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1, 2006

誰來還喜憨兒公道?

Resize of DSCN0226.JPG中午走進市政府,愕然地發現,喜憨兒的Enjoy餐廳不若往常。燈沒亮,桌椅疊在一起,一副打烊的樣子,還有幾個工人正在搬東西。看了一旁的告示,我惋惜地發現,Enjoy餐廳不但今日打烊,明天、後天,還有往後的日子也都打烊,這個曾經有許多喜憨兒帶著憨厚笑容端東西給客人吃的地方,將不復以往。這,都是因為去年10月5日,市議員陳永德、陳義洲、陳惠敏、歐陽龍等人,召開記者會,質疑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剝削」喜憨兒,造成的後遺症。

這個喜憨兒基金會旗下生意最好的餐廳關了,那些喜憨兒將何去何從?這個基金會要如何營運,會有能力安排喜憨兒的出路嗎?我悵然地帶著許多問號轉身離開。

?

緊接著浮上我的腦海的,是某大哥的喜憨兒女兒,以及女書出版的《跟著妹妹搭巴士》中,韓良憶寫的智障二姊。

某大哥夫婦意外生下喜憨兒女兒後,十幾年的生活重心,都是女兒。每次開車出去,碰到洗車,某大哥就會說:「女兒最喜歡洗車了!我問她以後要做什麼,她說要洗車!」而韓良憶的那篇文章中,提到她的二姊,喜好分明,一旦發現上學有意思,便每天都要上學。這種認定了一項事物,從此就愛上了,應該是喜憨兒共同的特徵吧!畢竟,他們的心智單純,需要某種肯定和歸屬感。我想,喜憨兒餐廳應該有這樣的份量。否則,那些喜憨兒的父母,怎會忍心勉強自己的孩子做不喜歡的事?他們在工作場所以外,有時甚至會被外界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乃至於嫌棄。如果不是喜憨兒餐廳,喜憨兒的爸媽,恐怕也至少要有一個24小時守護他們的子女了。全家的生活秩序都得重整了。

幾個台北市議員的質詢,好似幫喜憨兒出一口氣,接連帶出一波喧鬧的報導,很快地造成大眾對喜憨兒基金會負面的影響,最終得結束餐廳。我感到可惜的是,搶在第一線的記者,沒有在第一時間點,找到那些喜憨兒的父母,尋找不同的觀點,做有力的平衡報導。

如今,傷害造成,誰能還喜憨兒公道?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1, 2006 12:01 AM | 引用
迴響

您好:
我是來自"WBSA企劃人俱樂部"的小編

看到您在部落格裡
撰寫許多特別的觀點 新知
與經驗分享的文章
獲益良多

希望您有空能到"WBSA企劃人俱樂部"
給我們指教 謝謝^^

bplanwbsa 發表於 July 1, 2006 07:39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