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6, 2003

雨季巴里(6)—別愛陌生人

老實說,我是極不願選擇到峇里島來的,雖然她被騷人墨客或藝術家讚為海中仙島,但我卻難以抹去二十年前首度到這裡玩,被安排住進一個處處是嬉皮們遺留體液的小旅館。整個行程看不到孤絕於海上美麗的海神廟,望不到烏布美如世外桃源的青翠梯田,沿途只有不斷出現在旅客和領隊之間的衝突。」 ——《遠方有光》

出發前,到分類經常令人匪夷所思的誠品書店去找旅遊書,赫然發現陳雪《只愛陌生人》那本可怕的書被放在巴里島旅遊書中間。到底有誰會在這區買這本書?我納悶許久,連手都不想伸出去碰這本書。只要有點sense的人,隨便一翻都會知道這既沒有旅遊資訊,照片照得很差,更不算遊記,充其量只是一個向來遊走在社會邊緣的寫手作品。

要買資訊書的話,Mook那本巴里島雜誌書倒還算實用,雖然也不夠詳盡。 hyatt.jpg回來之後,因為氣那些找Beach Boy買春的日本女人和陳雪這種人,因此找出來從頭到尾看一遍。

之前隨意看看,念幾句給幾位攜家大小到巴里島度假的同事聽,他們都覺得恐怖。我才看三頁,就覺得陳雪真是既沒常識,更沒知識,更不是什麼聰明的人,去那個小島胡天胡地,成了破壞當地純樸風土的共犯。

這種書要是被不知情的人買去巴里島看,真的會誤導別人。她的文字更讓我懷疑她是否有躁鬱症,偏偏她還去買吃下後作用形同迷幻藥的蘑姑,而且十四天內和一個年輕巴里島男人、一個老日本男人上床,另外叫一個巴里島伴遊郎脫光光在她面前打手槍讓她拍照。經歷了這些,她在末尾寫道:「我突然懂得了許多事,知道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來旅行。」

見鬼,她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因此懂得許多事,難道是指破壞飯店規矩,明知道對方女友在吃醋、自己女友知道也會不高興,管不住自己的慾望之後,還叫那個跟她上床的男人當好男孩嗎?

陳雪的這些文章是黎肥佬認為最好的旅遊作品,充滿色欲。而我知道這點之後,再也不去看免費蘋果日報的旅遊文章那一部分。別以為她是雙性戀,就有什麼性別意識,那是兩回事。

更何況,我向來厭惡一些台灣人跟隨日本人的劣行惡蹟風潮,陳雪就是其中之一。 在巴里島的時候,不只是蒼蠅男,當地人經常稱讚我漂亮,我想到《只愛陌生人》書中陳雪提到她屢次被稱讚漂亮,下意識地拒絕,有所防備。心想,那些巴里島男人的審美觀有問題,不要相信他們的話。

陳雪向來在文字裡形容自己有多美,但她的長相連台灣女生的平均水準都達不到。所以我也想知道他們到底覺得什麼是美。後來只能推測巴里島男人稱讚外來女人的一個重要原因,希望她們買他們!

甜言蜜語是最便宜的,不花任何成本,不管是買ONS,或是一段假期的戀情,反正他們都會有收穫,因為東亞或歐美遊客都會傾向用母國性交易價格打個折扣付出,怎樣都是有賺頭。巴里島人平均月收入才一千多台幣呢!各行各業只要能接觸到外國人的巴里島男人,似乎都像蒼蠅。

當地人的印尼腔英文有時很難聽懂,凡是談到價錢都沒問題,說不定還會用中文說價錢(台灣觀光客教的),其他話題多少有障礙,雖然我覺得無妨,就當作亂碼般不必理會,但還是有不死心的傢伙。

不管是SPA巴士的司機、某家餐廳老闆,見到我沒多久,就問我叫什麼名字,跟別人學了中文的「漂亮」或「好美」怎麼說,尤其是後者,每回吃飯都在我附近講那幾個支離破碎的中文單字,上菜的時候跟我強調他27歲未婚單身,不然就是在我們這桌附近晃來晃去聽我們說話。有時真想像打地鼠一樣,拿個棒子往他頭上敲下去,然後推翻椅子走人!要不是有人覺得那家餐廳很好,而且的確找不到其他價格平實且好吃的餐廳,我極不願意再見到這個人,而且每次吃飯前後都要來跟我們握手,偏偏握手感覺不像是一般那種誠懇握手會有的力道,其他客人好像也沒握手,再加上根據國際禮儀,女士沒伸出手的話,男性是不該主動握手的。所以實在覺得夠了,更不想多說什麼、甚至留資料。至於其他的,就更別談了。

有時表情難看,臉上試圖寫著:我是來度假養病,不是來被騷擾的,請離我遠一點。但他們當我不舒服,更加有理由來關心 -___-;;;

如果要說我和陳雪有什麼共通點的話,那大概是我們的膚色。整個亞洲追求美白的心態,多年來至今沒變。當地人的膚色黝黑,非常羨慕我擁有白晰的皮膚。而且跟大批歐美遊客不同的是,她們肥胖且皮膚鬆弛,東亞女生則普遍苗條許多,皮膚也細緻多了。也因為膚色和髮色相近,所以我不斷被當作日本人,弄得我有些火大,我才不是來花錢找男人的日本女人!

略可感到慶幸的是,沒有人會以為我來自中國大陸,雖然我在台灣被說過像「中國娃娃」,還有人恐嚇我,長這種「太中原」的臉,要是不學閩南語,碰到類似二二八事件時,我就完了(對這種說法,我向來嗤之以鼻)。沒被當作中國人的另一個原因,是此地中國觀光客很少,雖然有些上海人會來,但中國人比較會去歐美先進國家,去巴里島跟在中國大概差不多,處於相同的經濟水準。

同時,我幾乎沒在巴里島看到幾個漂亮的白人女人過,尤其是庫塔區,多是肥胖難看的澳洲女人。歐美遊客似乎也喜歡我這種型,在Hyatt飯店的海灘拍照時,一堆歐美白人遊客目光跟隨著我。我隨手撿起掉在地上的雞蛋花插在髮際,然後請一個戴著墨鏡看我們的胖女人幫我們拍照,她拍完後,說我真像「Miss Hawaii!」

喔,對了,或許還因為我那天穿了沙龍,加上原有的黑色長髮,感覺更有南太平洋渡假島嶼的風味。一早走出飯店時,連平時不太抬頭看人且寡言敬業的司機盯著我看半天,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印尼話,然後驚喜似的笑著說:「沙龍!」,我只能微笑回答:「是,沙龍。」心裡其實還是有些不太舒服,心想,這些人八成都喜歡那種輕移蓮步、娥娜多姿的東方情調,要不是度假,我才不會把下半身裹成那樣,走路走得真慢!完全沒辦法活繃亂跳,一點都不乾淨俐落。

不過後來我自己看了照片,的確覺得那個造型在我身上很好看,不用特別化妝或打光什麼的,拍出來都像花大錢拍的效果。

除了當地蒼蠅男,其實我還在提防白人戀童僻。許多可怕的歐美戀童癖會到東南亞買年輕女孩,有些受害者年紀甚至不到十歲,這些人在美國要是一旦被查到電腦裡有兒童色情照片,是會丟工作的。昨天看到新聞指出也有不肖台灣人到大陸做類似的事,令人髮指。別說白人,連台灣人都猜我的年齡是廿歲出頭,甚至未成年;巴里島人和白人猜不出我的年紀是正常的。白人說不定以為我頂多十七歲吧。

我如此充滿戒心,還是會碰上蒼蠅男。陳雪一到當地就開始發春,所以我認為她後來不管月經,和男人上床,是非常容易發生的,而且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再加上她的工作就是要幫蘋果日報寫出煽情的遊記,更需要那些元素。那麼,我既然缺乏那些磁場,究竟為何還會碰到蒼蠅男?我還不是一個人呢-___-bbb

忍著不耐,把陳雪的書看完,猜到一個原因,這一年來,巴里島由極盛而衰,不只當地人,還有其他印尼到巴里島謀生的人,已經越來越慌,客人少就難賺錢,於是更加積極找任何機會以改善生活,甚至離開印尼。

想起要離開的那天非常遲疑地給一個才談話幾分鐘的飯店清潔小弟胡亂寫了email,也是騎虎難下。現在我連他的名字和長相都想不起來,更不可能下次去找他,讓他開車帶我去玩。才十分鐘左右吧,他就可以這麼積極。

當時我單獨回房間,他藉機來跟我搭訕,這完全是不允許的行為,所以他一看到有人經過,就很慌張地告退。真是的,該不會是可惡的陳雪害的吧?陳雪跟那個和她上床過的飯店清潔小弟每回說話被飯店其他人員看到,都會讓小弟被盤問。陳雪有些不解,讓我暗罵她真是欠常識,五星級飯店怎麼容許客人跟員工有瓜葛呢?而且這不只是巴里島而已,全世界一流飯店都是有這種規矩的,不要以為當地是落後地區就可以亂來,不要以為自己是第一個親切跟當地人說話的台灣人就可以為所欲為。那個小弟要是被知道跟客人上床,一定會被開除了。

要是巴里島五星級大飯店都開始春色無邊,那這個島嶼的觀光業也完了。我悲哀地想,其實應該不遠了。從一個災難之島到這個墮落之島,我的感觸特別多啊。

阿姨曾說,她十年前和姨丈到巴里島時,住在三星旅館。看到住在同間飯店的美國、澳洲女人,通通都帶著當地男人進房間,三不五時就聽到隔壁傳來叫聲,三星飯店的隔音效果非常差。而且這些Beach Boy動輒把「愛」放在嘴邊,想要那些來自富裕國家的女人把他們弄出印尼這個落後國家,有些女人因被灌太多迷湯,便心軟,之後便是另一種災難的開始。我沒想到後來在一本書上,看到有人提到二十年前就是如此。所以巴里島的墮落,其實已久了。或許當地回教看不慣這一切,引致庫塔區的爆炸案,只是冰山一角。

巴里島的墮落已經深入當地文化一部份,交融在他們對困苦現實生活的不滿,於是用這些方法,想求得解脫。 陳雪還在書中提到她看當地人可憐,隨手就給了幾萬盧比給她碰見的人,讓我又是滿臉斜線。就是有這種亂來的觀光客,這個島嶼才會如此世故、重視金錢啊!我會在烏布碰到跩得二五八萬的生意人,其來有自。陳雪覺得男人買她,她買男人,這樣很好。不是自相矛盾嗎?明知道這些問題根源在於錢,自己又陷入共犯結構裡。即使要證明魅力,不必如此。 如果要我對這些再說什麼,那就是:千萬別愛陌生人!不要把旅行中的任何一個同\異性當作滿足自己空虛心靈的工具!

由 debby 發表於 04:30 PM | 迴響 (0) | 引用

December 02, 2003

雨季巴里(5)—無止盡的殺價

旅行有時是為了休息,更何況我早就設定這次度假是為了休息及養病。而巴里島的某種人際喧囂,讓我無法靜下來,得到想要的休憩。 除了要費心揮開的蒼蠅男,旅行社贈送的愛之船行程、好似永無止盡的殺價,讓我非常疲憊,似乎總得武裝自己,不能放鬆,尤其有過被坑的經驗,就更是不能輕鬆。

慶幸的是,臨行前,上司交代:「妳是去度假,不是去購物的!」這是非常好的提醒,讓我百般告訴自己,千萬不要一時興起,買了在台北用不到的東西回來。就像一些人出國,被當地的風光沖昏頭,結果花了很大力氣搬了後來變成「垃圾」的東西回家,所以我幾乎沒買什麼。而且印尼盾價值太小,一台幣可以換兩百多盧比,讓我每次拿出鈔票,都對著一堆零手足無措。以前去義大利,為一台幣換五十里拉的義大利鈔票困擾,沒想到這回竟碰到更多零的鈔票!

那個開車載我們到處跑的計程車司機,有回載我們去一家飾品店。那家飾品店在前往烏布的路上,我想起有人的託付,便挑了兩個銀戒指,對方各開價25美元,我睜大眼睛,這鄉下地方怎麼開台北百貨公司沒打折的價格?對方便說:「妳當然可以議價。」這句話之後我不時聽到。於是我殺到兩個18美元,迅速成交。由於我的動作太快,旁人根本來不及幫忙一把,其實應該殺更低的。而且之後我們發現收據只有10美元。

台北邏輯和巴里島邏輯是不相容的,我實在不習慣殺價,以為 50殺到18已經算可以了,而且巴里島人雖然懶散,但他們的精力和生活樂趣就是在慢慢殺價上。對一個習慣不二價而且迅速買完就離開的台北人來說,需要時間適應這一切。而且當地人都很窮,即使司機人很好,連口碑最好的天藍色計程車司機,都會帶我們去坑人的金巴蘭海產店,這個棕色計程車司機也不例外。

他們有時可以因介紹客人而拿到10%的回饋,或者更多,因為這些都是他們親朋好友有關的商店,難免有「照顧自己人」的心態,但對我們來說,則覺得被當袁大頭,非常不開心。 就像長輩說的:「那是奢侈品,可有可無。」

所以後來到了烏布,即使滿街商店,好像價格很便宜,實則是錯覺,因為那個地區物資和人工本來就很便宜,不該用台北水準去衡量。但烏布非常多商家也用第一世界水準去開價,殺價殺不下來,我們便轉身離開。有些地方或許會拉住妳,但烏布這裡外國人太多,好似不差這個生意,所以我們沒碰到被拉回去的狀況。

印象深刻的,倒是一個女人,在我們殺價沒殺到滿意價格離開後,反而齜牙咧嘴用印尼話大叫,讓我們覺得真離譜。「買賣不成仁義在」,印尼人大概沒有這套邏輯吧。

 或許應該慶幸,我沒買下那邊讓我十分心動的絲巾,因為回到台北後,前天竟在中興百貨看到,一條390,三條1000,也就是一條10美金左右,但當地開價 18美金,而且逛了三家,都不讓我們殺到8美金。實在沒道理在烏布買個和台北一樣的東西,還買到跟台北一樣價格的。

後來我在信義三越買了銀飾,只凹到九折,但感覺還是比烏布那一帶買東西的感覺好。真是納悶,許多人不是說巴里島人熱情且和善嗎?怎麼我此次感受到的不是那樣?看來烏布已經被眾多的大手筆的歐美和日本、台灣客寵壞了。

我反而最後在機場免稅商店殺價成功,用最後的十萬盧比和十四美金買了兩條絲巾,和兩個可以固定沙龍或絲巾的clip。不然,免稅商店實在太貴了。

殺價當時,機場免稅商店的燈光一度熄滅,讓我虛驚一場,只能說,印尼這地方落後到,實在不想領教第二次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4:32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9, 2003

雨季巴里(4)—號稱總統住過的Bali Cliff

到比本國落後的地區旅遊的人,多少有點「升級」的心態。所謂「升級」,表示用相同的代價,獲得較好的服務或商品。不管是日本人到台灣,台灣人到中國大陸或東南亞,大半是這種情形。然後這非絕對,因為觀光是種經濟活動,商人一旦看到「錢」力,自然會加碼提升產品水準,企圖讓消費者用更高的代價來獲得。市場的機制仍存在,也因此當巴里島的五星級大飯店招攬不到出手闊綽的日本觀光客時,便轉而招攬台灣觀光客。據說我們所住的Bali Cliff,本來就以日本人居多,不知從何時開始,也收台灣觀光團,不然難以經營。

當初在eztravel選擇機加酒的飯店時,毫無頭緒。只好上椰林自助旅遊板看,Bali Cliff在第一個,看到幾乎都算好評,最重要,這家飯店被強調安靜、景觀好,既然我這趟是為了度假,當然不希望太吵雜。而且聽說前總統蘇哈托投資的,李登輝以前住過,覺得那應該夠隱密、安全,且符合一定水準吧。

room.jpg但是往飯店的路上,我們真有點傻眼了。雖然之前有人告訴我,這邊的五星級大飯店都在偏遠的地方,購物吃飯都不方便,感覺像金絲雀在個金鳥籠一樣,處處受限,儘管設備好。但是Bali Cliff未免太偏僻了吧!沿路都是人煙稀少區,落後到像是鄉下。而且飯店安靜地好像只有我們兩個人住而已。偌大的飯店,大廳連燈都不開,扶手電梯也停了。這家飯店有個特色在於從扶手電梯可直達美麗的沙灘,但飯店人員卻說電梯暫停使用,為了安全緣故,那個海邊禁止游泳,據說有鯊魚(天知道是真是假,他們說話都笑笑的)。若想去的話,飯店會開巴士送我們過去。如此費事,便懶了,再說吧。

後來去Sherton Laguna、The Ritz-Carton等,看到那邊入口處都有警衛盤查車子,深怕夾帶爆裂物進入,危害五星級飯店安危和生意,尤其是後者,警衛人數多到五、六個,更覺得 Bali Cliff好像太偏遠,門禁又太鬆懈了。或許是蘇哈托下台,什麼都過氣了,儘管號稱五星級。有一點點像住在台灣圓山飯店的味道,但圓山飯店目前仍保持相當充裕的人員在服務。唯一慶幸的,是Bali Cliff還滿新的,不必擔心什麼東南亞飯店有鬼怪之類的事,而且他們客房服務做的還算細心。房間不算小,浴室也還夠寬敞。

由於對這間飯店的旅客人數好奇,因此第二天拼著早起吃早餐。這邊的早餐相當棒,雖然我挑嘴,但那邊的新東西還是讓我興味盎然地嘗試。先上盤水果,符合養生之道。牛角麵包、可頌和吐司都有,最好吃的,我們都選外面有點糖粒的可頌。果汁非常純,堪比台北晶華酒店一杯兩百的果汁。一大碗優酪可加水果,都是新鮮水果,不是罐頭水果。加了香料的印尼炒飯雖然看來略帶橘紅色,但不辣。兩面熟的荷包蛋煎的很圓。倒是咖啡差了,實在太稀,雖然不是即溶咖啡。這麼一頓吃下來,其實中餐也可免了,反正我這半年本來就一天只吃兩頓。這一頓的價錢我沒記,大概也要台幣兩三百吧。

balcony.jpg吃早餐時,我們只看到一對日本情侶、一個可能是台灣籍女生。稍後在飯店的花園閒逛、拍照,才又碰到一個澳洲來的白人。他竟以為我是日本人。真氣人,難道膚色白晰一點,而且會到處亂跑,就是日本人來著?而且我度假都不化妝,日本妹去巴里島超市都還頂著大濃妝、踩著高跟鞋哩。

對於飯店客人的正確人數,還是最後一天早上,我因為不舒服先獨自回房間,竟然被飯店小弟藉機搭訕,我跟他瞎扯時才問到,只有二十個左右。難怪這邊的商店關了好幾家,連海邊的餐廳也於今年六月關閉,看來都是受到去年十月Kuta爆炸案,主要的日本客人不再上來光顧有關。

這家飯店有四間Villa,一間是400美金,我們住的客房約是一百多美金,但照生意不好的樣子,其實可以殺價,只是我們付給旅行社,就免掉這些了。

導遊跟我們說,Bali Cliff是休息的地方。的確,若是想安靜度假,其實這邊很適合。游泳池都沒人,要不是我身體不好,又在外奔波,就會像其他大飯店的客人一樣,在躺椅上曬太陽、在涼亭吹風看海,然後去游泳,這邊至少有三個游泳池呢!

導遊還曾跟我說這家飯店有猴子,會進房間拿水果。我本來不信,但小弟跟我說話時,突然看到有兩隻猴子在陽台門外,出去一看,赫然發現一群猴子向我狂奔而來,嚇得我趕緊關緊玻璃門。但這些猴子似乎怕人,伸手貼到玻璃門上,牠們會嚇得後退,不像高雄壽山那群潑猴,會搶人東西吃不說,還會傷人。飯店小弟說這些不是野猴,十年前此地是猴園。而且猴子在巴里島被當作神聖的。雖然沒去巴里島的猴園參觀,但離開前,我在自己的飯店房間看到,也算省事了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7:03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5, 2003

雨季巴里(3)—美麗梯田綠油油

「沒去過海神廟等於沒去過巴里島!」我在瀏覽其他巴里島相關網頁時,突然見到這麼一句話。我沒去過海神廟,但我確實去過巴里島。如果有對應的一句話,可能是「沒去過一○一,等於沒去過台北!」目前一○一關閉中,或「沒去過中正紀念堂,等於沒去過台北!」但中正紀念堂是台北人懶得去的地方,實在沒啥好玩,除了最近有埃及文物展,但我早就在大英博物館看過木乃伊了,或許明年有空還是會去吧,等人不多的時候。

似乎每個地方都有一些地標,拍了有那個地標的照片,就證明「到此一遊」似的。然而,這卻是我最鄙夷的方式。我有沒有到過一地,無須這種地標式遊覽法。更何況,對觀光客才需要用那種標語式說服法,我並不甘心只做一個觀光客的。雖然我沒去過海神廟,沒去吃一些台灣人喜愛的髒鴨子餐廳(真是好險!),沒去大肆血拼,沒去看巴龍舞,但我自有自己的體驗。接送機的華人導遊因為沒賺到我們的錢,後來送機時有點報復似的說,沒去看巴龍舞真是非常可惜,到一個地方就要體驗一地的文化。我沒說的是:「你是說被你耍的團團轉,然後還被抽高額佣金,是吧?」

倒是在上賊山時,沿途看見非常美麗的梯田,這也是巴里島的特色之一。許多台灣人在看到當地的梯田時,都有種見到早期台灣農村景色的感覺。只是台灣的農村路邊還會有一些雜亂的景色,好比亂丟垃圾之類掃興的,我後來只看到有處梯田旁有個「可口可樂」的小遮陽傘立在一旁,稍微有些異文化感,不至於髒亂。

我們讚頌梯田之美時,沈默寡言的司機說,他就住在路邊某條路再進去的村子,我們齊呼「哇!真遠!」他為了到金巴蘭Bali Cliff接我們到處玩耍,得開車一個多小時。因此我們才知道他一週到一次巴里島高級的Nusa Dua區做生意,像我們這樣雇他一整天的,算是相當好的狀況,因此他每天都很開心地在我們回飯店後,跟我們說「明天見!」

由於是當地的夏季,因此我們見到的是綠油油的梯田,雖然早一點的話,在台灣可能見到黃澄澄的梯田。但是那時在車上,而且暈車,所以沒拍到。最後下賊山時,才在路邊拍到一張看來不美的梯田,似乎準備整地或插秧的樣子。以及路旁的景況,相機有些晃到,縮小尺寸看來還好,有點印象派的味道。山上是典型的巴里島建築。

由 debby 發表於 01:47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2, 2003

雨季巴里(2)—衰頹的印尼

雖然我並不喜歡東南亞,但好歹東南亞是我主修學門的其中一科,所以對印尼的認識並不是零。之前對梅嘉娃蒂從選副總統到成為總統的過程,也始終保持關切的狀態。而在巴里島不時看到飄揚的紅底黑色雄牛頭圖案的印尼民主黨黨旗,而且有時還在滿荒涼的地方出現,代表梅嘉娃蒂算是掌控這個島嶼,跟前總統瓦希德家鄉爪哇不時傳出反抗梅嘉娃蒂的事件來比,巴里島算是相當平靜了。當然也有人解讀為巴里島人比較溫和懶散,不喜歡搞暴動。另外一方面,她們信仰也比較虔誠,巴里島從事性產業的女性大多是來自鄰近的爪哇或泰國,當地女性不太會成為性工作者,倒是當地男性很多都是性工作者,早年深受日本女性喜愛。沒想到陳雪在《別愛陌生人》也有跟隨日本女人腳步的味道,讓我遭逢她們種下的惡果。

印尼的重稅、對華人的歧視等,對旅客也不便,尤其我們也是華人,雖然我不開口的話,都被當成日本人。雖說英文在印尼可通,但他們的英文並不好,因為印尼文是一切,華文則被禁,甚至有人說帶書去的話,最好放在大皮箱。當地華人只會說,不會寫中文。有次在烏布一家餐廳吃中餐,可能是因為我們坐在裡頭,之後又下雨,陸續進來不少外國人。但我竟在菜單上看到「omelette with “everythink”」,確定everythink應是everything之後,我的職業病發作,很想找支紅筆圈起來。大飯店的人英文比較好,但有時也聽不太懂他們講什麼。但當地君悅飯店的人跟我說,去巴里島的台灣人不太會說英文,雖然有些一樣是年輕人,我們只能猜想因為許多人跟團,而且中老年人比較會往東南亞跑,我在愛之船上就看到有老人戴著「進香團」的帽子。基本上,我覺得日本人更不會說英文才對,他們的旅遊導覽詳細,幾乎都可以不用開口了。

在以前的報告中,我寫到這麼一段:「軍隊涉入社會的程度太深,向來都是問題。軍隊甚至干涉社會的改革。此次(一九九年)軍隊對大選持較疏遠的態度,但是否會持續到大選完,仍值得觀察。除了Aceh和東帝汶,其他地區的選舉應能順利舉行。若是動亂導致大選延期或取消,都會導致印尼的民主受困。」沒想到會在去火山區的途中被他們的軍隊攔下要錢,看著那些軍人衣冠不整地做在一旁,面露兇色,好似看到電視新聞中拍攝到的赤柬等叛軍畫面。

就最近幾年的假期短暫的程度,我大概只能在亞洲旅行,所以東南亞大概還會去個幾次。下次大概去香港、泰國或新加坡等地,讓我覺得好歹政經狀況好一點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3:51 P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21, 2003

雨季巴里(1)—走下坡的巴里島

此次前往巴里島算是相當倉促。不但出發前一週才決定,就連護照也是出發前四天才發現過期了,好在第二天休假,只好趕緊去外交部多加一千元辦速件,第二天取件。臨時要照片還找不到,於是在從不去的快速照相留下因重感冒而鼻子紅紅的樣子,這護照還得用十年。。。

說不巧倒又算巧,因為我的幾天休假快過期了。以及此時是當地雨季,也就是南半球的夏季,也是台灣觀光旅遊淡季,機票價格沒那麼貴。因為華航自由行比長榮還貴,機上乘客不多,許多人(尤其是白人)都跑去中間的四人座躺下睡覺。華航客服人員態度非常好,回程時,空服人員不時拿酒或飲料問旅客需不需要。最便宜的行程是印尼的天堂航空,但在外籍航空當空姐的親戚沒聽過這家航空公司,而且印尼人的做事態度讓人不敢領教,即使便宜,我不敢考慮。天堂航空搭配的飯店也不算好,雖然號稱五星級。從十二月起,去印尼要加簽證費30美金,他們司法部長說:「印尼貧窮,收取大約30美元的簽證費,為何要大驚小怪?」態度讓人不滿。但他的話也顯示當地人對觀光客的態度,因此親臨巴里島之後,此地不再是我心目中的度假勝地,即使當地蒼蠅男非常希望我盡快再去。

雖然買的是eztravel的自由行,但他們很雞婆地安排三個免費行程,除了SPA,都是到充滿台灣觀光客的地方,讓我痛苦萬分。出國我最怕碰到日本和台灣觀光客,日本觀光客去的地方表示很貴,台灣觀光客去的地方則表示很吵,通常水準不高,而且周邊店家都會被「訓練」成獅子大開口的德行。由於去年十月的爆炸案、今年夏天的SARS,都讓此地觀光客人數銳減。阿貢山(Gunung Agung)從當地聖山變成我眼中的強盜山,也因為觀光客不敢去,當地缺乏經費,惡態頻出,顯示此地的觀光走下坡。日本旅客已經大舉退出這個市場,倒是台灣人還很喜歡去,又讓當地人留下不良印象,也弄大商家和旅行業胃口,eztravel安排接送機的導遊素質差,耍了我們,讓我非常不開心,即使後來十分警惕,仍決定下次另覓其他旅行社買機票。

PS.後來又陸續看到其他網友談到eztravel的惡形惡狀,更不想再跟這家旅行社打交道。

由 debby 發表於 03:54 AM | 迴響 (0) | 引用

November 16, 2003

Hello! Bali!

時間是8:30,位於登機門前,等待搭機前往巴里島。
凌晨四點起床,這時間是往常的就寢時間。
天黑著就搭車到中正機場。
劃位前買了星巴克肉桂捲和薄荷茶當早餐。

中正機場的無線網路並不佳,時好時壞,壞的時候多。
想要付費,中華電信的人卻還沒上班。
但聽說巴里島網咖不少,照我的習性…

在免稅商店看了一下數位相機,但依舊沒出手。
這趟用眼、用心的機會,比用相機的時間多吧。
相機和心靈有時是不相容的,用了其一,另一者必然走味。

雖然此季是巴里島雨季。
但能在看到美麗海岸的五星級飯店裡看小說,也是好的。

由 debby 發表於 08:43 A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