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8, 2018

我的橋樑課程(十二)

轉眼這學期的橋樑課程已經上了一個多月了。基本架構不變,老師照例用康乃爾筆記法開堂,每個月一開始就發給我們一張當月的節日表,講解各節日的內容,因為學英文不只是要增進聽說讀寫等能力,還包括對文化的深層理解。而那些關於語言的細節,就藏在節日、童謠、詩歌小說等文化各層面。

課本的第一章有不少內容跟腦神經科學有關,提到我們應該怎樣增進學習的效果、改善專注力等。因為秘魯來的男同學對這部分特別好奇,老師便問我們:全球腦神經科學最進步的地方在哪?只有新來的韓國同學猜對:就是我們所在的美國。難怪我們的教科書會根據腦神經科學研究的結果,去做編輯和內容上的安排與調整。這是在先進國家念書的好處吧。

之後我們上了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讀到猶太人怎樣看待納粹的過往,以及「女子鉚釘工(Rosie the Riveter)」時,台灣正好發生日本人藤井實彥在台南踢慰安婦銅像,卻硬掰成做伸展操,然後還順利出境的事。再比照台灣有些官員和從事改教科書政治運動的學生聲稱有些慰安婦是自願的,我真覺得台灣是個欠缺歷史感又做賤自己人(尤其是女性)的地方。

美國參加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女人走出家庭,去從事粗重的工廠工作。她們的新資大幅提升,她們打扮得不同以往,帶有陽剛氣。她們因為有工作,以及參與社會,自我信心感覺提升,地位也不同以往。若要說自願,這才能叫自願啊。相比之下,慰安婦被逼著做那些性工作外,還要從事各種士兵不做的事。她們無法從惡劣的工作環境中脫身,不可能有美國女性那種成就感,弄到一身病不說,戰時戰後都被人看不起,一輩子身心都被這種惡夢般的過往糾纏。那怎麼可能是她們自願做的事?若慰安婦阿嬤地下有靈,我想那些人講那種話時,她們應該都集體而出,爭先恐後到那些人面前怒視著他們吧!

關於文學的部分,老師從英語的歷史開始講。英語是受到歐洲各種語言和部族影響的語言。第一部流傳下來的古英語作品《貝奧武夫》(Beowulf),就充滿北歐色彩。這是一個關於英雄的故事,英雄貝奧武夫在這部史詩般的作品裡,消滅了三個當時北歐人最懼怕的怪物。2007年有部電影以此故事為本,但是我覺得整體氛圍已經太好萊塢了。那部電影裡的怪獸Grendel長得很可怕,皮膚尤其嚇人,但牠媽媽竟然是Angelina Jolie演的金色表皮光滑的大美女,除了那條很長又會自己擺動的髮辮,其實看不太出來是另一號怪獸。這讓我非常不解:怪獸的媽為何跟怪獸的長相差那麼多?而且Angelina Jolie一出場,氣氛就變得很曖昧,害我差點以為她跟主角貝奧武夫發生什麼,由於我只在Youtube看了部份情節,不確定電影裡有沒安排她們發生什麼。但是他們有怎樣的話,就脫離原本的故事太多了。相較之下,歷史頻道拍的另一部相關解說片,就感覺好多了。而且當中提到,有人類學家企圖找尋貝奧武夫故事在北歐真實發生過的證據。這更讓我好奇與期待了。

老師說,貝奧武夫是佚名者採集人們口語流傳故事而寫下的作品。其實中文最早的文學作品《詩經》也是這樣的,只是詩經文雅多了,充滿當時中國人的生活點滴,而不是打怪的故事。詩經的年代比貝奧武夫早許多,中國文學發展的時間相比之下,比英國文學長許多。

雖然我們現在以為莎士比亞是古英文,但其實不是,莎士比亞的英文是早期現代英語。在他之前,還有部重要的作品,屬於中世紀英語,就是我們以前在台灣的高中歷史課本讀過的喬叟《坎特伯里故事集》。我們花在《坎特伯里故事集》上的時間比《貝奧武夫》多很多,可能是因為《坎特伯里故事集》的篇幅和體裁的緣故。這本書也可能是喬叟的採集加上自己創作的集合,畢竟那不是有版權觀念的年代。故事涵蓋的社會階層很廣,很多故事都讓我覺得荒誕不經,整體層次比不上莎士比亞的作品,因為就像是男人在酒館裡講的粗俗故事。不過透過這些故事,讓我們可以有個管道去理解當時人的生活,也算挺有趣的。

這週我們迎來了莎士比亞,老師讓我們看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雖然大家都在自己的語言裡聽過或讀過這個故事,不過在談論細節時,我們才發現其實我們忘了很多部份。不時重溫經典還是有必要的。

在讀這些的同時,老師會問我們,我們明明在美國學英語,為何要知道這些英國經典文學呢?老師說,美國的高中大學生也都會念這些,這是整個英語世界的一部份,學習英語的人都應該知道。往後,我們還要學狄更斯和珍奧斯汀。這讓我想起台灣國文課綱比例爭議裡的反文言文派,他們認為文言文在現代用不到。但美國人會用到《貝奧武夫》、《坎特伯里故事集》和莎士比亞作品裡的英文用字的人也不多,可是他們一樣學啊。重點在於我們怎樣看待知識。知識是可以流通的,是有淵源的,而不是可以用不同容器裝著單獨放置在腦中的。我想那些主張文言文用不到,所以不用學的人,應該是比較不會活用知識的人。因為古典文學裡,雖然有我們平時不太用到的文句,但其中的思想、情感和人文精神,應該是可以與現代的各種思想、學說交流使用。而了解一個語文的經典文學作品,可以讓我們在許多時候讀懂很多作品裡的深層思想和內涵。這是我們應該不斷回頭去讀經典的原因。

雖然這個課程並不會讓我拿到任何學位,但我覺得還是很值得,因為它讓我在不同的環境和架構下去重新思考一些看似簡單的問題,重溫一些在台灣讀過,但沒用英文讀過的東西。


由 debby 發表於 11:52 PM | 迴響 (0)

September 21, 2018

好區也有人口販賣事件

學區辦公室今日發了一封信給所有家長,提到今早上學時間在一所小學外發生的驚險事件。一個騎著腳踏車的白人或西語裔男子,在某小學旁企圖拐騙一名學生,他想把學生塞進一輛箱型車裡。好在那個學生夠機靈,趁他一個疏失,就掙脫衝進學校。目前警方已經開始調查這起事件。

這是最近幾個月,學區辦公室第二度提到學校外的可疑陌生人。幾個月前,山上的學校外也有引起校方和學生注意的陌生人遊蕩。

這讓我不禁想起,上週我去上課時,老師才提到,我們這區就有人口販賣事件。

我們老師以前在洛杉磯和本學區擔任過職位頗高的管理職。她說她在本學區辦公室任職時,有次接到一所中學校長電話,提到該校外面有個可疑年輕人,似乎在打一個學生的主意。他們找了警察偵訊該名叫湯尼的男子,因為沒有什麼違法事跡,問完就放他走。沒想到,之後他還是把那個學生給拐走了。

學區跟警方合作,到處找人。幾個月後,終於有消息。那個學生在聖地牙哥被找到。我們老師便準備一些高級化妝品,然後跟警察去找人談判。她沒說的很清楚,但可以猜測的是,那個學生被賣到特種行業去了。因為通常人口販賣主要是跟那行有關。老師說她花了不少力氣協商斡旋,再加上那些化妝品,才好不容易把學生帶回來。

我乍聽時非常意外。因為本區以治安良好出名,甚至進過全國榜。最近我注意到中國大陸移民有快速增加的趨勢,稍微查了一下,就看到中國大陸的移民公司和經紀人就以治安良好為由,大力推薦本區。然而,在治安良好的地方,依然有人口販賣事件。

我因此查了一下相關報告,美國屬人口販賣嚴重度第一級(最輕微)國家,但是人口販賣案件有上升的趨勢。美國人口販賣特別嚴重的三個州,正好是人口多、甚至華人也多的加州、紐約州和德州。而加州三個兒童色情販賣最嚴重的地區是:舊金山、洛杉磯和聖地牙哥。我們這區算是大洛杉磯地區的郊區,所以大概也被包括在內。從老師說的例子,的確跟聖地牙哥有關係。

至於世界五大人口販賣最嚴重的國家,則分別是:俄羅斯、中國大陸、伊朗、白俄羅斯和委內瑞拉,這些國家都被美國國務院列為人口販賣嚴重程度第三級(最嚴重)的國家。去年中國大陸有名女學生在芝加哥失蹤後,我曾讀過中國大陸來的相關文章,大意是說美國治安非常差,亞洲女性常是壞人下手的目標。然而,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18年度人口販賣報告顯示,中國大陸人口販賣問題嚴重多了。到底哪邊比較危險,大家心裡有數。

這引起一個相關問題就是:到底能不能讓小孩自己上學?美國有些家長主張放養式(Free-range)教養,就是給予小孩較多獨立行事的空間,較少的家長監督和參與或甚至干預。有些州的規定不同,在某種年紀以下的小孩,如果自己出門,家長會吃官司。我們這裡似乎沒那麼明確的法律規定,有的就是家長對於安全的考量。而這種對於安全的考量和恐懼,讓今日的父母給予子女較少的空間,正是放養式教養派會批評的。

但很多時候,在選擇放手給小孩更多自由後,我們無法承擔因為輕忽或大意的後果。像我和小孩的性別不同,他們年紀漸長,已不願跟我一起去女廁所。在我單獨帶著他們出門時,他們都去男廁所,但我不能進男廁,只能在外面等。像我一樣的媽媽應該很多,因為這國家的文化就是要尊重小孩。帶著十歲小孩去女廁,別人恐怕也會側目,更別說女廁經常比男廁擁擠。在一些我不熟的地方,他們每次去廁所,我都會提心吊膽,一顆心都要等他們安全出來才落下。幾個月前Pasadena就爆出一起十一歲男生在游泳中心的更衣室被五十幾歲男人猥褻的事件。他媽媽之所以發現有狀況,是因為有天他媽媽在更衣室外等了他很久,他才出去。之後的法律控訴等程序,都只是事後救濟了。當事人和家長的創傷和心痛,恐怕是很難解的。

在適當適時給予小孩安全意識和教育外,我們能做的,也就是盡量選擇較安全的環境,隨時保持自己的警覺,注意環境的有關訊息。其餘就是盡人事聽天命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36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9, 2018

全校學生被宣告將被懲戒的17分鐘

開學第四週了,小J依舊相信「在初中沒被留堂察看,就表示混不好」的謠言。他甚至說,如果到八年級還沒被老師說要留堂察看,他就要自己去爭取一次。真是個笨小孩(扶額)。

這週一,我們收到學校通知他將在週二午餐時間被留堂察看,他真的沒白混!(咬牙)

事情發生在這週一下午五點多,學校來了電話,因為我正在廚房忙著煮飯,便要小J去聽留言。學校電話通常是電腦系統撥出,所以都會留言。小J聽了之後喊了一句話,我沒聽清楚,心想應該沒那麼重要,晚點再聽好了。除了電話,學校同時會發送電子郵件給家長,告知電話中的訊息。過了十幾分鐘,學校又來電話了。我還在忙,依舊沒理。

等他們三人吃了飯,出門去下棋後,我才有空拿起手機。這才發現,第一通電話是學校通知我們:「貴子弟由於違規,於是予以留堂察看處份。30分鐘的留堂查看會在明天中午午餐時間執行。」然後我想起出門前,聽到某人問小J是怎麼一回事,但我沒聽到小J的回答。

緊接著17分鐘後的訊息來自校長:「今天傍晚本校電話和電子郵件告訴全校家長關於留堂查看的事,乃系統錯誤造成。貴子弟明天並無留堂察看的狀況。對於系統錯誤造成的狀況,我深感抱歉,我們正在嘗試彌補。」

這真是有點扯的狀況啊。好在我很忙沒聽到也沒看到,某人也很鎮靜地先問小J。不知道別家有沒因此發生家庭悲劇?

沒想到第二天小J回家之後,告訴我們真有同學因此被罵。受災戶就是他的越南死黨。他越南同學的媽媽接到電話後,把他同學罵了一頓,尤其他越南同學先前入學時有點狀況,讓他媽規定他的考試成績一定要在95分以上,否則要被轉到私立學校去,行為問題更是不被接受。他媽媽在17分鐘後接了校長的澄清電話後,覺得很抱歉,就讓小孩吃了冰淇淋做為彌補。這下子,讓小J非常羨慕,一直問我:「如果妳罵錯了,我會有什麼?」然後希望學校再來一次這種烏龍。明明我們家什麼狀況都沒有好嗎?這都什麼無厘頭的期盼?學校真是害人不淺啊(哭)。連小孩都知道冤屈被賠償的好處,所有以正義之名的各種賠償,不能不特別謹慎啊。


由 debby 發表於 01:47 PM | 迴響 (0)

September 17, 2018

增加經驗值的游泳比賽

我們家兩小暑假參加游泳隊時,拿到參加游泳比賽的資格,只是暑假都很忙,最後一次游泳比賽報名截止那天,我們才從冰河國家公園回來,累得忘記報名,就這樣錯過了。

沒想到,游泳學校最近一次比賽前居然通知我報名,我打電話去問,她們說歡迎參加,於是我就透過教練幫小J報名,小J說只要報50碼自由式就好。

比賽當天,我收到參賽者分組,我居然看到小J的名字被列在100碼自由式裡。之後小J就一直鬧脾氣。報到時,因為我們晚報名了,所以必須另外登記。我把他的項目都跟工作人員說,小J很生氣,他不想我跟他們說100碼自由式。問題是,教練已經決定好各人分組,不是我們不講,他就不用比。他氣嘟嘟地說他不游100碼自由式。

正式比賽前,他們進行半小時的熱身。所有參賽者都要下水,四式都至少游了50碼。我在岸邊暗暗捏把冷汗,完了,他一個多月沒游,晚點還要比賽,大概比賽完就累死了。

然後工作人員開始發放分好組的參賽名單,小P拿著名單比對現場比賽的次序,然後我突然看到小J出現在水道另一邊,才發現他居然要比50碼蝶式。

我們家小孩經常在比賽時做奇怪的事。小J去年前參加小鐵人比賽時,多騎腳踏車一圈,然後以不到一秒的差距,與第三名失之交臂,於是今年他就不願意再參加小鐵人競賽了。這次他沒游多久,居然停下來調蛙鏡。真怪,之前都游了半小時,怎麼那時沒發現蛙鏡有問題呢?算了,年紀小、參賽經驗不足時,總是容易「出槌」。好在這種機會很多,希望他慢慢知道怎樣應對比賽中的各種狀況,未來就能減少發生失誤的狀況。

我們再看一次名單,發現他不只蝶式和自由式,還有50碼仰式和蛙式。他說他蛙式游不快,所以不比,我說沒關係,我也不希望他累到游不下去,畢竟好一陣子沒游了。而且他那組是11歲以上,有12、13,甚至14歲的人。男生發育的年齡是11歲半,有些美國小孩可能早一點。很明顯,那些年紀較大的小孩都發育了,不但個子高很多,體力也好很多。我看到有個13歲的小孩,一跳水出去就差不多到超過前1/3的地方。沒發育的11歲小孩都是來陪襯的,所以我覺得只要能完成比賽就很好了,其餘不強求。

我一邊幫小J緊張,一邊慶幸還好沒幫小P報名,因為他可能真的游不完。然而,現場最小的參賽者是4歲,他比了25碼蝶式、25碼仰式、25碼蛙式和25碼自由式,另外100碼自由式接力則棄權。小P3歲開始學游泳,算很早的,但他學到七、八歲才勉強學會了蝶式。相比之下,4歲小孩就會四式,還能參加比賽,簡直就是游泳神童!雖然他比賽時表現不算很好,該游仰式時,他游蛙式,蝶式的動作也不算標準,但這可能是他的第一次比賽,他的起步已經比99%的人早很多了。美國家長在運動方面對小孩的要求真的很高,跟亞洲家長在課業上的要求,可以拼了。

那個四歲小孩有個1歲多的弟弟,被媽媽背在背後。當那個媽媽幫4歲小孩拍照時,1歲小孩就伸手拉媽媽外套上的帽子或馬尾,把媽媽弄得很狼狽。我記得我們家小孩暑假在游泳隊練習時,有兩個媽媽帶著不到1歲的小孩來陪比較大的小孩上課,其中一個媽媽一週至少來2次(最多只能上3天)。我想到小P那種年紀時,不管做什麼事我都覺得很累,沒幫小J安排什麼活動。實在很佩服那些美國媽媽的精力和精神。

小P看接力名單時,看到小J也在200碼自由式接力名單上,教練真的給我們不少驚喜(還是驚嚇?)。披著毛巾休息的小J舉起他的手臂給我看,上頭寫著他參加的組別,沒有接力,他說完全不知道要比接力,沒人告訴他。他跟我說他沒法游了,因為之前比賽時,他的手臂扭到。我說他必須讓教練和其他組員知道,必須有人幫他游完他那50碼才行,否則他那組沒法比。但顯然沒有人有力氣幫別人多游,所以教練打回票,小J只好帶傷上陣。

他們那組接力比完之後,所有的賽程就結束了。所有家長收摺疊椅、遮陽傘等東西的速度超快,大概是怕晚點塞在停車場出不去。不過,大家應該也是抱著給小孩增加經驗值的心態,畢竟游泳隊成員每個月至少有一次游泳比賽,這種機會太多了。重點是培養小孩的體力和速度,這比單次比賽的成果還重要。

整個比賽下來,不算棄權的50碼蛙式,小J在四個項目游了300碼,加上熱身的200碼,一共游了500碼(457公尺)。我光用想就覺得累,別說小J了。那天晚餐因此讓他去他最愛的美式餐廳吃漢堡薯條。本來以為他會餓得通通吃光光,沒想到他居然留了一堆薯條沒吃,顯然是太累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1:12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9, 2018

重返橋樑課程

八月修路工程以前所未有的規模展開時,就到了該報名橋樑課程的時候了。本來那週一就可以去,但是想到老師之前給我們一張可以優先報名的單子,我沒帶到,就想等第二天再說好了。沒想到第二天更多路段要重鋪路面,我花了不少時間繞了一大段路才開到學校,一肚子烏煙瘴氣。不過,看到兩個老師都在報名現場,心情就立刻變好。心情變好的原因是,經過兩個月當司機的日子,我需要一點新鮮的東西,溫故知新可以有這種效果,故人重逢同樣也有這種效果。閱讀老師看到我就給我一個大擁抱,在我寫報名表時,跟我說前一天也有台灣人來報名,他有底子,但聽不懂,也不太會說英文。我很好奇地問那人是什麼年紀,老師說大約六十多歲,他會中國方言,還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不說了。聽起來那人也許會說的是閩南話?老師說還有各種不同年齡的台灣人來報名。難道這區的台灣人變多了?

我在報名現場倒是看到好幾個來自中國大陸的,我排隊等著交報名表時,閱讀老師又叫我,跟我說她旁邊那位女性是北京來的。排在我前面的也是兩位中國大陸來的,但他們不知道有什麼狀況,寫作老師跟他們講幾句後,要他們去旁邊等,讓我先過去。

寫作老師就跟我聊了一陣暑假的情形。她說她整個暑假都在一間華人開的課輔中心教作文,我聽到就說我應該去上的,她說我不需要上那些。她問我要上什麼,我說我要上橋樑課程,但這次不想讓自己太忙,所以我準備只上閱讀課。她說沒問題,我上學期已經做了各種寫作練習了。我接著問她,雖然我這次不上她的課,但期末我們要報告前,她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她說好,她都在她的教室,我隨時可以去找她。

想起上次報名的情形,跟這次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寫作老師就跟我以前在台灣碰到的老師和老闆一樣,知道我的能力後,願意給我很大的空間,同時在我需要幫忙的時候,給我援助。真是感謝我能夠在學習之路上碰到他們。

報名結束後,做了例行的電腦英文閱讀測驗,題目跟上學期一開始做的完全一樣。這次環境依舊很吵,做到後來我又很不耐煩地趕快結束,成績比第一次高,但比上學期末(題目不太一樣)略低。閱讀老師之前曾說如果成績是最上面一組的,可能會退步,要保持不太容易。不過我第一次考完時,某人覺得我的程度就在那,怎麼考應該都不會差太多。看來某人說的比較對。

開課的第一天,因為小孩還沒開學,所以沒法去。事後聽說,名單上有十人,當天只有四人到。第二堂課我去時,連我一共有七人,後來第三或四堂課時,名單上的第八位同學才出現。這次我們只分成美洲組和亞洲組,美洲組是墨西哥和秘魯各兩人。唯一的男同學是秘魯來的,我之前在WASC學生會議見過他,上學期期末報告時,他跟寫作老師坐在一起,之後我拿謝卡給寫作老師時,老師說他最欣賞我的報告。上學期的墨西哥同學來了幾次就再也不來了,這次有位墨西哥同學程度倒不錯,老師在某堂課提到喬叟時,她問老師:喬叟是不是寫過「坎特伯里故事集」?亞洲組則有台灣、印尼、韓國和中國大陸各一人,我和印尼同學都是第二次上這門課。歐洲組此次從缺。不過某堂課曾來了一位法國巴黎來的黑人同學,可是她只待了一節課就走了,據說她只是短暫來此地,之後還要回巴黎。沒聽到她說幾句話,所以無從得知她的英文程度。

這次的教材跟上學期一樣。上學期末老師說這學期要換成用十二版,所以暑假時我在網路上找了一遍,發現連二手書都不便宜,至少要七八十美金,全新的更別說了。報名時得知老師決定延用十一版,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上學期我們從第四章開始上起。我曾經打算有空時自己把前三章看完,卻一直找不到時間。這次老師從第一章開始上起,像是給我機會,讓我把想做的事做完。

除了教科書,這次我們還要上文學和歷史,真是太期待這四個月的課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15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5, 2018

住在學校旁邊的好處和壞處

有天放學後,牽著小P過馬路,往我的車子走時,發現走在我們前面的一個可能是一年級的小女生,走沒幾步就向右拐向一戶民宅,然後開門進去,原來她就住在學校對面!我當下非常羨慕,要是我們家那麼近就好了,我根本不用出門接小孩,只要在家等小孩自己回家就好。而且住在那裡的話,從小學到初中,都可以走路上學。

自從小J三年級轉學到這間小學,然後小P第二年跟著轉過來後,學校離我們家就再也不是走路走得到的了。而且我們小學不是照戶籍,而是抽籤收學生,所以住在學校附近,又在低年級時就被抽中進這間學校,真的要有雙重運氣才行。每年都參加抽籤,卻連續好幾年都沒抽中的,大有人在。

沒想到,校長今天寄了封信給全校家長,說才開學十天,學校附近有戶人家的信箱就被不明人士撞壞了。上週也有人的車停在路邊時被撞,肇事者並沒留字條,被撞的車主已去警察局報案,所以校長也幫忙發信問全校的家長是否有人目擊肇事者,或者就是肇事者。校長還說,至今已有三戶鄰居跟他抱怨:車道被擋、草地上的自動灑水頭被弄壞,有些車甚至在馬路中央違規迴轉。

我也發現,今年的秩序特別差,感覺很多新家長都沒注意學校網站公布的規矩。上週我接了小P,緩緩往前開,準備接小J時,一個看似四、五年級的金髮男生從排隊準備接小孩的車輛中間衝出來衝到我車前過馬路,我連忙緊急剎車,嚇了一大跳!校長之前有說過,不要讓小孩自己過馬路,要從有導護人員看著的斑馬線過。有斑馬線的地方離那小孩過馬路的地方有段距離,但那地方那麼多車,根本不適合小孩這樣亂闖。然後隔了兩天,小P上車後,我準備要開出去,但有輛車擋在我的左邊。那位西語裔爸爸停在馬路中央,開窗叫著他走在馬路另一邊人行道上的兒子,似乎要他小孩在馬路中央上車。我忍不住開窗跟他說,他擋路了。他才往前繼續開。

住在初中附近的人家更慘,學校入口的那條路在上下學時間至少會水洩不通三十分鐘。要是那時要趕著出門,根本就被堵死,不是要早出門,就是得等到初中上學鐘響後才能出門。

住在高中附近的人也沒什麼好話。因為高中生比小學和初中生自由,不同年級上下學時間不太一定,然後又常聚眾喧囂,所以想要安寧的人通常不會選擇住在高中附近。

想到小孩上學的時間也就這十年。罷了,住得比較遠就認了吧,起碼我們還有點安寧和進出的自由。

由 debby 發表於 01:13 PM | 迴響 (0)

September 01, 2018

初試台茶18號

幾個月前研讀台灣茶葉沿革時,才認識台茶18號紅玉這款茶。

雖然整個台灣最主要的產茶幾乎都屬烏龍茶,但在日據時期,紅茶是台灣滿主力的外銷品項。一者是為了供應給想喝阿薩姆紅茶的日本人,二者是為了跟印度、錫蘭等紅茶競爭美國等市場。只是台灣地小人稠,在七零年代提高基本工資後,台灣茶的價格偏高,無法跟印度、錫蘭和爪哇茶競爭,之後就沒落了。

近年南投魚池出產的台茶18號紅玉聲名鵲起。紅玉的源頭是緬甸大葉種紅茶(但也有資料說是阿薩姆紅茶)和台灣山茶,不過經過台灣茶葉改良場的配種改良,跟阿薩姆紅茶不同,沒有澀味,而且可以沖好幾回。久聞紅玉大名已久,但在美國一直找不到合適的購買途徑。在美國買印度和錫蘭(斯里蘭卡)紅茶很容易,要買台灣紅茶反倒沒那麼簡單。雖然資料顯示,美國仍是台灣外銷紅茶的主要市場之一,我卻不知道台灣以什麼品牌、用什麼管道在美國銷售紅茶。

幾個月前我終於找到一位美國人和加拿大人合營的Eco-cha,於是買了幾款烏龍、包種和紅玉,以湊足免運費。這網站是我找到價格最理想的來源,因為有的網站實在太貴了,而且在沒喝過前,我不想太冒險一次買很多,我更不想買摻加越南菜的台茶。此外,這兩個創辦人多次被台灣媒體報導,感覺他們很用心在台灣找茶、認識茶,態度不隨便,品質應該不會差。

Eco-cha Red Jade Black Tea

Eco-cha Red Jade Black Tea

先前我已經喝了他們的烏龍和包種,感覺都不錯,今天決定試了紅玉。一沖我就驚奇了,這顏色好紅(ruby red)!比一些烏龍茶深多了,而且沖五六次茶色仍然鮮紅,比印度紅茶耐泡多了。印度紅茶沖個一兩次後就沒什麼味道,紅玉真讓我刮目相看。雖然紅玉聞起來沒有烏龍和包種那麼明顯的香氣,味道也很不同,最明顯的差別是,這茶太適合配點西點喝,跟烏龍、包種那種可以單喝的茶不同。加一點點奶也不是問題(據說有澀味的台茶8號比較適合加奶,這款可以單喝),只是不能多,畢竟我要喝的是「奶茶」,而不是「茶奶」,茶味要保留的話,牛奶千萬不能多。自己沖的奶茶比買市面上的厚奶茶更好,因為可以自己決定糖量。讓台灣人在Costco搶購的義美厚奶茶肯定加了很多糖,才會讓人上癮。

真開心在國外也能喝到台灣的紅茶,這樣以後就多個來源喝到台灣茶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9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