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8, 2004

巧遇

感謝我的不耐煩。

走出辦公室,等了兩分鐘公車,沒見到平時班次超多的公車出現,決定搭捷運。左轉走了兩公尺,赫然發現左前方出現一名瘦高男子,除了密佈下巴的鬍渣看來很礙眼,那模樣還真是熟悉,他也疑惑地盯著我,於是出聲喊了:「學長!你怎麼在這?」

他問了同樣的問題。才講兩句話,他女友就出現,原來。這不知道是第N任了,我對這類消息特別不靈敏,上回跟另幾位學長姐碰到,不知怎麼,他們提到他,談笑間,我才發現我漏掉那麼多事。

研一的時候,有回去母校買隱形眼鏡藥水,意外地碰到這位當時放洋的學長。忘了之後有沒再遇見他,倒是記得其他學長姐事後說了他為何回來卻沒告訴我們的原因。這麼多年來,想到這些人的變化,不免讓我有些感慨。有對曾經人前人後甜蜜蜜的學長姐分手了,也有本來只是很熟的學長姐成了速配的一對。有人去大陸,有人從歐洲回國任教,有人則才去異國不久……

不知怎麼,碰到這時候,我總想著:「生命中的有些事物,繞了一大圈之後,再度歸檔,回到他們的位置。」他們消失過,再度出現。是以為記。

由 debby 發表於 05:20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6, 2004

小天使飾品

Resize of DSCN2143.JPG同事從美國黃石公園一帶玩了一圈回來,帶了摩門教的小天使飾品給我們。幾個女生拿到之後先喊好玩,繼之又喊可惜,要是做成項鍊,會相當別致。這位同事每回帶給我們的紀念品都很特別,去新加坡就帶孔雀羽毛;去美國的荷蘭村,則帶木製鬱金香回來。

我拿在手中把玩一會,不知道有什麼其他用處。體積小(長度才兩公分多一點。比照片小),而且是橢圓形,無法當作紙鎮,也沒法立起來。透明的部分大概是塑膠,但成品算有質感,不至於因為只是塑膠就看來很廉價。

看了大半天,不免讚賞摩門教徒真有生意頭腦。這種小飾品可愛又不佔地方,價格也不高,還有特殊符號意義(而且不屬於會被排斥的那種),很適合當作紀念品。唯一缺點,是家有幼兒的,要小心別讓小朋友玩一玩,就往嘴裡塞。這可比水果軟糖更容易讓幼兒噎住。

說到水果,還有一盒櫻桃巧克力可以吃。聽到是包著櫻桃汁的巧克力,當然要吃吃看。一咬,櫻桃汁果然流出來,像水果蛋糕上面的罐頭櫻桃的味道,而非新鮮櫻桃的味道。至於包花生的巧克力,我就沒膽一碰了,臉上還有幾個惱人的痘痘沒消。 :(

由 debby 發表於 04:14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5, 2004

颱風夜與日

前一天晚間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雨勢正大,不過走幾百公尺到車旁邊,身上就被狂風吹來的雨淋了一半。撐傘幾乎沒用,難怪有人要先穿雨衣再撐傘離開。

一路上幾乎沒看到其他的車子,尤其是仁愛路。旁邊爆出一陣大笑,看來這條路上就只剩我們一輛車了。以前就算凌晨兩、三點,這條路上車子照樣來來往往。路上看到那家小酒吧竟然營業。其實這種夜晚滿適合去喝點酒的,只是路上太危險了。

「平時不覺得台北樹多,直到此刻。」仁愛路和敦化南路都是兩旁樹木林立的道路,也是我們喜歡走的路。此時看來,好似人間地獄。我不怕已經跌落在一旁的樹木,我只怕快掉下來的,任何東西。遠處一棟高樓上的彩色看板繼續上演它的戲碼,對這一切風風雨雨,好似局外人,無動於衷。眼前隨時有好似沙漠風暴的雨風暴,只能謹記,遵守交通規則,慢行,千萬別搶快。誰也不知道,在黑夜裡,哪頭會衝出什麼白目的車。看到有個老外竟然在雨中慢跑,未免太,太小看這個颱風了吧!有些車從旁邊開過去,激起一片水柱向我們灑來,我驚叫一聲,以為要被潑濕了,即使在車裡。

平時去的店都關了,此時還開著的,就只剩飯店的餐廳了。於是,往遠企前進!沒料到,連停車場入口都有障礙,只得下車把樹幹拖到一旁。遠企關了幾個門和購物中心,紅豆食府沒得去。繞來繞去,好不容易到了七樓的燦鳥日本料理。既然這家的上海菜不好,那就吃日本料理吧。

誰也沒想到,這樣的颱風夜裡,餐廳幾乎全滿。帶位人員抱歉地說,只剩壽司吧和鐵板燒吧台的座位。看來客人都是住這的房客,因為哪都去不了。這裡的價格實在不平易近人,光中餐套餐都從750起跳,晚餐更從2000起跳,令人吒舌。若非颱風,就去榮松了。光等點菜都等了許久,連壽司吧的師傅都看不下去,於是我們後來鬧了一下師傅,問是不是坐吧台有招待?不過這裡的師傅不太習慣客人這麼嬉鬧,不好意思地微笑、低下頭。好心的師傅果真先送上蝦卵手捲讓我們充飢。後來又加送一盤生魚片壽司,連當配角的醃白蘿蔔都讓我大呼好好吃,就算撐死也要吃完。這間可是日本Suntory在台灣唯一的直營餐廳啊!

燦鳥強調的是新鮮食材和精湛的料理。就這兩點來看,都可以幫他們打相當不錯的分數。可是,這家店平時絕對沒這麼多客人,三個壽司師傅都快忙不過來,更別說外場人員。因此外場人員的服務,在這個時候,顯得相當遜色,都快不及格了。

酒酣飯飽,問題重新出現:路上安全嗎?照樣穿過充滿樹木的道路,看了風雨在面前忽大忽小,看了許多地方都有斷枝殘幹癱在地上。這夜,真不平靜,讓人恐懼。尤其就寢時,窗外雨聲大得擾人安眠。

今天反而在比較平靜的雨勢中前往辦公室。看著窗外,覺得風雨應該快離開了。只是持續接到其他地方的壞消息。

連著兩天在風雨中上班的結果,是我的一雙涼鞋快報銷了。下回應該買雙看來可以穿進辦公室的拖鞋。


燦鳥日本料理
地址:台北市敦化南路2段201號7樓
電話:2376-3241
營業時間:11:30~14:30;18:00~21:30

由 debby 發表於 07:37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24, 2004

颱風不要跟著我

這究竟是什麼巧合?最近兩個月,每次去其他縣市,回台北當晚就開始下雨,然後有颱風警報。先是敏督利,然後是蘭寧颱風。這次稍晚一點,第三天才出現颱風警報,不過一次就來了兩個颱風。

接連兩晚都從睡夢中醒來。昨天是因為一雨成秋,冷醒後,趕緊關了電扇繼續倒頭就睡。今晨是因為雨聲太大,兩度驚醒。

起床後,爸媽都在家,因為停止上班。想當然爾,我沒有颱風假可放,連春節年假都比別人少了。出門前被媽媽笑是「特種行業」。分明是便裝機動部隊,哪裡有事偏要往哪兒瞧。就算是再軟調的路線,也一樣。

車子繞了1/4台北到辦公室。敦化南路的風看來特別大,兩旁在雨中看來尤其鮮綠的樹左右大幅晃動著。往昔熱鬧的東區如今冷冷清清,路上奔馳的車子少了,兩旁店家拉下鐵門者不在少數,行人零零落落。殯儀館大門緊閉,銀行也都沒開,路上因此聽到央行為此特別針對外幣做因應策略。就只剩我們了(以下刪節兩百字)。前幾天我才把上回納莉颱風期間怎麼淹忠孝東路的狀況搞清楚,阿彌陀佛,艾利和佳芭可別破納莉的紀錄啊!

颱風、颱風,不要跟著我跑,我還得出遠門呢!

由 debby 發表於 03:27 PM | 迴響 (2)

August 23, 2004

人間錯置多少種?

L嘗試新寫作風格,但不討好,原本該是讓她思索如何進行下一步的,討論串卻擦槍走火,在網路上竟引來人身攻擊。那些無聊的八卦裡,出現錯誤訊息。我想了想,還是沒回應。

許多次看到網路錯誤的留言,想回應,卻又不知如何回應。就算回應了,又如何?每個人形塑自己的認知和世界觀,如果沒有主動意願,作為旁人又何必多此一舉?那些不習於追查事實真貌,且習於隨意施展粗暴的人,自然有他們的處境要面對,與我無關了。因此,就連那些惡意企圖中傷我的粗糙,我更不想理會,就讓她們處心積慮去吧。

另一方面,我再度發覺自己被錯置。

這次是一封要求認親的信。看了之後,才發現原來和我同名的,有如此坎坷的身世。回信寫好了,在寄出的剎那,選擇「取消」。

就像看那樁影藝人員之女跳樓的新聞事件,電子媒體抓出一大堆無關緊要的旁枝末節,在我看來都是多此一舉。往事已矣,而來者可追。若把一個媒體把自己和那些事件配角置於如此不堪的境地,錯誤對待別人,也是錯誤對待自己。

那些錯置、錯待,有些可與我近,有些可以遠。我在這幾件事裡,選擇了「遠」。

由 debby 發表於 06:39 PM | 迴響 (3) | 引用

August 20, 2004

紅桌宴

「妳是不是念中文系的?用拿毛筆的方式拿湯匙。」「ㄕ叔叔,你真是太厲害了!」我沒念過中文系,但的確是用拿毛筆的方式拿湯匙。就連拿硬筆,也是用拿毛筆的方式。這只能怪我爹,國字還不太認識,小一就讓我去學書法,媽曾經說我「毛筆字比硬筆字好看」,儘管我拿過硬筆書法比賽的佳作(現在則完全不成了)。一路寫到高中,要說沒影響,實在很難。這麼多年第一次被人認出「路數」,不得不甘拜下風。

這些人真是觀察力入微,在他們身邊,凡事要小心,洩底難免。閃靈頭叔叔問我是什麼星座,說我這個星座有三大特色,我說並不像,他偏要說我就有點怎樣怎樣。這種叔叔真不討喜。他的下場是,我再度拍下他在公共場合睡覺的照片。

閃靈頭叔叔把湯吸光大半,半桌的人難免要拿他開玩笑。我們前後要求兩次「老闆,可不可以加湯?」連甜湯都這麼玩一回。

兩個三、四歲的小女生在桌子中間跑來跑去,一會就說「待會見!」跑去爸媽那吃一口飯後,再度相見。可別看她們年紀小小,通通飽受寵愛。今天才想起某兩組兄妹中的妹妹,都是到處亂衝的牡羊座。我看著四歲的天蠍小女生,說好可愛,像小公主。閃靈頭叔叔說那是他的小情人,一見他就尖叫(後來證實是膨風)。摩羯小哥哥穿著媽媽的白襯衫,拉長袖子嚇妹妹們。拿著相機幫她們拍照,年紀最小的,會故意跑走,她娘說她會唱反調。但是發現我的DC可以拍完看相片後,2+1個小孩樂此不疲,拼命裝鬼臉要我拍。擠到我身邊時,還會彼此大叫:「╳○!妳擋到了!」別跟她們說禮讓的道理,直接把液晶螢幕送到她們各自面前比較快。一拍就是四十多張充滿手機自拍風格的鬼臉照。我跟著玩瘋了,沒管「大人」的事。

由 debby 發表於 10:19 PM | 迴響 (0)

August 18, 2004

超現實的出差

「妳要做大的還小的?」「啊?」農曆七月的出差行程,讓我在烈日下站在不認識的人的墳前,戴著墨鏡還是瞇著眼,冷不防旁人突然來了這麼一句。一時之間,不明白他問什麼。這景象在幾小時後,回想起來,真是超現實。

倒帶一下。今天五點多就起床出門。沿途接人,只有我穿無袖,「這麼涼快啊!」的確,上飛機前,瞄了一眼,好像整班機的人就數我穿得最輕鬆。不會有人知道我是幹嘛的。儘管是出差,可是,去南部,沒必要盛裝。當然,稍後果然出狀況了。

Resize of DSCN1863.JPG先是因為我沒出示名片,然後因為疲累,能不開口就不開口,只得聽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哇拉哇拉地說一堆無關緊要。那位老兄後來在某處突然說我「不知道是來幹嘛的」,我面無表情,旁邊的人說了我的名字,那位老兄一驚,「啊!妳就是!」馬上連聲跟我道歉,數次,儘管我說沒關係。

出差前一直被警告不會說閩南語會很棘手,我硬是不理會。的確一路都聽到閩南語,我都回以國語。有人偷偷地把民燼黨旗收起來。

吃完超棒的鵝肉中餐。開始不明白台北的鵝肉是怎麼一回事,肉質那麼硬,價錢也比南部高。付帳時,老闆娘問:「妳們從台北下來?」「對。」「這個湯我就不算了。」所以少了數十元。一群人離開時,老闆娘很熱情地說:「小朋友再見!」我的額角浮出三條黑線,這一定是指穿著牛仔褲、紮著馬尾的我,不然,旁邊沒有人看來比我更年輕。某個叫我黛比姐的,下午被我的裝扮嚇一跳,因為若要說我是大學生,也不會有人懷疑。

下午為了找墳墓而耗了一些時間。站在一座有兩個老婆的男人墳墓。於是「要做大的還小的」是指要當大老婆或小老婆。我還沒回答,對方就說,要當小老婆!男人娶大老婆的時候都比較苦,娶小老婆的時候比較有錢,可以享福。我慶幸,還好現在時代不一樣。誰要做這種選擇?

晚餐的時候再度聽到此地居住條件多麼宜人,比台北好太多。我惋嘆:「可惜這裡工作機會少。」「╳╳就在妳旁邊!」一回頭,「上次就叫妳來,妳不來!」趕緊舉杯敬酒。小腿在桌底抽筋。其實我考慮過,薪水算誘人。只是。

飯店就在鬧街旁。可以上網。雖然凌晨00:30有中華對古巴棒球賽,但我決定,還是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工作。

(圖:看到一樹樟樹子,在旁人的協助下,又採了一堆。準備回台北泡樟樹防蟲液。)

由 debby 發表於 11:08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16, 2004

夏季最後的憂鬱

唉。

本來希望九月可以去香港吃大閘蟹,現在正式宣告美夢泡湯。等明年吧!(悲泣)

(人算不如天算)(人生沒有事前規劃這件事)

由 debby 發表於 06:35 PM | 迴響 (0)

August 14, 2004

片片凍人的芒果炒冰

冰淇淋吃多了,該換換口味。一方面是因為要開發品嚐其他的冰品領域,一方面也是怕吃多就膩了。於是在港式餐廳「天下第一鍋」,因為太熱而吃不下避風塘炒蟹(加了一堆大蒜去炒,但味道沒一般炒大蒜的菜吃起來味道濃重,否則我就不碰了)等美食後,突然見到芒果抄冰,我的眼睛立刻為之一亮,嘿!就是這個!

中國菜有三大系統,很多人說廣東菜最好吃。而香港得天獨厚的是海鮮料理能力佳。但是,大概要到秋冬以後,我才比較有胃口吃這些東西。現在看到大盤大盤的菜上來,我只會直發楞,沒辦法像其它人一樣頻頻動筷。光看到那些菜就覺得好熱,吃一點就大呼飽了。夏天還是吃西式的義大利麵之類的,比較適合我。

Resize of DSCN1616.JPG芒果炒冰是天下第一鍋主廚何榮寶最近一個多月才上市的新產品,一份新台幣120元,沒比永康街冰館的芒果剉冰貴。端上來的時候,一片芒果色,有一些奇異果和蹲在奶油上的櫻桃做點綴。那片芒果色裡,有些的確是芒果,有些則是芒果炒冰。炒冰是機器弄出來的,把芒果汁和糖漿倒在炒冰機上,讓冰和芒果汁結合,成了芒果色的冰砂結塊。口感應介於冰砂和冰淇淋中間,但是這種冰很難像冰淇淋一樣用舔的,於是用小湯匙將一小口炒冰放入舌上,一陣冰透感深入肌骨,瞬間成了急凍人。吃慣冰淇淋之後,這種感覺對我來說又太強烈了,於是只得慢慢吃,而其它人早就吸哩呼嚕地吃完了。要不是太「凍」人了,否則我會很喜歡這種水果冰。

暫時還是繼續吃冰淇淋吧,但我會保持對其他冰品的興趣的!(閃亮星星眼)

天下第一鍋

Tel:2537-7588
台北市吉林路41號(第一飯店附近)

由 debby 發表於 06:49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10, 2004

做人不能太鐵齒

年初就看到某個星座運勢說八月會特別忙。我不信,從來都沒輕鬆過,應該不至於特別忙吧。當然,那時還不知道後來會有什麼計畫。

沒想到,下週又要去出差,兩週的工作8天內要搞定(好像又少了2天),根本就讓我忙到焦頭爛額,脾氣特大。某個笨蛋竟然找我做節外生枝的事,竟然還有期限,說有時效,馬上拒絕,回信說兩個禮拜都別煩我。分明是來雪上加霜的,真不夠義氣,算什麼朋友。

可是,我今天竟然休假跑去玩了一整天,哈哈,真是自尋煩惱!壓力更大。而且為了玩耍,六點多就起床,平常工作都沒這麼早起。連業務往來對象聽說我今天休假,忍不住說我的蹤跡真是飄忽不定。(這是常有的事啊!)

好了,別扯廢話,準備戴上「必勝!」頭巾吧。加油!(是不是不用睡了?)
(我的四月遊記可能要寫到年底了,哈。)

想像十月可能有段時間可以偷點空好好補眠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9:28 PM | 迴響 (2)

August 09, 2004

羅馬復活記(七)義大利名牌很便宜?

又是仿冒包包辦公室的大姐頭在我去義大利前,跟旅行團去東歐玩一趟。我回來後,她第一個問題就是:「聽說義大利的東西很便宜?」我沒立即回答,反問她:「是貴婦人跟妳說的?」她說是她們團裡的年輕女生說的。照我推測,認為義大利東西便宜的可能,大概是:一、她們是義大利里拉時代去的,那時台幣還算強勢,要買一般台灣人熟悉的班尼頓、Sisley等幾個在義大利算平價級牌子的服飾,當然算便宜。折扣季的價格和台灣原價相比,大概只要1/3吧。二、在夏天的季末折扣時去。她們只買衣服、藥房產品等,而且去的地方有限。不然,誰會說義大利的物價便宜?如果東歐的服飾不便宜,義大利的只有價格更高,沒有更低的道理。開玩笑,一流的名牌一票都出自義大利設計師之手的呀。更何況,義大利是G8國家之一,消費再低,還是比世界上絕大數國家要高。除非,是去名牌outlet,那就難說了。Outlet價格也不該算在義大利物價頭上,畢竟那是整個流行工業的汰舊換新所經歷的價格轉換,就像手機、電腦在出新款之後,舊款價格就只能直直落,而與民生物價無關。

趙薇(不是小燕子趙薇)和張國立一起出《兩個人的義大利》後,還是會去義大利。她說每次去都會做紀錄,但是不準,沒辦法做之後的參考,因為每年物價調升太快,尤其是改用歐元後。我只能猛點頭,的確。她說好比咖啡,小社區的不到一歐元,觀光區就要一歐元以上。如果只要一歐元,也算便宜,我在羅馬西斯汀教堂對面的複和式飲食店叫了杯非常普通的拿鐵,索價四歐元。這價錢差不多是不到一百七十台幣,稍比台灣的星巴克貴一點,但在義大利已經是很貴的價格,超過平均價格了,畢竟喝咖啡是她們日常生活所需。(回到台北後,好一陣子都不想點咖啡。因為即使打著「義式咖啡」的名號,咖啡因總覺得比我在義大利喝到的要高許多,味道差,偏偏價格貴。簡直就是昂貴的劣質品。從法國玩回來的S.T.也這麼感嘆著。)

羅馬競技場附近的仿名牌包包小攤四月不是折扣季,所有東西都是原價。更何況,今年台幣居弱勢,歐元相對走強,沒什麼東西對我們來說是便宜的。連礦泉水都比台灣貴不少。唯一一次買到比較便宜的價格,是在飯店附近的小雜貨店,大瓶礦泉水是一歐元,之後即使不是觀光區,看到的價格往往都是1.5歐元、2歐元以上。500C.C.的保特瓶裝桃子茶就要1.5歐元。這雖都是小錢,可沒人願意花比台灣還要貴二到三倍的生活支出。

雖然許多台灣人說到要去義大利,都會說要買哪些名牌。可當地用名牌的風氣絕對不像台灣、日本這麼誇張。就好比西班牙廣場附近的Camper店來說,我多次經過,大部分只看到當地人逛逛而已,反倒是日本人會提袋出來。一般價格是一百歐元,也就是約台幣四千多一點。弟弟聽到後,說,還是比台灣便宜一千以上(來不及了,我已經回來了)。在店裡看了一下,一點也不覺得好看,更別說想買了。而且,當地人就算是穿名牌,也很少把牌子秀出來,在羅馬幾天很少看到有人拿LV、Prada或Gucci包,反而是台北東區街頭到處可見(仿品、真品皆有)。難怪那些特意把牌子秀出來的設計,往往是為了東方人的需要。

E說要幫朋友買Prada包,她不會說英文,我們只好陪著。在三層樓的Prada店裡晃來晃去,小姐都和顏悅色地問妳有沒什麼需要,不像以前台灣的名牌店員常有晚娘臉孔,不然就是從顧客的穿著打扮決定是否討好或不理,用大小眼看人(最近幾年應該稍微改善,因為不景氣,一個顧客可能是一筆交易,而且有些人荷包有錢,外表未必顯現出來)。等黑人店員拿新貨來的時候,E哇啦哇啦地說她以前都是穿miu miu的,如果這個(台幣三萬多)包朋友不要,她也可以用,然後開始說也很欣賞Prada的款式之類的。這是典型台灣人用名牌的表現:喜歡炫耀。什麼時候這些人才能學著不用那麼暴發戶的心態去看待名牌呢?穿、用名牌之餘,也培養一下內涵和氣質吧。

前不久有篇報導提及,台灣有群真正大手筆的貴婦人去歐洲買珠寶。這些人的特色是十分低調,從外表看不出她們的「實力」,她們不參加什麼名牌Party,不讓媒體報導她們有什麼高價值的東西,更不希望別人知道她們是誰。如同章詒和在《最後的貴族》提到康同璧母女這「最後的貴族」:「與康同璧母女幾年的交往,使我認識到貴族紳士和物質金錢的雙重關係。一方面,他(她)們身居於上層社會,必須手中有錢,以維持高貴的生活;但另一方面,但凡一個真正的貴族紳士,又都看不起錢,並不把物質的東西看得很重」。喜歡炫耀名牌的,反而是用盡法子才能用名牌的人。如果真有能力隨手用名牌,根本就不會把這些當一回事。

我比較頭痛的,是痞子弟要我幫他買衣服什麼的,只給我台幣四千的預算。到了當地之後,我老是望著價格牌想笑,四千元能買什麼?最後只好幫他在翡冷翠的百貨公司買DIESEL的T-shirt了事(心裡不免覺得他太虛榮。窮大學生要量力而為,不需要穿那麼貴)。他很想要ENERGIE的衣服,但我只在被包著的米蘭大教堂看板上,看到該牌廣告。Miss Sixty專賣店在米蘭看過一次。或許羅馬西班牙廣場附近也有這幾個牌子的專賣店,所幸我們總是忙著在其它地方看來逛去,沒太多時間逛街戕害自己的荷包。這些牌子的衣服約莫台幣近兩千到五千多之譜,但到台灣,價格通通翻漲。上次在中興百貨翻開一條Miss Sixty牛仔褲吊牌竟要台幣七千多,儼然有身價的名牌,難怪只聽說那些高收入者,如張惠妹等,可以在這些店裡買得不亦樂乎。也難怪我當時看到在試穿的是一個中年婦女,因為這個義大利辣妹牌的價格讓不少台灣年輕女孩可能要省吃儉用或打工好多天(或刷現金卡),才買得下手。(那些位於金字塔頂端的人,不在此討論之列。)

我不認同許多台灣人的價值標準,以為義大利的名牌在當地「很便宜」。那個價格落差是代理商和關稅的問題,而不是真正的「便宜」(絕對的/便宜/)。歐洲人拿某幾個台灣人嚷嚷上口的名牌包的比例並不像台灣人高(儘管這裡頭包含大量假貨),如果買名牌那麼容易,那就不至於出現大量賣仿冒品的黑人小販,到處喊著:「半價!半價!」顯然是那個價差可以吸引人,即使半價還是挺貴的,小販絕對有利可圖。連著兩三天在西班牙廣場觀察逛街的人潮,真正提著名牌紙袋的人沒幾個,那少數的幾個還被有東方臉孔的觀光客佔去幾個名額。我想,對義大利人來說,買或用名牌,依舊代表某種身份,不到某種身份,是不會輕易超越自己的荷包界限,負債用買不起的超級名牌的。用超級名牌的義大利人,身價門檻絕對比為買名牌而到處比價比半天才下手的台灣人高多了。許多台灣人(或只有台北人?)在港媒帶頭耳濡目染下,就比較不安於本分了。(當然港媒可以說是台灣人\台北人之所以容易被這些操作吸引,是這些台灣人本身的問題。)這或可說明,許多一身名牌的人,名下的資產可能不若穿戴十分普通的人。

逛名店的好處,是可以看看這些店怎麼擺櫥窗,沒有兩家(相同牌子的)名店擺設是一樣的。名店的櫥窗才是真正吸引我的地方,光看她們怎麼陳設,就足以讓人眼花撩亂,看都看不完。在西班牙台階附近的Christian Dior櫥窗前一站,看到大剌剌的「Hardcore」包時,「哇!」一聲,就說不出話來。O接著看到,笑了出來。真是愛搞怪啊!不知道有什麼名媛淑女會拿那種Hardcore包,屆時會不會引來異樣的眼光呢?在翡冷翠同樣看Dior的櫥窗,沒看到Hardcore包,倒是回台北後,在水果日報看到介紹,但那幾個英文字並不明顯。差點忘了提,這些名店街上,一到假日,就有大量的小販,甚至有華人擺攤寫中國字賺錢,看到他們,讓我發覺這是一個貧富差距甚大的國家,好似兩個世界,怎麼也不會奢望用買個名牌包來「想像」改變自己的資本主義階層。

PS. 圖片為黑人小販陳售仿冒名牌的路邊攤。

由 debby 發表於 04:43 PM | 迴響 (0)

August 08, 2004

最喧鬧的程式—IE!

什麼程式經由不斷更新變成大災難?答案是,IE!

這個程式在不斷要求更新之後,開始變得更討人厭了。一開IE,立刻跑出好幾個廣告窗,上一條,下面也一條,還有至少兩個廣告窗。

這幾點,讓我更不想用IE。除非碰到Firefox沒辦法用的網頁,我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開IE。

Resize of IE.jpg

關掉呢?如果在沒程式開完的時候關閉,它馬上給人好看,立刻當掉!弄得我一開IE,火氣就特別大。如果某些網站(像blogcn自己還會再開兩個窗)又難搞,我在電腦前根本就不會有好臉色。

好不容易關掉一堆廢物視窗,要回到預設的首頁時,開啟IE所經歷的痛苦,又重新上演一次,視窗又紛紛跑出來,一時之間,別的視窗也動不了,只能讓IE開完。雖然有人寫了擋IE廣告的小程式,但是毫無作用。

老實說,不斷要求更新的IE就像病毒一樣,甚至比病毒還可惡,佔據著某種在電腦裡生存的合法性。如果可以,我真想把這些囉唆、吵鬧的程式通通殺掉!然後換回最精簡的版本。

由 debby 發表於 07:56 PM | 迴響 (3) | 引用

August 07, 2004

快被烤焦了

才睡四個多小時,就被電話吵醒。之後更因為外頭陽光太強,窗簾遮不住,而且熱,幾乎無法重回夢鄉。

最近幾天睡眠都這樣斷斷續續的,本來睡眠就不足了,這下更糟。

Y說我很可憐,都是下午出門。是啊,唉。日頭強烈到,撐傘或戴太陽眼鏡,還是瞇著眼。總有頭頂上的臭氧層越破越大的感覺。據說眼睛一瞇,臉就累,然後整個人便覺得疲乏無力。我好像沒在這個夏天體力充沛過。

後來才想到,這個夏天至今,我還沒開過房間的冷氣。想節省能源,但照這情形下去,我恐怕也沒辦法堅持不開冷氣了。

真想直接略過夏季,我的一年只要春、秋、冬三個季節就好!不然,我需要一個避暑的地方。

由 debby 發表於 07:48 PM | 迴響 (1) | 引用

August 06, 2004

洋蔥和洋菇在披薩永浴愛河?

看到一幅畫:洋蔥和洋菇,旁邊是一口井。

旁邊的文案寫道:「她,身材誘人;他,相貌堂堂。一起跳下去只是遲早的事。」

她,顯然是指洋蔥。下面的線條宛如女人的臀部。他,就是洋菇了,不要問我為什麼,這有性暗示。

只是,「一起跳下去」,我怎麼老是想到變成「披薩」!而且在洗手間看到這幅畫想到披薩,說有多怪就有多怪。

由 debby 發表於 04:17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05, 2004

疲累與無奈

Blog的日曆是個很好的提示,讓我看自己塗鴉的頻率。最近真的是越來越沒力氣和時間多寫些什麼了。

算了一下上個月在工作上所寫的字數,有一萬多字,再加上email等零零碎碎的,每個月都要在電腦上敲打好幾萬字。難怪我的右手總有「快廢了」的感覺,前不久幾乎沒力氣打字,被推拿師說是「垃圾桶滿了」,肌肉產生太多廢物而沒清除。

身體的疲累之餘,心裡常充滿無奈。算是站在第一線,察覺到大環境隱約不安的氣氛,那是表面的奢華掩飾底下的貧窮。

儘管媒體總愛報導名牌、名流聚會上展示的名牌,年輕人也越來越多拿LV、Gucci等名牌包包的,好似大家口袋裡都很充裕。但實際上,失業率不斷攀升,做生意的人大嘆生意越來越難做。儘管有些帳面還是很好,可是越來越成少數,那些因為政治立場而有所獲利的,要用另種方式看待。

在這種狀況下,外務越來越多,電話、email處理不完,可是我的關心、能力和體力有限,說話老是有氣無力。常有人希望我可以指點一下,認為我應該最敏銳地察覺某種動向。但真能做的不多。畢竟大環境之糟,不是下一兩帖重藥可治,而是政經政策失敗、人心不安、市場風向球轉變等等所致。最後變成我得安慰人似的,如果這樣有所幫助也就好了。

統計指出越來越多的六年級有大陸同事。這勢必是趨勢。兩年前,靠台灣人對上海的好奇而成名的上海叔叔,百般告誡我,如果有能力,千萬別去大陸。我的確沒動過要渡海的念頭。但擺明的事實是,不管那個產業,要是不能針對那廣大的市場,做些革新,未來恐怕無以為繼。這事實對台灣人來說,不管多麼難堪,究竟要接受。畢竟數字擺在面前,生計是個殘酷考驗。可以在政治立場上不做統派,但不能不了解那塊土地。好歹,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商人無祖國」話嫌重了些,是要認清事實,不是沒有認同。

四小龍的時代早就過去了。別抱著過去不放。

到底微小的個人能做些什麼?還是老話,磨精專業本能,往成為這行第一把交椅的目標邁進,同時放眼亞洲與世界,千萬別把目光鎖在這個島嶼。不管在哪裡,有能力的人不會輸。理想不可以忘掉。沈潛若必要,就順應時勢。穩紮穩打最重要。

由 debby 發表於 06:27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04, 2004

終於修復了!

經過四、五天的斷線,此處終於在昨天重新與網路世界接軌,今天終於完全修復。

這段期間,好在有其它備用Blog充飢。備用Blog充分發揮她們的貢獻。
所以平時的照料不算白費。

等有時間再把前幾天的貼回來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7:34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03, 2004

侈言談愛—李性蓁《天使之城—小天的深情》

我從不認為選擇更適合的對象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你選擇了離開、選擇了放棄關係,那麼,說分手的人確實欠對方一個解釋和一個道歉。要道歉的不是我愛上別人,而是應該道歉我辜負了你的感情。要道歉,也要道謝,謝謝你這段時間曾經這樣為我付出。你必須好好地去解決,結束原本的關係,讓對方即使很痛苦,也知道該重新往其它地方走去,而不是始終被晾在原地,像等待自然蒸發的水。
~~《愛情的十種美德》(p.108)

故事一開始,無故被拋棄的小天陷在強烈的失戀悲痛裡,然後變成憂鬱症。或許不善處理感情的人有如過江之鯽,對他們來說,開始一段感情總比好好地給彼此一個交代,然後結束要來得容易許多。而這樣悲慘的愛情故事(尤其對沒有被好好對待的那一方來說),往往成為人們的借鏡,如同譚華齡在《愛情的十種美德》所寫的,「懂得在愛情裡負責的人,才有辦法懂得怎麼樣去好好對待你的情人。」、「在感情上,結束,同樣比開始更重要。這不僅關係著你如何為自己交代,也代表著你要儲存什麼樣的能量前進。(p.134)」然而,「負責」這兩個字早已在一般人心中烙下沈重的負擔,多半人很難瞭解「負責」是種對待自己的態度。

我很討厭看失戀者的喃喃自語,尤其這本以第一人稱敘述,大量無以名之的廢話,無端呻吟,讓我數度看不下去。失戀的人講的話大抵都是同一類,千篇一律,過份自我沈溺,聽多不但很膩,而且無聊透頂,不管是不是以小說的方式呈現。當「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樹」等字眼開始從21頁出現時,我慎重考慮是否該放下這本小說,因為不想看到另一本用「村上春樹」來完成自己文藝感的爛小說。這個掙扎持續到我看完,然後恨不得拿個塑膠棒敲自己一下。有爛開頭的小說,通常不會有好的結尾,偏偏這本的開頭和結尾都很糟,尤其是末尾包含像網路小說般拿出死人來成全小說的淒美感,我真是氣憤難當。要是有人要我選今年看過的十本爛小說,我一定毫無猶豫地把這本保送上榜!

李性蓁八成是流行文章寫太多了,所以在這樣的小說裡,三不五時也跳出一個品牌的名稱,商品味過重。更要命的,是她把好多觀念都擣成爛泥一堆:「我感到痛苦,非常痛苦,我需要窗口,我需要解放,我需要自由,我再也無法忍受拘束。我終於明白失眠的來源是:我無法再與狗子入眠。我接受了自己的病症,嚴重的病症。嚴重的藥物依賴,取代了正常生活。我需要空間,我需要的是:放蕩。(p.200)」一堆「我、我、我」,煩死人的「我、我、我」裡,竟然把「自由」等同「放蕩」!真是不可饒恕!另一個不可饒恕的,大概是把憂鬱症當作一種自我失控的藉口。把什麼問題通通推到別人身上,然後自己什麼責任都不擔,還喊著要放蕩,我真看不起這種小說和爛角色啊。這段出現在第兩百頁,也就是女主角聲稱已經度過失戀感之後,可她還繼續沈溺在自己的世界裡。讀者瀕臨崩潰邊緣……

這個小說的故事大綱很簡單:失戀的小天(女)發現一個email,跟她前男友阿始的秘密記號相似,於是不斷寫email到該帳號,稱對方為「阿使」(和她名字合成「天使」),同時在現實生活裡,同事狗子很喜歡她,但她嫌對方是爛桃花,一邊和狗子上床,一邊寫信給小使吐露生活點滴和大談愛是什麼,然後彼此熟悉,以至於最後湊成一對。

我不免疑惑李性蓁怎麼把這個有病的女人的病徵寫得這麼明顯?那病不是憂鬱症,而是自我混亂和不知自愛症,她正是造成自己生活風暴的最大來源。我讀不到其中有一絲一毫對自己的誠懇和瞭解。李欣倫《有病》比較符合誠實的愛情病徵學,但對我來說,文字雕飾仍過重,鑿痕太明顯。

說到狗子那部分,我真的覺得故事裡的女主角病得不清。當她看到阿使提到見面不久即上床的女人說「我愛你」而被他要求滾蛋後,她覺得阿使是人渣,因為阿使強烈否定愛:「妳跟妳的『阿始』之間,所謂的愛情,又是什麼樣子的呢?會不會也只是另外一段因為寂寞、飢渴而產生的錯覺?(p.86)」她生氣,即使她承認自己不是三貞九烈的女子,他在某方面說對。但另一方面,她又和被她認為是「爛桃花」的狗子曖昧不清,終至上床,卻又在明知道狗子的腦袋就是要找一個女朋友的情況下,說他們不是男女朋友:「你是什麼東西?你沒有權力束縛我。」甚至後來還去見狗子的家人,一面反覆在心裡確認並不愛他。如果一個人輕賤自己,那也怪不得會吸引到輕賤的人了。如果阿始無緣無故拋棄她是種爛人,那她在經歷這些之後,仍不懂珍愛自己,也就只能證明她也是爛人了。一個人明知蜂會螫人,卻去捅蜂窩,被螫了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泣訴,旁人只能覺得她活該,而不能浪費一點同情的。於是看她持續和阿使談「愛情」是怎麼一回事,在我看來只是不斷造句而已,毫無內涵可言。

前面病了那麼久,她去一趟法蘭克福書展後,竟然好了大半,於是不跟示好的外國人和狗子上床了。李性蓁寫書展還是跟寫去國外看服裝讀來沒兩樣,實際上,兩者差異可大,去書展絕不像李性蓁筆下寫的那麼簡單,還很輕易地迷倒一個外國人(到底是要顯示現實中的她,還是故事中的她的魅力?)。她的工作好像都很容易,但要她自我控制卻很難。回到亞洲後,雖然沒跟狗子有實際上的親密,但女主角的行為還是很難讓狗子知道他們其實形同分手了。如果阿始當初沒處理好他們的分手,那小天同樣也沒處理好她和狗子的關係,尤其她在狗子面前撲向阿使懷抱。很難相信,她到這個階段已經懂得愛人了。所以當她發現阿使是已經死去的阿始的弟弟,兩人最終找到彼此時,我一點也不覺得這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童話結局,反而認為是她下一段病症的開端。她對阿始\阿使的種種,很難說是「深情」,反而是讓他們成就她的自我耽溺。

輕賤愛的人,侈言談愛。


天使之城:小天的深情

作者:李性蓁/著
出版社:寶瓶文化
初版日期:2003 年 08 月 07 日

由 debby 發表於 01:51 PM | 迴響 (0) | 引用

August 02, 2004

未經許可的選用(複製)\引用

這年頭,放在網路上的東西可要謹慎。

雖然之前曾說過,我都只放隨手寫的東西,但不表示別人不會對這樣的東西有興趣。
於是接連發現自己寫的東西,在沒有被知會的情形下,就複製到他處:

刺客正傳
心之谷
說不完故事
沒有不安全的系統,只有不安全的人

這情況跟trackback不同,因為trackback是讓人連到原文閱讀,以及我可以經由自己網站的紀錄得知被引用。這些非法拷貝往往是很久以後才經由google看到的。更何況,就算是論文,也只有部分引用,沒有全文複製的。我雖然不用那個Blog了,但不表示找不到我來問意見,更不代表那些文章是無主的。

之前還有一則沒禮貌的引用,明明要寫自己的東西,放了我的文章Link,然後讓一堆瘋子衝過來找麻煩,還在我背後講一些錯誤的五四三,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之極。你要寫什麼是你家的事,請不要 牽拖我的,用點心寫你原創的想法,不要用對應的方式完成一篇文章,至少要問人家願不願意讓你對應,以及弄清楚別人寫文章的原則。我對你的想法沒興趣,要回 就回給我看,不要偷偷摸摸地引用。沒品。

這些人連個基本禮貌都沒有,沒教養。

這樣教人怎麼願意好好在網路上寫東西?哼。在不斷談Blog的同時,有些基本的規則,還是得守的。Blog的個性不是(讓人)任意抓別人文章來充數。

由 debby 發表於 03:57 PM | 迴響 (3) | 引用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