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6, 2010

花粉熱上身?

小J從一月底就開始生病,一直流鼻涕,中間曾好過一兩天,然後又開始。四月底時甚至開始咳嗽。而我在這段時間也生病,一直咳嗽,但是在四月底時已經差不多好了,我媽跟婆婆還是不免覺得小J可能被我傳染。某人本來認為是小J的晚上睡袋不夠厚,可是到四月底時,已經沒那麼冷了,他怎麼還是不好?三月多的時候,他曾經輕微發燒,我們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他耳朵發炎。吃了抗生素後,耳朵應該沒問題了,可是他的鼻子和喉嚨還是有問題。

我們於是又帶他去看小兒科,這次看的是週六的特別門診,所以只有一個醫生,而且每週的醫生不一樣。這回值班的醫生是那間小兒科的大老闆,也是最有經驗的醫生。

她聽了我們的描述,再檢查一下,認定小J是過敏(我之前也被家庭醫生懷疑是過敏)。所以他一直流鼻涕,咳嗽也是過敏症狀之一。至於是什麼導致過敏?醫生認為沒必要查,只要吃過敏藥就好。她說要吃個兩週左右。

可是我們後來發現,小兒過敏藥Zyterc前陣子被回收,現在應該買不到。醫生說成人的過敏藥也可以,只要劑量減半。可是,如果是藥丸,那就沒法給不會吞藥的幼兒吃了。

某人後來在CVS買到批號不在回收之列的Children's Zyterc,於是讓小J吃。這一吃,小J的症狀果然減輕許多。不過,吃了大約一週之後,好像又有點沒效。之後我們再帶小J回去看醫生,這次看的是小J從嬰兒期開始看的醫生。她聽到Zyterc,要我們別給他吃了,因為都被回收了,跟我們說,可以去買CVS或Target等店自有品牌的過敏藥。

那時一盒十包的Children's Zyterc已經吃掉九包,一聽醫生這麼說,我們便沒再給小J吃過敏藥。倒是小J很喜歡那種葡萄口味的過敏藥,中飯後老是跑來跟我說:「還要生病!還要吃過敏藥!」-___-b

這時附近的樹已經不再隨風強力放送花粉了,小J的過敏症狀就這樣不藥而癒。我不由得猜想,或許我和小J前些時日都得了花粉熱。

要怎麼驗證?我想答案在明年春天就可以揭曉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10 PM | 迴響 (1)

May 22, 2010

孕期體重比一比

這次懷孕,我增加的體重比上回少,大約是26磅左右。美國一般說法是孕期可以增加30磅(13.6公斤),但是還要看原本體重,所以醫生說我可以增加35磅(15.8公斤)。上回我增加的體重似乎超過35磅。

前陣子,我一度很擔心自己九週都沒增加體重,胎兒也沒有長,沒想到,超音波一測,他居然比小J出生時還重!小J在36週後期出生時,只有6磅9盎司,但是還沒出生的弟弟現在已經被說有7磅多了。

很多人都說,懷孕時要多吃蛋白質,尤其是多吃牛肉。但是我從小J開始吃副食品後,就幾乎不吃牛肉。我們家的蛋白質主要是雞肉、魚肉、蛋,偶爾會加上豆腐。所以攝取牛肉以外的蛋白質,胎兒也不會長得比較小。

在美國,懷孕時吃牛肉要特別當心。有研究指出,懷男寶寶的媽媽在孕期吃太多一般牛肉,對寶寶長大以後的生殖力有負面影響,因為男寶寶的精蟲數量會較少。如果要吃牛肉,應該吃有機且吃草的牛肉(這種牛肉比一般牛肉貴許多)。我的小孩長大以後要不要結婚,在愛情婚姻上做什麼選擇,大概都不是我管得著的,但是,我不想因為自己貪吃,就壞了他的幸福。所以不吃牛肉,也沒什麼大不了。

在我們的印象裡,漢堡充斥的美國應該是個蛋白質過剩的國家。可是,《Husband-Coached Childbirth》提到一個研究,美國不少孕婦有蛋白質攝取過少的問題。所以書中的建議是一天吃兩個蛋。有段時間,我的確一天吃兩個蛋,說不定這是寶寶長肉的原因。一位生出9磅4盎司大寶寶的朋友,因為吃奶蛋素,曾經一週吃20個蛋!

胎兒長那麼大,到底好不好?對想自然產的孕婦來說,胎兒太大當然不好,因為不好生,而且懷孕後期會增加母體的負擔。最近幫我針灸調整胎位的女針灸師就說,應該是「小生大養」,胎兒要小,等出生以後再把他養大,所以懷孕時不要吃太多。她說她懷孕時,家人從日本幫她寄來一種從腳往上套的束腹,從懷孕三個月就開始穿,一直穿到臨盆。當她要生時,別人以為她才懷孕五個月。可是她的兩個女兒也沒特別小,出生時都有七磅。

她說的束腹到底長怎麼樣,我一點概念都沒有,美國似乎沒有這種東西。美國人也沒有這種觀念,這裡大寶寶多的是,前幾天還有個胖胖的美國太太說我的肚子很小(美國人的標準顯然跟亞洲人差很多。亞洲人都覺得我要生了,而某人說看我走路都很擔心我要摔倒了)。日本人對孕期可以增加的體重標準,似乎比美國人嚴苛許多,我印象中是10公斤或者以下。

對於這個說法,我知道得似乎太晚了。最近一、兩個月,我的骨盆都被壓到痛到很難睡。雖然很多人都會說這時就希望寶寶趕快出生,可是我還是保著一絲希望:希望寶寶先把頭轉下來再出生吧!


由 debby 發表於 10:22 PM | 迴響 (0)

May 19, 2010

只要你平安健康

上週一的產檢,我又心不甘情不願地被照了第六次的超音波(小J總共只照三次而已)。這一次,醫生宣布一個讓我們感到晴天霹靂的消息:寶寶胎位不正!我事後忍不住要埋怨這個醫生,為何他三不五時就幫我照超音波,卻沒有早一點讓我們知道寶寶胎位不正?我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問他寶寶的頭是不是轉下來了,他當時說是。某人說,醫生當時可能沒聽懂我的問題。我說,那也不該回答「是」啊。

於是,接下來,我們經歷兵荒馬亂且心慌意亂的一週:找醫生詢問做子宮外轉術(external version)的可能、針灸(當然也做了胸膝臥位法),然後找新醫生。

根據另一位可以做子宮外轉術的醫生說法,由於寶寶是伸腿臀位(Frank breech),兩隻腳在他臉前,所以成功率只有50%,而且就算成功了,也可能又轉回去。最令我們猶豫的,莫過於做這項子宮外轉術必須用藥,而且必須在醫院做,因為有些孕婦失敗後,發生緊急狀況,需要立刻剖腹。

我們考慮了兩天,最後還是決定不做了。因為成功率不高,我們不希望使用藥物。如果做子宮外轉失敗,再加上剖腹產,那寶寶就會吸收太多的藥物。

至於針灸,由於週數已經比較接近後期,再加上寶寶比較大(醫生從超音波測量,已有七磅半),我的骨盆又比較小(針灸師說的),成功率也不高。看來我得接受VBAC可能性很低的事實了。

雖然新的醫生說我上一次的剖腹產是不必要的,可是這次的狀況跟上次不同。根據中醫的說法,胎位不正是母體太弱了。說不定我前陣子久病不癒,影響寶寶把頭轉下來的時機。

難過歸難過,可是我們最大的希望,莫過於寶寶平安健康。如果寶寶一切都很好,那我這次就算剖腹產,也不算什麼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9:44 PM | 迴響 (4)

May 07, 2010

期待的哥哥

知道懷孕之後,我最在意的,是小J的反應。生小J前,我常看TLC台的育兒節目。有次節目中間有段問答,是個媽媽寫信去問,母愛是否是天生的?因為她的小孩出生兩、三週了,她仍不覺得自己愛自己生出的孩子。專家的答案是,母愛不是天生的,而是培養的,平均要六週(照中國人的說法,是做完月子的事了),才會感受到自己泉湧而出的母愛。既然我還不認識腹中的孩子,對他的感情還不夠深,未來會怎樣,我並不知情(有人說當媽難免會比較疼愛排行後面的,也有人說媽媽愛每個孩子的方式不一樣),我只能確知,我和小J的感情並不應該因這個未出世的孩子而有所改變。

然而,我並不希望小J因為有了弟弟,而變成好嫉妒、愛搗蛋的小孩。看到S的大兒子阿D打弟弟打到變成家庭問題,我一度很擔心小J也變成那樣。不過,經過為期不短的觀察,我覺得小J應該不會像阿D那樣,因為小J和阿D的個性不一樣,我沒餵小J吃母奶吃那麼久,我和S的管教方式也大不相同。

按照英國保母Tracy Hogg和Jo Frost的說法,不需要太早讓年幼的孩子知道媽媽懷孕了。因為他們的時間觀跟我們不一樣,跟他說:「你快要有弟弟\妹妹囉!」他會以為過幾天就會發生。所以她們主張生產前兩、三個月再讓小孩知道。不過,當我看到她們的說法時,小J已經知道了,那時我才在懷孕初期。

那時小J是不是以為過幾天就會有弟弟(一開始他以為是妹妹)?似乎不是。他到底知不知道有弟弟妹妹是怎麼一回事?我想他應該知道一點,這要感謝S家比我們早一步添丁,所以他有實例可以看。剛開始,S帶兩個月的小兒子來,而且在我們面前餵母奶時,小J的表情非常奇怪,好像覺得她們是外星人。不過,經過解釋,他好像稍微懂一點。所以後來當我要幫小J買關於當哥哥的書時,就沒特別考慮餵母奶這一項。

在英國的Angel有份相關書單。我又參考amazon上美國家長的評論,買了《I'm a Big Brother》、《My New Baby And Me: A First Year Record Book For Big Brothers And Big Sisters》和《Dear Baby: Letters from Your Big Brother》 。amazon上有時有自己出貨的二手書,價錢很便宜,而且書況不錯,後面兩本我都是買二手書,不然用原價買就太貴了。小J比較喜歡前兩本,尤其是第二本。第二本其實是勞作書,要年紀較大的兄姊按照月份貼自己和弟妹的相片或畫作,圈寫一些相關的生活記錄。雖然我們這本書至今仍是空白,可是小J每每都很期待地拿著這本書說:「這裡貼小J相片,這裡貼弟弟相片!」第一本書則讓小J知道弟弟不能吃披薩。可是他有時看的重點不見得是書中要傳達的,例如他會指著某一頁問我:「這些相片怎麼沒有收好?」至於第三本,因為故事主人翁已經上學了、會寫字,年紀比小J大,他完全不感興趣。

我前一陣子有時會有意無意跟小J說一些弟弟出生後的事,他都很認真地記起來,不時還會跟我複誦。例如,我跟他說:「以後媽媽餵弟弟吃母奶時,你安靜地在旁邊玩,不要吵弟弟。要是弟弟沒吃飽,他會哭喔。」此外,某人曾跑來跟我說,他要小J別穿某雙鞋,太小了。小J就跟他說,要給弟弟穿,讓他覺得滿感動的。不過,他後來一想,應該是我教的。我說,是我跟小J說的沒錯。小孩子就是要教啊,而且,如果經過教導,從在家裡開始,能讓他想到別人,而不是只顧到自己的需求,不是很好嗎?如果身為男生的小J,能多一點體貼別人的特質,我想對他的未來絕對是利多。

為人父母在教小孩做當哥哥\姊姊的過程中,應該可以扮演示範的角色。小J看某人摸我肚子,他也學會三不五時就伸手摸我肚子,然後跟弟弟打招呼。

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懷第二胎肚子大的比較快),我很快就跟小J說我沒辦法抱他。只有在他進出浴室,或者上下餐椅時,抱一下而已。小J很體貼地說:「媽媽肚子裡有弟弟!」他最讓我感動的時候,是有次我坐在地上、背靠著沙發陪他玩時,他因為沒站穩,整個人倒在我身上。他很快地把自己的重心拉開,然後倒在沙發旁,嘴裡嚷著:「要小心弟弟!要小心弟弟!」他真的知道我的肚子裡正在孕育一個小生命。

他對於弟弟,也有他的期待。當他坐在兩人座沙發上時,他會拍拍旁邊說:「以後弟弟坐這!」當我幫他講完故事,他有時會說:「以後弟弟坐媽媽左邊,小J坐媽媽右邊!」或者:「以後小J用左手牽媽媽,用右手牽弟弟!」我跟某人聽到這話的反應都是:「這樣弟弟會不會有危險?」

隨著他的垃圾想像工程擴大,弟弟也在他的故事裡參一腳。他有陣子說他和弟弟都各有一個院子,院子裡都有三個垃圾桶,他去弟弟的院子丟垃圾時曾經迷路,因為弟弟的院子比較大。我媽聽了便笑我:「你好像可以準備娶媳婦了,小孩連房子都有了!」我說:「小J的故事裡只有院子,沒有房子,院子是為了垃圾桶而存在的。更何況,弟弟都還沒出生呢!」

隨著懷孕日子增加,築巢(nesting)本能開始湧現。我開始整理小J以前的東西,然後添購應該需要卻沒買的項目。當箱子陸續到來,小J問我是什麼東西時,我會跟他說是弟弟的東西。他穿不下嬰兒的衣服,但是玩具他可以玩,所以他說以後要跟弟弟玩,我便要他以後教弟弟玩。

不過,當公婆搬來後,我聽到事情卻跟我認知的版本有差異。公婆分別跟我提到,小J跟他們說,這個那個東西都是弟弟的。婆婆擔心小J內心有點受傷。公公則說:「這麼小就會嫉妒,不好!」我跟某人則納悶:受傷?嫉妒?弟弟還沒出生,我們所有的注意力都還在小J身上吧!說真的,小J的東西比弟弟多很多,而且他都是用新的,弟弟則是撿他用過的。

上週參加朋友幫我辦的baby shower。我跟朋友提到此事,育有兩兒或三兒的朋友都說小J的確可能會嫉妒,所以我在準備新生兒用品時,也應該假借弟弟名義準備一份禮物給小J。我聽了一愣,我知道生產完、從醫院回家時,應該帶一份禮物給小J,可是現在就應該開始送了嗎?小J的生日就快到了,如果現在要開始用弟弟的名義送他東西,再加上生日禮物,那他不是拿到太多禮物了?我們並不希望因此讓他有太多的物質慾望。某人更不覺得有必要,因為弟弟根本還沒出生啊,還沒出生的人怎麼送禮?

或許我們可以用非物質的方式來進行。其實小J還是很喜歡被大人抱。他有時會說:「等弟弟出生,媽媽就可以抱小J。」他也會問我:「媽媽現在不能抱小J,誰可以抱小J?」這個答案之前不太好回答,因為某人有背痛問題,不太能抱小J,可是如實告訴他,可能太讓小J失望。自從公婆搬來後,似乎可以跟小J說爺爺奶奶會抱他。他們也喜歡抱小J。可是有天我們出去了,留小J和公公祖孫兩在家。平常不喜歡跟爺爺玩的小J,那時只好找爺爺了(公公多少有點辛酸地體認到,他在小J的優先次序列上排名最後),還要爺爺抱。爺爺很高興抱他,可是姿勢不當,背部也受了傷,好幾天都痛得唉唉叫。所以後來奶奶要抱小J時,都要跟小J說不要扭來扭去。很多人都說,老二出生後,老大難免會出現倒退的行為。喜歡被抱是不是一種倒退?這我就不知了。我媽覺得小J很正常,因為她懷我弟的時候,我整天要她抱,之前我本來都不肯讓她抱的。

Tracy Hogg大概看多會嫉妒弟妹的幼兒,她提醒家長:不管妳的老大在妳面前表現多好,永遠不能讓老大單獨和新生兒在一起,就算在同一個房間,背對他們時,背後也要長一隻眼看看有什麼事會發生。所以等弟弟出生後,小J會變成怎麼樣的哥哥,我還得慢慢觀察才知道。

由 debby 發表於 11:18 PM | 迴響 (2)

May 02, 2010

生產前的媽媽聚會

三月的時候,S寫信來說要幫我辦Mother Blessing。這種為將臨盆媽媽而辦的聚會,是北美的傳統,類似baby shower,但是重點不是即將出生的新生兒,而是媽媽本身。為了讓我能輕鬆參加這活動,她說地點在她家,這樣我就不必張羅任何東西,也不必打掃、布置、做任何準備。

今年二月,我才參加過加拿大朋友C的baby shower。C夫婦向來熱中參加各種活動,雖不是本地人,但他們認識的人很多,所以參加那次shower的人有十來個,我只與其中一個有過一面之緣。那次的shower是C的朋友辦的,地點在C另一個朋友的豪宅裡。在吃吃喝喝(不少是來自Costco的食物,只是裝在漂亮的器皿裡)之後,有一些小遊戲,例如用15秒記下主辦人端出來的一盤新生兒用品,看誰記得多。看誰最快把冰塊裡的塑膠嬰兒弄出來。寫下新手媽媽最想問的問題在紙上,彼此交換紙卡,在紙卡背面寫上原本問題的答案,然後輪流唸出來(有點好笑)等。最後的活動是大家出示給新手媽媽的禮物。離開前,參加者會有小禮物,就跟參加慶生會一樣。

我上一次生產前沒有baby shower。一來我那時不知道這是什麼活動,二來我在這裡認識的人很少,畢竟我不是本地出生,也不在這裡求學。

現在我自認在這裡認識的人還是非常有限,跟在台灣認識的人不能比。所以一開始我謝謝S的好意。想到要麻煩別人,我覺得不好意思,她有兩個需要頻繁餵奶的小孩,忙碌勝於我,我不想增加她的麻煩;而且要找半生不熟的人(宅女跟大部分的人都很難混熟)來參加我的Mother Blessing,我會很困窘。

S跟我說,她,土生土長的加州人,邀請來參加Mother Blessing的朋友只有四個,因為這本來就是比較親密的聚會,而且她很想幫我辦這活動,一點都不怕麻煩。所以我最後就答應了。不過,Mother Blessing有一些活動,實在不是我的調。例如彩繪肚皮、肚皮舞等。所以S說會把它變成比較像baby shower。

今天中午就是聚會時間。S準備了鹹派、水果等。有幾個朋友來時,不但帶禮物、花,還帶了自己做的食物。吃喝閒聊一陣後,才進入正式的活動時間。由於C完全不懂中文,所以即使主要參加者都是台灣來的朋友,我們多半還是講英文。

S拿來一些珠子和線,她讓其他人挑一個珠子,然後對我說她們給我的祝福。之後她們把這些珠子串在一起,做成一個手環送我。此外,她們還用鮮花編了一個花環放在我頭上。上回C也有一個,是銀色的塑膠皇冠。這究竟代表什麼?我還沒研究。緊接著,S給我幾顆珠子,我得給她們一人一個,每一個代表我對她們的請託,她們得幫我一個忙。這讓我楞了一下,因為我不是喜歡開口要別人幫忙的人,所以還得想一想。主要請她們幫忙的事,還是跟小J有關。因為到時我忙著照顧新生兒,大概不太有空顧到他想出去的需求,而且他需要跟別的孩子一起玩,尤其是學英文。這些朋友雖然主要來自台灣,可是她們的小孩都不說中文了(即使幼年時都說中文),所以小J如果跟他們一起玩,他們聽得懂小J的話,可是還是會跟他說英文吧。所以我請這些朋友到時能幫忙顧一下小J,或讓我把小J託到她們家。善於請朋友幫忙的S後來說,她知道我不喜歡開口要別人幫忙,所以特別設計這個活動。

她們還給我一些不錯的建議。例如她們知道一位收費算低廉(一小時10元)且口碑不錯的美國保母,小J可以一開始在我的陪伴下,跟保母一起玩,讓保母陪他說英文,之後慢慢增加時間,到生產後,才有可能讓小J單獨和保母出去。以及,讓某人開始單獨帶小J出去玩,如果某人沒空,就讓他帶小J去公司加班,增加他們父子相處的時間,這樣以後小J才不會過度黏著我。

活動最後,S準備了一個有Oreo餅乾的巧克力蛋糕,讓我分給大家吃。至於為何要有蛋糕,我猜是跟「蛋」代表新生命有關?(我把剩下的蛋糕帶回家,小J超愛吃的。說不定他的生日蛋糕就是這款啦。)

上次參加完C的baby shower,拿到的小禮物是一些茶包和餅乾之類的。這次S準備了一個造型可愛的塑膠嬰兒讓大家帶回家,就這樣結束三小時的活動。

希望有朋友的祝福,這次的生產和往後照顧新生兒的日子,能比上次順利。


由 debby 發表於 10:34 P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