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2007

白吃的午餐人人愛

在一篇報導Google員工餐廳的文章中,其中提到:「免費餐點成為公司吸引年輕優秀人才的有利條件之一」。

但是,實情真的是這樣嗎?

我沒有機會探究,因為沒有熟人在Google工作,倒是有機會見識到另一家美國大企業灑錢辦活動、提供免費餐點的一面。

去年在雷根圖書館見識到某公司的大手筆之後,今年又有一個機會。

某人有天打電話回家跟我說第二天是公司的園遊會。看慣了台灣的園遊會,聽到「園遊會」三個字,其實沒什麼吸引力。但是他說那是年度盛事,去年的園遊會有墨西哥樂團表演,看了之後讓他非常感動。而且現場提供各種免費餐飲,「簡直就是酒池肉林!」他這麼說。

我突然好奇起來,說什麼都要去。但是之後他發現沒有註冊,沒辦法去。不過,後來經過一番波折,我們最後以guest的名義,而不是以員工和眷屬的身份前去。

這次的報名註冊人數,據說空前地多,有一萬多人。去年的精彩,當然是一個因素,同時還有其他傳聞,也促使這次參加人數暴增。

某公司辦這類活動,總是有出人意料的地方。像是上次在雷根圖書館那次,某人的同事說有肚皮舞,許多男人看了眼睛都發直了。不過,當時的場地不小,我們並沒看到。

不管怎樣,我們都是乘興前去。

這次的食物,依舊令人失望。越南春捲味道頗怪,墨西哥食物不合胃口,一堆速食沒有吸引力,而且我的食物地雷一大堆,所以我離開時並沒吃飽喝足。

倒是有個地方,讓我覺得還不錯,就是每個員工餐廳都提供兒童餐。畢竟在這種節日,員工都會帶小孩前來,大人要吃飯,小孩當然要吃飯。照顧小孩的胃口,也是照顧員工和員工的眷屬,全家盡興,這種活動在員工心目中的評價才會及格。

過去我在台灣觀察到的產業規模沒這麼大,沒有這類活動。我不知道台灣那些賺錢的電子業,在辦員工和員工眷屬同樂的活動時,是否也像美國企業的活動那樣周到?

這個活動,據說明年可能停辦,因為某公司不再像過去那樣賺大錢了。公司的榮景不再,免費的午餐自然沒了。

回到最前面的疑惑,免費餐點是否真能吸引優秀人才?我覺得這是一個荒謬的說法。優秀人才若為「吃」這檔事,去一個不能發揮長才的地方工作,似乎不太可能。不同的人追求不同的東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層次,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優秀人才」為了高薪去一個地方工作還有道理,至於會為了「吃」而選擇工作的,我覺得不太優秀啊。

白吃的午餐人人愛,但是為了「白吃的午餐」,要割捨哪些東西,那可是需要好好思考的。到頭來,天底下還是沒有白吃的午餐。

相關:在雷根的空軍一號之下用餐(party at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

 

由 debby 發表於 08:11 A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27, 2007

天機可尋

好幾年前,第一年任教的曾師在課堂上跟我們提到,他覺得紫微斗數真的很準,然後為自己沒有官運而嘆氣。不過,他的升遷實在很快,一下就跟我的指導教授同級了。雖然在仕途上不像我的某些老師那樣幸運,也不像L師那樣成為電視名嘴,但他還是挺好運的(當然,他也很拼啦)。

我也嘗試過不同的方式探究天機,一直沒有慧根參透什麼。然而,最近突然發現,之前偶然看過的解析,似乎真的發生了。

於是再把紫微命盤攤開來檢視一番,忍不住拍案驚叫,哎呀,紫微斗數真的很準。

只是,時候未到,有時是沒法看清某些部分的。天機其實可尋,只是人的經驗與理解有限,於是無法預知未來。

 

由 debby 發表於 08:13 AM | 迴響 (0) | 引用

July 16, 2007

維骨力

家中有關節不好的長輩的人,應該聽過維骨力。以前我從美國回台灣時,每次都奉命去買維骨力。聽說爸爸的同學從美國回台灣時,甚至會準備一個皮箱,專門裝維骨力,然後回鄉分售親朋好友,因為價差很大。這次娘到美國來,我們也帶她去買維骨力和鈣片,送禮自用皆宜。

今天我又去買維骨力了。Albertsons剛好有特價,加MSM,90粒裝的,原本是24.99元,現在變成18.99。

 

不過,這回可不是要給長輩吃,而是準備自己吃。最近上下樓梯,覺得膝關節似乎不太對勁。我的膝關節不知道多久以前就不太好,數年前練瑜珈時,練到某些動作,就會聽到我的膝蓋發出聲音,而同間教室還有六十多歲的學員,反而沒有發出那樣的聲音,於是瑜珈老師當時就說應該注意了。

沒想到,最近居然讓我覺得再忽視這問題,恐怕就不妙了。於是趕緊去買維骨力回來吃。根據包裝,兩週就可見效。希望如此。

 

由 debby 發表於 08:14 AM | 迴響 (5) | 引用

July 10, 2007

今天是外婆出殯。做為唯一的外孫女,我無法出席,只能在此追憶過去的點滴。

前幾天,外婆過世的消息意外傳來,我與來美國看我的媽媽哭紅了眼。外婆臥病多年。幾個月前,媽媽去探視她時,她都在昏迷中,因此感到不妙。聽到醫護人員可能為了方便,而讓她吃安眠藥的消息,我天真地以為,只要轉院,她就沒事了。沒想到,她的狀況已經糟到沒有醫院或療養院會接受她,甚至就在我們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撒手離去。

關於外婆,我記得最清楚的事之一,是她不要我叫她「外婆」。因為用客家話稱「外婆」,是「家婆」,像「假婆」、「借婆」,她說像是「借來的阿婆」,因此我一直叫她「阿婆」,跟稱呼奶奶一樣。外婆和奶奶,剛好都是民國五年生的,這些年來,身體都不好,分別在不同的醫院臥病多年,許久不能下床自理。

年輕時獨自開業負擔家計的外婆,在媽媽眼裡,有著好手藝。小時候,我無法分辨,只知道外婆做的東西,跟在爺爺奶奶家吃的不同。後來,當某人提到「客家小炒」時,媽媽說她不會做,但是外婆做的客家小炒非常好,爺爺當年去提親時吃到,讚不絕口。這讓我十足好奇,到底外婆做的客家小炒,有何秘訣。可惜,當時我們問不了,因為外婆得的是老年失智症,這些年來,記憶不斷流失,她連自己的女兒,有時都認不出了。

失智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不是很瞭解。從外婆身上,我覺得失智是種把記憶從現在逐步往過去消滅的歷程。因為外婆有段期間,在療養院唱出媽媽沒聽過的童謠,每隔一段日子,她會講的話、唱的歌,都與前段時期不同。媽媽猜測,那些可能是外婆年幼時唱的歌謠,壓在她的記憶深處幾十年,直到上面的記憶被清除,才見了天日。有人說,老人和小孩很相似,當時的外婆,許多方面的確與兒童相似,尤其是無邪的那一面。

失智後的外婆,依然開朗,據媽媽說,她常逗得看護人員笑呵呵。外婆在我的記憶裡,就是那種幽默、會令人開心的長輩。可惜,我與她相處的時間不長,沒有學得她的一、兩分幽默。

外公過世的早,外婆這四十年來,獨力扶養子女與孫輩。勞碌一生,最後忘卻一切。媽媽得知噩耗後,哭著說,外婆現在算是解脫了。第一次發覺生與死的距離如此接近的我,不知該如何面對失去親人的失落,恐怕也只能接受媽媽的說法了。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反覆低吟這兩句,想起外婆,只有心傷。

 

由 debby 發表於 06:43 A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