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6, 2003

雨季巴里(6)—別愛陌生人

老實說,我是極不願選擇到峇里島來的,雖然她被騷人墨客或藝術家讚為海中仙島,但我卻難以抹去二十年前首度到這裡玩,被安排住進一個處處是嬉皮們遺留體液的小旅館。整個行程看不到孤絕於海上美麗的海神廟,望不到烏布美如世外桃源的青翠梯田,沿途只有不斷出現在旅客和領隊之間的衝突。」 ——《遠方有光》

出發前,到分類經常令人匪夷所思的誠品書店去找旅遊書,赫然發現陳雪《只愛陌生人》那本可怕的書被放在巴里島旅遊書中間。到底有誰會在這區買這本書?我納悶許久,連手都不想伸出去碰這本書。只要有點sense的人,隨便一翻都會知道這既沒有旅遊資訊,照片照得很差,更不算遊記,充其量只是一個向來遊走在社會邊緣的寫手作品。

要買資訊書的話,Mook那本巴里島雜誌書倒還算實用,雖然也不夠詳盡。 hyatt.jpg回來之後,因為氣那些找Beach Boy買春的日本女人和陳雪這種人,因此找出來從頭到尾看一遍。

之前隨意看看,念幾句給幾位攜家大小到巴里島度假的同事聽,他們都覺得恐怖。我才看三頁,就覺得陳雪真是既沒常識,更沒知識,更不是什麼聰明的人,去那個小島胡天胡地,成了破壞當地純樸風土的共犯。

這種書要是被不知情的人買去巴里島看,真的會誤導別人。她的文字更讓我懷疑她是否有躁鬱症,偏偏她還去買吃下後作用形同迷幻藥的蘑姑,而且十四天內和一個年輕巴里島男人、一個老日本男人上床,另外叫一個巴里島伴遊郎脫光光在她面前打手槍讓她拍照。經歷了這些,她在末尾寫道:「我突然懂得了許多事,知道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來旅行。」

見鬼,她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因此懂得許多事,難道是指破壞飯店規矩,明知道對方女友在吃醋、自己女友知道也會不高興,管不住自己的慾望之後,還叫那個跟她上床的男人當好男孩嗎?

陳雪的這些文章是黎肥佬認為最好的旅遊作品,充滿色欲。而我知道這點之後,再也不去看免費蘋果日報的旅遊文章那一部分。別以為她是雙性戀,就有什麼性別意識,那是兩回事。

更何況,我向來厭惡一些台灣人跟隨日本人的劣行惡蹟風潮,陳雪就是其中之一。 在巴里島的時候,不只是蒼蠅男,當地人經常稱讚我漂亮,我想到《只愛陌生人》書中陳雪提到她屢次被稱讚漂亮,下意識地拒絕,有所防備。心想,那些巴里島男人的審美觀有問題,不要相信他們的話。

陳雪向來在文字裡形容自己有多美,但她的長相連台灣女生的平均水準都達不到。所以我也想知道他們到底覺得什麼是美。後來只能推測巴里島男人稱讚外來女人的一個重要原因,希望她們買他們!

甜言蜜語是最便宜的,不花任何成本,不管是買ONS,或是一段假期的戀情,反正他們都會有收穫,因為東亞或歐美遊客都會傾向用母國性交易價格打個折扣付出,怎樣都是有賺頭。巴里島人平均月收入才一千多台幣呢!各行各業只要能接觸到外國人的巴里島男人,似乎都像蒼蠅。

當地人的印尼腔英文有時很難聽懂,凡是談到價錢都沒問題,說不定還會用中文說價錢(台灣觀光客教的),其他話題多少有障礙,雖然我覺得無妨,就當作亂碼般不必理會,但還是有不死心的傢伙。

不管是SPA巴士的司機、某家餐廳老闆,見到我沒多久,就問我叫什麼名字,跟別人學了中文的「漂亮」或「好美」怎麼說,尤其是後者,每回吃飯都在我附近講那幾個支離破碎的中文單字,上菜的時候跟我強調他27歲未婚單身,不然就是在我們這桌附近晃來晃去聽我們說話。有時真想像打地鼠一樣,拿個棒子往他頭上敲下去,然後推翻椅子走人!要不是有人覺得那家餐廳很好,而且的確找不到其他價格平實且好吃的餐廳,我極不願意再見到這個人,而且每次吃飯前後都要來跟我們握手,偏偏握手感覺不像是一般那種誠懇握手會有的力道,其他客人好像也沒握手,再加上根據國際禮儀,女士沒伸出手的話,男性是不該主動握手的。所以實在覺得夠了,更不想多說什麼、甚至留資料。至於其他的,就更別談了。

有時表情難看,臉上試圖寫著:我是來度假養病,不是來被騷擾的,請離我遠一點。但他們當我不舒服,更加有理由來關心 -___-;;;

如果要說我和陳雪有什麼共通點的話,那大概是我們的膚色。整個亞洲追求美白的心態,多年來至今沒變。當地人的膚色黝黑,非常羨慕我擁有白晰的皮膚。而且跟大批歐美遊客不同的是,她們肥胖且皮膚鬆弛,東亞女生則普遍苗條許多,皮膚也細緻多了。也因為膚色和髮色相近,所以我不斷被當作日本人,弄得我有些火大,我才不是來花錢找男人的日本女人!

略可感到慶幸的是,沒有人會以為我來自中國大陸,雖然我在台灣被說過像「中國娃娃」,還有人恐嚇我,長這種「太中原」的臉,要是不學閩南語,碰到類似二二八事件時,我就完了(對這種說法,我向來嗤之以鼻)。沒被當作中國人的另一個原因,是此地中國觀光客很少,雖然有些上海人會來,但中國人比較會去歐美先進國家,去巴里島跟在中國大概差不多,處於相同的經濟水準。

同時,我幾乎沒在巴里島看到幾個漂亮的白人女人過,尤其是庫塔區,多是肥胖難看的澳洲女人。歐美遊客似乎也喜歡我這種型,在Hyatt飯店的海灘拍照時,一堆歐美白人遊客目光跟隨著我。我隨手撿起掉在地上的雞蛋花插在髮際,然後請一個戴著墨鏡看我們的胖女人幫我們拍照,她拍完後,說我真像「Miss Hawaii!」

喔,對了,或許還因為我那天穿了沙龍,加上原有的黑色長髮,感覺更有南太平洋渡假島嶼的風味。一早走出飯店時,連平時不太抬頭看人且寡言敬業的司機盯著我看半天,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印尼話,然後驚喜似的笑著說:「沙龍!」,我只能微笑回答:「是,沙龍。」心裡其實還是有些不太舒服,心想,這些人八成都喜歡那種輕移蓮步、娥娜多姿的東方情調,要不是度假,我才不會把下半身裹成那樣,走路走得真慢!完全沒辦法活繃亂跳,一點都不乾淨俐落。

不過後來我自己看了照片,的確覺得那個造型在我身上很好看,不用特別化妝或打光什麼的,拍出來都像花大錢拍的效果。

除了當地蒼蠅男,其實我還在提防白人戀童僻。許多可怕的歐美戀童癖會到東南亞買年輕女孩,有些受害者年紀甚至不到十歲,這些人在美國要是一旦被查到電腦裡有兒童色情照片,是會丟工作的。昨天看到新聞指出也有不肖台灣人到大陸做類似的事,令人髮指。別說白人,連台灣人都猜我的年齡是廿歲出頭,甚至未成年;巴里島人和白人猜不出我的年紀是正常的。白人說不定以為我頂多十七歲吧。

我如此充滿戒心,還是會碰上蒼蠅男。陳雪一到當地就開始發春,所以我認為她後來不管月經,和男人上床,是非常容易發生的,而且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再加上她的工作就是要幫蘋果日報寫出煽情的遊記,更需要那些元素。那麼,我既然缺乏那些磁場,究竟為何還會碰到蒼蠅男?我還不是一個人呢-___-bbb

忍著不耐,把陳雪的書看完,猜到一個原因,這一年來,巴里島由極盛而衰,不只當地人,還有其他印尼到巴里島謀生的人,已經越來越慌,客人少就難賺錢,於是更加積極找任何機會以改善生活,甚至離開印尼。

想起要離開的那天非常遲疑地給一個才談話幾分鐘的飯店清潔小弟胡亂寫了email,也是騎虎難下。現在我連他的名字和長相都想不起來,更不可能下次去找他,讓他開車帶我去玩。才十分鐘左右吧,他就可以這麼積極。

當時我單獨回房間,他藉機來跟我搭訕,這完全是不允許的行為,所以他一看到有人經過,就很慌張地告退。真是的,該不會是可惡的陳雪害的吧?陳雪跟那個和她上床過的飯店清潔小弟每回說話被飯店其他人員看到,都會讓小弟被盤問。陳雪有些不解,讓我暗罵她真是欠常識,五星級飯店怎麼容許客人跟員工有瓜葛呢?而且這不只是巴里島而已,全世界一流飯店都是有這種規矩的,不要以為當地是落後地區就可以亂來,不要以為自己是第一個親切跟當地人說話的台灣人就可以為所欲為。那個小弟要是被知道跟客人上床,一定會被開除了。

要是巴里島五星級大飯店都開始春色無邊,那這個島嶼的觀光業也完了。我悲哀地想,其實應該不遠了。從一個災難之島到這個墮落之島,我的感觸特別多啊。

阿姨曾說,她十年前和姨丈到巴里島時,住在三星旅館。看到住在同間飯店的美國、澳洲女人,通通都帶著當地男人進房間,三不五時就聽到隔壁傳來叫聲,三星飯店的隔音效果非常差。而且這些Beach Boy動輒把「愛」放在嘴邊,想要那些來自富裕國家的女人把他們弄出印尼這個落後國家,有些女人因被灌太多迷湯,便心軟,之後便是另一種災難的開始。我沒想到後來在一本書上,看到有人提到二十年前就是如此。所以巴里島的墮落,其實已久了。或許當地回教看不慣這一切,引致庫塔區的爆炸案,只是冰山一角。

巴里島的墮落已經深入當地文化一部份,交融在他們對困苦現實生活的不滿,於是用這些方法,想求得解脫。 陳雪還在書中提到她看當地人可憐,隨手就給了幾萬盧比給她碰見的人,讓我又是滿臉斜線。就是有這種亂來的觀光客,這個島嶼才會如此世故、重視金錢啊!我會在烏布碰到跩得二五八萬的生意人,其來有自。陳雪覺得男人買她,她買男人,這樣很好。不是自相矛盾嗎?明知道這些問題根源在於錢,自己又陷入共犯結構裡。即使要證明魅力,不必如此。 如果要我對這些再說什麼,那就是:千萬別愛陌生人!不要把旅行中的任何一個同\異性當作滿足自己空虛心靈的工具!

由 debby 發表於 December 6, 2003 04:30 PM |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