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07, 2018

小孩離家時(戶外學校)

小J上五年級以後,最期待的事,就是春天的三天兩夜Pali Institute之行。記得去年開學後的家長會,校長跟五年級的家長說,他兒子(小J上一屆的學長)去年也去了Pali,有活著回來,大家不用太擔心。這當然是玩笑話,但做為一個亞洲來的家長,我想的不只是小孩能活著回來就好,他那丟三落四的個性,我完全無法預期他會出什麼問題啊!

五年級結束前去Pali做戶外學習,是他們學校的傳統。去年小J還是四年級時,有天回家說,五年級的從Pali回去後,就一直炫耀Pali有多棒,所以他一定要去!但是每年都有幾個學生沒去,不是所有人都去的,不去的除了私人理由,還有因為長期表現不佳,被老師罰不能去。

位於San Bernardino山區的Pali Institute的費用很高,去年暑假為期一週的夏令營(含吃住),就要兩千多美金。雖然他們只去兩晚,幾百美金也是跑不掉的。他們學校是公立學校,很多學生來自低收入戶,不可能每家都出得起這麼貴的費用。所以照慣例,學校都會有為五年級的Pali之行募款的活動,就像每年的才藝表演前及中場休息時販賣的披薩、飲料等,都是為了四年級去Channel Island的校外教學募款一樣。家長會也會捐助一部分,剩下的就要家長出了。學校很好心地提供分期付款機制,一共可以分三期付款,給供無法一次繳清的家庭有喘息的空間。

除了金錢,師生在體能和戶外知識上也有所準備。五年級這一年的校外教學很多,每個月大概都至少有一兩次,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山上,最後一次會是和四年級的學弟妹一起種本地的原生植物,那也代表傳承,把學校最高領導年級的責任傳下去。三月他們去了馬里布,做了戶外訓練。那晚小J很興奮,因為不是每個同學都像他一樣,做了大部分的活動,包括身上綁著安全帶,在半空中走過打橫的樹幹等。

在課堂上,老師也跟他們講了跟Pali有關的事。因為他們在Pali會跟其他十個同學和一位Pali工作人員住在一個小木屋裡,如何分配哪些人一起,老師也都讓他們寫了三位最想被分配在一起的同學,然後三個班一起分配,因為男女要分開。

春假完,上一天課,他們就去Pali了。睡袋早就買好了,但還是要教小J如何打包,有點擔心他到時弄得一團糟,畢竟我們家每次出門時,都是我在打包的。今年比較溫暖,他們在山上時,最高都有華氏60多度,就不必打包太多冬衣和雪鞋。但小J說,有同學帶了很大一個行李箱,因為那同學的媽媽覺得山上一定非常冷,打包了五件厚外套。但他們只去兩晚啊,我覺得還是男生省事多了,我就照著Pali給的單子打包東西。那裏不是旅館,除了睡袋,毛巾、個人盥洗用品等,都要自備。

他們出發那天,六點多就要出門了,因為學校預計七點左右就要發車。為了送行,平時睡到七點的小P讓他爸幫忙弄鬧鐘,六點半時把他叫醒。

小J出門後,我們就不能跟他聯絡了。頂多寫email到Pali,不過,在我看來,也沒必要,他只去兩晚。當初我們在學校看Pali的介紹影片時,某人就笑說,那裏的措施就是要擋像他爸媽那樣,會突然跑上山去看小孩的家長。他小六時,有次跟老師同學出門旅行,他爸媽不說一聲就跑去看他,他玩到一半被告知家長來了,很錯愕也不開心,他媽看他那樣,自然把他訓一頓。

老實說,我聽了很吃驚,這麼重要的事,怎麼沒在婚前告訴我?要是早知道,我才不要跟這種媽寶+有掌控欲媽媽的人結婚。

小J的奶奶這次因為長孫第一次獨立出門,又想要做些什麼事,害我很擔心他們又跑上山去看小孩。家長放手,但是祖父母不放手,這也是很令人頭痛的。我真怕小J的奶奶在打造出一個媽寶之後,又打造出一個奶寶。不過還好,Pali夠遠,她們現在沒力氣開那麼久的車去看小孩。

小孩出門後,說不想念是假的。那天天氣頗涼,讓我一直擔心他有沒把外套穿好。要吃晚餐時,某人照例拿了四個碗準備添飯,然後才想起,小J不在,他多拿了一個。平時總跟哥哥吵個不停的小P,安靜多了,沒有一直哭鬧:「哥哥對我不好!哥哥弄我!」倒是因為小J出門前用十分錢雇他幫忙照顧線上遊戲,所以小P也很忙。

平日小J在的時候,都說不要吃豬肉,而小P一直想吃用蘋果汁和蘋果醋煮過的BBQ排骨,我一年多都顧慮小J而沒做。既然他出門了,我就趕緊做給小P吃。出門的小孩顧不到,只好顧在家的小孩。

校長很體諒我們想念小孩的心情,三不五時就發信告訴五年級家長:他們都很好,老師拍了些照片,家長可以上網看。於是我就看到小J在山上居然只穿一件上衣的照片,我在山下都冷到穿毛衣了,他居然穿那麼少!很擔心他生病回家。

第二天去上課時,哥倫比亞同學問我看到小孩的相片了嗎?她大兒子在另一班,那班老師似乎沒拍什麼相片,所以她沒看到。比起來我們老師在這方面,給我們比較多的訊息。哥倫比亞同學說她很想念小孩,我說還好我們都還有一個小的。她說對只有一個小孩的人來說,當小孩出門時,真是太難受了!我說所以現在要預備小孩以後上大學時的情景了。

週五中午,校長發信通知家長準備接小孩,稍晚就通知說他們會在一點半到四十五分間抵達。我到學校時,已經有好多家長圍在被充當遊覽車停車場的籃球場外等候,心情難免激動:我的孩子要回來了!當我簽退完,看到他抱著大衣,滿臉笑容地拉著行李、抱著睡袋向我走來時,之前的擔心通通都放下了。雖然之後聽到他第一晚居然沒洗澡,有點無力。不過小孩第一次離開家嘛,人安全回來,東西也都帶回來,已經很不錯了,讓我可以稍微放心。

之後他就跟他去年形容的五年級生一樣,講Pali講個不停。他對那裏的食物很滿意,覺得帶他們的人也都很好,解剖了花枝和研究了貓頭鷹的糞便,嘗試了射箭和空中走繩索等戶外活動,所有的一切,都帶給他難忘的回憶。對了,他們還跟來自Google那區的一個私立學校六年級生發生(集體)口角,不過他們在球類比賽時擊敗對方,這也為他的Pali之行增加不少色彩。

謝謝學校給我們的小練習,未來多幾次類似這種的經驗,讓我們可以慢慢學會放手,看著小孩走向自己的人生。

由 debby 發表於 April 7, 2018 02:3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