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1, 2007

「碗粿」怎麼唸?

身為台灣人,沒吃過碗粿,應該也聽過。碗粿是河洛人的說法,客家人都稱水粄。不管哪個稱呼,都是指碗狀的軟性米食。

我記得三歲半到六歲左右,我在天主教幼稚園的中餐常是一小塊水粄,好像是五元左右。水粄有甜有鹹,甜的都是土黃色,那是用了黃砂糖的緣故。鹹的則是白色,上面灑了一些蘿蔔乾,或者豆乾,吃的時候淋些醬油膏。

 

 

離開客家村之後,水粄的記憶悠然遠去。

大四的某一天,和室友走出宿舍,準備去上P系的課。我們在宿舍門口的一個小攤買早餐。我瞥見水粄\碗粿在其中,便用字正腔圓的國語說:「我要一個碗粿。(是的,每一個字我都用國語講)」那個小販一時沒聽懂,而我那個高雄岡山來的室友幾秒後,差點笑岔了氣。

這件事在隔年重演。我在高雄某地的廟口,跟一個小店老闆娘說同樣一句話,立刻成為全店的焦點。

眾同伴(南部人居多)的反應是:「原來『挖桂』(河洛音)的國語是這樣講的!」還有人第二天跟我說:「我去查了字典,真的是念碗粿(音:晚果)耶!」不過他們覺得好笑的成分居多。
小店其他客人:「我從不知道『挖桂』有其他的講法耶!」

我突然有種走錯地方的感覺,一堆烏鴉從頭上飛過。

如今身在異國,這種感覺倒是不時出現。不過,幸好加州是各人種匯集之處,稍加解釋也就行了,不至於讓我有不舒服的感覺。

後記:我問某人知不知道「挖桂」是什麼。他立刻做了一個挖地的動作,然後跪下來,跟我說:「很累耶!」實在很爆笑。他跟我顯然是同一國的,我們不習慣在一種語言中混用另一種語言。

 

由 debby 發表於 October 1, 2007 11:16 PM | 引用
迴響

Hello,

你好! 我因為11月初要去舊金山 找了相關資訊...意外看到你寫舊金山的日誌.很不錯的樣子ㄝ!漁人碼頭我也想去啦...又看到你寫的這篇 碗粿=水粄..嘿嘿 好親切啊! 不知你是不是也是客家人啊? 我是啦 ^^.....

Queenie 發表於 October 24, 2007 08:57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