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9, 2010

揉肚子

婆婆從年輕時就有嚴重的便秘問題。她每次不能順利如廁時,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揉肚子。常去爺爺奶奶房間玩的小J看了之後,有樣學樣,因此也學會揉肚子,最近甚至三不五時就趴在地毯上(而且越趴體溫越高),像他奶奶便秘時的樣子。而小J自從爺爺奶奶來了以後,的確也有便秘問題。他以前一天便便兩次,現在一天頂多一次,而且那一次多半是和我在書房看他的相片時解決的。家裡多了爺爺奶奶,讓他似乎覺得比較不自在。如果爺爺奶奶不在,他有時才會恢復到一天兩次。前不久看了Parents或Parenting雜誌,我才知道,幼兒的便便如果會塞住馬桶,也是一種便秘。那小J便秘的次數比我以為的多!

肚子有說不出的苦,小J出現一種移情的行為。他把陪他睡覺的小動物搬家搬到爺爺奶奶房間後,常要陪他玩的奶奶幫小動物揉肚子。

前兩天,奶奶說她要下樓上廁所,不想待在房間裡,而小J還想在他們房間玩。奶奶於是要爺爺上樓陪小J,小J也說要爺爺陪。沒想到,爺孫倆上樓之後,小J不一會就下樓了。我暗自納悶,那公公在做什麼?過了好一會,小J的爺爺氣急敗壞地出現在樓梯上,他又好氣又好笑地質問小J:「你怎麼叫爺爺幫小動物揉肚子,自己就跑掉了呢?」

想到超過七十歲的公公一人在房間裡努力幫一堆填充玩具揉肚子,我實在很想大笑,可是又不行,只好忍著。小J,你實在太耍寶了啦!

由 debby 發表於 09:15 PM | 迴響 (0)

April 27, 2010

第一張證書

十五堂課的幼兒音樂律動班終於在今天上完了。下課前,老師發給每個小朋友一張上課的證明。這是小J除了出生證以外,拿到的第一張證書。我跟小J說:「這是你的證書。」他做勢要翻開,跟我說:「打不開!」我趕緊解釋:「證書就是一張紙而已,不是真的書。」

上了十幾堂課,小J其實還是放不開。別的小朋友開心地蹦蹦跳跳時,他都只是站在原地。慢熱的小J倒是會在家裡聽上課CD時,邊聽邊拍手。聽到讓老師關燈、家長邊聽音樂邊抱小朋友的音樂時,他會趴到我的背後,跟我一起聽那個曲子,因為我現在沒法抱他。

他也很喜歡唱自己的歌。前幾天婆婆就跟我說,她聽到還沒睡著的小J興高采烈地唱歌,唱完之後,跟陪他睡覺的小熊說:「小熊,這是左腳!」

有天小J下午吃點心時,突然說:「沒有音樂!」讓我和公婆一陣錯愕。他們笑說:「又不是餐廳!」我忙著張羅小J的東西,無暇分身去放CD,只能跟他說:「吃完再聽音樂。」他現在很習慣聽音樂,有時某人在準備吃飯時,把小J的兒童音樂關掉,還會引來這小子的抗議。

報夏季課程時,小J說還要上Mary老師的課。我找了半天,沒找到相關課程。今天一問,老師說她要放暑假,九月以後才開課。她說,到時我可以報家庭班,就可以帶兩個小孩去,八個月以下的嬰兒不用錢。聽來是個好主意。小J之前就說想跟弟弟一起上Mary老師的課,我本來以為他們年紀差一截,不太可能,沒想到真的有個班可以讓他們兄弟一起上。只是,我覺得等弟弟會坐之後再帶去上課比較好。這次班上兩個寶寶,一個是將近六個月,一個是七個月,都是會坐了才跟姊姊一起上的。而且九月開課時,弟弟還很小,需要睡很多覺,大概沒法上一個半小時的課。或許冬季班再帶兩個小子一起去,會比較好吧,到時我會希望他們不要因為上了課,又被傳染疾病,不然,又得停上好幾堂課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42 PM | 迴響 (4)

April 25, 2010

懷孕時最不想聽到的話

前幾天在附近的超市結帳時,排在我後面的一位年約五十歲美國太太問我:「妳的預產期是不是近了?」我說:「沒有,還有一陣子。」她說看我的肚子很低,覺得我很快就要生了。這真是我最不想聽的話,我已經生過一個36週就出生的小孩,深感小孩出生太早,帶起來很辛苦,我不想再生一個未滿37週的寶寶了。懷孕後期的不適的確讓人很難受,可是無論如何,我都希望寶寶好好待在我的肚子裡,最好待到預產期才出生。

自從二月中生病以來,我已經連續九週沒增加體重。直到前幾天做了巧克力布朗尼,多吃幾塊之後,才好不容易多了一磅。因為沒增加體重,最近兩次產檢,醫生都幫我照了超音波,預估寶寶大小。這使得我這一胎照的超音波高達五次,這實在不是我們想要的,因為照太多超音波對寶寶並不好,更何況,寶寶之前還因為我疑似得肺炎而照了X光。

照了超音波就算了,醫生預測寶寶的大小,讓我受到不小的驚嚇,好幾天都睡不好。有兩個朋友的預產期跟我差不多。小J上幼兒律動課的班上,有個同學的媽媽預產期比我晚一天,所以我們會交流彼此的狀況。她們都很健康,體重持續增長,可是她們的寶寶被醫生預估的大小,都比我的小。其中一個朋友的預產期比我早一週,她的體型又比我大,她自己說不想生巨嬰,也不想懷著一個九、十磅的巨嬰,所以到時可能會引產。她的第一胎已經引產過了,順利自然產,這一胎應該沒問題。可是我的狀況跟她不一樣。我們家從沒有生過巨嬰的例子,我之前生的不是巨嬰(連平均值都不到),我這兩個多月身體狀況又不好,可能懷巨嬰嗎?

後來,S跟我說,超音波預測的大小有誤差,最大到20%,也就是說,被預估五磅的寶寶,可能實際上只有四磅。婦產科醫生並不是超音波技師,在這方面本來就可能操作有誤,如果醫生又希望誤導我,讓我覺得寶寶太大,到時接受引產或剖腹產(她有朋友就是醫生預估寶寶是九磅,結果剖腹產生出來才七磅多),他就可能在做超音波,量寶寶肚圍時,畫了比較大的圈,得到比較大的數值。而且母親的身體不會孕育出她無法自然產的寶寶,很多巨嬰都是順利自然產出生的。更何況,有些話,我的婦產科醫生只跟我講了一半。他說寶寶每兩週會增加一磅。實際上,寶寶到後期增加的速度較慢,可能兩週只長半磅而已。

我聽過最大的嬰兒,是九磅九的女嬰,那是小J幼兒律動班同學的妹妹。據那個媽媽說,她的第一胎是八磅五,比較難生,第二胎生出九磅九的巨嬰,大家都嚇一跳,但是反而沒那麼難生,因為頭很圓。她這兩個女兒都是四十週出生的。現在那個巨嬰已經六個半月了,看起來個頭的確滿大的。

無論如何,我都應該對自己保持信心,這一胎不會是巨嬰,我一定要用自然產生下他。

撇開醫生不談。每天都看到我的肚子的某人說,我的肚子看起來越來越大,好像快要生了。婆婆還說我可能跟她一樣,先破水,因為她當年肚子也很大,大到被她媽媽問是不是懷雙胞胎。

我想每個人的狀況不一樣。當初S懷孕36週時,我看到她的肚子,一直以為她要生了,可是她一直到快42週才生一個9磅4的大寶寶。我自己當年是41週才出生的,希望這個寶寶也能到滿40週再出生。

這樣一來,我得再忍受好幾週難睡的日子。最近一週,我的睡眠狀況越來越差,一躺下就覺得胃酸逆流。如果不巧飯後喝了果汁,那我得趴在水槽邊把在食道裡逆流的果汁吐光,再嚼兩顆Tums才能睡。此外,骨盆痛、胸腔的肌肉筋骨痛,也都讓我到難以入睡,睡了也很容易醒的地步。前兩週去蒙特利公園看中醫時,中醫把了脈,聽了我的睡眠狀況,說我是陰虛火旺,我的營養都給胎兒,自己很虛弱,所以生病一直不好。我必須說,中醫有時真的比西醫厲害。我服用那麼多昂貴的西藥都沒能把支氣管炎或肺炎治好,吃了方子很簡單(水梨+玉竹+百合+杜仲)也不貴的中藥,一個多禮拜就好了很多了。

之前我很擔心我的咳嗽如果不好,到時要生時,我還在咳嗽的話,那可能很難生。現在咳嗽好了大半,我比較適合出門了,而且天氣漸漸變好,也比較不會受涼。可是,肚子越來越沈,以往健步如飛的我,現在就算用托腹帶,走路走得很慢(沒用托腹帶的話,出門一趟就會讓肚子痛),體力鍛鍊有限,這如何是好?醫生說,很多人以為走路有助於生產,其實不然,走路反而造成骨盆和腿等更加疼痛。拉筋才是有助於生產的運動。

現在連剪腳指甲都有困難的我,要做某些拉筋運動,如果不靠輔助工具,根本沒法做。然而,當一個人肚子上多一個球的時候,做運動的難度遠勝以往,做完也不見得有常人那種運動後的舒暢感。

這時候我只能自我催眠,不能因此把寶寶催出來,一定要等到40週,等等等等……


由 debby 發表於 09:33 PM | 迴響 (3)

April 24, 2010

韓國人稱讚人的方式

公公是湖南人,據說打從娘胎就嗜吃辣。他現在每到餐館,都要人給他辣椒,十次至少有九次嫌辣椒不夠辣。在家裡,他自製辣椒,因為市售辣椒都不合他的意。每次他一打開辣椒罐,我聞了就覺得耳朵好辣。連能吃辣的某人都不敢領教他爹的辣椒,實在是辣到會受不了。

前幾天,他們和婆婆的姻親去一間韓國餐館吃飯。他要了辣椒之後,很快地嘗了一下,就跟侍者說不夠辣,問他們還有沒有更辣的?後來侍者給他另一種辣椒,他吃了之後,還是說不夠辣。韓國老闆娘聽說了,於是出來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在嗜吃辣的韓國人的館子裡,嫌辣椒不夠辣?

老闆娘到了他們的桌子邊,左瞧瞧右瞧瞧,以一種很欣賞的語氣稱讚公公:「這麼會吃辣!真像韓國人!」

公公一聽,根本不覺得被讚美了(誰想當韓國人?),可是又不便說什麼,於是只好悶頭吃他的東西。回來之後,他跟我抱怨那間館子的東西不好吃。直到今天,婆婆才跟我們說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我和某人聽了都覺得很好笑。我們沒聽過哪國人稱讚人會說對方像自己國家的人,到目前為止,就只有喜歡把別國的東西宣稱是自己國家所有的韓國人而已。

由 debby 發表於 09:22 PM | 迴響 (2)

April 23, 2010

到Lake Balboa Park看鴨子去!

小船去年六月底,我們全家去聖地牙哥玩。三天兩夜裡,我們去了Balboa Park、Sea World和Ole Town。我最想再去的是Balboa Park。後來發現,我們去洛杉磯的路上,在101高速公路上會經過一個地方,叫Balboa Boulevard。一查才知道,那裡有大湖,有船,而且三、四月左右可以賞櫻,在flickr上可以查到很多人在那裡拍的櫻花相片。

上週日,因為要去附近的一間越南素菜館幫公公慶生。到餐館前,我們便先帶小J去Lake Balboa Park看看。沒想到,這一趟的重點,完全不是我事先預料的。

Lake Balboa Park滿好找的。那邊是個熱門的地方,進公園的車輛非常多。跟著車流進入公園時,我們一路看到非常多騎腳踏車、慢跑的人。最美的櫻花季應該過了,但是還是有一些櫻花掛在枝頭。有些人就在樹下野餐、小睡、烤肉,感覺非常愜意。兒童遊樂區也滿大的,只是太多人了,小J大概不會想去湊熱鬧。

櫻花樹下野餐

很多人來這遛狗

很多人來這遛狗

我很快地注意到,這裡的湖裡有好多鴨子和水禽類!我很高興地跟小J和某人說:「太好了!我們可以在這裡看鴨子!」之前我還想找農場讓小J看鴨子,這下不用找,只要來這個Lake Balboa Park就好了。

開了好一段路才在一個停車場找到車位。那個停車場位於第二個湖旁邊。我們那天沒逛完這個公園,我猜至少有三個湖,因為應該有個湖可以划船,不是我們看到的那兩個(不過,地圖上看來是一個大湖)。

湖面上有小鴨子

這裡的水禽類很多,隨時可能搖搖擺擺地走到公園的路上,所以除了禁止餵食鳥類,還有車輛必須讓行的標誌。

禁止餵鳥

小J之前都是遠遠地看著小溪(水溝?)裡的鴨子,這次他總算可以近距離看牠們了。之前婆婆帶了一隻木雕的綠頭鴨裝飾品來,說是他們的朋友以前送某人的。小J那時看了就說是「公嘎嘎」。這次他近距離看到的「公嘎嘎」,就跟那個裝飾品一模一樣。

鴨子

湖裡還有另一種比較小型的鴨子,但是小J完全沒興趣。他後來也不要看綠頭鴨了,因為他對鵝比較有興趣。那時來了一批鵝,肥大的身軀搖搖擺擺地走到湖邊,然後喝起水來。小J看鵝看了很著迷,一直不肯走。

鵝在喝水

鵝

一群鵝

因為時間快來不及了,所以某人只得把小J抱走。小J委屈地快哭出來,我們便允諾他下次再來。

說到允諾,我們最近發現小J記性很好。他前幾天看了嬰兒時期的照片,便要求玩那時的洗澡玩具。他要某人找洗澡玩具,找到其中幾個後,他問還有什麼?某人說:「只剩兩隻嘎嘎了。」他便說:「明天小J要玩兩隻嘎嘎。」到了第二天的洗澡時間,他到了浴室就跟某人要兩隻嘎嘎,差點忘記這件事的某人就把兩隻塑膠鴨子拿出來給小J。

所以,既然答應小J了,我們可能過不久得再去Lake Balboa Park看鴨子吧。

至於最近,他就只能在附近的小河裡看看鴨子會不會出現了。再要不然,就是碰碰運氣,看看我們社區裡會不會出現鴨子。前不久,某人說他在社區裡看到鴨子。過了一個星期,我要出門看醫生時,瞥見對面鄰居家門口有一隻母鴨子帶著九隻小鴨子經過。可惜小J那時不在車上,我只能趕緊先拍下來存證。昨天帶他經過小河,我們又看到一隻鴨子媽媽帶著六隻小鴨子。小J看了便一再問我:「公嘎嘎到哪裡去了?」我們之前在河裡看到,都是成雙成對的鴨子,很少有落單的,所以小J奇怪鴨爸爸去哪了。我想,我得去找一些資料,看看鴨子的感情狀態是怎麼一回事,才能回答小J的問題了。

母鴨帶小鴨經過鄰居家門口

相關:Lake Balboa相片集

由 debby 發表於 09:06 PM | 迴響 (0)

April 18, 2010

單飛?小生怕怕

轉眼又到了要報夏季班的時候了。下一期就會碰到弟弟出生的兵荒馬亂期,不過,我想還是繼續讓小J去上單飛班吧。其他的課則暫時可以不上。因為小J這陣子上單飛班的狀況並不順利,為了克服障礙,這堂課還是不要中斷比較好。

為了讓小J上單飛班,上第一堂課前,我幫他做了一些心理準備。這次老師不提供點心,所以上第一堂課時,我幫他準備了他最愛的Gold fish小餅乾帶去。公婆那時也跟著去,說要看小J最喜歡的老師。

不過,糊塗的我,上課前並沒有再看一下註冊單。到了教室之後,我們看到其他媽媽幫小孩把午餐包放到寫有小孩名字的塑膠籃子裡,我也快速找到小J的,然後把點心盒放進去,心裡暗想:原來這堂課還得帶午餐包啊!之後另一個媽媽跟老師說,有人的東西放錯了。我轉頭一看,原來是指我們的東西,我才發現那上面的名字不是小J的。那小J的籃子呢?老師拿來學生名單,我趕緊從包包裡掏出註冊單,看了才發現,真尷尬,我弄錯了上課日期了。

這時小J已經站在小白板前玩了起來。老師說沒關係,可以讓他待一下,感受一下這堂課跟之前親子課不一樣的地方。上課時間一到,其他人的媽媽都走了,只剩下我。

我注意到這個班的人數遠遠多於報名手冊說的八人。老師說,她會開放給舊生,因為舊生是新生最好的老師,有些舊生已經將近三歲半了,比小J大不少。我算了一下,大約有十五個小孩。老師說,只有三個是新生。舊生和新生一看就知道不一樣。舊生都像識途老馬一樣,很自在地玩了起來,而且好幾個是一起玩的。先是擠到角落的沙發上去看書,然後一起去玩玩具。當老師開始唱clean up時,舊生立刻收起玩具。搞不清狀況的小J說:「還要玩!」然後被一個姊姊奇怪地看了一眼。之後小J就被我帶離教室。心不甘情不願離開的小J嘴裡嚷著:「沒有做勞作!」不好意思,是媽媽糊塗,等真正上課的時候,再來做勞作吧!

到了真正的第一堂課,我發現小J的班上跟我們跑錯的班很不一樣。我們跑錯的班是一週兩天,所以大孩子比較多。小J上的班是一週一天,人數比較少,只有十人,而且有一個不到兩歲半。據老師說,除了講中文的小J不會英文,還有一個西語裔男生,和一個印度裔女生不會英文。後者之前已經上過八週的課,英文程度從零,變成可以講三、四個字的句子。

沒有我在身邊,小J就一個人站在桌子前玩。老師唱clean up時,他知道要收東西。可是他還是站在那。在課程的前段,有個唐氏症的大女孩在教室裡,後來又來了一個阿姨,一度在小J旁邊跟他講話,小J可能聽不懂,坐在角落的我遠遠看到他快要哭出來了。那個大女孩和阿姨走了之後,小J就繼續面無表情地自己玩。後來有個把頭髮分兩邊綁,看起來有點像小甜甜的金髮女孩克萊拉跑到小J旁邊抱了他一下。課後我問克萊拉的媽媽,原來克萊拉比小J大一點(我看她個子小,本來以為她年齡較小),這個月就滿三歲了,是家裡的老三。

之後是故事時間,老師給小朋友一人一個墊子,坐在地毯上聽故事。小J沒有過去,他依舊站在原地,不過老師有時會把書轉向他,即使小J聽不懂。

勞作時間時,老師要小朋友用一種顏料罐在有圈圈構成圖案的紙上上色。在其他小孩忙著拿顏料罐在紙上敲打時,小J因為聽不懂,所以不知道怎麼做。老師曾抓著他的手點了幾個色點,不過他好像還是不知道怎麼做。最後他只點了兩個,老師說還算不錯。

後來要去戶外玩時,小J也跟著去了。一群小孩俐落地騎著三輪車。小J不會騎,一開始就坐在車上不動。老師移動他的腳,要他用腳踩地前進。我透過落地窗,看到小J似乎在移動,他應該知道老師的意思吧。

到此為止,老師和我都覺得還不錯,老師說他是採用媽媽席的小孩裡,表現最好的,因為他沒有一直跑過來找我(只有在流鼻涕時,才來找我),也沒有待在教室裡不肯出去。小J要我幫他擦鼻涕時,我要他去找老師擦鼻涕,他用中文跟老師說:「擦鼻涕!」老師問:"Tissue?"然後就幫他擦了。我和某人都納悶:「擦鼻涕」的發音跟面紙怎會很像?

之後是點心時間,他跟一群小孩洗完手回來,拿了午餐包,然後就哭了大約一分鐘。因為他不會開他的午餐包,沒辦法吃點心。老師開了之後,他吃了起來,就不哭了。吃完之後,他跑來跟我報告:「吃完了!」我要他去喝水,可是他不會轉開他的杯子,我請老師幫忙,老師說她以為那個是鴨嘴杯,沒想到是要轉開的吸管杯。

下課前是音樂時間。這次已經不唱Humpty Dumpty和Itsy Bitsy spider了,老師改唱一首跟小狗有關的歌,所以老師邊唱邊學小狗的動作。小J應該會喜歡才對。可是他聽不懂,所以又在狀況外,站在一旁像局外人一樣。

以一個不懂英文的小孩的表現來看,老師對小J第一堂課的表現算滿意。所以我以為之後只會更好。沒想到,事與願違。

第二堂課的勞作是用手沾顏料在紙上抹。因為這可能把衣服弄髒,所以老師幫一個小朋友做完之後,再幫另一個小朋友做。這天的上課流程因此不太一樣,沒有戶外時間。老師問我:「小J會不會抗拒用手沾顏料?(有個小朋友堅持不要做這項勞作)」我說:「有可能。」老師又問:「妳要不要過來幫他?他可能不會想要我幫他弄。」我便過去幫小J用手沾他想沾的顏色,然後在紙上抹來抹去。我本來以為他會抗拒的,沒想到他還算樂在其中,一連換了四種顏色,把紙都抹到快爛了。我幫他用濕紙巾把手擦乾淨之後,就回去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不過,之後的狀況就變成我們不希望發生的。

小J之後還是不肯在聽故事時間跟其他人一樣坐在墊子上,他不時來找我,次數比第一次頻繁許多。我越要他去參與小朋友的活動,他就越抗拒。所以課程結束後,老師說他今天大概比較沒有上課的心情,而且是她的錯,是她要我過去跟他一起做勞作的,這樣他以為可以一直跟我在一起。她要我之後別跟他講話,因為我鼓勵他去參與活動,會讓他以為我要離開他。我便說我下次不跟他講話了。

過了一個春假,又要上課了。我跟他說,這次我還是坐角落,他看得到我,但是我不會跟他說話,他要跟別的小朋友一起上課。

第三堂課一開始還好,他自己玩自己的,聽到老師唱clean up,就收玩具,還想幫旁邊的克萊拉收,但是小女生不領情,大聲拒絕:"No!",小J就一副有點受傷的樣子。之後,三歲多的印度男生抱著一盒玩具,湊到小J旁邊。小J大概記得我跟他說的,有小朋友到他旁邊,就跟人家打個招呼,所以他說了Hi。可是之後那個印度男生講了一串話,小J當然聽不懂,再加上不喜歡陌生小孩靠他那麼近,他就大聲哭了起來。這一哭,比第一堂課為了沒辦法打開午餐袋而哭還久。我眼睜睜看著他哭到鼻涕都滴下來,仍舊得坐在位子上不動。

後來他就像被釘在椅子上一樣,完全不肯離開那張椅子。經歷說故事時間和戶外時間,他都是如此。在小朋友排隊等著去外面玩時,他大哭到讓幾個男生把手指頭比在臉前說:「噓~」,老師立刻制止他們。老師在小朋友都跑到外面去後,問小J要不要出去玩,聽不懂的小J大聲說:「不要!」老師轉頭問我那是什麼意思,我說那就是No,老師就不管他,幫他擦了鼻涕之後,留了一盒面紙在他面前,很快地出去看其他人了。之後克萊拉跑進來,坐在他對面,小J本來不哭了,這下又放聲大哭。克萊拉看了一陣子,跑到小J旁邊,抽了一張面紙放在他面前,又跑去玩了。

戶外時間結束,就得集體排隊去洗手間洗手,然後吃點心。小J依舊不肯動,老師便把他留給我。我走過去問他要不要吃點心,他開始說不要,後來說要,我就把他帶去洗手間。克萊拉那時還問我,我的肚子裡是什麼?

回到教室後,小J拿了他的午餐包,又跑來找我。我要他待在原位,老師會幫他。其他小朋友吃完之後,跑去另一個角落的沙發區擠在一起,小J則一直留在原位,直到下課。

回家前,我問老師要注意什麼。老師要我告訴她小J對這堂課的看法,她有點擔心小J不喜歡這堂課。還要我觀察,他上課前會不會抗拒,表示不想去上課等等。她不希望他因為不能一直來找我,就坐在椅子上不動。這次他上課的狀況實在不理想。

我事後問了小J,他還是很喜歡老師,也想上課,可是他怕其他的小朋友。我跟某人認為,語言可能是個大問題。因為上畫畫課時,旁邊有個中美混血的弟弟轉頭叫他:「哥哥!」小J的反應還好,也會在我指導下回應:「弟弟!」在三代同堂之後,小J的中文進步得很快,與大人交談沒問題,可是一切換到英文,他就像鴨子聽雷了。婆婆則認為,如果小J肯跟別的小孩玩,語言不是問題。可是現在小J還是很怕生,尤其怕別的小孩。

本來婆婆要我別幫小J再報名什麼課程,讓他跟爺爺奶奶玩。然而小J不該只跟家人相處,他需要學習跟同年齡的小孩相處,尤其需要開始接觸英文,所以接下來半年,我想還是讓小J繼續待在單飛班吧。等他適應好一點,再讓他去上三小時的幼兒班吧。

由 debby 發表於 09:52 PM | 迴響 (0)

April 13, 2010

小詐包

幼兒的心智發展有時是很令人驚奇的。最近我們的驚奇之一,莫過於發現不到三歲的小J居然會使詐了……

話說小J很喜歡玩面紙。我本來把面紙放到他拿不到的地方,可是後來他長高了,於是伸長手就可以把面紙盒一推,讓面紙盒掉下來,然後他就可以玩面紙。我們本來不知道這一點。直到有一陣子,某人跟我相繼發現,奇怪,放在客廳的面紙盒怎麼像被人弄過一樣?有人好似抽太多,然後又通通塞回去。後來,有次小J無聲無響時,我到處找他,走到門口一看,他正在抽面紙,把面紙抽得滿地。我當場臉上冒出三條黑線,這小子怎麼像小老鼠一樣,把東西拖到安全的地方去玩?

之後我就把面紙盒放到更高的地方。這下他拿不到了,可是這不代表他沒辦法拿到。

前陣子公婆搬來時,小J正好生病,猛流鼻涕。他一流鼻涕就急著找人幫他擦。剛開始大人都很配合。然而,爺爺奶奶陸續發現,他沒鼻涕時,也會說要擦鼻涕。不管有沒鼻涕,擦了鼻子之後,他就會說他要去丟面紙。所以我之後看到浴室的垃圾桶裡一堆好似沒用過的面紙。

他去爺爺奶奶房間玩,也是喜歡玩面紙丟垃圾桶的遊戲。後來奶奶識破他的動機,也不讓他玩面紙了。從上週五開始,他開始玩搬家遊戲,把他床上的毯子、一堆小玩偶全都搬到爺爺奶奶床上去。搬回家的時候,他只負責拿他心愛的毯子,其他都不管。昨天他甚至把小玩偶都塞到他的洗衣籃去。今天他則是把小玩偶丟到爺爺奶奶房間的地上。奶奶要他別亂丟,那些小動物會哭。小J的反應竟是去抽面紙,然後告訴奶奶:「奶奶,妳幫他擦眼淚!」奶奶就很配合地裝作幫小動物擦眼淚。擦完之後,小J說:「面紙髒了,我拿去丟!」奶奶這回又落入小J的圈套裡。

此外,他很喜歡到書房看我拍他的短片。可是,我的先決條件是他要乖乖吃完晚餐,然後收好玩具才能去看。他有時不想收玩具,耍賴半天之後,就跟我說要跟外公外婆講話。因為外公外婆距離遙遠,所以我有時會說好。等他終於登堂入室,跟外婆視訊不到十分鐘,他就開始吵著要看相片。他這招用了幾次之後,我就識破他的伎倆。現在他說要和外公外婆講話時,我會問:「你要跟外公外婆講話,還是要看相片?」然後他就會很誠實地招來:「要看相片!」

每次發現小J又使詐了,我們都覺得小孩真的不能隨便養,還是要好好教才行啊。


由 debby 發表於 10:13 PM | 迴響 (5)

April 09, 2010

買不到的夢想之屋

公婆年初就計畫搬到我們這一區。他們看了幾戶房子之後,覺得買房這事不急,重要的是先把他們的房子賣了,才知道有多少錢可以買房子。他們賣房子的速度超乎預期。大部分的房子平均兩個月左右可以賣掉。可是他們的房子上市第一天,就讓一位來自緬甸的華人看上了。那個緬甸華人據說已經找了一年了,所以好不容易找到一間滿意的之後,事情就進行比較快。中間卡到一些細節,讓我們一度以為要吹了,不過後來大致上還算順利。一波三折的是他們買房子這件事。我們這一帶的房子比我們想像的搶手,很多不錯的中價位,不到一週就賣出了,好似不少人在我們這一區搶著買房子一樣。

他們開出的條件看似簡單:一層樓的平房,三到四房的房子,中價位。可是實際上,他們還有很多要求,如果是我們照這三個條件幫他們買房子,買到的不見得是他們要的。因為他們喜歡老房子。他們原本住的是一九五0年代的房子,之後找的都是一九七、八0年代的房子,而我跟某人都喜歡新房子,越新越好,這樣才省得維修,要找水電工等工人實在不是易事,維修費用也很可觀。

公公一直想在後院種菜,所以他不喜歡住在有很多規範的社區,更不喜歡花樹整齊的院子,而後者是我們喜歡的。前不久,我們家和附近幾戶的圍牆被人用白色的東西畫了亂七八糟的東西,有一戶還被畫了性器官的圖案,十分不雅。隔天社區委員會就派人清掉了。要是住在沒有社區委員會的地方,那就得自己清了。對我們來說,每天要忙的事很多,沒時間照顧院子,最好院子不大,可以請個園丁剪草就好,如果院子需要花太多時間,那我們可就頭大了。偏偏公公的喜好不是如此。某人就認為他爸喜歡有點荒蕪的院子,這樣就有開墾的機會。總之,兩個世代的想法有相當的差距,難有交集。

不過,有回我們居然看到一個四人都滿意的房子,不滿意的是價錢,太貴了忙。可是我們都承認,那是一間夢想的房子,每個人走進去,都忍不住想像未來要是住在其中,會有怎樣的可能。

dream house

dream house

dream house

餐廳

廚房

烤肉區

後院

主臥室

嬰兒房

女兒房

兒子房

這間一九八0年代完成的房子有許多老房子的優點:院子較大、主臥室不至於太大(現在這一帶新房子主臥室都大到浪費許多空間),讓我們驚喜的是他們前院是有地中海式風格的天井。我和某人會喜歡這個房子,主要因為屋主做了許多更新,他們的後院請專人重新設計過,有烤肉區和烤火區,非常適合宴客。我們雖不是喜歡社交的人,可是覺得這種設計還不錯。公公則從一走進前院開始,就開始想像以後跟孫子玩的畫面。

照片裡許多可以移走的東西,在交屋之後都不存在。美國人賣房子都是把家具、飾品等擺出來給買主看,這樣可以營造氣氛,即使房價主要是看地點和大小。這個屋主用了許多好東西(有些裝飾品居然帶有東方色彩),對房子的維護也都很用心,所以贏得四人的喜歡。

不幸的是,另外有人也想買,而且有至少三個小孩的屋主可能因為希望到學期末才交屋,所以交涉的過程並不順利。他們一開始要求六月底交屋,這對我們來說太久了,因為我們希望公婆在寶寶出生前就搬到新家,這樣我們才能讓小J搬到新房間去,把嬰兒床讓給弟弟,我還得找人來打掃、洗地毯等,有好多事情得做,我們有急迫的時間壓力。後來他們又說五月底,婆婆本來慎重考慮,可是最後還是沒買成,因為賣主的經紀人利用我們來拉高另外一個買主的價錢,同時讓他們答應到六月底才交屋。

在這之後,我們就沒看到可以讓兩個世代都喜歡的房子了,夢想中的房子就這樣與我們擦肩而過。

由 debby 發表於 11:10 PM | 迴響 (0)

April 05, 2010

隔壁房間裡的垃圾桶

我一直覺得我們家這個小房子很適合三個人,四個人可能就擠了點。前任屋主也是三口之家,一對孟加拉來的夫婦和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男孩。所以,當我發現我懷孕之後,我和某人馬上面臨一個問題:小的要住哪?我們只有三個房間,我們住一間,小J住一間,然後最小的那間是書房。

由於小J的嬰兒床和衣櫃都比門大。要是把它們換到另一個房間去,那某人得把這兩樣家具拆掉,然後搬到另一個房間重新組裝。他在小J出生前花了好幾個晚上才組裝完成,要是得拆掉重組,那得花費更多時間。最方便的辦法,就是讓小J住到原本的書房去,把嬰兒床和衣櫃留給弟弟用,我們再重新買一個衣櫃和床給小J。

可是,書房裡的系統書桌怎麼辦?這是某人以前買的龐然大物,巨大到他不可能自己搬。而且,要搬到哪?我們為此傷神好久。

我們這個小房子不夠住了嗎?難道要換房子?某人覺得沒必要,台灣的一般住家比我們家小,大家都可以過日子,我們沒必要為了新添一個小生命而搬家,那對我們而言,不管是在經濟上或精神、體力上,都是太大的負荷。而且「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讓孩子從小習慣大房子,對他們並不是好事。

系統書桌的可能去處,我們想到兩個。一般美國的房子有兩個客廳,一個是擺豪華氣派家具的正式客廳(living room),另一個是真正頻繁使用的家庭客廳(family room)。我們不是喜歡社交的人,所以捨棄前者,把正式客廳變成小孩的遊戲間,書架也放在這,小J一歲左右在這裡玩時,三不五時把書弄得滿地,讓我們整天都在收書,或者搶救書。某人一開始傾向把書桌放到這,因為他的系統書桌不難看。另外一個可能的去處,是我們廚房隔壁的小儲藏室。據說前屋主把那邊當作他們兒子的遊戲間,鋪了塑膠拼貼地板,擺了一台小玩具電腦在裡頭。如果某人的系統書桌搬到客廳,那以後小子們就得在這個儲藏室玩了。但是儲藏室當嬰幼兒的遊戲間,有個壞處。這裡離廚房太近。如果我覺得廚房危險,把門關上,小子們看不到我,小的可能會哭,大的會做什麼事,我無法得知。而且這裡沒有冷暖氣,夏天時太熱,冬天時太冷。我們考慮利弊得失,最後書桌搬到儲藏室去。至於儲藏室裡的東西,能丟的都被某人扔光的,我不想扔的也被他扔了,還要用的就塞到車庫的櫃子裡。為了滿足某人喜歡腳踩地毯的感覺,這裡鋪了一塊短毛地毯。不過,小J看這塊地毯不順眼,他整天就想把地毯弄掉。

儲藏室變成新的書房,對我的好處,是我在煮飯時,可以輕易找某人來幫忙,煮完飯也可以立刻打開門要他們來吃飯。以前他們在樓上時,我得扯著嗓門喊好幾聲,有時還得跑上跑下叫人,累得要命。

可是,這裡沒有冷暖氣,有可能是我們在這個寒冬接連生病的罪魁禍首之一。就算不是罪魁禍首,太冷對我們的健康也不利。直到不久前,某人想到他以前在東岸買過一個小暖器,從櫃子裡拿出來用,才改善這個問題。

小J非常喜歡這個新書房。他都稱這裡為「隔壁房間」。這當然不是正確的稱呼,因為這間是廚房隔壁的房間,可是去掉廚房不提,就顯得很怪。這個房間裡有個長形的小凹洞,那是樓梯底下的空間。小J對那裡很有興趣,總是說:「像房間一樣!」那個空間的確可以塞一張小一點的嬰兒床,可是高度有限,只能當幼兒的「想像房間」。我們至今還沒想到完美利用這個空間的方式,暫時只能擺放一些雜物。

以前書房在二樓時,我們在儲藏室和書房各放了一個回收紙類的塑膠垃圾桶。現在書房和儲藏室二合一,兩個塑膠垃圾桶就只好擺在一起。這成了「隔壁房間」對小J最大的吸引力,他每天都喜歡來這裡玩這兩個垃圾桶,把垃圾桶裡的紙倒過來倒過去,然後撿裡頭的紙片、紙盒來玩,有時找到信封還拿去問某人:「爸爸你需不需要這個?」可是我們要把裡頭的東西扔到外頭的垃圾桶前,還是得檢查一下,因為小J有時會把書桌上的紙類也丟進垃圾桶裡,包括我們還沒繳錢的帳單、還要看的雜誌等。

雖說儲藏室改頭換面變成書房,可是裡頭還是不免有原本儲藏室的東西。例如:米、豆類還是放在這裡,因為我們廚房裡的置物空間很少。所以有天小J就趁某人不注意時,把黃豆倒進米袋裡。從那天起,我每到洗米前,就得開始撿黃豆,有時趕時間就不免埋怨小J:真是沒事給我找事做!我媽聽了不免好笑,跟我說,我的小表哥小時候還把味精和鹽混在一起!

自從小J的鼻涕流不停後,我們曾經禁止他進書房,因為裡頭實在太冷了。前不久,某人和小J發生一場「不收玩具」大戰,小J不收玩具的時候,我們也禁止他進入書房。處心積慮想去書房的小J,後來居然會使詐!這是後話,下回再寫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20 PM | 迴響 (0)

April 02, 2010

耳朵發炎

自從二月中以來,我咳嗽不斷,小J則是鼻涕(水)不停。有時小J好一點,但是過不久症狀又回來,連我也跟著流鼻涕。我懷疑我們母子距離太近,再加上我吃他剩下的食物,於是交叉感染。

我來美國之後,從沒病這麼久。我後來覺得是因為這個冬天穿太少所致。因為孕期的衣服不多,上次懷孕本來就買不多,這次補買幾件薄上衣,都不能因應寒冬的需求。再加上美國人體質強健,在華氏五六十度時,穿短袖的人多的是。相形之下,我們穿長袖,簡直就是東亞病夫!我於是忘了把套頭上衣和羊毛衛生衣找出來。一受寒的結果,就是肺炎和支氣管炎接連上身。

小J的衣服裡,多半是棉質的,只有睡袋是羊毛材質。某人後來認為小J一早醒來就流鼻涕,是因為睡袋太薄。即使羊毛睡袋號稱在攝氏18度到30度(華氏64到86度)的狀況下使用,而我們家的暖氣向來設定在華氏68度,應該在這個範圍之間。我後來把號稱在攝氏18度以下使用的厚羊毛睡袋拿出來,但是小J的狀況並沒改善。

這陣子,附近有些樹釋放大量的花粉,白絮滿天飛。我不由得懷疑,小J該不會是過敏吧?兩三歲才出現過敏症狀,是很普遍的事。我去看醫生時,醫生也一再問我有沒過敏,有沒眼睛搔癢等症狀,不過我都沒有,我只是咳嗽和流鼻涕。

這週三,小J好不容易停止流鼻涕了。但是週三傍晚氣候開始變冷。週四清晨開始,他的鼻子又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不停地流鼻涕,我的咳嗽也加劇。他這次流到連眼淚都出來了,我更覺得他有可能是過敏。更糟的是,他的食慾變差,這次應該是真的生病了。我於是打電話去小兒科,跟護士說他已經流超過一個月的鼻涕了,於是拿到今天去看醫生的門票。小J出生至今,從沒因為生病而去看小兒科,他都是在定期檢查時才去的。以前某人還很自豪,說小J身體不錯,沒想到,這個冬天就破功了。

出門前,我本想讓小J穿從台灣帶回來的厚外套,但是被公婆制止。他們認為,穿太多體質不好,容易生病。公公說他長年穿短袖,很少生病。事實上,我們的體質本來就跟美國人有差,我們就是因為穿太少而受寒的,而且我們又不像公公那樣每天大量吃辣椒,體質偏熱。如果是以前,我決定小J穿什麼就好,現在三代同堂,這種小事都會被干預。

到了診所,護士幫小J量體溫,我們才發現他體溫偏高,有點發燒。某人便說應該買支耳溫槍。因為我們家的溫度計應該是量舌溫,小J從來都不肯讓我們幫他量舌溫,連量腋溫都不容易,他會扭來扭去。而我每次想買耳溫槍,一看到網路上的評價不好,便退縮不前。我們曾用過量體溫的貼紙,只是所費甚高,不是常態性用品。

後來醫生要幫小J聽肺部,還拿了泡泡水給他吹,才好不容易聽到。之後要檢查他的耳朵,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清他的耳屎。以前醫生都說不用清耳屎,我們也不想鑄成大錯,所以從沒動過他的耳朵。但是這次因為他的耳屎太多,醫生沒法檢查,所以才幫他清耳屎。某人於是問在家怎麼清?醫生便推薦一種產品,可以滴進耳朵,把耳屎軟化,就可以流出來。某人追問,亞洲人的耳屎是乾的,跟西方人的耳屎不同,一樣有效嗎?醫生笑著問他:「你怎麼知道?」然後說作用應該是相同的。檢查的結果,是小J耳朵發炎了。醫生便問他是不是去上學,有小朋友生病,所以他被傳染?我們說他沒上學,只有去上課,免不了碰到生病的小孩。

這下子,我真的很猶豫,九月要送他去上學嗎?如果到時爺爺奶奶住在附近,就讓爺爺奶奶帶他去公園玩好了,這樣比較不會生病。不然要是母子三人生病,最慘的是我啊。

我問醫生,小J會不會是過敏?醫生說他嬰兒時期有異位性皮膚炎,是有可能過敏。如果要詳查,我們又得帶他去看過敏專科醫生了。

回家之後,爺爺奶奶聽說他要吃抗生素,又有意見(小J倒是很喜歡那個粉紅色的糖漿,吃了居然說還要吃!)。因為他們不信任西藥。他們昨天還要我讓小J吃樋屋奇應丸。小J嬰兒時期經常夜哭,他們便買這號稱來自日本的藥丸,還說某人以前也吃。當時我們直接丟到櫃子裡,不跟他們討論吃與不吃。現在他們就住在這,我們一舉一動他們都看在眼裡,動輒發表他們四十年前的育兒意見。唉,希望天氣趕快轉好,讓我們身體好一點,就不必管這來自東洋的藥丸了。

由 debby 發表於 10:50 PM | 迴響 (2)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