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1, 2012

波折重重的幼兒園生活

去年三月,小J開始去上preschool,選的是他想去的學校,雖然我們一開始壓根沒打算讓他去那間。四月底,我凌晨六點出門,幫他註冊到活動中心附屬的preschool。因為他們最多只有三天班,所以那時的打算是九月開始,小J去新學校三天,原本的學校兩天。不過這當中我其實有點猶豫,因為不確定小J會不會適應不良,活動中心的班大得多,有24人,原本的班上頂多12人。還有一個考量是公婆持反對意見,他們朋友的外孫女兩歲多去上preschool,後來大人幫她轉到另一個新的學校,可是她在原本學校有很好的朋友,所以轉學後很不開心,最後變成兩邊各上幾天。他們有回幫我送小J上學,看到小J進校門後,可愛的小女生瑪雅就過來牽他的手去玩了。兩個老人家很開心地說:「有這麼好的朋友,為什麼要轉學呢?」

不過,每個孩子都不一樣,小J的狀況跟公婆朋友的外孫女完全不同。

瑪雅一開始對小J很好沒錯,但是有一陣子她就不理小J了。沒有人一起玩的小J因此有點悶悶不樂。我很疑惑地去問老師,是不是小J做了什麼事,讓瑪雅不想理他?老師說不是,是瑪雅家裡有事(好像是有家人過世),讓她不開心,那一陣子她不跟任何人玩。所以小J後來最好的朋友變成印度小孩何瑞許。

我們一開始聽到何瑞許這名字,差點以為是中國人。後來發現那是一個跟小J生日很接近,同樣在家只講母語的印度小孩。小J或許覺得他們都不會講英文,相濡以沫,所以特別投契。跟何瑞許玩,變成小J上學的動力之一。因為小J適應學校非常慢,學英文的速度也很慢,這是他難以交朋友的原因。相較之下,何瑞許學英文的速度比較快,所以後來他會跟別的小孩玩,這讓在一個階段只交一個朋友的小J很悶。一直到暑假,小J才看來比較適應學校生活。不過也可能是因為那時班上人數突然變少了,據園長說,好幾個小孩的媽媽是老師,所以暑假就沒來上學了。

九月之後,他們班上的同學被拆成兩班。園長在八月告訴我的好消息是,何瑞許和小J同班,他們會在一個新老師的班,人數較少,其他大部分的同學會在蘇老師(雖是華裔,但她只會講廣東話,不會講國語)的班上。壞消息則是,何瑞許的爸爸因為工作緣故,決定舉家遷回印度,何瑞許十月就不來了。

老實說,我曾經因為何瑞許的緣故,想讓小J轉學。因為何瑞許是個非常頑皮的小孩,小J跟他學了很多我不喜歡的行為,例如脫褲子。或許何瑞家的爸媽也不太意那麼多?我們經常在放學後,看到何瑞許上車之後,他爸沒幫他綁汽車座椅的帶子,就關了門把車開走,何瑞許還從座椅上跑下來到窗邊跟小J說再見。小J問錯愕的我:「何瑞許怎麼沒綁?」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那不是合法也不是安全的行為,我不理解何瑞許的爸爸怎麼這麼大意或不在意。後來想到他就要轉學了,就算了,反正小J九月之後改成只去兩天。反倒是我還頭痛了一陣,不知道何瑞許走了之後,小J會不會很傷心。我因此在amazon買了一本關於小孩轉學的故事書,只是後來沒派上用場。小J事後雖然有點想念何瑞許,倒也不至於改變他的日常作息和心情。

九月和十月間,我多次詢問小J關於他對新學校的兩個老師和原本學校的新老師的看法。他都說很喜歡她們,但是他對新學校的同學不熟。剛開始去新學校時,他早晨都會抗拒,前一兩次在我離開時還哭了一下,不過後來就沒事了,每次放學時都說玩得很開心。但是兩個學校的教法在Pre-K這學年有很大差異,原本學校重視「升學」,開始要他們寫字,這讓小J覺得有壓力。對我們兩個從台灣來的家長來說,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這些小孩才四歲多,需要趕鴨子上架,讓他們超前進度開始寫字嗎?於是我去跟老師談,希望老師不要讓他寫字,老師同意了,我們鬆了一口氣,否則就要考慮讓小J轉學了。

晴天霹靂發生在十二月初。原本學校突然通知小J的老師不再來了,他們將會物色新老師。小J一再問我為何老師不來了,還說他跟隔壁班的蘇老師比較熟,他喜歡的瑪雅等同學也在那邊,他能不能去蘇老師的班?我卻找不到園長問,因為園長去年四月才生了一個女寶寶,家裡事情比較多,常不在。後來我終於在一個中午碰到園長了,我告訴她,小J很想念他的老師,一直問她為何不來了,而我無法回答。園長一開始不說,後來才說,那老師是好老師,對每個小孩都很好,但她不是好員工,因為她們規定老師從幾點到幾點要在學校,她卻常遲到早退,甚至沒有原因就消失。至於轉班,園長說小J班上每個家長都跟她說一樣的話,雖然他們只有八個人,但是全部轉過去就太多人了。

之後代課的老師是個香港出生的華裔李老師。李老師說她大學時學過國語,小J跟她講國語也通。我每次去接小J,她都跟我說小J需要多練習寫字。於是故事又重來一次,我只好跟她說小J不一定會在次年念幼稚園。十二月的課只有兩週(學費照繳一個月),她在最後一天上課時沒來,所以李老師和我關於小J寫字的對話頂多三次而已。

喜歡的老師在這時節被換掉,對好不容易適應這個學校和老師的小J來說,是一大受傷。最受傷的那一幕發生在他們聖誕晚會的那一天。唱完歌、節目結束後,小朋友都從教堂回到教室裡。這兩個Pre-K的班其實在一個大教室裡,只是中間有布幕隔開。那晚布幕並沒拉上。而且因為代課老師不在,所以大家就跟著蘇老師回教室。教室的桌上堆滿了好多好大的禮物,蘇老師之後便發禮物給小朋友,每個人的禮物都不一樣。等禮物都發完之後,小J沒等到唱名,問我他的禮物呢?我只得去問園長。園長說,喔,李老師之前已經放在他們的櫃子裡。我才想到,早上送他上學時,的確在他櫃子拿到一個細長的小禮物。拆開一看,裡頭是枝鉛筆和柺杖糖。這禮物的尺寸跟蘇老師給的實在差很多,要是我是小J,看著其他人拿著大禮物開心離開,也會覺得難過。

新年假期後,一月第一天上課,依舊是李老師代課。第二次上課,變成新來的潔西卡老師。從那天到這週結束,小J上了五堂潔西卡老師的課。我每次放學去接小J,想問潔西卡老師關於小J上學的情形,她都只說很好,就飄走了,似乎不想跟我多談。這也就罷了。小J這個月開始,每天放學都帶作業回家。活動中心附屬學校的作業主要是著色或者類比能力的作業題,潔西卡老師的作業也有著色,但是主要的是寫字母。雖然之前那位被學校解雇的老師也出這種字母練習的作業,但是潔西卡老師讓小J覺得壓力很大。他昨天跟我說,他不喜歡潔西卡老師,他喜歡以前的老師,因為以前老師會讓他們做好玩的東西(我印象裡有一些跟大自然有關的勞作,比較有意思),潔西卡老師都叫他們寫字,他不會寫。他甚至說:「潔西卡老師對小孩很不好」。今天為了讓他完成那張大小寫H的功課,母子伏案半天還是沒完成,我生氣,他沮喪,最後我把鉛筆拿走,叫他別寫了。小J寫到一半跟我說他不想去上學。對一個四歲的小孩來說,這作業真是難以承受之重。

我想起之前我問過的那位成人學校附屬幼兒學校的資深老師,她說她們從不勉強小孩做不想做的事,而他們那裡出來的小孩從沒有不能勝任幼稚園和小學的。媽呀,我從沒想過我不能完成學校的作業、對學習喪失興趣和熱忱,而我現在卻擔心小J有沒辦法上幼稚園。我覺得小J的能力還沒有到可以寫字的地步,如今要他完成這種作業簡直就是對我們親子的酷刑。我也不想當虎媽。小學一年級時,為了寫出我媽滿意的書法作業,我被迫重寫了無數張,睡覺時間延後,我拼命睜著淚眼和睡眼才寫完我媽要的書法作業。我其實不想小J步上我的後塵,畢竟他的個性跟我不一樣,他可能因此畏於上學。那個給我建議的資深老師當時還要我「傾聽心裡的聲音」。我現在最真實的想法就是,這個潔西卡老師實在不適合小J!其實這學校一開始的那位老師也不適合小J,但是小J一直到前不久才讓我知道他不喜歡那個老師。當初可是他選這學校的,現在孩子有狀況了,做家長的只好設下停損點,我們不能在這學校浪費生命了。回想起來,當初決定讓小J半轉學、去念三天活動中心附屬學校,是我最正確的決定之一。因為這個學校雖然不打什麼教法,但是兩位老師融入自然素材的課程,深得小J和我的心。

我們曾經想過,讓小J多念一年Pre-K再上幼稚園。不過多上一年Pre-K等於一年多六、七千美金的學費支出,這實在不是小數目,還是讓他照常去上幼稚園好了。所以今年九月小J就得去受正式的幼稚園教育了。在這節骨眼讓他再換一個新學校,又要考驗他的適應能力。去年九月我帶小P去上一歲兒親子班時,曾問過小J的第一個老師關於去新學校的事。她說去大一點的班會有比較多的刺激,對小孩比較好,因為每個小孩都有不同個性,太小的班比較沒個性。小J年紀比較大之後,對環境的適應力會比以前好。

上週帶小J去成人學校附屬學校看動物秀,看完之後讓他們在那邊的遊樂區玩。小J邊玩沙邊開心地說他想去那邊上學,因為比較好玩,活動比較多。成人學校附屬的Preschool的確是寓教於樂的,這種取向看來比較適合小J。可是這學校比較遠,想到要花一個半鐘頭開車接送他,然後一週還要花一天做義工(不能帶著另一個幼兒去),我就打退堂鼓。希望接下來能趕快在附近找到比較符合這型態的學校,讓小J脫離要寫字的煉獄學校。

由 debby 發表於 10:46 PM | 迴響 (3)

January 11, 2012

照豬養的老二比較笨?

之前看過一個報導,說有研究指出,老大比較聰明。

看了之後,我覺得我們家兩個男生,如果是小J比較聰明的話,應該是因為他出生之後,家裡只有他一個小孩,我們花比較多時間念書給他聽。自從去年小P出生後,事情變很多,我們能念書給小J聽的時間變很少。跟以往比起來,我幾乎沒唸過幾個故事給嬰兒期的小P聽。如果前幾年的外界刺激決定人的智商的話,那小P是有可能比哥哥笨。

不過,後來我發現,似乎也不見得如此。嬰兒時期的小P很喜歡指東指西,他爹說,抱著他,感覺變成指南車,得跟著他的指頭前進,然後告訴他那是什麼。一歲以後的小P,更是有意識地想認識東西,也會讓我們知道他學了新東西。他一聽到我唱「小星星」,會把手舉高一開一合,學我做給他看的動作。每次聽到新事物,他的眼神總是發亮,好像覺得這世界很新奇有趣,等不及要知道更多新鮮事(雙子座的關係?)。他更喜歡指著我和他自己衣服上的圖案跟我發問。不會說話的小P總是伸著食指說「啊?」表示他想知道那是什麼。如果大人不回答,他就連著問:「啊?啊?啊?啊!啊!啊!」

等他發現哥哥的藏書後,他會自己坐在地上安靜地看書,發現我有空或在附近時,就趕緊抓著書爬過來或走過來,然後指著書上的圖案對我「啊?」「啊?」地發問。小P是個急性子,但是他也知道想學東西不能一次問太多,所以總是在兩個東西上來回問我,於是我得不斷地重複,例如:「火車、汽車、火車、汽車、火車、汽車……」每回都講到口乾舌躁,趕緊想辦法遁逃為止,所以他要是不聰明有可能是我們總在他學習時間半途而廢所致。

小J以前也有過這種學習狂熱。我們曾經拍過一段短片,是當時一歲半左右的小J拿著大本的圖片認字書,問正在吃晚餐的我,上面的圖是什麼東西。小J當時根本不管我嘴裡正嚼著食物,緊迫盯人地問個不停。也許只要時候到了,小孩都會進入同樣的階段,不管家長要不要施肥加料,他們都會成長。

而且好在小P有個哥哥。等哥哥放學回來,他就多一個人可以學,可以問。小P現在很愛學哥哥講話,他的「爹地」、「爸爸」、「爺爺」等,都是學哥哥講的。氣人的是,他至今不喊「媽媽」,因為是我教他的。我最近只好讓小J在弟弟面前多叫幾聲「媽媽」,看小P會不會學。

我的針灸師告訴我,老二比老大強的,在於老二會從觀察中學習。這或許也是事實。排行後面的弟弟妹妹似乎都比老大會察言觀色,這可能跟他們從嬰兒時期就看大人跟哥哥或姊姊的互動,察覺家裡的風向,進而跟著風走,變成比較受寵的小孩。

照目前狀況看起來,從排行要評估小孩的智商,似乎沒那麼容易,當中影響的因素太多。所以就暫且把我沒辦法完全滿足小P智能需求的愧疚丟到一邊去好了。或許等哥哥正式上學了,我會有多一點時間和他一起看書。

由 debby 發表於 12:47 AM | 迴響 (5)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