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5, 2018

染上史上最兇猛的流感

上週一晚上,開始覺得不舒服。週二早上起來,本來要去上課,可是發燒到四肢無力,只好翹課。下午還是得去接小孩回家,然後躺了一小時,又得帶他們去上鋼琴課。因為正巧本週來了強大冷氣團,我以為我是順天應時地得感冒,沒想太多。晚上回家後還煮了晚餐。

星期三,依舊發燒,可是實在沒法起來,只好讓某人去接小孩。當天晚餐前又睡了一陣子,然後起床煮飯,讓兩個小孩去上課。某人便很辛苦地來回三個地點輪流接送小孩。

這些天我大概有一半的時間都躺著床上,根據fitbit記錄,我的睡眠時數從八到十小時多不等。很久很久都沒睡到這麼多了。

週四近中午醒來,高燒終於退了,但全身還是很虛弱。之後有力氣稍微查一下,然後才發現原來我得了流感,而不是普通感冒。往年十月到次年五月的流感季,總是很多老人因為流感過世的季節。但今年不同,這次是很多年輕人因為流感死了,前不久本地就有高中女生因為流感送命,本郡今冬至少有三十人因為流感死了,地方報因此把流感列為近十年來頭號死亡因素。沒想到我居然跟這麼兇險的流感近身肉搏,真是要害怕得抖抖。

那個晚上,小P也發燒了。於是第二天我不能上課,他也不能上學。不過週五早上醒來,小P已經退燒了。只是他在上學前24小時發燒過,我還是照學校規定,把他留在家休養。小P因為生病,食慾不好,飯沒吃完,然後某人就很主動地幫他吃掉。第二天,某人也開始發燒了。

接下來有點慘,因為這週六是小孩考鋼琴檢定考的重頭戲。本來希望他們考完試能回中文學校上課,而我做為小P班上的班媽,要去學校開會,沒法幫忙。某人就在發燒沒力的狀況下,帶他們去考試。小P很快就出來了,但小J一直沒出來,導致小P也沒法回中文學校上課。我開完會後,本想把小P先帶回去上課,但碰到中文學校的停車場全滿,要找個車位都沒法,趕不上就只好算了。

本來小J跟他越南死黨約好要一起玩,但前一天我只好先婉拒,因為我們家兩個大人生病,不見得有力氣接送他,而且也怕他遲早要生病。沒想到當天下午他真的如我所料,也發燒了。於是一週內,全家全染了病。

某人發燒躺在床上就怪我到處亂跑沾染病毒。但我最近去的地方都還好,我覺得傳染給我病毒的,是我們附近那家剪髮店的女人,因為她似乎剛病好的樣子。我上課的地方,大家都好好的。

我也仔細想過,我從外頭回家,一定都會洗手,也要求小孩要洗手。唯一的防疫缺口,是手機。因為自從幾年前手機被apple store店員說有濕氣導致手機得癌症後,我不敢讓它碰到任何液體,自然也沒擦它。但是在外面拿了,回家又去拿的話,如果沒洗手又碰別,就很危險了。

這個週日,除了我以外,其他三人都在發燒。本來沒事的小P,不知何故又燒了起來,只好再幫他們請星期一的假。這週他們都有校外教學,還不知道他們有沒辦法去。

台灣的朋友說,在台灣得了流感都會做快篩,很快就知道得哪一型。我覺得我這次得的流感是我很多年都沒經歷過的超痛苦型,應該是A型。也許是美國醫療資源沒那麼充足方便,我沒看到任何資訊要人去診所做快篩,一般都讓人在家裡休養,只有危及生命的幾個狀況發生時,才要緊急就醫。不過正好明天排了要去見醫生的助手,到時可以問問。

往年我們都不打流感疫苗的。經過這次,某人心有餘悸地說:「以後我們還是去打流感疫苗吧!」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25, 2018 11:33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