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6, 2006

暌違N年的國中同學會

過去錯過的國中同學會,今天可不能放過,因為導師退休了,即將赴美定居。早在老師退休前,一群人因為一個拉一個,在MSN開聊天室,討論這件事,不過,人多口雜,沒討論出任何東西,倒是有人約了老師吃飯,所以發出同學會召集令。 縮短氣功課的時間,前往目的地。搭乘遠東飯店的電梯,踏出六樓,跟隨一個高挑的黑衣女子前往壹咖啡Cafe。黑衣女子向櫃臺的男子詢問,我則問櫃臺的女子:「請問有□□女中的訂位嗎?」那黑衣女子立即轉身叫出我的名字!啊!原來是同學!(好險我不是最後一個到的!)

被帶位人員帶到同學預定的位置,老師一見我就很高興地說:「變成大小姐了!」老師還記得我青春期時為自然捲困擾的事。 同學的臉沒什麼改變,倒是打扮不太一樣。像結婚兩年、在安親班當老師的美艷同學,讓我們直呼:「看不出已經結婚了!」預產期在7/29的Q同學,除了孕婦裝和大肚子,其他都沒變。某位答應要去,卻臨時跟我說不去的某同學,更是沒變。我自己也是,去年還被五年級就轉學的國小同學認出來,他說我都沒變(尷尬的是,我完全不記得他了。但他記得小學一到三年級跟我同班)。

外表沒變,內在似乎也變不了多少。像拍照時,小學兼國中同學ㄖ立刻說:「快給我看!有沒有把我拍醜?」一看就說:「我的手臂好粗,換位置!」跟小學時的她一模一樣。老師看了相片,跟她說:「妳拍得最漂亮啦!」

對了,我們這些人裡面,有些人是國中和國小重疊,許多人甚至國中和高中重疊,乃至於我們講的東西,有時都混在一起。於是我意外地得知某些小學同學的下落,雖然有些人應該還住在我家附近。 國中時就去加拿大,後來去美國的波同學,仍與老師有聯絡。我記得我幫她取的綽號是「波波熊」,因為那時有部卡通就叫「波波熊」或「○○熊」之類的。

來了八人,有一半擁有已婚的身份。一個女兒已經九個月,一個即將臨盆,一個懷孕五個月。老師說,下次同學會,說不定要租大會議室,因為還有小孩。到時嬰兒車就在外面排一排。聽起來像是送子鳥停車暫借問的畫面。

八月即將赴美的老師,要在LA定居。講起那邊的超市,如數家珍,還說(之前傳聞吳╳珍想投資的)大華九九超市的東西不夠新鮮,於是都去光華(在Arcadia)。某人的這類資訊,顯得貧乏許多。畢竟女人對於生活周遭的點滴資訊,都比男性敏銳多了。 講到美國LA附近的幾個知名台灣人聚集區,包括Monterey Park、Arcadia等,不過Monterey Park現在一大票大陸人,許多台灣人則搬遷到其他區。

我突然想到Arcadia有名到,之前曾有一個「阿肯迪亞科技公司」,是個詐騙公司。老師便說,美國也有華人詐騙集團。華人騙子會在傍晚時分來敲門,說住在附近幾戶的後面,不小心把門鎖上,想借20塊(USD),然後把眼鏡抵押。之後就沒消沒息,一去不返。而那副眼鏡是尋常的老花眼鏡,僅1塊錢而已。LA 18台之前曾報導此事,鄰居也提醒她附近有多戶人家受騙。聽起來華人騙子還真是無所不在啊!

老師教的是英文,但她對美國人講到中國食物,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好比她曾帶饅頭去美國,海關問那是什麼,她說:「steam bread」,因為饅頭是蒸的。但美國人還是不懂,她最後只好說:「Chinese Bread」,於是就被放行。 這讓我想到現在在芝加哥(天啊我們居然有超過1/3的國中同學在國外!)的E同學有天email提到,她在辦公室吃芋頭包和饅頭,她的白人同學覺得那玩意很怪,一直問她那是什麼。E就說饅頭是:「Chinese Bread」,但芋頭包就很難解釋了,因為對方根本沒見過芋頭,所以講taro也沒用。最後只好說,taro是一種植物,弄成泥狀,包在Chinese Bread裡面。然後那白人若有所悟:「那dim sam有賣」,還說她最喜歡裡面有包蝦的那種。E同學覺得快捉狂了,因為包蝦的是腸粉,跟包子饅頭明明長的很不一樣!不過,老師也說,從水餃到包子,白人管有餡的通通叫dumpling。想讓白人弄清楚?叫她們學中文吧!

講到吃的,老師說他們家種有枇杷樹,結的果實很甜,但酪梨結果了,她覺得看了就飽了,不想採來吃,於是掉了一地,掃得很辛苦。然後某某老友家種要其他種果樹,也是很甜,但那些果子多到她們看到就覺得飽了,於是掉了一地也沒人撿。針對這種心理,應該建議老師和朋友交換採對方的果樹,這樣可以平衡一下,同時物資有所交流,果實有人採、果樹被修剪,果樹未來才會繼續長出甜美的果實。 我們還問了其他老師的退休狀況,數個老師都還在任教。我後來想到,那時很有趣,一堆老師都是僑民,國文老師來自緬甸,英文老師來自印尼,理化老師來自馬來西亞,美術老師來自香港,音樂老師來自韓國……簡直就是亞洲的聯合國嘛!所以,台灣文化的精彩,來自於他的包容力,畢竟,海納百川,所以成就海的寬廣與深度。然而,這是以前的事了,現在的氣氛不是如此。

老師居然還記得我是7號!大概因為這是她最喜歡點的座號了!每一個老師,只要會點座號的,一定會點7號!美術老師坦承他最喜歡點7號。就連三年只點過一次號碼的數學老師,唯一一次問人問題,也是點7號!偏偏我那時很會打瞌睡,每次都得驚醒過來回答問題。讓我不禁懷疑,這究竟是老師特別要其他科老師盯著我,還是每個老師都喜歡lucky seven?又或者是這真的是個巧合?說不定我的掰功就是這樣鍛鍊出來的。

因為講到歷史老師,有同學提醒我以前是某科小老師。原本有同學說我是歷史小老師(我的歷史成績可以排全校前1%,這樣猜測是有根據的),但同學會召集人說不是,我自己也忘了,不知道是誰幫我想到,「是公民啦!」然後我就想到有次公民課上課許久,老師都不出現,然後我去老師辦公室找人,卻見到老師坐在沙發上仰天大睡的畫面,這老師是在朝會時,訓示大家:「女孩子穿個短褲(體育褲)跑出校門,成何體統!」的訓導主任。這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不過有人叫我不要計算我們到底畢業幾年了 :b

喔對了,老師也練氣功喔!因為大家摸Q同學的肚子時,老師說她不敢摸,怕會讓Q同學早產。以前她有同學到預產期,卻還沒生,老師用氣功幫她順一下肚子,傍晚她的同事就去生小孩了。老師會練氣功,看來也是因緣際會。老師說她得心臟病之後,暴瘦到臉頰都凹下去,嚇到她自己。練了氣功,不但心臟病恢復的快,體重也胖回來了。

今天最熱烈的話題,是因為有人提到某名人同學即將結婚,禮金應該包多少的問題。ㄖ同學主張:「先看場地,再看交情!」但很多人不是這樣,已婚的同學馬上有苦水要吐,於是我們聽到數個誇張案例:包個一千六,卻帶了一家四口去喝喜酒;在晶華酒店請客,卻收到一千二的紅包;知道對方快結婚,於是包了三千六,這樣對方要回禮,非得回六千元不可……原來不是每個爸媽都會教這種事。之前我媽聽到有人才包兩千,卻攜伴,她就說:「真是不懂事!」不過,也有人針對不懂事之人,做了防堵,好比表姊的公公。表姊在晶華酒店結婚時,她的公公拿著名冊一個一個對,多一個人來搶座位都不行。這造成親舅舅(我爹)坐主桌,親舅媽(我娘)卻被安排到別桌去的荒謬情形。我跟弟弟當然沒得參加,因為一家有兩個人去就已經太多了。這世上很難有十全十美的解決之道,尤其在牽涉到金錢的事時。可以肯定的是,隨著物價的飛漲,想借婚禮賺錢,是越來越難的事,不虧本就不錯了,碰到越少不懂事的客人,虧本的機率越小。

同學會每次都會上演的劇情,莫過於拍合照。在沒有數位相機時代,總是一堆相機放在拍攝者的身旁。但現在大家都用數位相機,卻還是有好幾台相機擺出來。大概是要測試哪台相機效果比較好吧!所以沒拿出相機來的我,現在只能等大家寄照片過來,比較看看,到底哪一台效果比較好。

由 debby 發表於 July 16, 2006 10:20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