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1, 2005

在歧路

二十歲出頭的時候,她已經名揚國際,白種人媒體稱她為「黃色的閃電」,她是「亞洲飛躍的羚羊」。她這一生最不願意記起的運動會是1970年的曼谷亞運會。那年,所有台灣人都認為她會拿下所有的相關金牌,對當時國際地位低落的台灣,她的成就振奮所有人。在拿下第一面金牌後,她在女子四百公尺決賽時,腿傷嚴重復發,她的身體在第二跑道扭曲著倒下。當她摔倒在一旁時,臉部的表情從痛得扭曲到充滿淚水。田徑運動員的生命就此不復返。

當我在幾十年後重看當年的紀錄,她提到當年領第一面金牌時,大家都很高興,但她心底很難過,因為知道自己腿傷嚴重。她帶著整個島嶼的期盼和祝福上場,把自己的顧慮和健康放到一邊。記錄裡沒有其他人的說法,就算有,大概是表示惋惜,而我心想的是另一件事。

知道自己受傷,仍為了別人的期許上場,恐怕她有些不知自我節制。這些有能力的人,往往是最不知節制的一群人。她們不知節制的資格來自她們的才能,因此承擔著其他人的責任與期許。那些知道自己內在真實聲音,明白自己該面對真正的自我需求,不是外人的眼光,而在外人所謂「生涯的高峰」離開崗位或被稱做「急流勇退」的人,應該是最有智慧、最瞭解自我的人了。她們知道在面對那麼多群眾的時候,更要轉身面對自己。

例如,奧黛莉赫本。她在六○年代三十多歲時為了家庭息影,讓影迷惋惜。就心理學來說,家庭可以給一個人最大的滿足,那些不能從家庭得到心理滿足的人,會從其他方面求取報償。赫本的再復出,即是在與丈夫感情不睦的時候。當她發現票房不如預期,再度息影,而不是選擇沒完沒了地演下去。當奧黛莉赫本在一九九三年過世的時候,世人記得的是她的美麗與尊貴,從不因她兩度息影而有所磨損。

人生的自我價值從來都不是別人的評價可以取代的。在眾多的歧路上,個人面對的是自我,而不是別人。

由 debby 發表於 02:31 PM | 迴響 (1)

February 26, 2005

選定離手

最難以抉擇的時候,我拿出了塔羅牌,用二選一占卜法,答案不全是一正一負,因為得到兩個反面牌。意思是說,其一可能是好的,但仍須經過某種轉化或崩解的過程來取得未來的好果實;其二則被否決了,反面的惡魔。

在決定投自己一票,選了第二方案後,便把牌收起來了。陸陸續續得到八位長輩的反對票,我以一擋八,畢竟是最後的決定者。老實說,頭真暈,大概是大腦在同一個地方持續高速運轉,導致缺氧。

中間經歷波折重重的過程,我又把牌拿出來,問了形勢改變後的第一方案,得到「皇帝」。我再度把牌收起來,仍不願選擇與內心意願相反的方案,即使可能得到許多益處。

或許,對他們來說,在諸多相對客觀條件下,我應該選擇方案一。但是基於過去的經驗和自己的狀態,怎樣也無法說服自己。我對念哲學出身的ㄕ說:「人很渺小,受限於命運。」「但是妳做決定時,是跳出命運的。」表面上看來似乎如此,但實際上未必。做決定時的考量,都是過去受限命運安排而得到的經驗。凡事都有前因後果,有時連自己也未必能釐清。

玩牌都得選定離手。如果在這場人生賭盤裡,我是不信邪的賭客,既然選擇了,也就踏出去,不考量其他的了。更何況,客觀條件是一回事,個人際遇大不相同,又是另一回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02:13 AM | 迴響 (0)
Since February 0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