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0, 2021

鼓起十二萬分勇氣送小孩上學去

今年六月,當2020-2021學年結束時,我們對於小孩在新學年回到學校這件事,完全沒有懷疑,所以我連學校送來的下學期上學方式意願調查都沒打開,因為只有不願意送小孩上學才要填。當時我們樂觀地認為,只要越來越多人去打疫苗,送孩子回學校是安全的。但是,過了國慶之後,Delta的疫情開始緩步上升,七月底開始加速,八月就進入恐怖的階段。

開學前一天,學校送來這學期第一封有學生確診的電子郵件,該名學生最近一次在學校出現的時間,就是六年級到校買東西那天。我簡直氣炸了。因為當天幾乎都在室內,沒有社交距離不說,很多人不戴口罩,或戴口罩不遮鼻子。大人不戴,小孩有的不戴,也有戴得鬆鬆的,或者戴了又拿下來。除非是重念過幼稚園,否則六年級幾乎是11歲,也就是說,沒到可以打疫苗的年紀。這些不戴口罩的家長,顯然沒有想要保護這些小孩的想法。我當時簡直怕死了,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我還沒有到過人那麼多的室內,我很怕身邊的小P因此被感染,緊張得不得了。然而,面對種種失序現象,學校完全沒有人出來管,就放任大家愛怎樣就怎樣。

在我們學區開學前,NPR的報導提到,佛州的第十大學區才開學兩天,就有51名學生和教職員確診,導致440名學生必須進行隔離。過了兩天,NPR報導佛州另一個地方,在學校準備重開始,有3名老師在一天內死亡,都不到50歲。另外,內華達州有家長把確診的小孩送去上學,導致80名學生被感染的風險。

這些新聞看得我都快不能呼吸,讓我覺得送小孩去學校上學,簡直就是送他去高風險區。可是,除了送去學校上學之外,我們今年沒有線上課程的選擇,只能選自學。對我們這種不是在美國長大的新移民家長來說,讓小孩自學,似乎是選擇脫離正常的美國社會,我沒有這種打算。

小P上學第一天回來,跟我說,他的老師問全班有誰得過新冠病毒,他看了一下,有7、8個同學舉手,他們班有31人,也就是說,差不多1/4,其中一個甚至得了兩次,原種和Delta變種。我聽了都要憤怒了,讓小孩得一次都嫌多,還兩次!這是什麼不負責任的家長!我不免想到Tara Westover的書《Educated》(台灣有中文版,書名可見出版社對內容理解錯誤),當中就提到她爸有各種奇怪的堅持和執著,於是導致他們家的人出意外。有次她爸在大家都準備就寢時,立刻要從她奶奶家回家,她哥哥開車開到睡著,因此出了車禍,她媽媽因此腦部受創,但他們不上醫院。她哥有次騎摩托車受傷,腦漿都跑出來了,她爸本來要她把哥哥送回家給她媽治療(她媽媽只是助產士,會用精油),但她最後還是送她哥去醫院,她爸媽到醫院時,看她的眼神就像她做了天大的錯事一樣。雖然加州是藍州,但這裡有很多堅持不戴口罩的家長,堅持到讓小孩感染新冠病毒,但他們的小孩就跟Tara Westover小時候一樣,對自己父母的價值堅信不移。

開學兩天,附近一個白人多、川粉也多的大城有家長要求上學可以不戴口罩。這個大城在開學前就有本縣最高的新增感染人數,超越之前領先的西語裔大城。有人在本縣的臉書上問這地方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這樣。有人就回了:「很簡單,那裏很多川粉。」那裏的川粉仍有相當數量至今仍堅信川普贏得大選,週六都會在我們這一帶高速公路的出入口搖旗抗議,他們都不戴口罩的。我有時戴著口罩開車經過,都要開內線道,不然我有點擔心自己的安全。住在那裏的韓國朋友看到新聞後,跟我說她想趕快搬來我們這裡,實在受不了這些人。

看到這些人,就想到Jonathan Franzen的《自由》。如果他們濫用自由的結果,是像男主角的兒子一樣,在馬桶裡的糞便裡挖找訂婚戒,自討苦吃的話,那也就罷了。但他們濫用自由的結果,多半是傷害和別人的關係,甚至影響社會的機能。明明只要戴口罩,經濟就能重開,學校也能上,但他們就不願意,造成感染率提升,醫院幾乎癱瘓。

小J的老師並沒有做類似的調查,小J說,高中老師都不在乎這些的,而且很多高中生進教室就脫口罩,或者在教室拿掉口罩喝水,老師都沒說什麼。他們有很多人在外頭打工,接觸的人比初中生更複雜。所以我們已經收到好幾次校長寄來的確診信了。不過,我不覺得老師不在乎,而是不願意碰燙手山芋。我看到有個老師在這類新聞的討論串提到,她從去年就被迫隔離4次,每次都是因為家長的錯誤決定造成。她第一次隔離是去年的感恩節,她得一個人在房間裡自己吃飯,而不能與家人一起過節。她希望人們能夠理解他們的決定會影響他人。

過了幾天,小P回來告訴我們他導師家的「恐怖故事」。他老師的大兒子在要去德州理工大學的前三天,就已經有症狀了,她要兒子去檢驗,但她兒子不但沒聽,還跑去見朋友。第二天,同樣的事再度上演。這兩天內,他見了10個人,進了其中2人的家,但只有2個人有打疫苗。準備回校的前一天,他老師終於把兒子抓去檢測,一測就確診。之後老師要他兒子去跟那些朋友道歉,有些人非常生氣。然而,老師把這個恐怖故事加了一個快樂的結尾:「幸運的是,都沒有人因為他而確診」。我們聽了之後,立刻問,那老師到底打了疫苗嗎?小P回答,老師沒有提到。

小P非常擔心得新冠,所以聽到爸爸說人多的地方不要把口罩拿下來,他就下課時也沒敢脫口罩喝水,因為到處都是人。結果上學幾天他就說嘴巴裡破了,很痛。他現在最希望的事,就是趕快打到疫苗。之前我們小兒科醫生認為可能十月就會輪到未滿12歲的小孩。不過最近的新聞看來,可能沒那麼快。

這種每天送了小孩上學就提心吊膽的日子,不知道要過多久。不知道祈禱疫苗趕快來比較有用,還是祈禱那些冥頑不靈的家長好好戴上口罩比較有用?

由 Debby 發表於 02:13 AM | 迴響 (0)

August 10, 2021

Zoom世代的健康隱憂

每年暑假,我都要帶小孩去看牙科、小兒科和眼科,讓醫生幫他們檢查一下,看看是否有我們疏漏沒注意的地方。今年這件事特別重要,經歷一年多的在家Zoom視訊教學,真的很怕他們這裡有問題,那裡也有問題。我不是那種會整天盯著小孩做每件事的媽媽,我希望他們能夠自動自發、有責任感,但小孩總有懶散的時候。所以他們每次看醫生前我都戰戰兢兢,總要仔細回想這一年的狀況,然後把問題寫下來,到時才能跟醫生討教。

這裡的牙科,不管大人還是小孩的,每兩年都要照一次X光。以前某人說小孩照X光怕致癌,我總要簽特別的文件,把他們照X光的時程往後延,這中間他們牙齒要是出什麼大問題,牙醫不負責,是家長的責任。今年看牙科時,兩個小孩都被照了X光。因為我覺得小P經常不刷牙,很怕他因此蛀牙了。好在兩個小孩照了X光後,都沒有蛀牙。不過,我請牙醫跟小P說,她之前說的一天要刷兩次牙,是至少兩次,而不是最多兩次。他之前總是跟我吵這件事,讓我超頭大的。他們的牙醫是亞裔,當然好好地說了他一頓。

但是到眼科,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今年我改看某人之前看的驗光師,那家有先進的3D眼球攝影機,是我們之前看的那家眼科沒有的,驗光師因此發現我的左眼球有個舊傷痕。她邊幫我看診,邊跟我拉生意,問我有幾個小孩,說他們也可以來看,還說她曾花了一下午看一家十個人。我就問了去年問過小兒眼科醫生一樣的問題:燈光不足是否會造成近視?這問題在去年他們看過眼科後,造成我們家兩個小孩經常不開燈做功課,小J連檯燈的插頭都沒插,還理直氣壯地說:「醫生說沒關係。」驗光師的答案跟小兒眼科一樣,也說不影響,然後跟我說,只要小孩做他們該做的事,會幫忙家事,就好了。我本來打算讓小孩換到這家來做視力檢查的,問題是,驗光師當時以她打了疫苗為理由,戴口罩不遮鼻子,她的其他員工不是沒戴口罩,就是口罩在鼻子上方有超大空隙,那樣戴口罩根本就是虛應故事,那是五月底的事,距離加州重開(6/15)尚有一段時間。在Delta疫情越來越可怕之際,我最終決定不要讓小孩看這家了。

他們看的是以往的眼科。讓我鬆了一口氣的是,小兒眼科醫生換了一間辦公室。他們之前是好幾個醫生共用一個大的醫療單位,每次去都有好多老人候診,診間特別多人。這次去檢查,醫生完全理解我的緊張和擔心。她說她這一年來看了很多視力急速惡化的例子,不過我們家兩個小孩的視力只是小幅減退,只有小J到了有需要就可以戴眼鏡的地步,小P是接近要戴眼鏡,但還沒到。

話說這間眼科最早的小兒眼科醫生,一看到我和某人戴眼鏡,就立刻認定小孩一定會近視。小J第一次去看他是三年級的暑假,他斬釘截鐵地說,第二年他就要戴眼鏡。不過今年是他八年級的暑假,距離他的預測已經過了五年。而那個醫生在看過他們三年之後就搬到外州去了。現在的小兒眼科醫生仍相信戴眼鏡的父母的基因必定會遺傳給小孩,這說法恐怕是美國的眼科醫學界的顯學。然而,我跟某人都不信美國眼科醫生講的這一套,因為我們上一代沒有近視,為何基因會在一代之間突然改變?我們對面的白人警察和小學老師夫婦都沒近視,但他們的十二歲大兒子已經戴起眼鏡了。

我相信3C產品對視力必定有傷害,眼科醫生同意這點。我也問了到底甚麼行為會造成近視,她說長時間用眼沒休息。3C產品容易讓人上癮,長時間盯著電腦,顯然是Zoom世代的特徵。我只能慶幸兩個小孩在過去一年持續打網球,他們老爸經常傍晚就放下工作,一週至少四五天帶著他們去網球場,有時開車跑了四五個網球場,把兩個城都逛了一遍,就為了找個球場打球,甚至連昂貴的發球機都買了。我們家也沒有手機育兒的習慣,小J用的是奶奶回台前留下的iPhone 5,根本沒法裝app,只能打電話和傳簡訊,而小P沒有手機。我們家吃飯時也沒有人會用手機。為了避免小孩眼睛長時間盯著螢幕,大人也要克制使用,以身作則,而且要很勤勞地安排各種活動。

對檢查結果感到失望的我,臨走之前不死心地問醫生:「吃胡蘿蔔對眼睛有沒幫助?」她毫不猶豫地說:「沒用!」顯然只能限制小孩用3C產品的時間了。

除了眼睛,耳朵和脊椎也是問題。今年小兒科的檢查有測聽力,小P一開始沒過關。雖然醫生說一開始沒過不用太緊張,可能有好幾個原因,但我們覺得這是警訊,所以把他的耳機沒收了,只有上西洋棋課才能用,其實我根本不介意他把聲音放出來,但他習慣了戴耳機上課。之前因為家裡有三個人用Zoom,所以他們都有抗噪耳機,免得互相干擾。但長期戴耳機,一不小心就會造成聽損,而聽損的發生常是不知不覺的,除非到很嚴重才會被發現。聽損也會隨著年齡而加劇,若到老的時候有聽損,甚至會比常人更容易發生失智。想到小孩未來還沒老,可能才四五十歲就耳不聰眼不明,我輩家長現在就該提高警覺。(推薦「News 98 力博宏醫師--聽不清楚嗎?如何防止聽損?」)

至於脊椎,剛邁入青春期階段不久的小J今年已經因為背痛而去看整脊師了。我們的小兒科醫生說,自從去年小孩在家用視訊上學後,有背痛的人也越來越多,因為很多人沒在適當的地方用電腦,比如說坐在床上,背部沒有支撐,或者姿勢不當的。

雖然在家用視訊上課很方便,但眼睛和精神因此大量投注在電腦上的孩子,應該有跟以往相同或更多戶外活動的時間,否則他們的健康真是讓人感到憂慮。

由 Debby 發表於 12:27 AM | 迴響 (0)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