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 2005

選定離手

最難以抉擇的時候,我拿出了塔羅牌,用二選一占卜法,答案不全是一正一負,因為得到兩個反面牌。意思是說,其一可能是好的,但仍須經過某種轉化或崩解的過程來取得未來的好果實;其二則被否決了,反面的惡魔。

在決定投自己一票,選了第二方案後,便把牌收起來了。陸陸續續得到八位長輩的反對票,我以一擋八,畢竟是最後的決定者。老實說,頭真暈,大概是大腦在同一個地方持續高速運轉,導致缺氧。

中間經歷波折重重的過程,我又把牌拿出來,問了形勢改變後的第一方案,得到「皇帝」。我再度把牌收起來,仍不願選擇與內心意願相反的方案,即使可能得到許多益處。

或許,對他們來說,在諸多相對客觀條件下,我應該選擇方案一。但是基於過去的經驗和自己的狀態,怎樣也無法說服自己。我對念哲學出身的ㄕ說:「人很渺小,受限於命運。」「但是妳做決定時,是跳出命運的。」表面上看來似乎如此,但實際上未必。做決定時的考量,都是過去受限命運安排而得到的經驗。凡事都有前因後果,有時連自己也未必能釐清。

玩牌都得選定離手。如果在這場人生賭盤裡,我是不信邪的賭客,既然選擇了,也就踏出去,不考量其他的了。更何況,客觀條件是一回事,個人際遇大不相同,又是另一回事了。

由 debby 發表於 February 26, 2005 02:13 AM
迴響
發表迴響










請依上圖輸入檢核碼:
記住我的資訊?






Flag Counter