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05

多面向的解讀

有人幫我編派了性傾向?

funny.JPG

多半的時候,我看到這種東西都不會有反應。
我看完這則簡體字短文後,有點小疑惑,就像被問到:「『小姐』和『姑娘』,妳比較喜歡那個?」我會說:「那要看在什麼地方了。」大陸的女同志,跟我理解的,是一樣的嗎?

女性主義和女同志,是兩回事。再基進(radical)一點,未必會走上女同志的路線,雖然女同路線也是其中一項選擇。

這次看了覺得好笑以外,其實想要貼個表情:

face1.gif

還有,應該長達一年沒空看奇幻小說了,唉。

由 debby 發表於 11:53 PM | 迴響 (1) | 引用

November 26, 2005

揪出噪音戶!

傍晚五點多開始,某戶鄰居開始唱起卡拉OK,聲音之大,叫人很難專心工作。只好開始洗衣服、打掃房間,然後聽杜蕾克大鍵琴版郭德堡變奏曲,讓自己從快要被噪音氣炸的情緒裡分心分神,也不浪費時間。

出門前,發現禍首是對門的鄰居。站在前陽台,就可以聽到他們家的聲音。將近十點時回來,還沒走到樓下的大門,就聽到他們的卡拉OK聲直達一樓,讓一樓的鄰居爺爺把電視聲開得很大。我實在受夠了。

帶著一肚子怒氣上樓,看了一下時間,9:58,差不多可以抗議他們的噪音了。但是,不教而殺謂之虐,所以先去按門鈴。

哪知道,他們聲音之大,大到他們連門鈴都聽不到。站在門外,隱約還可以聽到裡面有鼓掌聲,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罐頭鼓掌聲。我索性用力按很常一聲,等有人出來應門。然後一個戴眼鏡的汗衫男出來,我只說:「先生,你們家實在太大聲了,一樓都可以聽到……」根本還沒講完,他就連忙說:「OK,OK」一副理虧的樣子。

現在他們的卡拉OK還在繼續,只是聲音比較小了。果然是沒人反應,他們就不管別人死活。連唱幾個小時,完全不顧別人的耳根想要清淨。實在看不起這種只顧自己爽,卻沒有公德心、欠家教、沒水準的噪音戶。搞不好半夜吵到我快發瘋的,就是這戶人家。

其他鄰居比起我來,真是忍耐度強。難怪每次我衝出去直言仗義,常會被以為是在外國生活過的人。

由 debby 發表於 10:21 PM | 迴響 (0) | 引用

在凌晨吵人安眠的豬頭

現在是凌晨兩點,腦袋重的要命,只想趕快昏睡。偏偏附近有個豬頭男,不斷地大吼大叫,另一個女聲聽來委屈似的反駁,音量較小。毫無興趣瞭解他們究竟吵什麼,我只想像關掉收音機一樣,把他們的聲音關掉。

剛剛有另一個跟我一樣受不了的男聲出現,顯然是距離他們比較近的人,罵說三更半夜吵什麼吵,別人要睡覺。

沒力氣開窗看到底是哪一戶那麼沒公德心,一次干擾幾十個人的作息。受不了。在心底吶喊著,誰來報警啊!這裡有個瘋狂的豬頭男,吵死人了。為什麼那麼多沒教養的人,像任意傾倒垃圾似地干擾別人的生活?

忍不住埋怨,我的運氣真不好,明明很怕噪音,卻老是碰到這種事,嗚。(頭沈重到要摔向地板)

由 debby 發表於 02:04 A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4, 2005

不想用的blog最值錢

在一個號稱可以衡量部落格市場價值的網頁,接連輸入幾個慣用網址。看到數字之後,在心裡忍不住說:「物化啊!」

不過部落格本來就是東西嘛,現在只是有另一個東西衡量它的價值。只是,我不知道那個衡量的標準是什麼。得到的結果跌壞我的眼鏡,我最不想用的部落格,居然最值錢!


My blog is worth $2,258.16.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同樣位於20six的Debby's Trip雨露均沾:


My blog is worth $1,693.62.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Wings of Debby稍微值錢:


My blog is worth $564.54.
How much is your blog worth?

原來是架在英、美大型部落格的blog比較值錢,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不認為它將Google的Page Rank做了正確的衡量。

至於這裡,它分文不值。

如果妳想試,就在

由 debby 發表於 01:44 AM | 迴響 (1) | 引用

November 23, 2005

體貼是種賺錢的能力

從捷運善導寺站往喜來登飯店的方向前進。明明有個指標說要搭往中正機場巴士往這裡,卻沒有扶手梯,而是要一步一步爬上去的樓梯。我邊走邊嘆氣,這就是台灣的爛設計啊,只弄一個單點,根本不管整條動線。既然周邊有機場客運,那想必會有人拉著大行李經過。就算沒有載客電梯,好歹弄個手扶電梯吧。不然,可是會重死人的啊!說不定會導致坐捷運花十分鐘,但是抬大行李走這段樓梯就花了二十分鐘,沒快多少。

因為喜來登室內是日本人設計的,來來往往有許多日本客,於是讓我想起日本人的設計精神和服務。

前不久在信義三越A4新開幕的台隆手創館裡流連忘返,讚嘆日本人果真是體貼,體貼到變出這麼多商品。一路逛到身體用品區,本來打算看看就好,最後買了一堆鞋墊,花了上千元。

其實日本人的鞋墊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原理,就是加強或讓某個疼痛的部位有緩衝物,但是可以弄到琳瑯滿目,多到讓人不知從何買起。像馬靴用鞋尖鞋墊,可以放在尖頭靴裡,腳趾就不會拼命抵著鞋尖。嫌鞋底太硬的,可以買舒適鞋墊,對拇指外翻、扁平足、久走疲勞的人,都有所幫助,而且可以水洗。這些鞋墊索價都在兩百元以上,甚至有的要五百元,這就是他們把原本無奇的鞋墊做了改革之後的市場價值了。沒什麼大不了,但是他們想到了。

前不久我買了一雙平底長靴,有點猶豫最小號還是大了一點,專櫃小姐仍給我那種平底的鞋墊,跟十年前一樣。台灣人不知道這東西可以是個市場,但是日本人發現了。

一個不懂得體貼別人的人,不能變出好用的商品。因為,當你不知道別人可能遭受的問題,也就不會想到因應的對策。台灣雖喊服務業是社會主流,但是真正懂得服務業精神的,實在不多。幫別人做事,不是就可以稱做服務業。而是服務可以讓人滿意,甚至感動,才能算數。而且好的服務不必自吹自擂,別人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用心。

走在善導寺捷運的樓梯上,我覺得設計這個捷運站的人非常不用心,居然讓人們來適應這個建築,而不是讓建築融入人們的生活,弄不清楚誰是主體。但當我穿著放了日本鞋墊的鞋子走在路上,腳終於不再疼痛,我感動到眼淚差點流下來,深感體貼是種能力,可以讓別人愉快,同時也能讓人賺錢。

由 debby 發表於 12:25 A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2, 2005

準備過冬

氣象說了好多次,卻屢次黃牛不來的冷空氣,突然來了。

早上爹叫我起床的電話響起,從睡夢中掙扎起身去接,掛上電話立刻手腳發軟跌回被窩裡。我還想睡,迷迷糊糊地準備重回夢裡,最後理智還是佔上風,勉強起來上班,然後比老闆早十秒進會議室。

今晚溫度似乎比昨晚還低。一超過十二點,我的腦子開始不聽使喚,準備罷工去了。看來不用別人叮嚀,冬天一到,我的作息就會逐漸像平常人。

前不久曾想趁百貨公司週年慶,去買一小塊長毛腳踏墊,放在書桌下方,省得腳在寒冬的夜晚碰到冰涼的地磚。沒想到,忙著忙著,又忘了。現在冷得把腿縮了起來,只好先找微風廣場送的超醜豹紋小毯子來墊腳,不然那麼難看的東西,也不知道怎麼辦。真不明白為何有人喜歡豹紋,而且滿街是可怕、廉價的豹紋產品。

之前看起來還順眼的透明玻璃水杯,現在也嫌過於冰涼。應該去找一個摸起來沒那麼冷的杯子,但是裝熱飲又不會出問題。每次到了寒冷的冬夜,就想喝點鹹口味的熱飲。PVC的杯子太不保險了,即使上面標示最高可以到120度。不知道有沒有外頭是木質的保溫杯,有空應該去找找,順便想想可以喝什麼。

大披巾是書桌前的另一個良伴。可以包住上半身,甚至手臂。這樣就可以說服自己不要太早鑽到被窩裡,拯救一下到了冬天就變得薄弱的意志力。

寫著寫著,眼皮變得非常沈重,在我還沒想好要怎麼過這個冬天之前,還是先去抱熊熊睡飽飽比較要緊。

對了,天氣冷的另外一個好處,是食物比較不會腐壞,我不要再弄到食物中毒或吃壞肚子了。當然禽流感還是要防範的,繼續不吃雞鴨鵝肉和蛋。

由 debby 發表於 01:02 AM | 迴響 (2) | 引用

November 20, 2005

做一隻熊

bear.jpg由於VISA組織和微風廣場的慷慨,以及我隨興購物的好運(?),在微風廣場週年慶前幾天,消費一筆金額,拿到兩個購物袋(可不可以不要再送購物袋了?),以及一隻Build a Bear的熊。

那天誤闖到微風時,看到「熊熊工作室」的指標,還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沒多久,拿到一張熊熊兌換券,於是進了熊熊工作室,才想起,啊,之前在微風廣場的精美DM上,看到兩個穿比基尼的Model拿著白色的熊(Cuddly Teddy Pink),就是這家的吧!原本VISA卡送的熊有四隻,或許是我到的太晚,只剩下黑色的小酒窩泰迪熊(Dimples Bear)糖果奶油熊(Butterscotch Bear)

前面的太太選了黑熊。它的顏色讓我想起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醜到讓我想哭泣,於是選了顏色比較淺的糖果奶油熊。然後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一隻只有熊皮的熊,還得另外填充,而不是照我認為的,拿到一隻胖嘟嘟的熊就可離開。

我看了一下排隊等填充的隊伍,前面有十一個人。我實在不喜歡等待,於是決定下次再來。在櫃臺處理標籤時,看到旁邊的上班族男士接過一個像房子的紙盒,像是熊的家,銷售人員笑著對他說:「小孩很幸福喔!」

然後另一個年輕女生帶著穿著籃球裝的熊來結帳,感覺十分美式。後來因此在店內旋了一圈,發現有各種熊和其他動物的衣服、帽子、鞋子等配件。只是,我看上的,似乎都比較貴,花那筆錢在熊身上,還不如花在打扮我自己上面。雖然這隻熊的身材比例,特意做得比較長,要穿衣服比較好看。我還是比較喜歡手腳稍短,身體較小的熊(大頭貓的比例就很可愛)。所以最後便帶著光溜溜的熊皮回家,讓它在不見天日的紙袋裡睡了很久。

有個週末,終於想起它醒來的時間該到了,於是再度前往微風。或許因為熊已經送完了,我不用排隊就可以立刻填充。棉花機器旁的甜美女生問我要不要加聲音,這要另外付費,我說不要。後來在網站上聽了那些難聽的聲音,覺得十分慶幸,還好沒浪費錢。然後她要我選顆心,拿在手上閉眼睛許願,許完親一下,再塞到熊的身體裡。

做這些事的時候,玻璃牆外剛好有人在觀賞,感覺真像在大庭廣眾前過生日。接著就是踩踏板填棉花,可以自行決定要填充的硬度,若覺得不夠,可以再加強,最後才會把熊後背的縫線綁起來,呈現一隻完整的熊。

轉身要離去時,嚇!排隊等著要填充的人又變多了,大人小孩都有。路上還看到一歲多的小孩,抱著跟他個頭差不多的熊,還挺可愛的。也有一些成人在買,比較像是送女生的。

店員最後要我拿著條碼去幫小熊註冊一個身份。只是,當我轉身看到那排機器前的小孩,我決定快速離去,不要身陷小人國湊熱鬧。

做完熊,我帶去常光顧的中興櫃位。跟我很熟的銷售員看到,便搶去抱在懷裡,還說這隻熊很好,抱的時候,腿剛好會卡在人體的兩旁。另一個在週年慶來支援的女生,說她猥褻我的熊。但是前一個人才放開,後一個立刻抱去,一副抱得很舒服的模樣。這兩個人都猥褻我的熊吧?

我說熊熊的店裡有很多衣服可以買。那個櫃位的「一姐」便說不要買,自己做。聽起來很累人,我不如交給小弟還比較省事。

男友聽說有個傢伙爬上我的單人床,每天陪我睡覺,在我的記憶枕旁邊有個專屬的小枕頭,於是仔細盤問小東西的來歷,然後恍然大悟:「喔,這家店在美國到處都是!本來覺得不怎樣,沒想到越開越多,現在連台灣都有了!」是啊,要不是微風廣場和VISA卡的大方,我也不知道。

Build a Bear網站一查,乖乖,光在美國,就有將近兩百個據點,明年還有一堆的拓點計畫,海外的據點也很多。看來熊熊征服全世界大人小孩的心了?

在那個網站看了半天,還是白熊最可愛。不過糖果熊也不太差啦,至少是那四隻裡面最好的選擇。至於衣服,這類熊熊不適合太女性化,像洋裝、芭蕾舞裝、仙女套裝之類,不然很像反串秀。穿西裝、棒球裝可能比較合適。

從此,男友每次跟我講電話時,會突然問候糖果熊,甚至「挾熊天子以令諸侯」。有天我提到,我幫糖果熊取的名字似乎不太好,英文縮寫竟然是LKK,他聽了一直笑。第二天便改口:「熊今天怎麼樣?」可憐的糖果熊變沒名字了?

看來,做完熊之後,還是要給熊一個名分,才完成做熊的程序。


Ps. 圖片取自Build a Bear

由 debby 發表於 02:09 PM | 迴響 (3) | 引用

November 19, 2005

新網址

在寄人籬下三年後,最後還是得弄個自己的網址:http://debby.dyndns.info/

在網路上打滾十年有餘,這其中有許多的日子都在漂泊中。從甲地搬到乙地,再從乙地搬到丙地。就像我自己的遭遇一樣,沒什麼定性。在這同時,也讓許多人因為我的搬家,而不斷更新瀏覽器書籤。蝸牛族的朋友不好當,我承認。

不過,該是準備定下來的時候了。

遊子總有想當歸人的時刻,我的部落格需要一個永久的地址。或許說「永久」太勉強,至少得穩定吧。

那麼,http://debby.dyndns.info/就是了。


Ps. 圖片又全部泡湯了,實在沒力氣改Orz

由 debby 發表於 06:44 PM | 迴響 (1)

November 16, 2005

第七頁壯男 Vs. 第三頁女郎

雖然忙到一出門就心不在焉地到處掉東西,弄到自己焦慮無比,像無頭蒼蠅一樣。但是看到英國太陽報第三頁女郎即將慶祝35週年的消息,還是想打住手邊的事,先胡亂記上一筆。

太陽報明明就是發行量很大的報,而且號稱全英國發行量最大(情色促銷總是奏效),至今卻仍在台灣被稱做「小報」,總是誤導許多人。再加上,香港來的水果日報兩年多就把台灣土產三大報打到落花流水、滿地找牙(讀者),而且和太陽報一樣走羶色腥路線,也總是有個版面固定放充滿色情意味的女體照片,所以台灣土產報紙好歹改口一下,至少把「小報」二字拿掉。

過去讀女性主義論述時,常會讀到第三頁女郎。忘了是誰具體地寫到,在家裡的餐桌上、在地鐵上、在辦公室,英國的女性都不太想打開太陽報,因為一旦翻到第三頁,跳出一個光溜溜的女郎,總讓她們非常不自在,怕被人看到,不好意思。

我坐捷運時,經常注意別人在看什麼。尤其是看到那些拿水果日報、永遠消失的中晚(走那麼鹹濕的重口味路線,最後還是虧本)和還苟存的聯晚的人,總要好奇瞄一下對方到底看哪個版。看了這麼久,倒是沒看到有人(敢)在有裸女照片的版面停留太久。

或許有些例外我沒注意到,例如蕭淑慎在金鐘獎的爆奶裝(香港水果報傳來的通俗用語,使得許多詞彙都變得鄙俗)照片。我在麵店吃飯時,電視台不斷重播蕭淑慎穿著胸前大開岔的黑色禮服神色自若地揮手致意的片段,店裡的男男女女,不管老少,如果沒停下手邊動作,也會邊吃麵邊盯著電視。所以同樣的畫面轉介到報紙上,對許多人來說,既然蕭淑慎是在公開場合穿那樣的衣服,也不妨在公開場合看她的照片,就不會像看第三頁女郎那樣的圖片那樣,有所顧忌了。

來自法新社的報導提到,明天太陽報要讓讀者從九千個上空女郎中挑選「十大美胸」。我很快地想到,從英國念文化研究回來,生了一個女兒的學姐提過,如果以後有人送芭比娃娃給她女兒,一定立刻把它丟出去。因為芭比娃娃總傳達給人們制式的女體形象:胸部一定要大,腿部長又細,而腰部細到看起來快支撐不住胸部的重量,即將斷掉。學姐痛恨那些把女兒打扮成芭比娃娃的觀念,畢竟在這世上,能長成那樣的女人數來十分稀少。如果不幸長成那樣,可能在成為第三頁女郎或林志玲之前,先遭許多色男人用猥褻的眼光打量過無數次。

而女性相對應的平權,除了要求這些第三頁女郎穿上衣服外,就是接受「第七頁壯男」(Page Seven Fella)?拜託,多數女人不會真的想看用力擠出一堆肌肉的裸男的。太陽報完全弄錯方向,如果是針對gay,好吧,那沒話說,壯男應該可以吸引某些人。如果是針對女人,做為讀者,我寧可看穿的很得體的西裝男。還有,版面越後面表示越不重要,太陽報的管理階層顯然多是男性,所以把壯男版放那麼後面,從立足點就和第三頁女郎不能相提並論。

寫到這,我又忍不住要岔題。看了某些打扮怪恐怖的建築師之後,讓人深感美學跟基礎科學一樣,應該從小紮根。那些衣服顏色配得亂七八糟的建築師(或者用「建築工作者」比較恰當),能設計出好看好住的房子嗎?他們連自己都搞不好,怎麼去弄別人要居住、生活的空間?

或許第三頁女郎的讀者也一樣。選擇不看的,遲早會放棄太陽報,反正英國有各種路線、層級的報紙。選擇繼續看的,就要認識這世界呈現的真實跟報上的第三頁女郎,是兩碼子事。

由 debby 發表於 10:01 PM | 迴響 (2) | 引用

November 12, 2005

置身花海的Kiki

前不久因為嗨網(hinet)任性地拋開我的部落格離去,導致這裡許多天都連不上,讓我收到Blog Flux管理員的通知,Kiki的連線記錄也顯示異常。

後來聽說蕃薯藤樂多是用mt介面,可以匯入mt檔案,於是把舊的備份一口氣灌進Debby's Island,成為這裡比較完整的備份站(不過樂多的圖片插入方式真是難用到爆,非常麻煩,沒力氣把以前的圖片一一加上)。同時把Kiki的網址改過去。

merosnail.JPG但不幸的是,從那之後,Kiki的學習過程就停滯了。由於看不懂日文,不明白meromero park在增加新功能後,是否改變一些設定,所以好多天都抓不到問題所在。meropark.JPG

很沮喪地跟男友說,這玩意看來是養壞了,長不大。我居然是那種連養電子寵物都會養不好的人。他便跟我說,既然如此,殺掉吧,省得浪費時間。我則難過地還在猶豫是不是該放棄這個養出頭角的小東西。

不過,就在我們講電話時,我的手在電腦上移來移去。看到Kiki旁邊出現一隻紫色蝸牛,便點了一下。很快地跑出一個畫面,要我登入meromero park。

雖然不知道那些像天書的日文寫什麼,但還是猜到:我撿到寶物啦!沒多久,Kiki置身在一片粉紫色繡球花海中。嗯,這是小時候最喜歡的花之一啊!

緊接著發現,之前申請友人都不成,像是沒過關似的。這回一舉過關,所以可以加入好友,過一陣子就可以跟其他的mero泡湯了!紫色蝸牛真是雙響炮啊!

寫到泡湯,我好想去南庄的東江溫泉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6:56 PM | 迴響 (1) | 引用

November 10, 2005

西裝男冰淇淋

真不明白為何一到了年底,就出現這麼多的會議?我沮喪地坐在各種會議裡,聽著一堆我不熟悉的東西,感嘆這世界變得太快,我跟不上,而時間有限,學得太慢,非常焦慮,怪自己腦袋容量不夠大,恨不能塞一台電腦到腦子裡。會後往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無知,所以無言、無從應對;因為是門外漢,所以在自己的國家變成吃了黃蓮的啞巴。

在這種場合裡,唯一能夠振奮我的事,大概是可以看到許多西裝革履的型男吧。今天暗自把型男第一名頒給一個長相很像米開朗基羅的大衛的義大利人。如果我的眼睛會吃冰淇淋的話,大概是看到英挺的型男吧。

在這種報名費昂貴的會議裡,由於做過初步自然篩選,會出席的人,自然還知道參加正式會議的禮貌,不至於看到打扮太隨便的人。男性在這種場合穿西裝仍是基本認知,所以讓喜歡看男生穿西裝的我挺開心的。

每回別人寄來幾乎一絲不掛的猛男照,還說這是給女生的「福利」,我總是在電腦前皺眉頭。我一點都不喜歡看肌肉男,尤其是臉部表情裝得很誇張的肌肉男。還不如看很會打扮的西裝男,那種難度在我看來,比練肌肉(為何一直打成「雞肉」?現在有禽流感,不能吃雞)還要高。畢竟,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在國際會議裡看了一圈,台灣男人還是最不會穿衣服的族群。如果有穿得好看的,那八成是女人幫忙的。

穿西裝穿的好看,不只是把衣服套上去而已。雖然大部分人都穿深色西裝,大腹便便的男人稍微可以遮住他們可怕的鮪魚肚。可是隨便看一眼,都可以在許多男人的裝扮上瞄到瑕疵。好比西裝外套尺寸過大、背脊不挺,穿的衣服版子又不對、皮鞋顏色不對、領帶搭配不出色……應該叫我家小弟指導他們一下。

台灣多數的男性自小缺乏美學素養,長大以後,自然無法在這些生活細節裡展現他們的功力。既然沒練過,當然表現不出來。

突然想到一件往事。有回跟瑤提到一個男生:「他就像是典型的政大男生。」「格子襯衫?」她一臉驚訝與挫敗。「那已經不錯了,好歹不像台清交、成功、中山的理工男生,T-shirt、短褲加涼鞋,還露出毛毛腿。」我這麼回答。後來到實踐等私立學校一看,男生普遍長得比國立大學好看,上天果然是公平的。我笑著問台大外文系畢業的同事:「後悔念錯學校了?」不過這不代表台大等校沒帥哥或型男、文大等校沒有醜男。

有些男model穿起西裝來,非常迷人,可是一開口,我就想轉身走人。道理大概跟聽到美女說閩南腔國語一樣吧。

其實穿西裝最難的,大概是能穿出氣質吧。現在連騙子都穿西裝,好比之前以美色詐財的辣妹兵團老闆。西裝也是許多男性直銷裝的基本服裝。但是套林肯的話,人一過四十歲,就要為自己的相貌負責。騙子的臉、給人的感覺,不是穿西裝就可以蓋住的。

至於某些衣冠禽獸,例如像黃凡《大學之賊》裡提到的那種教授、校長,大概是比較難辨識的西裝騙子。這種人的存在,是提醒我們不要太相信表面。

如果有機會看到迷人的西裝男,我還是會多看幾眼,只是不想聽他們開口講話。

由 debby 發表於 09:21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08, 2005

累癱的毛巾

很多年前,累到快不行的時候,總覺得自己要變成濕答答的毛巾,只要有個毛巾架,或任何可以靠的地方,就會「啪!」一聲地掛上去。

本週上班第三天(今天是週二,但是這週從周日就沒休息了),我已經覺得快變成濕到快爛掉的毛巾了。

目前處於一種大腦僵滯的狀態,幾乎沒辦法再吸收新的資訊,也讀不進任何東西。就連email也是看過就忘記。

累到覺得腦子好像缺氧,沒法再做任何事了,只能像跳針的的唱盤,重複播著蔡健雅的歌:「呼吸,我需要多一點空氣……我不能呼吸 我需要多一點勇氣」。

之前天下曾提過「工作半年,玩半年」,我需要在腦子缺氧的時候,決定我應該休假了。如果能讓我玩半年,再去工作,當然求之不得(痴人說夢話)。

在這種狀態下,繼續上班,只是進入一個惡性循環,產出毫無創意的東西,只會讓人沮喪和更加疲累而已。

由 debby 發表於 11:49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