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09

迎接火雞的感恩節

來美國這幾年,我始終對火雞興趣缺缺。因為火雞肉質粗,美國人的一些吃法在我眼裡很奇怪,例如拿去沾甜甜的蔓越莓醬,我的味蕾排斥那種奇怪的組合。更何況,火雞太大了,我們家只有三個人,如果要我在照顧小孩之餘,還要獨力烤那麼大一隻火雞(事前要先解凍、泡鹽水,然後要填料……很費功夫),然後至少接連半個月都吃火雞……我大概要逃家了。

沒想到,我們家今年居然在感恩節入境隨俗吃火雞了。

一群聒噪的火雞

火雞冰淇淋

哈,其實是火雞造型的冰淇淋啦。

火雞冰淇淋正面

火雞冰淇淋側面

白色香草口味的火雞冰淇淋

因為我們有個鄰居在附近開冰淇淋店,所以某人在節前訂了一盒9.9美元的四球火雞造型冰淇淋。黑、白、綠和粉色各為巧克力、香草、薄荷和草莓口味。還好是活火雞造型,如果是餐桌上的火雞造型,我大概不想吃吧。(在flickr上可以查到火雞肉造型的冰淇淋,例如這個這個)。

小J以前被爺爺奶奶帶去三一冰淇淋店(反而是我沒去過),據說他很愛吃冰淇淋。這次他一看到爸爸帶著冰淇淋回家,立刻說要吃。只是,他不喜歡吃上面裝飾用的糖霜,一吃就一副很噁心的樣子,他只肯吃冰淇淋。

我們家三人目前對感恩節的態度都頗為一致。今年既然公婆回台,就在自己家過節吧。目前我們還沒有文化的問題,因為美國化都不深,等幾年後,小J上學了,才可能慢慢有文化不協調的問題。看了中時〈感恩節火雞 美華裔媳婦廚藝大考驗〉一文,我不免慶幸某人是跟我有同樣文化背景的人。

因為很多餐館都在感恩節關門,所以我們也沒得叫外賣。準備晚餐前,我往窗外一看,外頭都黑漆漆的,很多人家都沒有燈火,看來都出門過節去了。異鄉人就是節日時哪都沒得去,只能待在家過節的人。

感恩節前,我在蘋果日報瞄到〈西卡紙 做感恩節飾品〉,差點以為自己看的是世界日報。台灣許多飯店推出火雞大餐的做法,更讓我覺得奇怪。美國人過感恩節,是因為他們的移民祖先從歐洲飄洋過海到這片土地時,因為不熟悉氣候和土壤,差點餓死。都是因為印地安人教他們種植玉米等作物,才讓他們有足夠的食物度過寒冬,所以在感恩節時吃火雞大餐感謝印地安人。那麼,同樣是移民後代的台灣人,吃火雞過感恩節做啥?感謝印地安人?還不如去參加豐年祭,感謝原住民吧。

寫到這,突然想起,其實我們家也不是完全沒有過感恩節的。因為我在感恩節烤了地瓜派和玉米麵包(cornbread。名稱雖是麵包,可是口感比較接近台灣人認定的蛋糕,而不是麵包)。地瓜和玉米也在感恩節大餐的元素裡,所以我們也不算完全不過感恩節的。


相關:
沒有火雞的感恩節
讓窮人也能過感恩節

由 debby 發表於 10:19 PM | 迴響 (0)

November 21, 2009

何年何月再吃火鍋?

自從小J出生後,很多昔日的樂趣,都變成過去的一場夢,短期內難以再現。例如,去韓國豆腐店、出國玩等。

我們以往會去的韓國火鍋店,人太多,座位太窄。我即使只是看到別人拿著嬰兒的提籃,都十分擔心,深怕有人一不小心,就把滾湯倒到嬰兒的身上,更別說自己把嬰兒提籃或稚齡的幼兒帶進去吃飯。

至於在家吃火鍋,小J幾個月大時,我們曾經在家吃過。那時小J七點就要睡覺,我們幫他洗好澡、送上床後,兩人就可以好整以暇地坐在餐桌前慢慢吃火鍋。火鍋料都是某人白天去採買的。自從小J跟我們一起吃飯後,我們就沒吃過火鍋了。直到今天。

今天我們去大華買菜。我瞥見冷凍櫃裡有寧記的火鍋料特價,隨口問某人要不要吃,他說好啊。其實我有點猶豫,因為我覺得小J不會喜歡吃,而且在家吃火鍋,旁邊有個精力旺盛的兩歲兒跑來跑去,真是太危險了。

不過,我有點嘴饞。前不久看到某位朋友在facebook上提到去左營劉家吃酸菜白肉火鍋,我在電腦前餓到發暈。因為那是我去高雄時,非去不可的美味火鍋店啊。可是我人在美國,只能對著別人的照片或自己的記憶流口水。

想了想,我還是把寧記酸菜白肉火鍋湯底放進購物車裡,然後再買一些火鍋料,準備晚上大快朵頤。

打從晚餐前,某人就很慎重地說,我們三個人一定要一起吃,我不要在他們吃火鍋時,又在廚房忙這忙那,因為他一個人不見得能防止小J亂動手。

我們家族就發生過大人吃火鍋時,幼兒被燙傷的意外。我有個表哥在中國大陸娶妻生女。第一年冬天,他們家吃火鍋時,不到一歲的女兒坐在螃蟹車裡到處撞來撞去,就在大人沒注意時,小女孩連車帶人撞上旁邊正在燒開水的爐子(顯然是個活動爐子,擺得很低),水壺立刻打翻,大人來不及搶救時,小女孩的兩隻手臂當場被滾水重度灼傷。頭幾個月,因為燒傷嚴重,表嫂每晚都要把他們女兒的兩隻手臂抓著,不讓手臂碰到床褥,小女孩才能入睡。要是大人睡著了,手一放下來,小女孩立刻會痛到哭醒。意外發生後,不只是小孩難過,大人日子也不好過。我見到那個小女孩時,她已經四歲左右了,手臂的傷還是很明顯,讓我看了怵目驚心,可以想見受傷當時她有多痛。

有前車之鑑,我更不敢放鬆戒備,尤其因為小J最近有手癢的毛病,老是喜歡故意弄翻這個、打翻那個。不過,他今天吃晚餐時還好,只是,他真的不喜歡吃火鍋,吃一點豬肉片、一點火鍋餃,喝一點湯,然後吃個優格,就下桌了。之後問題才來了。

他老是故意往火鍋那邊衝,像個煞車失靈的火車頭。我們從好好講,到後來不得不吼他,要他別過去。小J後來還故意一邊裝可愛,一邊慢慢晃過去,不過還是被叫走。他最後就很委屈地看著《Goodnight Moon》,語氣哽咽地自己講小兔子的事,直到某人放下筷子,過去陪他看小兔子,小J才覺得好一點。

照今天的狀況,下次吃火鍋可能是很久以後的事了,不然就是只能在瓦斯爐上煮好,把火鍋料盛到大碗裡,端上桌當菜來吃。畢竟兩到五歲是容易發生居家意外的階段(如果兩歲以下時發生過兩次大的意外傷害,則要注意小孩是不是過動兒),安全還是最重要的事。

由 debby 發表於 10:11 PM | 迴響 (2)

November 14, 2009

兩歲兒語錄(2)當嗚嗚喂!

公主家的拉布拉多小J一歲多的時候,會講自己的名字。那時他的發音不標準,一開始都說自己是:「凱J」。某人聽了就跟我說:「他幫自己改名字耶!」但是小J真正幫自己改名字,是最近幾個月的事。

現在我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都說:「掰掰!」「你姓什麼?」「姓嗚嗚喂(狗)!」上次他奶奶問:「你爸爸姓什麼?」他也說:「姓嗚嗚喂!」這小子居然自己改祖換宗去了,而且自認是「嗚嗚喂掰掰」!

前不久,某人同事來我們家時,小J因為聽到叔叔說中文,他聽得懂,一直去找叔叔。叔叔便問他:「你姓什麼?」小J依舊答:「姓嗚嗚喂!」那個叔叔當場十分錯愕:「嗄,姓魏?」我和某人家族可沒有任何人姓魏啊。在那之後,小J一旦被問到姓什麼,就改說:「姓魏!」可是過一陣子又改回:「姓嗚嗚喂!」

今天傍晚,某人問小J:「你長大以後要不要當醫生?」小J立刻說:「不要!」某人追問:「那你要當什麼?」小J答以:「當嗚嗚喂!」唉,這小子不但認狗做父,還真心希望自己是狗似的。

小J認識「狗」這種動物,不過是年初的事。因為他那時在公園裡見到公主就嚇得狂哭,所以公主外婆請我們去她家,試試看讓小J和公主多一點接觸,看看會不會因此改善他的哭鬧反應。有回公主的外公帶著他們家的拉布拉多狗從後面經過時,小J看到了。我本來以為他會怕,把他抱著。沒想到,他用手語跟我表示他要看,我便帶著他去看。他一看就著迷,自此之後,在公園裡只要發現有人帶狗去散步,他就盯著人家的狗一直看。

公主家的拉布拉多

美國滿多狗主對小孩很友善,聽到小孩喜歡狗,多半會同意讓小孩去摸或拍狗。有幾次,我詢問狗主人,能不能讓我幫他們的狗拍照時,他們也問小J要不要摸狗。可是小J怕得要死,一靠近狗又開始哭。最扯的,莫過於有次他在公園裡發現有人帶著拉布拉多狗去沙坑裡玩,就跑過去。狗一回頭看他,他立刻嚇哭,轉身往我衝過來。

狗

黑色貴賓狗

狗

puppy

原來,狗對小J而言,是一種適合遠觀的動物。好吧,那我就多拍一點狗的相片,讓他在家裡慢慢看好了。一直很想養狗的某人,便慫恿小J跟我說要養狗,我說:「不要養狗。養狗好貴。」根據一項調查,美國人養狗,一年要多花三千美金的開銷。我們家已經有小孩了,不需要養狗,我也沒力氣處理因為養狗而跟著來的各種問題,更別說狗是一種每天都要帶出門的動物,下雨天、下雪天也不例外。

現在小J有時還是會來問。我只要說:「不要」,他自己會接著:「嗚嗚喂好貴!」孩子,你知道就好。

不能養真狗,我就幫他買個小狗玩具好了。找了半天,我幫他買了Plan Toy Sit N Walk Puppy。這是一隻泰國木製的小狗玩具,可以拉著走,但是只有兩個輪子,以代替四條腿。小J剛開始不是很喜歡,因為造型有點抽象。而且他拉的時候,常會把狗拉翻,他不知道怎麼把狗扶正。不過,他現在三不五時還是會拿出來拉一拉,假裝自己在遛狗。除此之外,Melissa & Doug出了好幾款33吋,跟真狗很像的絨毛狗,價錢從二十美金到五十美金不等。我沒什麼興趣買這種太逼真的假狗回來,太大、太貴又太嚇人,畢竟我不是喜歡狗的人。

小J喜歡狗到講過很多好笑的話。前不久,他看一本圖書館借來的小狗書,其中一頁是兩隻小狗穿衣服。他有次自己看那本書時,居然說:「啊哈哈哈哈!好多嗚嗚喂沒有穿衣服!」聽起來,那些沒穿衣服的狗好像變態。我於是趕緊跟他說:「狗沒穿衣服是很正常的!」(所以他後來才會看著食譜說:「這個阿姨沒有穿衣服!」)

有次某人問他一個怪手玩具是誰送的,小J居然說:「嗚嗚喂送的?」我忍不住要問:「哪一隻嗚嗚喂?」他當然沒給我答案。有晚吃飯時,他說不要爸爸餵他吃飯,「嗚嗚喂餵!」某人說:「如果嗚嗚喂會餵你吃飯,那嗚嗚喂不會在這裡,我會帶他去上電視!」

對小J而言,嗚嗚喂可能是萬能的,我們能做的事,狗也能做。所以他不想當醫生,而想當一隻狗。某人很無奈地說:「這什麼志願啊!」這願望是很怪,但是,有哪個兩歲兒會許「世界和平」之類的願望呢?

dog

由 debby 發表於 11:12 PM | 迴響 (0)

November 10, 2009

兩歲兒語錄(1)這個阿姨沒有穿衣服!

小J的語言能力在這幾個月突飛猛進,現在已經會講很長的句子,也可以跟大人對話了。出門在外時,其他會說中文的大人也可以聽得懂。他現在甚至會學著講一些英文單字和句子,只是發音還不標準,有點像外國人。

他最近喜歡跟我一起看食譜。看到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圖片,還會假裝拿來吃。我煮飯的時候,他就自己跑到廚房旁的架子邊,跟我說他要看食譜,然後拿走一堆食譜。

看著看著,他語出驚人:「這個阿姨沒有穿衣服!」

到底是哪個阿姨呢?哪本書上有人沒穿衣服嗎?難道我們家有限制級的書?我趕緊湊過去看,原來是:

Whole_food _code.jpg

哈,因為陳月卿穿的是肉色上衣,所以小J以為她沒穿衣服!

他有時看著照片中的另一人,連帶也說:「這個伯伯沒有穿衣服!」蘇起明明就有穿衣服啦,他又不是舒淇!

我特別跟他解釋,那個阿姨有穿衣服,只是衣服的顏色跟膚色很接近。他聽了似懂非懂。等到一兩天之後,他再拿出同一本食譜,依舊說:「這個阿姨沒有穿衣服!」

算了,不要跟兩歲兒太計較,等他大了就知道,那個阿姨穿了衣服。

由 debby 發表於 10:16 PM | 迴響 (4)

November 05, 2009

做炒飯要用再來米

年初,因為看了陳月卿的食譜,決定做蘿蔔糕。因為不知美國哪裡有再來米,我心想,再來米既然黏性較差,那用泰國米、印度米代替也可以吧?於是我在洋超市買了一小包的泰國Jasmine Rice。

雖然Jasmine Rice黏度不佳,不代表它的含水量跟再來米相似。Jasmine Rice的含水量可能比再來米高,所以那次做的蘿蔔糕太過濕軟。後來,我在華人超市找到泰國在來米粉,那包泰國米就被打入冷宮。

直到幾個月前,我在聯副讀了焦桐寫的〈論炒飯〉,看到他提到:「一盤高明的炒飯絕不能馬虎將就,從米的選擇、淘洗即須講究。蓬萊米黏、軟的質地不合適炒飯,最好選用再來米,取其黏性小、顆粒分明;其次如印度、泰國的長米也行。」我心想,看來那包還有八成的Jasmine Rice就全留著做炒飯了。

今天下午,附近的Albertsons超市有八小時的特賣,特賣內容包括各式火腿。我買了各一磅的honey smoked ham和genoa salami,一磅的份量對我們兩大一小的三口之家來說,其實挺多的。我準備拿後者來加到蘿蔔糕裡,前者則可以拿來做火腿蛋炒飯。

因為冰箱裡的剩飯不多,所以在炒飯前,我煮了Jasmine Rice。煮好之後,拿出來用飯匙將飯翻一下降溫。然後炒其他的配料。

以前我都是先炒洋蔥、冷凍蔬菜,加飯,然後跟焦桐說的一樣,再加蛋汁。可是因為油下得不夠,加了蛋汁的飯很快就黏成一大塊,鍋底也沾了一堆飯,變得很難炒。那時用的是平常吃的的蓬萊米,照焦桐所說,是個錯誤。

昨晚我隨手查英文食譜,查到一個火腿炒飯(stir fried rice with ham)的食譜。那個食譜的做法是:先炒蛋,炒好盛起;再炒蔬菜和火腿,炒好盛起;最後炒飯,然後加回火腿和蔬菜,再加回炒蛋,起鍋前加蔥花。

這個做法顯然簡易許多,新手比較好上手(老饕焦桐不見得會欣賞這種做法)。不然,照逯耀東的說法,炒飯是很考驗廚藝的。以前大戶人家要試廚子手藝,就讓廚子做蛋炒飯和青椒炒牛肉絲(唐魯孫家就這樣)。

這種蛋炒飯應該都會加胡椒。我和某人偏好加白胡椒,但是小J的嘴很刁,不管我加再少,他都吃得出來,嫌辣(即使我一點都不覺得)就不吃了。我因此得省略,添到飯碗之後,再加白胡椒。

前幾天,我做腰果雞丁,難得加了一小條辣椒,我不覺得辣,倒是小J吃幾口就說:「好辣!」拼命喝杏仁奶,然後就不肯吃了。看來小孩的味覺比較敏感啊。家裡有這種挑嘴小孩,調味就很令人傷神。太淡,他不吃;辣,他不吃;酸,他不吃;苦,他不吃;太鹹,我不想給他吃;太甜,我不想給他吃……

我本來預備要留一份當明天中午我和小J的中餐,不過主顧客很捧場,全都吃光了。也好,蛋炒飯蒸過就沒那麼好吃了。要吃的時候再炒吧。


延伸閱讀:
焦桐〈論炒飯〉(上)
焦桐〈論炒飯〉(下)

由 debby 發表於 10:50 PM | 迴響 (0)

November 03, 2009

還不到單飛的時候

今天是小J上的Play & grow with me的最後一堂課。事前我跟他說,上完這堂課就沒有課了,他一直說:「還要上!」在此之前,他總是三天兩頭就說:「去Ms Tia那邊畫畫!」我有回便跟Ms Tia提到,小J很喜歡上她的課。Ms Tia便建議我下一次幫他報名單飛的課程,我只負責接送,上課時我就離開。

我跟Ms Tia說:「他一句英文都不會講!」Ms Tia說,沒關係,上課的流程都是一樣的,很多句子都會重複,他聽久就會明白,就跟學語言一樣,而且兩歲兒學語言很快。現在她的單飛班上有兩個小孩完全不會英文,可是他們適應地很好。

我又問,那他可能會哭,到時怎麼辦?Ms. Tia說,那很可能會發生,我在的時候,他會哭得很厲害,等我走了,他就不哭了,然後會去找他想玩的。過程會很戲劇化。反而是我可能比較不能適應。

聽她這麼講,我曾一度真的準備幫小J報名單飛的課程。可是,後來我問小J:「你要自己去上Ms Tia的課,還是跟媽媽一起去上課?」他說:「跟媽媽一起!」

學Humpty dumpty摔倒再加上他現在雖然每週至少見到阿D兩次,他還是很怕阿D。倒是阿D很喜歡我們,不管來我們家,或者我們去他家,他都很開心。上週我們到他家門口,他一聽到我們按門鈴,知道我們來了,興奮地在屋裡尖叫。而且阿D很喜歡看小J做什麼,一直問我:「小J在做什麼?」他對小J很有興趣,甚至會主動牽小J的手,想要親小J。倒是小J一直退縮,往我身邊擠。

我於是跟S說:「阿D應該滿適合去上學了。」可是S說,阿D只有對我們這樣,他一聽到別的小孩講英文,熱身的時間至少要一小時以上,看到其他的大人,還是會哭。阿D也是在弟弟出生後(兩歲五個月左右),才比較不害羞的,而且他一開始很怕自己的弟弟,坐在車裡時,看到弟弟在旁邊的汽車座椅上,就一直哭。

年紀較小的小J,至今尚未對別的小孩產生興趣。他去上Ms Tia的課時,一有別的小孩(往往是比他小好幾個月的弟弟或妹妹)來搶玩具,他就趕緊放手往我這邊跑。別的妹妹坐在他對面一直看他,他也會覺得很不自在,從椅子上站起來,一副想逃跑的樣子。直到上上週,我們去公園時,他看到我把他的一支鏟子拿給阿D,生氣地對我和阿D潑沙,那是他第一次表現侵略性的行為。

我想了想,下一期還是繼續幫他報名親子一起上的Play & grow with me吧。今天結束的班上,年紀最大的印度姊姊,即將在一月滿三歲,她媽媽也沒意思要讓她單飛,下一期照樣要報親子課程。即使最活潑外向的公主,也是到三歲以後,才開始自己去學前班(preschool)的,之前都是外婆帶著她去上課。即使是現在,她仍有一天會跟媽媽一起上親子科學課程。

而且,Ms Tia的課總是有點心時間。今天結束的班,都是媽媽帶著的,可是每到吃點心時,我從沒看到哪一個媽媽會帶小孩去隔壁的洗手間洗手,她們連乾洗手都沒用。偏偏有些媽媽依舊會在小孩感冒時帶小孩來,小孩到處亂摸,然後用手拿餅乾吃……這實在有違我的衛生標準,我可不想讓小J把病毒帶回家。如果上單飛課,我想為了方便,老師也不會盯著每個小孩在吃點心前洗手。更何況,我今天才得知,我們斜對面的印度鄰居上週全家感染H1N1,所以印度先生一整週都沒上班,車子一直停在車庫外面,讓我和公主的外婆差點以為他丟工作了。據說把病毒帶回家的,就是他們家九月後開始去上學前班的三歲女兒。

S本來邀我一起跟她帶小孩去較遠的地方上比較便宜的親子課程。那個地方是老師和家長共營的,家長常要去做義工,所以費用較低廉。可是前不久,她聽說那裡有小孩在換尿布時,感染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園方對此也沒有很好的處置,嚇得她立刻打消去那邊的念頭。

Ms Tia今天提到,一般都要經歷三個托兒所(day care),才會找到真正適合的。而找學前班,也要在真正上學前一年就決定好。決定之前,至少要去看三次,一次是事前和校方規劃好的,一次是沒和校方規劃好的,另一次是有活動時。

我還沒打算要找學前班,現在不過想找個合適的地方讓小J和別的小孩一起上課,就覺得實在不是很好找,到真正要找學前班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傷神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0:19 PM | 迴響 (1)

November 02, 2009

逐年縮水的某公司園遊會

某公司園遊會今年是德國主題某公司往年都是大小園遊會、活動不斷,今年卻顯得很冷清。前不久,我想起此事,便問某人:「今年怎麼都沒有園遊會?」「有啊,快到了,只是時間不好,週五傍晚五點到晚上九點。」聽起來某公司好像要減少參加人次似的,這時間實在不好,很多小孩都需要早睡,若要保持往日的規律,又想參加,只能急匆匆地去一下,然後回家。不過,聽說這次還是有七千多人(含員工及眷屬)報名,如果是週末假日白天,應該會有上萬人報名吧。

之後我就忘記這件事了。直到上上週五,小J午睡起來後,我接到某人電話問我們要不要去?我說當然要啊,然後火速準備好出門。

去年的活動其實已經大幅縮水了,剩下夏天的辣食烹飪比賽和冬天的兒童園遊會。這次據說是所有活動都加進來,所以照例有辣食烹飪比賽,這是某公司從創立不久就有的活動。

到了會場,先做的事,當然是飽食一頓。往年各餐廳有不同的菜單,今年各地的食物組合都一樣。這次是德國主題,所以有白色的德國香腸和酸菜。我先拿了一個扭成心形的Pretzel讓某人餵小J吃,就去排隊拿食物了。他們照例都會準備一些專門給兒童吃的食物,蛋糕之類的糕點我就跳過,拿了Mac & cheese給小J,然後還拿一些義大利肉醬麵、肉狗、德國酸菜、德國香腸和麵包。以前小J能吃的很少,現在他能吃的東西增加了,除了因為他長大了,也因為菜單不一樣。要是像上次那樣又是一堆偏辣的墨西哥菜,他就沒法吃了。

某公司園遊會的布置

小J以前吃過Mac & cheese,但是不捧場,這次他倒是可以接受。他最愛的,還是德國香腸。酸菜他吃一口就吐掉,他向來不愛吃偏酸的食物。這次的垃圾食物依舊很多,我只讓小J吃爆米花。(之後我以為他願意吃Mac & cheese了,可是他後來又不肯吃了。八成是某些cheese的味道讓他不喜歡,只是我不知道他喜歡的到底是哪一種。)

某人照例用啤酒卷換了啤酒回來。為了避免參加者喝醉,每人所拿到的啤酒卷是有限的,但是要跟不喝酒的親朋好友要到啤酒卷,還是很容易。不過,在不懂事的小孩面前喝酒的壞處是,小孩看了也想喝,所以某人只拿過一、兩次。

隨便吃了一頓之後,我們就去逛了。此時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溫度也開始慢慢下降。我們看到很多人拿著一包天藍色的毯子,覺得很好奇。後來才發現有個角落堆了一大堆藍色毯子,分贈給參加者,以免參加者受凍。雖然牌子上說一家拿兩條,但是我們看到很多華人拿了不只兩條,甚至有人用白色大垃圾袋去裝。白人就只看到一個拿超過兩條的。我以為美國人都很耐寒,可是後來我看到有青少年把藍色毯子披在身上,邊披邊走,背後的標籤都沒撕呢。

辣食烹飪比賽區簡直就是人山人海。去年很多攤位的食物都不怎麼辣,今年的則是每一個都讓我辣到耳朵痛,吃不下去,只能拿給某人。

小J此時看到人那麼多,而且天快黑了,心裡很害怕,走一走就要人抱,後來就只能讓他坐在推車上。車剛到停車場時,某人本來說不要拿推車,小J那麼大了,可以自己走。我說帶著推車比較好。後來證明這是對的。因為他的確不肯走。某人一個同事抱著兩歲的女兒,她說跟她先生走散了,只能一個人一直抱女兒,手都快抱斷了,有推車比較好。另外,我們也看到某人另一個同事的五歲兒子和近四歲的女兒都坐在推車上。我們在那一帶碰到很多人,包括S。阿D那時由爸爸用背巾抱著,可是他還是很怕地一直哭鬧,倒是他弟弟安穩地在媽媽懷中四處張望,後來就睡著了。

遠一點的是兒童遊樂區,可是那一帶偏暗,推車一過去,小J就說:「回家!」多數的遊樂設施都是用充氣設備打起來的,所以有類似facebook遊戲Roller coaster kingdom裡那種人可以在其中彈跳的充氣設施。那邊主要是較大的學齡兒童在玩,好多都玩得很瘋。聽說也有幼兒區,我們沒去找。去年還有摩天輪什麼的,我看到時,覺得好可惜,小J太小了,還要好幾年才到可以玩那些的年紀。沒想到,今年就沒摩天輪之類的了。過了幾天,聽說有小孩玩了回家之後就發燒,想到今年的流感很可怕,所以小J沒玩到,也不算太可惜?(自我安慰)

(就跟小J說的一樣:「好黑!看不到!」)

某公司園遊會的兒童遊樂區

某公司園遊會的兒童遊樂區

(以下是去年夏天的照片)

某公司夏日活動的摩天輪

某公司夏日活動的兒童遊樂場

某公司夏日活動的兒童遊樂場

另外有一區是兒童科學區,有一些大哥哥大姊姊在帶著小朋友做簡單的實驗。最搶手的,莫過於其中一個在發螢光棒。偏偏那個大男生不是所有人都發,他只給小孩,而且是講解完才發幾支,然後繼續講解。一堆人在那邊推啊擠的,我左前方的華人太太大喊:"Don't push!"可是後面的人照樣擠。某人把小J的手伸出去,讓小J拿到最後一支,他那時都快被擠到哭了。某人有同事因為拿不到,忿忿地走了。今年的活動預算想必拮据很多,往年不曾搶東西搶成這樣啊。後來小J就拿著那個螢光棒玩半天,直到回家。這個螢光棒的螢光只能維持六小時,所以小J一覺醒來後,那個螢光棒已經不會發亮了。

某公司園遊會的兒童科學區

我問小J:「好不好玩?」他說:「好玩!」奇怪,他什麼都沒玩到啊。回家的車上,他說:「好黑!看不到!」我們才想起,他很少在晚上出門,就算從公婆家回來時,已經入夜,他那時往往在睡覺。

他後來倒是很喜歡說:「出去吃飯!」或者對他而言,有意思的是在外頭吃晚餐?而且飯後可以吃點他愛吃的爆米花?那,就只能等明年囉,如果某公司還沒把這類活動經費都刪光的話。


相關:
在雷根的空軍一號之下用餐(party at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

由 debby 發表於 10:09 PM | 迴響 (3)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