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3, 2006

快十萬人了

99966.JPG雖然這個Blog成立很久以後才裝計數器,數字應該沒什麼意義。

但是,十萬這個數字挺不錯的。(黛比的新世界等待邁向20000中)

若有誰發現自己踩到99999(若是車牌,要花好多錢才能買到啊)、100000,或100001(這數字擁有漂亮的對稱),請按一下「PrtSc」鍵,拍照存到小畫家裡(.jpg),寄給我,謝謝。 :b

由 debby 發表於 05:58 PM | 迴響 (1) | 引用

February 22, 2006

A的魅力無遠弗屆

今天的country share統計有點異常。

過去,這個部落格的閱讀者主要來自台灣,然後是香港、美國、中國大陸,偶爾有英國等。

但是今天出現非洲國家:甘比亞!另外還有葡萄牙、丹麥、(稍晚出現的)印度、奧地利等過去未曾出現的國家。

countryshare.JPG

原本納悶這些人是不是走錯了,因為我幾乎只寫中文,但在差不多時間一起走錯也挺怪的。仔細研究,發現這些特殊訪客,多半是來自維基百科的一個連結。

顯然A的魅力無遠弗屆。新聞已經過去一陣子了,那篇舊文依舊因為她個人的傳奇,熱度不減,進而使我的部落格收集到這麼多國家的訊息。

只是,對其他國家的人抱歉了,我的英文不好,那篇文章只有繁體中文版。

由 debby 發表於 07:57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21, 2006

How far are we?

所有嚮往遠方,或者從事遠距離活動的人,都可以藉由How far is it?這個網站來測量彼此的距離。

根據這站的計算,台北和加州某地的距離是6750 miles (10863 km) (5866 nautical miles),差不多是台北到高雄的38.57倍。

當然,這個計算不包括實際的交通距離,那想必會遠的多。

由 debby 發表於 10:14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20, 2006

向垃圾商品說不!

公車經過台北101時,突然碰到塞車。幾個沒帶傘的男生,趁著公車停下,冒雨前來詢問是否到達市府捷運站,然後上車。每個人都是大包小包,全是電玩展的戰利品。其中一個手上拿了一支黃色的卡通氣球棒,另一個男生好奇上前詢問哪裡拿的。那個講話口齒不清晰,看來很像御宅族的男生,興奮地口沫橫飛,表示自己排隊排很久才拿到,一路都有人向他詢問這個氣球棒,但他花那麼多時間才拿到,怎麼可能出讓?

類似的畫面,大概是上週國際書展期間,一堆小女生背著漫畫紙袋,在捷運上就興奮地向彼此展示自己的戰利品。

嘗到搬家苦果的我,在一旁悲觀地想著,他們總有一天會知道這些都是多餘的。不管再怎麼喜歡、如何小心翼翼地收藏,這些東西隨著歲月,不但不會增值,也不會為主人增加智慧,只是佔用越來越多的空間,為役於物的人類造成困擾罷了。

出生在台灣經濟向上起飛的年代,我的周遭很少聽到成長期遭遇物質匱乏的故事。我們的問題,反而是不知選擇,最終面臨浮濫、過剩的麻煩。

中國大陸的經濟快速成長,冒出許多不可思議的現象,許多人都說他們是暴發戶。反觀台灣,其實還沒從暴發戶的心態完全脫離,卻又快速地面臨經濟走下坡的窘境。

我去年在世貿接連看了十幾檔展覽後,深深體會,台灣當下經濟面臨的困境,在於缺乏美學。進入家戶生活的實際反應,則是重視便宜、新奇和大量,卻忽略了篩選、品味和品質。這個時代需要的,是減法,不是加法。

當四、五(、六)年級紛紛前往中國大陸謀生路後,真正有聚財和消費能力的族群出走,剩下的年輕世代,過於容易被消費性媒體拖著走,盲目消費,卻又忘記勤奮工作和努力儲蓄的價值,造成世代危機。他們的困境,更甚於我這一代,他們出生的年代更加富裕,但他們開始賺錢的時候,薪水低的可憐,卻又被消費媒體慫恿,心裡嚮往高級名牌,買不起就只能刷卡,還沒賺到錢就先負債。他們不知道,真正的有錢人,像《下個富翁就是你》(The Millionaire Next Door)說的,往往是那些精於降低消費水準的人,而不是慣於拿名牌、開好車、上高檔餐廳、搞劈腿的人。金凱瑞的《我愛上流》(Fun With Dick And Jane)是個錯誤示範,台灣片商把片名翻譯成這樣也是一種錯誤示範。

去年底在世貿珠寶展已經看不到好貨,甚至有許多便宜大陸貨充數。有品味的人,看不到夠好的東西,自然就離開。不懂的人,可能亂買,但也買不了多少。這種展覽,最後的結果就是賺不了錢,廠商和消費者都失望。做企業贈品生意的文具展、禮品展也是,幾乎都是便宜大陸貨,品質差,毫無美感。這些垃圾贈品藉由百貨公司卡友會、企業股東會、銀行信用卡等機會,進入台灣人的家庭裡,只是讓原本就混亂的中產階級家庭,顯得更加混亂而已。光是新光三越的贈品,一下是大頭狗,一下是青蛙,然後是原子小金剛……應該請新光三越的高層先示範,這麼多種的東西,在一個普通家庭裡,要怎麼陳設,才不會陷於混亂與難看?一般台灣人的家庭已經夠多垃圾了,這些標榜精品和品味的百貨公司、企業,不該亂塞垃圾到他們的會員家中。

盲目的消費絕不是帶動經濟活絡,反而可能是經濟的殺手。在公車、捷運上,假LV、Gucci滿目,那些人往往只知拿一個名牌(的假貨),卻忘記身上其他部分的穿戴,乃至於談吐,都要相符合才算數。那些人,絕對不會讓台灣經濟提升到美學大國的層次,反而促成在台灣做生意的人辛苦地以量制價,和中國大陸廠商競相殺價圖生存。流血戰爭下,最後應聲倒地的,非常可能是台灣廠商。

台灣年輕人要學的,應該是「聰明消費」,不需要的不要買,品質不好的不要買,品味欠佳的不要買,超過自己財力的不要買,真正喜歡的東西買一、兩件就好,甚至應該限制自己一季只買一件非常喜歡的東西,不然五年、十年下來,累積的金錢和數量非常可觀,之後後悔就太遲了。

在亞洲其他國家競相拉起美學生產線時,台灣廠商不要再用消費者愛買便宜貨當藉口,推出一堆垃圾淹沒台灣人的房子。有了精明的消費者,那些堅持品味與品質的廠商,才可能有正面的機會向上繼續發展。

而世貿的相關策展單位,也應該找到正確的人來策展,找到好的廠商,吸引好的消費者,帶動正面循環。不然每次看到那些垃圾商品,只會讓我覺得台灣經濟真是要完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3:32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18, 2006

2/13~2/18休站

從去年九月開始,這個Blog不時無預警地休站,連我都事先不知情,也無法預備。某人便說,我的Blog跟我一樣,常生病。生病常是突如其來的,這個Blog的休站也是如此。這話聽來讓我沮喪,實情相去不遠。

這次休站期是2/13傍晚五點多到2/18。不幸碰到機器管理員失聯,讓我差點以為被駭了。

一位自己設立blog的友人說,他也碰到機器出狀況,接連幾天都沒人能幫他重開,以致於blog自己停工數日。

常有人用「個人媒體」形容Blog,但這詞的意思,也表示這是難以管理的媒體。因為大眾媒體有一定的機制要維持定期運作,就算停水停電,報紙也不能不出刊,那會危急商業信譽,以及損失消息告知(災難發生時,媒體更要運作)的功能。個人媒體則常因為各種因素,機器或個人隨心所欲地罷工,軟硬體維持困難,更別說內容定期發佈,以及保持一定水準。

對於個人媒體取代大眾媒體的可能性,我始終無法樂觀,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此。

由 debby 發表於 11:46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10, 2006

書太多是一種罪

工人在我房間處理壁癌時,看到角落那兩堆有2/3個我那麼高的小說,便問:「哇!妳是小說迷啊?」「是啊!」「嚇死人了,我一看到書就頭痛!」老實說,我看到那麼多書,尤其是要搬家時,也非常頭痛。

有次跟一個室內設計師閒聊,隨口問他:「書太多的話,要將空間做怎樣處理,比較好看?」他極力告訴我書多不是壞事,跟我說他的事務所也很多書啊。我環繞一周,跟他說,我的書比他的多太多了。他拿了幾個他做過的案子,告訴我以往怎麼為那些書多的主人設計空間,但我一直不滿意。直到他拿了妹島和世在東京做的一個案子,給我看那布滿一整面牆的黑色書櫃,另一面牆則是白色的。那個房子很特別,牆壁都很薄,房間小到只容納一張床,再也容不下其他東西。我很感興趣地研究這個案子,還告訴他,這間屋子很怪,窗戶就在床的上方,卻沒有窗簾,要怎麼睡?他立刻答道:「對耶,我都沒注意到!」沒多久,很認真地說:「看來妳的書真的很多!」我早就說了,為何不相信我呢?

媽媽有天在晚餐時,說應該存錢買個六十坪的房子,我疑惑地問:「買那麼大做啥?」她沒好氣地說:「放妳的書啊!要兩個房間才夠放吧!」說的也是,我煞有其事地跟她說,那我要把四面牆全做從地面到天花板的書櫃,如果空間夠大,最好中心也有一個圓形旋轉書櫃,充分利用空間。「真是累贅!」她頗不以為然。「妳不知道,普通人沒辦法擁有這麼多書的?」「怎麼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啊!有這麼多書,表示有相當的資產。」講完就不敢看我娘的臉了,以免被她噴火,她一定很氣,我花那麼多時間和金錢看這些有的沒的,隨時都有材料反駁她的話。

不過某人深感贊同我的「書中自有黃金屋」,因為他在學術界的爹娘,買書買了一輩子,擁有的藏書也不像我這麼多。

這麼說來,是我要檢討。每到這個時候,就要把《逛書架》拿出來警惕自己一番。因為裡面的案例,都是藏書在家中淹沒一切,讓家人像蟑螂一樣,在夾縫中求生存。一個家庭只要有一個人是搬書狂,三不五時出門就要搬幾本書回來,不知節制。沒幾年,整個家已不再像家,成了倉庫,在裡頭生活的人反而成了配角。人活到這種地步,其實很辛苦也很可憐,繼續買書不再是美事,而是一種罪過。

人總是貪心。這種愛買書的癖好,發展到某種地步,其實也是購物狂的一種,以為買了這個、那個,就可以像書腰或書背的廣告詞一樣。是否看完後,真的有幫助,那變成其次的事,人的慾望在購滿時,已經完成大部分。很多書距離「商品」比較近,離「文化」則遠多了。

平心而論,人一輩子會覺得有用,而且深深受益的書,相當有限。把相關經典讀完,就很不錯了,實在不該分散精力在只有一小部分看來很誘惑,尤其是包裝誘惑,內容沒什麼的書籍上。那不但分散精力,而且製造困擾。書讀不完,自己會有壓力,置身在不那麼重要的書堆裡,反而像置身喧囂當中,難以靜心、專心。對不讀那些書的家人來說,則有視覺和空間壓力。書多到突破一定尺度,在居家空間裡,似乎就無法保持整齊美觀了。就算自己每天催眠視而不見,隔一段時日,還是會有客人提醒:「哇!你們家書好多啊!」讓我恨不得把頭埋進沙裡,因為接下來一定有人要抱怨。

國際書展期間,躲著不敢前去,就是怕自己受不了誘惑,做了未來會帶來困擾的事。一定要好好反省遲遲沒解決的書災問題,不然恐怕此生無解。

由 debby 發表於 06:17 PM | 迴響 (3) | 引用

February 09, 2006

從男性到女性的人類進化——《樹上的草魚》

fishman.jpg比呂司手腕轉動的方式、或是操控方向盤時指尖的動作,讓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其實這一點,打從剛才他在博物館看見比呂司就察覺到了。動作太過優雅,極其溫婉柔和。說得明白一點,就是女性化。或許是他皮膚白晰柔細,才有這種感覺吧。……現在年輕人的舉止或措辭,也有逐漸走向溫和委婉的趨勢。如果把比呂司的舉止當作年輕人的特徵來看,其實也還不到令人側目的地步。父親也曾提過,比呂司在雙親過世之後,一直是幫傭的老婦人帶大的。可能是這個關係,使得他養成纖細的感性和舉止吧。

~~《樹上的草魚》p.39

自從昨天聯合報粗率地就Audrey網誌內容,披露她的故事後,今天繼續有其他媒體跟進,甚至在醫藥版探討變性慾。

這倒是個好時機可以介紹《樹上的草魚》這個有趣的日本小說,正是關於男性和女性的轉換。

有人說,小孩子是無性別的。在青春期之前,若沒有特別灌輸,小男生和小女生的差異不大。但是大人總會有意無意地給予特定性別符號。從嬰兒時期就開始區分,女寶寶用粉紅色、紅色物品,男寶寶用藍色、綠色,不會混用。若有人忽視這種顏色符號,說不定嬰兒父母還會生氣地說:「喂,這是粉紅色\藍色耶!人家當然是女生\男生啦!」

小朋友稍微長大後,也有樣學樣地跟性別相同的父母選擇同樣的上廁所方式,那是與他們性別最直接關連的一件事。除此之外,男性或女性特徵,對他們的生活影響不大。但對《樹上的草魚》主角之一——比呂司的媽來說,最困擾的一件事,莫過於擔憂這個小男孩的小雞雞為何如此小?這不是成人性能力的擔憂,而是來自性別不明的擔憂。因為在這世上,只聽過男人或女人,幾乎沒聽過男人和女人集一身的身份啊。而這種性別身份,從來也不是打從一開始就能自由選擇的事。

母親的擔憂一直放在心底,畢竟,孩子的父親多麼殷切地盼望擁有一個能傳宗接代的兒子。直到比呂司發生意外,在醫院裡被護士發現「異常」,事情慢慢發酵……「診察的結果,他的陰莖只有連接排泄器官,沒有連接輸精管。女性性器官的功能性比男性性器官來得完整。這種情況,我們會建議固定在性徵比較強的那一邊。」對於不想承認的父母來說,這只是讓人生氣,以至於下逐客令的一番話。
比呂司對這一切並非一無所知。當他還是小男孩時,有次不顧大人的禁令,一個人到處亂跑,就聽到一棵樹出聲恐嚇他:「你的小雞雞會被拿走!」那成為他醒不來的噩夢,日日夜夜跟隨著他,彷彿懲罰他的不聽話。

青春期的比呂司碰上父親政敵的兒子阿亙。就是因為阿亙引起的意外,讓比呂司發現他人生的秘密,從此腳踩在細索上,不知何去何從。因為,他還記得暗戀女同學的滋味,卻又暗地裡被阿亙吸引。有些東西,似乎難以釐清,無法選擇。誰也不知道,選擇與不選擇,人生會發生什麼變化。沒有水晶球可以告訴人確切的未來。

直到意外時,照顧比呂司、偷摸比呂司小雞雞的護士夏惠,化身半夜打猥褻電話的奇怪女人找上門來,和阿亙拆帳似的,一個要勸比呂司當女人,一個堅持比呂司繼續當男人,引發一場女男抉擇的爭論:「我說過女人是陰險的吧。狡猾、陰險、愛哭鬼、沒有用、笨拙、大嘴巴、愛趕流行、只對男人有興趣,像這種人,我也希望世界上不要再增加一個。」「男人呢?粗魯、兇暴、懶散、壞心眼、好色、喜歡大吼大叫、動不動就發飆、自私、而且腳還臭得要命,不是嗎?你要知道,男人和女人是一樣的。誰規定男人就一定是粗暴,女人就一定是愛哭鬼?世界上有這種樣板型的男人和女人嗎?每個人都先有自己,隨後才慢慢地加入所謂男人或是女人社會化的部分吧。」(p.89)

如果這種事真的可以選擇,也就好了,但有時是上天安排,由不得人。比呂司的陰莖、陰囊在身體自己說:「根本派不上用場的打火機,幹嘛一直拿著?」之後,宣告消失(p.99),比呂司從此成為女人。這之後才是這本小說最精彩的地方,因為身為女人的人,只能瞭解女人的奧秘,身為男人的人,也只懂男人身體是怎麼一回事。而比呂司,擁有(過)了兩者,她彷彿得到上帝給予的通行證,得以打開神秘的性別大門,可以知道生理女性和男性的差異,那是人類史上最高深莫測的一章。

比呂司的主治醫生影山,認為比呂司的肉體順利地從男性自動變成女性,是完成人類的進化。過去的人類崇拜男性生殖器、行為粗鄙,但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男性漸漸變得愛乾淨、個性溫和,和女性相去不遠,同性戀也變多了。而生物界本來就會根據繁殖的必要性做性別轉換,「如果在某個時期,男性企圖朝著女性的方向進化的話,人類可能會基於某些理由而發展為不再需要男性,或者減少男性數量。如果人類朝著這種方式進化的話,或許就是在為現在或數千年、數萬年後即時要發生的某種環境變化做準備,也許是一種對人口過剩現象的應變方式。」(p.116~120)

身體做了決定,比呂司的心理則還沒能接受這個事實,他覺得自己經歷一場死亡,存在體內的「男人」死亡。幫助他的人,不是男性朋友阿亙,而是護士夏惠。因為夏惠過去也曾為男兒身,而且有過與女人的性經驗,她所經歷的性別隔閡,與比呂司相較,更來得巨大。同時因為成為女兒身已久,得以反芻、回顧過去身為男性世界的種種(p.138~143,176)。

阿亙雖然沒能給予比呂司支援,卻持續在比呂司的感情世界擾亂一池春水。比呂司在月經來時,同時感覺消失的陰莖會勃起。比呂司希望得到阿亙的認同,阿亙無從得知她的想法,頑固地覺得她只是換個性別,無損兩人的友情,遲鈍地沒發覺男人變成女人後,與原本熟稔的男人,可能產生另一種情愫。

這實在是作者薄井雄二要讓人佩服的地方。過去對於trans-gender的討論,多半是學術界基於變裝癖、變性手術後的去污名化討論,而這個故事挑戰了「自然\人為」、「男\女」、「生理\心理」、「先天\後天」、「個體\他人」、「理性\慾望」、「掌控\失控」等界線,同時以說故事的引人入勝方式,再三挑戰讀者內心的性別疆界,不斷揣測接下來的故事發展。

頑固的阿亙無從得知比呂司從改名比呂美以後,徹底進入女人的世界,體驗所有關於女人的狀態,由內而外地,從生理到裝扮的全面轉換。他們甚至一度各自詢問再度變為男兒身的可能,甚至相約去看比呂司脫落的陰莖,像拜訪老朋友。

迷惘的比呂美像是擁有兩種性別的靈魂,看到自己的女性身體,卻感覺體內的勃起(p.229)。她理想的男人阿亙,是她認為通向真正女性世界的橋樑。因為阿亙自從看到她漲大的乳房,才體認她真的變成女人的事實。阿亙由她的肉體產生的遐想,是比呂美成為真正女人的現實推進器。

NokiaConnectingPeople.jpg得知陰莖無法再接合回去,是不是男性靈魂的死亡?比呂美最後選擇偷走她的陰莖。原本負責保管的小峰醫生說道:「之前擁有那些陰莖的人都會來拿自己的陰莖。我想那是一種類似歸巢本能或鄉愁之類的情緒吧。」(p.240)

陰莖對男人而言,究竟是壯大自己的武器,或是與他人區別的利器?薄井雄二安排比呂美最後丟棄她昔日的陰莖,是因為阿亙的陰莖進入她的肉體:「今天晚上我失去了一個陰莖,可是卻又得到了另一個陰莖。」(p.260)「當時(年少)的他不知如何率直地表現看到高大的男人時所產生的不可思議的情愫——一種有別於友情的感情(是愛戀之心嗎?),於是便對他刀刃相向。現在她懂了,非常清楚地明白,其實只要老實說就可以了。這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比動刀、動槍還簡單。女人得到男人的唯一方法就是去喜歡對方,而且把這種情意傳達給對方。(p.266)」我竟想起Nokia那個的廣告:男人從後面進入女人,那正是阿亙讓比呂美放棄陰莖的關鍵行為。

過去女性主義心理學認為,小女生發展的是與他人聯繫的能力,而小男生則是目標導向。《樹上的草魚》最後是原本人際關係技巧拙劣的比呂美,因為性別轉換,將自己企圖與阿亙相連的目標,轉換成使阿亙把她當作情感和肉體的目標,以做為兩人的聯繫,如此男性和女性的利基完美地融合、優缺點適時地互補。

至於這世上要存在多少進化的人類,就讓上天來安排。

樹上的草魚
作者: 薄井雄二/著
譯者: 陳系美、陳蕙莉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04 年 05 月 23 日

由 debby 發表於 08:45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08, 2006

小不點睡相為何如此難看?

在我接連寫了幾篇長文之後,kiki不知不覺地越來越肥碩,到了不再可愛的地步。最叫我難受的,莫過於看到它以大字形仰天大睡,嘴裡冒泡泡。有時則像狗一樣蹲踞在草原的一角……更叫我傷心的,莫過於抱回來時,以為它是小綿羊,長大以後,豈知變成一隻狗,這叫人情何以堪啊!
mero28.jpgmero27.jpgmero14.jpg

現在伸手摸它,也不再像以往那樣溫馴地讓人摸,有時居然會拔腿往後跑,像要讓人追一樣,似乎到了叛逆的兩歲?它想作弄人的時候,還是會湊過來,把大頭貼近螢幕,甚至流鼻水嚇人。

在它還小的時候,一摸就會彈起來。現在它不再像彈簧,因為變胖了,反應不太一樣。有時它會鼓起腮幫子,帶著一副胖綿羊的表情,慢慢地浮起來。有時則是手軟腳軟地在空中漫步,感覺像在無重力的太空中,然後重重地掉下來。最近掉下來後,會消失無蹤,然後跑出一小顆種子,滾落一旁。等它出現後,種子自動消失。我拼命點那顆種子,卻變不出任何一種植物。所以草原很久沒變化,無法變換其他植物背景。
mero17.jpgmero16.jpgmero24.jpg

大概是它過去吃多有的沒的食物,漸漸也有法力似的。有時手中突然冒出一個鮮豔欲滴的草莓,或者鮮紅色的香菇,我還來不及大喊:「那個有毒,不要吃!」它已經把草莓或香菇吃下肚,之後一副大力士卜派的表情。看來,那兩個鮮紅的蔬果不但毒不到它,還讓它精神百倍。所以它絕對不是白雪公主,不需要別人前來解救。
mero19.jpgmero21.jpgmero25.jpgmero23.jpg

以前黃色小鳥飛過,總會掉下一顆種子,讓它吞到肚子裡。現在則有三顆,但它不會邊跑邊接,所以只吃到一顆。其他在草原上的朋友,也不會前來接住幫忙吃,所以另外兩顆滾落地上後,就會回到大地之母的懷抱。
mero20.jpg

現在看來整天處於即將撐破皮囊狀態的kiki,並不像它的兩個藍色朋友,長到一定程度後開始變色。有兩個藍色mero朋友已經分別變成紫色和綠色了。
mero15.jpg

所以現在kiki的朋友溫泉共浴圖,顯得五彩繽紛。kiki不知為何,從來不入池一起泡湯,只是在岸邊發呆。
merospring.JPG

kiki以後會變成什麼呢?真叫人好奇。現在只希望它長得好看一點,動作文雅一點。
mero31.jpg

由 debby 發表於 04:46 PM | 迴響 (1) | 引用

February 07, 2006

有錢買不到—Nikon EN-EL1原廠電池的教訓

每次沒買到我要的東西,我爸總跟我:「別急,有錢什麼買不到?」但是就是有東西讓人在有錢時買不到,例如Nikon EN-EL1原廠電池。在提到這個電池前,則必須提到我在兩年多之前買的Nikon 4300。

2003年的資訊月,因為等半天沒等到Nikon 4300降價,所以用將近一萬七的價格買了這個之後常帶在身上的昂貴玩具。不到六個月,我在台南的攝影器材店看到它的價格已經是9900,店家還跟我說停產了,對我而言,真是晴天霹靂!嘔極了。這很像投資失敗,不小心買到公司體質不佳的股票,大半年來,不但沒賺到複利,還跌了1/3的價格,有變成壁紙的危機。

又過了幾個月,我在大陸華東地區,看到當地招待我們的地主團,擁有多部數位相機,其中一位大哥用的也是Nikon 4300,忍不住問了一下價格。但身旁的奶弟和另一位大哥勸我,這種東西買了,就不要去問它的價格了,因為知道,都是傷心。的確如此。

奶弟還跟我說,數位相機是耗材,他之前那台用兩年多就掛了。而且最好買可以用一般AA電池的,不要買要用特殊電池的,像我這種。可以用一般電池的好處在於,到了任何地方,都能輕易買到那種電池,不必充電就能立刻使用。當時我沒被完全說動,考慮到旅遊時必定匆忙,而旅遊地區不比自己熟悉的地方,往往只會買到昂貴的電池,不會買到平價的電池;若為省錢,自行背著一堆AA電池出門,那又太重了,不如帶兩顆相機電池交換使用,加上充電器,重量減省不少。

我漸漸發現鋰電池的侷限。為了延長它的壽命,最好用完所有的電再使用(我的手機電池如此,用了三年)。但對我來說,使相機保持電力,以便隨時拍到要拍的東西是非常重要,出門前常會先充一下,顧不得它還有電。久而久之,出國旅遊時,漸漸嘗到惡果。能拍的張數越來越少,在歐洲地區,是220V,充電得經過轉接頭,在店家吃飯時,由於語言不通,也不好方便跟餐廳借插頭充電,於是看到美景、有趣的人事物,手中的相機卻宣告電池沒電時,真是懊惱極了。

十二月在美國,最懊惱的時刻,發生在聖地牙哥動物園。還沒拍到無尾熊,相機就不聽使喚了。我很氣憤地掏出有照相功能的手機來拍,但是手機準備好要拍照時,無尾熊不是跑到角度不好的地方,就是又恢復那個抱樹睡覺的無趣姿勢,氣得我直跺腳。而且我的手機不用MMS,相片拍了也沒法傳出來。買新電池的需求,因此產生。

Frys.JPG前輩立刻指引我上Best Buy網站和台灣相關網站去看價格,台灣的網站多半是副廠電池的價格,幾乎沒看到正牌貨。後來前輩乾脆帶我去Fry's Electronics,一個專賣3C用品(也兼賣零食,非電器類有的沒的)的超級大賣場。

Fry's有如迷宮,大到讓人不知從何找起,碰到聖誕節前,人多又擠。問了一個店員,他說不知道,要我們到另一區去問。到了那區,店員又說不是這區,是另外一區。緊接著,我們碰到一個態度傲慢的印度人店員,連幫我們查電腦都不肯,最後是一個黑人店員帶我們找到。

只是一看,雜牌電池,折合新台幣還要上千元,我說比台灣貴很多。前輩說那就在台灣買。那個黑人店員奇怪我們怎麼不買,還說Nikon已經不生產電池了,只能買到其他廠牌的,我們看到的那個,是Fry's的供應廠生產的,他認為不錯。聽到我們說台灣價格比較便宜,他理所當然地說台灣東西都比較便宜,前輩很認真地告訴他,並非所有東西都比較便宜。不過,我在那買了一塊PNY出的1G CF卡,上網一查,發現是台灣貨,折合台幣一千八。回台灣後,卻找不到這牌的CF卡。倒是目前正達國際在博愛路「相機街」推出一項活動,在2/12前,買SanDisk的記憶卡就可以抽獎。

既然台灣的電池比較便宜,那就去博愛路、漢口街一帶找看看囉。下午便去一趟開市第二天的博愛路。街上冷冷清清地,每家店雖都有一兩名顧客,但他們還是很眼尖,有的店員只要看到我街上抬頭張望,便大聲問我要找什麼,讓我走進店裡去。

一路問了至少七、八家,包括兩家掛了Nikon招牌的店鋪,都說現在找不到原廠貨,因為Nikon不出用EN-EL1電池的相機了,這款電池自然沒有原廠貨。這話又讓我懊惱了,兩年前買的東西,現在居然變成不斷貶值的古董!副廠貨的價格範圍很大,從450、500、600、700、1050到1100都有,真令我眼花撩亂,不知如何選擇。果然就如玩相機的人說的,博愛路價差很大,有時同一家店,同一個人在前後兩天去問,同一個產品的價格都可以不一樣。而且店家會看人出價,未必能殺價。碰到一千的,我問為何比別人貴,對方的答覆是,那些便宜貨都是大陸製的,這個是日本同一個廠做的,只是不掛Nikon而已。有的則說,這塊是日本機心大陸外殼,或台灣外殼。究竟哪個真、哪個假,根本無從分辨,因為包裝看來都是台製。但是便宜貨提供的保固只有三個月,比較貴的,有的提供半年的保固。他們都勸我買副廠,因為原廠要一千多,有的說兩千多,有人還說Nikon電池只提供三天保固,因為他們是保固相機,不提供電池本身的保固。雖然我不太相信這些商人的話,但殘酷的事實就是怎樣都找不到原廠貨。

最後的折衷之道,就是一口氣買了兩顆雜牌EN-EL1電池,一顆450,一顆700。準備在這半年比較看看,究竟哪個比較耐用,也希望能讓這台相機用久一點,我可沒有公款可以買相機啊。前輩說,大陸貨最不耐用,其次是台灣貨。雖然我也想用國貨,但理智告訴我,錢要用到刀口上,如果要買,就要買耐用的。既然買不到應該最耐用的日本原廠貨,只好退而求其次。現在最讓消費者困擾的,台商出走,一堆東西都是Made in China,就算包裝貼的是台灣廠商,品質不會好到哪。在這種情況下,黑心工廠、黑心貨必多,壹傳媒不愁沒題材來踢爆。(消基會其實可以把他們的《消費者報導》改名《踢爆黑心貨》,定期把關於各類黑心廠商以圖文並茂的方式呈現,尤其前幾期一定要找大家最關心的、熱門的民生商品,讓消費者知道多一個專業的踢爆黑心貨資訊管道,應該可以讓消基會不至於斷炊。)

如此折騰下來,現在深感奶弟是對的,下次要買數位相機,我一定要買可以裝普通AA電池的,不要再買只能裝(會停產的)特製電池的數位相機。畢竟,有錢不是什麼東西都買得到。

由 debby 發表於 10:20 PM | 迴響 (1) | 引用

February 05, 2006

誰來把台北住宅區的卡拉OK通通消滅!

接連聽了幾個小時荒腔走板的歌聲後,我暗暗想著,如果狂想能實現,我希望把台北市住宅區內的卡拉OK全部消滅!腦裡浮現的畫面是台北市的卡拉OK裝置都彈到空中,然後像國慶或新年煙火一樣,先炸開,再消失。

這樣或許太殘酷,換種方式好了。凡是有人在住宅區唱卡拉OK,聲音大到讓鄰居聽到,那麼,就得接受公評,因為聲音進入公領域了。鄰居要是覺得難聽,可以按個「難聽」燈,一人一燈,集滿五個難聽燈,唱歌的人手中的麥克風自動噴煙,卡拉OK裝置在24小時內都無法啟動。所以要是一群人唱卡拉OK,只要有一個人被鄰居列為「難聽」,那麼,這些人都不能唱,除非到KTV去花錢吵自己。

以上狂想來自綜藝節目「快樂星期天」,以及一個煩惱小孩愛看電視的爸爸,他發明一個裝置,在小孩距離電視太近時,電視會發出警告,警告三次不聽就自動斷電的系統。

「快樂星期天」的出名,來自於余天兒子在該節目的「藝能歌喉戰」單元中被羞辱,受到精神刺激後,連續多日不發一語。巫啟賢和小松、小柏因此被說是「毒舌」。不過,我看過這節目後,其實挺欣賞這幾個人,有膽說真話。因為上去挑戰的,有許多是發片過的藝人,甚至是有相當資歷的歌手。做為評審,小松、小柏、巫啟賢和黃舒駿等人說的話,有時非常犀利,但他們的立意是希望進入唱片界的人,都有認真、不玩票的態度。那些藉機打書、匆促準備,甚至以緊張為由,企圖為自己表現不好而脫罪的人,都會遭到他們的斥責。

「毒舌事件」後,有綜藝節目主持人批評小松、小柏不懂台灣綜藝節目生態,但我希望他們不要懂那種畸形的節目生態:靠肉體和嗲聲取悅綜藝大哥、媚俗、低級當道……我想,欣賞小松、小柏的人也不少,這個節目也闖出自己的路,不然,不至於那麼多歌手,甚至他們自己的哥哥,都想被他們評評看。

回到住宅區內的卡拉OK,就像上「快樂星期天」的人,敢唱到讓那麼多人聽到,就該讓大家評斷,這種聲音是不是應該消失,不然,就唱到自己聽到就好。

由 debby 發表於 11:18 PM | 迴響 (0) | 引用

February 02, 2006

彭園疑題:湖南米粉等同台式河粉?

Pengs1.jpg忘了多久以前,聽說《經典湘菜:200道正宗菜色全新演出》賣得不錯時,非常訝異。湘菜?為什麼突然引起台灣人的興趣呢?

過去因為歷史的偶然,台灣獨天得厚,齊聚各種外省菜、外國菜,在中國大陸政治氣氛肅殺的年代,甚至保留了中國大陸難存的老廚師手藝。但這幾年來,台北街頭的外省菜館子少了許多,勉強存活的,也難以恢復往昔門庭若市的盛況。不管是外省老廚子和老顧客的凋零,或是被政治氣氛影響,總之,外國菜和台菜,聲勢總是大過外省菜。

中國四大菜系裡,尤以港式粵菜受到台灣人的喜愛,畢竟台灣本有許多廣東移民。小時候熱門的港式茶樓,沈寂一段時日後,在這兩、三年,突然又像鹹魚般翻身,重新吸引新一批年輕客人。糖朝開了第二家,南京東路上一堆以「○星」為名號的港式餐廳……在在見證這一波港式飲食熱。再來當然是江浙菜,拜上海成為中國大陸投資焦點所賜,同是沿海城市,美食的傳播顯得快速多了。我隨手翻開美食名片簿,敘香園的名片就寫著「江浙名菜‧港式飲茶」,一口氣包了兩種熱門菜系,有雄心要擴大客源,但也顯得不那麼純粹。然而,那兩種菜系顯得有來頭多了,餐廳有理由主攻這兩項。將中國菜系擴大成八大菜系後才出線的湘菜,為何引人注意呢?Pengs2.JPG

問題還沒得到解答,目前台灣連鎖規模較大湘菜館子「彭園」,在附近的Att-oui樓上開幕了。某人剛回台北時,臨時也不知道要帶他去哪。突然想到北京出生的前前前任大老闆,每次請客都要琢磨半天,有次就請在第一飯店二樓的彭園,想來不至於太差,很快就決定便帶他去彭園吃一頓,當作聖誕快樂餐。

意外地擁擠,開幕行情大抵如此。這時考驗的則是服務水準,當天的狀況,可以說不及格,凌亂又慌張,像是一堆新手臨時上陣似的。餐飲業最難的是人,果真如此。多半都是一家子扶老攜幼前來,從口音判斷,不只是外省人,也有台灣閩南人前來。我想,對某些人,不管省籍,彭園算是中上等的餐廳。後來接到一張台灣閩南人的喜帖,就是選在林森北路的彭園。

我們簡單點了三、四個菜,牛肉片、糖醋豬肉、炒青菜和米粉。我的食物禁忌太多,點菜時覺得非常棘手,好吃的都沒法點。不小心點了一個鴨掌,正要開動時,才想起我不能吃鴨肉,只好推給某人。Pengs3.JPG

據聞,湘菜的傳統特色是:辣椒、燻、臘。辣椒我不吃,臘肉不健康,也不碰。燻肉看狀況決定吃不吃。只能說,我的健康決定我不是吃正宗湘菜的料。雖然有些小點看來不錯,但當日生意太好,想吃的都沒了,所以下次再說。

牛肉片不錯,糖醋則顯得味道太甜、過膩,只好猛灌茶,炒青菜吃不出特別之處。慢吞吞不見影子的是米粉,其他的菜差不多都吃完了,主食卻還遲遲不上,讓我們飢腸轆轆,這裡上菜次序實在匪夷所思。先是有個侍者送了河粉來,我們說沒點,她慌張地端走。之後另一名男子端了過來,我們再次強調我們點的是米粉。但不一會,他又端過來,說湖南的米粉就是這樣,不是台灣的(細)米粉。Pengs4.JPG

我疑惑地望向坐在我對面、回過家鄉的湖南人,他覺得對方硬凹,欺負台灣人沒見過湖南米粉,但是剛下飛機,睡眠不足,懶得找那人過來討教。我就是那個沒見過湖南米粉的台灣人。最後我們還是把那盤不知道是湖南米粉,還是台式河粉的東西吃掉。

桌上有個小塑膠裝置,照上面的說明,應該是按鈕,就有人會過來結帳,但等半天都沒人過來,只好出去結了這頓沒吃飽,也不算好吃,留了一個疑題,卻花了一千七的超級昂貴中餐。某人事後說,再也不去彭園了。

究竟湖南米粉長得什麼樣?既然沒有湖南人拿照片給我看,只好自行請教Google老師,看看這道彭園出的題目,是怎麼一回事。研究了一會,發現湖南米粉的確和台灣所見的米粉不同,稍粗,但不至於像河粉那樣寬。Pengs6.JPG

若叫現在的湖南廚師來彭園,一定會說彭園的菜跟正宗湘菜不一樣,因為口味有所調整。但是用台式河粉代替湖南米粉,似乎就說不過去。現在兩岸和資訊交流都這麼發達,拿冒牌貨來充數,很容易被消費者發現。

急速擴張的彭園,顯然有許多功夫還得細細琢磨。好的餐館就像好菜,是要花時間和下功夫來培養的。


Pengs5.JPG彭園會館

忠孝店
電話:2528-8122
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297號5、6樓

南京店:
電話:2541-9102
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63號(第一飯店2樓)

林森店:2551-9157
羅斯店:2351-5731
三重店:8982-1366
板橋店:2250-7568
新竹店:(03)534-7222

由 debby 發表於 06:34 PM | 迴響 (3) | 引用

February 01, 2006

大過年換口味—仰光滇緬料理

過去幾年的慣例,總是除夕離開,初一回到台北。除夕南下時,往往發覺台北已經少了許多人。今年情況稍微有變。

除夕前一、兩天,忠孝東路上照樣人多如麻。跟一個要在台北過年的女生說,再過幾天,台北就要唱空城計,像歐美一些中型城市一樣,人口密度沒那麼高。她說倒喜歡此時的台北,人不多,感覺就舒服了。

但是這次的大年初一,從台北駛上高速公路南下的車輛,卻意外地多,即使當天天氣不佳,看來像是短程的。沒離開的台北人感覺比往年稍多。這幾天出門時,只要碰到開張的店鋪,不論規模,總是擠滿人,尤其是早餐店。廟宇更別說了,香爐裡的香總是滿到幾分鐘就得有人收走,不然插不了。代表光明的蠟燭,還沒燒到一半,也得收走。如果去的是行天宮、松山慈祐宮之類的大廟,更是一副摩肩擦踵的景象。我被撞了好幾次,甚至有個粗魯的傢伙把我的包撞到飛開,讓我盯著那傢伙的背影,趕緊察看皮夾還在不在。

多虧爹娘選了時辰去廟宇祈福的,拜完正好是正午。終於有一餐可以在外頭吃,不必再看到餐餐雷同的年菜了。這次因為還在不能吃公雞的期限內,有正當理由避開「吃雞起家」的雞肉。

中午因此選在仰光滇緬料理,該店生意之好,讓我們慶幸還好有位子,不用像無頭蒼蠅,滿街覓食。

雲醬高麗菜、清蒸檸檬魚、綠汁椰汁牛肉……吃多油膩的年菜,這幾道菜的醬汁顯得清淡、夠味又下飯。檸檬魚深受我和娘的喜愛,味道特別,魚肉鮮美。弟弟和爹喜歡口感偏甜的雲醬高麗菜,同樣偏甜的綠汁椰汁牛肉的醬汁澆在飯上也可口,只是不宜多,否則容易膩。最後再來一個清淡的鮮蚵湯,就可以讓人清爽又暖和。略顯不足的,大概是這家餐廳的服務水準冷淡不夠親切吧。


仰光滇緬料理

地址: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84巷1號
電話:2369 1821~2

由 debby 發表於 09:36 PM | 迴響 (0)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