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1, 2018

主持西語裔研討會

最近三次上閱讀課,第二堂時我們都在排練在西語裔研討會的小組議程,主要在檢視流程和確認要調整的部分。老師很好心地說我們不用準備什麼,只要出席就好,因為她準備好簡報檔了,我們只要負責念我們的部分就好。最後兩堂課時,老師指定我當主持人。在我們的教室,觀眾只有因為美國先生生日而不出席的越南同學,所以沒什麼壓力。但是會前最後一堂課時,老師說有230人報名,雖然他們到時會拆成三個團體分批進入我們的教室,這個未知的人數還是給我們相當的壓力。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上寫作課時,老師聽到我們要去研討會的事,說她很期待好消息。我說我們都很緊張,她說緊張是自然的,但我以前的工作應該讓我可以克服緊張。她說她自己碰到這場合都會先祈禱,希望自己有最好的表現,同時能讓人獲益。

過去幫小朋友上美術課前,我都會在上陣的前幾天演練一遍。但是老師並沒給我她的簡報檔,我無從演練,只好查一下會議主持人要做的事,了解一下美國的規矩,然後打扮得像主持人出席。

這個研討會的時間非常長,早上七點半到中午十二點半,一共五小時,因為包括了早午餐,價格很便宜,一個家庭只要十美元。為了鼓勵西語裔家庭參與,這個會議把家長和小孩分開,有人會帶小孩做活動,聽說他們做勞作,也學了點義大利語。研討會贈送的袋子裡,有小的筆記本、筆、有各國國旗圖案的鉛筆、牙醫診所贊助的牙刷和沙漏組、美國風景書籤、美國護照筆記本和給小朋友做的各國國旗活動本。會場也布置了地球形狀的球、各國國旗和各種語言的打招呼字眼。可惜的是,我沒看到中華民國國旗。唯一一個中華民國國旗,在我的名牌上,老師在我們的名字旁都印了我們國家的國旗,底下加註國家名。

我到的時候有點晚,因為沒打算在那吃早餐。我們沒看開幕的小朋友土風舞表演,也沒聽開幕演講,直接到我們的教室開始演練。照教室的規模,大概就30人左右,這大小讓人放鬆許多。如果在一間很大的教室,我可能會很緊張。不過也要感謝過去兩年在學校義務教小朋友上美術課的經驗,現在站在講堂前面對很多陌生人,比較不緊張。

我們這場會議主要在分享老師的語言學習觀點:學習語言就是要擴充生活圈,參加活動、去不同的地方。此外,持續在母語上下功夫,也有助於第二、第三語言的學習。比較特別的,就是我們每個發表人要用自己的母語自我介紹。我們的成員包括:菲律賓、韓國、印尼、哥倫比亞同學,以及一位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我做為主持人,首先用英語和國語自我介紹,然後依序請其他人自我介紹。第一場的時候,我們沒有經驗,最後全部講完時,還有二十分鐘,所以老師要出來更進一步講解她在簡報檔的內容,以及介紹我們的高階ESL課程內容,因為據說他們很多人不願去上英語課,或者只敢上初級的ESL課程。第一場結束後,我請其他同學在接下來的場次先用她們的語言做自我介紹,然後用英語講一遍,因為她們的音量沒我大,混在一起講的話,可能有些人聽不懂,或聽不出來中間夾著其他語言。

老實說,對著一群母語是我們聽不懂語言的人,用自己的語言自我介紹,是種獨特的經驗。在場只有在台灣念過大學的印尼同學聽得懂我的話。不過,這是會議主辦人希望我們做的。她希望這些西語與會者,能夠擴充他們的體驗,知道這世上有很多人講跟英語差的很遠的語言,最後也能把英語講到一定的程度。在第二場和第三場的討論時間,老師要我們幾個都過去和與會者討論如何學習語言。我很驚訝地發現,大部分的人都來自墨西哥,很多人來美國的時間很長,可能來不久就有工作了,但他們不見得講得好英語。可能就像會議主辦人說的,他們都生活在西語裔的圈子裡,所以他們應該也需要跨出這個圈子,才能融入美國社會。正如同這個會議的小贈品巧克力旁的字條所說:「我的語言限制,就是我的世界限制。」只有克服這種語言障礙,我們的世界才能擃展。

當然,也有很多墨西哥和中南美洲來的人英語流暢,從事很好的工作。某人後來在我的照片裡看到他老闆,然後我才知道原來會議主辦人是他老闆的太太。明明我去過她們家,見過她們兩位啊,看來我有臉盲。

我們的會議中,每次都要玩猜猜看遊戲。用二十個Yes/No問題猜一個禮物袋裡裝了什麼。第一場和第三場都是不到十個問題就被猜到,第二場較慢,但是用十幾個問題也猜到了。這就是為何我們的會議結束太快的原因。老師本來猜想他們可能會很害羞,不敢發問。有意思的是,與會者以女性居多,參與猜猜看的,也幾乎是女性。

西語裔的文化,跟我們幾個人的亞洲文化,真的很不一樣。因為哥倫比亞同學在排練時說,她想在與會者進場時放音樂讓大家開心點,邊放她就開始扭著身子,我們四個亞洲來的都忍不住笑出來。後來她真的放了。等大家坐定,我請大家關手機以便開始時,她就關掉。她和墨西哥來的工作人員,後來都擔當翻譯的重任,畢竟很多人聽英語有點吃力,若有人能講西語的話,他們比較好懂。我們四個在她講西語時,同樣又是狀況外的表情,只知道她講得超快,但我們一個字都聽不懂。

這場研討會,除了我們的國際學生論壇,其餘還有法語、中文、葡萄牙語和手語工作坊,以及ESL講座。中文的主講者似乎是本地高中的中文老師。我們在排練時,我聽到外頭有人很大聲地用中國大陸腔的中文講手機,也許就是那場的主講者或幫忙的人,否則,除了我們幾個,大概沒有其他東亞國家來的人會參加這個西語裔研討會。

我人生第一次當會議主持人的經驗,就這樣貢獻給西語裔家長研討會。感謝墨西哥出生的老師給我們這個機會,以及韓國、菲律賓、印尼和哥倫比亞同學的相互支援,我們總算攻克這個挑戰啦!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21, 2018 10:44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