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1, 2018

生鏽的技藝

從冰河國家公園回來第二天,小J跟他爹去打網球,回家後就一直嚷著說他生鏽了。我說我們才出門六天,他說他兩天沒打就生鏽。然後隔天他去上了一個半小時的課,之後連上五天三小時的網球營,中間還有一天上了半小時的一對一課程。在上完這十七小時的課程後,他依舊說自己生鏽了,還沒恢復。有個比他大一歲的女生說,多久沒打球,就要用兩倍的練習時間來恢復。所以他說還要一個禮拜,他才能恢復出遠門前的程度。

這不禁叫我擔憂,問他:那我們回台灣時怎麼辦?因為我們通常一回去至少就是兩個禮拜,如果是寒假回去,回來之後就開學了,根本不可能像暑假這樣,還有時間去上密集的網球營。

查了一下,場地不是問題,公婆家那區有好幾個網球場,球拍才是問題。小J便說他到時要帶網球拍回台灣。我不贊成,因為網球拍不能當隨身行李,一定要放行李箱託運。我們每次回台灣都有很多東西,我不太想讓網球拍佔空間。「那我用舅舅的羽毛球拍來練習!」他想了個因應之道。但我覺得不行,因為球拍設計完全不同,重量和目的差很多。小J這暑假從26吋球拍換成27吋的成人球拍,重量只有一點點差異,但球拍的大小和些微的重量差異就讓他花了很多練習時間,才比較適應。如果用設計不同的羽毛球拍練網球,那還不如不要練。

或者我們在台灣買個球拍?某人立刻澆我冷水,因為台灣的進口關稅高,小J用的Babolat球拍恐怕會比美國的價格高很多。他說,或許可以請小J的爺爺打聽看看,有沒有從美國回去的人打網球,這樣也許可以借到球拍。

唉,每次回台灣都要幫他們規劃這類的問題。上次我們頭大的是練琴問題。因為上上次回台時,他完全沒碰琴,之後上課,老師就覺得他程度下降了。所以上次回台前,我就到處查台北南區哪裡可以有買時段的鋼琴教室。原本公公說,他之前工作的地方有台鋼琴,是個同事離開時留下的,警衛值班時還會三不五時彈一下。我們聽到就覺得太好了,因為地方近,挺方便的。沒想到,一彈就知道那琴完全不行,因為台北潮濕,鋼琴很久沒調音,琴的聲音完全走調,我們聽得很難過。好在台灣有山葉音樂教室,雖然交通上要花點時間,我們也沒法天天去練,回去三週只能練個七八次還是十次,差不多就是兩天打魚三天曬網的頻率,但總比完全沒練好。

這次在冰河國家公園,在Glacier Park Lodge、Many Glacier Hotel 和Lake McDonald Lodge都看到老鋼琴,有些甚至有差不多一百歲,因為冰河國家公園是1911年成立的,這幾個老旅館成立的時間都差不多是一世紀,裡面的老東西自然也不少。那個時代會來這裡度假的人都頗有閒情逸致,大廳裡自然少不了有台鋼琴,這樣晚上大家就會坐在大廳裡聽琴師彈鋼琴。除了Glacier Park Lodge的鋼琴不讓人碰,Lake McDonald Lodge的老鋼琴可以讓學過音樂的人彈,Many Glacier Hotel的鋼琴也可以彈,而且Many Glacier Hotel除了大廳有鋼琴,長廊、地下室和餐廳也各有一台。於是小J彈過Many Glacier Hotel大廳和長廊的鋼琴,還有Lake McDonald Lodge的鋼琴,他彈了我們就知道,Many Glacier Hotel長廊的那台鋼琴音色比大廳的好,Lake McDonald Lodge的老鋼琴又比Many Glacier Hotel長廊的鋼琴好。美國人聽到有人彈琴,往往都會很捧場地鼓掌,甚至走過的人會找位子坐下來聽,也算給小朋友一些鼓勵。拜這幾架老鋼琴所賜,小J覺得他那六天也是有彈琴的。真希望以後去哪都會碰到有鋼琴的地方,這樣就不必擔心我們出去玩,小孩都忘記怎麼彈琴了。

除了鋼琴,Lake McDonald Lodge大廳裡也有西洋棋盤。所以我們回家前,小J除了在那彈一下下的琴,還跟弟弟下了一盤棋。這次出門期間唯一沒練到的,大概就是游泳了。不過,小J說,超過一個月沒游,才會覺得游泳的能力生鏽了。

別說小孩了。有時從台灣回來,剛開車的時候都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很怕自己忘了怎麼開車。有些技能真的不能太久沒練,否則就會生鏽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35 PM | 迴響 (0)

August 04, 2018

快累死的厭世暑假

才帶著痠痛的身體從冰河國家公園回來一天,小J就說他好希望趕快開學。我深表同意,我也希望小孩趕快恢復上學的日子,我當司機當到快累死了!這個暑假的行程滿得不得了,更別說還碰一堆亂七八糟的事,包括:蜜蜂入侵廚房的排油煙機;車子停在Whole Foods停車場時,被旁邊的車在退車時擦撞,而且對方逃逸,偏偏沒有目擊者,更不幸的是超市沒在停車場裝錄影;然後國慶日時想買新的烤箱,卻一波三折,到現在還沒安裝。在這麼忙碌的情況下,我們還要飛到蒙大拿去待六天五夜拼命健行,因為這是一年前就預訂好的行程。

這個暑假我每天都又忙又累,簡直就想抱頭尖叫了!

往年四五月左右,我就把小孩的暑假行程規劃好了。但今年因為之前忙著上課,四月底才報名了暑假前兩期的游泳課,否則就報不到了;然後五月下旬報了第三期,沒想到後來因為某人想讓他們去游泳學校上課,所以第三期後來退掉,損失了一點錢。今年前兩期的游泳課地點特別遠,因為本區高中游泳池施工維修,所以他們把課程移到鄰城大學和高中去,於是我那四週每天都要開車四十分鐘接送他們上游泳課,若在本地高中,則只要十分鐘。長時間開車造成我腰痛,痛到晚上睡不著,白天送完他們就趕快回家補眠。

往年他們除了星期一到四要游泳,週六也要游泳。今年我一開始想輕鬆一點,就不幫他們安排活動。沒想到,某人居然幫他們安排了西洋棋課!小J目標是一週打至少十小時的網球,所以他照常去上週日下午的網球課。這樣下來,一週七天,他們每天都有課。然後我們還有個一年前就排好的六天行程,偏偏超貴的游泳隊不能補課,所以兩個小孩一共損失六堂課的費用,簡直就是失血嚴重。

小J很早就說這個暑假只上網球營,我要他上一期寫作營,他勉強答應。今年因為小P要升三年級了,所以他們兩個可以一起去上寫作營,我可以輕鬆一點點。不然他們上網球營時,我其實很累,因為他們程度不同,在兩個不同的地點上課,所以他們上三小時的課,我卻要花近兩小時在開車上,然後每天還要做兩頓飯、洗碗洗衣等各種家務。而且他們對吃的意見很多,不能隨便打發他們。當媽真的好累,暑假讓人厭世。 T_T

小P雖然喜歡跟哥哥一起做同樣的活動,但他畢竟也有自己的喜好,他想上足球和棒球等,都被我拒絕了,因為我只有一個人,沒辦法送兩個小孩去相距那麼遠的地方,所以我最後勉強答應他去上一個他去過兩次的綜合活動夏令營,活動地點就在小J上網球營的那個私立大學裡,只是時間和地點不同。本來這樣的安排已經讓我很累了,七月初那週,某人讓他們去游泳學校試游給教練看,然後他們進了游泳隊,然後我的噩夢就來了。

下一週他們的行程不但密集,而且會重疊。小J的網球營是九到十二點,小P的夏令營卻是九點半到三點半。但他們有三天下午三點半到四點十五要去游泳隊,而且週一下午五點他們還要去上一對一的網球課,傍晚六點半小J則要去chess club下棋,因為可能下到八點,所以最好出門前能吃點晚餐;然後週二下午三點則有鋼琴課,週五下午三點半則是西洋棋課。每個地點和下一站間都有段不短的距離,一點都不近。光想到下週每天我要花多少時間在開車上,我就覺得自己活不了了。跟他們三人說我快不行了,結果卻是某人怪我答應讓小P去只是玩的夏令營,小J怪弟弟為何要參加那個夏令營......不是我要偏袒,小P不過八歲,去玩一週不是問題,小J當初參加那個夏令營時,也是八歲;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活動行程有嚴重衝突。通通滿足他們的下場就是爸爸的荷包大失血,媽媽的體力和精神負荷不了。

之前聽原本住在對面的台灣太太說,她女兒升四年級時,她把女兒送去一個要住一週還兩週的夏令營,讓她過了一陣子的輕鬆好時光。不知道小J下個暑假會不會對這種住在外頭的夏令營有興趣,我也想要有個輕鬆的暑假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1:41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