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 2013

小黃瓜教六歲小孩的事

cucumber幾年前看了ㄧ段Jamie Oliver的影片"Teach every child about food",心裡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像影片中的那些小孩一樣,不認識蔬菜,不知道食物從哪裡來。不過,不是全美的小孩都和蔬果的關係這麼疏離,去年前帶小P去農場採草莓的時候,碰到農場的人幫一些學齡兒童上課講果樹,主講人問小朋友水果是否都長在樹上,很多小孩都能正確地回答不是。之後她又問幾種水果是長在哪,不少小朋友都答對了。英文對不同型態的植物有不同的名稱,像葡萄是長在藤上的,藍莓長在灌木上,蘋果長在樹上,不像中文說水果長在果樹上那樣籠統,而當時在場的美國小孩能答對的也大有人在。也許這是生活在加州的好處,畢竟加州是農業州,各地都有農場和農田,比很多州容易看到許多蔬果的生長樣貌。這裡的農場雖不算太遠,倒也不是天天可去的,南加州大部分的地方不會下雪,屬於第九或第十耐寒區,比其他州可以種的植物多很多,如果能克服陽光、土壤等環境因素,就近在自家後院或陽台種植一些蔬果,讓小孩有更多機會觀察植物,進而了解自然界的生態,這會是最好的副作用。

在自家院子種蔬果的美國人很多,Youtube有很多人分享的影片,多看幾個影片,就比較了解特定蔬果的種植方式。真的多虧這些熱心分享經驗的影片,讓我學了不少,偶爾也可以講點植物知識給這兩個每天有問不完問題的小男生聽。

自從這一兩年我比較有空在後院種點可以吃的蔬果後,小J常說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幫我清理後院。每天傍晚我忙著煮飯時,他得到許可就跑到後院去撿落葉〔增加院子垃圾桶的垃圾量,才能早點推出去〕、撿石頭,當然也會趁我們不注意採藍莓、草莓來吃,不過我告誡他千萬不要採了就直接放嘴裡。因為年初我們在後院發現老鼠的蹤跡,老鼠把我埋到土裡的廚餘挖出來,我們還瞥見過那長長的尾巴。上週拿黃瓜給對面的鄰居時,甚至聽說他們開著車庫通往後院的邊門,女主人在車庫裡無意中踩到老鼠,然後被受傷的老鼠回頭咬了一口,傷口頗深,以致要去醫院。我們雖然在後院放了捕鼠夾,但是從沒抓到那可怕可惡的老鼠。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自家後院產的食物,也不要直接放到嘴裡比較好。

最近小黃瓜生長茂盛,小J常跑去撥開茂密的葉子,像尋寶遊戲般找小黃瓜的蹤影。我也喜歡在小黃瓜葉裡找小黃瓜,照目前的生長狀態,這工作很挑戰眼力。他有時看我把夠長的小黃瓜藤綁到支架上時,忍不住問很多問題。像是:「為什麼要把小黃瓜的葉子綁起來?」我跟他解釋,是為了要讓蜜蜂比較容易看到花,讓它們去採花粉,在男生花和女生花間採花粉,這樣幫女生花授粉,才會有小黃瓜。某人後來因此恍然大悟,想到英文諺語為何要用The birds and the bees來婉轉地指涉生殖行為了。好在小J沒繼續往下問,不然我得求救於兒童性教育的書了。

因為每天都看著小黃瓜長大,看得都有感情了,小J和弟弟現在每天都要吃小黃瓜,有時中午吃不夠,晚上也吃。好在最近產量大,有時一天最多可以收成六到八條,多到可以分點給別人。剛開始要加優格或調味給他們吃,現在他們就算直接吃也願意。以前切片之後還要切兩刀,加優格的話,甚至要切成小丁,不然他們會嫌太硬。現在切片就可以了,他們喜歡啃黃瓜的感覺。

小孩會注意的東西往往是很小的細節,他們最近吃切片的黃瓜的樂趣,就是數上頭有幾個種子。小J會簡單的加法,他可以數了兩個切面上的種子數,然後加起來,練習數學。三歲的弟弟連一數到十都還會跳幾個數字,就繼續慢慢數吧。黃瓜和南瓜的種子不同,是卡在黃瓜肉裡的,沒辦法像南瓜子一樣全部挖出,就沒法照《How Many Seeds in a Pumpkin?》裡頭教的方法,用不同基數〔2、5、10之類〕來算出一顆瓜裡總共有多少的種子。小J算著算著,問我:「這些黃瓜是用幾個種子種的?」我回答只有一個。他又問我,如果把整條黃瓜埋到土裡會怎樣?我說,黃瓜會慢慢在土裡爛掉,變成土的一部分,但是種子在溫度和水分合適的時候,會開始發芽,長出黃瓜苗,然後長很多葉子,開花,又結了好多黃瓜。ㄧ條黃瓜的種子很多,要有很大一片地來分種才行,到時會長出非常非常多的黃瓜。他聽了感到很驚奇。的確,一個種子蘊藏一座森林的秘密,這話一點都不誇張。

最近他們看了《Oliver's Vegetables》和《Oliver's Fruit Salad》,講一個叫Oliver的小男生,原本不愛吃蔬菜和水果,只愛薯條,但是他很欣賞爺爺家自己種蔬果,在前一本書裡,爺爺讓他在菜園找他愛吃的馬鈴薯來做薯條,拔錯蔬菜的話,晚上就要吃那種蔬菜,結果他前幾天都找錯,陸續吃了很多種蔬菜,每種都讓他覺得好吃,最後才如願吃到他愛吃的薯條。後一本書則是他對媽媽要到超市買水果感到不以為然,因為爺爺的果園裡甚麼都有,他後來看到水果切丁後呈現的水果沙拉很漂亮,也就愛上了水果。小J看到Oliver對自家種的蔬果這麼捧場,有樣學樣,也很喜歡自家出產的蔬果,尤其是今年第一次種的黃瓜。

好景不長,上週天氣變稍熱,我注意到很多黃瓜葉子上出現白粉,看來得了白粉病,這株黃瓜來日不多了。我們這一個月已經採收五十條,超乎我的預期,我想在這株黃瓜有限的日子裡,我們應該不會採收超過二十條吧。小J看到我剪除大量有白粉的黃瓜葉,大呼黃瓜變好醜,因為他喜歡葉子茂密的樣子。他聽到黃瓜快不行的消息後,央求我明年還要種黃瓜,而且小氣到連我要拿幾條給公婆,他都唉唉叫不停。其實我們以往沒有特別愛吃黃瓜,今年是因為自家黃瓜盛產,才變成每天都在吃黃瓜。以後每回都要慎選種子,要種我們愛吃的蔬果,這樣才不會在盛產時有吃不完很痛苦的心理壓力。今年的黃瓜實驗不算太差,最重要的是,讓兩個男生多喜歡一種蔬果,又實際觀察黃瓜的生長,也算這個暑假的收穫了。

cucumber

cucumber

cucumber

cucumber

cucumber

cucumber

cucumber

由 debby 發表於 02:30 PM | 迴響 (0)

August 11, 2013

園藝札記:移植萊姆和番茄

繼上週在阿姆斯壯買了矮種石榴,昨天帶兩個小孩去Lowe's做了木頭飛機後買了金桔樹,因為聽小J的一位從事植物批發的同學媽媽說,超市賣的金桔每個月都噴很多農藥,因為以前有過蝗蟲病。想到我們秋冬時很容易咳嗽,金桔治咳嗽有效,還是自己種一棵吧,這樣要用的時候就可以去院子採。而且小P超愛這類酸甜的水果。

其實我們院子小又沒太多全日照的地方,不適合種那麼多果樹。只好讓它們安置在盆子裡,以便可以隨時搬到有太陽的地方。

昨天傍晚把那株種了很多年卻不結果的萊姆樹移回盆子裡。往下挖的時候發現土裡很多石頭,而且萊姆的根鬚很淺,只有一兩條根特別深,感覺我種錯地方,而且沒把它照顧好。那兩條主根不巧伸到旁邊那叢草莓底下、靠近噴水頭,為了避免挖到管線,我只好冒險用剪刀把主根剪斷。希望它就算如此還是可以活。這次用的土是仙人掌用的土,希望這種土會讓萊姆長得比較好。看了原本地上的土,感覺很貧瘠,接下來還是要繼續把廚餘埋到土裡製造堆肥,改善土質。這陣子堆肥的成果就是長出不少空心菜,至於土質的改善,好像不明顯,也許是碳料不夠,有空得去撕報紙丟到堆肥桶或埋到土裡。

最近發現後院多了兩株番茄苗。從位置判斷,不是我埋的堆肥裡長出來的,應該是我用廚房用過的水澆花時意外生出來的。就像今天,我切了蕃茄後,把沖砧版的水拿去澆花,然後那些原本在砧板上的種子就到了土裡。沒想到蕃茄那麼容易長出來。這種突然長出來的番茄已經有三株了,加上原本我買的番茄苗,現在我們院子裡一共有五株番茄。我現在擔心的是,往後夠熱的天數不多,有些番茄還沒紅就到冷冷的秋天了。去年八月的時候,小J有堂自然課是把番茄種子埋到土裡,後來我們因此多了三株番茄苗。雖然它們都結了果,但是還沒轉紅就碰到十月中的連日陣雨,番茄因此發霉,壞了。那三株番茄的果實,我們因此一顆都沒吃到。今年南加州氣候異常,七月中至今都不太熱,雖然這種天氣很適合黃瓜生長,六月多種的那一株黃瓜苗到今天已經收成十八條黃瓜了,可是不夠熱的天氣對番茄的產出比較不利。

這下就很羨慕小J那位家裡有溫室的同學。據她媽媽說,她們到十一、二月都還有現採的蕃茄可以吃。前陣子看到有文章提到,有些品種的番茄可以種在室內。但是我們家室內沒甚麼合適的地方,光線也不見得充足到可以結果,還是放棄這種主意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8:30 PM | 迴響 (2)

August 08, 2013

六歲兒也愛蕭敬騰的歌

忘了是去年或前年的時候,無意中在Youtube上聽到蕭敬騰的歌聲,當下驚為天人,連聽了好多首。不過我必須承認,不是全部都喜歡,像「王妃」就不是我喜歡聽的。不過後來還是筆記下來,準備回台灣的時候買他的專輯,因為PC Home全球購物網不賣。

沒想到我還沒回台灣,就有機會可以買他的專輯了。三月的時候,小學同學到洛杉磯參加他表妹的婚禮,他說行李很少,可以幫我帶東西,見面的時候給我。於是就請他幫忙帶幾本書和幾張CD,其中一張就是蕭敬騰的【LOVE Moments愛的時刻 自選輯】。後來發現裡頭好幾首歌都曾有人在第一季「中國好聲音」唱過,感覺有些熟悉,不過蕭敬騰版跟其他人唱的味道不一樣。

五月離開台灣前,我在台北車站的佳佳唱片行又買【First Live影音限定版】。從台灣回來之後,忙著買車。六月底要去Arizona前把我車上的一堆CD搬到某人的新車上,我的車上就沒有CD了,後來就把蕭敬騰的CD都拿到我車上。本來準備自己一個人出門時聽的,不過後來小孩在車上的時候我也照樣放蕭敬騰的【LOVE Moments】專輯,兩個小孩意外地沒抗議。這兩個小孩現在已經大到各有各的想法〔不過是三歲和六歲啊〕,三不五時就為了要放甚麼CD而吵來吵去。有天我良心發現,覺得自己都沒顧他們想聽甚麼太久了,準備換回他們以前聽的英文童謠CD,沒想到小J說:「不要換!我喜歡聽!我喜歡大人的CD!」我很意外:「嗄?你喜歡聽這個人唱的歌啊?」「對!」但是他弟弟抗議:「我要聽兒童音樂!」最後還是哥哥佔上風,所以我又繼續放了好一陣子【LOVE Moments】。

有天我說要換蕭敬騰的另一張CD,小J很認真地跟我確認:「是同一個人唱的嗎?」「是啊。」不過【First Live影音限定版】的演唱會版第一首歌是充滿搖滾風的「王子的新衣」,每次早上開車一出門廳到這首歌,要是聽到這首歌,我就想切到下一首,因為覺得太吵了,影響我開車的心情。可是小J居然跟我說那是他最喜歡的歌。原來六歲小孩也會喜歡搖滾樂!而且他還嫌我喜歡的「多希望你在」太安靜了。真不懂究竟是他的音樂品味已經跟我越差越懸殊了,還是他的自我主張期再一次出現?

說來說去最可憐的還是三歲的小P,因為媽媽和哥哥要聽蕭敬騰的歌,二對一佔上風,他就被迫在車上聽了好幾個月的蕭敬騰,不然他每天都想不停地聽火車的童謠〔老蕭哪天也能唱一首嗎?這樣就皆大歡喜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43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