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14

可有收paypal的台灣網站?

一位同在加州的朋友問我,可否曾在台灣網站買東西送人?因為她想買件禮物送給即將結婚的親戚,但是找半天都沒有一個台灣網站接受美國信用卡,也不能用paypal,而我們常買台灣東西的PC Home全物網站雖接受paypal付款,卻不能寄送台灣。我找了半天都沒看到符合這種需求的網站,最後她只能借她在台灣的媽媽的信用卡付款。

好奇地一查,發現美國有個新的送禮網站Loop Commerce在去年底獲得Paypaly、Amazon、Audible、Toys “R” Us等大頭的資金。它們的訴求是要取代行之多年的禮物卡,一切從網路進行,不需要知道收禮者的尺寸、喜歡的顏色和地址;即使最後一分鐘才想起要送禮,收禮者也可以即時收到禮物;還有收禮者不會知道禮物的實際金額。看起來是個讓送禮者和收禮者都方便且開心的新型態網站。在智慧型手機用戶過半的美國,我猜這網站未來的生意應該不錯。

台灣在電子商務上似乎進展緩慢。中國大陸也有個這類型的網站,叫游子禮,允許國外的人用paypal訂禮物送給住在中國大陸的親友。基本上,台灣的網站好像都沒想到有國外的生意,即使大家都知道網路無國界。之前某人要回台灣時,我在一個易遊網站幫他訂了住宿,可是到付款那步的時候就卡住,因為我們只有美國信用卡,他們不收。最後我們好像是用skype打電話到該網站客服部,請他們把信用卡付款單email給我們,然後我們填好簽字後,再傳真回去〔好在我們有台多用途的Canon印表機,可以傳真,不然也沒轍〕。如此一來一往至少折騰了一小時,實在很累人。既然是電子商務,不是要讓客人省時省力嗎?可是我近年用過的台灣網站不是,就連PC Home全球購物都很奇怪,居然不給人完整明細。台灣的電子商務可以歸到落後級的。我建議台灣做電子商務的老闆們多多在美國的大型購物網站下單,就知道真正的好網站應該能做到甚麼程度。

希望有哪位厲害的網路專家在思考創業方向時,能夠想到這方面,這樣不僅可以擴大台灣的網路收益,也是給我們這些在海外的僑民方便。


由 debby 發表於 10:53 PM | 迴響 (0)

January 23, 2014

記憶裡的五香味

幾個月前,在Sprouts超市找香料的時候,赫然發現架上有罐玻璃瓶裝的中國五香粉,就站在一堆西洋香料裡。我愣了一下,一時沒想到可以用來做甚麼,不過最後依舊把它扔進我的購物車裡。

最初知道Sprouts這間超市,是因為我看的自然醫生要我多吃肉,尤其是紅肉,於是跟我說可以去Sprouts買,跟Whole Foods一樣有很多有機的食物,不過價錢稍微便宜些。跟Whole Foods比起來,Sprouts對我的好處不見得是價格,而是地點,它比Whole Foods近多了。至於價錢,未必便宜,Sprouts很多東西甚至比我們家附近那間東西也不便宜的Albertson's貴。好在我做家庭主婦也很多年了,買久了也就記得固定會採買的食物價格,瞄一眼大概就知道哪些東西要上哪比較便宜。Sprouts的肉類不比Whole Foods多,新鮮度有時也稍差,但他們的肉類選擇總是比我們家附近的Albertson's和Trader Joe's多,在Trader Joe's還沒賣草食牛肉和里肌肉的時候,我常在Sprouts買這幾種肉。因為他們賣的亞洲香料、調味料,以及印有中文的檀香等肥皂,我忍不住懷疑Sprous的管理階層有華人,而且sprouts就是嫩芽,還有哪一個民族對芽菜有感情的?或許這是我能在這間超市買得到五香粉的緣故。否則,別的洋超市怎會有這麼多華人要用的食材?

那時還是夏天,看到五香粉的成分是花椒、肉桂、八角、丁香、小茴香籽等性熱的香料,暫時不敢用。因為小J經常流鼻血,我怕這些東西讓他上火,鼻血一發不可收拾。我有年夏天無意中在營養食品架上看到一罐人蔘膠囊,上頭說是增強體力。買回來吃的下場,就是折騰到半夜都睡不著,趕緊找針灸師幫我針灸一下,體內的那股火才散下去。

不過五香粉的氣味讓我想到芋頭糕,最好上頭再灑點香菜。這念頭像是黑夜裡的小燭火,除了這一點微弱的光,再也看不到其他。我想不起來何時吃這種芋頭糕的,跟甚麼人一起吃,背景畫面有哪些事物,所有的脈絡都被抹去,找不到其他的蛛絲馬跡。在台灣的那幾十年的食物記憶是我在美國尋求comfort food的憑據。雖然當孕婦的時間不到兩年,其餘時間像懷孕時一樣突然想到某種食物就饞得不得了的時刻還是很多。前些時日我不知怎麼,突然在將睡的深夜想起貢丸湯,上頭灑了唐芹粒和白胡椒粉的貢丸湯。別說深夜了,就算是白天,叫我上哪去找貢丸?我們久久才遠征大華一次,平時不會跑那麼遠。而且我是個理智勝於感情的人,知道貢丸通常是不怎麼新鮮的肉做的,還加了各種添加物,自然不會多吃。可是為何我在夜裡就這麼想起一碗貢丸湯呢?這想念太折磨人了。

倒是幾個月前想到的芋頭糕,最近有一線生機。這兩個禮拜,我們逢週日就光顧農夫市場東方菜攤位,居然出現了芋頭!上週是芋艿,這週是個頭不大的芋頭,其實跟上週的芋艿差不多大,不過我認得它們是不一樣的品種。那個攤位平日吸引很多老外,有時晚去就買不到綠葉蔬菜了。不過老外似乎搞不清楚芋頭是做甚麼的,青菜都賣光的時候,芋頭還剩滿多的。上週買的芋艿被我拿來煮雞腿。兩個小傢伙在晚餐時間聽到芋頭的時候,都很興奮。我把食物端上桌之後,他們一陣錯愕:「芋頭呢?」不禁想起「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這句話,因為他們以為芋頭就跟芋頭包裡的芋頭一樣,至於真正的芋頭,還是這些天才看到的。然而市售的芋頭包裡的芋頭究竟有多少比例是真正的芋頭做的,就很難說了。嗜甜的兩個男生一時之間很難接受鹹味的芋頭,小J很慎重地跟我說:「我沒有很喜歡,也沒有不喜歡。」沒關係,只要願意吃就行了。小時候的喜好未必是長大後的喜好,重要的是重複嘗試,進而接受,這是小兒科醫生要父母在小孩開始吃固體食物之後持續做的事。我想我在夜深人靜的夜裡恍然想起的那些食物,未必是我以往愛吃的,可是就突然想吃了。

今晚做芋頭燒排骨,特意把幾個月前買的五香粉拿出來,跟白胡椒粉一起,都灑了很多,果然蓋住一些腥臊的豬肉味。現在是冬天,用這種性熱的調味料應該比較無妨。這樣煮出來的芋頭,好像有記憶中的一點味道,解了我之前的一點饞,雖然削芋頭削到手癢難過,吃到想吃的就值得了。但是家裡的其他三位男性似乎對紅燒牛肉還是比較偏愛。沒辦法,出場先後還是大有關係,五香芋頭燒排骨初次登場,自是小角,來日方長,只要持續粉墨登場,早晚會佔有一席之地。

我想,那瓶擱置已久的中國五香粉如果有五官、會說話的話,經過今晚,它總算可以在食物櫃裡的其他香料面前抬頭楊眉表示,它也是有用處的,小兵總有立大功的一天。

由 debby 發表於 09:10 PM | 迴響 (0)

January 16, 2014

幻想一則

雖然全球定位系統這東西一聽就覺得侵犯隱私,但是碰到小孩把才穿三天的新外套搞丟的時候,真恨不得他們所有的東西都裝上全球定位系統。

如果以後真的有這東西,應該要夠便宜才行,這樣家長才會大量購買。


由 debby 發表於 10:39 PM | 迴響 (2)

January 13, 2014

學習後遺症

美國小學沒有課本。平時很難知道小孩究竟在學校學甚麼,只有從他們的作業可以窺知一二,不過僅是語文和數學部分而已。好在小J偶爾會回家講一些,像幼稚園的下學期,他們開始認識昆蟲和動物,還觀察了小雞從雞蛋破殼後的狀態;而上學期將盡時他們學的是關於美國總統的歷史。這個寒假,他老問我們第幾任總統是誰,我索性從wikipedia上幫他印一份美國總統列表。他整天拿著看,連我們出去玩,他也帶著,那幾張紙都快被他看爛了,然後不到兩週他就背完了。這讓我很慚愧,雖然我念政治,卻沒法說出超過二十個美國總統,看來要趕緊找時間背了,免得老被他考倒。

上週一他說要學天氣和美國原住民,要我去圖書館幫他借書。我說,喔,就是印第安人啊。他爹說我用的詞不夠政治正確,於是我趕緊改過來。上週四幫他借了一堆書之後,覺得他們從小用這種開放式的學習方式還不錯,只要夠主動,就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且可以凸顯自己的差異和成就,因為每個人學的不盡相同,講出來關於同個主題的東西就會不一樣。只是初期家長也要花不少時間就是了。

相較於我都幫他借兒童版的歷史、科學書,婆婆讓小J直接讀百科全書上的條目。公婆家有一套幾十年前在台灣時向進口書商買的大美百科,年代是舊了點,不過雷根之前的總統都有條目,還能應付他的需求。不過百科全書究竟是給成人看的,對六歲的小J來說,很多東西超過他的常識和理解範圍,最重要的是,他還不太能判斷想像和現實的差距。

他剛看完林肯條目的那天,害怕到不敢睡覺,因為知道林肯被暗殺後,他怕自己也被暗殺。我們花了點時間跟他解釋,通常只有大人物會被暗殺。像總統之類的大人物,因為掌有權勢,可以左右國家政策,影響一些人的財富和權力,所以才有人要找他們麻煩。至於像我們這樣平凡的人,跟任何人沒有強大的利益衝突,通常不會有人要找我們麻煩。講完之後,突然覺得我們需要一本兒童基礎政治學,可以幫忙解決這年紀小孩的疑惑和焦慮。

他這段時間仍三不五時在奶奶家看關於總統的條目,他讀了好幾則之後,發現美國初期多位總統都滿早死的,而且是病死。最倒楣的莫過於第九任的William Henry Harrison,他在天寒地凍的時候在戶外發表長長的就職演說,之後得急性肺炎死了,幾乎沒當到總統。再來是十二任的Zachary Taylor,因為吃錯東西而病死,任期只有一年多。十八、十九世紀的醫藥衛生條件不若現在,很多人的經濟條件也不好,衣物和柴火如果不能應付嚴冬,一般人恐怕也很容易受寒傷風而死了。但是小J的理解沒那麼廣泛,他讀了這些之後很恐懼,深怕自己跟那些總統一樣突然死掉。他前幾天突然問我:「如果我死了怎麼辦?」我根本沒準備要讓他接觸生死學的議題,聽到這問題,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只能艱難地回答:「我也不知道,也許你會到天堂去。」他不知道想到哪,居然問:「那會有警察嗎?」我說:「警察如果死了,他就不是警察了。天堂應該沒有特別的職業。」他又問:「那會有壞人嗎?」我說:「應該沒有吧,壞人不能去天堂,他們會去別的地方。」他聽到這,似乎稍微安心點。

不過沒多久,他問某人:「要是你們死掉怎麼辦?」某人便跟他說:「我們都死的話,你還有你太太會陪你。」超級容易擔心大王小J哭著說:「我怕我找不到太太。」某人跟他說:「不用擔心,我會幫你找個太太。你有考慮過『京生』嗎?」小J也許還在傷心,沒有回答。

後來據婆婆說,小J仍然擔心自己找不到太太,於是想去問「京生」同學要不要當他的太太。婆婆覺得不妥,問小J甚麼時候要去問同學。小J說:「我以後會問她。」婆婆便鬆了一口氣。

這些事讓我很頭大,想不到學個關於總統的知識,六歲小孩居然會衍生出這麼多恐懼和問題,也許我們還是要慎選題材才是,不是甚麼東西都可以往小孩腦子裡倒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9:58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