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20

居家防疫期的理髮問題

據說理髮院的生意,是經濟恢復的指標。但因為新冠病毒的傳染性,理髮院這種近距離接觸的生意被歸為非必要,因此在三月多政府宣布進入全面居家防疫期時,就跟其他商店一起關閉了。剛開始我很慶幸家中三位男性都在那之前剪過頭髮。但過了五、六週,終於不行了,每個人頭髮都過長,尤其是小J的,因為他前一次在理髮院只稍微修一修,沒有大剪,偏偏他的頭髮生長速度是我們家最多的,頭頂因此看起來很厚。某人頭髮生長速度雖然沒小J快,但他習慣常剪,他最先受不了。

這時就想起,我們在小J很小的時候,曾在Costco買了一組頭髮剪,還好沒被某人丟掉。某人最喜歡說的話就是:「不用的東西就丟掉!」問題是,不是每個東西在你需要時都買得到,尤其現在,要網路購物比以往困難,價格也比較高。

小J聽到我們打算幫他剪頭髮,非常抗拒,居然提議我們幫他剪,那他就幫我們剪。我聽了立刻回答不能,這種事沒有平等性可言,別想碰我的頭髮。

最先被剪的是小P,因為他的瀏海實在太長了,我跟他講話時,總覺得他的瀏海會扎進他的眼睛裡,耳朵上的頭髮也長得要蓋住耳朵了。於是我把他叫進浴室,坐在小板凳上,我坐在他前面幫他剪。剪了一會,突然想起我以前幫當時一歲多的小J買了一件剪髮專用的小朋友剪髮罩袍,上頭有企鵝圖案,現在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可能連小P都會嫌小了點。

幫小P照原型修短瀏海後,他提出要剪一個倒U的弧度。我聽了很意外,跟他再三確認後,慢慢修了一個樣子。他剪完之後給他哥看,小J非常可惡地狂笑,甚至笑倒在地上。我和小P都很不高興,明明並不糟,而且小P剪完那樣有點小呆瓜的樣子挺可愛的,那一兩天我看到他都會要他過來給我抱一下。小J說他不要給我剪,我說我也不打算幫他剪,因為他的態度太差。某人後來跟他爸媽視訊時,把小P叫過去給爺爺奶奶看一下,他們都說剪得不錯。我知道他們講的是善意的謊言,因為專業理髮師一定會看出很多問題。不過公婆以前住在美國時,公公的頭髮也都是婆婆剪的。

那個周末,某人在我起床前,用理髮器剪了他自己的頭髮。我醒來一看,覺得他未免剪得太短了,而且後面沒修好,於是又幫他修了一遍。他說這樣可以再撐五個星期。那天某人幫小J剪了頭髮,所以小J頭頂的頭髮終於沒有很大一叢了。最後是小P被他爸叫去修了後面的頭髮。於是他們三人的頭髮都搞定了。

接下來,慘的是我。通常我回台灣剪過頭髮後,六七個月就會在美國剪一次,之後每隔半年剪一次。去年六月底在台灣剪了也燙了頭髮後,本來一月應該要處理的,但那時中國大陸疫情就爆發了,當時沒立刻去剪頭髮的結果是,隨著疫情席捲全球,越拖就越不敢出門去剪頭髮。如今已經十一個月了。雖然以前也不是沒留更長過,我頭髮最長的時候接近腰際,但我並不喜歡那麼長,那時煮飯時經常燒到自己的頭髮。這幾個月因為要避免用手摸臉,我醒的時候都會紮馬尾,好處是就算頭髮再長,煮飯時比較不會燒到自己的長髮。

臉書上曾有影片,理髮院的美髮師用超長的剪刀幫客人剪髮,在客人躺在洗頭椅上時,用水桶潑水幫客人洗頭,以避免近距離接觸。這些顯然都是開玩笑的。至今因為理髮院沒開,還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讓人安心的好措施,以吸引客人重新上門。上週有南加州的髮型師和美髮沙龍業者狀告州長,希望法院能讓他們重新開門營業,否則影響生計。然而,在疫情沒控制住,也沒有疫苗的情況下,我不打算去這些地方。我預期這段時間會持續兩三年,因為就算疫苗出來了,也沒那麼快供應全美。

最壞的打算是,我就一直把頭髮留長,等到長到可以捐給癌症病人做假髮的時候,我就紮著馬尾齊刀剪,把整段頭髮剪下來捐出去,留一小截可以繼續紮馬尾的長度。反正這幾年很多時間都在家,不需要經常出門,髮尾就算不整齊,也不算什麼大問題。

這幾年最重要的是,命先保住,其他就再說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1:34 PM | 迴響 (2)

May 04, 2020

疫期中的雜貨採購(Albertsons)

住在加州這十幾年,不時會想起木蘭詩中的片段:「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平時我們總有固定在某間店買某些東西的習慣,每逢過節,一定要把幾間店跑一遍才行。然而,當我們進入居家防疫時期,這樣的生活模式不得不改變,我們只能選擇去一間店。每次出門,我都得看日子又看時辰,不是挑什麼黃道吉日、良辰吉時,而是挑天氣適宜,且人流較少的時候。同時,為了達到最大效益,我通常會等冰箱至少空個六七成以上才出門。

如此一來,我轉眼至少兩個月沒去過附近的Albertsons。上週因為洗碗機要用的軟水劑Lemi Shine沒了,Seventh Generation的洗衣精也快見底,小孩要喝的A2牛奶已經一個多月沒喝到了,糖也快沒了,煮甜的東西都省著用,小孩因此嫌不夠甜。即使冰箱沒空到我希望的程度,我還是在週二下午三點去了一趟Albertsons。

在此之前,我們只去Trader Joe's和Costco。在我心目中,Trader Joe's應該是安全等級比較高的超市,因為有限制人數、有專人在門口清潔推車,且櫃台有設置透明板隔開收銀員和客人。有天某人堅持要去Costco買星巴克哥倫比亞即溶咖啡,我說Trader Joe's就有即溶咖啡,不必為一個東西跑Costco,而且Costco人比較多,比較危險。兩人為此發生爭執。後來他還是去了,回來後,跟我說那些措施Costco也有,應該是每家都通行的措施。

我半信半疑地出門,之後所見顯示,未必如此。因為我到Albertsons時,並沒有看到有店員站在門口把關。我看到平時我進去的門附近沒有消毒濕巾擦推車,就走到另一個入口,才發現那裏有專人負責擦推車,但並沒限制進入的人數。雖然Google Map顯示當時的人數遠低於平時,我在裏頭的感覺卻跟平時離峰時段差不多,不覺得特別少人,我在停車場目測車子至少有三四十輛以上。讓我意外的是,Albertsons居然在此時進行整修,有些地方不太好走,或者東西被移走。因為有人的推車擋到去青菜那區的路線,別條路又被封了,我只好先去別區。

Albertsons春天的時候都有大富翁集點活動,我之前收集到三張免費貝果或甜甜圈的兌換卷,但因為疫情的關係,原本自取的貝果\甜甜圈盒都是空的。幾週前曾在臉書上看到有人傳一個美國人徒手伸進這種塑膠盒子拿裏頭的麵包,聞一聞之後又丟回去的影片,讓人覺得很不衛生。也許超市管理方也有種種考量,現在都有塑膠包裝了,感覺比較衛生安全。

這次多數人都要戴口罩,沒戴口罩的人是個位數。有個男人把口罩掛在下巴,口鼻露出,不知何故。

我很快地找到我要的洗衣精,架上只剩兩瓶,我就都拿走了。然後在同一排貨架的另一側找到Lemi Shine,也拿了兩瓶。在烘培區發現貨架有點空,上有告示說限量糖只能買一包,我就拿一包。本來打算買雀巢的奶粉做麵包的,然而找不到,只有他們的自有品牌的奶粉,也就拿了,這個時候顧不上挑牌子了,有什麼就買什麼。沒看到酵母。各類麵粉不太齊,我家還有就不需要買。義大利麵區更空,告示說義大利麵和義大利麵醬只能買一份,於是我各買一份,一瓶青醬和一盒綠色的蔬菜義大利麵spaghetti。我想過了這段期間,義大利麵應該會是很多人最不想吃的食物。然後我在咖啡區找到星巴克的即溶咖啡,拿了好幾種,先前我想從Amazon買,但幾乎都缺貨。

想到我們家其他三人可能會在政府重開經濟前過生日,我也一道買了生日卡和可自製蛋糕的蛋糕粉,以備萬一。本來想買冰淇淋的,但那區冷凍櫃都消失了,因為大家都戴著口罩,我就不方便去問東西移到哪裡。往常買的優格也沒了,最後拿了兩瓶A2鮮奶,就去結帳。

以往他們開很多櫃台,任由客人自己排任何一個櫃台。現在他們改成等候區只有一排,像Kohl's那樣,有空的收銀員會招手叫排在最前頭的客人。地上同樣都貼了距離標示,好讓人遵守社交距離的規定。為了防疫,州長允許他們用塑膠袋,不受限之前公投通過的反塑法令,所以我現在都沒帶自己的購物袋出門。而此時用的塑膠袋不同於先前一元一個的那種較厚塑膠袋,現在包裝用的是很薄的塑膠袋。收銀員和客人間有透明板隔著,比較危險的是,負責包東西的工讀生和客人間並不設防。

這趟完全沒買菜肉蛋之類的。晚上烤香腸時,很後悔當時沒買蒜苗。

這樣隨便買一買,就近兩百塊。難怪最近很多去Costco的人,都說買到超過五百,甚至一千了。

本以為下次再去Albertsons,會至少是一個月以後的事。但消毒濕巾在Costco買不到數週了,家裡拖地的濕巾也快沒了(網路訂貨的箱子移走之後就要拖地,用很快),因為不想去Costco找(網站顯示缺貨),Amazon也沒貨,所以這週又去了Albertsons。

上週二把店裡最後的Seventh Generation洗衣精買走後,今天同個地方仍是空的。貨架上空的地方很多,紙類仍是大缺貨,廚房紙巾和廁紙都沒貨,消毒濕巾也沒有,相對充裕的是餐巾紙。拖地的濕巾沒有swiffer的,最後拿了他們自有品牌,因為上頭說適用於swiffer的拖把。

很多消毒清潔劑都沒了,那區也是空蕩蕩的。只看到一些比較特別的清潔劑還在架上。不清楚是補過貨,但又被買光,還是根本沒貨可補。

酵母仍缺貨,糖依然限量一包,麵粉還有些。義大利麵和義大利麵醬也還是限量一包\罐。米所剩不多。到處都有All sales are final的布告,這是當然的,誰想在疫情期間買別人退貨的商品?這時候只要不碰別人接觸過的東西,就盡量不碰了。

最近看了牛奶被傾倒、雞蛋被砸爛、青菜被掩埋的新聞,覺得好浪費又好惋惜,想要盡可能買我們會吃的,以減少那些農人不得不的浪費。但超市裡好多貨架東缺西缺的景象卻又讓我大惑不解。這供應和需求鏈間,哪裡出問題了?

平時我用網路訂購亞洲蔬菜和一些豬羊牛肉,唯獨雞肉沒有。所以一個月前去過TJ買過雞肉,當週吃完後,我三個星期就沒煮過雞肉了。

上週只記得買牛奶,沒買雞蛋和雞肉。今天不但買了牛奶、雞蛋和雞肉,也去買了一些青江菜,免得Albertsons覺得這菜都賣不出去,以後就不賣了。

回家後,告訴某人還是買不到swiffer拖地濕巾,不懂為何會這樣。他說應該是中國大陸製造的。但我之後查了,swiffer在西維吉尼亞州有工廠,晚上在Amazon買到了,只是現在每人限量買一份。所以,也許只是需求過大的問題,希望之後會趕上,畢竟有一半的州已經恢復正常了。

這個因為疫情而傾頹的世界,不知何時會恢復正常?


由 debby 發表於 11:21 P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