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

週五照例又是超忙的一天,上完課沒多久要接小孩、帶他們去上課,然後還要以班媽的身分安排中文課班上的年終party等,瑣事甚多。但今天我想歡呼放鞭炮,因為寫作課上完啦!上完下週兩堂閱讀課,我就可以解脫了!希望接下來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不過這當然是癡人說夢,因為暑假馬上就要來了。

最近幾週都沒寫新的作文,因為自從開始寫閱讀老師要的學術論文,就沒法顧到每週要交的作文,我還欠一篇跟宗教有關的文章(不知道從何寫起)。寫作課老師理解我們的狀況,就放我們一馬。不過她說想幫我們看論文和報告時要用的簡報檔,所以這兩週她都在改我的論文。

今天除了稍為檢視一下我們各自的論文外,就是講一下五段式作文,這是應我要求的加的內容,所以昨天我們幾個講到今天要上什麼時,其他人都怪我。我很無辜地說,因為閱讀老師說這是上過寫作課的學生都應該知道的,但我們完全不知道,所以我才去問寫作老師能不能教我們。她說那是給高中程度的人上的內容,不過既然我要求,那她就幫我們上。

但是今天老師有事要準時走,我們之前擔誤太多時間,所以五段式作文沒講完。不過重點就是,要訴諸理性和證據。這對我來說,似乎不是難題,以前寫太多這類的東西了,只是不是用英文寫的(這才是問題)。

這次還有件事,就是收集我們的作文。老師想收集一些我們的好作文,集結成冊,分享給其他同學。她讓我們自己從她有寫好評的文章裡挑。我有九篇文章,基本上每篇都被她寫Great、Excellent、Terrific等。就連被某人說我沒照作業指示寫的臨終選擇那篇,她也寫了Outstanding。所以某人說,老師應該滿賞識我的。剛開始的時候,我以為那些評語是鼓勵性質,每個人都有,因為很多地方都被她改的滿堂紅,除了文法和慣法語的問題,她甚至幫我們重整句子。

今天她拿了我最近的一篇,說她希望能收錄那篇,因為呼應了範本。我很意外,因為那篇的範本是黑人女作家Maya Angelou的一篇文章,裡頭有虛實交錯的部分。當初由於我們不熟裡頭的黑人文化和用字,看不太懂,老師在課堂上特地講解了那篇文章。為了寫那篇作業,我花了很多時間,簡直想破頭。

不知為何,她給我們好幾篇黑人作家的文章,跟隨而來的作業,往往是要寫人生中那些負面的過往。所幸我不是什麼好命人,油麻菜籽的不快樂童年就可以讓我寫好幾篇。我寫作業時的領悟是:痛苦不見得能使人成長,但痛苦倒是可以拿來寫作文交作業。比較困難的地方是,要如何寫細節。像我這種不拘小節的人,不喜歡記不愉快的事,或說自我保護機制讓我忘記那些人生不愉快的種種。據老師說,越南同學就很擅長寫細節和氛圍,老師很欣賞那點,認為她可以往作家之路發展。真想拜讀一下她的文章。

要挑作文時,我看到某些文章的標題就想要跳過去。我真覺得這些作業像讓我們發展「私寫作」,就連在中文領域裡,我都沒有這樣的經驗。寫這些東西時,我徹底了解:寫作也是會讓人痛、讓人哭的,我甚至在寫往事時,對過去有了新的認識,而這認識依舊讓人開心不起來。這是我之後都不想看那些東西的原因,所以我也不挑那些東西到老師的選集裡,除了老師特別開口要的那篇。對於自己的東西,我分不出好壞,不過她說那篇好,那表示我有做到她的要求。

寫這些作業的另一個體會,就是發現自己其實還滿喜歡寫作的,即使是用英文。回頭想想,我的大學主修並沒選錯。雖然我最近多年常覺得該改行念別的、做不同的工作,但那是因為產業夕陽化導致的不如歸去心態。而且寫這些作業時,我重新體會到大學時期和以前工作時,腦子高速旋轉,應該寫的東西寫不出來,卻寫了很多不相關的副產品的狀況。寫往事時,我發現自己的記憶流失好多,大概是長期睡眠不足,導致很多事都記不得了。說不定我該開始把以前的事寫下來,到老了再寫,可能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用將近四個月的時間修完這門課。當初覺得好累好辛苦,不確定能不能熬到最後。現在證明,我撐過來了,真是多虧了其他三位亞洲(菲律賓、印尼和越南)同學的同舟共濟。若沒有人一起受苦受難,可能會更難熬吧。前不久去校外教學時,哥倫比亞同學問其他人對寫作課的看法,之後印尼同學對我和菲律賓同學說,原來她那麼討厭寫作老師。但我們三人共同的心得是,寫作老師就是要求嚴格了點,但在課堂外,她其實人很好,這就是老師該有的樣子。而且可能亞裔比西語裔更能承受課業壓力,這就是為什麼最後亞洲組變成橋樑課程的堅強班底,而美洲組只剩一個很少出現的哥倫比亞同學。

雖然課上完了,但寫作老師說,若我們要寫作業,暑假依舊可以傳給她看,她會幫我們改。下週若我們要她幫忙看簡報,也可以去找她。我想我會把握這最後的機會。因為文章被她改過真的有差,這是我現在需要的。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18, 2018 10:41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