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6, 2006

「氣」功初體驗

過去聽人說氣功的玄妙,從來不識。陳忠慶在《回到蠻荒》對氣功有過特殊的描述,看了也只能稱奇。直到自己腰部被灌了氣,自個在那轉個不停,連帶發覺兩腿旁的虛弱的胃經像著火一樣燒了起來, 這下終於知道有些事真的存在。

她們面帶笑容地看著我轉個不停,我有時雖忍不住大喊:「好痠!」強迫自己停下,稍做休息,不一會,身體又想動了起來。後來連走路都覺得怪怪的,膝蓋總想彎曲。最後是師父幫我解除「氣」的作用,才稍微覺得恢復正常。他說這因人而異,有些人被灌氣可以持續一週。

某師姐聽我說吃中藥之後,不同部位輪流痛,一被灌氣又有反應,便說我資質好。資質好不好我不知道,身體不斷疼痛,我很清楚:~

更何況,小學的時候學過八段錦,當時除了好累,別無其他感受。幾個月前和同事一起跟從沒感受到「氣」的老師上了一堂氣功課,同樣什麼都感覺不出來。這次親眼看到陳忠慶說的:「一群人練功,每個人的動作都不一樣」的景象,有些人甚至像乩童一樣四處走動練功,師伯在一旁跟我解說:「這就叫『自發功』」。

看來,資質和好老師,以及耐心、恆心、毅力,才是成就「氣」到底有或沒有的關鍵。

由 debby 發表於 08:42 PM | 迴響 (1) | 引用

March 25, 2006

3/23~3/24 本站再度失聯 Orz

前天某大陸網友跟我MSN時,問道:「可能是大陸的連線有問題吧,最近又看不了你的blog。」我既尷尬又無奈地回答:「是我的部落格出問題,前兩天是正常的,但是今天剛掛點。」這個Blog好不容易在網路消失13天之後復活,沒想到,才兩天又消失,令我只能用「Orz」帶過一切。

未來碰到本站失聯時,若有人好奇發生什麼狀況,可到「Debby‧療癒之島」一探,我會在那裡留訊息,包括更改網址、遷站什麼的。

這個部落格一個月有15天行蹤不定,連帶讓我寫不了什麼東西。熟悉了mt的介面,換到別的地方就不想寫。現在該好好寫,卻又碰到我得趕作業。只能說,造化弄人啊!

也難怪本站的讀者越來越少了,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由 debby 發表於 10:13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21, 2006

3/8~3/20本站失聯及改版預告

都是因為hinet又斷線,導致前些天這個Blog不幸失蹤。這次失聯時間長了點,因為剛好碰到機器管理員在國外(雖然現在不是旅遊旺季,但就是這麼巧)。現在機器管理員和我都回到台灣,Blog總算也復活了。

失聯期間的日誌,也就只能有空再慢慢往回補了。倒是相片已經先貼到flickr相簿上(現在1~12,14~19頁都是在美國拍的相片)。

這段期間同時嘗試改用mt 3.2,由於和目前使用的mt 2.661版本差異太大,還有很多問題沒克服,像是編碼問題,導致中文無法正確顯示。所以改版後的Debby Blog,得等稍微有點(正常的)樣子,才能正式announce。如果mt 3.2問題仍不斷,則可能改用mt2.67。(誰來寫個詳細的mt 3.2中文說明?)

屆時http://debby.dyndns.info/會指向新的mt3.2版blog,目前的Blog則會用另一個網址替代。

由 debby 發表於 09:37 A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6, 2006

洛杉磯的雨天

raindrop.JPG接連兩次到LA,都碰上雨天。某人誇張地表示,洛杉磯一年只有兩天下雨,我都碰上了。這話當然言過其實,因為資料顯示,洛杉磯平均年降雨量319毫米,集中在冬季,大約35天,相對於年降雨量超過2100毫米的台北,算是乾爽宜人多了。

這次出門時,台北下雨下到讓我覺得沒力,在濕答答的天氣出遠門是很辛苦的事。沒想到,剛抵達又是雨天。

車子駛上全美著名易塞車的101高速公路時,每輛車後面都帶著一團煙霧。雖然不是晚上,雨勢也不大,看來還是挺危險的,因為此地平常不下雨,許多駕駛人不熟悉雨天路況,再加上此地地面平時不需要快速排水,看來不太注重下水道。一下雨,路面都積水,每輛車彷彿在河中破水向前疾駛而去。一旦下車,鞋子和褲腳就跟在下過大雨的台北一樣,一下就沾濕了。

不論在哪,雨天的景致都是灰暗的。往昔擁有單調藍天的地方,一下子變得黯淡無光,氣溫也低了不少。
palm1.JPG

這時的心願,大概是雨水灌溉土地後,能讓光禿禿的大樹冒出嫩芽,然後最好讓那些身上被一堆乾枯樹葉遮蓋的棕櫚樹能夠加速掉毛……呃,掉葉子。

但是我的心願看來是落空了。這幾天下了幾次雨,那些可怕的棕櫚樹依然不改其貌。長輩說,那些葉子是要經過修剪的,不然就一層一層地覆蓋上去。有人說那些乾枯的覆蓋物像是樹的鬍鬚,天生討厭男人不刮鬍子的我,難以喜歡這種樹的鬍鬚。

palm2.JPG

偏偏加州有許多棕櫚樹,多到幾乎沒幾棵的枯葉是經常修剪的。在雨天不想出門的時候,只能慶幸,還好不必看到那些可怕、骯髒的樹。

由 debby 發表於 06:19 PM | 迴響 (0) | 引用

March 03, 2006

家庭主婦≠傭人

「那個女人是那個男人的傭人嗎?」當日劇「我和她的生存之道」(仆と彼女と彼女の生きる道)第一集開始一分鐘左右,我便這樣問。某人說:「不是啊,她們是夫妻。」很快又問我:「妳為何這樣問?」

很簡單啊,因為劇中男主角喝飲料看報,女人在一旁打掃,男人連頭都不抬,眼睛不看那女人,就跟她說:「今天的可可太淡了!」這不像對待傭人的態度嗎?

我跟劇中妻子的感覺果然十分相似,那女人不久便停下手中工作,說要跟男人離婚。男人不明白自己有什麼錯,把女人罵了一頓,說晚上回來再說,他會早點回來,便匆忙出門,氣到還把鞋拔一起帶走。男人不把自己的話算數,他照樣去應酬,當他半夜回到家時,老婆已經把她所有的衣物清空,離家出走了。憤怒的男人覺得自己盡心賺錢養家打拼,不明白妻子為何要離婚。

要不是他女兒和女兒的英文家教北島,平時頤指氣使的大男人,恐怕一輩子都不明白為何被老婆甩了吧!

2月27日聯合報做了差不多一整版的「熟齡離婚」,這是冷飯重炒,不算新聞的專題。其中有一則是穿著像日劇中的貴婦的中年女子,受不了作風像日本男人的丈夫,什麼都要她屈服順從,整天「嗨、嗨、嗨」,所以要求離婚的實例。

無獨有偶,稍早有一則報導,提到一些日本男人有鑑於日本熟齡離婚率往上飆升,因此有人組成「愛妻俱樂部」,奉行五大守則:
一、晚上8點以前一定得進家門;
二、隨時營造家庭舒適浪漫氣氛;
三、不時親切呼喚妻子名字;
四、投以深情的凝視;
五、用心傾聽另一半需求。

看來都不算什麼難事,只是對那些平時習慣把老婆當傭人般大呼小叫的男人來說,這是個警訊和提醒,勿以善小而不為,如果連這些小細節都做不到,拒當佣人的老婆隨時都可能跑掉。與其像「我和她的生存之道」男主角那樣,在老婆跑了之後,連家裡有什麼都不知道,洗衣、泡可可都有困難,還不如平時多尊重、疼愛老婆,用小小代價換來大大的舒服。

由 debby 發表於 10:02 PM | 迴響 (1) | 引用

March 01, 2006

馬航Vs.新航

要不是Q艙的新航機票太過熱門,就算提早一個月訂,只能排到候補,旅行網站無法開票,我也不會想買馬航的機票。許多人對馬航的評價只有四字:「非常便宜」,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好的。而我第一次出國,就是坐馬航,從亞洲飛歐洲,非從吉隆坡轉機不可,轉機時間之長,把便宜的優點扣分不少,因此後來都不想坐馬航。

某人去年底回台時,因為新航完全訂不到,只好坐馬航。馬航空姐服務之差,讓他說再也不坐馬航了。還想起從前出國很困難的時代,華航空姐往往是達官貴人的親戚,對客人總是一副:「你們憑什麼要我來服務?」的傲慢相,後來才有「華航以客為尊」的標語出現。馬航雖說企業化,但可能仍有類似的狀況,許多空姐說不定也是有背景的,因此對客人的態度,讓我覺得輸給新航等航空公司。

說便宜,其實在台灣的價格也沒便宜多少,這陣子的票價只差個幾十元,除非七早八早地在出發前21天訂到馬航特惠票。

到了機場才知道,坐馬航飛美國是要開箱檢查行李的,新航則不用。一對夫妻不知為何,手忙腳亂地在馬航櫃臺前開箱,露出一大堆的小孩衣物。她們那個大概只有兩歲的女兒,嚷著:「我要幫你們的忙!」從箱裡抓起一包香菇,把她手上的玩具塞進行李箱裡,再把香菇疊到她的玩具上。我這個外人看來,這個小孩似乎是越幫越忙了。

上了飛機,因為非假日,所以沒坐滿。我坐在C,左邊有兩個空位,本來可以躺下來大睡一覺的。但是沒及時躺下,從後面跑來兩個馬來西亞男子,一個坐在隔著走道與我相鄰的位子,他旁邊明明還有兩個空位,但他的伴不願意坐,叫我坐到窗戶旁,我拒絕,他因此坐靠窗的位子。我的悲慘11小時45分就從此開始。

大概因為便宜,這個機艙有不少父母帶小小孩。我至少看到3個是3歲以下的,一路上小小孩哭聲不斷,叫人很難睡。而且我的正後方有個應該是馬來西亞華人小女孩,不到五歲,不時踢我的座椅,不然就是伸手亂抓亂摸,有時突然被她摸一把,讓我奇怪發生什麼事了。以前很羨慕那些很小就出國的人,但這次看了之後,深深同情那些跟小小孩同機的人。

更不幸的是,我左右兩方的馬來西亞男人總要隔著我大聲講話,好幾次在我快要睡著時,左邊那個會突然大叫一聲:「哈囉!」要空姐給他啤酒或開水,不要就是要跟我借過。不知為何,上次坐新航,碰到差勁的人是左邊那個不時在大家睡覺時開窗、讓強光射進機艙的台灣女人,對新加坡或印度人、馬來西亞人沒什麼特別印象,這次卻覺得航空公司的價位,似乎也代表特別容易有某種客人。

至於機艙內的服務,果真比新航差。以餐點來說,馬航只供兩餐,第一餐讓我以為是下午茶,內容清淡,份量很少,第二餐是早餐,當然也不會太多。中間相隔很長一段時間,不供應餐食,不像新航空姐、空少,不時會端著果汁、水和三明治,怕睡醒或不睡的客人餓著。馬航的睡眠時間,大概只有前幾小時有空姐端著果汁和水,之後連個水都沒有,更別說餅乾或三明治了。以餐具來說,馬航全部都是塑膠免洗餐具,新航則有金屬刀叉等,再次讓人發覺兩者的水準有別。我實在不明白,以這樣的服務水準,馬航為何能在航空服務調查機構Skytrax Research所公佈的2005全球航空業服務評等,在經濟艙項目獲得很高的評價?

既然睡不著,很痛苦地打開螢幕準備看電影。沒想到,沒幾部片,而且只有兩部片配中文字幕,一是神鬼剋星(The Brothers Grimm,格林兄弟),二是成龍的「神話」。其他的片子,有的配日文字幕,有的配馬來文字幕,通通混在一起,不像新航,頻道多、片子新又吸引人,語言相近的會放在一起,供那個國家的客人就近選擇。

最令人昏倒的,是這些頻道是連動的,非得同時開始不可,就算先看完一片,想再看另一片,也要等所有頻道的第一輪節目都播完才能繼續。我因此只好胡亂看了一點「神話」(內容七拼八湊、亂七八糟,叫人看了難過)和一部馬來西亞片(不合我的口味)。

不知道是這次碰上特別多亂流,還是機師的技術太差,在飛機不定時劇烈搖晃好長一段時間後,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快要暈機了。每次晃到受不了,就得開始禱告。

我最好在此打住,因為不久之後還得坐馬航回台灣。至於以後,除非不得已,不然實在不想再坐馬航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7:22 AM | 迴響 (31)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