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 2016

美國的學校制服問題

前些時候跟對面的台灣太太聊到我們家小孩念的公立科學小學學生要穿制服這回事。她說:「穿制服好啊!省錢!妳不知道,我們家女兒每天早上為了要穿什麼衣服,都要弄半天。以後妳就知道了。」她說的顯然是現在上六年級(本地初中一年級)的大女兒的狀況。

事實上,小J這年穿制服,並沒有讓我省錢。別的不說,他的新外套穿了兩三次就掉了,找也找不回來。他們學校的失物招領處有兩個,每一個的制服外套等衣物都堆得跟山一樣高,在戶外的那個很髒,風吹日曬雨淋不說,衣服上老是有不明的顆粒,我看了都不想把手伸進去翻找。以前學校的失物招領處在室內,東西也沒那麼多,要找外套也容易多了,因為每件都不一樣。現在全校學生都穿制服,衣服上也沒有學號的問題就是,別人拿錯了,也沒人知道。在失物招領處裡,幾乎都是很舊的外套,少見新的外套。

幾次之後,我跟小J說,穿制服外套,弄丟了都找不回來,乾脆穿雜色外套好了,我之前看到好些人都沒穿制服規定的顏色。小J說不行,老師說只能穿黑色、白色、綠色和咖啡色的素色外套,上頭不能有圖案,不然就不能進教室。後來再去他們學校一看,似乎大家都規矩多了。看來校長和老師叮嚀後,大家就比較規矩。我最後只好去買可以燙在衣服上的字母,在胸口處把他名字的縮寫燙上去。但是不是所有材質的衣服都能燙,我一沒注意,就把一件不能燙的外套燙壞了。只好自我安慰:這樣很容易辨識,應該就不會有人拿錯了。

說起來,這個學校算很客氣了,因為他們學校制服規定的綠色,是墨綠色,但我看過有學生穿不同綠色的外套,或者褲子偏土黃色,而不是卡其色的長褲,倒也沒事。師長一再地對學生宣導、在電話語音和電子郵件裡和家長溝通等,都是維持學生遵守規定的重要因素。

但不是每個學校都這麼寬鬆的。同樣在美國,去年紐澤西州一名八歲女孩,因為穿了不是制服規定的凱利綠上衣到校,於是被罰當日不能上學〔suspended for one day〕。這項處罰算是美國學校裡很嚴重的處罰,雖然不是每個小孩都愛上學,被罰不能上學卻是另一回事。〔N.J. student, 8, suspended for wearing wrong shade of green uniform

對制服很有意見,近來大力抨擊,甚至想廢上學穿制服制度的桃園議員王浩宇,曾在4月27日在臉書上寫道:
這個孩子就要被退學了。

只因為把褲子改窄、天氣太熱外套不想拉拉鍊等早就不該存在的威權校規,學校就要毀了一個孩子的未來,讓他沒有機會繼續受教育。

在美國,這個孩子不但什麼問題都不會有,甚至會因為懂得打扮自己而被老師誇獎、被同學欣賞。把褲子改窄,So what? 哪個老師小時候不穿喇叭褲? 統一整齊,這到底是學校還是軍隊?

我看了很納悶,這位在美國念過書的議員,只需要動動手指,打開搜尋引擎,然後在鍵盤上敲幾個字搜尋一下,就可以知道,美國小孩,從五歲到十八歲,因為違反學校的服裝儀容規定〔就算是穿便服,一樣有規定〕,而被罰不能上學的例子,比比皆是。美國一樣有公立學校學生穿制服,像我們家小孩念的小學就是。這則臉書給的是錯誤訊息,一方面顯示他沒做功課,另一方面則是誤導大家覺得美國就是他說的狀況,完全把台灣比下去。但事實上,美國人並沒像他說的那麼隨便。他說的,完全是基於距離和不了解產生的美感。

在5月25日的臉書上,王浩宇又寫道:「在美國,黑T-Shirt、牛仔褲、項鍊、油頭是高中生的正常衣著,同樣的衣著在台灣卻被視為叛逆的象徵,學生不但得被駐校軍人刁難,還得面對社會各界異樣的眼光,被保守人士打成壞學生。

台灣人的到底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教育輸在哪裡?教育部推動美感教育、尊重多元差異,為什麼永遠只能是口號?

我看了又無言了。他如果清楚美國校園的服裝文化的話,應該會注意到,美國高中曾有學生穿被學校認定有問題的T-shirt,而被罰不准上學。這些學生或多或少覺得很無辜,他們不見得有學校認定的那些問題〔種族歧視、加入幫派、和槍枝有關等〕。但學校就是學校,學生既然入學,就得遵守學校的規範。

真的嗎?隨便列幾個好了:

One of six girls suspended for N-word T-shirts photo apologizes, says she is not racist
女學生穿印了N字的T-shirt被罰

High school student suspended for refusing to remove NRA T-shirt
高中生因為穿印有NRA字樣的T-shirt被罰

Union Parish Students Suspended for Wearing White T-Shirts
高中生因為穿白上衣而被罰

Student Fights Back After Suspension Over Pro-Gun T-Shirt

其實看多美國這類新聞,就不會覺得美國是個很隨便的地方;相反地,甚至會覺得美國人挺嚴格的,有時管挺多,跟王浩宇那類台灣人想的不一樣。

我覺得王浩宇是把自己的喜好強加套在別人身上,一面罵規定穿制服不民主,但又用不見得民主的方式,企圖改變制服文化,把支持制服的人都當保守份子、認定他們是社會進步的阻力。但他自己的世界觀真的就正確了嗎?我甚至可以在他的言論裡感受到他對傳統體制的怒氣,像是體內有一個沒長大的小孩,動輒要用反抗、叛逆的方式,顯示自己的存在。或許他應該先讓內在小孩長大,才能用成熟一點的態度和視界去做他的工作。

前年德州有所高中因為學生不遵守服裝規定,罰170個學生不能上學,之後造成學生暴動。因為美國有規定老師不能碰學生,既然無法控制場面,於是警察進入校園制止暴動。〔Students rebel, police called after 170 high school students suspended for dress code

現在該校的服裝規定前言寫道:"The District maintains dress and grooming standards because it believes that students who dress and groom themselves in a manner considered acceptable and appropriate by the community will become
more responsible citizens of the community.
(本校區之所以有服裝儀容規定,是基於認定學生若用合宜且適當的服裝儀容表現禮貌,被社群認可,未來能成為較有責任感的公民。)

The District believes that the business of school is student learning and that school dress and grooming standards should support that purpose, as well as promote a safe, orderly learning environment.
〔本校區認定學校的職責所在,就是讓學生學習。而服裝儀容規定,就是幫助這個目標,同時促進安全秩序的學習環境。」

Further, the District believes that one worthwhile goal of a comprehensive education is learning that different situations require different modes of dress and behavior. School is a place of business, not a social club.
〔更進一步,本校區認為,全面教育裡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學會在不同的環境裡需要穿著不同的服裝和採取不同的行為。學校是個正經嚴肅的地方,不是社交俱樂部。〕

Therefore, the dress and grooming of a student should reflect the serious intent of one who is going to work with an important job to do."
〔因此,學生的服裝儀容應該反映他們對待學習的認真態度。〕

我想其他學校的校長老師也會同意這段前言。台灣人到美國後,多半會感受到美國人普遍比較守法。這種守法的態度並不是突然有的,而是從小慢慢培養,遵守學校的服裝儀容規範,就是一種守法態度的養成過程。

其他不用穿制服的學校,同樣有自己的服裝規定。美國很多中學生因為服裝不得體,而被罰不能上學。除了前面例子提過,穿著有種族歧視、有幫派嫌疑的衣服外,另一種就是過度暴露,例如上衣太透明〔露出內衣〕、穿太暴露的上衣、裙子太短等。

學生該穿什麼衣服上學?這問題不只是在台灣,在美國同樣是個會被關注的話題。每次有學生因為服裝被罰不能上學,新聞披露後,多少會引起一些的話題。例如以下的「裙子太短」案例:

Student Body President Slams Her South Carolina High School After In-School Suspension for This Skirt
學生說法

Beaufort High principal responds to students' dress-code rant
校長回應

中學生難免有叛逆、反體制的傾向,但這階段同樣是他們要學習走入成年期、認真面對未來的一個階段。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中學的校長老師,應該都花不少時間面對和溝通學生的服裝問題。會被認定為保守派的教育界人士,恐怕不算少,難免增加與學生間的衝突。但是我看了許多討論之後,發現許多美國人最後會說,規定就是規定,你有選擇離開這個學校的自由,一旦選擇留在這個學校,就是要遵守規定。

看來,這世界比我們想像地,似乎保守的多?

由 debby 發表於 08:39 PM | 迴響 (0)

May 16, 2016

主動出擊

我的學校義工工作到上週,宣告正式結束。之前每次想報名課程,總是因為跟我的義工工作時間衝突,而失之交臂。現在距離學期結束還有四週,於是我早早就準備好這週要開始上一堂用水彩畫花卉的課程,為期四週,正好在小孩上學最後一天結束。上個月我寫信問老師要準備哪些材料,從老師列的材料來看,這不是一堂傳統的水彩課,而像是用水彩製作卡片或其他裝飾品的課程,但我並不在意,早早就買好材料,等著上課。我唯一沒做的事,就是報名。因為上個月開始,小孩的暑期課程陸續開始報名,為了減低付款壓力,我不想太快把所有課程一次報名,於是拖到上課前一週。

出乎意料的是,等我要報名時,我才發現沒辦法報,只剩下後補的份。這堂課居然額滿了?我在電腦前呆若木雞,不敢置信。為何藝術中心的藝術課程報名人數少的可憐,經常有課開不成。而成人學校的課居然會額滿?

今天去老人中心上畫畫課時,我問婆婆之前有沒有報過哪堂成人學校的課是額滿的?她說沒有。她覺得我想上的那堂課的老師應該很好,才會那麼熱門。

我覺得這次如果上不到這堂課,我可能要等一年才能上了,因為九月開始,我的義工工作又要開始,到時恐怕又是一堆時間都不能排課,義工工作一直要到明年快暑假才會結束。本想寫信問老師能不能收我,後來又覺得問學校可能比較好。

下午索性打電話去問成人學校的課程負責人,這堂課是確定額滿了嗎?她說是額滿了,十五人。我說我真的很想上這堂課,我想知道老師還會再開同樣的課程嗎?秋天有類似的課嗎?她說這個老師秋天開的是英文花體字的課程。她後來說,我先把電話留下,她可以問問老師能不能加開一個班。

不到半小時,另一個人打電話來通知我,課程負責人問過老師,老師同意我報名。我開心地不得了,立刻在電話裡完成報名手續。

這不是我第一次主動出擊而且成功的經驗。前年幫小P報一間preschool時,前面波折重重,最後也是親自帶小孩跑一趟,才辦妥這件事的。

那間preschool在小J念preschool的最後半年,我曾想讓他轉去。園長本來說有個小孩快要搬家,等他離開,名額空出,就會通知我們。但是到小J念完preschool,我們都沒接到任何通知。

小P要念第二年preschool時,因為原本學校的四歲班上課時段是中午到下午,我不喜歡這種安排,小孩早上精力充沛的時候都不能上學,所以盤算要讓他轉學。正好一個台灣媽媽告訴我,我本想讓小J去的那間preschool即將搬到山上,會加收人。我那時便打電話說要報名,園長說要等九月中他們搬家後才能收人,但是我們是某公司的員工家庭,所以有優先權,而且可以免註冊費。那時是六月初的事。

一直等到九月初,都沒有消息。去他們的新址一看,居然沒動工。打電話問小孩何時可以去上課了嗎,他們說要延到十月初。之前給我消息的台灣媽媽,早就把女兒送到另一間preschool了,還跟我說她女兒每天都快樂得不得了。等到十月初,還是沒消息,她們的網頁則說延到十月中。但是到十月中,依舊沒消息。再次探訪他們的新址,施工中。此時學校網頁依舊說十月初搬家。這時其實我有點心慌,因為小P都沒事做,成天說想上學,最後只好讓他回去上原本的學校。原本學校的老師說,她有個朋友也等那間preschool搬家,以便把小孩送進去。那段時間我被這件事弄得很心煩,覺得我老是碰到歷史重演,因為小J四歲多的時候,我們就在等這間學校的名額;沒想到小P四歲多時,我們仍在等這間學校的名額。

一直到十一月中,偶然間在送小P上學時,碰到某人的無錫同事的岳母。某人同事的岳父岳母這些年來一直輪流來幫她們夫妻看小孩,但這對老人不會英文,我經常幫她們跟老師溝通,所以她們看到我都覺得很親切。那天老太太不知怎麼,跟我聊到她的外孫女要去上那間剛搬來的preschool了。我問,已經搬來了嗎?老太太說,搬來好些日子了。我心想,那學校怎麼沒通知我們?而且我們還比某人同事先去報名的。那天放學後,我就帶著小P繞過去看看。

平時打這間preschool的電話,十次有九次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況,想找到人講話,非得鍥而不捨地繼續打才行。那天我們倒是幸運,站在門口就正好看到她們的園長。園長門一開,我立刻說明來意,她讓我們參觀一下教室,小P似乎還挺滿意那裏的環境,他兩歲多的時候陪哥哥去過這間學校的舊址,當時就比哥哥還如魚得水。園長之後讓我們到辦公室一談,問我說要不要先考慮?我立刻說不用考慮,小孩很喜歡這裡,我們早就打定主意要讓小孩來,我想當場報名。然後她往桌上的文件一看,說我們就在她準備要通知名單的第一個,正好我們就來了。我心想,最好如此。

不過小P沒有立刻就轉到這間學校。那年我們要回台灣,所以從台灣回來後,他才正式入學。這件事才算真正的塵埃落定,前後歷時近七個月。之後有天早上送小P到他們學校附近的停車場時,一位開白色BMW車的美國媽媽過來說,她每天送小孩上學都看到我的車,我們出門的時間差不多,開車的路線是一樣的,於是過來打招呼。我看看她身邊的男孩,又問了幾句,確認她的小孩是小P在原本學校的同班同學。我問她,小孩何時轉過來的?她說十月多就來了。我聽了心中難免對這間學校有所微詞。

事後我跟某人說,如果我沒有親自跑一趟,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會通知我們?我們沒有答案。不過對美國人,就是要主動出擊,而且要表示強烈的興趣。雖然電話和電子郵件很方便,「見面三分情」,這句話對美國人也適用。當然,禮貌是一定要有的,就算對方的做法不見得讓我們滿意。我其實搞不懂台灣那套用大嗓門和惡劣態度爭取權益的邏輯,偏偏台灣的店家吃那套,把自尊都丟了。對美國人來說,對羞辱自己的人,沒報警就不錯了,還幫他們,想都別想。

由 debby 發表於 09:10 PM | 迴響 (0)

May 13, 2016

回台灣要做的事

每次要回台灣前,總要開始列單子,一行一行紀錄所有的願望,等待回台灣時,一一實現。今年底應該會帶小孩回台灣。最近累積了一些回台灣要做的事,倒跟吃沒關,因為都是上畫畫課時產生的想法。

第一件事就是回去刻個有中英文名字的印章。這週一去老人中心上畫畫課時,無意間看到一位華人太太珍妮的油畫角落有個印,裡頭有她的英文名字和用小篆字體的中文名字。我看了很是驚奇,忙問她在哪刻的。她說是她成大畢業的先生回台灣時,在圓山飯店的地下樓刻的,是用手工刻的。不過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婆婆聽了便說,現在刻印章的都用機器刻,應該找不到用手工刻的了。珍妮還說,她有另一個章是在香港刻的,當初特別找了人,但是刻出來的效果,她不喜歡,所以台灣來的這顆印章,一用就是四十年。

我頓時也產生了,我也想要一顆有中英文名字的印章的想法。最近看了不少畫,看到一些有老外名字的藝術家的作品,都蓋了有亞洲感覺的印章。老師說,要刻印章很容易。我忘記她說用甚麼材質的東西自己刻了,簡單是簡單,但是不持久。以前甚至看過有人用根莖類蔬菜刻簡單的印章,讓小孩玩。不過要用在畫上,我會想用一個堅固點的材質的印章。最重要的是,使用的字體要讓人滿意才行。這可能要費點時間好好找找了。

第二件事是買毛筆。之前上水彩課時,老師拿出一把她的毛筆給我們看。毛筆因為吸水性加,不少人也拿來畫水彩。但這裡畢竟是美國,所以我很訝異地問是哪買的。她說是中國城。那恐怕都是中國大陸製的吧,大多造型頗醜,毛好像也不怎麼好,比不上我小時候用的。我記得高中時,有回為了上美術課還是國文課,我帶了幾隻毛筆到學校,附近的同學看了圍過來問我為何有那些毛筆,因為她們沒見過那麼多種類,有些尺寸挺大的,一般學生寫書法作業不會用到。想起這事後,我趕緊問我爸媽,我的毛筆還在嗎?我媽說,過了那麼久,因為受潮,都陸續爛了,早就扔了。那只好下次回台灣時,去林三益、勝大莊等店好好採買一番了。到時順便買點書法紙之類的,好久沒寫大字了。也許還可以找些帖子,之前在Amazon看到一些英文的書法書,美國人覺得很好的,懂書法的華人卻說不堪入目,可見這種東西還是要在台灣買比較好。

別說是我看到那些毛筆過於激動,有對白人老夫婦看到老師的毛筆後,也覺得很興奮。那個太太說,那她們下次去北京、上海等地玩時,就可以順道買毛筆了。我趕緊在旁邊說,也可以去台灣買。台灣這方面的東西明明不比中國大陸差,可是似乎很少看到觀光局等單位做宣傳,真是太可惜了。其實我覺得台灣觀光也可以有不同的面向,觀光局不必老是推吃的方面。不同職業和興趣的人,對於亞洲會有不同的嚮往,可以試著用不同的角度切入,包裝不同的行程和影片,就算是老外,也會對有中華色彩的東西有興趣的。

第三就是回去蒐集台灣的相片。現在需要很多不同的圖片來練習,美國當然有很多吸引人的美景,不過常常湧上心頭的,是想畫些台灣的風景或人物。這就要請親朋好友幫忙了,畢竟我在台灣的時間有現。不過就怕某人嫌我又收垃圾了。這真是隔行如隔山,就像他不懂學人文社會科學的人需要很多書籍資料在身邊備用,在寫文章時可以隨時查找佐證一樣,他也不懂畫畫的人都會收集很多圖片來做為題材。不管怎麼說,畫台灣的東西,對我能產生的共鳴還是大些,這件工作到時還是得進行。

不知道這個單子最後會開多長,最後通通能完成,才是最重要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9:49 PM | 迴響 (0)

May 06, 2016

夙願得償

前陣子帶著小P在小J的學校門口等放學時,碰到有一對雙胞胎女兒的中國媽媽,她問我收到通知了嗎,小P明年能進科學小學嗎?我說還沒收到,據說是四月底會通知。她說已經四月底了(那時是21日左右),她要升六年級的女兒已經收到分發中學的通知了。我說轉升一年級的可能要等名額先空出來吧,我也希望趕快收到,不然一顆心總是懸著。小P的preschool同學媽媽也問我同樣問題,她因為大兒子先抽到,所以小兒子直接就進科學小學就讀,是被其他同學媽媽羨慕的對象。她說:「今年應該沒理由不讓小P進來吧?」我說:「希望如此啊!」不只是我,同樣在等通知的,還有好多人。

最後知道通知來了,還是上海媽媽打電話跟我說,她明年要念幼稚園大班的小女兒抽中了,要升三年級的大女兒是候補六號。我聽了趕緊去開信箱拿信,我們家的通知果然來了。

戰戰兢兢拆開信封,看到上頭出現"Congratulations!"時,心上的大石頭終於落下。總算,明年可以輕鬆一點了。因為只有半個月的時間辦理手續,逾期就算棄權,所以那天去接小J時,就去辦手續了。完成之後才想起,我應該複印那封信的,因為全家只有我看到。雖說辦了手續也就不需要那張紙了,可是好歹可以留念。

不過這就像放榜一樣,這個通知讓幾家歡樂幾家愁。雖然幼稚園名額最多,一般都說最容易抽,但我們對面的台灣鄰居的小女兒就沒抽到。小P的印度preschool同學是候補六號,也許還可能排到;有非裔血統的另一個preschool同學甚至候補四十八,一點希望都沒有。小P現在的一個同班同學則是候補四十號,她媽說看到通知時,難過地哭了,然後追問我小P呢,聽到小P得以進去時,她說那代表是有名額的。我心想,這壓力也太大了,我們家兩個去年沒抽到時,我只是心情不太好,還不至於到要哭的地步。我安慰她說,可以繼續抽,到高年級會容易一點。一年級恐怕是最難的,因為了不起開出十個名額,可是要抽的人至少有五十個。因為這學校太難抽了,頭一兩年比較多人會想試,試幾次都不成功後,很多人就放棄了;而且念幾年之後,很多小孩不願意離開已經習慣的學校和朋友,就算抽到也不想去,這樣就算候補也有機會排到。

後來聽中國媽媽說,某公司的小孩有優先權,因為家長一旦捐款,公司會捐同等金額,這對學校有很大幫住。我聽了很驚訝,有嗎?如果有的話,怎麼我們家兩個當初抽幼稚園時,都沒抽到,候補次序還很後面。某人聽到了,就說應該沒這回事,因為申請表上沒有填家長職業的地方。說起來,我還是覺得手足優先權最好用,不然我們家的人籤運都很差,小P若沒有這個優先權,恐怕還是進不了哥哥的學校。

當天告訴小P這消息後,他很高興。四月的一個週五,我要指導小J班上做資源回收勞作,然後又趕到小P班上幫忙他們的美術課。因為兩個班的時間相連,我開車趕到小P學校時,免不了遲到了。據說老師稍早問小P,媽媽怎麼沒來。所以小P後來就跟我說,如果他跟哥哥念同個學校的話,我只要跑到他的教室就好,不需要開車趕去。我說是啊,希望你們能早點在同一個學校。

不過,過幾天,我牽著小P的手去接小J時,小P突然發脾氣:「為什麼要轉到這裡?我比較喜歡現在的學校。」我扶著額頭,心想,唉,歷史又重演了。他兩歲多時,整天盼著去上哥哥的preschool,後來他進preschool時,有三天去哥哥的preschool,另外兩天去山上的另一間preschool。他上學沒幾天後,跟我說他比較喜歡山上的,只要念那間就好。可是又過幾天,他說不喜歡山上的學校,比較喜歡哥哥念過的那間。小P就是小孩子心性,整天反反覆覆。但是學校不可能讓人這樣折騰,沒人三天兩頭無緣無故一直換學校的。給小孩太多選擇,真是個問題。所以也就只能好好地跟他說,現在學校很好,不能隨便換學校。反正距離八月底的開學,還有幾個月,有的是時間可以說服他。

說來說去,這個好消息來的正是時候。因為在兩個學校間趕來趕去,實在讓人力不從心。這兩個學校每次有活動,時間都是一樣的。兩校在五月都有個開放日,讓家長帶著小孩到學校看他們這一年的學習成果。兩校的教室開放時間都是六點半到七點半。小J學校展示的東西特別多,老師花很多心思布置他們的教室,也希望家長好好看,甚至設計導引問卷,讓家長跟著指示完成參觀過程。這導致我們趕到小P學校時,剩不到十分鐘了,小P的老師差點以為我們不去,時間快結束時,全班就剩他的檔案夾還在桌上。所以我們只能走馬看花就走了。

年初看今年的星座運勢時,其中有一條似乎是:「小孩的問題,得以解決。」想來想去,應該就是這件事吧。再撐一下,到九月以後,兩個小孩都念同一個學校了,我就可以好過一點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0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