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09

迎接火雞的感恩節

來美國這幾年,我始終對火雞興趣缺缺。因為火雞肉質粗,美國人的一些吃法在我眼裡很奇怪,例如拿去沾甜甜的蔓越莓醬,我的味蕾排斥那種奇怪的組合。更何況,火雞太大了,我們家只有三個人,如果要我在照顧小孩之餘,還要獨力烤那麼大一隻火雞(事前要先解凍、泡鹽水,然後要填料……很費功夫),然後至少接連半個月都吃火雞……我大概要逃家了。

沒想到,我們家今年居然在感恩節入境隨俗吃火雞了。

一群聒噪的火雞

火雞冰淇淋

哈,其實是火雞造型的冰淇淋啦。

火雞冰淇淋正面

火雞冰淇淋側面

白色香草口味的火雞冰淇淋

因為我們有個鄰居在附近開冰淇淋店,所以某人在節前訂了一盒9.9美元的四球火雞造型冰淇淋。黑、白、綠和粉色各為巧克力、香草、薄荷和草莓口味。還好是活火雞造型,如果是餐桌上的火雞造型,我大概不想吃吧。(在flickr上可以查到火雞肉造型的冰淇淋,例如這個這個)。

小J以前被爺爺奶奶帶去三一冰淇淋店(反而是我沒去過),據說他很愛吃冰淇淋。這次他一看到爸爸帶著冰淇淋回家,立刻說要吃。只是,他不喜歡吃上面裝飾用的糖霜,一吃就一副很噁心的樣子,他只肯吃冰淇淋。

我們家三人目前對感恩節的態度都頗為一致。今年既然公婆回台,就在自己家過節吧。目前我們還沒有文化的問題,因為美國化都不深,等幾年後,小J上學了,才可能慢慢有文化不協調的問題。看了中時〈感恩節火雞 美華裔媳婦廚藝大考驗〉一文,我不免慶幸某人是跟我有同樣文化背景的人。

因為很多餐館都在感恩節關門,所以我們也沒得叫外賣。準備晚餐前,我往窗外一看,外頭都黑漆漆的,很多人家都沒有燈火,看來都出門過節去了。異鄉人就是節日時哪都沒得去,只能待在家過節的人。

感恩節前,我在蘋果日報瞄到〈西卡紙 做感恩節飾品〉,差點以為自己看的是世界日報。台灣許多飯店推出火雞大餐的做法,更讓我覺得奇怪。美國人過感恩節,是因為他們的移民祖先從歐洲飄洋過海到這片土地時,因為不熟悉氣候和土壤,差點餓死。都是因為印地安人教他們種植玉米等作物,才讓他們有足夠的食物度過寒冬,所以在感恩節時吃火雞大餐感謝印地安人。那麼,同樣是移民後代的台灣人,吃火雞過感恩節做啥?感謝印地安人?還不如去參加豐年祭,感謝原住民吧。

寫到這,突然想起,其實我們家也不是完全沒有過感恩節的。因為我在感恩節烤了地瓜派和玉米麵包(cornbread。名稱雖是麵包,可是口感比較接近台灣人認定的蛋糕,而不是麵包)。地瓜和玉米也在感恩節大餐的元素裡,所以我們也不算完全不過感恩節的。


相關:
沒有火雞的感恩節
讓窮人也能過感恩節

由 debby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9 10:19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