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8, 2018

髮事煩惱多

我們一家四口往年都在號稱在沙宣美髮學院學過的緬甸人開的美髮店剪頭髮。雖然不甚滿意,但勉勉強強可以過得去。因為我們兩年回台一次,回到台灣必做的事,當然是去剪頭髮。這中間我頂多需要剪個兩次,因為我一直都是留長髮,稍微剪短就好,如果剪壞就留長再說。至於我們家其他三位男性,就更不用挑了。

但是不幸的是,去年某人有次去剪髮時,發現那間店的人全換了。後來才知道,那個緬甸老闆娘得癌症,所以把店面轉手,然後搬家去治病了。他們把店轉賣給美國人,整個感覺和服務態度都不同,於是我們再也不去了。這下麻煩來了,去哪剪頭髮?

我就算了,長髮可以繼續留長。但是我們家其他三位,不能讓頭髮無限制生長。最後某人只好妥協,去我們家附近一家美國人開的連鎖店剪頭髮。

記得那間店剛開時,經常有人在假日時,穿著長型的洗髮精裝站在十字路口,舉著他們店的招牌往他們店的方向指。有時天氣熱,光看那服裝就讓我覺得熱。一開始他們只要5.99元,便宜到讓我懷疑是不是很容易剪壞,會有人衝著這麼不可信的價格去剪嗎?

其實我們回台灣時,某人也是把小孩帶到他所知最便宜的地方去剪頭髮,就是中研院的理髮部。在中研院工作的年輕助理,應該都不去那裏剪,我想只有比較不在意髮型的中老年人會去。沒想到2014年我們家兩個小孩第二次和第一次到台灣時,某人就帶他們去那裏剪。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們非常滿意,尤其是小J,因為他的頭髮較硬,每次美國人沒剪好,就會通通往上翹,一副怒髮衝冠的樣子。但是他們在中研院理髮部剪完之後,雖然剪得很短,卻服服貼貼,所以兩個小孩大表滿意,對台灣美髮之行印象深刻。而且他們在那裏還碰到在中研院工作或是念博士學程的印度人,就聊起英文來了。

要說便宜,在美國剪髮有時並不貴,只是不要奢求剪得多好。像我們附近的連鎖店,不管男女都是17元,有時有5元折價,那就只要12元,然後外加小費。最近因為某人先剪了之後,拿到一週內有效的五元折價券,於是第二週他就帶兩個小孩去剪了。剪完又有一張折價券。想了很久,我實在沒辦法了,我的頭髮已經長到不能再長,雖然尚未及腰,但是會影響做家事。有兩次煮飯時,一個不注意,我的髮尾碰到正在爐上的鍋子,就被燙壞,冒出怪味。偶爾碰到公婆的朋友,老人家對我的印象就是「頭髮很長」。我也曾打聽過附近有什麼韓國、日本或香港人剪頭髮的,但是都有點遠。我們家因為小孩活動多,假日其實比平常更忙,不太有空跑很遠去專程剪髮。我們曾經試個附近某城一家某人同事推薦的中國大陸人開的美髮店,但那間店的人很粗魯,講話時沒事就動手動腳,小J也抱怨他們剪髮時把他耳朵弄痛,這是他從沒碰過的狀況,於是我們就不去了。在這種狀況下,我也就只好拿著折價券去試試美國人的手藝了。

記得當年要出國時,我在台北的美髮師跟我說:「妳就只要讓美國人幫妳剪短就好。他們不會剪。」所以我一直就只敢讓他們剪短,不動造型。只是,這次剪短的結果是,會有點翹,前面沒弄好時,看來有點呆。我只好往好處想,起碼現在比較短,省水也省著吹風的時間。冬天那麼冷,要處理那麼長的長髮,一不注意就容易生病。反正再撐到年底,我們又可以回台灣處理頭髮啦。

由 debby 發表於 04:31 PM | 迴響 (0)

February 04, 2018

我的橋樑課程(三)

這週少上一小時的閱讀課,因為上課上到一半時,學校的職員來,點名我和另一個墨西哥同學去做測驗。其他人都在開課前做過,當初我報名時,急著要去上肖像畫課,沒去做測驗,所以我們兩個要利用上課時間做。去辦公室的路上,我疑惑地問墨西哥同學,她這次是第二次上這門課,為何還要再做一次測驗?她說,學期前要做一次,學期末還要再做一次,學校要知道我們進步的程度。這似乎是美國學校都會做的事。當小P聽說我要去上閱讀和寫作課時,他就問我會不會被測Lexile?因為K-12學校裡都用Lexile測驗看學生的閱讀程度。而且他覺得自己很厲害,快要超過哥哥了,說不定也可以超過我。然而,上大學以後,我就沒做過英文閱讀測驗了,所以我對這些還真的沒概念,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程度如何。

開始做測驗後,有點後悔沒有找時間在報名期間做,因為辦公室的環境不佳,很多人進進出出,然後大聲講話。我看英文的速度比較慢,而且在受試,需要非常專心。逼不得已,有時只好用力摀住耳朵,但幫助不大。我們要在一小時內完成四十道選擇題。題目範圍很廣,有開國功勳的政治主張、惠特曼等美國詩人的詩、馬克吐溫的小說、美國總統的論述、職業學校的招生簡章、劇本和報上的讀者投書等。難度不亞於台灣大學聯考時的英文閱讀測驗。有時我覺得快來不及了,就先瞄一眼題目,再去看文章,偶爾一兩次有用,但很多時候沒什麼用,於是我自暴自棄地想,做完就好。

在嘲雜人聲中完成四十題。結果揭曉,我居然被說有最高等級Excellent的程度。這個測驗把受試者分五級,從低到高是A到E。上頭有說明,E代表:「有足夠的閱讀字彙應付生活和工作所需,諸如一般工作場合的溝通、理解指示、說明書和論壇等。能理解工作所需的一些技術詞彙。能夠應用閱讀技巧到使用電腦和網際網路上,包括搜尋、辨識文件和資訊,以及理解網路結構。」真是激勵人心的結果,聽起來我好像可以去找工作了,雖然能找到什麼樣的工作還不得而知。

不過晚上我還是很擔心地問某人,如果學期末測驗,我倒退到較低的程度怎麼辦?某人說,不至於吧,我的程度就在那裏,怎麼測也不可能差太多。希望如此。

此外,因為上周六(1/27)是「緬懷大屠殺受難者國際紀念日(International Day of Commemoration in Memory of the Victims of the Holocaust)」,於是老師花了點時間講大屠殺。她根據每個在座學生的母國,講了各國發生過的大屠殺事件。她看著我時,講的是南京大屠殺。然而,她說holocause這個字是納粹的大屠殺專用,不指其他地方的大屠殺;不過,我後來發現張純如那本寫南京大屠殺的英文書名就用了這個字。教科書上也有一段選文提到納粹的「種族淨化」行為。老師還提到,猶太人在二次大戰後,花了不少錢和力氣,讓納粹的惡行廣為人知。

這倒不錯。很多年前,我偶然間發現我們的圖書館有好多關於納粹罪行的書,於是好奇地去找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書,一本都沒有。後來,我才偶然地在圖書館的二手書拍賣時,看到一本張純如寫的、天下文化出版的《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那本書應該是有人捐贈的,但圖書館不要,就拿出來便宜賣。以前工作時,我跟這本書有點緣份,既然在海外看到,為了避免它被當廢紙賣掉,我就買回家收藏。現在再查,我們圖書館已經有張純如的《被遺忘的大屠殺》中英文版,另外一本相關的書是被放在小說區的。

本地圖書館除了有不少納粹的書,日裔美國人寫的控訴美國人在二次大戰後期,把日裔美國人放到集中營的書也有好多本,甚至有童書記錄那段歷史。日裔美國人在這些書的論調都是他們雖然流著日本人的血,但已經是美國人了,不該那樣對他們。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在美國的日本人,幫著他們的祖國掩飾或遮蓋在亞洲各地的惡行。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韓裔2013年在洛杉磯的Glendale要立一個慰安婦紀念銅像時,遭到日裔的大力反對。去年舊金山要立慰安婦雕像,日本政府也表示反對,相關單位也收到很多抗議電話和郵件。相對於韓國人在這件事上跟日本勢不兩立的態度,台灣人顯得很輕放,更別說還有過把日本人當爹的總統。

寫到這,就該提一下我們的研究論文。這堂課雖然不考試,不用教作業,但學期末還是要交成果,那就是研究論文。我們花了兩個禮拜想題目,跟老師和同學討論。一半以上的人都換過題目,我也不例外。

我本來要寫的是「台灣的殖民史」,準備從荷蘭人、西班牙人寫到日本人的殖民史。但是老師說,colonization專指歐洲人的殖民統治。我就卡住了,那日本人的部分該怎麼辦?老師說我可以用侵略或其他字。後來老師又提醒我們,希望我們能做一個我們有興趣的題目,而且能找到足夠的資料。不巧的是,我們圖書館沒有任何關於台灣殖民史的書,於是我只好放棄,改做台灣的茶葉史。一方面因為這個主題的書還不少,另外一方面是我覺得可以從外銷茶葉切到比較有意思的方向。

後來我跟某人說,那日本人在那五十年對台灣人的行為算什麼?那不叫殖民嗎?如果用google查,可以找到有人也用colonization,但還有很多筆用的是「佔據(occupation)」或「被日本統治(under Japanese rule)」。也許英文在這些字上有比較細微的意涵差異,但我目前覺得這幾個字意思都差不多,也許需要進一步爬梳。

第二堂課最後一小時,老師帶我們去圖書館找論文資料。雖然我先前已經在電腦上找過,而且已經把直接相關的都在線上預約,而且請他們送到離我較近的分館去,我還是找到至少七八本,包括兩本中文書。當我抱著一大疊書出現時,印尼和菲律賓同學都嚇一跳,因為他們只找到兩本而已。做為唯一寫過學術論文的人,我覺得自己橫掃書架,不放過任何相關資料的行為是很正常的。

接下來就是需要好好研讀這些資料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4:30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