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0, 2007

兒童的味蕾跟大人不一樣

說來奇怪,許多小孩談到喜歡的食物,免不了出現雞塊、薯條這類算不上真正美味,同時熱量高、營養價值偏低的食物。如果排除廣告和商業的作用,他們是否會有類似的答案,我不得而知。(誰來做個研究吧!)

如果小孩喜歡的食物跟大人一樣,會不會變成家長的負擔呢?

前兩天在此地的Costco,便出現一個有趣的插曲。

 

Costco每逢週末假日都有許多試吃的攤位,這週出現一個賣鴨肝醬的試吃攤位,負責推銷的人,把鴨肝醬塗在圓形餅乾上,供顧客享用。

許多成人都趕緊過去試吃,因為知道鴨肝醬不便宜。因為有餅乾,所以也有小朋友去試吃。

推銷員等一個大約四、五歲的小朋友吃了幾口之後,問他好吃嗎、喜歡嗎?小朋友扁扁嘴,搖了搖頭。

你猜這個推銷員接下來會說什麼?

他並沒有企圖說服小朋友說這是好東西,反而跟小朋友說:「Lucky your daddy!」他的意思是,如果你喜歡的話,你爹就要花錢買這麼昂貴的東西當零嘴,那你爹就慘囉!好在你不喜歡,所以你爹真幸運!

話說回來,家有喜歡便宜糖果、薯條、雞塊等垃圾食物的父母,就幸運了嗎?我可不這麼想。短時間免去花大錢的煩惱,可是養成小孩吃不健康食物的習慣,就長期來看,那是人生一大失敗的投資。

由 debby 發表於 02:29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27, 2007

Yahoo相簿全數移轉到flickr

 雖然之前有些懷疑Yahoo相簿是否能完整且正確地移轉到flickr去,但經過近一個月(9/28~10/26)的時間,一千多張的相片,現在已經完全轉移到flickr相簿中。

 

 

在這過程中,flickr體貼地發信通知:「我們已將你所有的 Yahoo!相片標記為私人的,因為我們認為在你仔細檢查相片前便將你所有相片公開,你可能會感到不舒服。如果你樂意公開相片,我們已經編寫了一個一次性的批次工具,你可以使用它將所有相片一次設定為公開的(或者讓朋友或家人可見)。」

可是我希望有另一個選擇,就是有些公開,有些不公開,flickr只讓人選擇一次全部公開或只給朋友看,沒有辦法選擇部分公開,部分不公開。於是,我只好選擇全數公開。

我之前把Yahoo!相簿當作備份,因此有些相片重複了,現在也沒時間檢查、刪除,暫時只好讓它去。

這次Yahoo相簿關閉,對使用者來說,最好的地方,應該是增加了3個月的免費Flickr pro吧。這讓使用者勢必會花更多時間在flickr上。。。

以下是我的flickr:http://www.flickr.com/s/photos/debbychen/

 

由 debby 發表於 03:39 P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24, 2007

如果用一分鐘收拾,然後逃命…

這次關於南加州大火的消息中,聯合報〈加州野火》天堂變煉獄 華僑逃命塞車苦〉提到:「兩人連忙駕車逃離火場,匆忙中連眼鏡、手機都來不及帶走,估計已與房子『同歸於盡』。」

我便想到,是該思考一下,如果在很緊急的情況下,應該收拾什麼東西,然後逃命?畢竟美國大部分的房子都是木造的,再加上電線走火的話,不到一分鐘就可以讓整棟房子陷入火海,所以平時該有所防備。

 

眼鏡和手機的確是該帶的東西。沒有眼鏡,就看不到;沒有手機,就聯絡不到他人,反之亦然。其他,我覺得還有皮夾,裡頭有信用卡和身份證,因為沒有錢就寸步難行,沒有身份證明,被當作非法移民的話,會很麻煩。

後來我問某人,如果只有一分鐘收拾,他會帶什麼?他的答案是證件。看來我們所見雷同。不過,我之前忘了,證件不光是身份證而已,還有其他的證件,例如護照等。否則,在美國這種地大的國家,要辦個證件得開車開很遠,然後要等很久,同樣令人頭痛。

或許還有其他的答案。你會帶什麼?

 

由 debby 發表於 09:24 AM | 迴響 (1) | 引用

October 23, 2007

燒焦的南加州

昨日清晨六時許醒來,聽見窗外風聲大作,彷彿飛沙走石。走到走廊上,發現會因室內明暗度不足而亮起的小燈熄了,我心想,難道又壞掉了? Albertsons牌的小東西真不耐用啊。但是到了廚房,看見熱水瓶和冰箱的燈號都熄了,我才驚覺原來停電了。從廚房的窗戶往外看,居然看到我們院子裡的金屬椅子被風吹倒,有張椅子被推行一公尺到廚房前,其餘的也都東倒西歪,所幸沒有砸到附近的玻璃落地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擔心昨日才把冰箱填滿的菜會因為停電遭殃,趕緊把某人叫起來通知電力公司時,想起這些天焚風要來,該會變熱吧?而風力這麼強,加州的風力發電系統應該吸收不少能量,怎麼會停電呢?

幾小時後,從新聞得知明星豪宅聚集的馬里布(Malibu)失火了,輸電的電線被焚風吹落而引致火災。由於南加州多山谷,火災在山谷中悶燒,一發不可收拾,好幾個地方都傳火警。

下午兩點多,我在廚房聞到焦味,往瓦斯爐看去,沒看到一點火苗,心裡納悶不已。後來才發現是這幾起大火已經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污染其他地區(我們家距離馬里布約為半小時車程),天空早就被灰白色的煙霧籠罩,即使在室內,仍可聞到煙味。這比東亞的沙塵暴還可怕,不出門也會不舒服。後來得知,許多人,包括小孩,仍不以為意,在外活動,只是,小孩都拼命咳嗽,那些媽媽似乎不覺得有什麼。

今天焚風持續,早上短暫有過不太藍的藍天,沒多久,又跟昨日一樣,灰白的煙霧覆蓋天空。室內的焦味也還存在。南加州的火災持續,恐怕要等焚風結束,才會告一個段落。

PS. 圖片為(失火前的)馬里布海灘。

 

由 debby 發表於 09:29 AM | 迴響 (2) | 引用

October 21, 2007

高速公路上的兩隻狗

今日又是進城日,照例得花時間在高速公路上。在我意識不清的時候,突然聽見某人激動地大叫:「居然有兩隻狗在路邊!」

我一聽,立刻醒來,但是來不及看到那兩隻狗了。他說,這兩隻狗一大一小,大狗長得像《家有賤狗》那種一眼有黑眼圈的那種,牠的背上有隻不同種的小狗,看來都像是有人養的家狗。我不免覺得奇怪,高速公路上怎麼可能有狗?被人棄養嗎?但是誰有辦法在高速公路上停車,然後開車門放狗出去?這不是很危險嗎?

 

一直想養狗的某人仍然很激動,他說他在美國十多年,從沒看過流浪狗。

美國不是沒有流浪狗的國家。像以前《國語日報》刊載的漫畫《小亨利》就常出現補狗隊的身影。然而,那是上世紀二○年代的事,近年已經不太有流浪狗,頂多就是卡翠娜颶風之類的天災過後,會造成一些家狗變成流浪狗。

美國人對於流浪狗有辦法,前不久郭台銘就提倡用美國的TNR(Trap、Neuter、Release,補抓、結紮、放養)來解決台灣的流浪狗問題。另外有一些美國人從國外搶救流浪狗,然後送回美國讓人認養,台灣、中國大陸都曾有流浪狗被送到美國。

這該是一個愛狗的國家。然而,為何有狗出現在高速公路上?我們百思不得其解。

根據加州的法律,在高速公路上丟棄動物的罪,比丟垃圾還要重。要罰很高的罰鍰,同時處以徒刑。公公以物理的專業角度說明,汽車在高速前進時,只與地面接觸一點點,因此,撞到動物時,一定會發生車禍,非常危險。這可以說明為何罰責很重。

我們想到這兩隻狗應該不知道如何安全離開高速公路,遲早會發生意外,也會造成車禍。真叫人感覺不舒服啊,牠們究竟怎麼出現在高速公路上的?最近加州大車禍頻繁,希望這兩隻狗不會造成一例。

 

由 debby 發表於 03:25 A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17, 2007

南瓜燈都到哪裡去了?

前兩天去外地購物時,在車上看到幾戶人家的萬聖節裝飾,突然想到,10/31就是萬聖節了,今年我們的社區,好像沒什麼萬聖節氣氛?沒看到任何一個南瓜燈。我記得去年好多人家都有布置,例如斜對面那戶每季都找人來重整院子的鄰居。回家的時候,再度確認,只有去年以塑膠布在車庫門口弄了幽靈的那戶人家,今年繼續以塑膠布布置萬聖節的樣子,其他的人家,幾乎沒有布置,頂多就是隔壁有兩個小男孩的鄰居,在門口貼了一個南瓜圖案,上面寫了「BOY」。

怎麼一回事啊?我非常納悶。去年還聽說有人專門跑來我們的社區要糖往昔,這裡應該是很注重這種節日的。某人便說:「大人都擔心工作不保,無心布置吧!」聽來挺有可能的。

 

幾個月前,某公司還沒傳出賺錢的部門出問題前,該公司的人都十分慷慨,熱心參與各種活動。我們認識的華人,不管來自台灣或中國大陸,常有各種party(以小孩相關的party居多),彼此送禮來送禮去。最近就很少聽到這類活動了。

今年一月初,公婆家附近已經看不到任何聖誕節的布置,我們的社區還有。婆婆便說,那些裝飾的燈泡很耗電,而我們這一帶的人家收入較高,所以無所謂。原來這種節日布置跟家戶經濟息息有關。

我曾聽過窮苦的美國黑人家庭,為了要過聖誕節,平日縮衣節食,為的就是能有一點錢在聖誕節前買點東西來布置。這對不過節的人來說,聽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這個資本主義國家,充滿這類事情,往往源自於比較心理。

像某人的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同事,在女兒剛上高中時,把自己開過的Toyota Corolla送給女兒。他們沒想到,女兒不領情,嫌車爛,不肯要。那個女孩到了同學家,覺得別人的父母比較有錢,房子比較大,因此嫌棄父母的工作,覺得搞科學沒錢途,從商比較好。事實上,那對夫妻在某公司的位階不低,他們的收入,雖不能跟富豪相比,但是在美國的平均收入裡,已經是高水準的了。

那些因為父母的工作有危機,而無法過節,或者得低調過節的兒童,會感到難過嗎?如果和生活依舊富裕無虞的同伴相比,他們對於自己物質生活少了那麼一丁點,而感到難過的話,那恐怕是家庭教育的問題了。

在這個因為景氣,家戶經濟隨時都有變動的國家,教導子女如何不因為物質享受而得到快樂,應當是件重要的事。畢竟,沒有人能確定自己的工作能一直穩當,而不役於物的快樂,是不至於因為比較而動搖的。

至於今年的萬聖節,會有很多人來要糖嗎?到時才知道了。

 

相關: Trick or treat!我的第一個萬聖節

 

 

由 debby 發表於 02:43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14, 2007

跳蚤危機

前不久我們家鬧蟻災。不知何處來的螞蟻,在浴室附近出現,然後入侵臥室。捉狂的我們,聽了友人的話,買了Grant's Kills Ants,替代殺蟲劑,處理掉惱人的螞蟻。朋友那時還說,最好別種玫瑰,否則很容易招來各種惱人的昆蟲,像螞蟻、蜂等。這些昆蟲我們的院子裡都有,因此蜘 蛛也不少。

沒想到,這幾天蟲蟲危機又來了。這次更令人頭痛,因為是跳蚤!!!

 

我們沒養寵物,應當沒有跳蚤。我百思不解,不知跳蚤從何而來,這些天來過我們家的,只有西語裔的清潔婦和治療師。某人認為是我去散步時,被狗身上的跳蚤咬到,這附近常有人遛狗,養狗的鄰居很多。跳蚤可以路上存活多久?我不知道。倒是很清楚地在腿上發現好幾個紅豆包,癢到不能睡,非常痛苦。白天勤洗被褥,但是紅豆包持續增加。由於我們家有地毯,可能變成跳蚤窩,因此非常棘手,我不知該如何處理。

婆婆聽了,建議我們去ome Depot買一種flea paper,據說是黏在插座上,以熱氣吸附跳蚤。但是某人沒買到,在店員的建議下,買了Borax洗劑回來。先用吸塵器把四處吸一遍,然後灑Borax,隔一陣子再吸掉。據說Borax會讓跳蚤脫水死亡。不知道這東西有沒效,要過幾天才知道。

那名店員還告訴某人,跳蚤非常難清除,她的前一任屋主養狗,她自己養貓,屋裡很多跳蚤,請過專人清潔,還是清不掉。聽來不是什麼好消息啊。而且冬天是雨季,跳蚤可以生存的時間更長,真令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現在找不到白花油,暫時只好用萬金油止癢,希望今晚可以睡著。

由 debby 發表於 03:48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11, 2007

側記美國大企業無情的一天

自從某公司賺錢的事業榮景不再,裁員之說,便早在幾個月前傳出。只是,大家都不知道是哪一天,以及誰會是倒楣鬼。

在美國,換工作有時等於人生的重新洗牌。工作沒了,可能緊接著房貸、保險等都繳不出來,必須搬家,然後一堆東西都要跟著改變。

 於是前不久,一個鄰居兼某人的同事,便緊張兮兮地在假日打電話給某人探聽消息,以為他跟部門大主管比較熟,會知道一些內幕。但是某人並不知道那位同事工作會不會保住,他連自己的工作保不保得住都不知道。

昨天他回家,便臉色凝重地跟我說是明天。因為部屬會被解雇的主管,都被找去談話。他的一些同事已經被找去談話。他說,他的手下應該沒事,因為他沒被找去,但他不知道他的上司有沒被找去。

他的前一個公司解雇員工時,為了避免影響士氣,一宣布哪些人被解雇,警衛立刻進去把那些人架走,以免他們留在公司影響其他人的心情,所以他們連收東西的時間都沒有,只能等到大家下班才能回去收拾一下,而且警衛會在旁監督。聽起來,比台灣的一些企業還狠。

今 天某人沒有提早回家,我心想,應該沒事吧。但他回家時,很不開心。他說,J被解雇了。J是我們認識的上海人,位階不低,是他們部門被解雇的人中,位階最高 的。某人為她抱不平,因為她工作表現不錯,很多表現比她差的,都沒事。

某人和另一個台灣來的同事去安慰J,跟她說,可以休息一陣子,陪陪三歲的女兒和十個月大的兒子。而且,她在同公司的丈夫工 作保住了,而他是他們夫妻中工作比較難找的人,她則容易找到工作,目前也有幾個面試機會,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然而,這並不能真正的安慰她。因為離開這間 公司,她就算找到工作,也可能在很遙遠的地方,那表示他們全家的變動隨之而來,怎麼安排都很棘手。 

某人事後得知很多夫妻檔被解雇,他不解。另外的同事 說,這樣反倒好,因為一個被解雇,另一個遲早也得走,這樣只有一方領到解雇金。如果兩個都被解雇,可以同時找工作,然後搬家,而且都有一筆優渥的解雇金。

某 人說,應該找同事來包餃子,因為相聚的時間不多了,明年初又有一波裁員。另一方面,這地區的房價由某公司撐起,要是某公司垮了,這裡的房價將會大跌。若要 全身而退,不能太晚啟動退出機制。所以他要我有心理準備,我們遲早得離開加州,他在東岸才有較多相關工作機會。 

想到要離開華人資源多的加州,搬家搬到回台灣路程遙遠的東岸,生活又要有大變動,我也不禁茫然起來。

 

由 debby 發表於 01:51 PM | 迴響 (0) | 引用

October 08, 2007

主站因颱風造成的停電停機中

因為颱風造成的停電,主站從昨日起停機。要等機器管理員十三日返台以後才能重開。因此最快也要等到十三日才會復站。

 

由 debby 發表於 03:36 PM | 迴響 (1) | 引用

October 01, 2007

「碗粿」怎麼唸?

身為台灣人,沒吃過碗粿,應該也聽過。碗粿是河洛人的說法,客家人都稱水粄。不管哪個稱呼,都是指碗狀的軟性米食。

我記得三歲半到六歲左右,我在天主教幼稚園的中餐常是一小塊水粄,好像是五元左右。水粄有甜有鹹,甜的都是土黃色,那是用了黃砂糖的緣故。鹹的則是白色,上面灑了一些蘿蔔乾,或者豆乾,吃的時候淋些醬油膏。

 

 

離開客家村之後,水粄的記憶悠然遠去。

大四的某一天,和室友走出宿舍,準備去上P系的課。我們在宿舍門口的一個小攤買早餐。我瞥見水粄\碗粿在其中,便用字正腔圓的國語說:「我要一個碗粿。(是的,每一個字我都用國語講)」那個小販一時沒聽懂,而我那個高雄岡山來的室友幾秒後,差點笑岔了氣。

這件事在隔年重演。我在高雄某地的廟口,跟一個小店老闆娘說同樣一句話,立刻成為全店的焦點。

眾同伴(南部人居多)的反應是:「原來『挖桂』(河洛音)的國語是這樣講的!」還有人第二天跟我說:「我去查了字典,真的是念碗粿(音:晚果)耶!」不過他們覺得好笑的成分居多。
小店其他客人:「我從不知道『挖桂』有其他的講法耶!」

我突然有種走錯地方的感覺,一堆烏鴉從頭上飛過。

如今身在異國,這種感覺倒是不時出現。不過,幸好加州是各人種匯集之處,稍加解釋也就行了,不至於讓我有不舒服的感覺。

後記:我問某人知不知道「挖桂」是什麼。他立刻做了一個挖地的動作,然後跪下來,跟我說:「很累耶!」實在很爆笑。他跟我顯然是同一國的,我們不習慣在一種語言中混用另一種語言。

 

由 debby 發表於 11:16 PM | 迴響 (1)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