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20

居家防疫期的理髮問題

據說理髮院的生意,是經濟恢復的指標。但因為新冠病毒的傳染性,理髮院這種近距離接觸的生意被歸為非必要,因此在三月多政府宣布進入全面居家防疫期時,就跟其他商店一起關閉了。剛開始我很慶幸家中三位男性都在那之前剪過頭髮。但過了五、六週,終於不行了,每個人頭髮都過長,尤其是小J的,因為他前一次在理髮院只稍微修一修,沒有大剪,偏偏他的頭髮生長速度是我們家最多的,頭頂因此看起來很厚。某人頭髮生長速度雖然沒小J快,但他習慣常剪,他最先受不了。

這時就想起,我們在小J很小的時候,曾在Costco買了一組頭髮剪,還好沒被某人丟掉。某人最喜歡說的話就是:「不用的東西就丟掉!」問題是,不是每個東西在你需要時都買得到,尤其現在,要網路購物比以往困難,價格也比較高。

小J聽到我們打算幫他剪頭髮,非常抗拒,居然提議我們幫他剪,那他就幫我們剪。我聽了立刻回答不能,這種事沒有平等性可言,別想碰我的頭髮。

最先被剪的是小P,因為他的瀏海實在太長了,我跟他講話時,總覺得他的瀏海會扎進他的眼睛裡,耳朵上的頭髮也長得要蓋住耳朵了。於是我把他叫進浴室,坐在小板凳上,我坐在他前面幫他剪。剪了一會,突然想起我以前幫當時一歲多的小J買了一件剪髮專用的小朋友剪髮罩袍,上頭有企鵝圖案,現在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可能連小P都會嫌小了點。

幫小P照原型修短瀏海後,他提出要剪一個倒U的弧度。我聽了很意外,跟他再三確認後,慢慢修了一個樣子。他剪完之後給他哥看,小J非常可惡地狂笑,甚至笑倒在地上。我和小P都很不高興,明明並不糟,而且小P剪完那樣有點小呆瓜的樣子挺可愛的,那一兩天我看到他都會要他過來給我抱一下。小J說他不要給我剪,我說我也不打算幫他剪,因為他的態度太差。某人後來跟他爸媽視訊時,把小P叫過去給爺爺奶奶看一下,他們都說剪得不錯。我知道他們講的是善意的謊言,因為專業理髮師一定會看出很多問題。不過公婆以前住在美國時,公公的頭髮也都是婆婆剪的。

那個周末,某人在我起床前,用理髮器剪了他自己的頭髮。我醒來一看,覺得他未免剪得太短了,而且後面沒修好,於是又幫他修了一遍。他說這樣可以再撐五個星期。那天某人幫小J剪了頭髮,所以小J頭頂的頭髮終於沒有很大一叢了。最後是小P被他爸叫去修了後面的頭髮。於是他們三人的頭髮都搞定了。

接下來,慘的是我。通常我回台灣剪過頭髮後,六七個月就會在美國剪一次,之後每隔半年剪一次。去年六月底在台灣剪了也燙了頭髮後,本來一月應該要處理的,但那時中國大陸疫情就爆發了,當時沒立刻去剪頭髮的結果是,隨著疫情席捲全球,越拖就越不敢出門去剪頭髮。如今已經十一個月了。雖然以前也不是沒留更長過,我頭髮最長的時候接近腰際,但我並不喜歡那麼長,那時煮飯時經常燒到自己的頭髮。這幾個月因為要避免用手摸臉,我醒的時候都會紮馬尾,好處是就算頭髮再長,煮飯時比較不會燒到自己的長髮。

臉書上曾有影片,理髮院的美髮師用超長的剪刀幫客人剪髮,在客人躺在洗頭椅上時,用水桶潑水幫客人洗頭,以避免近距離接觸。這些顯然都是開玩笑的。至今因為理髮院沒開,還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讓人安心的好措施,以吸引客人重新上門。上週有南加州的髮型師和美髮沙龍業者狀告州長,希望法院能讓他們重新開門營業,否則影響生計。然而,在疫情沒控制住,也沒有疫苗的情況下,我不打算去這些地方。我預期這段時間會持續兩三年,因為就算疫苗出來了,也沒那麼快供應全美。

最壞的打算是,我就一直把頭髮留長,等到長到可以捐給癌症病人做假髮的時候,我就紮著馬尾齊刀剪,把整段頭髮剪下來捐出去,留一小截可以繼續紮馬尾的長度。反正這幾年很多時間都在家,不需要經常出門,髮尾就算不整齊,也不算什麼大問題。

這幾年最重要的是,命先保住,其他就再說了。

由 debby 發表於 May 18, 2020 11:34 PM
迴響

小J酷喔!從小就知道要公平,哈哈哈!最後居然是被阿爸搞定,是因為看到阿爸自理的成果具有說服力嗎?

Ming 發表於 May 20, 2020 12:38 AM

不是,他爸畢竟跟他同性別,上理髮院的次數比我多,比較清楚怎樣用那電動理髮推刀,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用。

Debby 發表於 May 20, 2020 08:36 PM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