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06

麻木的情人節

今天又是一個被過度炒作的節日,不過,身邊的人,似乎開始麻木了。要過可以,但是不照媒體宣傳的方式過,畢竟,那太花錢也太花時間,總結兩個字:「浪費」!

搞笑男不準備請女友吃情人節大餐,他說已經跟女友說現在要拼命賺錢,以後才有好日子過。這也就罷了,他居然在沒男友的女同事收到同情花束時,先在一旁敲計算機算市價多少,然後聽到對方說不準備帶回家(因為一個人抱著花走在路上很難為情)後,立刻問說能否和其他男生把這束花分一分,這樣幾個人就可以省了好幾千元!

這是摳男的情人節因應之道。

大概因為年紀稍長,不太會被媒體牽著鼻子走,以及景氣欠佳、荷包縮水,再加上第一家庭花錢、全民買單的新聞讓大家很鬱悶,我沒聽到認識的人說要排隊去吃情人節大餐。

離開辦公大樓時,碰到企業型男,他說下午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問他要帶老婆出去吃飯嗎?
他說:「那麼貴,才不要,回家過就好了,天天都是情人節。」我提醒他,今年可以被炒成四個情人節:214西洋情人節、314白色情人節、731中國情人節、830閏七夕(閏月的節日通常不過,但我想還是有商家為了賺錢而炒作)。

他說:「哎呀,過不完啦,還有聖誕節、生日、結婚紀念日、第一次接吻紀念日……」「啊,你還記得啊?」「當然囉,我的紀念日不多。」「那有第一次牽手紀念日嗎?」「沒有,那個太容易了(順手摸我的手一下),哪需要紀念?」

其實每到這個節日,我總覺得媒體把這天當作超級消費節,以及情人初次上床節。不然,怎麼會拼命介紹避孕、保險套、汽車旅館這些東西?好像那些情侶平常是禁慾的男女,到了情人節,才得解禁似的。想一想,還滿可笑的。

這個經過加工的節日,總讓我想到大學時寫的情人節新聞分析報告,還有在研究所時期讀的某篇透視廣告原理的論文,而得以用另一種冷靜的態度對待這種節日。今年意外地發現周遭朋友態度的轉變,也覺得挺有趣的。

由 debby 發表於 11:34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9, 2006

童言無忌

爸爸去姑姑家,沒見到姑姑,便問表哥的女兒「寶寶」:「阿婆呢?」
寶寶回答:「去看阿媽!」
爸爸:「去看哪個阿媽?」
寶寶說:「不會講話的阿媽!」
她說的是我那因為中風而半身不遂,乃至於全身癱瘓,不能言語的祖母。。。

寶寶的童言無忌,讓我們聽了五味雜陳,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寶寶跟她那一歲多的弟弟,分別由祖母和外婆照顧。外婆最近因為身體不好,心想,帶大的小孩比較不吃力,於是提出和姑姑交換孫子、孫女的要求,但是寶寶拒絕。她說:「阿媽叫我吃鹽泡飯!」

此言一出,力道非比尋常。她媽媽是外婆家最受寵的女兒,外婆家境也不差,不可能也沒道理餵三歲的小孩吃鹽泡飯。

我只聽過「糖水泡飯」,那是因為我小時候不愛吃飯,跟我一樣嗜吃甜食的爺爺便說:「吃糖水泡飯好了!」我一聽便說好,立刻去拿糖罐。

同樣是祖母帶大,寶寶比我可是享受的多了。每天早上有一杯果汁不說,隨時都有一份切好的水果放冰箱,讓她想吃的時候可以吃。所以,才三歲,她跟五歲的小孩站在一起,外型可能比對方壯碩。這可以想見她比較依賴祖母,而不是外婆。

但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覺得她外婆會餵她吃鹽泡飯。那麼,就是她說謊?若是如此,還挺可怕的,不但有損她外婆的聲譽,甚至可能造成外婆和祖母家的不合。小孩發育好是很重要,但不需要聰明到會擺布大人的理智和感情。

由 debby 發表於 03:41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8, 2006

玄之又玄—台北101普渡法會

如果要描述台北101,絕大多數的人都會先從它看來具有現代感的外表談起,但是,經歷過台北101在農曆七月舉辦的普渡法會,妳會發覺,原來它有極其傳統的內涵。

為期一整天的普渡法會,從八點半就開始。前一天即搭好黃色的四角帳棚,做為法師進行誦經儀式的場所。

於是,今日出入台北101辦公大樓的人,都會聽到法師的誦讀地藏經的聲音不斷繚繞。這聲音從一樓開始,一層一層地往上爬,在台北101的中段,大概都聽得到。

真正叫人開眼界的,是下午設置供桌,讓人擺放供品之後。平日空盪氣派的大廳,擺上紅桌,各公司行號放上準備好的供品,插上小旌旗,再加上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簡直就像熱門廟宇!

這棟樓雖說有許多外商公司,參加普渡法會的人只有部分,就這次看來,也真夠瞧了。台商、港商,大抵都會參加。一個港商準備的紙錢,除了一堆台幣,甚至有一大疊的美金!

七月的普渡,規矩不少。例如,要準備鮮花水果,鮮花理當全開(不能含苞),水果不能用鳳梨。然後要準備三牲,形狀越齊全越好。還要準備臉盆盛水,掛上毛巾,讓「好兄弟」洗手。不過,在現今忙碌的工作型態下,這種公司行號為主體的祭拜中,能全套準備的,並不多。罐頭、水果、鮮花居多,雖然也有人誠心準備三牲,但那是少數,畢竟,還要考量事後的處理。至於臉盆和毛巾,好像沒看到。

最玄的事,莫過於祭拜中的地震。

這麼多人在同一個空間裡拿香低頭祭拜,我周遭的人,卻只有一個說感覺到地震,地震大到甚至讓他頭暈,其他人則愕然:「有嗎?有地震嗎?」雖然廣播一度響起,說明剛才有地震,沒有造成任何損害,有人卻疑惑:「真的有地震?」即使為時不短。事後不只新聞提到這規模6.1的地震,其他朋友也在線上詢問是否感受到,然後說:「真可惜,在那麼高的地方,卻沒碰到地震……」

能說什麼呢?套老子的話,「玄之又玄」。有些事,真的是超越人有限的經驗與理解的。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6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5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4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3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2

台北101的中元普渡

由 debby 發表於 04:29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7, 2006

線上字詞典可以信嗎?

發現網路版國語辭典居然有「沸沸揚揚」之後,我問在七千哩外、剛睡醒的某人,到底是「沸沸湯湯」,還是「沸沸揚揚」?他說是後者,因為「狒狒」的長毛會飛「揚」,而且會「癢癢」……

玩笑歸玩笑,跟我一樣從小讀國語日報的某人,立刻去找國語辭典,但是發現他只有國語字典,我眼前也只有網路版的國語辭典,於是兩人透過越洋電話,一共討論「沸沸揚揚」、「沸沸湯湯」、「揚湯止沸」和「浩浩湯湯」四個成語。

這個網路版「教育部國語辭典」居然沒有「沸沸湯湯」,其他三者的解釋如下:

【沸沸揚揚】
注音一式 ㄈㄟˋ ㄈㄟˋ |ㄤˊ |ㄤˊ
注音二式 fi fi yng yng
解釋 形容人聲雜亂,議論紛紛,如水沸騰一般。水滸傳˙第十八回:「後來聽得沸沸揚揚地說道:黃泥岡上一夥販棗子的客人,把蒙汗藥麻翻了人,劫了生辰綱去」。東周列國志˙第五回:「州吁即位三日,聞外邊沸沸揚揚,盡傳說弒兄之事。」

【揚湯止沸】
注音一式 |ㄤˊ ㄊㄤ ㄓˇ ㄈㄟˋ
注音二式 yng tng j fi 
相似詞 負薪救火
解釋 將鍋中的沸水舀起,再倒回去,以止住沸騰。比喻暫時舒解危急的困境。三國志˙卷二十一˙魏書˙劉廙傳:「臣罪應傾宗,禍應覆族。遭乾坤之靈,值時來之運,揚湯止沸使不燋爛。」亦比喻治標而不治本,沒有根本解決問題。           
      
【浩浩湯湯】
注音一式 ㄏㄠˋ ㄏㄠˋ ㄕㄤ ㄕㄤ
注音二式 hu hu shng shng
解釋 水勢盛大壯闊的樣子。宋˙范仲淹˙岳陽樓記:「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亦作浩浩蕩蕩。

我後來找到「沸沸湯湯」,是在武崙國小—成語詞典

詞目 沸沸湯湯
拼音 fei fei tāng tāng
釋義 水奔騰洶湧的樣子。
出處 《山海經·西山經》:「[峚山]丹水出焉,西流注於稷澤,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湯湯。」

詞目 沸沸揚揚
拼音 fèi fèi yáng yáng
釋義 沸沸:水翻滾的樣子;揚揚:喧鬧、翻動的樣子。象沸騰的水一樣喧鬧。形容人聲喧鬧。
出處 《山海經‧西山經》:「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湯湯。」
例句/用法 後來聽得~地說:「黃泥岡上一夥販棗的客人把蒙汗藥麻翻了人,劫了生辰岡去。」(明‧施耐庵《水滸全傳》第十八回)

奇怪的是,「沸沸揚揚」的出處,居然跟「沸沸湯湯」一樣是《山海經》?而且,那句話分明是「沸沸湯湯」而不是「沸沸揚揚」,但是兩者的解釋不一樣。更怪的是,這個成語詞典居然把「沸沸湯湯」的發音列為「fei fei tāng tāng」。

我之所以把「沸沸湯湯」的發音記得很清楚,是因為從前念錯,被一位中文系出身的作家糾正,我立刻去查辭典,發現「湯湯」是破音字,於是改過來。但是,這部線上國語詞典,居然跟我的印象完全不同,實在匪夷所思。

與我印象不同的,至少還有一處,是「蠻」字的解釋:

【蠻】虫-19-25
注音一式 ㄇㄢˊ
注音二式 mn
相似詞
相反詞
解釋
我國南方種族的舊稱。禮記˙王制:南方曰蠻,雕題交趾,有不火食者矣。唐˙王勃˙滕王閣序: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
強橫、不通情理。如:蠻橫、蠻不講理。
落後的、未開化的。如:蠻邦、蠻人。
強悍、粗野。如:蠻幹、胡擾蠻纏。
很、挺、十分。通滿。如:蠻好的!、蠻可怕的。海上花列傳˙第三 回:三先生也蠻明白!俚真真用脫仔倒罷哉,耐看俚阿有用場嗄?
蠻、滿二字於副詞當很、十分時多見混用。如:蠻好與滿好,蠻不錯 與滿不錯等。就字之本義推之,滿本有十分的意思,蠻則為種族名,所以 若欲選一較適當之用字,於很、十分的意思上,以使用滿字較宜。

我記得小時候,一度在國語日報上看到一組錯字辨別。國語日報說,「滿」才有「程度」的意思,「蠻」沒有,所以,「滿好的」是用「滿」,而不是「蠻」。在那之後,我若是處理別人的東西,一碰到「蠻好的」,一律改成「滿」。但這個線上字典,居然容忍兩者相通?感覺不精準,字典不應該積非成是、模稜兩可。

漸漸地,我對這些線上字典、詞典,開始失去信任,因為我又查到我認為有錯的:

【沸】水-05-08
音讀
(一)ㄈㄟˋ (二)ㄈㄨˊ
釋義
(一)ㄈㄟˋ
液體受熱而產生氣泡、上下翻滾。如:「滾沸」、「沸騰」。詩經.大雅.盪:「如蜩如螗,如沸如羹。」
 水沫激盪。唐.李白.望廬山瀑布水詩二首之一:「飛珠散輕霞,流沫沸穹石。」
 動盪。唐.韓愈.石鼓歌:「周綱陵遲四海沸,宣王憤起揮干戈。」
 喧鬧。宋.陸游.丁酉上元詩:「鼓吹連天沸五門,燈山萬炬動黃昏。」
熱度極高或向上湧動的。如:「沸湯」、「沸泉」、「沸水」。
 嘈雜的。宋.歐陽修.漁家傲.十二月嚴凝天地閉詞:「增豪氣,直教耳熱笙歌沸。」
滾燙的液體。荀子.議兵:「以卵擊石,以指撓沸,若赴水火。」
(二)ㄈㄨˊ
見「沸沸」。
※沸沸:
 沸騰湧起的樣子。山海經.西山經:「其原沸沸湯湯,黃帝是食是饗。」

照這說法,「沸沸湯湯」要唸成「伏伏商商」?這大有問題,我覺得碰到國語變壞的字典。

我開始疑惑,這幾部線上字、詞典,跟紙本的一模一樣嗎?該不會是近年積非成是之後,才陸續改成這樣的吧?更何況,教育部長杜正勝都可以把「罄竹難書」的意思硬拗到大家受不了的地步,在沒有人注意的小地方,教育部是否也做了手腳?

不知道該不該說糟糕,因為教育部長,我無法信任現在的教育部;因為這幾個奇怪的字詞解釋,我也無法信任這幾個所謂的教育部字、詞典。

(該寫信詢問國語日報嗎?)

由 debby 發表於 07:06 PM | 迴響 (12) | 引用

July 26, 2006

職業病發作

?例一、中時電子報「web2.0 自發性的網路活動對談中,中時的人說:「web 2.0最近一、兩年滿沸沸揚揚的……」

改錯:明明就是「沸沸湯湯」(念做「費費商商」),何時變成「沸沸揚揚」?
對談者的語文程度太爛,所以後來就不聽了。

例二、某業務:「我們要來service一下客戶……」

改錯:「service」是名詞,不是動詞。如果我是那個客戶,可能不想被服務。

例三、有人講電話:「喂,我是那個某某公司張小姐……」

改錯:「小姐」是稱呼別人,不是用來自己稱呼的啊!

例四、電視台出身的某女:「……來進行一個主持的動作……」
聽不下去,我立刻挑錯:「主持」是動詞,不需要「進行一個動作」,這是錯誤的語法。」
某女:「但是有人會問『主持』之後要講什麼,所以就把『主持』當名詞,比較口語化。」
我:「(這人錯了還硬掰)這不是口語化的問題,這句法是錯的。」

?例五、中時電子報「新加坡人就愛蔡英文
改錯:內文講的是新加坡人的Singlish,讓只講英文的人覺得不標準,因此應該是「菜」英文吧!一字之差,相去甚遠。讓我只看標題時十分納悶,「蔡英文」憑什麼紅去新加坡,她又不是周杰倫!

唉,我真是太直接了。
而且,我好像離那個中文程度好的環境越來越遠了。 :(

由 debby 發表於 05:05 PM | 迴響 (3) | 引用

July 24, 2006

有時不要太冒險

明天就是農曆七月一日了,一直到洋曆八月二十四日,會進入潤七月。

平時喜歡搞笑的F兄,跟我們說了他上週六去看「╳域」(╳代表農曆七月不能講的字)的事。

這位老兄,什麼時間不去看,偏偏選了凌晨一點多的場次,一路看到凌晨四點。

看到一半,坐在第四排的他被電影嚇到,整個人彈起來。彈起來之後,覺得很丟臉,於是降落時,很慢很慢,一副「剛剛是站起來伸伸腿」的樣子。不過,他後來才發現,那場好像只有他一個!(老兄你也幫幫忙,三更半夜不睡覺,跑去看╳片,有幾個人那麼無聊?)

他開車回家的路上,不斷左右張望,害怕車上突然多了「其他人」。平時停好車到上樓,大約要一分鐘多,但他說,那晚只花了40秒,一路衝上樓!

我們聽了狂笑,小胖甚至跟他說:「你真的有病!」

我是那種膽小的人,一聽到他們要討論「╳域」,立刻走開,因為我不想晚上睡不著,自己嚇自己。

一位朋友跟靈異沾上一點關係,曾經跟我說,農曆七月,那些好的神壇、通靈人,是關門不對外營業的,因為有些力量很大,不是他們能控制。瞭解這些的,也不會利用這個時機,去做各種生意,他們會很低調,不張揚。

對我來說,有些風險不需要去冒,因為不知道那個結果是否可以修正;有時不能太鐵齒,因為人生很多事都還沒經歷,不是眼見才能信。反正,接下來一個月,早點出門,早點回家就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5:44 PM | 迴響 (0) | 引用

氣功課後記072306

? 十八羅漢功的進度意外地超前。師伯一口氣教了第四和第五路,可我們對第三路其實還沒那麼熟悉。

??? 這兩路讓我的腿發抖、發麻,第五路的定式則讓我的右手掌發麻。師姐說,感覺一下哪裡酸、哪裡痛,就是身體有問題的部位。氣功真像是一種戰術,一步一步地感覺身體,收復失土。

??? 練到後來,我們的汗都滴到脖子上,一身都黏黏的,師伯說:「很好啊!促進新陳代謝!」然後又說我的氣色好很多。

??? 顯然是因為新的招式練到有問題的部位,因此下午累到不行,就像師姐曾說的:初學者剛練會覺得很累,要睡午覺才行。

??? 對了,師父說,農曆(正)七月最好不要練自發功,十八羅漢功無妨。潤七月不在此限。看來,我可以放幾天假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2:18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2, 2006

氣功課後記072206

今日初嚐手掌「通電」的感覺。那是練左右崑崙之後,先是右手掌漸漸發麻,然後換左手掌,持續好一陣。跑去問師伯怎麼一回事,他笑瞇瞇地說:「很好啊!那是『氣』在通!」不過一個吸吐,發麻的感覺就消失了。再複習一次,練氣功會有酸、麻、熱、脹、痛五種反應,發麻佔了一項,不過之前只有腳掌發麻,手掌直到今天才有比較明顯的反應。

這週跟前一週不同,每天早晨從自動醒來,又變成爬不起來,而且醒來之後,全身疲憊。後來去看了中醫,才知道那是上次那幾帖藥的關係。一邊練氣功,一邊吃中藥,就會弄不清楚身體有反應,是因為氣功還是中藥。

今日還有一件小事。我跟另一個女生抵達時,發現集合地變成「男人圈」,只有男人,甚至有兩人打赤膊,我因此猶豫一下,是否要加入他們。年輕的師兄看到我們,覺得不好意思,趕緊穿上上衣,師伯說:「沒關係!」另一個大腹大叔就真的覺得沒關係,繼續打赤膊。我雖沒講,但是覺得前者作法比較正確,我不想看到打赤膊的男人,尤其是身材很爛的,拜託不要讓人傷眼。

由 debby 發表於 11:31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1, 2006

發光的並非都是金子

?高級購物中心裡,舉辦一場自由入座的音樂會,由得到國內企業贊助的音樂比賽獎項的人輪番上台演出。女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紛紛穿上貼身或露背的小禮服。由於這項活動由知名的髮廊配合,因此她們的髮型看得出來是精心雕琢過的。看著他們的打扮,讓人差點忘記究竟是要聽音樂,還是看人?

衣著和外型的確是這些音樂表演者給人的第一印象。有個很會打扮的女生彈鋼琴時,刻意將頭和身體不斷擺動,臉部表情好像很陶醉,但她的樂聲其實平平,台下的聽眾反而沒辦法像她這麼投入,只能納悶:她怎麼這麼會裝啊?

?

最後一個壓軸,令人失望的,是個矮小、長相平凡、身材微胖的大男生。聽眾從他的外表,對他期待不多。然而,這個選了普羅高菲夫鋼琴奏鳴曲的男生,卻從第一個音符開始,就抓住大家的注意力。他不太會用身體或臉部表演,他用琴聲讓大家目不轉睛,直到最後一個音符。他彈完後,立即從座位彈起,接受台下熱烈的掌聲。

這一課,正如《財富就在生活裡—老爸教我的事(Wisdom Daddy Taught me:A Path from Poverty to Prosperity)》所提到的,發光的並不都是金子:「即使成人,我們也常常將那些漂亮、受人歡迎的人樹立成偶像,但我們給予這些偶像的特權和敬仰往往是不值得的。我們依然不肯放棄我們的願望——多希望他們是真金啊!事實上,他們根本就通不過最簡單的『含金量測試』」。

這話讓我有感觸,莫過於見識到許多善於包裝、自我行銷的人。像是才28歲就自稱有11年行銷業務經驗的人(打工發傳單也算行銷?);像是念心理學研究所,可以自稱是「心理學工作者」(所以念阿拉伯文的人,是「阿拉伯文研究者」?那不就是翻譯工作者嘛!);還有,像是才23歲就說自己玩塔羅牌、和氣道已經7、8年,已經出師了……

剛開始碰到這種人,我以為自己特別遜,怎麼花那麼多年學某些東西,還學不太會,根本不敢拿出來說嘴。後來覺得我的「自我行銷」能力太差,不會隨便抓住一點東西就大加渲染。久了之後,自然知道愛吹牛的人真的很多,他們禁不起用針稍微戳一下,就看我要不要拿針出來。

有太多的機會使人錯估別人、錯估自己,甚至錯估形勢。我們踩著過去和前人的經驗,瞭解鑽石往往藏在不起眼的石頭裡,才會明白,凡事不能只看表面,發光的並非都是金子。

由 debby 發表於 11:28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9, 2006

報業曾經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我們高估了兩年前的.COM,卻低估了10年後的.COM。

~~比爾‧蓋茲(2001)

網路快速地改變我們的世界,其中一個例證,是產業的興衰與變革。紐約時報將裁員上千人消息傳出,再把傳統報業往夕陽產業推一步。

這改變快到讓人無法相信。不過是十年間的事啊!1995年Amazon和博客來誕生,當時大家多麼不看好,如今,這兩個網路書店在美國和台灣,打擊到其他實體通路的生意。報業做為資訊傳遞的一環,曾經是人們非常仰賴的來源,現在在速度和習慣上,都已經沒辦法與網路相比美,力量自然變得薄弱許多。

美最有錢途大學科系 化工居榜首雖然沒把新聞、大傳這類過去在台灣熱門的系所列入新鮮人薪水調降的系,但也不見得會偏向樂觀的那一邊。新聞和大傳系的出路看似雖多,但入錯行,可真是人間和地獄的差別(不是天上和人間的差別),這點,在美國和台灣,應該都一樣。更早之前,讀過一則新聞,美國新鮮人的年薪,行業差距很大,甚至可以差到台幣一百萬!這讓人發覺,入錯行,真的會耽誤人生。

處於黃昏產業的人,如何面對未來,反應不一。腦筋動得快的記者,大概就像有聲書網站Audible.com的創辦人Donald Katz一樣,放棄記者工作,轉進網路業。畢竟,記者的訓練,還是可以用在許多行業,尤其是新興的網路和數位內容業。過去許多記者轉行,都是轉到公關業,但那太老套,而且未必用的上過去的訓練,更何況,記者和公關的角色,是衝突的。

因為iPod在全球銷售破五千萬台,Audible.com今年的錢景可真是大大地被看好。但也不用太羨慕Donald Katz,他不只轉行轉得早,也蹲苦窯蹲了很多年。他從1995年開始投入有聲書,一直到2004年,Audible.com才開始盈餘。九年的時間,要面對各種煎熬,更多的是自我懷疑,這實在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對於Donald Katz,你只能佩服,他不但對未來有想像力,有遠見,對文字和新聞保持一定的水準,對人們的使用有瞭解的慾望,同時不斷跟上科技,甚至像蟑螂一樣,擁有打不死的超級生存能力。這種人,是市場上必然的贏家。

上班可以致富》就說,那些學業成績優秀的人,畢業後常進入大公司,但這未必能使他們致富。有許多例子,是那些成績不怎樣的人,因緣際會,或誤打誤撞,進入新興產業,待的夠久,碰上新興產業的蓬勃期,這些人就發財了。黃培源因此說,人的一生至少可以碰到兩到三次這種機會。只是,要吃得了其間的苦。

對於在新興產業初期會受的苦頭,黃培源能說的不多,只有靠個人實際蹲點才能體會了。雖說待新興產業苦,待在黃昏產業也苦。但.com的力量已經證明了,前者是有願景的,後者只有茫然。如果傳統報業能夠利用網路的力量翻身,從黃昏進入黎明,那麼,這些工作者的前途又可以再放光明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1:22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8, 2006

從Blogcn推出自助印書服務看個人出版

即使台灣一年有四萬多種、大陸一年有十六萬種以上的新書出版,「出書」對許多人來說,仍然是個夢想。

在這個web 2.0概念不斷延燒的網路時代,天上諸神紛紛下凡,連往昔高高在上的作家、專家,甚至政客都要寫起部落格。那些原本平凡,因為經營自己的園地得到高人氣的部落客,可以一償出書心願。這些,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然而,還有許多部落客,不管人氣旺與否,仍希望自己能夠躋身作家之列。部落格變成書的概念,給這些人機會與希望。

這概念不新,也一直有人在做。像印書小舖,就提供數萬元自費印書出版的服務。

聯合線上今年入選新聞局「95年度 補助發行數位出版品」的計畫,也是將部落格(個人出版)轉換為實體書的方案。這個不新的作法,應該是整合聯合報系的資源(數位機器、印刷廠)所產生的,不花太多錢,卻為他們贏得六十萬到一百萬的政府獎金,還有新形象。

國內幾個提供免費部落格的網站,卻沒想到這一塊。而中國博客網(blogcn.com)又早了一步,今日兩次對發文50篇以上的會員,發出以下通告(原本是簡體字的):

Blogcn博文e印答謝廣大用戶活動開始啦!
親愛的用戶朋友,您好:
  為答謝大家對Blogcn一直以來的支持,凡2005年1月1日起發佈日誌數超過50篇的用戶,即可享受博文e印優惠!活動時間:06年7月18日至8月31日,根據我們的統計目前您已符合該條件,現在來使用,就可享受列印費95折的優惠!
  博文e印是Blogcn推出的國內首個個人博客日誌線上DIY列印系統。您可以線上編輯、整理網路日誌,通過自助式服務,將網上的博客日誌輕鬆變成書。
  目前博文e印已經升級到1.2版,新版本操作更方便,支持更多方便安全的支付途徑,新增10套個性化範本,博客出書不再是夢想!
登錄創e吧:http://blooker.blogcn.com 或控制面板,趕快來體驗吧!
有任何問題請mail至: help@blogcn.com
Blogcn 博文e印
2006年7月

由 debby 發表於 06:45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7, 2006

這則新聞一定要備份

有人問起豬油時報為何賣這麼好?說的人覺得沒啥好看的。我便想起下面這則新聞,尤其是加粗的關鍵句。一講出來,在場的人都笑翻了。同樣一件事,是非可以如何顛倒,這是一個範本。

我當時不幸讀到這則新聞,差點噴飯,立刻把報紙折好放回原位,心想,再看這份報紙,腦袋一定會壞掉,就算免費,也不敢看。

這則新聞會讓人反問的是:當初不負責任跑出國,躲避檢調,是台灣人應有的本分嗎?

應該建議豬油時報高層和記者閱讀《品格的力量》。

2006年6月23日星期五 自由時報

接受約談 黃芳彥今抵台

〔記者魏怡嘉、林慶川、駐美特派員曹郁芬/綜合報導〕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昨證實,他今天清晨五點左右將搭乘華航班機返抵國門,對檢調再度約談,他也首度回應表示,「該如何配合,我就怎麼配合」,這是身為台灣人應有的本分

台北地檢署檢察長顏大和昨晚則指出,檢察官已對黃發出傳票、訂出庭期,不至於會要求他提早應訊,但若黃表明願提早出庭,雙方時間也能配合,沒有理由拒絕。

檢方以證人身分傳喚黃芳彥出庭,主要欲釐清總統府高層是否介入SOGO百貨經營權之爭;另一併了解外傳他代太平洋流通董事長李恆隆轉送SOGO禮券給吳淑珍的傳言是否屬實。

黃芳彥昨搭機自美國舊金山返台,黃芳彥表示,一切等他回到台灣後再說,該說話的時候,他就會說;對外界指他滯美不歸,黃芳彥強調,「我一定會回去!」回台灣對他來說,就是回家。至於攝護腺疾病的治療狀況,黃芳彥表示,個人的事很渺小,沒什麼好在意的,對於待在美國時是否與總統或總統夫人通電話,黃則回答「沒有」。

據了解,黃芳彥向友人透露,返台後將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SOGO案,雖然他不可能一個人說清楚所有的問題,但既然決定返國面對,就不會逃避外界的質疑。

由 debby 發表於 06:03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6, 2006

暌違N年的國中同學會

過去錯過的國中同學會,今天可不能放過,因為導師退休了,即將赴美定居。早在老師退休前,一群人因為一個拉一個,在MSN開聊天室,討論這件事,不過,人多口雜,沒討論出任何東西,倒是有人約了老師吃飯,所以發出同學會召集令。 縮短氣功課的時間,前往目的地。搭乘遠東飯店的電梯,踏出六樓,跟隨一個高挑的黑衣女子前往壹咖啡Cafe。黑衣女子向櫃臺的男子詢問,我則問櫃臺的女子:「請問有□□女中的訂位嗎?」那黑衣女子立即轉身叫出我的名字!啊!原來是同學!(好險我不是最後一個到的!)

被帶位人員帶到同學預定的位置,老師一見我就很高興地說:「變成大小姐了!」老師還記得我青春期時為自然捲困擾的事。 同學的臉沒什麼改變,倒是打扮不太一樣。像結婚兩年、在安親班當老師的美艷同學,讓我們直呼:「看不出已經結婚了!」預產期在7/29的Q同學,除了孕婦裝和大肚子,其他都沒變。某位答應要去,卻臨時跟我說不去的某同學,更是沒變。我自己也是,去年還被五年級就轉學的國小同學認出來,他說我都沒變(尷尬的是,我完全不記得他了。但他記得小學一到三年級跟我同班)。

外表沒變,內在似乎也變不了多少。像拍照時,小學兼國中同學ㄖ立刻說:「快給我看!有沒有把我拍醜?」一看就說:「我的手臂好粗,換位置!」跟小學時的她一模一樣。老師看了相片,跟她說:「妳拍得最漂亮啦!」

對了,我們這些人裡面,有些人是國中和國小重疊,許多人甚至國中和高中重疊,乃至於我們講的東西,有時都混在一起。於是我意外地得知某些小學同學的下落,雖然有些人應該還住在我家附近。 國中時就去加拿大,後來去美國的波同學,仍與老師有聯絡。我記得我幫她取的綽號是「波波熊」,因為那時有部卡通就叫「波波熊」或「○○熊」之類的。

來了八人,有一半擁有已婚的身份。一個女兒已經九個月,一個即將臨盆,一個懷孕五個月。老師說,下次同學會,說不定要租大會議室,因為還有小孩。到時嬰兒車就在外面排一排。聽起來像是送子鳥停車暫借問的畫面。

八月即將赴美的老師,要在LA定居。講起那邊的超市,如數家珍,還說(之前傳聞吳╳珍想投資的)大華九九超市的東西不夠新鮮,於是都去光華(在Arcadia)。某人的這類資訊,顯得貧乏許多。畢竟女人對於生活周遭的點滴資訊,都比男性敏銳多了。 講到美國LA附近的幾個知名台灣人聚集區,包括Monterey Park、Arcadia等,不過Monterey Park現在一大票大陸人,許多台灣人則搬遷到其他區。

我突然想到Arcadia有名到,之前曾有一個「阿肯迪亞科技公司」,是個詐騙公司。老師便說,美國也有華人詐騙集團。華人騙子會在傍晚時分來敲門,說住在附近幾戶的後面,不小心把門鎖上,想借20塊(USD),然後把眼鏡抵押。之後就沒消沒息,一去不返。而那副眼鏡是尋常的老花眼鏡,僅1塊錢而已。LA 18台之前曾報導此事,鄰居也提醒她附近有多戶人家受騙。聽起來華人騙子還真是無所不在啊!

老師教的是英文,但她對美國人講到中國食物,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好比她曾帶饅頭去美國,海關問那是什麼,她說:「steam bread」,因為饅頭是蒸的。但美國人還是不懂,她最後只好說:「Chinese Bread」,於是就被放行。 這讓我想到現在在芝加哥(天啊我們居然有超過1/3的國中同學在國外!)的E同學有天email提到,她在辦公室吃芋頭包和饅頭,她的白人同學覺得那玩意很怪,一直問她那是什麼。E就說饅頭是:「Chinese Bread」,但芋頭包就很難解釋了,因為對方根本沒見過芋頭,所以講taro也沒用。最後只好說,taro是一種植物,弄成泥狀,包在Chinese Bread裡面。然後那白人若有所悟:「那dim sam有賣」,還說她最喜歡裡面有包蝦的那種。E同學覺得快捉狂了,因為包蝦的是腸粉,跟包子饅頭明明長的很不一樣!不過,老師也說,從水餃到包子,白人管有餡的通通叫dumpling。想讓白人弄清楚?叫她們學中文吧!

講到吃的,老師說他們家種有枇杷樹,結的果實很甜,但酪梨結果了,她覺得看了就飽了,不想採來吃,於是掉了一地,掃得很辛苦。然後某某老友家種要其他種果樹,也是很甜,但那些果子多到她們看到就覺得飽了,於是掉了一地也沒人撿。針對這種心理,應該建議老師和朋友交換採對方的果樹,這樣可以平衡一下,同時物資有所交流,果實有人採、果樹被修剪,果樹未來才會繼續長出甜美的果實。 我們還問了其他老師的退休狀況,數個老師都還在任教。我後來想到,那時很有趣,一堆老師都是僑民,國文老師來自緬甸,英文老師來自印尼,理化老師來自馬來西亞,美術老師來自香港,音樂老師來自韓國……簡直就是亞洲的聯合國嘛!所以,台灣文化的精彩,來自於他的包容力,畢竟,海納百川,所以成就海的寬廣與深度。然而,這是以前的事了,現在的氣氛不是如此。

老師居然還記得我是7號!大概因為這是她最喜歡點的座號了!每一個老師,只要會點座號的,一定會點7號!美術老師坦承他最喜歡點7號。就連三年只點過一次號碼的數學老師,唯一一次問人問題,也是點7號!偏偏我那時很會打瞌睡,每次都得驚醒過來回答問題。讓我不禁懷疑,這究竟是老師特別要其他科老師盯著我,還是每個老師都喜歡lucky seven?又或者是這真的是個巧合?說不定我的掰功就是這樣鍛鍊出來的。

因為講到歷史老師,有同學提醒我以前是某科小老師。原本有同學說我是歷史小老師(我的歷史成績可以排全校前1%,這樣猜測是有根據的),但同學會召集人說不是,我自己也忘了,不知道是誰幫我想到,「是公民啦!」然後我就想到有次公民課上課許久,老師都不出現,然後我去老師辦公室找人,卻見到老師坐在沙發上仰天大睡的畫面,這老師是在朝會時,訓示大家:「女孩子穿個短褲(體育褲)跑出校門,成何體統!」的訓導主任。這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不過有人叫我不要計算我們到底畢業幾年了 :b

喔對了,老師也練氣功喔!因為大家摸Q同學的肚子時,老師說她不敢摸,怕會讓Q同學早產。以前她有同學到預產期,卻還沒生,老師用氣功幫她順一下肚子,傍晚她的同事就去生小孩了。老師會練氣功,看來也是因緣際會。老師說她得心臟病之後,暴瘦到臉頰都凹下去,嚇到她自己。練了氣功,不但心臟病恢復的快,體重也胖回來了。

今天最熱烈的話題,是因為有人提到某名人同學即將結婚,禮金應該包多少的問題。ㄖ同學主張:「先看場地,再看交情!」但很多人不是這樣,已婚的同學馬上有苦水要吐,於是我們聽到數個誇張案例:包個一千六,卻帶了一家四口去喝喜酒;在晶華酒店請客,卻收到一千二的紅包;知道對方快結婚,於是包了三千六,這樣對方要回禮,非得回六千元不可……原來不是每個爸媽都會教這種事。之前我媽聽到有人才包兩千,卻攜伴,她就說:「真是不懂事!」不過,也有人針對不懂事之人,做了防堵,好比表姊的公公。表姊在晶華酒店結婚時,她的公公拿著名冊一個一個對,多一個人來搶座位都不行。這造成親舅舅(我爹)坐主桌,親舅媽(我娘)卻被安排到別桌去的荒謬情形。我跟弟弟當然沒得參加,因為一家有兩個人去就已經太多了。這世上很難有十全十美的解決之道,尤其在牽涉到金錢的事時。可以肯定的是,隨著物價的飛漲,想借婚禮賺錢,是越來越難的事,不虧本就不錯了,碰到越少不懂事的客人,虧本的機率越小。

同學會每次都會上演的劇情,莫過於拍合照。在沒有數位相機時代,總是一堆相機放在拍攝者的身旁。但現在大家都用數位相機,卻還是有好幾台相機擺出來。大概是要測試哪台相機效果比較好吧!所以沒拿出相機來的我,現在只能等大家寄照片過來,比較看看,到底哪一台效果比較好。

由 debby 發表於 10:20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5, 2006

氣功課後記071506

難得雨天沒有撲空,而且我是買完菜、買完小里脊肉(為什麼連肉都變貴了?)才去的,真是太幸運的。

今天練的是達摩易筋經,練了針對腎、膽筋、臀部、肩膀、手臂等的動作。這次不是一堆人,每個人動作不一樣的畫面,而是大家動作差不多,而且都痛到唉唉叫的畫面。

練肩膀的動作時,我覺得喉嚨底端很不舒服,想咳卻又咳不出來。師伯說我那裡的氣不通。或許是吧,現在那邊常覺得卡卡的,好像有痰還什麼,但我可沒感冒。

拉右手的筋的動作有些複雜,大家都湊過去看到底怎麼轉。我轉了半天,都沒感覺,反而被師兄說,「妳的手怎麼這麼紅,好像烤鴨!」真是無言以對。最後師姐把我拉直的手推到一旁,才感覺痛。我的右手臂該不會是壞掉了吧?

每個人都覺得拉膽筋的動作很有效,沒有一個人不哎哎叫的。瑜珈也有一個動作是拉側邊,畢竟,平時我們很少注意那個部位。

師兄做了消除全身酸痛的動作,居然邊叫邊揮舞身體,我睜大眼睛,怎麼會這樣?多做幾次,我只是一直向後退而已。

師伯問我現在睡得好嗎?我說還不錯,已經不會落枕了。他說我的氣色好很多,不像剛開始那般蒼白。但我對自己的臉色卻沒感覺。

??? 原本打算下午去游泳,但是早上的動作看來是運動到我平常疏忽的部位,於是累得要命,不時發呆,再加上下雨,喉嚨持續不舒服, 就只能在家裡專心發呆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7:06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3, 2006

如果男建築師和市長穿上高跟鞋…

早上出門前,媽媽從辦公室來電提醒,看到兩個人手中的傘被強風吹爛,要我帶牢固一點的傘出門,以免被淋成落湯雞。

我聽話帶了可能比較牢固(沒測試過,誰知道?)的大傘,另外又帶一把折傘,以防萬一。然後,我還是濕透了,從長袖襯衫濕到長褲、皮鞋。一路上看到許多毀壞的雨傘被棄置路旁,心想,為何沒有人推出在颱風天也不怕折損的雨傘呢?在這個夏天多颱風的島嶼,應該可以賣很好。

因為下公車時,碰上正強的風雨,雨從不同的方向打在我身上,一路艱難地前進,計程車不斷在我身邊按喇叭。最艱難的路在101旁邊,真是活受罪,這種超高建築在這時候就很討人厭,平常就有變異風速時,此時風速更強,我最後是被強風逆向捲進大門裡的。不但全身濕透,頭髮也被吹到猛打結。

於是很氣台北市為什麼不放個颱風假,這樣濕答答地進辦公室,讓我冷到不想工作。好在借到一台旋轉電暖器,讓我敲一下電腦,然後站起來烘乾衣服,弄了兩小時。唯一慶幸的是,好在不是穿牛仔褲。

這種天氣真的考驗城市人為結構的體貼與否。台北市政府四周設計成傾斜的低坡,以便排水。建築師完全沒考量到,行人要怎麼通過的問題。前兩天在大雨時路過,看著水流急急往水溝蓋流去,我突然想到小時候看到的某部電影裡,老師背著學生渡過大雨後的湍流的畫面。那時我腳上踩著高跟涼鞋,眼前只有兩個選擇,一、踩進髒水裡;二、趕緊逃到馬路上。我選了後者,但過程中還是不免遭到髒水污染,最驚險的是,當我好不容易踏上沒有水流的柏油馬路,一輛公車迎面而來,我只好趕緊跳進水裡求命。。。巍巍顫顫地在急流中走過時,內心吶喊:我的平衡感很差,為什麼要這樣考驗我???

另一個讓我不快的地方,是南港軟體園區。某段進入園區的路面,全部是凹凸不平的石子,走了幾步,我就趕緊跳到水溝蓋上,那邊比較平坦。事後跟在那邊工作的女性朋友說:「這個園區是那個建築師事務所負責的?好像以為軟體園區只有男人一樣。」她翻了白眼說:「就是啊!」

經歷這兩回,內心十分希望這些男建築師,最好穿高跟鞋在雨天時,在他們蓋的建築物四周走來走去,看看他們的案子,是否只為健全的男人設想到,而不知道這世界還有許多條件不同的人存在。希望馬英九也離開辦公室被颱風吹一下,這樣他會知道要不要宣布停止上班。(不過後來發現他人在日本,手下顯然因為過去宣布放颱風假,卻碰上沒什麼風雨的狀況,挨企業老闆罵,所以大概不敢作主了。)

現在看到台北的半空中是一片霧茫,根據研判,這其實是雨,颱風似乎又變大了,而且到處塞車。希望明天不要上班,我不想再來一次今早的遭遇了。 >_<

由 debby 發表於 06:44 PM | 迴響 (6) | 引用

July 12, 2006

公車司機推薦:運輸俱樂部

下班時分,被今夏第一個影響台灣的颱風碧利斯弄得忽而撐傘忽而收傘之餘,一邊期待明天或後天放個颱風假,一邊順利且快速地坐上回家的公車。

一上車司機就問:「等很久嗎?」「沒有啊!有脫班嗎?」「沒有,我習慣邊開車邊跟客人聊天。」身為這班車第一個乘客的我,第一次碰到主動搭訕的公車司機。

基本上,我不會跟公車或計程車司機聊天。不過,既然人家給我機會,嘿嘿,正中下懷,那我就來問問題了。從聊天獲取資訊,已經是我吃飯的技能了。

於是,我很快地弄清楚這條副線的實際發班頻率、大致開車時間,然後開始弄清楚之前在「這公車到底是誰設計的」存著的疑問。

原來,那兩排兩人座的公車,其實是專車,就是假日出租,供機關學校當專車或遊覽車使用,平日也要加入公車的行列。那種車因此如我最初的疑惑,原意就是遊覽車。這位司機大哥說:「那種車的座椅比較好坐啊!」「可是走道好窄,有人比較胖的話,後面的人就很難走過去!」「也是啦!」身材胖碩的司機便笑了出來。

讓遊覽車來跑公車路線,這八成是客運公司因為生意不好所想出的因應之道。金錢考量排第一,難怪他們不會想到乘客坐這種車的感受了。

關於不同種的公車,來自數個國家。一般那種前面是一人座,後門以後是兩人座的,是美國公車。大都會客運那種前排是左右相對的,原來是日本公車。低底盤的,是匈牙利公車。還有一種是韓國公車,也是前排一人座,後排兩人座的。

這位運將除了透露,我所搭乘的副線可能從原本的一天四班公車輪流跑,會再增加一兩班。以及,幾個月後,他們要增加新車,是日本的那種。

談到這,從公車上只有我一人,到了至少十幾人,我逐漸不想再繼續扯著嗓子跟運將請教問題了,因為我坐在中間的位子。但這時他突然說:「小姐,妳對公車這麼有興趣,我介紹一個網站給妳,叫做『運輸俱樂部(其實是『運輸知識庫』)』,上面介紹各種公車,外縣市的,還有外國的。看我們公司的網站沒有!」這位司機大哥原來也是網路一族啊!

雖然他誤會了,我對公車沒什麼愛好,然而我還是上了這個網站去看,的確有各種公車。但讓我感到失望的是,這些圖片都強調外觀,而我在意的是內部的設計,那才與使用者(乘客)息息相關。同時,這些資料並不齊全,沒有國籍。我想弄清楚不同國家的人如何思考大眾運輸工具的內部。

不過,好歹我已經以乘客的身份,跟他說那種「專車」其實不舒服了。希望他有sense,能夠幫忙傳達不同的聲音,那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35 PM | 迴響 (1) | 引用

July 10, 2006

網路終將改變出版業

幾個月前,一位曾在唱片和出版業工作過的朋友說,她認為這兩個產業很類似,只是唱片業進化較快。我說,那是因為網路進入出版的時間點較晚,一旦開始,變化的速度就會比大家預期的快。

舉例來說,Napster當年輸掉官司,但當時勝利的唱片業,也高興不了多久。因為Napster挖掘出人們的使用需求。現在,連唱片業都要加入線上音樂的行列,不然,客群就要流失了。

出版業也跟著要變化了。

Google搜書 激怒了出版業者」雖然顯示Google這次又要站在下風,同樣地,Google已經挖出人們的需求,就算出版業暫時勝利,不多久,很多事還是會改變。

挖掘需求是很困難的事。人們對於不存在的事物,無法想像、難以描述。所以那些新產品、新創事業上市前的市場問卷,往往與實際情形有相當大的落差。詳細、正確地描述需求,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不是多數人擁有的。所以,當一件新事物被大眾看見,同時廣泛運用時,人們就被啟蒙了:「喔,原來有這種東西,可以這樣用?」

雖然Google這項改變,暫時不及於中文,但誰知道未來呢?中文逐漸取得強勢的地位,Google也有那麼多華人員工,不會放棄這塊市場的。

台灣在網路風潮上,向來比別人慢,但終究會碰上,不會錯過。現在台灣的出版業,主要將網路做四個用途:賣書(網路書店、出版社官網)、行銷(部落格行銷、轉寄活動)、內容來源(部落格書、找作者)和尚不成熟的電子書(含線上雜誌等)。這些對於網路的應用,並不充分,也太小看網路的力量了。

今年對出版業會是嚴酷的一年,即使沒有SARS,卻有不景氣、讀書口味改變等市場問題。我認為今年會有不少出版社倒閉,這將淘選出版業進一步將資源整合、應用的能力,對於網路的應用,也將是出版業迎向未來的一項契機。

有時好事壞事是一體兩面,網路帶來的改變,出版業不必感到悲觀,而是應該投入,就像唱片業一樣。只是,速度要快,不然會像唱片公司一樣,錯過最賺的時候,晚加入就賺得少了。


PS. 桂冠唯一的自有門市傳出8月15日熄燈的消息,即日起在新生南路(台大附近)的門市有特賣,桂冠本版書打7折,外版書8折。(出版社繼續經營)

由 debby 發表於 11:50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9, 2006

氣功課後記070906

?? 昨日的兩個問題,今天進一步延伸。

??? 關於氣功使人變胖,總是光腳練氣功的師兄說,我胖兩公斤算什麼,他胖了八公斤!但他之前是太瘦,所以他多了八公斤之後,還是個瘦子。可是,我不是那種過瘦的人啊!怎能叫我不擔心繼續胖下去?

??? 他問我:「妳體重變重,看得出來嗎?」他說是體重雖然增加,但外型其實變得勻稱。呃,我不知道別人看不看得出來,但我很清楚胖到哪裡去了>_<

??? 一個年輕的師姐也說她曾變胖,但過了一段時間,就變瘦,之後體重很穩定,頂多上下兩公斤。她說她的食量甚至比一些男生還大,但是現在要胖也胖不了。

??? 不過,另一個跟我同期入門的大姐,則說一週游泳(自由式)一次,發覺自己變瘦了,而且主要是瘦腰圍。我看我還是去游泳好了。

??? 高段的師兄跟我說,現在我經歷的是過渡期。初學的人會一下這裡痛、一下那裡痛,過了過渡期就好了。他們說不用看醫生,沒什麼大礙,因為是氣在調。ㄟ,為什麼同一對夫婦,講的不一樣?我聽了師姐的話,昨天已經看中醫了。自然又被驚嚇一番。

??? 因為提到天氣熱之後,練氣功就一直流汗,身體黏黏的很難過。他們說,練氣功流的汗,是內部流出來的汗,有排毒的功效,跟皮膚排的汗不一樣。初學者的汗黏黏的,甚至有味道,是因為含有的物質多。光腳師兄說,他現在流的汗就跟水一樣,沒有味道。至於什麼叫做內裡排出來的汗,師兄要我自己體會。聽來真是高深莫測。

??? 所以,公車上那些汗臭薰昏人的,都是身體不好囉?

??? 類似的說法,以前聽國中同學說過。她說她哥吃素前,衣服很臭又有油,自從吃素之後,汗就沒那麼臭,也不會那麼油膩了。

??? 兩者聽來很相仿。只不過,這次聽到的是因為練氣功,不是吃素。但是好些練氣功的人也是吃素的,這就很難判斷哪部分對汗的「淨化」作用比較大了。

??? 至於「把多餘的氣」排掉,師姐問師伯,初學者會不會把好的氣也排掉?師伯點頭說會。但是怎麼判斷,師伯沒有說。所以,這又是另一個「自己體會」的問題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2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8, 2006

氣功課後記070806

?

以前常被師伯交代:「下次早點來!」我很想早一點,不過,週末假日還要像上班日一樣早起,實在叫我太為難了。然而,師姐今天很意外地問我:「怎麼這麼早?」因為最近生理時鐘有點改變,鬧鐘還沒叫我就醒了。

以往我要到十二點多才神智不清,最近已經提早到十一點多,甚至十點多就一直打呵欠。氣功看來有點潛移默化的功效,讓我過去調壞的生理時鐘,逐漸正常。

??? 不過,也不是每天都能早睡的。我很苦惱地跟師姐說,有時練完氣功的那個晚上,明明很累,卻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上班就陣亡了。

??? 練好幾年的師姐立刻說我的氣太多了,沒有排掉。兩個師姐便教我「下指令」排氣,說很簡單,回去的路上就可以做。她們說練了氣功,變得很好睡。其中一個說,氣夠用就好,不必太多。不過,只進不出好像是我常碰到的某種問題。

??? 同樣是閒聊時誤打誤中問到的問題。一開始是師兄對師姐的玩笑,我便問氣功能不能減肥?結果他們立刻說:「妳很瘦!不用減肥!」可是我自從練氣功以來,已經胖了兩公斤。明明有運動,卻變胖,這實在很奇怪。不像游泳和瑜珈,一下就讓我瘦下來。黑條紋師姐便說剛開始練會這樣,那是氣在調理身體,變健康之後,就會自動降下來。可是到底要多久?她說不一定。甚至覺得非瘦不可是我的觀念問題,或說執念。師兄在一旁大叫:「妳有沒有去過美國?」哎喲,我不要跟那些吃速食的胖子比啦,而且美國女人也不是都那麼胖,我就見過生好幾個小孩的年輕女人,身材依舊苗條。不過,他們顯然都不懂我的煩惱啊。

??? 今天意外地解決了兩個放在心裡好一陣子的問題,算是意外的收穫。因為男性的師父和師伯,都不會講這些的。
???

由 debby 發表於 10:30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6, 2006

撞牆期需要雞湯讀物

雖然平常不特別想看勵志書,但適時地讀一段,對於心理急救(心理建設太慢,來不及了),還是很有效的。

最近許多跟我同齡的朋友,似乎和我一樣都在經歷「撞牆期」、「臥軌期」等等。每個人的詞不太一樣,但意思差不多,就是遇上一些阻礙。

最近努力地把《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讀完,我不喜歡這本書,因為狡猾的作者一直到中後段才露出直銷商的狐狸尾巴。我對直銷非常感冒,對不誠實的直銷商更沒有好感。但不以人廢言,這本書有段話對此時的我還是有「雞湯」功效:

『舒服』就是你現在的位置。如果你想要移動到新的生命層次,就必須突破你的舒服區域,嘗試一些你覺得不太舒服的事。…窮人以及大部分的小康階級,不願意體驗不舒服的狀態——他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舒服。…舒服的狀態會讓你覺得溫暖、模糊而安全,但它不會讓你成長。你唯一能成長的時機,是在你踏出你的舒服區之後。」(p.224)

不想花錢買書的時候,也可以利用免費資源,聽一點勵志的故事。例如:《喚醒心中的巨人》。聽到一半,我忍不住跟旁人說:「這人(比起我)真是太慘了!」聽完之後,沒說出口的是:「有為者亦若是!」

聽了幾個經歷悲慘人生的故事,我得以調整心情,燃起希望,活了過來。

我不喜歡跟別人比較悲慘,但不可否認,那些走過困頓的故事,真的可以給還在掙扎的人借鏡。難怪富蘭克林會說:「如果你認為教育很昂貴,請試一試無知的代價吧!」無知的人大概不會去找資源自我教育,自然也就沒辦法在該堅持的時候,繼續挺住,迎向不同的人生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19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5, 2006

微藍的天空以及其他

Resize of DSCN0213.JPG

那片微藍的天空召喚我起身,走到窗邊。

現在是傍晚,十八時四十分。若是冬天,此刻恐怕早已天黑。

但是,現在的景色,看來真像清晨。一天中兩個截然不同的時刻,原來可能這麼接近。就像是人生經歷的各種循環。

遠處的廣告招牌,早已亮起霓虹燈。更遠處的小小燈光,也漸漸亮起。在玻璃帷幕大樓裡,聽不見聲響。這城市好安靜。看著底下的車水馬龍,我這麼想著。即使這只是距離的問題。

G有天早上,眺望晴空之後,跟我說:「辦公室不應該在太高的樓層。悲觀的人,看了底下那麼多人,會覺得有什麼好爭的?沒有鬥志,出家算了!」

我聽了微笑。

他又說,若是積極的人,會覺得天下人都被踩在腳底,自己高高在上。

或許這是許多人想要的感覺吧!但是,一旦到達她們過去企望,卻未曾到達的高度,才會發覺,那裡只剩下寂寞。寂寞處處有,只是在人群裡容易躲藏。

感覺一個人,跟感覺寂寞,並不相同。我很享受一個人的時光。此刻微藍的天空,讓我想起幾年前的夏天傍晚,常常一個人游泳,到這個時候,就會停在岸邊抬頭看天空,等黑幕拉上了,再繼續游。

至於寂寞,那向來說不得的。只能變成文字。

娜妲莉.高柏在《心靈寫作》說,因為寂寞,會使人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會因為同理心(明白別人也會寂寞),更能接受別人。寂寞容易使人靠寫作來找出口。

這像是在極限裡尋找平衡的感覺,到了一個極端之後,便想要朝另一端移動。

我們每日經歷的生活,何嘗不是在尋找各種平衡?

今日清晨才睡著的我,看到另一個「清晨」,眼皮快要癱陷,準備沈進另一段睡眠,尋找身心的平衡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7:02 PM

July 04, 2006

洋人怪腔調的中文,未來不再吃香?

洋人來台灣,只要學一句「你好嗎?」,即便是怪腔怪調,總會引來熱烈的反應。若去買東西,說不定還可以得到許多折扣。難怪許多老外都說台灣人好親切。但是,這在未來,尤其在中國大陸,大概不再吃香了。

六月底時代雜誌(Time)的封面是三個方塊字:「學漢語」,封面故事自然是:Get Ahead, Learn Mandarin。因為中國經濟的力量,想跟中國人做生意的老外,還有那些預期自己的潛在工作可能在中國大陸的洋人學生,開始把中文當作重要的語文來學習了。

我想起自己在英國的時候,不過是問個路,路名的發音沒照一般發音規則,因此沒說對,還被路人糾正一番,才告訴我怎麼走。若是洋人在台灣,說不定會有人很同情,中文這麼難,大概的音能發出來就很好了,路標不清楚、沒有英文、讓洋人找不到,那是我們的政府做不好,走走走,我帶你去!

這是國力的問題。國力造成語文有強勢與弱勢之別,也連帶使得民族自尊心有不同的呈現。世足賽帶來一種民族自尊,語文當然也可以。

等中國人的氣勢強了,那些怪槍怪調的洋中文,想必不會再受到許多禮遇。他們會碰到的事,恐怕會跟我在英國碰到的差不多。

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看了時代雜誌後,感覺有些複雜。這帶來的另一個訊息,正如中國經濟學家胡鞍鋼說的:「大經濟體是開車的,小經濟體一定要搭車。例如墨西哥和四小龍都是搭車的。客觀的說,中國大陸提供這麼好的機會,別人是大老遠來搶我們的機會。從全球化的角度,中國大陸肯定是台灣最大買主,但你還沒老是折騰他。你要是在折騰我,我不跟你做生意了,你經濟一定下來。」(天下雜誌347期P.58)

情勢已經那麼明顯了。只有台灣政府不知道。

由 debby 發表於 06:55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3, 2006

夏日飲食之難處

??? 某人有次中午打電話給我,聽到我說買了涼麵,正要吃,便急忙阻止我,講了許多可能的可怕下場,直到我決定把涼麵丟了。

??? 理由不外乎台灣的衛生條件不佳,夏日吃這種未經加熱消毒的食物,非常不保險。的確,雖然我沒站在那家麵店看他們怎麼處理,但許多商家都是用拿錢的手去抓食物。不像我在美國買Subway時,那些店員都會戴塑膠手套料理潛艇堡,中間若處理熱食,讓手套變不順手,他們甚至會換一副新的。要結帳前,便把手套脫下。

台灣不是沒有店家或小販戴塑膠手套。只是,有次我眼睜睜看著一個賣「生機手捲」的小販,用戴手套的手去拿錢,我驚得睜大眼睛,恍然大悟,原來她戴手套是不想把手弄髒,而不是確保食物衛生。。。Orz

除此之外,冷食在許多過程都可能遭到污染。像水、刀子、砧板、容器等。我不是那種「不乾不淨吃了沒病」的人,瞭解急診室有多可怕之後,我對食物的衛生很注意。

不過,夏天真是太多陷阱了。像是去買仙草時,看到老闆居然用手捧了仙草裝袋,再用同一雙手找錢給我,回家後,我無論如何都沒膽直接切來吃。用冷開水沖過一遍,再放到電鍋去蒸一次,加熱消毒。就算有小部分化成仙草汁,也無傷大雅。然後等放涼了再吃。

令人納悶的是,除了超市那些小小盒裝、可能是洋菜冒充的仙草、愛玉,難道沒有人用更衛生的方式來販售這些冷食嗎?真希望有人動動腦筋,造福大眾,也造福他的荷包(權利金)。

至於冰品,現在碰不得。前兩日不過喝了一小瓶從冰箱拿出來不到30分鐘的梅子酒,之後喉嚨就差點發不出聲,所以就不討論了。

那些手工製作的粗皮豆腐也是。那些賣的人從來不注意他們抓豆腐的手有多麼不乾淨。好在豆腐可以整塊丟進沸水裡煮。唯一要注意的,大概是不能太晚去買豆腐,免得買到「臭豆腐」。

夏天食慾不振,想吃各種冷食,蔬果也不例外。之前燙了青菜,習慣性會澆上麻油或香油之類的。但最近被說火氣大,韓國美女叫好的麻油之類,就不能用了,或許該用橄欖油。但是,跟橄欖油比較搭的,不會是熟的青菜,而是生菜。然而,市面上販售的生菜,是另一個夏日衛生陷阱。

黃寶蓮在《芝麻米粒說》寫道:「生菜沙拉好吃、好看、健康而且方便,亞熱帶氣候其實更適合生食,也有很多西方所沒有的綠葉蔬菜,但我們習慣猛油烈火炒青菜,西方人看見炒青菜就抱怨:soggy vegetable!好像是小時候受罰吃這些帶水的爛蔬菜,他們總把青菜煮得糜爛失色。(p.48)」

然而,去逛逛台灣的傳統市場,就會知道為何台灣人不常吃青菜。不光是農藥問題,還有從產地到市場,再到買回家的過程,都讓人覺得不衛生,必須大水沖淨,再炒或燙過,才能下肚。

前些時日不斷大雨,菜葉類價格飆漲。二月時,我曾買過一把青菜7元,上個月卻要35元,足足漲了5倍,而且賣相醜陋,所以我改買有機蔬菜,畢竟價格差不多了。有機蔬菜的包裝上說可以生吃,但是我畏於嘗試。

記得第一次去加州的Subway,跟某人說,不知道吃了會不會拉肚子。他說,要是這樣,Subway就會賠到必須關門,美國對這些店家的食物檢驗是非常嚴格的。然而,台灣沒有這種環境。許許多多的訊息,不管是浮上新聞,或是潛於小道,在在讓人無法安心。美國超市裡的有機生菜,我可以買回來就倒在碗裡吃;同樣的步驟若要我在台灣進行,我有心理障礙。

在這種炎熱、追求飲食涼意的季節,也就只能不斷自我提醒,還是吃熱食比較保險。

由 debby 發表於 10:3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2, 2006

氣功課後記070206

昨天醒來,發覺右肩有條筋很緊,轉頭轉到某個角度,就卡住了。要是硬轉過去,會痛得讓我齜牙咧嘴。後來練一個動作,右手下臂和上臂的關節酸痛難當,師伯說正在通,要我繼續練。於是右手多練了好一陣。

沒想到,今天醒來,右肩沒事了,換成頸部左側!難受得要命啊!LL師姐感應到我的難受,說她的左邊好痠,邊擦藥邊說是假性的酸痛,趕緊跑離我遠一點,以免被我影響。

?

於是有人跟我說,這是學氣功初期都會有的,我的肩頸問題應該是之前姿勢不當造成的毛病。「氣」會找到身體的疾病,讓它顯現出來,加以治療。就像清水溝,要把底下的污泥挖出來,才能清乾淨。

這說法我之前聽過,應是針灸時。那我的身體看來是阻塞很久的水溝,怎麼每次都被「通」出這麼多淤泥出來?如果人的身體可以換零件,應該通通換掉算了。但我現在的疑惑是,分不清楚現在的肩頸和手臂的痠痛,究竟是老問題,還是最近造成的新問題(像是睡前部落格造成肩頸肌肉僵硬之類)?又或者是兩種的混和?不過,師伯倒是說了四個字:「久視傷血」,意思是打電腦不要耗太久,對身體不好。

後來K師姐也說,初期學氣功的人,會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很累,因為練的內氣都會被用來彌補有問題的器官,所以有些人便說練氣功反而不舒服。她說只要多練,撐過去就好了。不過,她聽到我回家沒練時,給我一張很可怕的臉孔 :︴

今天繼續練前三路的基本功。師父說,十八路羅漢功是基礎,練好了,要練自發功、太極等,都沒問題,他不贊成只練自發功,而不練基礎的十八羅漢功。他說從沒有人練十八路羅漢功練出問題。但他曾碰過一個練九九神功出問題的人。那人陰陽顛倒。一般人都是陰在上、陽在下,那人是陰在下、陽在上,於是師父見了他也暈得要命。後來幫他調過來,就沒事了。人比較虛的時候,到磁場不對的大自然、醫院,也會導致陰陽顛倒。前天去醫院的師兄,就說他中標了。師父說這件事不必以神鬼論,而是環境的問題。那些空氣不流通的醫院,自然磁場不好。所以我回家之後,把所有的窗戶都打開 :b

由於接連兩次被壓了頸部,都被說火氣大,後來趕緊買了綠豆和仙草來降火氣。不過,這天氣本身就叫人火氣不得不大。練功時,我的汗都從臉頰滴下來,弄得整個人黏黏的,很難受。想來想去,夏天的運動應該屬游泳最舒服吧!(繼續尋找夢幻游泳池)

由 debby 發表於 06:0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1, 2006

December恢復視力1.2

在December螢幕出狀況之後,好心人借我NB,暫時得以工作。沒想到,前些天又出狀況,最後F10一按,內建回復出機狀態一啟動,我的所有資料都掰掰了!有些非常重要的資料之前根本沒備份,就這樣消失無蹤。

心痛之餘,最後把黑屏的December送去估價。畢竟,越多機器可以備份,對工作來說,越保險。

之前接收到的資訊不一,有的說要上萬,有的說要數千。自己的機器送去估價的結果最準確。因為連收件的櫃臺,一開始也跟我說大約要45**,含排線 28**,以及明暗控制器17**。但在我的印象裡,我每次送去維修,都被告知是排線問題。所幸,這次也是排線,稅後價2835,保固三個月。暫時鬆了一口氣。早先曾花近八千加買保固,延長到三年。這樣算一算,還挺划算,因為送修超過三次(同時也可見排線多容易出問題)。有個遺憾,是我忘了在保固期間內,把壽命變短的電池拿去換。

不過,還不能高興地太早。由於December這些年從沒重灌過,我不知道Win XP系統和這顆硬碟究竟耐不耐用。所以,仍要隨時備份,以免悲劇重演。

總之,December目前又恢復視力1.2的狀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03 PM | 迴響 (0) | 引用

誰來還喜憨兒公道?

Resize of DSCN0226.JPG中午走進市政府,愕然地發現,喜憨兒的Enjoy餐廳不若往常。燈沒亮,桌椅疊在一起,一副打烊的樣子,還有幾個工人正在搬東西。看了一旁的告示,我惋惜地發現,Enjoy餐廳不但今日打烊,明天、後天,還有往後的日子也都打烊,這個曾經有許多喜憨兒帶著憨厚笑容端東西給客人吃的地方,將不復以往。這,都是因為去年10月5日,市議員陳永德、陳義洲、陳惠敏、歐陽龍等人,召開記者會,質疑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剝削」喜憨兒,造成的後遺症。

這個喜憨兒基金會旗下生意最好的餐廳關了,那些喜憨兒將何去何從?這個基金會要如何營運,會有能力安排喜憨兒的出路嗎?我悵然地帶著許多問號轉身離開。

?

緊接著浮上我的腦海的,是某大哥的喜憨兒女兒,以及女書出版的《跟著妹妹搭巴士》中,韓良憶寫的智障二姊。

某大哥夫婦意外生下喜憨兒女兒後,十幾年的生活重心,都是女兒。每次開車出去,碰到洗車,某大哥就會說:「女兒最喜歡洗車了!我問她以後要做什麼,她說要洗車!」而韓良憶的那篇文章中,提到她的二姊,喜好分明,一旦發現上學有意思,便每天都要上學。這種認定了一項事物,從此就愛上了,應該是喜憨兒共同的特徵吧!畢竟,他們的心智單純,需要某種肯定和歸屬感。我想,喜憨兒餐廳應該有這樣的份量。否則,那些喜憨兒的父母,怎會忍心勉強自己的孩子做不喜歡的事?他們在工作場所以外,有時甚至會被外界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乃至於嫌棄。如果不是喜憨兒餐廳,喜憨兒的爸媽,恐怕也至少要有一個24小時守護他們的子女了。全家的生活秩序都得重整了。

幾個台北市議員的質詢,好似幫喜憨兒出一口氣,接連帶出一波喧鬧的報導,很快地造成大眾對喜憨兒基金會負面的影響,最終得結束餐廳。我感到可惜的是,搶在第一線的記者,沒有在第一時間點,找到那些喜憨兒的父母,尋找不同的觀點,做有力的平衡報導。

如今,傷害造成,誰能還喜憨兒公道?

由 debby 發表於 12:01 AM | 迴響 (1)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