生就不再那樣大量乾洗衣物,覺得身體狀況好很多。印尼同學後來去把廁所把那件沾了很強樟腦丸味道的衣服換下,她說聽了覺得好害怕,要去告訴她媽別再用那種東西了。

此外,每週的寫作功課依舊給我們很大的壓力。我們幾個常在週四閱讀課下課後一起哀嚎,作文太難寫。不過,寫了幾週之後,我感覺有時也寫出點樂趣,我可能算是喜歡寫作的人?為了寫作業,強迫自己去回顧往事,並且寫下來,也是不錯的。最近因為要寫大學時沉溺網路的往事,才發現好多事我都記不得了,只好請朋友幫忙提點一下。

寫作老師有次進教室時,提到她聽個廣播廣告,對理面的措詞很不滿意,就寫在白板上問我們怎麼改。我聽了就忍不住想笑,我覺得她有點文字職業病,跟我有點像,只是我只有碰到中文時,才有職業病發揮的空間,英文能力還沒強到那地步。所以每次看她用超強文字能力逐字改我的作文,我都覺得很佩服。修正錯誤後,再讀一遍自己的文章,會讓我產生「我其實也能用英文寫東西」的錯覺。

轉眼這門課就剩一個多月了,希望我能繼續撐下去學到更多東西。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11, 2018 10:47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