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 2006

氣功課後記092406

今日回頭練第一和第二路。

因為師姐的吸吐口令很慢,我的動作也比在家練的時候慢許多,因此左膝蓋又開始發抖、不舒服了。師姐問我是不是受傷過,我說不記得。她說也可能是「左血右氣」,我要是貧血,身體的左邊會比較不舒服。她說現在的人很少因為營養不良而貧血,我應該是睡眠不足,不過某人都說我的問題來自太晚睡。

師姐說十八路羅漢功,前六路是練手,中間六路是練腿,最後的六路是手腳合起來練。但是前六路其實也有腳的動作,因此身體哪裡不舒服,都無妨,儘管勤練十八路羅漢功便是。

後來,我問大師兄,吸氣時舌頭頂的上顎,究竟是什麼位置?他說是牙齦和牙齒的接縫處,下顎也是。我說剛開始練,要交替用舌頭頂上顎和下顎,呼吸會亂,現在偶爾呼吸還是因此會凌亂。他點頭說初學時都會,所以他一開始都是呼吸快一點,把動作記熟,練到動作變成反射那樣,再來放慢速度調呼吸。

至於我的膝蓋,他說我有空的時候,可以慢慢轉膝蓋,可能轉到後來會發熱、脹痛,不要理會,繼續轉。他說他以前打籃球造成的膝蓋內傷,就是這樣轉好的。中間經歷過痛到晚上根本睡不著,但是通過那個階段,就好了。我每次都覺得他的方法講起來都很簡單,但他實際執行的恆心、毅力都超乎常人,如果他用兩個月搞定,我看我可能要把時間乘十倍,以免過度期待。

大師兄推薦我去看《基礎中醫理論》,那本書很淺顯,也很薄,其中介紹一些關於筋脈,看了之後,練起氣功會比較有心得。回家之後,查了一下,叫《基礎中醫理論》的,有好幾本,到底是哪個出版社的版本比較好?還得問問。

對了,師兄還說練氣功最好的時辰是五到七點(早上和下午都是)。


PS.同時補上〈氣功課後記091706〉

由 debby 發表於 04:36 PM | 迴響 (0) | 引用

September 17, 2006

氣功課後記091706

??? 今天練的是第二路和動作超級複雜的第三路。

??? 逐漸熟悉第一、第二路,練起第三路,就會發覺身體某些部位的僵硬、不靈活,又被挖掘出來。雖說之前多次練過第三路,但這次師姐帶著我們一口氣練完八式,不再是緩慢的分解動作。

??? 長得有點像小丸子(中年版)的同修覺得肩膀僵硬、難過,我則是覺得左膝蓋不太中用,還有右手前臂和右手手掌的舊傷再度被挑起。

?? 後來師姐要我練習(站著)放鬆,我覺得膝蓋開始抖動,然後我整個人開始往後退,感覺好像自發功(但我已停練自發功多時了)!她搖頭,要我別想自發功,因為我現在還不適合練自發功,她要我想「氣動身不動」,讓氣在體內運轉即可,但是不要讓身體晃動。

??? 師姐說,就算在公車上也可以練習放鬆,我們這些人,可能打從在娘胎就沒放鬆過,因為不想來到這世上,所以緊張了幾十年,現在要開始練習放鬆,下輩子就會好一點。她說自己練氣功十幾年,直到最近幾年才比較明白什麼叫放鬆。道行比較高深的師兄,有時會靠近她,說感應一下她的放鬆程度,然後跟她說:「妳才放鬆一點點!」她說,雖是他們的一小步,已是她的一大步!

??? 我跟她說,每次舊傷被帶出來,我都會想到當初是怎麼受傷的。像右手的傷,最初是因為寫論文導致肌腱炎,一個在課堂上問過我們未來要不要當台勞的老師,介紹我到她看過的診所。那個診所陰暗狹小,整間屋子瀰漫許多草藥和各種不知名的怪味,氣味難聞,我好似沒找到合法的執醫證書。更可惡的是,那個老醫師(?)根本不看我一眼,我用國語問他問題,他完全不回答,只用閩南語交代護士我聽不懂的事。後來護士用機器幫我做復健,這一弄,才隔天,我的手就完全無法出力,連筆都拿不起來,感覺廢了一樣。這些年,舊傷不斷復發,十分難受。所以每次做手的動作,師兄和師父一看,立刻說我的手受傷。

??? 師姐要我別想這些,她說,她的同事到四、五十歲,身體很差才練氣功,我比他們早了許多,要感激自己比許多人好運,這樣身體復原得會比較快。因為舊傷拖得越久,要復原的時間越長。花多少時間把身體弄壞,就得花多少時間練氣功把它救回來,如果每天練,或許可以縮短一半的時間,很划算。她要我練習正面思考,把意念放在比較積極的地方。

??? 後來又有長輩跟我進一步解釋,意念對我們這派氣功來說,很重要。身體會聽從大腦的指揮,意念越簡單清楚,身體就越能跟隨。若腦子裡的雜念太多,身體無法適從,頭腦和身體的感覺就會分家。聽起來挺有道理,因為我們這些初學者,都覺得頭腦跟身體的感覺割裂許久,下個「放鬆」指令,身體未必會接收到。氣功的確不只是肢體的修行,也是身心靈的修行。

由 debby 發表於 03:03 PM | 迴響 (0) | 引用

September 10, 2006

氣功課後記091006

??? 這兩天的天氣真的很怪,風雨之大,感覺像颱風來襲時,但明明沒有颱風。今天我們在山邊的短廊練功,風把雨吹進短廊的2/3處,於是一邊練功,一邊被雨侵襲,有些難受。跟著師父練了16年的胖師兄說,這情形有些異常,以前雨從不會吹這麼進來。我們練到第三路,只好提早收工,改去師父家泡茶,順便上氣功的觀念篇。

??? 在去師父家的路上,師父說,這兩天的雨是靜坐倒扁的群眾意念造成的,若他們散開,雨就會停了。群眾的意念本有力量,在基督宗教裡,也有群眾祈禱改變天相的事蹟。所以執政者不要小看這些民怨。

?? 我突然想起幾年前,偶然在電視上看到一位姓朱的江湖術士。他說,陳水騙之所以能在2000年當選,是因為全台媽祖信徒的念力造成。我對他這番話非常感冒,認為他根本就是胡說八道,妖言惑眾。因為,信徒或許沒有遠見,但身邊有千里眼和順風雨的媽祖,在傳說裡,是能治病消災、護國庇民的神祗。媽祖應該知道,陳水騙在得到金錢和權勢之後,會露出貪婪及猙獰的真面目,而且沒有治國能力,只會讓台灣人民陷入苦海。顧念蒼生的媽祖,應該不會讓這小人當選才是。更何況,陳水騙居然可以在2004年天怒人怨時又當選一次!這是媽祖庇佑嗎?我無法相信。不過,後來我認為這是天意,老天要讓我們看清楚這些拿台灣為標榜的小人,心中只有個人私利,以後不該再選這種人。而且,若2004年又來一次政黨輪替,這些無恥政客的貪污事蹟爆發時,他們一定會說是國民黨抹黑的。現在這些事蹟都在他們任內爆發,台灣人要看清楚自己當初選擇了什麼樣的人,造成什麼後果。

??? 無論如何,那個江湖術士之言,的確也印證群眾的意念是有力量的。眾志成城的事蹟不也在歷史中可見?氣功也認為個人的意念,是可能改變某些事的。所以師父今天很明白地說,他只教有緣人。他能感應別人的意念,心術不正者,他不收。

??? 練氣功之後,的確感應到這世間有一正道。究竟正道為何,要與邪道對應,比較清楚。像我最近實在不想看政治新聞,不論是看到陳水騙奚落施明德,或是游錫方方土說道德是封建產物,都讓我難受極了。心想,國家是否將亡,我不知,但我確定台灣有許多妖孽,而且還身居高位。至於相信他們的人,恐怕氣也不太順(正)。

??? 回到我們的氣功Q&A。師父聽到我說練氣功之後發胖,感到訝異。不過,他們全部覺得無傷大雅,反正我很瘦。我每次碰到這話就很無奈,我沒瘦到可以隨便發胖的地步呀。胖師兄說,有時是因為氣功強化骨骼的密度,所以體重會變重。他們說,練氣功多年後,體重都很固定,上下增減有限。

??? 關於周日練完,晚上都睡不著,常覺得身體不舒服。師父說,那是因為氣還在運作,拉拉筋即可,不需要把氣排掉。至於青春痘和身上的紅點,大師兄說那些都是排毒,無妨。胖師兄給我看他手臂上的紅點,練16年的人都會排毒的話,那我的身上會長東西,更是免不了的。

??? 講到下苦功,師父說大師兄每日照三餐練,每天練好幾小時,功力都快追過他。他還說,以前三年才練五路,他要求每個人都要有感覺,才教下一路。聽起來根本就是連坐法,他說是啊,給大家壓力,所以不肯苦練的,就會自己離開。

??? 對於我每次練十八羅漢功,身體的感覺都不一樣。師父說那是自然的,他到現在也還是有不同的體會。所以跟他十幾年的學生,有時會覺得奇怪,怎麼最早教的是這樣,後來又變那樣,現在又改了一些。大師姐跟著解釋,就跟高僧講佛經一樣,每次講的都不一樣,因為他們每次都有不同的領會,直接傳授給學生。

??? 師父說,他不會把所有的東西都教所有人。這道理我明白,師父並不是故意要留一手,而是每個人的資質、程度、品格都不同。氣功練到某種程度,的確會傷人,對於那些想要利用氣功順遂私念的人,當然是傳不得。就像五祖並不想傳給神秀,而是把衣缽傳給六祖慧能。神秀知道之後,一氣之下,派人追殺六祖。佛門子弟尚且有慾念,何況未入佛門的俗人?

??? 我並不企求練到像師兄那樣高深,只希望把身體鍛鍊好,就滿足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4:57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7, 2006

氣功課後記082706

?今天師父和師伯都不見蹤影,所以是師兄和師姐各帶一批人分頭練。

師姐習慣一個動作反覆練習,今日把上週教的第三路第一、二式,反反覆覆練了好多遍。其實幾個月前師伯就帶過了,而且那次是一口氣把八式一次教完,讓我們連跟著做都來不及,別說是記動作、調呼吸了。

不過這次也還沒練到呼吸。我忍不住問師姐:「好像都沒說哪裡要吸,哪裡要呼?」她說那是因為第三路的呼吸較長,有時一個吸氣,就要連續做好幾個動作,因此一般都是讓新生把第一、二路練熟,而且把呼吸練長了,再來做第三路。為了怕我們呼吸一開始配合不了,弄得動作和呼吸都大亂,她讓我們先把動作熟練了,再來記哪裡要吸或吐氣。

雖然今天還是覺得身體裝著很多疲倦,但是練到第一路地二式時,稍微覺得氣感回來了。

後來跟師姐說了昨天的事。她伸手一捏我肩膀上的筋,我又痛得跳起來,不讓她碰。她便要我在練功前,先做鬆身的運動,慢慢地轉肩膀,感覺氣的流動。

不過,我跟著她慢慢轉半天,什麼也沒感覺到。。。她說我的手掌發紅,氣有出來。她交代,練功是很奢侈的事,要能放鬆、專心時,才練,否則就不要練。練功時,不要想著身體的不舒服,不要有擔憂、掛礙的念頭,這樣微量毒素會進入全身,反而要用喜樂的心代替。

我常覺得,光看動作,就知道那些師兄、師姐的本質不同,有些人的動作很優雅,有些人的動作怎樣看都覺得不修邊幅。對應到「不通」這件事的詮釋上,也是如此。

所以,找到適合自己的指導者很重要,我需要的是能給我正確指引,且讓我安心、不胡思亂想的指導者。

?

由 debby 發表於 09:39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6, 2006

氣功課後記082606

?本週連續六天經歷嚴重的背痛,痛到只能慢慢起床、慢慢走路,一跑,背後的肌肉一牽動,疼痛立刻會止住我的腳步。因此能體會媽媽因為脊椎問題導致的背痛,弄到整個人了無生趣的感覺。

這種狀況下,像個機器人似的,能做的動作有限。今早因此請師伯幫我稍微弄一下肩背,才能跟著他們練功。以前我都是一痛就想跑掉,師伯會拉住我,若是師兄就會喊:「別跑!」這次我痛到居然不時跳起來,師伯覺得很好笑,似乎沒有人會這樣。難道這是我每天點mero,三不五十讓她們跳起來,沒想到自己也被傳染這種動作的下場?

?

雖然稍微推過,但還是很多地方不通。手舉起來的時候,肩膀酸疼不已。腿持續不通,氣一上來,我就到處走動,然後發覺左膝蓋酸痛。

最糟的是,沒練多久,我居然累到忍不住蹲在地上。然後火速回家,倒在床上平躺,累到連吃中餐的力氣都沒有。三個小時後,才起床把中餐當下午茶吃。背痛仍持續。

雖說之前也曾累到要午睡,但從來沒像今天這樣離譜。於是覺得恐怖,不知道氣功是不是把我過去掩蓋起來的過勞,通通引了出來?之前欠下的睡眠債,難道現在都冒出來跟我討債?我所害怕的是,實在不知道自己欠了多少,能不能還完哪。

由 debby 發表於 11:55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0, 2006

氣功課後記082006

?今天成了錯誤教材。練第一路定式時,全身抖動過劇、呼吸急促。師父看到,趕緊過來幫我調整動作,一併幫我調氣。他讓我把手和脖子往下調,要我用自然呼吸,後來就沒事了。他說脖子抬太高,氣卡在肩頸上不去(氣應該要衝出頭頂,把體內不好的氣排出),於是全身劇烈抽動,這樣會內傷。

?我跟他說,自從兩週前他幫我調過動作,讓我把腰再往前推之後,我就經常這樣。他說我沒內傷,有的話會告訴我。後來又發現我練第一路第二式時,左右手居然差了一個拳頭的高度。他要我把左手往上拉,右手稍低一點,因為緊的部位會比較高,鬆的會比較低,所以要我感覺看看,用身體感覺動作。不過,他也說,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一樣,所以最適合的動作會不一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折騰,再加上昨晚被咖啡因摧殘到一夜無眠,今天全身酸痛無力,好難受。

臨走前,我問大師兄,為何有時有氣感,最近又沒有?他說我可能最近身體比較虛,內氣不夠,動作不正確也可能。他還提到身體排毒的「好轉現象」,像他以前會長疹子,我問他猛長痘痘也算嗎?他說是,都是排毒,所以不用擦藥。哎,這真的很傷腦筋,身體疼痛別人看不出來,面子問題茲事體大。這段隧道期到底要多久呢

由 debby 發表於 11:51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13, 2006

氣功課後記081306

??? 喜歡增加進度的師伯,今天帶大家練第四路,就是手的動作要往上飄的,他一直問我們:「有沒有感覺要飛起來?」沒有人應答,大概都跟我一樣,頂多只是沒站穩而搖晃,道行還沒高深到要飛起來。

??? 回頭練第一路定式時,我又劇烈搖晃了。自從上次師父讓我往前挺腰的幅度加大之後,我至今仍沒克服這個動作,顯然前面的經絡還是太緊。

??? 這週特別疲倦,而且膝蓋自己輪流發疼,我猜想是氣在調我的身體。照大師兄的說法,多練幾次,讓氣加速通暢身體,就不會那麼痛了。只是,體力差到寧願加長睡眠時間,也沒法多練幾次。

??? 師伯後來果然吆喝大家練達摩易筋經。不過還好沒有拉天地氣,而是帶動內氣調全身。我這幾個月練的內氣似乎有進展,氣很快就開始運作,身體動得很厲害。

??? 要離開時,兩個只練自發功的師姐說我進步很多,氣色和體態都比剛來的時候進步很多。她們說我剛開始的時候,臉色黯沈、蒼白,其中一個說蒼白有很多種,我那時屬於臉色「死白」那種。她覺得這樣講好像不太聽,後來又趕緊解釋。不過也沒錯啦,那時大病初癒,而且被工作壓迫到命都去掉半條,身體機能很差。不過,體態有進步嗎?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確定練氣功之後增加的體重至今未降下來。???

??? 這兩個師姐其一曾幫我灌氣,說我:「全身都不通,這樣怎麼練也沒用!」我把這說法轉告帶我們練十八羅漢功的大師姐,她不以為然,說:「那像我這種資質差的人,練十幾年做什麼?」她還說,看過很多資質好的人,練沒多久,身體就通了,所以就不練了。這些人來來去去,反而是像她那樣有定力的人還在練。

??? 大師姐說的沒錯。我對氣功所知甚微,唯一有的,不過是誠意與正心罷了。這段時間以來,靠著專心與聽話,不氣餒,每週固定練功。(不過,我的專注,相較大師兄,還是差多了,不能算數。)現在稍微可以感覺到「氣」了,好比練第一路第二式、定式,還有自發功時,都能感覺到氣在體內。今日聽到師姐這番話,覺得自己應該算挺爭氣的。

??? 開始練氣功後,我寫信當初介紹我到另一處學氣功的ㄉ大姐。她回信說:「很高興妳開始理健康財。」「健康財」?這話倒不假。我過去像敗家子,不斷揮霍我的健康資本,直到一敗塗地,才發現做什麼事,都要有健康。人要理財,都會投注時間和精力,健康財自然也需要時時關照。今年大概沒法有什麼成就,但起碼,我可以用氣功幫自己還健康債。希望未來六個月,能讓腿部的氣通暢。到年底時,回頭檢視這一年,希望我因此可以肯定自己做了一些有用的事。

???

由 debby 發表於 11:24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06, 2006

氣功課後記080606

?這兩週仍然只練第一、二路。雖然是練了三、四個月的招式,但是身體的感覺不時變化。該說與時俱進嗎?就連是練了十幾年的師兄,也說他在家就只練這兩路,可見基礎功的功效和重要。

最明顯的一個指標,大概是師父在我練第一路定式時,看我已經練到身體可以挺住了,於是要我把腰再往前挺一點。這麼一來,我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才十幾秒,身體就劇烈晃動,讓我快速出汗,後來甚至抽慉一下,嚇到我自己。

事後我問師父這是怎麼一回事。他說這些動作都是拉筋,挺腰的動作是拉身體前面的筋,有胃經、肺經,若我那個部位不好,筋拉不開,氣就會調。他比喻,就像橡皮筋一樣,若太緊,就很難用,必須先拉鬆。如果筋鬆開了,氣通暢了,就不會抽慉、晃動,甚至感覺疲累。

不舒服的不只是腰部,頸部也很難過,還有左邊的咽喉。師姐說那我的支氣管應該不好,問我是不是貧血,因為「左血右氣」,左邊會不舒服,是「血」的問題,兩邊都痛就是氣血兩者都有問題。大師兄後來掐我脖子的筋,我痛得齜牙咧嘴,他說我的筋很緊,難怪會痛。我輪流捏他和師姐的,耶,真的!他們的筋都好軟,尤其是大師兄的,難怪他的氣功動作看來都很柔軟,那是全身的筋都鬆開的關係啊!

一個比我晚來練功的女生,說她的腰很痛,師父說,腰不好,當然痛啊!她說二月才因椎間盤突出開刀。聽到「椎間盤突出」,我很感興趣,以「椎間盤突出患者的家屬」身份跟她交流一下。

根據尤格.布雷希《無效的醫療—— 拆穿用藥與手術的迷思(Heillose Medizin)》的說法,椎間盤突出手術是無效的。

我媽兩年前在台大醫院開椎間盤突出的手術,醫師是曾勝弘。這兩年來,她的疼痛未曾稍減一分,反而比手術前多了膝蓋的疼痛,讓她成天唉聲嘆氣、情緒多變。相較起來,她在台大醫院最後的一個同房室友,恢復情形就快很多。我們曾猜測是不是因為我媽沒靠關係、沒送紅包,所以受到的診治比較輕忽?她的室友是有關係的。我娘回診時,提及她的疼痛難當,醫師不耐地說:「早就說過不一定可以解決的!」所以我娘放棄繼續去看曾勝弘。《無效的醫療》出來,讓我頗感嘆,這書為何不早點出版,要是有這類資訊,說不定我媽就不必白挨那刀,少花一大筆錢了。(關於我娘開刀後的記錄,可以參考〈陪病日記0609〉、〈陪病日記0612〉、〈陪病日記0613〉)

我的氣功同修聽了便說,她的醫生告訴她,手術後半年到一年是關鍵期。椎間盤突出手術後,神經和肌肉因為之前的不正常狀況,還在原本的位置,所以最好趕緊趁這段時間,把神經和肌肉拉開,讓它們回到正常的位置。所以她練習慢慢彎腰,像第一路的第二式就是彎腰的動作,但之後一定要做定式,把腰往前挺,頭往後彎,使腰能夠前後運動。她覺得氣功很好,動作很溫和。她開刀前也跟我媽一樣練瑜珈,但是也沒用,才走上開刀之途。

總之,不健康的身體要恢復,要靠運動才行。

大師兄聽我說練功之後,這裡痛、那裡痛,便說剛開始練十八羅漢功很辛苦,有「百日」的門檻。他說,他當初打籃球的運動傷害,就是靠氣功治好的。但是一開始練氣功的時候,痛得要命。再加上這功法很無聊,最好有人一起練。讓我聽了眼睛一亮的是,他說最近去量身高,發現多了兩公分,不是長高,應是骨頭拉開了。我聽了很羨慕,幻想要是十幾歲來練,豈不是可以長到我夢寐以求的身高?但後來想想,大師兄十幾年來,每天照三餐練氣功,早期甚至一日練到八小時,這實在不是我能比擬的,也就別幻想長高了。

至於自發功,大師兄說十幾年來很少練自發功,只練十八羅漢功。他說,直到師父跟他說可以拿劍練功,他才用劍練自發功,因為師父在劍裡用氣灌了功譜。他說,在沙地上練完之後,離開以後,發現腳之前畫了八卦,真的很神奇。根據師父之前告訴我的,大師兄練自發功練得很漂亮,甚至在練醉拳時,碰到要撲倒的動作,他能夠挺住不撲到地上。師父說,要判斷一個人練自發功走火入魔,可以從他練功時,是否喪失清醒的自我意志,而大師兄練功時,跟他講什麼,他都可以正常地對答。

大師兄還舉了一個例子。他說自發功會拉天氣,但天氣會隨氣候、地點而改變,初學者無法判斷拉到的是怎樣的氣。他有次在冷氣房碰到玻璃板,清楚感覺一股寒氣從手臂逼入體內,但是身體裡有一股氣把寒氣推出去。他說,初學者內氣不足,碰到不好的氣,也沒法加以篩選。

我明白大師兄跟師父都是提醒我,不要因為十八羅漢功太無聊,就跑去練自發功。專心地練十八羅漢功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7:26 PM | 迴響 (2) | 引用

July 24, 2006

氣功課後記072306

? 十八羅漢功的進度意外地超前。師伯一口氣教了第四和第五路,可我們對第三路其實還沒那麼熟悉。

??? 這兩路讓我的腿發抖、發麻,第五路的定式則讓我的右手掌發麻。師姐說,感覺一下哪裡酸、哪裡痛,就是身體有問題的部位。氣功真像是一種戰術,一步一步地感覺身體,收復失土。

??? 練到後來,我們的汗都滴到脖子上,一身都黏黏的,師伯說:「很好啊!促進新陳代謝!」然後又說我的氣色好很多。

??? 顯然是因為新的招式練到有問題的部位,因此下午累到不行,就像師姐曾說的:初學者剛練會覺得很累,要睡午覺才行。

??? 對了,師父說,農曆(正)七月最好不要練自發功,十八羅漢功無妨。潤七月不在此限。看來,我可以放幾天假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2:18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2, 2006

氣功課後記072206

今日初嚐手掌「通電」的感覺。那是練左右崑崙之後,先是右手掌漸漸發麻,然後換左手掌,持續好一陣。跑去問師伯怎麼一回事,他笑瞇瞇地說:「很好啊!那是『氣』在通!」不過一個吸吐,發麻的感覺就消失了。再複習一次,練氣功會有酸、麻、熱、脹、痛五種反應,發麻佔了一項,不過之前只有腳掌發麻,手掌直到今天才有比較明顯的反應。

這週跟前一週不同,每天早晨從自動醒來,又變成爬不起來,而且醒來之後,全身疲憊。後來去看了中醫,才知道那是上次那幾帖藥的關係。一邊練氣功,一邊吃中藥,就會弄不清楚身體有反應,是因為氣功還是中藥。

今日還有一件小事。我跟另一個女生抵達時,發現集合地變成「男人圈」,只有男人,甚至有兩人打赤膊,我因此猶豫一下,是否要加入他們。年輕的師兄看到我們,覺得不好意思,趕緊穿上上衣,師伯說:「沒關係!」另一個大腹大叔就真的覺得沒關係,繼續打赤膊。我雖沒講,但是覺得前者作法比較正確,我不想看到打赤膊的男人,尤其是身材很爛的,拜託不要讓人傷眼。

由 debby 發表於 11:31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5, 2006

氣功課後記071506

難得雨天沒有撲空,而且我是買完菜、買完小里脊肉(為什麼連肉都變貴了?)才去的,真是太幸運的。

今天練的是達摩易筋經,練了針對腎、膽筋、臀部、肩膀、手臂等的動作。這次不是一堆人,每個人動作不一樣的畫面,而是大家動作差不多,而且都痛到唉唉叫的畫面。

練肩膀的動作時,我覺得喉嚨底端很不舒服,想咳卻又咳不出來。師伯說我那裡的氣不通。或許是吧,現在那邊常覺得卡卡的,好像有痰還什麼,但我可沒感冒。

拉右手的筋的動作有些複雜,大家都湊過去看到底怎麼轉。我轉了半天,都沒感覺,反而被師兄說,「妳的手怎麼這麼紅,好像烤鴨!」真是無言以對。最後師姐把我拉直的手推到一旁,才感覺痛。我的右手臂該不會是壞掉了吧?

每個人都覺得拉膽筋的動作很有效,沒有一個人不哎哎叫的。瑜珈也有一個動作是拉側邊,畢竟,平時我們很少注意那個部位。

師兄做了消除全身酸痛的動作,居然邊叫邊揮舞身體,我睜大眼睛,怎麼會這樣?多做幾次,我只是一直向後退而已。

師伯問我現在睡得好嗎?我說還不錯,已經不會落枕了。他說我的氣色好很多,不像剛開始那般蒼白。但我對自己的臉色卻沒感覺。

??? 原本打算下午去游泳,但是早上的動作看來是運動到我平常疏忽的部位,於是累得要命,不時發呆,再加上下雨,喉嚨持續不舒服, 就只能在家裡專心發呆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7:06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9, 2006

氣功課後記070906

?? 昨日的兩個問題,今天進一步延伸。

??? 關於氣功使人變胖,總是光腳練氣功的師兄說,我胖兩公斤算什麼,他胖了八公斤!但他之前是太瘦,所以他多了八公斤之後,還是個瘦子。可是,我不是那種過瘦的人啊!怎能叫我不擔心繼續胖下去?

??? 他問我:「妳體重變重,看得出來嗎?」他說是體重雖然增加,但外型其實變得勻稱。呃,我不知道別人看不看得出來,但我很清楚胖到哪裡去了>_<

??? 一個年輕的師姐也說她曾變胖,但過了一段時間,就變瘦,之後體重很穩定,頂多上下兩公斤。她說她的食量甚至比一些男生還大,但是現在要胖也胖不了。

??? 不過,另一個跟我同期入門的大姐,則說一週游泳(自由式)一次,發覺自己變瘦了,而且主要是瘦腰圍。我看我還是去游泳好了。

??? 高段的師兄跟我說,現在我經歷的是過渡期。初學的人會一下這裡痛、一下那裡痛,過了過渡期就好了。他們說不用看醫生,沒什麼大礙,因為是氣在調。ㄟ,為什麼同一對夫婦,講的不一樣?我聽了師姐的話,昨天已經看中醫了。自然又被驚嚇一番。

??? 因為提到天氣熱之後,練氣功就一直流汗,身體黏黏的很難過。他們說,練氣功流的汗,是內部流出來的汗,有排毒的功效,跟皮膚排的汗不一樣。初學者的汗黏黏的,甚至有味道,是因為含有的物質多。光腳師兄說,他現在流的汗就跟水一樣,沒有味道。至於什麼叫做內裡排出來的汗,師兄要我自己體會。聽來真是高深莫測。

??? 所以,公車上那些汗臭薰昏人的,都是身體不好囉?

??? 類似的說法,以前聽國中同學說過。她說她哥吃素前,衣服很臭又有油,自從吃素之後,汗就沒那麼臭,也不會那麼油膩了。

??? 兩者聽來很相仿。只不過,這次聽到的是因為練氣功,不是吃素。但是好些練氣功的人也是吃素的,這就很難判斷哪部分對汗的「淨化」作用比較大了。

??? 至於「把多餘的氣」排掉,師姐問師伯,初學者會不會把好的氣也排掉?師伯點頭說會。但是怎麼判斷,師伯沒有說。所以,這又是另一個「自己體會」的問題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2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8, 2006

氣功課後記070806

?

以前常被師伯交代:「下次早點來!」我很想早一點,不過,週末假日還要像上班日一樣早起,實在叫我太為難了。然而,師姐今天很意外地問我:「怎麼這麼早?」因為最近生理時鐘有點改變,鬧鐘還沒叫我就醒了。

以往我要到十二點多才神智不清,最近已經提早到十一點多,甚至十點多就一直打呵欠。氣功看來有點潛移默化的功效,讓我過去調壞的生理時鐘,逐漸正常。

??? 不過,也不是每天都能早睡的。我很苦惱地跟師姐說,有時練完氣功的那個晚上,明明很累,卻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上班就陣亡了。

??? 練好幾年的師姐立刻說我的氣太多了,沒有排掉。兩個師姐便教我「下指令」排氣,說很簡單,回去的路上就可以做。她們說練了氣功,變得很好睡。其中一個說,氣夠用就好,不必太多。不過,只進不出好像是我常碰到的某種問題。

??? 同樣是閒聊時誤打誤中問到的問題。一開始是師兄對師姐的玩笑,我便問氣功能不能減肥?結果他們立刻說:「妳很瘦!不用減肥!」可是我自從練氣功以來,已經胖了兩公斤。明明有運動,卻變胖,這實在很奇怪。不像游泳和瑜珈,一下就讓我瘦下來。黑條紋師姐便說剛開始練會這樣,那是氣在調理身體,變健康之後,就會自動降下來。可是到底要多久?她說不一定。甚至覺得非瘦不可是我的觀念問題,或說執念。師兄在一旁大叫:「妳有沒有去過美國?」哎喲,我不要跟那些吃速食的胖子比啦,而且美國女人也不是都那麼胖,我就見過生好幾個小孩的年輕女人,身材依舊苗條。不過,他們顯然都不懂我的煩惱啊。

??? 今天意外地解決了兩個放在心裡好一陣子的問題,算是意外的收穫。因為男性的師父和師伯,都不會講這些的。
???

由 debby 發表於 10:30 P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02, 2006

氣功課後記070206

昨天醒來,發覺右肩有條筋很緊,轉頭轉到某個角度,就卡住了。要是硬轉過去,會痛得讓我齜牙咧嘴。後來練一個動作,右手下臂和上臂的關節酸痛難當,師伯說正在通,要我繼續練。於是右手多練了好一陣。

沒想到,今天醒來,右肩沒事了,換成頸部左側!難受得要命啊!LL師姐感應到我的難受,說她的左邊好痠,邊擦藥邊說是假性的酸痛,趕緊跑離我遠一點,以免被我影響。

?

於是有人跟我說,這是學氣功初期都會有的,我的肩頸問題應該是之前姿勢不當造成的毛病。「氣」會找到身體的疾病,讓它顯現出來,加以治療。就像清水溝,要把底下的污泥挖出來,才能清乾淨。

這說法我之前聽過,應是針灸時。那我的身體看來是阻塞很久的水溝,怎麼每次都被「通」出這麼多淤泥出來?如果人的身體可以換零件,應該通通換掉算了。但我現在的疑惑是,分不清楚現在的肩頸和手臂的痠痛,究竟是老問題,還是最近造成的新問題(像是睡前部落格造成肩頸肌肉僵硬之類)?又或者是兩種的混和?不過,師伯倒是說了四個字:「久視傷血」,意思是打電腦不要耗太久,對身體不好。

後來K師姐也說,初期學氣功的人,會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很累,因為練的內氣都會被用來彌補有問題的器官,所以有些人便說練氣功反而不舒服。她說只要多練,撐過去就好了。不過,她聽到我回家沒練時,給我一張很可怕的臉孔 :︴

今天繼續練前三路的基本功。師父說,十八路羅漢功是基礎,練好了,要練自發功、太極等,都沒問題,他不贊成只練自發功,而不練基礎的十八羅漢功。他說從沒有人練十八路羅漢功練出問題。但他曾碰過一個練九九神功出問題的人。那人陰陽顛倒。一般人都是陰在上、陽在下,那人是陰在下、陽在上,於是師父見了他也暈得要命。後來幫他調過來,就沒事了。人比較虛的時候,到磁場不對的大自然、醫院,也會導致陰陽顛倒。前天去醫院的師兄,就說他中標了。師父說這件事不必以神鬼論,而是環境的問題。那些空氣不流通的醫院,自然磁場不好。所以我回家之後,把所有的窗戶都打開 :b

由於接連兩次被壓了頸部,都被說火氣大,後來趕緊買了綠豆和仙草來降火氣。不過,這天氣本身就叫人火氣不得不大。練功時,我的汗都從臉頰滴下來,弄得整個人黏黏的,很難受。想來想去,夏天的運動應該屬游泳最舒服吧!(繼續尋找夢幻游泳池)

由 debby 發表於 06:0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25, 2006

氣功課後記062506

天氣熱了之後,願意來練氣功的人越來越少了。

不過,上N次那個阿伯又出現,於是師姐帶著我們從第一路開始練,我則複習並不熟的第二路。練五年的師兄後來跑過來指導我們,我問第二路是練腿嗎?因為要站一字馬步,腿很痠,大腿會發抖,有時會站不穩。

他說那是因為我的腿沒放鬆,應該是小腿發抖才對。然後跟阿伯說,他之所以肩膀會用力,是基於平常的習慣。但練氣功最重要的事,就是放鬆。一般人緊張時,往往是肩膀、腰部和大腿用力,所以氣常會卡在腰部下不去。我覺得這好像是講我嘛。

他以自己為例,十八路羅漢功,前六路是基本功,但他在家只練第一和第二路。第二路「霸王舉鼎」動作不難,但氣很強的人,在冬天也會舉出一身汗,汗水甚至會從前臂滴下來。不過,師父最早的那一批學生,每一路都是練七、八個月,甚至一年,才進展到下一路。我們現在的速度快多了,平日的練習就很重要。聽了汗顏,我是那種怠惰的學生。。。

師姐跟阿伯講解一些基本的東西時,師父跟我們講自發功。他不贊成初學者自己看中大教授那本自發功的書來練,因為那本書對於何謂自發功,不夠詳細;以及自己一個人練,很容易走火入魔,沒人看著不行。究竟怎麼判斷有沒走火入魔,他說沒那麼容易,我講了施寄青《通靈者說》當中的看法,他聽了搖搖頭,說很多練很久的人,都未必看的出。至於何謂「魔」,未必是指「外在的東西」,有時是源自於本身。他解釋,像貪念,就會造成。所以氣功的修練,也是人格的修練。我油然想起文天祥的「養天地之正氣,法古今完人」。不知文天祥有沒練過氣功?

我問他,有師兄說農曆七月不要練自發功,是否真如此?(尤其今年有兩個農曆七月)。他搖頭,說我們練的是佛教氣功,所以練自發功時,邪魔歪道都不敢靠近。沒那回事。

難怪有人期待,要是全民都練氣功,大家的身體都好,意念都正,這社會的亂象就可以改善了。

師父說,等我們練久一點,氣都通了,可以練劍。他把劍譜用氣灌在上面,所以可以用氣來帶。他甚至在上面下了指令,走火入魔的人來拿劍練功,會覺得劍很重,練起來很吃力。氣功練到一個程度,會有不同的感應,像是有人可以知道附近的人身上的病痛。他說,這一點都不神奇,而是感官能量打開了。

這就像我之前說感覺不到氣,師姐說我的身體不好,比較遲鈍,所以不靈敏,練久一點,氣通了,就會變靈敏。

總之,初學者什麼都急不得,繼續耐心地苦練就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6:26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24, 2006

氣功課後記062406

?? 這天氣越來越不適合練氣功了。光走到集合點,我就已經汗流一身,熱得要命,更別說氣上來之後的狀況。

??? 這兩週長時間工作的結果,是右手和脖子非常不舒服。雖然上週被嚇到之後,偶爾會轉轉脖子,但是大概因為肌肉緊張,不時落枕,肩後有條筋不順。

?? 練達摩易筋經的時候,因此非常難受。痠麻的感覺不時傳來,師伯說繼續練就好了,但我實在撐不下去,頹然放下平舉的兩臂。練胸腔和腹腔時,前後搖擺很厲害,看來我的身體狀況很差啊。

??? 比較驚人的,是師姐幫我透視,她說問題不是腰部(據說長時間以及過強的冷氣造成冷氣病的徵兆之一,就是腰部酸痛),而是我的心臟。另一個師姐則說我體內有一片不好的氣到處亂跑,兩人便合力把那個氣逼到腳底穿出。

??? 某人說我怎麼每週都被嚇呀?我說,大概真的有問題吧,最近工作過度,成天緊張,姿勢不當,就算原本沒病,也被逼到一身病來。

??? 或許該去游泳,做做全身運動,而且在水裡,感覺會比較舒服吧!只是,得找到一個水夠乾淨、距離不遠、價格不貴的游泳池才行。

由 debby 發表於 04:57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18, 2006

氣功課後記061806

?經歷幾次尋隱者不遇,今天終於上到氣功課。

仍舊練第三路。好不容易練第一路比較順了,身體比較不痛,學了新的招式,又發現身體不同部位的問題。明明是手的動作,卻是腿在發抖。

?師兄幫我推拿,跟我說,我的頸部有很多結,都不通,很容易中風。Oh,My God!頸椎中風很可怕,我可不想碰上啊!

其實這陣子也知道頸部有問題,每天總低著頭打電腦,長時間工作,當然不通。轉脖子的時候就知道。難怪那些電子廠的工程師過勞死,有年紀輕輕就中風的案例,大抵是因為在電腦前工作太久,沒起來活動吧。

師伯說練左右坤輪會有幫助。師兄叫我用氣來練,但我資質駑鈍,沒法做到。

後來發現,其實我漸漸可以自己拉氣,不必別人灌氣,就會開始練自發功了。

比較意外的是,練很久的師兄,居然也有調腿部的時候。看來身體的鍛鍊,就跟心智一樣,是不能懈怠的。

想起之前看過的一本瑜珈書,提到用腦過度的人,適合練瑜珈,感應身體,而不是腦子。我想,氣功也有這樣的功效。平日用腦過度,只有在這時,才發現身體被我殘害到多麼虛弱和衰老。

過幾天就是夏至,今天就熱到汗流浹背,真不知道要怎麼度過七、八月。


由 debby 發表於 03:16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04, 2006

氣功課後記060406

?今天師伯從十八羅漢功第一式開始,一路教到第八式,完全記不住,尤其是動作複雜的第三式。我對記動作的左右邊特別不在行,陸續被師父、師母、不認識的師兄和師伯糾正。

?

星期天的課,特別多小孩。尤其是師父的一對兒女,把我們當柱子,小女生騎著滑板車在我們之間溜來溜去,小男生在距離我右前方不到一步的距離拼命挖鼻孔,我瞥見時,很想笑,但不敢笑出來,不知道會不會造成內傷?後來這對小朋友在我右手邊大聲數數兒,回頭一看,原來是練習蹲馬步,這大概是師父家訓練小孩的方式(對,我又分心了)。

我擦藥時,周日才出現的一個師兄問我怎麼了,我說右手臂受傷,他把我的手往後反折,弄得我不斷慘叫。後來還發現我的左右手不一樣長,於是拉了一下左手。前幾次師伯拉過,顯然又縮回去了。他站在前面看一下,發現我的兩邊肩膀不一樣高,判定是五十肩。啊啊啊啊啊,我距離五十歲還很久啊!我不要五十肩!!!他說那就跟著師伯多練吧!嗚。

這次被灌氣之後,不斷往前、再倒退走來走去,偶爾會有一點醉態,但不是師兄打的醉拳。師姐問我怎麼一回事,跟我之前的反應不同,我也不明白。

接連兩次沒見到我的師姐,說我氣色比較好、比較亮。呃,後者恐怕是我今天用的PTR Sunblock SPF 30會泛油光的關係。。。

由 debby 發表於 04:41 PM | 迴響 (0) | 引用

June 03, 2006

氣功課後記060306

??? 幾週前,一個師兄曾提到,以前師伯會帶刀啊、棍啊等兵器讓徒弟練功,他跟師伯說,這山後面有「一群」,這些兵器會傷到「他們」,所以師伯就不帶了。我聽了很驚訝地問,所以你看得到?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聽起來,這群師兄師姐有特殊能力的還真不少。

??? 今天我終於看到傳聞中的劍了。

??? 師伯帶我們先練了幾招之後,要師兄師姐過去選劍。他們拿著劍,不是開始打嗝、打噴嚏,就是身體開始晃動,師伯說上面的氣很強。我因此只敢近觀不敢觸碰,畢竟內氣遠遠不如他們。

??? 師伯說,這三把劍從數千到上萬,價值昂貴,分別是:尚方寶劍、太極劍和七星劍。聽起來好像武俠小說的道具出場,但是這些東西就在眼前啊,師伯還數著七星劍上的七顆星給我看。尤其後來他們又開始說,尚方寶劍可以鎮煞云云,就真的覺得好像進入武俠小說裡了。

??? 師兄和師姐的大兒子沒像我這麼識相,非常好奇,也想玩劍,被他爸媽陸續制止,但他還是鬼鬼祟祟地趁他爹娘不注意,拿了劍鞘,還沒把劍抽出,就挨罵了。

??? 沒能玩劍,師姐要我玩彩帶,她說用氣來帶,人與彩帶合一,這樣練比較快。可是我從沒玩過,根本不知道訣竅。只好拿了兩支綠彩帶來玩,甩一甩,彩帶立刻結成條狀,沒法甩得好看。大伙陸續各挑一色,師姐的小兒子也來湊熱鬧,拿了紫彩帶,但是他的身高不夠,師伯說綠色最短,所以我只得跟他換。看了長度增加許多的紫彩帶,我問:「該不會把我自己纏住吧?」她們笑說不會啦!的確沒纏住,只是又變成條狀,甩不起來,偶爾還打到自己的頭。一個練很久的師姐,也沒玩過彩帶,甩一甩,居然各在兩支彩帶上打了一個結,大家都覺得訝異。她後來甚至在其中一支打了三個結,連她自己都忍不住問:「這真的是我打的?」沒想到,我一度也在其中一支打了一個結。這麼看來,跳彩帶舞是門大學問啊,看起來簡單,要做卻很難。

??? 彩帶甩久就覺得手臂痠,她們說我應該用手腕才對,不然晚點手臂會痛到抬不起來。我因為腕隧道症候群,手腕的確比較僵硬,於是練習用手腕左右甩動彩帶,練了好一陣,才稍微順一點。

??? 師伯說不同顏色的彩帶,對應不同部位。像紫色是調頭腦,紅色是調心臟,粉紅色是調肺臟,黃色是調胃等。所以後來陸續玩了不同顏色的彩帶。

??? 雖然用手臂的力量甩了好一陣子的彩帶,但好險事後並沒像她們說的,痠痛到抬不起來。

由 debby 發表於 09:55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28, 2006

氣功課後記052706

?? 大老遠就看到一個年輕的師兄幫師伯灌氣,讓師伯把體內不好的氣排掉,他對師伯說吃西藥不好。我心裡納悶,師伯生病了嗎?練氣功的師伯好像不曾生病啊!但師伯說他也會生病,只是比一般人少。

??? 因為這樣,師伯今天沒法幫我灌氣。但是練了一下自發功,我自個開始倒退走路。師伯要一個年輕的師姐在我背後輕輕拍一下,便改成往前走了。後來又要她用氣帶我打拳,便開始練了起來。

? 上週師伯提早離開,要師兄幫我灌氣。師兄問我要不要打拳,我說我不會啊。這次,小師姐一開始也說不知道怎麼帶,我便看著她的動作依樣畫葫蘆,之後就跟著比劃起來。

??? 她說她第一次也不知道怎麼打,每個人動作都不一樣,覺得自己動作很怪,很不好意思。但氣很神奇,知道哪部位不好,就會調那裡。

??? 我比劃兩下,就知道右肩不對勁,她聽了說難怪,因為感應到我的不舒服。她也是會感應別人病痛的人,但比她更靈敏的是LL師姐。她有次突然問我是不是頭痛,在那前幾天,我發過燒,之後幾天都覺得頭頂的氣不通,不舒服。她說,另一個師姐腳拐傷,打電話給她,她一接到就開始打嗝,知道電話那頭的人碰到狀況。原來這類人還不少,只是感應強度不同,以及理解和幫人能力有所強弱之別。

??? 打拳了一小時,流了一點汗就回家。這比起慢跑之類的運動,算是緩和許多。但下午我卻難得地想睡午覺,晚上也是早早就覺得好累,第二天爬不起來上氣功課。

??? 這時我才想起,之前師姐曾說過,有人練了氣功,會覺得很累,需要睡午覺之類來稍微恢復。我一直上了快兩個月,才出現這種狀況,似乎慢了點?但師伯說我現在的氣色比剛去的時候好很多。這麼來說,氣功對我的幫助真是不小呢!

由 debby 發表於 10:28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20, 2006

氣功課後記052006

??? 練了一個多月的自發功,仍在走路階段。雖然中醫也幫我治療,但看來我的腿部問題不小,雙管齊下,進展卻緩慢。

??? 今天請師姐幫我看右臂的酸痛。她擦了藥膏推一推,聽到細微的聲音,說氣都堵住了,過不去,難怪有點腫。

?? 腫?記得去年夏天吧,C男對穿削肩上衣的我說:「妳的手臂有肌肉耶!」「怎樣?」「沒啊,我很欣賞!」我原本還暗自得意,嘿,這應該是以前游自由式練出來的吧!後來好像是推拿師還是誰,跟我說那不是肌肉,而是打電腦造成的傷害,血液循環不好,所以腫起來。聽了差點沒跌倒,跟我當初的想像的落差真大。

??? 師姐跟另一個師兄都叫我少打電腦,師兄還說打五分鐘就要休息十分鐘。我說怎麼可能?通常都是一打好幾個鐘頭的。他們說這樣還有電磁波的影響。師兄突然提到師伯家的電器有貼「數字」,這樣可以防電磁波。師姐立刻從包包掏出幾張粉紅色的數字,像是「#535000*5*#」這樣的,說師伯加持過,讓我帶回去貼。後來我真的貼在手機和NB上。

??? 娘聽說了,滿臉斜線,問我怎麼走火入魔,連這都相信。哎,這不是喝符水,只是貼貼紙,又不礙事,如果有效,豈不甚好?

???

由 debby 發表於 11:12 PM | 迴響 (0) | 引用

May 07, 2006

氣功課後記050706

師伯這兩天進香去了,因此仍跟著師姐練第一路。

師姐糾正我們細部的動作,她看到我的手臂向上舉起時會向外彎,要我手貼耳朵向內一點。舉手之所以不直,手握拳之所以手指無法呈水平,都是因為氣不順暢的緣故,但是要盡量糾正,這樣練起來氣比較順。

這些說起來很容易,我怎麼練卻練不好,受傷太久,一時半載好不了。上週學了正確睡覺方式,總算沒落枕,這兩天鬆懈下來,立刻落枕,這是不聽話的下場啊(淚)。

我跟很喜歡看各種氣功書的師姐提到施寄青的新書《通靈者說》,裡頭有施寄青跟中大教授林孝宗學自發功的過程。林孝宗認為練自發功可以看出一個人有沒帶著不乾淨的東西。師姐大概怕我走火入魔,很婉轉地要我先練十八羅漢功這種基本功,就算要練自發功,一定要有師父、師伯在。我說當然,因為我沒法自己收氣。

之前跟師姐提到身體不敏感,她們都說是因為氣不足,身體不佳的關係。練了一個月,稍微敏感一點點,但是比半調子還慘,我現在能夠知道身體氣不通、不舒服,可是又不知道怎麼辦。偏偏又不像小師父那樣,可以定下心照三餐練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結果,自然是成效不彰。

練功時,動作又不夠慢,反應我是個急性子。師姐交代,不要把平常的習性帶到練功的狀態,而是要把練功的狀態帶進日常生活裡。像她過去也是急性子,但是慌亂時,會提醒自己恢復練功時的節奏,速度就可以平穩下來。聽來她已經到很高的境界。我自然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由 debby 發表於 11:23 PM | 迴響 (0) | 引用

April 23, 2006

042306氣功課後記

???? 接連上了兩天氣功課,每次都覺得場地很重要,在家的時候,「氣」就是沒練功的地方好啊!但師姐說不要拘泥於此,有些人練氣功還看方位、時辰,甚至三更半夜跑到墳場去練。呃,我居然想起《帕格尼尼的詛咒》裡,帕格尼尼曾經在墳場拉奏小提琴的事,要是有人當時在一旁練氣功,感覺不知如何,畫面很怪就是。我說的氣場很重要,也不至於像這個例子那麼極端,其實只是要一個讓自己感覺舒服的地方而已。

???? 一位比我晚入門的大姐把功譜印好,分我一份。師姐說,這下我就沒理由說忘記招式,又沒有功譜,不在家練習了。可是、可是……

??? 雖然師姐說練好一式再練別的,我還是很不聽話地跟著其他師兄師姐和二師伯學新招。練到後來,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開始走動,二師伯說我的氣來了,正在幫我調下盤。

??? 我在練功時,聽到師伯跟一位師兄談他的親戚。那人跟他一樣六十六歲,卻罹癌,而且是末期。雖然氣功可以治病,碰到這樣的例子時,二師伯說,他應該放下。我在一旁很有感觸,家族裡那些生重病的長輩,若能放下,也就不至於在家、急診室和病房三處往返多次,連帶使家人疲於奔命了。尤其想到最近一件事,更是只能嘆氣,畢竟小輩不宜置喙。

??? 上次師父說過,他當初是因為覺得好玩,才學氣功。第一批跟他學的人,也都是因為好奇、想來一探氣功的奧妙,之後都是為了治病。那個師兄之前似乎也是,照他的太太(另一位師姐)的說法,似乎是肝曾經有狀況。上次另外的師姐和師兄透視過,說他的肝很有能量,好得很!

??? 師兄跟我說,許多人一開始來學是為了治病,那麼,光是練功還不夠,還要從飲食、作息和心性來調養。終極目標是幫助別人。我聽了點點頭,這番話跟前一天看完的《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說的一些事,不謀而合。大抵世間有個正道,不管從什麼角度切入,都是一樣的。過去我總仗著自己年輕,弄到凌晨四、五點才睡,不知道作息日夜顛倒的殺傷力有多大,現在知道了,說什麼都要在凌晨一點前就寢,而且應該更早睡才對。

??? 每次上完氣功課,都覺得氣暢通多了,整個人也舒服多了!雖然因此放棄玩樂的機會,還是很值得。畢竟有捨才有得,沒有人可以全部都得到。就像《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作者Dan Millman說的:「快樂無法從物質享受中求得,卻能在減少需求中細細品味。」

由 debby 發表於 10:40 PM | 迴響 (0) | 引用

April 16, 2006

氣功課後記041606

?昨晚突如其來地發燒。一開始是覺得冷,冷到整個人在顫抖。大概是白血球出來發揮作用,之後就發燒了,虛弱到什麼事都不能做。今早醒來,仍虛弱無比。想了想,最後還是慢慢走出門上課。

師伯沒出現,由師姐帶我們練十八羅漢功第一式。她覺得我是好奇寶寶,什麼新招式都想學一下,告誡我貪多嚼不爛,所以還是練第一式,她說女生練這個就很夠用了。

身體狀況不佳,一練功就知道,全身僵硬酸痛,三兩下就覺得累,不像上次腳底發熱,承接地氣。但是多練幾次之後,狀況稍微好一點。

原本身體狀況差的師姐,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們生病時,可以用逆時針的方式慢慢轉動身體,越慢越好,午時和子時不要做。像她會轉動腰部轉個半小時,想著:「排出病氣」,用意念將體內的廢氣排出,再轉順時針方向,吸天地之氣。她說轉完之後喝溫開水去睡覺,醒來之後病就好了。聽起來挺神奇的。

課後仍沒胃口,爬上床睡了一覺,醒來之後,似乎稍微好一點。生病的時候,似乎更應該運動,讓體內氣血運行通暢,病氣大概就慢慢去除了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6:53 PM | 迴響 (0) | 引用

April 09, 2006

氣功課後記040906

??? 上氣功課的次數越多,越覺得氣功的博大精深。

??? 今日師伯教師兄、師姐透視人體器官。聽她們閉眼描述器官的顏色變化,像是看彩色X光片,只是,她們用氣功取代上百萬的精密儀器,達到的效果是一樣的。更神奇的是,一個有色盲的師兄表示,他看到的顏色更加鮮明,不受眼睛條件的限制。聽到這樣的應用,就不必意外有人利用氣功的功能拍照,看照出來的人體是什麼顏色,來瞭解一個人的哪種五行元素較多。

我做為白老鼠,便讓她們看到病弱的部位。師伯一灌氣,她們就說看到一片亮光像水彩一樣渲染開來,取代原來的暗黑色。著實神奇,我恐怕還要練好久,才能到這種地步。

這次被師伯灌氣,不像前兩次那樣,以腰部在原地旋轉。這次是不由自主地走動,後來還甩起手來。正在練自發功的師兄見了,便說我正在調氣。我後來感覺腳底濕熱,她們說是排濕氣,以及接地氣。我這種體質,很適合練接天地之氣的十八羅漢功,當然重點在於持之以恆。師姐交代,「每天十分鐘,十年不得了」。這對我這種懶人來說,真是當頭棒喝。

上回一個師姐說,回家練的時候,若拉起來的氣不對,就不要練。今天另一個師姐聽了,便用氣功大師李鳳山的說法,告訴我,只要練久了,就能突破環境的侷限。

李鳳山是台大教授兼校長李嗣涔研究氣功的對象。因為見到台灣整體的氣不好,導致社會亂象層出不窮,因此推廣平甩功,讓不懂氣功的人,也能以簡單的方式練氣,從個人逐步調整社會之氣。後來上網一查,《李鳳山平甩功》是去年的暢銷書呢。

師伯幫我測試體質的寒\熱、乾\濕,是在我的側面比畫,看我前傾或後傾來判斷。這麼一來,我突然想起台灣花精的測試,也是以身體前傾或後傾的程度,來決定跟一種花精的相吸或相斥程度。原來都是利用磁場的原理啊!

所以也就不意外,從氣功或中醫的角度來看,所有的疾病都是心因性,跟生活態度、生活方式有關。難怪她們聽到我之前的工作,都皺眉頭。對這些人來說,選擇高壓緊張的工作,等於選擇不健康或致癌的身體,遲早會出問題。前公司那種講求個人競爭力的方式,其實是非常致命的生活方式。若我不是經歷一場大病,恐怕至今還執迷不悟吧。

人生許多事需要機緣。這樣的機緣,讓我逐漸清楚自己要過怎樣的生活。也因為這樣的過程,讓我明白,自己需要的是慢下來、定心的運動,而不是講究速度和爆發力的運動。畢竟,A型人需要的是學習放鬆,而不是讓自己更緊張。

由 debby 發表於 06:41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